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2章 :你想办法儿堵上我的嘴巴就好,比方说吻我(4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72章 :你想办法儿堵上我的嘴巴就好,比方说吻我(4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近身特工不死佣兵吃在首尔大修真时代1.0     “你本就不矜持。”

    厉祎铭意在指舒蔓在那方面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矜持可言,现在可好,她竟然和自己谈矜持。

    这个小女人,还真就是有点儿意思。

    舒蔓:“……”

    意识到厉祎铭在影射某些事儿,舒蔓瞪他。

    “我哪有不矜持?”

    她心虚的否认着,因为这个话题太过敏-感,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本能的想要避开。

    “你别给我岔开话题,我在和你说正经的,在我妈面前,你就不能给我留一个乖乖女的好印象吗?我刚才让你在楼下拖着她,就是想上楼来把你的东西收起来,你那么聪明,怎么就看不出来我心里所想呢?说好的默契,说好的心有灵犀呢?你怎么连枕头都不如?”

    厉祎铭:“……”

    他在她心里,连一条狗都不如。

    “我们在一起这件事儿,你对阿姨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怎么,你担心我对你不负责任?”

    “……不是!”

    舒蔓回答的有些不确定,她很肯定厉祎铭不是不负责任的人,不过自己到现在还没有见过他的父母,她和他的将来要面对什么,她还不确定,所以在这件事儿上,还是有些不确定的犹豫。

    “既然不是,你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如果你要是还有担忧的话,等阿姨回来,我就和阿姨说我们准备结婚的事情。”

    厉祎铭拿婚约来做赌注,舒蔓看向他的目光,由最初不确定的犹豫变成了错愕。

    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把结婚两个字挂在嘴边上了呢?

    心里有些乱,她下意识的搅了搅手指。

    能听到一个男人对自己许诺要结婚的诺言,她心里自然是甜蜜的不行,只不过她总觉得两个就算是准备结婚了,让自己母亲知道两个人婚前在一起终究不好。

    平复了一下思绪,舒蔓认真的去看厉祎铭。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母亲不是那种很开明的女人,我担心她接受不了婚前xing行为。”

    “那你的话的意思,是不希望她知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了的事情?”

    “嗯,暂时的话,别让她知道我们同-居的事情。”

    没想到这个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人还有这么多顾虑、担忧,厉祎铭点了点头儿。

    “好,你不想让她知道我们已经同-居的事情,我们就不让她知道。”

    厉祎铭一本正经的回答自己,看起来没有任何糊弄自己的意思,舒蔓瞧见了,故作娇嗔的撇了撇嘴角。

    “那你就管严实了你的嘴巴,省的让我糟心。”

    舒蔓白自己一眼,厉祎铭丝毫不觉得这样的眼神儿让自己有什么不适的地方,相反,因为这样的眼神儿,他莫名的觉得有些可爱。

    抬起手,厉祎铭用拇指和食指掐了她的脸颊。

    感受指腹下是一片娇-嫩的柔-软,他一向低沉温润的嗓音里,不自觉的带了几分痞意。

    “想让我的嘴巴严实,你想办法儿堵上就好,比方说……吻我!”

    舒蔓:“……”

    反应过来厉祎铭的话有多无赖,舒蔓抬手打掉他的手。

    “你也不怕我咬断你的舌头,我告诉你,我可是属狗的。”

    舒蔓一直标榜自己“狗改不了吃屎”,把自己和狗划成等号,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自黑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嗯……我知道你属狗的,不过咬断我舌头也不耽误你和我接吻……”

    舒蔓从不觉得这个男人会是那种说话带颜色的男人,现在可好,他和自己说话,扯这样带颜色的嗑儿,手到擒来,丝毫不会脸红心跳。

    “你以为我不敢是不是?”

    理所当然的,舒蔓会觉得厉祎铭和自己说的话,就是在挑衅自己。

    厉祎铭没有回答舒蔓是或者不是,“你舒蔓的人生字典里,有不敢两个字吗?”

    厉祎铭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舒蔓抿了抿唇,瞪了他一眼后,将他直接往沙发里推,跟着自己的小身子,直接扑上去。

    厉祎铭猝不及防的被舒蔓给推到了沙发上,不等他做出反应,舒蔓的小身子就跨坐到他的腰身上。

    “你说的对,我舒蔓的人生字典里就没有不敢两个字,反正你是医生,大不了给你自己做个缝合手术,把你被我咬断的舌头接上!”

    说完话,舒蔓欺身,咬住了厉祎铭的唇。

    被舒蔓咬住唇,厉祎铭疼得皱了一下眉。

    还不等反应,舒蔓就撬开了他的皓齿,有意把他的舌,往自己的嘴巴里带。

    厉祎铭意识到舒蔓还真就是准备咬断自己的舌头,有些抗拒,但更是的是一副猫逗耗子的姿态,不让舒蔓逾越雷池一步。

    舒蔓在厉祎铭的嘴巴里浅尝辄止了几下,意识到自己没有能把他的舌从他的嘴巴里踱到自己的牙齿间,挺烦躁的。

    “你把舌头伸出来。”

    她要求着,一副跋扈的姿态。

    见状,厉祎铭在她的纠缠间,低低地笑出了声儿。

    “真打算咬我?”

    “废话,我不打算咬你,还准备亲你不成?”

    舒蔓犟嘴,自己因为刚刚对厉祎铭的几下亲吻,莫名所以的想要从他那里得到更深的亲吻。

    其实,她一丁点儿也不厌恶厉祎铭对自己的亲吻,相反,她觉得和他亲吻,很美好,就好像小孩子吃到了棉花糖似的,虽然搞得自己感官世界都颠覆了,但是她真的觉得很甜蜜。

    怪不得总有情侣之间喜欢用接吻来传达爱意给对面,说来,亲吻真的很让人享受,她小狡黠心理的希望自己可以动不动就旁若无人的亲吻厉祎铭。

    舒蔓这么说,厉祎铭星眸里chong溺的笑意更加深邃起来。

    “可是蔓蔓,我想亲你了……”

    舒蔓:“……”

    舒蔓还没有体味出来厉祎铭的话是什么意思,蓦地一瞬间,在自己一个避而不及下,被厉祎铭突然用强势的唇舌,蛮横的吞没了自己全部的呼吸。

    舒蔓本来还瞪大眼,因为厉祎铭突然落下的亲吻,僵硬了一下表情,随意,凭着人性的本能反应,她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任由厉祎铭的唇舌,恣意妄为的亲吻自己。

    说来,厉祎铭被舒蔓撩了几下,就萌生了要亲吻她的念头儿。

    然后在自己没有把控下,顺着她的话说了话以后,就真的亲了她……

    舒蔓在厉祎铭的上方,厉祎铭本来是用拇指和食指擒住舒蔓的下颌,去亲吻她绯色的唇。

    却因为自己觉得这样亲吻的姿势实在是不深-入,他把原本扣住舒蔓下颌处的手,变成了扣住她的后脑。

    变换了原本两个人的位置,厉祎铭支起身,让舒蔓跨坐在自己身体两侧,压下自己涔薄有力的xing-感薄唇,准确无误的擒获舒蔓香甜的菱唇,恣意的碾压而下。

    舒蔓能感受到厉祎铭对自己的亲吻,带着某种眷恋的一脸,她不由得随他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嗯,华佗,我有点儿不顺气了……”

    在厉祎铭唇舌的强势攻击下,舒蔓呼吸不顺的厉害,本能的深呼吸了一口气。

    听到舒蔓娇弱的声音,厉祎铭微微放开了她一些。

    给了舒蔓三秒钟换气的时间,他用黯哑一片的嗓音,低沉问——

    “这回儿顺气了么?”

    他刚问完,不等舒蔓对自己的询问做出来一个回答,他的唇,又一次压下……

    拿坚-硬的皓齿,摩挲舒蔓jiao-nen的唇瓣,厉祎铭难以控制的陷入其中,恣意shun-xi她,由上到下,由内到外,不留一处自己没有到的地方。

    实在是太过喜欢吃她的美好,纠-缠了好一会儿,他才放轻力道,把刚刚的啃-咬的臻狂,辗转变成绵密的shun-xi和包裹。

    厉祎铭顺着舒蔓的唇缝,先把她双唇紧-guo进薄唇间,把两瓣唇,都前前后后扫了一遍,然后吸-ru自己的唇缝间,用长舌的舌尖,描绘她的唇形。

    舒蔓唇颚和口腔,都厉祎铭扫了一圈后,她的香丁,就被他卷住在了自己的长舌的紧密yun-chang下。

    在舒蔓被他亲吻的气息不匀下,厉祎铭又微微放开她一些。

    感受到了自己和舒蔓之间的几下亲吻,就搞得自己身体像是火烧了一样难受,他眸色变暗的同时,咬紧牙——

    “蔓蔓,我……又ying了!”

    说来,他真的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情-药,不然自己和她缠着几下,身体就变得委实难受。

    舒蔓被厉祎铭亲吻的云里雾里,听了他的话,目光本能的向他鼠-蹊那里看去,看到有反应的物什,她咬了咬唇。

    因为有了之前的疯狂,她一丁点儿也不反感厉祎铭,只是……想到自己的母亲,她还是捏紧了自己的手指。

    “……我妈一会儿就回来了!”

    说到底,她因为这几下亲吻,早就没有了所谓的矜持,而且,她被搞得身体像是涨了水一样难受,也委实想了……

    舒蔓一提到她的母亲,厉祎铭也不禁扼腕……

    早知道,他就在医院那边给她母亲开一间vip休息室了。

    “你忍一下吧,我……怕被她撞见!”

    他难受,她也难受……

    看舒蔓难为情的样子,厉祎铭实在是不好难为她,只是……自己憋着的感觉,让他头脑都变得不清明起来。

    目光对视上厉祎铭变得灼热的目光,舒蔓看他眼底难以藏匿的火焰,身体也不由得发热了起来。

    “华佗……其实,我也想,可是,你的精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我妈回来,你还没有好……你会更难受!”

    舒蔓也顾不上什么叫害臊,实话实话。

    舒蔓这么一说,厉祎铭抿着唇,成了一道削薄的弧线的同时,捏紧了自己垂落在体侧的手指。

    他当然清楚他的战斗力,虽然初涉那种事儿,但是没有半个小时是不可能好的。

    “我去洗手间解决!”

    他不想为难舒蔓,让舒蔓难堪,想了想,他绷紧身体像是一张拉满弦的弓,随时都有可能崩裂开的可能,放开舒蔓的身体,踉踉跄跄的往洗手间那里走去。

    看厉祎铭一向笔挺颀长的身躯,因为那种事儿闹得有些狼狈,舒蔓不断的蹙眉。

    直到厉祎铭的身影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她的视线都没有移开。

    ————————————————————————————————————————————————————

    厉祎铭拉开浴室的移门,顾不上其他,解开皮带,拉下拉链,释放自己,然后兀自动着……

    说来,他真的恨死了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相比较而言,真就是舒蔓替自己出来,让自己身心都会得到释放。

    不想让舒蔓难堪,他想了想,还是自己解决。

    飞快的在掌心里移动,所到之处,尽是他闷重的声音,由喉咙里发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