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68章 :在他玩-腻我之前,我先玩-死你(8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68章 :在他玩-腻我之前,我先玩-死你(8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吃在首尔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大修真时代1.0     本来,他昨晚就打算把这件事儿告诉给舒蔓,只是那会儿这个小女人在车上睡得太沉了,后来,她没有吃饭就兀自在浴缸里睡着了,他也就没有打扰她,也没有把这件事儿告诉她。

    不想这个无厘头的小女人竟然后知后觉才想到了这件大事儿!

    “你已经让你堂弟去调监控录像了啊?”

    厉祎铭把全部的事情都处理的这么妥当,舒蔓微微瞪大眼,诧异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面面俱到,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对什么事儿有什么所谓的担心。

    “嗯!”

    厉祎铭淡淡的应声,“本来昨天就打算告诉你,不过看你昨天太累,睡得那么沉,我就没有告诉你。”

    “没事儿!”

    这个男人把事情处理的这么妥当,自己根本就不会埋怨他现在才告诉自己这件事儿。

    相比较而言,这件事儿算是自己的事情,厉祎铭这个外人能替自己把事情处理的这么妥当,她这个当事人真是自行惭愧的不行。

    舔了舔唇瓣,舒蔓的脸上,隐隐透出一丝愧疚。

    “……我觉得,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

    撇了撇嘴角,她探着身,近距离看慵懒之姿坐在转椅里的男人。

    “华佗啊,怎么办啊,我觉得我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啊!”

    先是替自己母亲还巨额的债款,现在又替自己的事情尽心尽力,再加上他对自己的林林总总,舒蔓真的觉得自己这辈子为他当牛做马,也补偿不了他对自己的好!

    厉祎铭听舒蔓类似于娇嗔,还沁着丝丝不想流露感谢的嗓音的话,淡淡的笑,随即抬手,曲指勾了勾她的鼻头儿。

    “那就慢慢还,你和我都还年轻,嗯……我们——来日方长!”

    舒蔓本来还呶着唇和厉祎铭撒娇,因为厉祎铭突然一本正经,却变了话风的话,一怔。

    反应过来后,她支起自己的小身体,和他“哼”了一下鼻子。

    “你以为我会怕么?”

    扬着下颌说着话,她懒洋洋的开腔。

    跟着纤柔的身体半倚在办公桌旁,垂眸,颤抖了几下蒲扇般纤长的睫毛,落在了厉祎铭白大褂下面,西裤的鼠-蹊处……

    望着有些被支起的轮廓,勾唇,她啧啧做笑出声——

    “别到时候你的东西不好使了就行!”

    见舒蔓挑衅自己,厉祎铭挑了下眉梢,随即不以为意,勾唇淡笑。

    “有你求着我的时候!”

    眯了眯狭长的黑眸,他勾唇,张扬又透着几分坏笑邪痞的和舒蔓说话,细看去,根本就找不到厉祎铭原本温润的形象,相反,他的样子,给了人几分乖戾之气。

    精致的眉梢上扬,听了厉祎铭的话,舒蔓伸出手,用食指,挑起他的下颌。

    “我求你?你忘了我用手握着你一下,你就ying的事情了吗?”

    不屑又娇纵的用漂亮的水眸看厉祎铭,说话间,舒蔓挽着的嘴角,有几分讥诮的散漫,这是她一贯不羁的作风。

    男人就是自大的动物,碰到自己都那么难以自控,却还偏偏搞出来一副自信心膨胀的样子,真就是想到是谁给的他勇气,让他这么不要脸的自信。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舒蔓这般娇纵,厉祎铭也不甘示弱。

    抓住舒蔓勾着自己下颌处的小手,他按住她的手臂,从座椅里站起来身体。

    随即,居高临下,近距离贴近舒蔓。

    探了探鼻息到她的发丝间,在舒蔓一个猝不及防下,他倏地衔住了她圆润的耳垂。

    “嗯……”

    在舒蔓软颤的嘤咛声音中,厉祎铭缭绕开低低的气息——

    “哪里,对你,我向来有求必硬,怎么会忘?”

    舒蔓:“……”

    ————————————————————————————————————————————————————

    舒蔓从厉祎铭的办公室里出来,身体不舒服的厉害。

    明明两个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偏偏,自己因为他说的几句话竟然身体上像是窜过了一层电流一般酥-麻,然后搞得自己身体不禁敏-感的发颤,甚至……有情-动的感觉,如同缓慢涨潮的潮水般,把她逐渐堙没……

    舒蔓真的很难想象,自己要是没有及时抽身离开,是不是会和厉祎铭之间发生点儿……

    想到和厉祎铭之间可能发生的事情,舒蔓不自觉的把两个在一起放纵的光景回顾了一番。

    想着想着,她自己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颊上浮动开了淡淡的红晕,以至于闹得自己身体下-面更加不舒服的厉害。

    等到她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想那些绯色的场景,羞得不行。

    她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想那种事情的人,偏偏,自己就无意识的想了那种事儿,而且,那一个细节,呼吸的粗细,身体上碰撞的声音……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想来,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想那样的事情?

    下意识的捏了捏小手,好在自己手里攥着车钥匙,因为自己手指握紧的关系,自己的掌心被车钥匙给扎了下,让自己飞脱的思绪,因为疼痛收拢了回来。

    “唔……”

    闷闷的痛了一声,意识到自己不再想那些mi-luan的场景,她和自己赌气似的拍了拍脑门。

    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再让自己把精力牵扯到没有用的事情上,她深呼吸一口气,拿着厉祎铭的车钥匙下了楼。

    舒蔓开厉祎铭的车到公司的时候,正好是午休时间。

    把车停好后,舒蔓转了手里的车钥匙,坐电梯往办公室走去。

    虽然这会儿是午休时间,可是有很多员工并没有休息。

    路过走廊的时候,舒蔓望着与自己迎面相见的员工用古怪的眼神儿在打量自己,她挑了下眉梢。

    自己……应该没有怪异的地方吧?

    自顾自的在自己的身上扫了一圈,看自己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的样子,她不禁疑惑,这些人是怎么一回事儿,至于用那种小心翼翼,却还别扭古怪的眼神儿看自己吗?

    舒蔓没有上司的架势,无所谓那些员工不和自己打招呼,她扬着下颌,往办公室里走去。

    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几个手上在办公的员工,抬起头,往门口看去。

    一进办公室,刚抬脚走两步,舒蔓就意识到了办公室里的情况不对劲儿。

    本来,她是准备和自己手下的员工打招呼的,不过……

    望着办公室的员工用大眼瞪小眼的样子,无比古怪的盯着自己,她挑了下眉梢。

    办公室里的情况很微妙,舒蔓说不清,却莫名的觉得这些人看自己的神情不对劲儿。

    倒不是说她因为舒泽的事情变得古怪还是怎样,这些员工的神情真的很古怪。

    按理说,自己现在是公司的营销部部长,他们看到自己,就算是不主动和自己打招呼,也不至于用这样怪异、隐约还蹙眉的神情看着自己吧?

    自己也没有欠他们钱,他们至于吗?

    放缓了脚下的步子,舒蔓因为他们的眼神儿,不自觉的警惕了目光,似乎想从他们眼底,探出来点儿什么……

    “蔓蔓……”

    办公室里,文婷见舒蔓来了,就放下手里工作,起身,拉着她,往偏僻的一角那里走去。

    如果说舒蔓之前还是怀疑发生了什么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的话,现在,文婷拉着自己往没有人的地方走,可见,真的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舒蔓被动的跟着文婷的步子往茶水间那里走去。

    “文姐,怎么了啊?”

    舒蔓的观察一向敏锐,办公室里很明显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点儿,她还是能察觉到的。

    舒蔓顿住了步子,不打算让文婷再拉着自己走。

    她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偷-偷-摸-摸的人,既然文婷有话要和自己,如果是公事儿,大大方方的说就好,要是私事儿,也不方便在营销部里说。

    文婷见舒蔓是耿直的个性,无奈的皱了皱眉。

    “蔓蔓,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说吧。”

    “文姐怎么了啊?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舒蔓目不转睛的盯着文婷看,不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值得她表现出来这样一副表情。

    文婷看舒蔓挺不在意的,直捏手指。

    误以为是文婷手头上的工作出了什么事儿,舒蔓不甚在意的双臂抱怀。

    “文姐,到底怎么了啊?你工作出问题了?”

    “不是,不是我啊,是你!”

    “我?”

    文婷说自己出了事儿,舒蔓诧异的瞪大乌眸。

    她除了出勤有问题,基本上什么问题也没有,哪里至于出事儿。

    “是。”

    文婷中肯的点了点头儿,“蔓蔓,你可能还不知道,那个谁……粟涵,她现在是营销部的部长了。”

    舒蔓:“……”

    舒蔓因为问题的话,本就微微瞪大的眸,这会儿瞪的更大。

    抿了抿唇,她收回一贯的不羁,一本正经。

    “她做了营销部的部长,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是很清楚啊,你这早上不是没有来上班嘛,然后这原本被派去梨花镇出差的粟涵,就被王总鬼使神差的给安排成了营销部的部长。”

    说来,文婷也不知道粟涵是怎么就成了这营销部的部长,不过不出意外,应该是粟涵动用了某种关系,不然,依照舒蔓现如今如鱼得水,哪里至于被踢了下来,换粟涵压-制她啊。

    舒蔓把文婷的话都听了进去,不自觉的,她捏紧了自己垂落在体侧的手。

    粟涵成了营销部的部长,把原本属于营销部部长的自己给踹了下去?

    在职场里混迹的年头儿虽然不多,不过她这个人经历的人情世故倒是不少,粟涵能顶替自己成了这个营销部的部长,想来也是用了暗箱操作。

    该死!

    舒蔓暗咒一句,自己明明已经把这个惹人厌的家伙派去梨花镇出差了,现在可好,她一-ye之间,摇身一变,就把自己给踹了下去,成了营销部的部长,这很显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蔓蔓,你看这事儿咋整?这粟涵很显然就是针对你啊!”

    “我知道!”

    粟涵针对她,明眼人看一眼就能看出来。

    尽可能不让自己因为粟涵把自己踹下去的事情上心窝火,舒蔓冷静以待。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还能怎么办,不过文姐,你应该清楚我这个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有人挑衅我,我不可能吃哑巴亏的。”

    对于jian-人,要么放过她,要么干-死她,她舒蔓不是圣-母-白-莲-花,随便别人怎么评价她都好,既然粟涵都能暗箱操作针对自己,她也不在乎动用暗箱操作针对粟涵。

    毕竟自己身后替自己做靠山的是厉家人,她想,在盐城,还没有谁会蠢到和厉家人作对,既然如此,对粟涵,她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可忌讳的。

    文婷知道舒蔓是个有原则的人,虽然她不惹事儿,但是别人惹了她,她一定会睚眦必报,绝对不留情面。

    “那你打算怎么办?”

    “对于jian人,当然是要干-死她喽,不然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啊!”

    舒蔓的话刚说完,办公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过了午休时间,这会儿是下午上班的时间,粟涵坐上了营销部部长的位置,自然是要做好榜样,按时上下班。

    许是没有料想到上午没有来上班的舒蔓,下午会来上班,粟涵推开门,本来还面含笑意,刚准备抬手和大家伙打招呼,瞧见舒蔓的存在,她嘴角当即就敛住笑,连带着手上的动作也僵硬住了。

    真就是没有想到冤家路窄,粟涵本以为舒蔓不来上班,自己能消停一天,哪想,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还是来了。

    舒蔓瞧见粟涵用一种近乎在看外星人的目光看自己,她嘴角挽着笑,忽的笑了,很刺眼,还带着几分讥诮的意思。

    双手抱臂,她高傲的扬着下颌,迈开步,往粟涵的面前走去。

    站在粟涵的面前,望着神情石化状态的女人,舒蔓嘴角的笑意,划出冰冷的弧度。

    “听说你做了营销部的部长啊,怎么,都不打算告诉我一声吗?”

    粟涵看着舒蔓对自己展露无比刺眼的笑,怔忡了好一会儿,也勾唇,笑了。

    “你上午不是没有来上班么,理所当然的,你错过我被指派成营销部部长一职的事情。”

    “哦……”

    舒蔓拉长音,长长的拖着迤逦的声音。

    “想不到,你还真就是可以,我还真就是应该对你说一声恭喜!不过……”

    舒蔓本来还嘴角勾着笑,转瞬,就转了话锋,眸色也变得犀利起来——

    “你说一个靠暗箱操作的女人,唔,说难听点儿,当biao子卖-身的女人,能管理好公司的事情吗?”

    粟涵:“……”

    粟涵因为舒蔓的话,当即“刷”的一下子白了脸色,哪怕是有厚厚的底妆做遮掩,也掩盖不住她变了脸色的神情。

    舒蔓把粟涵脸色神情的每一个变化都纳入到眼底,本来,她不过是说说而已,准备诈粟涵一番,哪成想,这个女人还真就因为自己的两句话,一下子就泄-露了她靠身体上-位的事情。

    果然,就这样愚蠢的女人还想和自己斗,简直就是笑话。

    粟涵自然知道舒蔓说得话是什么意思,她这明显是在点自己。

    怔忡的失神了好一会儿,再反应过来后,粟涵对舒蔓冷冷的笑。

    “你在说你呢吧?”

    把自己垂落的双手抱臂,粟涵迎上舒蔓的目光,也扬起了下颌。

    “你刚才的话是说给你自己听的吧?没想到,你这种女人还有点儿自知自明,知道自己和biao-子是一个级别的。”

    对于粟涵的反唇相讥,舒蔓并不恼,她淡然对之,只是,眼底波动的微光,更加冰冷起来。

    “我在说谁,你不清楚吗?当了biao子还挂贞-洁牌坊,你不觉得恶心吗?”

    粟涵:“……”

    “话说,你不知道王总的小女儿还比你大一岁吗?我在想,如果王总的小女儿知道他爸和一个比她还小的女人搞在一起,你说,她会不会来撕了你?”

    “你胡说八道!”

    粟涵急了,她不住闪烁的目光已经泄-露了她作祟的心理,偏偏,她不死心的要拿大嗓门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你说的这些根本就不是我,是你自己。”

    “嗟!”

    舒蔓冷嗤一声,对于这样的女人,她除了恶心,找不到第二个词语来形容她。

    “如果你识相的话,把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就还给我,不然,别说我对你不客气。”

    说到整人,她的招数花样百出,她还没有找到谁是打舒泽的凶手,如果让她查到谁是打舒泽的凶手,她会让对方知道什么叫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至于粟涵,她随便勾勾手指,就已经有了对付她的办法儿。

    被舒蔓威胁着,粟涵冷冷的笑了。

    “威胁我?呵……我还真就是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对我不客气!”

    闻言,舒蔓挑眉,无比邪痞的笑道——

    “你说我对你怎么不客气?嗯?告诉王总的老婆和女儿,说你破坏他的家庭好不好?”

    “舒蔓,你别胡说八道,担心我告你诽谤!”

    粟涵算是抓住了舒蔓没有证据,只是用臆断的猜测来乱-说,想来她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自己还不至于怕了她。

    冷冷的撇着嘴角,粟涵这会儿对舒蔓要多不屑就有多不屑。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又好到哪里去了,还不是一样为了攀上厉祎铭不惜投怀送抱吗?别把你自己说得太高尚,你一样市-侩,或者说,你比我更不要脸!”

    “别拿你那张含男人脏东西的嘴巴和我对话!至于你说的不要脸,嗯……我劝你先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有没有脸!”

    舒蔓本就不是温柔性情的女人,粟涵把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的关系说得那么不堪,她也顾不上什么叫矜持,什么叫端庄,恨不得全身上下都是刺,与粟涵针锋相对。

    被舒蔓的话说得脸色更是难堪,粟涵知道舒蔓的嘴巴不饶人,该死,偏偏她不饶人的嘴巴,说的话还那么毒,让自己根本就无从反驳。

    懒得再去理会粟涵,她夺走了自己的东西,自己和她争论,无非是在浪费口舌,自己去找王总理论才实际。

    恶狠狠的瞪了粟涵一眼,舒蔓娇纵的扬起下颌,转身,往门口那里走去。

    粟涵见舒蔓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气得不轻,脸色变得狰狞起来。

    舒蔓快要走到门口那里的时候,粟涵在她的身后,不服不忿的开腔——

    “你和我拽什么?你以为你靠上厉祎铭,你就高枕无忧了么?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他就是在玩你,等他玩-腻了你,你以为你还是什么东西啊?我呸,就是破-烂儿一个!”

    听粟涵越发癫狂的话,舒蔓绯色的唇瓣,抿的紧紧的。

    “你放心,在他玩-腻我之前,我特-么一定先玩-死你!”

    说完话,舒蔓拉开办公室的门,任用力道大力的把办公室的门合上,她离去……

    ————————————————————————————————————————————————————

    舒蔓根本就没有敲门,推门就进了王总的办公室。

    全当他没有教养好了,一个头发都没有了的老男人,竟然会和比自己女儿还小一岁的粟涵搞在一起,想想,她都觉得恶心。

    舒蔓破门而入,正在办公的王总被吓了一跳,他抬起头儿去看,看到舒蔓带着气势,却又不像是生气的走进来,他皱了皱眉头儿。

    今早,厉祎铭有打电话给自己,说舒蔓今天不来上班了。

    对厉家,他向来都有所忌惮,厉祎铭张口,他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就应允了下来。

    不想,舒蔓下午竟然还是来公司上班了。

    而且,来找上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所谓的礼貌,好像,她才是上司,自己不过是她手下的一个小职员。

    舒蔓不去看王总,也没有先和他打招呼的意思,兀自迈开步,径直走到沙发那里,优雅的交叠双腿坐下。

    王总望着娇纵的舒蔓,小姑奶奶一样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碍于她现在和厉祎铭之间的关系,他起身,用奉承的姿态走了过来。

    “今早厉家二少打电话给我说你身体不舒服,就不来上班了,怎么样?身体好了吗?”

    对于王总对自己的嘘寒问暖,舒蔓觉得虚假的厉害,就眉目不屑的睨看了他一眼,随即双臂抱胸,把身体靠近沙发的靠背里。

    “听说,王总让粟涵顶替了我的位置啊?怎么,我做得不好吗?竟然被踹了下来。”

    舒蔓不是喜欢绕弯子的人,既然自己今天来就是准备和王总好好的掰扯一番,就直接单刀直入,没有任何迂回的意思。

    没想到舒蔓问的这么直接,王总本来是打算酝酿一下如何和舒蔓解释关于她被粟涵取缔的事情,她突然问的这么直接,自己没有过多的时间思量,挺尴尬的揉了揉鼻子。

    “不是不是,我这不是……”

    “既然不是王总还要把我的位置换成其他人,怎么,您收了别人的好处吗?”

    舒蔓这么一说,王总当即就神情不自然起来。

    他不想职场女性会化妆,他一张没有任何遮掩的脸,把自己的情绪反应,都写在了脸上。

    “没……我哪里能收了别人的好处啊?”

    “既然没有,那就把本属于我的位置还给我吧,鸠占鹊巢这样的事儿,只会发生在畜-生的身上,不应该发生在我的身上。”

    舒蔓意有所指,把本属于自己的位置要回来的同时,把粟涵也一并给骂了。

    舒蔓简单明了的把话说完就准备起身。

    她这个人做事儿最不喜欢拖泥带水、磨磨唧唧,该说的话说完了,自然是要离开。

    王总被舒蔓的三言两语给呛到,原本做大老板的气势一下子就没有了。

    他虽然忌惮舒蔓是厉祎铭的人,但是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女人本身就有两把刷子,把自己给涮了。

    见舒蔓要走,再想到自己答应粟涵的事情,王总慌乱之下,叫住了舒蔓。

    “你等一下,我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没说完?”

    舒蔓转身看一脸不自然神情的王总,挑着精致的眉梢,问他。

    “不知道王总还要什么话要对我说?”

    自己已经叫住了舒蔓,事已至此,不管如何,自己硬着头皮也要把话说清楚。

    “那个什么……你先别着急,先坐下,我们慢慢说。”

    “王总不急,我还急呢,你不知道,祎铭还等我回去呢。”

    舒蔓这会儿等同于不要脸了,直接亲昵的唤厉祎铭为“祎铭”,虽然王总怎么想自己,自己这样叫厉祎铭,他用脚丫子想也应该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

    果然,舒蔓一把厉祎铭搬出来,王总的脸色就更难看了起来。

    因为当初为了奉承厉祎铭,他特意把本属于严梓瑞的营销部部长的位置给了舒蔓,现如今,自己因为再把位置给了粟涵,竟然牵扯出来了这样让自己骑虎难下的事情。

    一再抿了抿唇,想着舒蔓和粟涵两个人自己都不能得罪,他硬着头皮,开腔。

    “那个舒小-姐,关于你之前是营销部部长一职的事儿,本就是我随意安排的,那会儿我也没有多考虑,就选了你,后来应该你工作总有旷工,我就……”

    “王总,你这话说的就有歧义了啊,你当初安排我做营销部部长的时候没有多做考虑,现在想开马-后-炮,你不觉得迟了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