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67章 :回厉祎铭家(1万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67章 :回厉祎铭家(1万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活色生枭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近身特工吃在首尔大修真时代1.0     其实姚文莉第一眼见到厉祎铭,她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一个能靠得住的年轻人,虽然自己当初让自己女儿去接近他是有一些肮脏的目的,但是不可否认,她也觉得厉祎铭是一个值得自己把自己女儿交付的人,所以她当初会让自己女儿和厉祎铭走近,也是内外因素,综合考虑。

    “是啊,舒小-姐,你弟弟一定不会有事情的。”

    自己母亲和医护人员一并安慰自己,舒蔓心里虽然担心的不行,却也不好表现的太过紧张,只好默默的点了点头儿,然后坐回到了座椅里。

    ————————————————————————————————————————————————————

    手术室里,被厉祎铭找来的医生,谁也不敢懈怠,尽数屏息凝神,全身心投入到对舒泽的救治中。

    作为骨科方面的专业医师,白伊颂也在其中。

    厉祎铭打电话给她那会儿她正在家里煮速冻水饺给自己,但是厉祎铭一个电话打来,她也顾不上去吃晚饭,直接来了医院这边。

    厉祎铭会找了医院上下最专业的脑科和骨科一起进手术室,白伊颂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得猜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让厉祎铭这般兴师动众。

    本来,她以为出事儿的是舒蔓,除了舒蔓,她一时半会儿想不到还会有谁让厉祎铭身心紧绷,不过看到抢救室里的人不是舒蔓,而是一个男孩子,她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验血检验单,看到上面写的人名是舒泽,她抿了抿唇。

    虽然出事儿的人不是舒蔓,但是这个出事儿的男孩子也姓“舒”,她不难猜测这个小男孩和舒蔓之间的关系。

    没有过多的把心思放在猜忌这个小男孩和厉祎铭、舒蔓的关系如何,白伊颂戴上医用手套,和其他几个医生,一起抢救舒泽。

    抢救舒泽的过程中,白伊颂和主刀的厉祎铭,有几次目光的交汇,但仅仅是瞬间,两个人就都移开目光,把关注的重点儿放在舒泽的身上。

    紧张急迫、争分夺秒的度过了整整两个小时,抢救室的警示灯熄灭时,已经将近午夜时分。

    抢救非常成功,把舒泽从死亡的边沿给救了回来,不过舒泽伤的过于严重的关系,还是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厉祎铭把舒泽给救了过来,舒心的长吁了一口气。

    察觉到似乎有人在看自己,他下意识的抬头去看。

    发现真的有人在看自己,他摘下医用手套,把手抄袋。

    “今天……谢谢你了!”

    白伊颂见厉祎铭和自己说“谢谢”,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两个人认识多年,从大学到现在,厉祎铭对自己这般客套,有种拉开两个人之间距离,两个人关系生疏的错觉。

    “和我说‘谢谢’不是太见外了吗?”

    白伊颂眼底划过一抹受伤,但是被她掩饰的很好。

    再去看厉祎铭时,她问:“那个小男孩,是舒蔓的弟弟?”

    “嗯!”

    厉祎铭没有任何隐瞒,点了头儿。

    “他被人打伤,情况很危急,就送来了这里。”

    虽然自己已经猜到了舒泽是舒蔓的弟弟,不过听到厉祎铭这样没有任何隐瞒的告诉自己,白伊颂不免还会伤心。

    能让厉祎铭表现出来紧张,不惜兴师动众找全院的专业医师,除了舒蔓,再无其他人。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她是羡慕舒蔓的,羡慕她会有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愿意担忧她,为他流露出来情绪。

    以往,白伊颂从来不觉得厉祎铭会有什么软肋,但是知道舒蔓的存在以后,她知晓,舒蔓是厉祎铭的软肋,也知晓舒蔓是其他人无法在厉祎铭心里占据的位置。

    “她真让人嫉妒的发狂,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会因为谁,因为什么事儿,表现出来今天这样的紧张!”

    白伊颂把话说得很艰涩,连带着嘴角勾起的那一抹牵强的笑都格外的苦涩。

    厉祎铭默不作声,因为白伊颂的话,眉峰却不自觉的拧了下。

    白伊颂自顾自的在心里自我安慰了一番,再长吁一口气以后,她尽可能恢复常态的淡笑。

    “她一定等急了,你快去找她吧!”

    白伊颂尽可能让自己放松心态,既然自己决定喜欢厉祎铭,注定会因为得不到他而心伤,既然自己要坚持,也知道自己会心伤,倘若选择不放弃,她只能自我纾解心里的不适,让自己活得不至于那么累。

    “嗯……”

    厉祎铭点了头儿,想到就今天的事情,他还是要郑重其事的和白伊颂说一声“谢谢”,他缓慢掀动嘴角。

    “今天的事儿,我还……”

    “如果是要对我再说什么‘谢谢’就不必了,毕竟治病救人是医生的职责所在,那个小男孩就算是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白伊颂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如果自己再继续对她说“谢谢’,倒是显得自己过于磨叽。

    嘴角挽着嘴角淡笑了下,厉祎铭留下一句“有时间请你吃饭。”后,转身离开。

    ————————————————————————————————————————————————————

    抢救结束时,整条冷清的长廊里,只剩下舒蔓一个人了。

    舒蔓不想让自己母亲劳心劳力的在这里等着,就让沈伯伯和自己母亲回去了。

    她还年轻,自己在这里等着就好,但是自己母亲不同,她上了年纪,再加上沈伯伯一个外人在这里陪着也不合适,索性,她固执的让执意要留下的母亲,和沈伯伯先回去,说小泽有什么事儿,她一定会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

    就这样,姚文莉再三嘱咐舒蔓一定要第一时间把舒泽的情况告诉她以后,随沈伯伯离开了。

    舒蔓兀自一个人坐在座椅上,满眼空洞一片。

    直到抢救室的提示灯灭了,她才有所反应。

    快步往抢救室门口簇拥去,舒蔓看到了昏迷状态中的舒泽,被几个医护人员往重症监护室那里推。

    见状,舒蔓本能的想要追去,却被厉祎铭一把给抱住。

    “蔓蔓……”

    他唤了舒蔓一声,把情绪激动的小女人收入到臂弯里。

    “蔓蔓,你别急,手术很成功,小泽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你不用担心!”

    “那我为什么不能见他?”

    厉祎铭拦着自己,不让自己去看舒泽的情况,舒蔓心里挺不顺气的。

    天知道她在抢救室外等得这近三个小时她有多担心吗?

    只感觉自己坐如针毡,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现在自己已经出了抢救室还不被允许看他,她心头难受的不行。

    “小泽被送去重症监护室,医院规定,暂时不可以让家属探视。”

    厉祎铭安慰舒蔓,对舒泽的情况,他有所隐瞒。

    舒泽虽然已经被救了回来,但是能不能脱离危险,还得看他的造化,根本就不是说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舒泽就真的没有生命危险了。

    听厉祎铭这么说,舒蔓原本激动的情绪,稍稍松懈了下来。

    绷紧的身躯逐渐放软,厉祎铭感受到舒蔓没有刚刚那般情绪激动,就微微松开了她的身子,从正面,抱着她,把她的头置于自己的怀中。

    “暂时还不能看小泽,等小泽情况稳定了,我会安排你们姐弟见面的。”

    “嗯嗯!”

    舒蔓闷闷的应声,厉祎铭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自己要是再作,就显得自己太不懂事儿了。

    用自己的小手去抱厉祎铭,她极度没有安全感的靠在他的怀里,好像这个男人是自己最值得信赖,最能依靠的住的人。

    ————————————————————————————————————————————————————

    舒蔓打了电话给姚文莉,和她报了舒泽的平安,让她不用担心。

    姚文莉虽然回了家里,但是始终寝食难安,舒蔓打了电话给自己,告诉自己说舒泽没有事儿,她也安心了。

    舒蔓打电话回来,厉祎铭已经换下了白大褂。

    望着重新换上白衣黑裤的男人,如神祗般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不禁目光中折射出惊艳的微光。

    第一次见到厉祎铭,她就觉得这个男人的长相就是那种典型的妖孽。

    久而久之的相处,她对于这个男人的定义越发的坚定,这个男人就是个妖孽,迷-乱人心智的妖孽。

    只是不可否认的是,每一次见到这个男人,自己都会被他倨傲如铸的五官所吸引。

    “走吧!”

    “去哪?”

    厉祎铭牵舒蔓的手,舒蔓跟在他的身后,随着他的步子,问他。

    “回家!”

    ————————————————————

    舒蔓本来想在医院这边留守舒泽的,不过厉祎铭说她根本就见不得舒泽,再加上舒泽在重症监护室,有专业的医护人员照顾她,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拗不过厉祎铭,再考虑到自己在医院也没有休息的地方,就随他回了家。

    坐进车里,舒蔓看到枕头在车后座那里已经睡下了,因为自己拉开车门,它又醒来,伸手去摸了摸枕头的脑门。

    “小家伙,难为你和我一起守着了!”

    对于舒蔓的话,枕头憨憨的吐着舌头。

    见枕头憨态可掬的姿态,舒蔓郁结的心理,好了很多。

    坐进了车里,厉祎铭发动引擎,把车开出医院。

    午夜时分,窗外,几缕昏黄的路灯灯光,随着车子的移动,颤颤巍巍的绽放点点星光,成了一条美丽的灯光带。

    出了光怪陆离的闹市区,没有了led灯的五光十色,恢复了一贯的平和。

    舒蔓懒懒的坐在坐位里,眼皮发沉。

    今天一天她没有吃饭,这会儿还困得不行,天知道,她这会儿多想睡觉吗?

    看着舒蔓眼皮发沉,厉祎铭本来还有挺多话要对她说,但是看她的样子,眉梢上挑了下,没有做声。

    舒蔓两个眼皮直打架,让她恨不得在车厢里就睡下。

    止不住困意来袭,她一下子就像是捣蒜似的低下了头。

    意识到自己昏昏欲睡,舒蔓又重新执起头。

    这个时间,道路上的车不多,舒蔓憨憨yu睡的样子,被厉祎铭尽数纳入眼底。

    不由得,他嘴角轻挽着淡笑。

    舒蔓实在是指不定困意来袭,就打开了车里的音乐。

    有潺潺动听的音乐声传来,舒蔓伸了伸懒腰,让自己不至于太困倦。

    “华佗,还有多久要到家啊?”

    舒蔓实在是困了,真的很想好好的睡一觉。

    厉祎铭懂了舒蔓的话是什么意思,淡淡的问:“困了?”

    “嗯嗯。”

    舒蔓点头儿,又有些困意来袭。

    说来,市中心医院偏城东,偏偏舒蔓住的公寓暖心阁在城西,这来回的折腾要近一个小时。

    见舒蔓又耷拉下小脑袋,厉祎铭抿了抿唇后,把已经往城西开的车,调转了车头儿。

    十分钟后,宾利欧陆停到了一处高档公寓的楼下。

    说来,厉祎铭的公寓离医院近一些。

    本来,厉祎铭时打算带舒蔓回她的家,不过既然这个小女人这么困,再加上她明天还要在医院看舒泽,索性,他把她载来了自己公寓这边。

    发觉到车子停了下来,舒蔓迷迷瞪瞪的睁开眼,一看不是自己所住的公寓,她迷惘的看着厉祎铭。

    “这是哪儿啊?”

    “我家!”

    厉祎铭淡淡的回了话,然后停好车,让舒蔓下车。

    舒蔓本来想问厉祎铭怎么把自己领来了他的家,不过她这会儿困得不行,也无所谓自己在哪里。

    心想着厉祎铭时打算让自己就近,在他家这里睡觉,在加上两个人现如今的关系,她也就没有矫情,下了车。

    进了厉祎铭的公寓,舒蔓望着偌大的公寓,诧异,困意也散开了一大半。

    “这里就你一个人住?”

    “嗯!”

    厉祎铭把钥匙丢在吧台上,淡淡的应声。

    抬脚,他刚准备换拖鞋,想到整个家里只有自己这一双男拖鞋,就穿着袜子,没有换拖鞋,进了屋里。

    “这双拖鞋,你穿吧!”

    厉祎铭说着话,去冰箱那里拿了水。

    舒蔓扫了厉祎铭的公寓一圈,除了一双男拖鞋,没有看到为客人准备的拖鞋在,她就换下鞋,穿着大大的男士拖鞋,进了厉祎铭的公寓。

    说来,厉祎铭的公寓真的很大,而且很讲究,每一处都考究的装饰风格,就连同在细节上的处理上都力求精益求精,完全能看得出来室内的装修是独具匠心设计师的设计。

    用打量的目光在厉祎铭的公寓里看了一圈,瞠舌的大公寓里,虽然只是一个男人住,但是没有任何灰尘沾染的样子,让舒蔓不禁觉得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居家,竟然比她一个女孩子的家都干净。

    厉祎铭拿了水给舒蔓,问:“想吃点儿什么?”

    两个人本来是打算吃火锅的,不过因为舒泽事情的影响,两个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一口饭。

    “我不饿!”

    舒蔓心里有事儿,她记挂舒泽,没有什么胃口,就摇头,然后捧着水杯,喝了一口水。

    “你从下班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我做点儿吃的给你。”

    “不用了,我这会儿没有什么胃口。”

    舒蔓这个样子,厉祎铭自然是清楚原因。

    “小泽没有事儿,你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知道!”

    舒蔓埋头,闷闷的发声,然后又喝了一口水。

    “我给你煮面吧!”

    厉祎铭一再强调让自己吃些东西,自己不好一再推迟,舒蔓就点了点头儿。

    “你先去洗澡,面煮好了,我叫你!”

    “嗯!”

    舒蔓确实有一个每天必须洗澡的怪癖,哪怕来了那个,也想着要淋浴一番。

    厉祎铭刚把话说完,枕头就叼着他的浴巾过来。

    舒蔓垂眸,见枕头拿给自己的浴巾是厉祎铭的,贝齿咬了下唇后,接了过来。

    反正自己和厉祎铭已经在一起了,也无所谓自己用他的浴巾了。

    ————————————————————————————————————————————————————

    舒蔓到了卫浴间,给浴缸里放水的时候,先刷牙。

    没有在厉祎铭的卫浴间看到有关女人的东西,她不免心情良好。

    起初,她没有找到新牙刷,后来翻了洗漱台上面的小柜子,在里面找到了新的牙刷。

    其实舒蔓想好了,如果自己没有找到新牙刷的话,就用厉祎铭的牙刷将就一下,自己连他的口水都吃得下,何况是用一个牙刷刷牙了。

    刷了牙以后,舒蔓脱了自己的衣服,忘了自己在这里没有换洗的内-衣-裤,迷迷糊糊的就进了应该里。

    适宜的温度,潺潺的水流,舒蔓一进到浴缸里,一天的疲倦,就舒展开了。

    把自己的小身体都埋进到浴缸里,她任由水面没过自己白-皙的胸-脯,把自己xing-感的锁骨展现在水面以上。

    安心的闭上眼,她这会儿难得没有神经绷紧的压力,长吁了一口气。

    厉祎铭煮好了面条,见在卫浴间里还没有出来的小女人,他微皱了下眉头儿,抬脚,往洗手间那里走去。

    拉开浴室的移门,入目,他看到面颊被水汽蒸的微微绯红的小女人,此刻湿着头发儿,扬着素白的面颊,红唇微启的枕在浴缸的边缘小憩。

    瞧着睡得甘甜的小女人,厉祎铭嘴角淡淡的笑了下。

    原来,是在浴室里睡着了。

    没有做声,厉祎铭半挽着袖口,不动声色的走到了浴缸的边缘。

    此刻,舒蔓因为疲倦的关系,睡得正香,丝毫没有意识到厉祎铭进了浴室。

    抬手,厉祎铭用修长雅致的指尖儿,拨开了黏在舒蔓额心处的发丝。

    没有了乌黑青丝的遮挡,舒蔓巴掌大的小脸,在头灯灯光的折射下,每一处都无比素净淡雅的呈现,厉祎铭的目光不自觉的放柔开……

    盯着舒蔓妍丽的五官,心尖儿某处,似乎有猫尾巴淡淡扫过一般的酥-麻感,让他不自觉的探着身,在她光洁的额头上面,落下一枚淡淡的吻。

    轻柔的吻落下,没有过多的yu-念和停留,厉祎铭伸手,越过水流的阻力,探-ru到浴缸中,用手臂的遒劲力道,将舒蔓的柳腰托起。

    “嗯……”

    淡淡的一声嘤咛,带着没有睡醒的朦胧之意,小猫咪一样的传来。

    厉祎铭见自己把舒蔓弄醒,先是一怔,随即不自觉的皱了起来了眉头儿,他动作明明很轻了,不想还是惊扰到了睡得极度不安稳的小女人。

    舒蔓嘤咛一声以后,她两排扇子一样绵密的睫羽睁开,迷迷糊糊间,她迎着刺眼的灯光,看到了一张容颜如铸的俊脸,每一处都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呈现在自己的眼中,她不自觉的唤了一声。

    “唔,华佗……”

    听舒蔓对自己软糯的轻唤,厉祎铭抿了抿唇,湛黑的眉眼不禁深邃起来。

    “回房睡,在这里睡容易着凉!”

    他淡淡的解释,把舒蔓的腰肢,在自己的臂弯里收紧。

    “嗯!”

    舒蔓迷迷瞪瞪的点了点头儿,然后借着厉祎铭收紧自己腰身的力道,她下意识的圈住了他的脖颈。

    厉祎铭抱着舒蔓,替她围了自己的浴袍,出了浴室。

    走路回卧室的过程中,舒蔓埋在厉祎铭的心口处,用呓语般的声音,喃喃一声。

    “华佗……”

    “嗯?”他用鼻息间的声音回着她。

    唤了一句后,舒蔓就没有再做声,隐约间,呼吸变得重了起来。

    没有再听到舒蔓对自己的回答,厉祎铭低垂着眸子,见臂弯中的小女人又一次憨憨的睡了过去,他无奈的笑了。

    真是一个连睡觉都不老实儿的小东西!

    “华佗……”

    舒蔓又用呓语般的声音唤了自己一声。

    接连被舒蔓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唤着自己,厉祎铭想到可能是她做梦梦到了自己,在说梦话,她才会不自觉不住用呓语轻唤自己。

    “唔……华佗,今天,谢谢你……”

    厉祎铭:“……”

    舒蔓做梦果然梦到了自己,还是今天的事儿,厉祎铭不禁失笑。

    抬手,他如玉修长的手指,勾了勾她的小鼻子,淡淡揶揄——

    “磨人精!”

    ————————————————————————————————————————————————————

    把舒蔓抱回到了房间里,厉祎铭把她放到chuang铺上,给她盖了薄被。

    房间里没有开吊灯,只有壁灯被打开。

    晕黄的壁灯下,舒蔓披散这青丝,把娇小的身子藏匿在黑色的被褥间,让她一张精致五官、白-皙肌肤的小脸,每一处都完美、净透的呈现。

    没有过多的修饰,简单素净的五官,映衬黑色的被褥,让她近乎没有存在感一样的存在,却因为她淡雅的小脸,如同茉莉花一般吸引人的存在,让人根本就无法忽视这个小女人的存在。

    越看这样一张小脸,厉祎铭心底里的某一根弦,越是被触动到深处。

    他一直都知道舒蔓是那种很美的女孩子,虽然她性情娇纵,甚至睚眦必报,是那种不会大发善心的女孩子,却因为她时不时就流露出来的娇憨,让他有说不出的喜欢。

    感受缭绕开的女儿香,吸引自己嗅觉的存在,厉祎铭不自觉的俯首,他探着鼻息,落在她还是湿漉漉的发丝间。

    嗅着她发丝间,特有的女孩子味道,在这样一个迷-qing的夜色间,他高-挺的鼻梁,触了触她的发丝,然后,用依恋,情不自禁的吻了吻她的发丝。

    随之,轻柔的吻,由发丝处移动,一寸、一寸的在她的发丝处蔓延开……

    当他的薄唇,贴到她的贝耳处,不自知的从xing-感的唇瓣间,悠悠轻吐——

    “我怎么就这么迷恋你这个刁钻的小东西!”

    ————————————————————————————————————————————————————

    舒蔓在厉祎铭这里睡得很踏实,这一-ye都没有醒来。

    刺眼的光芒,顺着没有拉严实的窗帘缝隙打进来,映在舒蔓素净的小脸上,让她微微张开惺忪的睡眼。

    被眼光刺的眼睛不是很舒服,她翻了一个身以后,才彻底睁开了眼。

    已经是上午八点半,这一觉睡得实在是踏实,以至于她都忘了时间。

    舒蔓嗅着房间里是男性、阳刚之气的房间里,蛊惑着自己的鼻息,她目光下意识的在房间里寻觅。

    没有看到厉祎铭身影的存在,她撇了撇嘴角,掀开被子,下了chuang。

    舒蔓双脚一着地,才蓦地发觉自己身上除了穿着厉祎铭的浴袍之外,似乎什么都没有穿!

    下面……直接真空!

    舒蔓掀开浴袍的一角去看,看到不着寸缕的下面,脸颊一红。

    她觉得自己此刻臊的厉害。

    自己在一个异性的家里,居然连内-裤都没有穿,虽然说对方是自己的男朋友,但是这也太羞了吧?

    舒蔓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觉得自己的处境尴尬的不行,下意识的就去找自己的内-裤。

    只是在自己目之所及之内没有看到自己内-裤的存在,她想也不想,直接往外面走去。

    一出门,舒蔓迎上了枕头。

    枕头的脖子上已经换了一条丝巾,应该是厉祎铭早上给它洗了澡,顺便给它重新打扮了一番。

    舒蔓看到枕头,下意识的用目光在偌大的公寓里看。

    确定没有看到厉祎铭的存在,舒蔓挑眉。

    “枕头,你爸爸呢?”

    舒蔓问,枕头马上通灵性的跑去餐桌那里,叼着厉祎铭留下的便利贴给她。

    舒蔓勾着自己鬓角垂落的发丝到耳后,接过来枕头递给自己的便利贴。

    “我去上班,早餐已经给你做好了,你醒来以后,在微波炉打一下再吃,对了,我给你买了日常用品放在玄关那里。你今天暂时先不用上班,醒了以后想来医院看小泽,你就来吧!”

    厉祎铭在便利贴上写下给舒蔓的话,在便利贴后面位置那里,留下来微笑的表情,让舒蔓瞧见了,不禁莞尔。

    穿着厉祎铭的拖鞋去了玄关那里,在玄关的吧台上面,她看到了一大包的东西。

    打开购物袋,在大大的购物袋里,她看到了新的牙刷、牙膏、毛巾,还有女性的沐浴露,洗面奶,洗发液……以及……适合自己身体型号的内-衣-裤!

    ————————————————————————————————————————————————————

    舒蔓洗漱了一番,吃过早餐,给枕头舔了狗粮后,去了医院。

    说来,厉祎铭的公寓离医院真的很近,自己到医院就连步行都只需要十分钟而已。

    舒蔓到医院的时候,姚文莉也到了医院。

    姚文莉在和厉祎铭聊天,见舒蔓来了,她笑着看自己的女儿。

    “蔓蔓!”

    “妈?您这么早就来了?”

    说来,舒蔓真是惭愧,自己竟然比自己母亲来的晚。

    “嗯,我担心你弟弟,早上就坐了最早一班车来的医院。”

    姚文莉说着话,目光在厉祎铭和舒蔓之间来回打量。

    舒蔓没有来之前,厉祎铭都在和自己聊天,对于厉祎铭,姚文莉真的是有说不出的喜欢。

    这样的年轻人不仅出类拔萃,对待她这个长辈还尤为照顾。

    就拿早上自己早早就来了这里,他知道以后,就要带自己去附近的早餐馆去吃早餐。

    虽然自己再三推辞,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他还是找了医院的医护人员买了早餐粥给自己。

    这还未完,他知道自己担心小泽是伤,他就耐着心思和自己解答,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可以见得,这样的男人不仅性情温润,待人处事儿也格外有礼貌,实在是让自己这个做长辈的喜欢。

    “妈,那您吃早饭了吗?”

    舒蔓记得城南来市中心这边最早的一班车是早上五点多,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的母亲应该还没有吃饭。

    “我吃过了,是祎铭买给我的营养粥。”

    姚文莉丝毫不觉得自己唤厉祎铭为“祎铭”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无比自然的唤着他,好像厉祎铭和自己女儿的事情已经板上钉钉,自己这么唤他丝毫不为过。

    闻言,舒蔓挑了下眉梢看厉祎铭。

    看俊脸是淡淡从容姿态的男人,她心里不禁笑了。

    这个男人就是会把事情处理的滴水不漏,自己所担心的,他都会自己一一处理好。

    看厉祎铭的目光,不自觉的折射出来了几分欢喜,要是自己母亲这会儿不在这,舒蔓觉得自己真的会按捺不住冲动,亲这个男人一口。

    ————————————————————————————————————————————————————

    舒泽的情况还算不错,厉祎铭有让舒蔓和姚文莉穿了防菌的专用服进到重症监护室看舒泽。

    重症监护室不易多停留的关系,母女二人看了不消一会儿就出来了。

    虽然舒泽的情况本来挺糟糕的,但是昨天抢救及时,再加上护理的好,不出意外,今天下午应该就可以从重症监护室转到加护病房了。

    姚文莉留在这边陪舒泽,舒蔓想到公司那边还有点儿急事要自己处理,自己在这里暂时没有什么事儿,自己的母亲也在,她就和厉祎铭借了车,准备去公司处理一下手头儿上面的急事儿。

    “你把车钥匙递给我,我打算去公司那边处理一下手头儿上面的紧急事儿。”

    对舒蔓的话没有什么疑议,厉祎铭把自己车的车钥匙丢给了她。

    舒蔓抓着厉祎铭递给自己的车钥匙往门口那里走,刚把手搭在门把手儿上,忽然想到点儿什么事儿,顿住了脚步。

    “对了。”

    她转过身看厉祎铭,然后迈开步,重新折回到厉祎铭的办公桌前。

    厉祎铭见舒蔓折回,抬头看她。

    “华佗,我有事儿忘了和你说!”

    想到自己昨天被打的事情,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刚刚准备出门那会儿想到自己要把自己被打那会儿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她准备找厉祎铭帮忙,让他找关系,把关于自己弟弟被人打了这件事儿调查的清楚。

    “就是我弟弟被打这件事儿,你不是有堂弟在警局工作吗?我想让你找你堂弟,把我弟弟被打那会儿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可以吗?”

    “就这件事儿?”

    见舒蔓和自己说这件事儿,厉祎铭挑着眉梢问她。

    “嗯,就这件事儿,不然我还能有什么事儿啊?”

    “那你不用操心,我已经让厉烁去查监控录像了。”

    其实不用舒蔓说,他就已经把这件事儿做好了。

    本来,他昨晚就打算把这件事儿告诉舒蔓的,只是那会儿这个小女人在车上睡得太沉了,他就没有打扰她,没有把这件事儿告诉她。

    不想这个小女人竟然后知后觉才意识到了这件大事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