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60章:你洗掉的是我的子孙后代(7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60章:你洗掉的是我的子孙后代(7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近身特工综:我是好爸爸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60章:你洗掉的是我的子孙后代(7千字)    舒蔓不知道自己在洗手池下面,第几次用洗手ye洗手了,只是不管她洗多少次,都觉得自己的手上黏糊糊的一片,让自己的掌心搞得莫名的不舒服。

    直到自己的掌心被自己搓红了,觉得自己手上少了怪异的味道和感觉,她才出了洗手间。

    舒蔓在洗手间里磨蹭了好一会儿,再出来时,厉祎铭已经做好了饭。

    厉祎铭抬眸看到舒蔓难为情的绞着手指,还没有从自己把她的手给弄脏了的事情中反应过来,他挑了下眉梢。

    这个小妖精至于吗?那可都是他的子孙后代,是最好的胶原蛋白,她怎么可以这么排斥?

    厉祎铭已经解了围裙,他向舒蔓走过去,拉过她的手,就往餐桌那里带。

    被厉祎铭拉着自己的手,舒蔓觉得怪异,就想挣脱开,厉祎铭却把她握得紧。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洗掉的是我的子孙后代?”

    舒蔓当然知道她洗掉的是他的子孙后代,但是为什么这话被这个男人说出口,她听得莫名的别扭呢。

    “你不用拉我,我又不是没有脚!”

    舒蔓白了厉祎铭一眼,然后抽离出来自己的手,故作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姿态,扬着下巴,往餐桌那里走。

    既然自己都已经做了,现在追悔莫及也没有什么用,还反倒不如就不当回事儿,省的自己心里起疙瘩。

    舒蔓拉开座椅,兀自坐下,盯着餐桌上面的东西,嘴角轻挽——

    “你又没有给我做辣的!”

    “你那个没走,暂时还不方便吃辣的,乖,吃点清淡的!”

    没有看到自己想吃的辣的,舒蔓挺不愿意的拿起筷子,在盘子里扒拉扒拉。

    看着清一色的素菜,她这会儿真的好想可以畅快淋漓的吃份麻辣烫,让自己近乎都要没有了知觉的味蕾,被很好的刺-激一番。

    看舒蔓拿筷子扒拉菜,没有什么食欲的样子,厉祎铭伸出手,把一杯水送到舒蔓的碗旁,淡淡道——

    “没有想吃的。”

    “嗯!”

    舒蔓点头儿,“华佗,我想吃辣的啊,你看看我这一天天的又是打架,又是跑局子的,你就不能给我做点辣的吗?”

    “那你要是想,我这会儿去给你泡一壶辣椒水,你要喝吗?”

    舒蔓:“……”

    ————————————————————————————————————————————————————

    舒蔓晚饭没有吃多少,没有自己想吃的辣的,她实在是没有什么食欲。

    看舒蔓没有吃什么,厉祎铭想着再给她做点儿什么她想吃的,就问了她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我就想吃辣的,但是不是你说的辣椒水啊!”

    厉祎铭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搞不懂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就喜欢吃辣的,要知道很多女孩子吃辣的,脸上都会涨疙瘩和痘,格外的惹人厌,不想这个小女人一丁点儿也不担心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说来,厉祎铭也算是明白了这个小女人为什么喜欢吃辣椒了,她吃了这么多辣椒,所以辣劲儿十足,动不动就像是个小辣椒似的,恨不得爆炸一样把那些针对她的人给炸个粉碎。

    “我下楼去给你买一份手抓饼吧!”

    虽然他不提倡吃手抓饼那种垃圾食品,不管想舒蔓之前有说过好几天没有吃手抓饼了,馋手抓饼了,他心想,自己可以暂时给她买手抓饼,让她充饥。

    吃不上辣的,舒蔓挺不情愿的呶了呶唇,不过自己可以有手抓饼吃,也算是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

    “行吧,我要刷甜辣酱啊,你别弄错了啊!”

    “好!”

    厉祎铭说完话,拿着钥匙,下楼。

    厉祎铭再回来的时候,带上来了一份手抓饼,同时,手里还拎着个购物袋,里面装着一些纯牛奶。

    厉祎铭把手里的手抓饼递给了舒蔓,然后把买回来的纯牛奶放进冰箱的冷藏里。

    舒蔓本来打算吃手抓饼的,看到厉祎铭把买回来的东西往冰箱里放,就趿着拖鞋走了过去。

    看到厉祎铭买了纯牛奶,还有酸奶和益生菌,顺势就拿过来一瓶益生菌,拧开,喝了一口。

    平时她最爱喝的就是益生菌了,不仅活化肠道,还养胃。

    看舒蔓夺走一瓶益生菌,厉祎铭睨了她一眼。

    “不吃手抓饼了?”

    “吃,不耽误我喝益生菌啊!”

    看舒蔓像是一个吃到了美食的小鼹鼠似的,厉祎铭冷嗤了一声。

    “小吃货!”

    说完话,厉祎铭又开始继续把手里的纯牛奶往冰箱里放。

    毕竟,在舒蔓的冰箱里放着这些牛奶,总比放那些冰激凌强。

    舒蔓坐在沙发中,有一搭、没一搭的盯着电视机里的综艺节目,一边吃着手抓饼。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儿似的,她唤了厉祎铭一声。

    “对了华佗,我怕我忘了,你明天买回来些狗粮给枕头,或者你提醒我一声,我买狗粮和鱼干给枕头。”

    “我去买吧,你那个还没走,别动不动就出门,你家附近我还没有看到有卖狗粮的商铺,我明天从我家那边带吧。”

    “嗷,也行!”

    舒蔓吃好了手抓饼,闲来无事,就把枕头从储物间放了出来。

    只是她都已经把门给拉开了,储物间里的枕头,不肯走出来。

    舒蔓看着枕头趴在储物间的地板上,一声不吭的样子,像是受了委屈似的,她挑了下眉。

    “喂,枕头,出来啊!”

    枕头一向听自己的话,自己这会儿让它出来,它却不肯出来,让舒蔓诧异极了。

    搞不清枕头为什么不肯出来,舒蔓不禁蹙眉。

    “喂,枕头,你傻了啊?出来啊!”

    厉祎铭听到舒蔓这边有声音,走了过去。

    “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我让枕头出来,它不出来啊,你说,它是不是病了啊?”

    舒蔓定定的盯着枕头,作势就要进储物间,把它给抱出来。

    “你干嘛啊?”

    见舒蔓要进储物间,厉祎铭拦住她。

    “不干嘛啊,我看看枕头是不是病了,它怎么不听我的话了啊?”

    厉祎铭看了舒蔓一眼,再去看枕头,他淡淡的唤它。

    “来,枕头,出来!”

    厉祎铭一声令下,枕头就从地板上起来,然后晃着大尾巴,从储物间里走出来。

    舒蔓:“……”

    舒蔓目光诧异的看着情绪不高的枕头从储物间里走出来,她懵了。

    这枕头也没有生病啊!

    ————————————————————————————————————————————————————

    韩家——

    韩佳佳因为韩靳城的态度,有些捉摸不定自己要不要找他,让他就厉祎铭的事情替自己说说情。

    本来,她以为自己的这个小叔叔能对自己态度不错,哪成想,他不温不火的样子,让她根本就琢磨不透自己这个小叔的性子,尤其是自己父母见他都一副不敢多言、毕恭毕敬的样子,更是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天知道,她因为厉祎铭的事情,现在已经到了一种有病乱投医的地步,除了找上自己的这个小叔,她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帮助自己。

    只是,自己这个小叔的样子……就像是万年不化的坚冰,别说是让自己和他说话,自己就算是靠近他,都莫名的有所忌惮。

    实在是胆怯,如果有第二个人能就厉祎铭一事儿去替自己说通,她真的不会去麻烦。

    但是偏偏除了韩靳城,她真的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会帮助自己的人了。

    她忌惮韩靳城不假,却也不想失去这样一个和厉祎铭还有可能的机会。

    一再权衡,韩佳佳捏紧手指,也不管那三七二十一了,敲定了要找韩靳城,就厉祎铭的事情,让他替自己出头儿。

    韩佳佳刚敲定这个主意,就接到了白晓含打来的电话。

    看到白晓含到现在才给自己打电话,她当即来大小-姐的脾气,想要怒骂白晓含,说她是猪脑子,没有办事儿效率。

    韩佳佳这么想的,接了电话以后,也是这么做的。

    “你个猪脑子,你在磨蹭些什么啊,怎么才给打电话啊?我给你金卡,是让你用来炫-富的吗?”

    韩佳佳一阵疾风骤雨般不留情面的贬低,让电话那端的白晓含,红了眼眶。

    因为自己一时贪婪,接受了韩佳佳递给自己的金卡,闹得自己现在被舒蔓抓花了脸,有极大的可能,自己可能要做整容手术。

    “你先别冲我喊,也别动不动就说我蠢,是猪脑子,你先想想你自己会不会被牵连上!”

    白晓含也没有了好脾气,抓着手机,对电话那端的韩佳佳喊。

    天知道,她本不是那种贪婪的人,却因为韩佳佳的怂恿,自己被抓花了脸,如果可以再让她选择一次,她一定不会选择贪婪,然后反其道而行之的被人抓伤了脸。

    白晓含冲自己喊,韩佳佳刚想回击怒骂她,却在意识到她话语里传递给自己的讯息,她当即就顿住了。

    “你……说什么?”

    韩佳佳刚开始瞪大眼,然后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由得皱眉,口吻都变了味道的问着白晓含。

    白晓含听到韩佳佳隐约带着害怕的声音,笑了,很冷,还带着几分嘲讽的意思。

    “呵呵,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没想到,你也会有怕的一天啊?”

    韩佳佳:“……”

    “你别给我说话阴阳怪气的,你给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叫我会不会被牵扯上?”

    韩佳佳没有了好脾气,出口的口吻很恶劣。

    白晓含一如既往的冷笑着,对韩佳佳此刻的抓狂状态,不屑的冷笑着。

    本来,自己替她办事儿,以为自己如果办事儿不利,她会替自己出头儿,哪成想,她竟然是这样一副态度,实在是太让她心寒了。

    白晓含自顾自的冷笑了好一会儿,再敛住情绪时,一本正经。

    “你今天让我去教训那个女人,我没有教训成功,还闹到了警察局!”

    “闹到了警察局?”

    “嗯,我被那个女人抓花了脸,来医院做消毒处理,这会儿在洗手间里给你打电话,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如果你不想我是受你指使才去找事儿的话,就赶紧找关系,让我今天回家,别再把我和这件事儿扯上关系,不然,我不介意把你供出来,让你陪我一起在警局等候审!”

    “你……”

    敢情白晓含这通电话打来根本就不是给自己报喜来了,而是威胁自己来了。

    “我已经做完了消毒处理,现在要去警局做笔录,你要是不想让我再做笔录里提到你韩家大小-姐韩佳佳的名儿,你应该清楚你这会儿应该做什么!”

    白晓含也无所谓自己这会儿对韩佳佳而言是不是威胁,反正她已经无所谓了,如果自己还能拉一个垫背的,也好过让自己一个人承受这些。

    韩佳佳这会儿因为白晓含威胁的话慌了神儿。

    自己要是找关系,就一定要把这件事儿告诉自己的父母。

    可是自己父母亲已经言明了自己和厉祎铭之间没有了可能,但是自己还这么死皮不要脸的纠缠厉祎铭不说,还找人去教训厉祎铭的女朋友,被自己的父母亲知道,他们一定会斥责自己的。

    韩佳佳实在是不想自己的父母教训自己,更不想这件事儿和自己扯上关系。

    可是……白晓含那边把自己咬的这么紧,自己要是不保释她的话,她铁定是要和自己鱼死网破的。

    无措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边白晓含却又一次咬着她不放。

    “我要回去了,反正我是不会让我自己摊上官司的,我不管,如果我倒警局做笔录之前还没有遇到你,我才不要管这件事儿会对你韩大小-姐有什么影响!”

    “你不用威胁我,我比你更急!”

    让她韩佳佳成为盐城的笑柄儿,和让她从千金小-姐变成ji-女无异,她风光惯了,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这件事儿,你先稍安勿躁,容我想想办法儿,如果我能想到办法儿,我一定第一时间去警局。”

    韩佳佳用商量的口吻和白晓含说话,只是,自己纵然再怎么商量,白晓含根本就不屑于听。

    “我没时间听你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我的话放在这,反正我录笔录的时候,你还不到警局保释我,就别管我不顾念我们高中的同学情谊了。”

    “晓含,我……”

    “嘟嘟嘟……”

    韩佳佳不等把话说话,白晓含就挂断了电话,只留下电话里一连串的忙音给她……

    ————————————————————————————————————————————————————

    十万火急的事情,让韩佳佳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件事儿,自己除了告诉她的父母,让她的父母出面儿,和警局那边疏通关系,自己才有可能不落人笑柄儿。

    但是自己父母对自己却免不了有一番斥责,可能会软-禁自己,冻-结自己的银-行-卡来惩戒自己。

    一再权衡,韩佳佳不打算拿自己的名声去赌,打开了衣橱,在里面找了衣服出来。

    随便化了一个妆,韩佳佳就把自己手上的两万块现金丢进拎包里,然后拎着自己的拎包,下楼。

    其实韩佳佳真就是没有酝酿好要怎么和自己父母说自己心怀不轨的事情。

    手心死死的捏着手里的拎包带,试图来缓解一下自己心里的紧张。

    韩佳佳下楼的时候,没有看到自己父母,却先看到了笔挺身姿的韩靳城,穿着简约的白衣黑裤,手里捏着个手机,长身而立在窗边,在和别人打电话。

    不由得放缓了下楼的脚步,韩佳佳盯着韩靳城格外有型的背部轮廓,脑海中翻腾着无数个想法儿。

    韩靳城打完电话,刚转身,韩佳佳正好走完最一个楼梯。

    两个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不期而遇,韩佳佳的目光小鹿般惶恐不安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对面逆着光而立的韩靳城却格外单薄寡然,从容不迫的俊脸上,眉波间没有任何的波动,就连同韩佳佳有可能听到了自己的通话内容,他都没有显示出来一丝一毫的情绪。

    实在是揣摩不出来自己这个小叔叔是怎样的一副心理,韩佳佳想到自己现如今如履薄冰的状态,也顾不上其他,小跑的向韩靳城走去,然后诚惶诚恐的抓住韩靳城的手腕。

    韩靳城正一手抄袋,一手捏着手机,被韩佳佳冷不丁的抓住自己的手腕,一向除了厉晓诺都没有外人碰过自己,他锋朗的眉心,不自觉的轻蹙,反应出他的嫌恶……

    韩佳佳这会儿已然没有了什么理智,除了韩靳城,她想不到还有谁能帮助自己,索性,她也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拉着韩靳城的手腕,就往外面走去。

    “小叔叔,我闯祸了,除了你,谁也帮不了我,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帮我!”

    韩佳佳把韩靳城扯向玄关那里,因为韩佳佳抓住自己的手腕,韩靳城一向疏朗的湛黑眉目间,泛着不耐烦。

    忽的一个反手,他抓住了韩佳佳的手腕,然后一甩,把自己的手拿开。

    “有什么事儿,说清楚!”

    薄凉的嗓音,单薄却不失力度的在韩佳佳的头上盘旋开,韩靳城抿着薄唇,一脸的冷肃,虽然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但是很显然,他这会儿应该不耐烦的发紧。

    韩佳佳看不穿韩靳城所想,牙齿死死的咬着唇瓣,眼泪就那样在眼眶中打旋,倘若韩靳城再对她冷漠一分,她的眼泪就会滑出眼眶,掉落下来……

    “小叔叔,我……我闯祸了!”

    韩佳佳的话刚出完,韩父和韩母听到这边有动静,就赶了过来。

    “佳佳,这是怎么了啊?”

    韩母的话刚说出口,看到长身而立的韩靳城,冷肃神情的睨看了她一眼,当即觉得身上一冷。

    莫不是自己的女儿,开罪了韩靳城?

    正思忖着自己的女儿是不是闯祸了,韩靳城薄唇缓慢掀动——

    “没有什么事情,佳佳说有点儿要找我处理!”

    韩靳城并没有多说一个不该说的字,韩佳佳不由得用感激的眼光看他。

    还不等她讨好的说一句“谢谢小叔叔!”

    韩靳城已经将手抄袋,连声招呼都没有和韩父韩母打,径直迈开平稳成熟的步履,往玄关那里走去。

    韩佳佳见状儿,对自己父母简单说了句“爸妈,我有事儿找小叔叔,先走了,你们不用担心以后!”,就追了出去。

    ————————————————————————————————————————————————————

    韩佳佳到外面的时候,韩靳城已经坐在车里了。

    通过降下的车玻璃那里看去,韩佳佳看到韩靳城正坐在车里,用消毒湿巾,擦拭自己刚刚抓过他的手腕。

    看到这样的一幕,韩佳佳不免心里不好受。

    自己怎么说也是和他有血缘的小侄女,抓了他一下手腕能怎么地啊,他至于把自己的手上像是有多少细菌似的对待吗?

    韩佳佳虽然气不过,却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自己是有求于他,自己就暂且压制住心里的不快好了。

    韩佳佳自我安慰着,心想着,可能是自己的这个小叔叔有很严重的洁癖,就缓缓释然开了心里的不痛快,捏着自己的手里的拎包就往车子那里走去。

    韩佳佳走到了副驾驶舱那里,刚准备去拉开车门,只听韩靳城冷惑的声音,带着不容违背的清冽,温漠的扬起——

    “坐后面!”

    韩佳佳:“……”

    ————————————————————————————————————————————————————

    韩靳城到警局的时候,本来是警局里的小罗罗接待的,但是一知道来警局的是本市的市-长大人,厉烁就随这里的局长一起出去迎接。

    厉烁和韩靳城因为厉家和韩家是世交的关系有所来往,关系相处的还不错,但是想不到韩靳城怎么会亲自来了这样一个小区域管辖范围的警局,他还是挺诧异的。

    “韩市-长今天怎么有心情来这里?”

    韩靳城不是多言的人,对于厉烁的询问,他眼角的目光瞥了一眼韩佳佳。

    厉烁看韩靳城的目光瞥看韩佳佳,大致了然了什么事情。

    不出意外,韩靳城时因为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才来警局的。

    只是,他这大晚上的替别的女孩子的出头儿,自己的那个堂妹厉晓诺知道吗?

    韩靳城并没有过多的情绪表现在脸上,用坚毅轮廓的下颌,点了点韩佳佳。

    “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你亲自和厉队说!”

    ————————————————————————

    没有让白晓含接受审讯,在这之前,在车上,韩靳城已经听韩佳佳哭着喊着的把事情的大致情况都说了一遍。

    不过韩佳佳也是一个犟嘴的人,把事情都和韩靳城大致说了一下,却不肯和他说自己是找了厉祎铭女朋友的麻烦,以至于韩靳城看到厉烁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还挺诧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