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9章 :熟能生巧,我们慢慢来(5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9章 :熟能生巧,我们慢慢来(5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近身特工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综:我是好爸爸     在这件事情上,他愿意亲自教她,只要她虚心学,他不介意把自己所知道的知识和姿势,统统教给她。

    “来,先把短裤脱了,然后握住!”

    厉祎铭循循善诱着,抓住舒蔓的软软的小手,就附上……

    被不同于自己掌心里温度的东西烫的一个激灵,舒蔓本能的缩手反应,却被厉祎铭反应更快的抓住,然后不给她一丝一毫闪躲开的机会,牢牢的按住。

    “来,按照我说的,先把短裤脱了!”

    厉祎铭真的是一个有耐心的老师,丝毫不觉得舒蔓不是一个不上心的学生,费着心思的教她。

    舒蔓被厉祎铭搞得掌心冒汗,还发热……好像自己这会儿要是手里握了一把米,都能把米给煮熟了。

    “厉祎铭,这……太让我难为情了!”

    舒蔓因为自己的掌心没有远离厉祎铭,莫名的口干舌燥起来,连说话都得不自觉的咽几下唾液,似乎只有这样,自己才不至于说话艰涩的厉害。

    厉祎铭看舒蔓难为情的样子,笑的迷离。

    “熟能生巧,慢慢来!”

    他不骄不躁,这种事情要是教起来可是慢功夫,他有心教她,自然会耐着心思。

    被厉祎铭循循善诱着,再加上自己在这之前已经被他撩的身体发软,两个小手,不自知的往他短裤的边沿处移去。

    只是自己的手都已经勾起了厉祎铭短裤的边沿,舒蔓突然收住了手。

    “我……还是……你先让我练习练习的!”

    她没有技术,这个是真的,但是不可否认,她心里还是有些小羞涩,哪怕已经决定替他出来,但还是下不去手。

    看舒蔓实在是难为情,带着羞赧,让厉祎铭微皱了下眉。

    他这会儿被撩的浑身像是着了火一样,舒蔓却还是羞怯,他被搞得这样不上不下,也难受异常。

    “我找不到什么东西让你先练习!”

    他没时间在这种事情上和舒蔓耗,自己都已经把短裤脱下去了,却无法做到得到满足,不会有谁比他更扎心的了。

    能听得出来厉祎铭的言外之意是让自己直接来,不用找什么东西练习。

    可是……

    舒蔓的目光瞄到一旁掉到水池里的胡萝卜,咬唇,手指着那里——

    “我拿那个练习!”

    舒蔓不说还好,舒蔓这么一说,厉祎铭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

    抿紧着削薄的唇瓣盯着舒蔓的脸,看着她这样一张无害的脸,从薄唇间挤出话,一字一句——

    “胡萝卜没有我的东西cu!”

    舒蔓:“……”

    ———————————————————————————————————————————————————-

    “嗯……”

    舒蔓跳脚想要临阵脱逃,厉祎铭却一个反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刚落地的身体,用遒劲儿力道的手臂,一把就抱起,直接拉到了洗理台上,重新坐下。

    舒蔓羞怯的不行,却摆脱不开厉祎铭对自己的桎梏,不由得,她只得讨好的抱住厉祎铭的手臂,一副撒娇的姿态,央求着——

    “华佗……亲爱的……我饿了,你给我做饭好不好?”

    舒蔓岔开话题,不想再和厉祎铭就这样的事情对峙。

    有时候舒蔓都觉得自己是个精神病,自己明明人都是他的了,却因为用手,表现出来这样不情不愿,害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都怀疑自己还是不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舒蔓了。

    “你先喂饱我的!”

    如果可以,厉祎铭真的想和她真刀真枪的来,只是碍于她身体不允许,他尽可能迁就她。

    舒蔓见自己逃避不了,索性就伸出手去搂着厉祎铭的脖颈亲他。

    讨好的亲吻厉祎铭,舒蔓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疯狂的亲吻一个人。

    缠-绵不已的亲吻过后,舒蔓推开自己,用不匀还凌乱的气息,淡淡道——

    “这样可以了吗?”

    听舒蔓气息不匀,透着无限妩-媚的口吻问自己,厉祎铭的身体更是紧绷的难受。

    实在是无奈的抓过舒蔓的手,让她的小手掌包裹住自己。

    “你感受一下,好像更大了!”

    舒蔓:“……”

    -————————————————————————————————————————————————————

    舒蔓真心觉得自己无处藏匿,本以为自己亲了厉祎铭,厉祎铭可以纾解开,哪成想……更ying了!

    尤其是顶端,俨然要比自己的手掌心都大了,自己握都握不住了。

    “厉祎铭,你别再折磨我了,你这样,我真的很难做!”

    舒蔓因为自己主动亲吻他,已经搞得身体发烫起来,不自觉的,觉得有羞耻的东西,流淌而出,搞得她的腿间,不舒服的厉害。

    “你更折磨我!”

    舒蔓:“……”

    “知道你做不了,不然,你觉得我会亏了我自己?嗯?”

    厉祎铭被舒蔓亲吻的关系,出口的声音更是难以隐忍,细听去,已经带着焦躁,就好像是吃不到糖,想要闹情绪的小孩子一样。

    舒蔓能看得出厉祎铭的隐忍,尤其是他肿-胀的老高,好像要撑破了四角短裤似的。

    “我羞……厉祎铭,我真的好羞!”

    舒蔓到现在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矫情什么,或者说,恋爱中的女孩子,和男朋友发生那种事情,都忍不住会矫情一下,以此来试探一下对方的忍耐度如何!

    “羞?有什么好羞的?放心,我不会笑话你的!”

    厉祎铭耐着心思的哄着舒蔓,要知道,有哄这个女人的功夫,指不定他都已经出来了。

    实在是搞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竟然这样头昏脑涨的愿意耐着心思去哄着这个小女人,哪怕搞得自己更加的难受了。

    舒蔓知道自己应该没有什么好羞的,只是……她就是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羞!

    “好了乖女孩,没有什么好羞的,这里只有你和我,我不笑话你,就没有人知道你和我的秘密!”

    厉祎铭继续耐着心思的哄舒蔓,抬起手,竟然穿插进她的发丝间,抚着她敏-感到近乎要颤栗的头皮。

    舒蔓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耳根子软,偏偏因为厉祎铭的话,她莫名的软了耳根子。

    正准备义愤填膺的就此解决了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的事情的时候,舒蔓目光不经意间的一瞥,就看到了正在吃着狗粮的枕头的存在。

    几乎是一瞬间,她又重新有了一种被人盯着看的错觉感。

    虽然说枕头不是人,只是一条金毛犬,但是因为它实在是通人性的关系,舒蔓直感觉枕头就是一个人在那里一样存在。

    贝齿难为情的咬了咬唇,舒蔓再三思量,还是要拿开自己明明已经握住了的手。

    “华佗……枕头还在,我无法做到忽视它的存在!”

    厉祎铭:“……”

    没想到舒蔓竟然会计较一条狗的存在,厉祎铭真心要被她给折磨疯了。

    死死的抓住舒蔓的手指,不让她逃脱,厉祎铭抿了抿唇,目光不由得凌厉了几分的看向正在吃狗粮的枕头。

    “枕头!”

    厉祎铭唤了一声,让正在吃着狗粮的枕头,反应灵敏的抬起了头。

    或许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爸爸”和自己“妈妈”之间这样亲密的行为,枕头不由得定定的盯着他们两个人的姿势。

    想到要等厉祎铭的吩咐般,它看的很是认真,好像潜意识了,它们狗与狗之间的交流,没有过这样的姿势……

    舒蔓见枕头盯着自己和厉祎铭羞得不行,不住的想要把自己的头往厉祎铭的颈窝里埋去,生怕自己和厉祎铭这样不雅的姿势,会让枕头以后羞自己。

    厉祎铭看枕头一副“好奇宝宝”姿态的样子,薄唇抿的更紧了起来。

    第一次,他觉得枕头的存在耽误事儿。

    “枕头,自己去开门,出去!”

    厉祎铭的话一经说出口,枕头马上从地上起身,然后晃着个尾巴往玄关那里走去。

    舒蔓一看枕头要走,当即去抓厉祎铭的白衬衫,瞪他。

    “这么晚了,你让枕头去哪里啊?”

    “随便让它去哪里,它在这太耽误事儿了!”

    舒蔓:“……”

    “不行,不许让枕头走!”

    舒蔓抗议,要知道枕头今天可是救了她,她才不会让自己的救命恩人,在大晚上的自己出门。

    “你不是因为它在,害羞么?”

    舒蔓害羞是不假,但是……

    “那你也不能让它走!你要是今天敢让它出这个门,我绝对不管你,你自己解决吧!”

    舒蔓威胁厉祎铭,弄得厉祎铭不禁头皮发麻起来。

    说因为枕头在她害羞的是这个女人,让她在狗与自己做权衡,难以选择的还是她。

    实在是拗不过舒蔓在这件事儿上的小矫情,厉祎铭只得依她。

    把枕头叫了回来,厉祎铭用自己的下颌,指了指储物间那里。

    “去那个房间,自己去开门,然后不许出来,你要是出来,我就给你丢出去!”

    枕头听话的“呜”了一声,然后垂着个大尾巴,去了那个储物间,然后按照厉祎铭说得,自己进了屋以后,把门关上。

    ————————————————————————————————————————————————————

    没有了枕头在,也没有了其他的因素在,厉祎铭这次不再担心舒蔓会临阵脱逃。

    “这次,你没有再推脱的理由了!”

    头上传来厉祎铭隐约带着低低笑声的嗓音,舒蔓抬起头瞪他。

    然后一副不惧怕的姿态,扬着下颌。

    “谁说我要推脱了,不就是帮你xie么?我还没有必要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和你说话不算话!”

    说完话,舒蔓就一副视死忽如归姿态的咬紧唇瓣,把自己的小手往厉祎铭四角短裤边缘那里摸索去。

    隐忍自己心里还存在的羞赧,舒蔓不让自己因为这样骇人的物什出现在自己面前而害怕,深呼吸了一口气以后,一把扯掉了厉祎铭下面的四角短裤。

    没有了黑色遮蔽物的阻挡,狰狞的物什,像是逃出了牢笼的困兽一般,八面威风凛然,一下子就弹了出来。

    舒蔓没有意料到这个东西会这样狰狞的落在自己的眼中,瞧着自己的目光正好迎上紫红色柱状物对自己的宣战,她的耳根子都跟着发烫了起来。

    她和厉祎铭之间的距离还不远的关系,她很清晰的感受到了来自男性的阳刚的荷尔蒙气息,如同丝线一般,层层缠绕开来。

    羞涩的咽了咽唾沫,因为目光在厉祎铭的shu-xi处扫了一眼,舒蔓觉得自己见到了比狮子都凶猛的东西。

    她自己有弟弟的关系,她小时候替舒泽换纸尿布的时候,有见到过自己弟弟的东西,但是现如今再对比厉祎铭,她真的觉得……天壤之别!

    正思绪走神之际,厉祎铭突出骨节的手指,按住她的下颌,让她如水的目光来看自己。

    下颌处被扣住,舒蔓澄澈如水的目光看着厉祎铭。

    但是下一秒,自己的下颌被迫向下,直到自己的目光,准确无误的落在他那里……

    直感觉气势汹汹的凛然之物,叫嚣一样的让她的视线,不堪忍受负重。

    舒蔓艰涩的咽了咽唾液,因为对自己竖直的物儿,她明灿的目光中,流露出来显而易见的复杂感觉。

    “蔓蔓,它在和你打招呼呢!”

    厉祎铭磁性声线的声音,低沉而好听在舒蔓的脑顶传来,让她通体都不自觉的发烫。

    打招呼?有谁能会这样和自己打招呼,真特-么是见鬼了!

    见舒蔓不语,眼底有些嫌弃的意思,厉祎铭抬起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用掌心按住了她的后脑,让她泛红的小脸,离自己更近了一些。

    “还满意这个尺寸?我说了,胡萝卜没有我的这个cu-chang!”

    是,这根东西怕是要两根胡萝卜,还得带个茄子才比得上。

    不由得舒蔓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怎样吞下他的……

    被厉祎铭一说,舒蔓见那物儿,像是在吹气球一样的不断膨胀。

    羞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往小脸上面聚集,舒蔓羞怯的闭上眼,却还是改变不了自己要言而有信的做到帮他xie-身。

    一咬牙,舒蔓隐忍还是有些不自然的不快,握住了他……

    一握住,舒蔓就感受了雄性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带着麝香的气息充溢进自己的口鼻。

    她抿着唇,闭着眼的想要逃避,却止不住狂肆跳动的心脏,将自己不断变得凌乱的气息,从她的鼻息间溢出。

    呼吸实在是少的可怜,让舒蔓终于忍受不住的微微张启开自己的菱唇。

    深呼吸了几口气,她也顾不上其他,用自己的东西,尽可能无师自通的开始动起来……

    ————————————————————————————————————————————————————

    厉祎铭出来以后,舒蔓觉得自己的手都麻到不会动了。

    真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这么要命不算,竟然还不出来,持久力这么强,她都觉得自己的手都不是自己了。

    简单收拾了一下,厉祎铭穿上了自己的四角短裤和西裤。

    舒蔓去洗手间里洗手,厉祎铭则是一副轻松姿态的替舒蔓做饭。

    舒蔓不知道自己在洗手池下面,第几次用洗手ye洗手了,只是不管她洗多少次,都觉得自己的手上黏糊糊的一片,让自己的掌心搞得莫名的不舒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