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8章:他的东西,实在不小(4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8章:他的东西,实在不小(4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娱乐之教师也疯狂活色生枭不死佣兵近身特工吃在首尔综:我是好爸爸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8章:他的东西,实在不小(4千字)    “是你先要收拾我的,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先下手为强罢了!”

    从来没有让自己吃过亏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被厉祎铭欺负了。

    厉祎铭因为舒蔓的话,眸色变得更深。

    瞧着舒蔓和自己挑眉,高傲不羁之姿,倏地,他长臂一拦,在舒蔓一声猝不及防的旖旎声音中,扣住了她的腰身,然后把两个人之间本就足够的距离,拉的更近……

    “你没有这个义务?看来我需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一下你有没有这个义务!”

    厉祎铭近乎从齿缝间挤出来话以后,用没有扣住舒蔓腰身的手,单手扯下了自己腰身上面的围裙,然后仅用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西裤裤料,毫不忌讳的当着舒蔓的面儿,任由自己的西裤脱落到脚下,只留下一条黑色短裤,禁锢似乎要挣脱而出的物什,姿态凛然的呈现在舒蔓的面前。

    舒蔓瞧着厉祎铭不知道什么叫羞臊的在自己面前露着他的东西,尴尬的不行,本能的想要把目光往别处看去,却被厉祎铭倏地一下把原本扣住自己腰身的手,变成了扣住自己的头。

    “蔓蔓,它在和你打招呼呢!”

    厉祎铭用淬染上了绵长黯哑的嗓音,亲昵的唤着舒蔓。

    舒蔓因为目光直截了当的对视厉祎铭,不自觉的红了脸。

    自己天不怕、地不怕是不假,但是这也太羞人了!

    自己除了和厉祎铭意-乱-情-迷的那一晚,还没有真正的见过男人的东西,那天晚上,自己因为发烧感冒的关系,意识并不清醒,除了记得自己被占-据时的充-实感之外,根本就没有真切的见过他的东西。

    而且自己大学和室友看的那些动作片也不过是意yin,她除了能看到里面男主人公的腹肌之外,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男人的东西,舒蔓不禁有想象厉祎铭的东西会是什么样子,不过从自己刚刚手握的情况来看,他的东西……实在是不小……

    “你不是说要做饭给我吃吗?你做饭吧,我饿了!”

    舒蔓故作淡然的迎上厉祎铭渲染了幽深的眸,尽可能让自己有底气,扬着下颌说话,只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这会儿小巧的葱白玉指已经悄悄的捏紧到了一起。

    厉祎铭知道舒蔓则是在给她自己找开脱的借口,眉目间淬染上风情的涟漪。

    “不急,我比你更饿!”

    舒蔓:“……”

    “想让我给你做饭,我这会儿没有力气,你是不是应该先把我喂饱?嗯?”

    厉祎铭的长臂伸了过来,圈住舒蔓的腰肢,隔着单薄的t恤布料,有一下、没一下的触碰着她不着一丝赘肉的柳腰。

    舒蔓坐在洗理台上,感受自己的腰肢被厉祎铭掌握,她本能的往后闪躲,却被厉祎铭控制着自己,自己根本就闪躲不开。

    “蔓蔓……”

    厉祎铭唤了她一声,然后把她的腰肢,往自己的臂弯里顺势一带,按在了与自己近在咫尺距离的面前。

    舒蔓有些猝不及防,上半身倒在了厉祎铭的怀中。

    厉祎铭浑身上下,只剩下白色衬衫遮掩他壁垒分明的下腹和健而不硕的胸口,整个人的下半身,只有一条近乎没有什么存在价值的黑色短裤,像是一层圈禁气势汹涌的困兽般的牢笼存在于他精瘦的双腿上,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舒蔓虽然全身上下只有衣料有些凌乱外并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但是她倒进厉祎铭的怀中,自己前面的小xiong脯与厉祎铭机垒分明的胸口,完美的切合在一起,她很清楚的感受到,有不同的身体热源,沿着两个人漫溢开来。

    舒蔓被厉祎铭身体上面过分阳刚的温度烫的一个激灵,她本能性的想要闪躲开,却因为被男人劲瘦的手臂桎梏着,整个人动弹不得。

    “蔓蔓,你刚刚抓住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羞?这会儿倒是不好意思了起来,嗯?”

    厉祎铭的声音,在这样一个没有外人在的氛围下,显得性-感无比,让人听去,就好像是一曲迷魂曲,带着撩-拨人心弦的魔力,不禁让人流连其中、神魂颠倒……

    舒蔓的耳蜗处,直感觉是阵阵让自己身体泛起一层粉色小颗粒的酥-麻,如同阵阵微弱的电流蹿过一样让她不住的受着蛊惑,让她皱紧细眉的同时,整个人的小身体,像是被一张网给缠住了一般,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虽然谈不上是那种有经验的手儿,但是自己多年的混迹,厉祎铭撩-拨她的姿态,让她很清楚这个男人是抱着什么姿态和自己说话。

    说到自己刚刚握住厉祎铭的事儿,舒蔓不免有些羞,要知道她可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却没有得到什么甜头儿,还被厉祎铭抓了现型一般按在洗理台上。

    清晰的感受到舒蔓身体,因为敏-感的关系,僵硬的绷紧着,厉祎铭勾唇,冷惑的一笑。

    随即伸出双臂,一手圈住她圆润肌肤的香肩,一手探过,撷取一朵颐,掌握……

    舒蔓因为厉祎铭的动作,不自知的发出可耻的一声,有说不出的妩-媚风情……

    厉祎铭因为舒蔓的一声,身体更是ying的厉害,好比被拉满的弓弦般。

    有些承受不住耳朵被这个女人蛊惑着自己,厉祎铭低首,将自己的下颌,枕在舒蔓的颈窝间,掀动嘴角,万种风情的撩-拨……

    “蔓蔓,先惹火的是你!”

    舒蔓:“……”

    “你先下手为强是没有错,但是别忘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这个人就喜欢……开马后——炮!”

    厉祎铭在舒蔓的耳边,吹着热气的说着话,如同妖孽般撩她,跟着衔住她的贝耳,用舌尖儿,如同画家手中的画笔一样,绕着她的贝耳轮廓,打着圈。

    突然的濡湿,让舒蔓忍不住一个轻颤。

    一向敏-感的她,在厉祎铭的触碰下,身体当即就发软了。

    舒蔓在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之前,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有yu-望也无从发-泄的人的人,虽然以前也会迷恋那些欧-美型男,意yin过自己和帅哥滚chuang单,但是和厉祎铭经历了上次的黑暗一ye,她清楚的认知到,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期待那种事情,尤其是自己想想就会觉得充实的感觉,让她本能的想要合并上自己。

    厉祎铭凭借着上次的记忆,找寻舒蔓的敏-感点儿,试图用这样的方式逼迫舒蔓缴械投降。

    时而轻咬,时而xi-shun圆润的耳垂,舒蔓有些承受不住的轻颤了一下双腿。

    在厉祎铭进一步把she伸进去时,舒蔓当即抓住了他的手腕,用软颤的声音,嘤咛。

    “华佗,你……别闹了!”

    有些痒,还有些许让自己变得空虚的感觉,像是困兽一样的折磨着她。

    她不能再继续受到这个男人的蛊惑了,不然下一秒,自己没有控制住自己,出了什么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她就得不偿失了。

    厉祎铭的一条腿横在舒蔓的双腿间,因为她突然并上的动作,被刺激到了他的神经,不自觉的,眼底浮动出一片暗黑的潮-涌……

    舒蔓意识到自己的呼吸间都是厉祎铭的气息,如丝如缕的缠绕着自己,搞得自己思绪涣散,晕乎乎的,就伸出手从正面那里去推厉祎铭的身体,奈何男女之间力量悬殊有些大,她根本就推不开。

    “嗯……”

    两个小手,就像是没有力气一般虚放置在厉祎铭的胸口上,自己不经意间抬头的瞬间,被贝齿咬紧的嫣红的唇瓣,就被厉祎铭狠狠的捕获了去。

    厉祎铭xi住舒蔓的唇,近距离欺压着她的身体,探着自己的舌,撬开她的贝齿桎梏,找到她的小香丁,反复的xi-fu,shun尝。

    刚刚在公园里那会儿被她抱住自己的脖颈,他就想狠狠的吻住她,只是碍于那会儿有家长带着小孩子走过,他怕给那些未成年儿童带去什么不好的影响,就忍耐了下来。

    这会儿,被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折磨着自己,自己要是不再做出来点儿什么,似乎实在是对不住他自己。

    因为厉祎铭急促的亲吻,舒蔓的大脑突然间一阵急速的缺氧,舒蔓觉得自己被厉祎铭太过蛮横的动作所侵袭,全部的呼吸都剥夺了,只能偶尔通过鼻息,微薄的吸入清新的空气。

    “嗯……华佗!”

    舒蔓用娇-媚又不稳的声音唤着厉祎铭,分不清是邀请还是在排斥,惹得厉祎铭更是一阵头昏脑涨。

    厉祎铭莫名的觉得这个女人的双唇就是有毒的罂粟一般,让自己明知道是毒药,却还是忍不住去亲吻,哪怕就算是会上瘾死亡,也甘之如饴。

    舒蔓被厉祎铭搞得身体绷紧的更加厉害,下意识的用力去推厉祎铭,只是自己非但没有推开他,还把她自己的气息,搞得不均匀的厉害。

    被厉祎铭又一次吻住自己,虽然她不讨厌,相反在不自觉间,反过来shun-xi他的唇,但是想到自己可能一个避而不及就擦枪走火,再一次经历之前的事情,她还是怯弱的不行。

    那种被撑开的撕裂般的痛,经历一次就好,再屡次三番经历,她真的担心自己的身体会被撑坏了。

    厉祎铭微微放开舒蔓,将自己的俊脸离开她一些距离。

    “蔓蔓,惹了事儿就得负责到底,你把它搞得这么不消停,应该知道要怎么办!”

    “……我那个没走呢!”

    舒蔓目光闪烁的闪躲,慌乱的应道。

    似乎料想到了舒蔓会这么说,厉祎铭无所谓的笑了笑,跟着把自己的俊颜往舒蔓耳边欺了欺,说了无比恶俗的话。

    “你……”

    舒蔓红着脸,贝齿咬着唇,伸手指着笑的无比风情的男人。

    真是看不出来这样一个谦谦君子形象的男人也能大言不惭的说出来kou-jiao两个字,她真的是对这个男人刮目相看了!

    “或者,你可以选择用手!”

    “为什么要我用手?你自己也有手,自己解决!”

    舒蔓没好气的哼唧了一声,明明是自己惹事儿的,到最后倒是自己沉不住起了,舒蔓不免厌恶自己临阵脱逃。

    舒蔓的说辞,让厉祎铭挑了一下惑人的眉梢。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十根手指头么?”

    “是十根手指头没有错,可是你不知道它认人的么?”

    舒蔓:“……”

    “我自己用手,它不出来!”

    舒蔓被厉祎铭的话说得面红耳赤,有些后悔自己挑了事儿。

    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到厉祎铭刚刚掉到水池里面的胡萝卜,脑筋一转。

    “我没经验,做不出来那样的事儿!”

    “没经验可以学,我可以教你!”

    在这件事情上,他愿意亲自教她,只要她虚心学,他不介意把自己所知道的知识和姿势,统统教给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