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2章:你要足够优秀,才能站到与厉祎铭比肩的位置(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2章:你要足够优秀,才能站到与厉祎铭比肩的位置(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活色生枭谋尽帝王宠吃在首尔位面破坏神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2章:你要足够优秀,才能站到与厉祎铭比肩的位置(6千字)    “你真是我的冤家!”

    抬起手,厉祎铭捏了捏舒蔓逐渐有了血色的脸颊,嘴角漾来格外明朗的笑,着实迷人。

    “你也不差,能让我气得闹进医院,你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人!”

    让自己本就腹痛的症状变成了住院,能做到这个份儿上,舒蔓也算是知道了这个男人的本事儿。

    白了厉祎铭一眼,舒蔓看到放在矮桌上面的荔枝,斜睨着眉。

    “我要吃荔枝,你剥给我吃!”

    舒蔓要求,恢复了一贯的样子,厉祎铭无奈的笑了笑,剥了荔枝给她。

    舒蔓嘴巴里咀嚼着软滑的果肉,想到自己今天白天不能去上班,又让厉祎铭替自己去请假。

    “好,我替你请假,你什么时候那个走了,再去上班。”

    知道自己这次痛经来的比较厉害,舒蔓没有和厉祎铭吵,也不想因为这件事儿和他吵,就应了下来。

    “回去你补全勤奖金给我,谁让你惹我生气的。”

    对于舒蔓的话,厉祎铭没有疑议,笑着应允。

    “我十倍补给你!”

    ————————————————————————————————————————————————————

    舒蔓在医院住下,厉祎铭全程陪着,这一整晚的折腾闹得她第二天上午快十一点了才悠悠醒来。

    舒蔓醒来的时候,厉祎铭去问诊了。

    这一ye,舒蔓闹得腹痛,厉祎铭也没有得空休息,就着舒蔓睡着了以后,他才在病房里,将就睡了会。

    舒蔓目光瞥到矮桌上面的保温杯,伸手拿过上面放着的纸条。

    是厉祎铭留下的便签,上面,很简洁的写着格外有字体的楷体字。

    “我去问诊,你醒了以后把粥喝了,我问诊完,就回来。”

    放下便签,舒蔓拿过保温杯,拧开了保温杯的盖子,有热腾腾的粥香,弥漫开来……

    昨天晚上的折腾,让她把吃下的东西都吐出来了,这会儿自己的胃里空落落的,他还真就是饿了。

    拿过保温杯,她懒得把粥舀到碗里,拿着勺子,就在保温杯里舀。

    大病初愈,实在是胃口大开,如果这会儿自己眼前有头牛,她觉得自己能吃下四分之一的牛肉。

    很快,保温杯见底了,舒蔓吃饱了以后,刚把保温杯放到矮桌上,不等她用纸巾擦嘴巴,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推门的人不是别人,是让舒蔓格外诧异的白伊颂。

    看到穿着白大褂的白伊颂,和上次一样没有戴口罩的出现,她挑了一下眉梢。

    她这是上次还没有被自己膈应够,过来让自己恶心她的?

    白伊颂昨天得到了厉祎铭给自己的回答后,伤心的不行,整整一个下午她都没有接诊,情绪化的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把门上了锁,悲恸的哭了起来。

    和厉祎铭认识这么多年,喜欢了他这么多年,然而自己的喜欢得不到任何回报不说,厉祎铭竟然会选了一个都不如自己的女人做女朋友。

    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输给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但后来自己回了家,又想了整整一-ye,渐渐地,自己也就释然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强求又能怎样,不过是自己做现实的演员,唱了一场独角戏,在这么多年的苦苦挣扎中,自己感动自己罢了。

    所以,她觉得自己应该学着去放手,看淡厉祎铭已经有了女朋友的事实。

    但是倘若有一天厉祎铭发现了自己的好,她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和他好。

    就是这么没骨气,觉得自己还有等下去,坚持下去的必要。

    白伊颂瞧见舒蔓,神情还是有些不自然,自己告诉自己学着放下,但是心里始终是不舍得放下,这么久的坚持,因为他有了女朋友,自己就要放下,她真心舍不得。

    竭力克制心里的不甘,白伊颂尽可能神情淡然走上前。

    站在舒蔓病chuang的chuang边,她抿了抿唇——

    “你……怎么样了?”

    她今天早上来上班,听值班的医护人员说厉祎凌晨一点多送来一个痛经的女患者,还全程陪着她。

    理所当然的,她猜想到了这个人是舒蔓。

    对舒蔓虽然不屑,觉得她是个一事无成的女人,但是不可否认,厉祎铭对她的好,让她羡慕的发疯。

    舒蔓挑眉,睨看白伊颂,有些不大相信她是真心过来探望自己的,撇了撇嘴角。

    “很抱歉让你看到我还活着。”

    白伊颂:“……”

    舒蔓的话,让白伊颂尽可能保持自然的脸,神情不由自主的一僵。

    再恢复到常态,她苦涩的一笑。

    “你觉得我是来看你笑话的?”

    “至少没让我觉得你会来是出于关心我!”

    舒蔓摆明了态度,一副娇纵的姿态,和自己上次遇到她一样张狂,目中无人,甚至不知道什么叫礼貌。

    懒得和这样一个桀骜不驯的女人计较,白伊颂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儿。

    “随便你怎么想吧,我今天来还真就是看看你有没有事儿。”

    白伊颂也不管舒蔓怎么看自己了,拿过椅子,在舒蔓的病chuang前坐下。

    舒蔓一看白伊颂有坐下来和自己谈心的意思,讥诮的笑了。

    “你工作一向不是都很忙吗?怎么,打算不工作,过来和我谈心?”

    “你自己一个待在病房里,我怕你太无聊,想和你聊聊。”

    生怕自己说完话,舒蔓会说不需要,白伊颂就着刚刚的话,继续道——

    “你不用想多,我不是照着你的面子来的,你是厉学长的女朋友,我是厉学长的同校学妹,来看看你是应该的。”

    白伊颂这么说,舒蔓听着还真就像是那么一回事儿。

    长长的“哦……”了一声,“那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的关心呗?”

    她可是没有忘这个女人上次来找自己,一副她是厉祎铭女朋友,过来手撕小-三的架势。

    她舒蔓虽然不是一个会惹事儿的人,但绝对是一个会睚眦必报的人,尤其是在关于厉祎铭的问题上,她绝对不可能让步。

    白伊颂只比厉祎铭小了一岁,经历过的事情不算多,但是也不少,在国外生活的多年阅历,让她能轻而易举的分清楚舒蔓对自己的态度是友好,还是针对。

    “你不用谢我,你应该清楚我对你所谓的关心,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

    舒蔓何等乖戾,白伊颂强势不假,但是舒蔓乖张而跋扈,不比白伊颂差,自然能拎得清楚她对自己是怎样的态度。

    “你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我无所谓,反正我和你之间也没有什么,顶多就是我夺了你所爱,你心有不甘罢了,何必在我眼前演戏。”

    “……”

    “你不是说过来和我有话要谈谈吗?你说吧,我听着呢!”

    舒蔓这么说,白伊颂没打算和她怎么装腔作势的迂回,用委婉的话开腔。

    毕竟她舒蔓是敞亮人,她白伊颂也喜欢打开天窗说亮话。

    扬了扬下巴,白伊颂依旧带着由内而外,不需要刻意修饰就有的气场,扯开嘴角。

    “你应该清楚我也喜欢厉学长,我是他学妹这件事儿,你或许知道,也或许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从大学到研究生,博士生,我认识厉学长十二年,也喜欢了他整整十二年,虽然你现在是他的女朋友,但我觉得你不见得有我那么喜欢他。”

    舒蔓没有料想到白伊颂竟然喜欢厉祎铭喜欢了整整十二年,不由得,她在想,到底是什么缘由,竟然能让这个应该很优秀的女人喜欢了厉祎铭整整十二年,让她坚持了这么久。

    而且,整整十二年的时间,她不相信厉祎铭不知道这件事儿,竟然厉祎铭会知道这件事儿,他应该有把话和白伊颂说清楚啊,她实在是想不通白伊颂到底是怎么想,明知道厉祎铭可能不喜欢她,竟然还这般死脑筋的坚持。

    “你是厉学长的女朋友不假,但是你知道厉学长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吗?你知道他讨厌什么食物,不讨厌什么食物吗?我想你不知道,但是这些我都知道!”

    “……”

    “虽然他不喜欢我,只是拿我当妹妹来看,但是我从来没有拿他当哥哥看。知不知道,我比你更了解他,更适合他,更懂他?”

    我比你更了解他,更适合他,更懂他……

    白伊颂接连的话,让舒蔓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她是不知道厉祎铭的喜好,也从来没有问过他的喜好,就那样就着自己的性子,为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而且更多的时候是自己要求他,而不是他来要求自己,约束自己。

    想到厉祎铭问自己喜欢吃什么,想吃什么,把自己照顾的那么周全,自己换位思考来看,竟然发觉自己对他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关心。

    她对他的付出,在脑海中存在的记忆,竟然为零。

    莫名的,这一刻她竟然嫉妒起来白伊颂,嫉妒她对厉祎铭那么了解,了解到他的喜好,喜欢的一切,讨厌的一切都有什么。

    莫名的自卑起来,自己才是厉祎铭的女朋友,可是为什么自己竟然连一个外人都不如?

    放置在被单上面的小手,下意识的攥紧,心里油然而生的感觉,让她真的很不舒服。

    自己抿唇抿了好一会儿,半晌,她才抬眸去看白伊颂。

    “你今天过来和我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告诉我,你比我更懂他,更适合他,更了解他,是打算让我和他分手,然后让他和你好吗?”

    “……”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他不喜欢你,只喜欢这个一无是处,尖锐还跋扈,只以自我为中心的我!”

    白伊颂的话对自己而言,无异于宣战,舒蔓不喜欢听,只想自己像是一个浑身是刺的小刺猬一样,竖起来自己全部的刺,尖锐的针对白伊颂,让白伊颂知道自己不怕她,会就厉祎铭的问题,和她没完没了。

    舒蔓和自己的说话态度,让白伊颂很清晰的认知到一个真相,这样气度的女人,真的就不适合厉祎铭。

    越发的觉得厉祎铭和舒蔓在一起的时间不会太久,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厉祎铭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她从心底里是替厉祎铭开心的,不管怎样说,他单身了那么久,碰到一个他喜欢的人实在是不容易。

    但是舒蔓这样没有心胸,还喜欢强词夺理的女人,真的配不上厉祎铭,两个人更没有对将来的预见性。

    分手,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如果你在乎厉学长,就应该努力站到与他相比肩的位置,而不是一味的以自我为中心,让他为你做什么,甚至是禁锢他的思想,更改他的喜爱,阻挠他的决定。”

    白伊颂也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她有考取心理咨询师,对人心、和人的性格,都能做出很好的分析。

    “你虽然只比我小了四岁,但是你的心智在我看来,只有十岁。”

    舒蔓:“……”

    “一个男人在你的影响下,变得不闪光了,不再优秀,甚至是不再快乐,你觉得他还会爱你,喜欢你多久?”

    人无完人,是个人都会有人格缺陷,但是像舒蔓这样没有认清楚自己身份和需要,只是一味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以自我为中心,白伊颂真的不看好她和厉祎铭之间这段感情。

    舒蔓自知自己没有谈过恋爱不假,对感情这样的事儿算是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没有什么经验。

    但是和厉祎铭之间,她真的在很用心的经营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被白伊颂说得自己这么不堪,舒蔓心里自然是不好受。

    白伊颂在自己这里不过是一个手下败将,自己的一个手下败将用这样的姿态和态度和自己说话,她怎么可能装着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他会爱我多久,喜欢我多久,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不过多久我不管,至少他喜欢过我,不像你,从来没有被他喜欢过。”

    在口头争吵的事情上,舒蔓不服输,虽然白伊颂在自己的面前大道理一套一套的,但是自己也不差,论说起来歪理邪说,她也是有自己的一套。

    真是没有想到舒蔓骨子里的恶劣这般不堪,白伊颂今天来,是好心和她谈心,让她认知到她和厉祎铭之间的差距,然后努力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优秀,然后配得上厉祎铭。

    哪成想,她竟然对自己反唇相讥,还一副她无所谓的姿态。

    真心觉得自己和舒蔓之间的谈话可以就此打住了,白伊颂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留下来的必要,不自然的笑了笑以后,站起来了身体。

    “你说的很对,我不过是你的一个手下败将,根本就没有在你面前讲道理的资格,不过,我想说的,至始至终都只有那一句话,你要是想你配得上厉学长,让厉家的父母都满意你,你就应该努力做到与厉学长比肩的位置,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刁钻又任性,和路边的小-太-妹一样无异。”

    “你……”

    舒蔓被白伊颂的话气到,她竟然会说自己和路边的小-太-妹无异,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她。

    承受不了白伊颂对自己这样的侮辱,舒蔓开口就准备反驳,只是白伊颂并没有留下的打算,说完话,就走到了门口那里,然后不留下任何停留的念想儿,甩上门,离开……

    ————————————————————————————————————————————————————

    厉老太太一知道老二家的女朋友怀孕了,把枕头交给了开车载自己回来的司机以后,就去找自家的老伴儿道喜去了。

    厉老太太和厉锦弘两个人,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盼着自己能当上爷爷奶奶,现在,这个愿望总算是要实现了,自己的二儿子,真就是懂他们做老人的心,给了自己和自己老伴儿一个意外之外的惊喜。

    厉锦弘一听自己老伴儿说老二家的女朋友怀孕了,也不再去看电视新闻,当即就激动不行的去问厉老太太是怎么一回事儿。

    只是意识到自己表现的这么情绪激动,实在是太有失身份,就又故作淡然,佯装出自己一副不在意的姿态,一本正经的坐直了身体,拿出自己是厉家一家之主的威严,重新问自己的老伴儿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见自己的老伴儿没有外人在,还和自己这个老太婆拿乔,厉老太太不悦的瞪厉锦弘,然后伸出脚,就踢了他一脚。

    “你个老不死的,和我装什么装,你肚子里装几两油,我不清楚吗?还给我摆出来这样一个姿态,我看你真是找抽!”

    “什么我在装啊?我装什么了啊我,你瞅瞅你,都是做奶奶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毛躁的呢?你怎么就一丁点儿不知道要摆正自己的身份,认清自己是一个要做奶奶的人了呢?”

    听自己老伴儿这么一说,厉老太太恍惚也明白了自己老伴儿敢情是在树立自己已经当了爷爷的威严。

    “那你也别和拿架子,等老二把他媳妇和孩子领回来,你再给我摆架子。你说你现在和我拿出来一副领-导视察的架子,我能怕你吗?”

    厉锦弘不爱听自己老伴儿的絮絮叨叨,他知道自己二儿子和他女朋友有了孩子的事情,一心都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根本就懒得搭理自己这个喜欢嘀嘀咕咕的老伴儿。

    “行了,你可别再嘟囔了,说点儿有用的信息。”

    被自己的老伴儿这么一提醒,厉老太太才想到自己把正事儿给耽误了。

    就此打住,她没有在絮絮叨叨说厉锦弘的不是,而是把自己在厉祎铭公寓里碰到的事情,都复述了一遍。

    厉锦弘这么一听说,当即就笑了。

    “那这么说,老二那边,还真的是有孩子了?”

    “是啊,你和我要做爷爷奶奶了,准备抱大胖小子了。”

    厉老太太笑着,整张脸,褶子都堆在了一起。

    厉老太太高兴,厉锦弘也是高兴的不行。

    “快,把那个起名册拿开,咱们两个人研究研究孩子的名字应该怎么起。”

    “行,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拿。”

    说着,厉老太太就开始在自己的储物柜里,开始找起名册。

    给孩子起名这件事儿,可是头等大事,关系到孩子今后的运势,厉老太太不敢怠慢了,特意买了起名册回来,时不时的就和自己的老伴儿研究研究关于给孩子起名字的事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