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6章:自己选得小祖宗,跪着也要宠到底!(8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6章:自己选得小祖宗,跪着也要宠到底!(8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吃在首尔娱乐之教师也疯狂谋尽帝王宠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位面破坏神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6章:自己选得小祖宗,跪着也要宠到底!(8千字)    厉祎铭温润的话,听在舒蔓的耳朵里,她的心里,真的很暖。

    只是……她也不想自己过得这般累,把自己搞得这么累,但是,她还没有办法儿让自己过得太过轻松。

    贝齿一再咬紧唇,舒蔓犹豫再三,还是窝在厉祎铭的怀中,近乎用了全身的力气,开了口——

    “如果说,我母亲让我刻意接近你,来达到她肮脏的目的,你……会不会对我有偏见?”

    没想到舒蔓会这么问自己,厉祎铭怔忡了一下,随即,抬手揉着舒蔓柔顺的发丝,淡淡的笑了。

    “我相信你和我在一起,不存在所谓的目的,至于其他人怎么教-唆你,指使你,我不想知道,也不觉得有必要知道,我只知道,我信你,毫无保留的相信你!”

    厉祎铭这么说,莫名的让舒蔓无地自容,尤其是自己母亲的存在,越发觉得自己实在是不应该这么想厉祎铭,觉得他会因为自己母亲的关系,觉得他会对自己有偏见。

    “华佗……”

    用呓语般的痴喃唤着厉祎铭,舒蔓呶着唇,更紧的靠着他。

    “你知不知道你对我真的太好了,你这样,我会赖上你的!”

    “我也没打算不让你赖上我!”

    “那你会不会有不要我的一天?”

    舒蔓真的很难想象,自己一旦依赖上一个人,如果自己依赖的这个人有一天离开了自己,她会成什么样子,会不会是天崩地裂一样的情况。

    又一次听舒蔓说怕自己不要她的话,厉祎铭笑了笑。

    真想不到,她竟然会为自己要不要她这件事儿,这么伤神。

    手上动作不停的抚着舒蔓的头发,厉祎铭微微低下头,亲了亲她的发丝。

    “你不用担心,压根就不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厉祎铭没有正面回答自己会或者不会,但是他的回答,已经给了舒蔓一个再好不过的答复。

    心里有说不出的暖流在流淌,舒蔓欣慰的挽着嘴角,笑了。

    ————————————————————————————————————————————————————

    厉祎铭不让舒蔓再吃冰激凌,就剥了荔枝给她。

    有厉祎铭的照拂,舒蔓觉得自己活得简直像个公主。

    舒蔓伸手要去拿山竹剥开吃,厉祎铭瞧见了,叫住她。

    “和你说不让你沾水,就不能消停一会儿?”

    “我没有什么事儿的,不过是被烫伤了一点儿,不碍事儿的,你不用拿我当残障人士啊!”

    说来,厉祎铭也知道这点儿小烫伤不算什么,但是就是因为受伤的人是舒蔓,他就格外的小心。

    “我替你剥!”

    厉祎铭就是不允许舒蔓碰水,自己兀自剥开山竹,然后取里面的果肉,送去舒蔓的嘴巴里。

    舒蔓嘴巴里咀嚼山竹的果肉,俏皮的微拧着眉头看厉祎铭。

    “华佗,我晚上睡觉之前想洗澡,怎么办?”

    “你不是刚刚才洗过,还要洗?”

    “我睡觉之前必须要洗澡的,不然,我睡不着觉。”

    闻言,厉祎铭用异样的眼光看舒蔓,“你这是什么怪癖好?一天不洗就不行?”

    很多时候,他工作关系的影响,他有接连三十多个小时都鏖战在手术最前线,顾不上去休息。

    等完成手术再去休息,他根本就顾不上洗澡什么的,倒头就大睡。

    倒不是说他没有洁癖,只是,他还真就没有睡觉前要是不洗澡就无法入眠的怪癖。

    “嗯嗯。”

    舒蔓重重的点头儿,“你不懂我这个人的处-女座情节,我有强迫症,要是不洗澡,我真的睡不着。”

    舒蔓回答的像那么一回事儿,以至于厉祎铭屈看她的时候,上挑眉梢。

    “如果哪天你惹到我,我给你丢深山老林里去,你十天半个月洗不了澡,你会不会疯掉。”

    “你敢?”

    厉祎铭的话刚说出去,舒蔓就情绪亢奋的反击他。

    看着舒蔓一副张牙舞爪的小豹子样儿,厉祎铭垂眸看她。

    半晌,问——

    “一定要洗澡才能乖乖睡觉?”

    “当然!”

    厉祎铭问的简直是废话,舒蔓不悦的白了他一眼。

    “不然我至于和你说吗?”

    “那我替你洗

    舒蔓:“……”

    ————————————————————————————————————————————————————

    舒蔓人没有什么本事儿,但是小毛病还真就不少。

    就像不洗澡坚决不睡觉这件事儿,就是她的一个小怪癖。

    不想让厉祎铭替自己洗澡,更不想不洗澡,舒蔓最后犟着性子,拆了纱布,好说歹说,非要去洗澡。

    “你哪里来的那么多小毛病?”

    和舒蔓有些气,厉祎铭的口吻有些不好,但还算是耐着性子,不让她碰水。

    “我就这点儿小毛病。”

    舒蔓不觉得自己手上的烫伤算伤,相比较而言,她觉得自己的脚背上的伤更是严重,而自己脚背上面这会儿虽然贴的是透气的创口贴,一会儿她洗澡的时候换上防水的创口贴就好,根本就不耽误自己洗澡。

    她真是搞不懂厉祎铭有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吗?

    “你要是非得洗澡,我替你洗。”

    这会儿,厉祎铭也莫名的一根筋儿,说实在的,舒蔓的这点儿小伤还真就不是什么问题,偏偏,他头脑发热。

    “我又没有断手断脚,用你替我洗澡做什么?”

    “你身上又没有我没有看到的地方,你害羞做什么?”

    理所当然的,厉祎铭把舒蔓的不情愿,归结为她害羞,不好意思赤luo着身体,让自己替她洗澡。

    厉祎铭说他把自己全身上下都看遍了,舒蔓脸颊发烫。

    “我没有害羞,我懒得理你,我去洗澡。”

    有些羞,他说他看了自己的全身,她就不免想到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紫红色吻痕的事情。

    舒蔓习惯了说风就是雨的性格,她说了要去洗澡,也不管这会儿还不到休息时间,像是故意要气厉祎铭,和他唱反调似的,拿着毛巾和睡裙,就进了浴室。

    厉祎铭和舒蔓真就是没辙的厉害,这个女人明明已经二十六岁了,早就不是什么任性的年纪,他真就是搞不懂她这么这么乖戾,更搞不懂,自己是不是脑子抽掉了,竟然这么想不开的要管她的衣食住行。

    厉祎铭正气不过叹息之际,浴室里传来了舒蔓的大叫声。

    “华佗,我……洗不了澡了!”

    ————————————————————————————————————————————————————

    舒蔓不偏不倚,正巧赶上她去浴室脱下内-裤时,发现自己来了月-经。

    其实距离她来月-经的日子还有三天,这次,提前了三天,还赶在了她要和厉祎铭故意作对要洗澡的时候。

    舒蔓没有料想到自己的经期提前,家里没有了卫生棉,去乔慕晚的卧室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卫生棉,索性,她气馁的垫了一些卫生纸,作势打算下楼去买卫生棉。

    知道舒蔓来了月-经,厉祎铭身为一个男医生,还是妇科的科室主任,见过的女性患者不再少数,偏偏这一次,竟然他脸上有些发烫。

    从来没有这般不自然过,以至于舒蔓要下楼买卫生棉的时候,他拉住了她,让她在楼上等自己,然后他拿着舒蔓的门钥匙,下了楼。

    厉祎铭再回来的时候,买了好几样卫生棉,日用的,夜用的,不同长度,不同牌子。

    说来,他刚刚去楼下小店铺买卫生棉,还真就不是一般的尴尬,深谙心理学的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窘迫,连心跳都乱了规律。

    舒蔓在洗手间里换好了卫生棉,再处理的时候,不悦的瞪厉祎铭。

    “都是你,乌鸦嘴!”

    要不是厉祎铭一再强调自己不可以洗澡,她至于来月-经吗?

    说到底,还真就是他乌鸦嘴说出口的话,得到了应验。

    见舒蔓瞪自己,厉祎铭无所谓的笑了笑。

    那笑似乎在说,和我作对,注定了讨不到好处。

    “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对了,我刚刚有买姜汁红糖,你要是晚上腹痛,就用开水冲泡着喝了。”

    舒蔓虽然没有说她会腹痛,但是厉祎铭想的周全,下楼买卫生棉的时候,顺便到旁边的药房,买了姜汁红糖回来。

    “我晚上要是腹痛,就打电话给你,管你是睡了还是没有睡,你必须赶过来给我煮红糖水!”

    舒蔓娇纵的扬着小下巴,来了月-经,也依旧一副任性妄为的姿态。

    眯了眯漂亮的眸子,她痞痞的翘着嘴角,“手机不许关机,不许静音。”

    没想到舒蔓的要求这么多,厉祎铭淡笑着。

    “倒不如让我在你这里住下,方便你腹痛,我替你煮红糖水!”

    “你想得美,我家没有让你住下的地方。”

    舒蔓白了厉祎铭一眼,他乌鸦嘴的不让自己去洗澡,结果自己就来了月-经,这件事儿还没有让她消气,他还一副不慌不忙样子的要在自己这里住下,她怎么可能会答应他。

    对于自己要在舒蔓家住下的事情一直都达不成协议,厉祎铭无奈的耸了耸肩。

    “我不逗你了,我真得回去了,你自己好好照顾你自己,我手机不关机,不调静音,你有事儿,就打电话给我!”

    难得厉祎铭算是说了句让自己称心如意的话,舒蔓这会儿心里舒坦了许多。

    厉祎铭抓过自己放在茶几上门的车钥匙,抬脚往玄关那里走的时候,舒蔓双臂环胸,小身子倚在门边,再度痞痞的开腔。

    “你把我换下的内-裤洗了以后再走!”

    厉祎铭:“……”

    ————————————————————————————————————————————————————

    厉祎铭真就是败给了舒蔓,自己一次想不开的睡了她以后,竟然沦落成了她的私人保洁员,连洗内-裤这样的事情,都得归他。

    真就恨不得买一百条新的内-裤给舒蔓,省的她对自己要求东、要求西的。

    厉祎铭再洗好内-裤出来以后,挑眉看着舒蔓。

    “这回儿,我能走了。”

    “嗯!”

    舒蔓点头儿,然后丢了一把她公寓的备份钥匙给厉祎铭。

    “这个你拿着,明天早上别再吵醒我,你自己拿钥匙开门。”

    悻悻的说着话,她又娇纵的扬了扬下巴。

    “明早,我想吃灌汤包,要蟹黄的,你买给我,要三个。”

    被舒蔓一再要求自己,厉祎铭手里把-玩儿着钥匙。

    抿了抿唇后,他再用眸光冷涔的看向舒蔓时,眼底多了几分让人揣度不清的晦暗之色。

    有微茫,在他的眼底飞逝而过,尤其是瞧见舒蔓扬着个下巴,一脸娇纵姿态的一张一合她嫣红的唇瓣,他的视线,莫名变得凌乱。

    舒蔓瞧见了厉祎铭看自己的目光,幽深了几分,她不由得,更加娇纵的挑着眉梢。

    “看着我做什么?怎么,想掀竿起-义啊?”

    实在是不惧怕厉祎铭,舒蔓娇纵依旧,小跋扈姿态的依靠在墙边,一脸的不屑。

    瞧着这个样子的舒蔓,厉祎铭微微拧了拧眉头儿。

    身体有一股子在和他叫嚣的强势劲儿,让厉祎铭阒黑的眸,眼底浮动异样的深邃。

    长臂一伸,厉祎铭倏然一把抓住舒蔓的小手,拉住靠在墙边的小女人,他向他那边一用力,舒蔓没有反应过来,脚下一个不稳,顺势她ruan-ruan的小身子就倒入他的怀中。

    “你说,我今天照顾你一天了,是不是应该从你这里得到点儿……报酬?”

    附在舒蔓耳边,厉祎铭一边吹着气,一边正经的口吻中带着戏-谑的给她说话。

    耳畔,男性的气息喷洒着,舒蔓没有碰到过这样太过近距离和异性接触的事情,直感觉有酥麻的感觉像是电流一样蹿过自己的耳底。

    “什……什么报酬?”

    舒蔓这会儿装不明白,心里,因为厉祎铭的话,已然了解到了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下意识的,一张干净的小脸,浮动上淡淡的红润。

    “你觉得……什么报酬合适?”

    厉祎铭没有放开怀中乱动小女人的意思,一双铁臂,有力的圈住舒蔓,把她在自己的怀中困得牢牢的。

    “……我怎么知道什么报酬合适!”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随意从你这里得到点儿奖励?嗯?”

    再怎样说,他也是个男人,对舒蔓尽心尽力不假,但是也希望自己可以得到一点儿自己应得的补偿。

    尤其是舒蔓刚刚一副对他呼来喝去的娇纵样子,莫名的想让他狠狠的欺负她一顿。

    自己要chong她不假,毕竟是自己选得小祖宗,就算是跪着,也得chong到底。

    但是,自己把一个女人chong的无法无天,让她眼底都没有了自己的存在,实在是不应该。

    越发的想从舒蔓这里得到好处,厉祎铭冷静的眸,再度变得幽深,似一口古井,让人看不穿你所想。

    将修长的指穿插进舒蔓的发丝间,缭绕开淡淡女儿香的同时,他的指腹,在她敏-感的头皮处,轻轻地揉着。

    嗅着她发丝间淡雅的清香,干净的就像是雨后的空气一般,厉祎铭莫名的变得贪婪起来。

    被一下接着一下有技-巧性的揉着头皮,没有经历过这样事情的舒蔓,下意识的不断的缩着小脑袋,试图绿-龟-毛的要避开这样敏-感的触碰。

    “我没有什么奖励可给你,死华佗、厉祎铭,你别再碰我了,很痒的……”

    “痒?哪里?”

    厉祎铭变得有些邪痞,和一贯的温润形象,形成强烈的视差。

    舒蔓明白厉祎铭在曲解自己的话,含沙射影的说一些带着qing-色的话题,把小脑袋,缩的更是无措。

    “你不是暖男吗?怎么还有这样邪恶的一面?”红着脸,她说,声音闷闷的。

    “软男?你确定我是软男,而不是……猛-男?”

    舒蔓:“……”

    厉祎铭在舒蔓耳边吹着气,一本正经的将话说得云淡风轻。

    实在是窘迫,舒蔓想避开,还无从闪躲,只得小脸红得像是烧开的水一般滚烫。

    小脑袋往后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将舒蔓一向大大咧咧,这会儿却变得羞赧的样子尽数纳入眼底,伸手,他拥住她肩膀,把她埋在自己的怀中。

    “想没想好怎么答谢我?如果你想不到,就我来想!”

    低沉的声音,就像是大提琴琴弦被拨弄一般,在自己耳边每一个字都沉稳、有力,还带着淡淡撩拨语气的落在自己的鼓膜上。

    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是yang-yang的感觉,舒蔓觉得全身上下,像是走过了电流一般,无措的想要避开。

    偏偏……厉祎铭这一刻变得如同失了理智的恶-狼,让自己根本就无法躲避。

    迟迟得不到舒蔓对自己的一句回答,厉祎铭的眼底,更是和他一贯温润形象不符的淬染上幽深的qing-yu……

    没有舒蔓对自己的话,他盯着她诱-人色泽的唇,呼吸渐渐变得粗重、凌乱起来。

    以至于到最后,终究没有控制住,目光在舒蔓绯色的唇瓣上一再流连后,狠狠的撷取……

    ————————————————————————————————————————————————————

    “嗯……”

    面对厉祎铭来势汹汹的亲吻,舒蔓招架不住,本能的后退着。

    小身子被厉祎铭压成一道弧线的抵在吧台上,她无处可退,只得往一边闪躲着小脑袋。

    “还躲?”

    自己已经把舒蔓给堵的密不透风,不想她还是对自己的亲吻,有所反抗的闪躲。

    就像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样,舒蔓一闪烁,他就猛烈进攻,然后用自己才唇舌,不断的缠着招架不住的小女人。

    干热掌心的大手在舒蔓的翘尖儿上nie了nie,惹得舒蔓本能的嘤咛一声。

    张开的嘴的间隙间,厉祎铭见缝插针的探了进去。

    恣意的缠着舒蔓的丁香,他带着依恋的缠-绵,反复xi-shun,勾勒。

    被厉祎铭的吻吻得昏昏沉沉,舒蔓一时间像是在浩瀚无边的海洋上不断漂泊的小船似的找不到方向。

    到最后,自己在厉祎铭缠-绵的亲吻下,整个人变得没有意识,凭借着本能的反应,抬起两个小手抱住厉祎铭的脖颈,就像是找到了一个支撑点似的,把眼前的男人缠的更紧。

    被舒蔓主动亲吻着,厉祎铭整个人的眼神儿变得更加臻狂起来。

    该死!

    下意识的暗咒一句,鬼知道,如果不是舒蔓来了月-经,这会儿,他真的会失控的给她办了!

    “你应该庆幸你今天来了那个。”

    厉祎铭喘着变得凌乱的气息,咬牙切齿的在舒蔓的耳边低语。

    意识到眼前的男人指什么,舒蔓微微退开自己,呶着艳丽的红唇,对他展颜一笑。

    “活该你吃不到,只能看着!”

    因为舒蔓挑衅的话,厉祎铭淬染上某种炙热火焰的黑眸,眸底幽深,像是x光线一样一瞬不瞬的凝视眼前小女人带着挑衅意味的瞳眸。

    “真以为我办不了你?”

    厉祎铭扬了扬眉梢,英挺的眉宇间,沁出几分邪痞之气。

    “不然呢?”

    舒蔓不惧怕厉祎铭,扬着下颌,宣战一般娇纵。

    “你还有上面的嘴!”

    厉祎铭气息越发的凌乱,狠狠的咬了舒蔓的唇,然后每一个字,都像是从齿缝间挤出来一样的开腔。

    “上面和下面这两个嘴不一样,你要是能办我,算你厉……嗯……”

    舒蔓的话还没有说话,自己腰身上的浴袍就被撩-开,紧接着,有不同于自己身体温度的长指,沿着浴袍的边沿,往某点儿游弋。

    “厉祎铭,你……”

    舒蔓咬唇,难以控制的发出一声细碎的吟哦。

    “还信不信我办不了你,嗯?”

    没有触碰到想触碰时的那种莹润的感觉,被棉絮阻隔的不适感,让厉祎铭皱了皱眉头儿。

    “我……嗯……”

    舒蔓刚想说话,自己布料的一角,竟然被挑开,随即,在自己难以控制之下,被狠狠的一刺。

    从鼻息间发出难耐的声音,舒蔓哼着声音的同时,本能的合并自己。

    只是,就算是她合并自己,也改变不了厉祎铭要惩罚她的事实。

    贝齿紧咬唇瓣,舒蔓肉紧着一张清秀的小脸,因为厉祎铭的动作,她绯红的小脸,窘迫又尴尬的能滴出了来血。

    贝耳倏地被衔住,厉祎铭轻吐浑浊的呼吸,“小妖精,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嗯?”

    拖长最后一个字的尾音,他遒劲儿力道的手臂将舒蔓倏地抱起。

    突然失去了重心,舒蔓发出难耐的声音的同时,本能的伸手,楼主厉祎铭的脖颈,将他抱得紧实。

    将舒蔓整个人都提在自己的身上,厉祎铭拥着她,往卧室那里走去。

    走在门口那里时,他将门合并上。

    随着门被合并上的瞬间,厉祎铭压住舒蔓的身体,直接抵在了门板上。

    “唔……”

    唇齿间,再度被漫天卷地的吞噬掉呼吸,舒蔓整个人变得无力极了。

    她讨厌这种像是溺水一般的无力感,却到头儿来,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深深的爱上这种感觉,再享受这种感觉。

    厉祎铭的手指还在继续,浑浊的男性气息,愈演愈烈。

    “信不信我真的敢办了你,嗯?”

    厉祎铭因为qing-yu关系,性-感到致命的声音在舒蔓的耳边嫌弃,诱-惑着她全部的理智。

    本就好听,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就像是涂了蜂蜜的刀子,这一刻在qing-yu的牵引下,更是像幽谷里发出来的声音。

    “别……厉祎铭,你……是疯了吗?”

    舒蔓被他撩-拨的浑身长刺似的难受,说话的语调都变得断断续续起来。

    在那种事情上,女人来势汹汹的yu-wang不比男人差。

    尤其是厉祎铭一再轻拢慢捻着她,让她身体就像是积水了一般膨胀。

    她刚刚来月-经,经血自然不多,再加上她刚刚在洗手间,用湿巾处理过的关系,她的下-面很干净。

    厉祎铭这会儿一再折磨她,她再度觉得自己变得泥泞不堪。

    “厉祎铭,你别了,我好难受啊!”

    被撩的实在是难受极了,双腿不住的打颤,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不是自己的了。

    “蔓蔓……”

    哑着嗓音,因为舒蔓实在是婉转的声音,厉祎铭艰涩的蠕动喉咙,唤着她的名字。

    “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一个吸人血的小妖精?”

    自己都没有真刀实枪,仅仅是自己的一gen手指,不想,竟然就被她咬的这么jin,死活都不肯放开。

    耳边有厉祎铭撩-拨的话,再加上他的动作,舒蔓觉得好羞耻。

    尤其是自己一再的有反应,简直让她身体过了电一般的酥麻、无力……

    “厉祎铭,你能不能不要再欺负我了,你搞得我好难受,再说了……我、我还那个呢,你就不能不乱-来吗?”

    舒蔓的声音都在发颤,厉祎铭这个人的行径,实在是太让自己羞耻了。

    她虽然性格张牙舞爪,什么事儿都一副凛然姿态,但是这种事情,真的让她放不开,更让她做不到若无其事。

    “小妖精,先说说,你欠我的报酬,要怎么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