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4章:你不许做对不起我的事情(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4章:你不许做对不起我的事情(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位面破坏神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谋尽帝王宠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4章:你不许做对不起我的事情(6千字)    厉祎铭少不了以后要经常来自己家,备着一双拖鞋给他,是很有必要的。

    除了拖鞋,舒蔓还简单的买了一些男士日用品给厉祎铭。

    虽然账是厉祎铭结算的,但是买这些东西给他,可是她的一番心意。

    厉祎铭一听说舒蔓自己买了拖鞋给他,挑了下眉梢。

    怪不得她刚刚去生活用品区那里选了好一会儿,那会儿他还以为她是去选卫生棉了,敢情是给他买东西去了。

    心里一时间有说不出的动容,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儿,他却看出来舒蔓对自己的用心。

    厉祎铭笑了笑,嘴角处的笑意,格外温暖。

    想来,他自己也是的,结账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舒蔓买了拖鞋给自己。

    舒蔓去洗澡,厉祎铭则是把买回来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放进冰箱里,然后又找了今晚晚饭要用的食材,放在清理台上。

    把半挽到袖口处的衬衫,又挽了挽,他穿着拖鞋,开始在厨房里鼓捣今晚要做的晚餐。

    刚刚他在车上有问舒蔓想吃什么,舒蔓说她昨天就没有吃到辣的,今天很想吃辣的,就缠着厉祎铭做肥牛金针菇给她,而且要加很多麻椒那种。

    厉祎铭本不想让舒蔓吃这样刺激胃的东西,但是舒蔓缠着他,最后好说歹说,他勉强同意下来。

    择了金针菇到小箩筐里,他又找到煮锅熬汤,把该放进去的底料,逐一放入。

    弄好了肥牛金针菇该做的准备,他又拿了西兰花和虾仁,准备炒个虾仁西兰花给舒蔓吃。

    真的很难想象舒蔓家到底是有多久没有开火了,厉祎铭做炒菜的时间,在家里除了盐之外,连味精都没有找到。

    实在是无语的厉害,他拿着舒蔓放在鞋柜上面的钥匙,下了楼,在楼下的小商铺里,买了日常要用的调味料,顺带着,又买了新餐具回来。

    ————————————————————————————————————————————————————

    舒蔓洗好了澡从浴室出来,厉祎铭差不多已经做好了晚饭。

    很简单的菜样,有舒蔓要吃的肥牛金针菇,还有虾仁西兰花,苜蓿鸡蛋,紫菜蛋花汤,三菜一汤,分量不多,也不少,刚刚够两个人吃。

    看舒蔓出了浴室,湿着乌黑青丝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厉祎铭淡淡的口吻缭绕开。

    “洗好了?”

    “嗯嗯。”

    舒蔓用干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回了厉祎铭的话,然后目光落在餐桌上的几个菜样后,又看向厉祎铭。

    “你再等一会儿,你要的肥牛金针菇马上好,然后就可以开动了。”

    “我不急,你慢慢来!”

    说着,舒蔓拿过厉祎铭洗好的红提,往自己的小嘴巴里送去。

    看舒蔓小女人姿态的在吃红提,厉祎铭说了句“小馋猫。”

    被厉祎铭这么评价自己,舒蔓也不恼,一面不忘往自己的嘴巴里送红提,一面走到了厉祎铭的身上。

    用如玉的手指扯了扯厉祎铭腰上的围裙,她笑着——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穿着个围裙,怎么这么好笑啊?”

    真的很少见有男人居家做家务,做饭,再加上她很早就没有了父亲的关系,能看到男人下厨,简直太好笑了。

    舒蔓颇带戏谑的口吻,让厉祎铭挑了下眉梢,“怎么好笑了?没见过男人做饭?”

    厉祎铭在美国攻读医学双学位那会儿,自己一个人独立生活,饮食起居都他自己料理,做饭这种事情,他自认为,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嗯!”

    舒蔓点头儿,“我父亲离开的早,我也没有和其他异性在一起接触过,真的是第一次见到男人下厨。”

    厉祎铭没大注意舒蔓后面的话,舒蔓一句“我父亲离开的早。”,让他不自觉的拧紧了眉头儿。

    他最初认识舒蔓那会儿就知道她没有了父亲,他不想去触碰舒蔓的伤口,就没有过多的去问过关于她家里的事儿,今天她主动提及,他心里莫名的发胀,或许,很可怜舒蔓很小就没有了父亲的缘故。

    “有那么惊奇吗?以后我天天过来给你做饭,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

    可能他会做的东西不是很全面,但是舒蔓只要说,能让他查到做菜的步骤,他就会为她去学,然后尽可能满足她挑剔的胃。

    厉祎铭这么一说,舒蔓当即咧开嘴,笑了。

    以往,舒蔓的笑,都是娇纵又明媚的,含着骄傲和自信,偶尔还带着些许的轻-佻。

    现如今,她很开怀的笑着,像是一个愿望得到了实现的小孩子,笑的美好而纯净。

    “华佗,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舒蔓呶着小嘴巴说话,然后把两个小手,和厉祎铭撒娇一般的圈住他的腰身。

    耳边充溢着舒蔓的温软声音,自己精瘦的腰身,还被她圈住,厉祎铭也笑。

    “你说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厉祎铭半侧着身体,抬起手指,落下了一个大板栗到她光洁的额头上。

    舒蔓娇弱的呼痛一声,然后用手去摸自己的额头。

    揉了揉自己有些疼的额心,待疼痛感逐渐消弭,她又重新圈上厉祎铭的腰身。

    “你真的喜欢我吗?我这个人脾气又臭又硬,还乖张,动不动就惹麻烦,没有一处优点,和我在一起,你就不觉得你受委屈了吗?”

    没想到舒蔓会这般觉得,厉祎铭着实错愕。

    一时间,他竟然明白了舒蔓犹豫了好久,也不肯答应做自己女朋友的原因。

    “感情的事儿,哪有什么委屈和不委屈可言,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快乐,这就足够了。”

    他也不觉得舒蔓身上有什么优点,相比较而言,她可能都没有韩佳佳会笑里藏刀,但是偏偏,偏偏自己对这个小女人,着实有感觉,和她在一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全部烦恼都抛却开了。

    就好像,她虽然磨人,虽然桀骜不羁,但是却是自己的小开心果,有她在,有她陪着自己,自己被再烦心的琐事儿缠着,都能眉开眼笑。

    厉祎铭这么一说,舒蔓心底深处就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似的。

    他和自己在一起,不为别的,只觉得快乐,这就足够了。

    他的要求真的是太低了,低到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相反,让自己倒是觉得自己被他当成是掌上明珠一样对待。

    “我的脾气,真的很差!”

    舒蔓靠在厉祎铭宽厚的脊背上,兀自咕哝。

    “嗯……”

    厉祎铭点头应声,表示很赞同她的话。

    毕竟,因为那些小女孩和她要自己的微-信号,她就能大打出手,可见,她的脾气真的很差很差,差到就像是小钢炮,随便一点,就能爆炸。

    “不过我还能受得了。”

    厉祎铭连自己这么臭的脾气都包容的下,自己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心里已经被无尽的感动包裹,舒蔓这一刻说不出来一个字。

    在自己看来,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莫过于遇到厉祎铭了,哪怕他对自己的喜欢、疼爱和关心,只是暂时的,她也觉得足够了。

    “我以后不会对你乱发脾气,我就是……就是有的时候脑子抽掉了,总是会做出来一些让我自己都无法理解的行为。”

    舒蔓如是说,厉祎铭淡淡的笑着,颇有几分揶揄的意思。

    “你可以乱发脾气,最好让别人都无法忍受,这样,我就不会再担心谁来和我抢你!”

    没想到厉祎铭会这样觉得,觉得自己的脾气爆到让别人无法忍受,这样,自己就只能是他的了。

    “你先别这么早下定论,以后你要是忍受不了我的坏脾气和坏习惯,得多打脸!”

    “以后的事情是以后会发生的,只要你不做对不起我的事儿,我不会不能忍受你。”

    厉祎铭对舒蔓倒真就没有太多过分的要求,她不做对不起他的事情,这就足够了,至于她的坏习惯,坏脾气,他了解这个小女人的秉性,还不至于生气,或者无法忍受。

    实在是无法忍受,他制-服她,也不是没有办法儿。

    厉祎铭要求什么的真的是低,舒蔓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反正你只要一直对我这么好,我不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相反,我倒是担心你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厉祎铭有多招蜂引蝶,舒蔓算是有了见识。

    自己和厉祎铭的关心还没有清明呢,韩佳佳就能登门造访,又是大哭又是大闹,可见,像韩佳佳之流,不再少数,自己要是想和厉祎铭不受外界干扰的在一起,少不了要和那些随时随地来找存在感的小-三、小四斗!

    “我觉得我的自控力还可以,只要你偶尔给我开个荤,别让我禁-欲太久,我应该不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什么应该,是一定不许?死华佗,我不允许你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就算是我不给你开荤,你也不许做出来那么不要脸的事情,知不知道?”

    他已经要了自己,自己是他的人了,她很小气,真的很小气,小气到绝对不可能容得下其他女人的存在。

    不管是心灵,还是肉-体,还是精神世界,她霸道又蛮横,还不讲理的要求厉祎铭只能是她的。

    舒蔓手捧着厉祎铭的脸,强势的要求。

    望着舒蔓一本正经,又认真无比的样子,厉祎铭被她逗笑了。

    抬手,他刮了刮她的鼻头,淡笑着——

    “除了你,我的自控力还从来没有失控过,你可以放心,我就算是自-渎,也不可能碰了其他的女人。”

    厉祎铭这么说,舒蔓还是比较满意的。

    “你这么说还差不多。”

    她笑着,眼底是展露不尽的风华,美好而娇媚。

    把手吊在厉祎铭的脖颈上,舒蔓想到今天自己做了营销部部长一职的事情,问了他怎么一回事儿,是不是他暗中推波助澜,为了哄自己开心,和公司的老板王总提了这档子事儿,让他把营销部部长严梓瑞调到别的部门,让自己做了营销部的部长。

    闻言,厉祎铭挑眉。

    “这件事儿,我不清楚。”

    厉祎铭真的不知道舒蔓成了“一生无忧”保险公司旗下营销部的部长,不过想到王总有意讨好厉家人,特意把这个职位给了舒蔓,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是你?”

    舒蔓不可置信,除了厉祎铭,她想不到王总怎么就让自己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担当重任。

    要知道,如果一个资历没有自己强的人做了自己的领-事儿,自己一定是像粟涵一样,有千千万万个不愿意。

    她真的想不到王总情愿饱受非议,也让自己做了营销部部长,如果不是厉祎铭授意,他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

    “你觉得我可能无聊到只让你做一个营销部部长吗?只要你想,我来投资,让你自己做老板都可能,怎么可能会让你去做一个小小部长,嗯?”

    听厉祎铭这么说也在理,只是,如果不是厉祎铭授意,王总却愿意给自己营销部部长的职位,她想,一定是王总上了年纪,脑袋不灵光了,所以才给了自己这个职位做,要不就是脑袋让驴给踢了,伤了重要部位,以至于他在痴痴傻傻的状况下,给了自己这个职位。

    “好了,别乱想了,如果你想做这个部长就做,不想做就不做。”

    看舒蔓有些失神儿的想着这件事儿,厉祎铭淡淡的扯动嘴角。

    “我不是在乱想,我就是比较差异,华佗你说,一个人,会平白无故让你一个小菜鸟来做部长,这太匪夷所思了,不是吗?”

    “是匪夷所思!”

    厉祎铭很赞同舒蔓的话,依照舒蔓的资历而言,别说是让她做部长,她应该才做了十个月的正式职工,做一名合格的员工都不算称职,怎么能担当重任,做了一个部门的部长。

    “所以,用你聪明的大脑,你帮我分析一下,王总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莫不是,他想pao我吧?”

    舒蔓的话一说,厉祎铭当即笑了出来。

    那位王总的小女儿都比舒蔓大了,大女儿更是已经嫁人生子,说到底,一个近六十岁的人,想对她一个只有二十六岁的小姑娘下手,实在是不现实。

    “你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有怀疑过王总是图谋不轨。”

    “别乱怀疑,你是我的女人,他不敢!”

    厉祎铭揉着舒蔓脑顶的头发,打消她的胡乱猜测。

    “或许,他是为了讨好我吧!”

    自己去舒蔓的公司找过她,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自己和舒蔓之间关系匪浅。

    王总之前就有意巴结厉氏,虽然厉氏主营业务是房地产的开发与建设,和保险方面没有过多的来往,但是王总一直都想入股厉氏,他每次买股票,都会跟股厉氏,为此,没少捞金。

    对于厉氏这样的靠山,他自然是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和厉氏有来往的机会。

    厉祎铭前不久来公司找舒蔓,就为他提供了一次很好的机会接近厉氏的人,他希望能顺着讨好厉祎铭,攀上厉氏的高枝,所以讨好舒蔓,成了一个捷径。

    “讨好你?”

    舒蔓诧异了一下,随即就明白了。

    厉祎铭姓厉,是厉家的公子哥,在盐城,没有谁不想攀上厉氏,自家的老板也是如此。

    所以,厉祎铭来找自己的时候,望着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和厉祎铭的关系匪浅,想从自己这里顺势搭上厉祎铭,就此再搭上厉氏。

    想明白了这里面的因果利害,她笑了笑,笑意里带着淡淡的讥诮——

    “我觉得,他要是真的想讨好你,应该给我总经理的位置,你说是不是?”

    厉祎铭不语,笑了笑,而后才淡淡的开腔。

    “要不要我把你公司的股权买下来,自己做老板,嗯?”

    “我不要。”

    厉祎铭知道依照厉家的实力,别说是买下自己工作的单位,就算是买下十个比自己公司规模大的企业也不成问题。

    “我要是做了老板,每天都那么忙,哪里还有时间吃你做给我的饭!”

    舒蔓的话,听得厉祎铭笑的更是风情迷人

    “那你就再想想要不要做这个部长,要是不想,我一会儿找你老板,让他另选他人。”

    “不用了,就做这个部长吧,我也想锻炼一下自己。”

    自己虽然阅历不够,但是怎么也得积攒阅历,或许,这就是一个让自己锻炼,成长的好时机。

    ————————————————————————————————————————————————————

    两个人又闲谈了几句,见肥牛金针菇要煮好了,厉祎铭没有再和舒蔓说话,去忙着把东西盛出来。

    锅盖一打开,舒蔓就闻到了刺激自己味蕾的香味儿。

    她真的很喜欢吃辣的,哪怕辣的自己不断的喝水,甚至是淌眼泪,也改变不了她喜欢吃辣这件事儿。

    厉祎铭拿了碗,准备把锅里的肥牛金针菇盛出去,舒蔓走了过来。

    “你去洗手吧,我来盛。”

    虽然她不会做饭做菜,但是盛菜这么简单的工作,她还是做得来的。

    “你确定你不会把东西盛洒了?”

    厉祎铭不相信自己的口吻,让舒蔓瞪了他一眼。

    “我又不是手残,你的担心也太没有必要了!”

    听舒蔓这么说,厉祎铭也没有和她争执。

    “我去洗手。”

    简单说了一句,厉祎铭趿着拖鞋,往洗手间那里走去。

    厉祎铭离开以后,舒蔓拿勺子,把锅里的东西,盛出来。

    厉祎铭去了洗手间,舒蔓家的洗手间没有他公寓那边的洗手间大,不过里面摆放很整洁、有规矩,每个东西都有每个东西该放置的位置。

    舒蔓有换下来她今天穿的内-衣裤和丝-袜丢在赃衣筐里,厉祎铭瞧见了,不由得想到自己早上为她洗了内-衣裤和丝-袜的事情。

    想来还真就是好笑,自己竟然为了这个小女人,破天荒的做了原本不属于一个男人该做的是。

    不解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厉祎铭笑了笑。

    而后,走到水阀的下面,打开水阀,开始洗手。

    抹了香皂,厉祎铭不等把自己手上的泡沫全部清洗掉,厨房那里,传来舒蔓“吱哇”大叫的声音。

    几乎是一瞬间,厉祎铭就怔住了神情,然后也顾不上手上还有些许的泡沫痕迹,关上水阀,一边拿毛巾擦手,一边出了洗手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