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1章 :我从来没有被别人像你这样欺负过(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1章 :我从来没有被别人像你这样欺负过(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吃在首尔位面破坏神谋尽帝王宠     在情动最痴迷之际,厉祎铭桎梏舒蔓的后脑,落下缠绵亲吻的同时,用变得粗重喘息的嗓音,近距离贴到她的耳边——

    “蔓蔓……做我的女朋友,嗯?”

    舒蔓被厉祎铭亲吻缠-绵着,呼吸短促而凌乱,在他一再强劲儿的攻势下,哪里还有什么所谓的理智可言。

    “我……嗯……”

    身体上的紧绷感实在是太强烈了,让她就好像是一把弓,根本就舒展不开。

    缭乱的男性气息还存在于自己的呼吸间,凌乱着自己全部的理智。

    “蔓蔓……”

    厉祎铭在舒蔓的红唇上啄了一下,然后用食指和拇指挑着她的下颌,近距离盯着她好看的眉眼。

    “蔓蔓,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嗯?”

    他又一次用痴喃般的呓语问了一遍,湿湿的气息落下,舒蔓的鬓边,惊起一连串暧-昧的休止符……

    “我……”

    被厉祎铭近距离挨着自己,舒蔓觉得自己根本就无法正常思考问题,正常说话,就算是要说话,也只是本能,而不是经过自己的深思熟虑。

    “蔓蔓……”

    厉祎铭不停,继续在舒蔓的耳边蛊惑,缠绕开的声音,就像是丝线,将她层层包裹一般。

    终究抵抗不住厉祎铭强劲儿的攻势,在厉祎铭又一次再问舒蔓愿意不愿意做自己女朋友时,舒蔓不再忸怩,也不再犹豫,凭借着荡然无存的理智,全部思绪都受本能支配,缓缓滑动喉结,轻启朱唇,一字一句——

    “我……我愿意……”

    随着舒蔓每一个字的字音低落,厉祎铭听到了他想要听到的答案以后,再也按捺不住心尖儿处的悸动,热情的拥吻舒蔓,把他整个人难言的喜悦和欣喜,尽数展现。

    “唔……”

    舒蔓好不容易得到了清新的换气,被厉祎铭饿狼扑食般的拥住,亲吻……思绪再度软融了下来……

    ————————————————————————————————————————————————————

    厉祎铭又与舒蔓缠-绵了好一会儿,直到舒蔓无法支撑,才放开了她软-糯又红肿的唇。

    刚刚两个人情到深处之时,险些没有把控住擦抢走火,好在舒蔓意识到危险的来临,打断了厉祎铭的举动,没有造成让自己再度迷失自己的地步。

    “你起开。”

    舒蔓被厉祎铭撩的浑身发烫,抬起手,拨开了他。

    虽然她已经答应了厉祎铭,在他强劲儿的攻势下,凭着本能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但是就刚刚他撩自己的行为,还是有情绪的在和他生气,尤其是他钻进自己裤袜里的行为,让她气得牙直痒痒,恨不得给他的狗爪子剁下去。

    看舒蔓一脸不悦的和自己生气,厉祎铭伸出手,拥住她。

    “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厉祎铭笑着,手指挑着她的下颌,一副猫逗老鼠姿态,近距离对舒蔓温润的淡笑。

    “拿开你的手。”

    舒蔓故作一脸的嫌弃,她可没忘,他刚刚用他现在摸自己下颌处的手,做了什么wo-chuo的事情。

    “脏不脏?”

    撇开厉祎铭的手,舒蔓装出来一副对厉祎铭憎恶无比的姿态。

    但是这样,却改变不了她想到厉祎铭用手帮自己时,带给自己的兴奋……

    厉祎铭意识到舒蔓在指什么事儿,笑的更是荡漾。

    用手指,半曲着,去摸舒蔓小巧的鼻子。

    “你刚刚不是很喜欢吗?这会儿觉得脏了?嗯?”

    厉祎铭不提还好,他这一提,舒蔓好不容易恢复了常态的脸颊,火辣辣的红着。

    “厉祎铭,你怎么这么可恶?”

    舒蔓气得扑倒了厉祎铭的身上,恨不得自己像是一个长了獠牙的小豹子,在他的脖颈上,咬破他的血管。

    只是,她根本就没有獠牙,顶多只能泄愤的在厉祎铭的脖子上,落下自己的烙印。

    厉祎铭的脖颈上一痛,意识到舒蔓真的要下狠手,赶紧拉住她。

    被厉祎铭及时制止住的关系,舒蔓没有如愿的咬破厉祎铭的脖颈。

    “准备下狠手?”

    厉祎铭在舒蔓的身下,盯着她还含有愠怒的眸,问她。

    “你说呢?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别人像你这么欺负过!”

    从小就是骄傲的个性,舒蔓从来没有让自己受到过欺负,哪怕是念书的时候,碰上班上有跋扈的女孩子,她都没有受到过欺负。

    现在可好,自己让厉祎铭把自己欺负的无地自厝,恨不得找个地缝,自己钻进去。

    闻言,厉祎铭笑,“我和他们不同,所以,我可以欺负你,但是他们不可以。”

    “你……”

    厉祎铭的话让舒蔓气急,却还不能伸手,拿他的手术刀封了他的嘴巴,只能气得磨牙。

    实在是觉得舒蔓太可爱了,连她生气的样子,恼羞成怒的样子,他都觉得可爱的不行,好喜欢、好喜欢……

    抬手捏了捏舒蔓的脸颊,厉祎铭凑近她,摸着她的脸。

    “蔓蔓……”

    又一次,他痴迷的唤着她的名字,丝毫不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这般迷恋的唤着一个女人的名字有什么不好。

    舒蔓因为厉祎铭的话,虽然还有些气,但是他唤着自己,她还是下意识的回了话。

    “嗯……什么事儿?”

    厉祎铭对视舒蔓的眼,望着她实在是好看的眉眼,眼底流露出显而易见的神情。

    手指上移,他把手拨到舒蔓的鬓边,把她散落在耳边处的乌黑卷发,尽数捋到耳后。

    “蔓蔓,我会对你好的!”

    舒蔓:“……”

    厉祎铭淡淡,丝毫没有加重语调的温润嗓音落下,舒蔓一怔。

    从来没有被男人这般深情的说过这样的话,即使有,也没有厉祎铭这般深入自己的心扉……

    一时间有些说不清楚自己心底的凌乱,厉祎铭的话,虽然不是天籁,却深入她的心,好像,只要他说,她就会毫不保留的相信。

    这次也是一样,厉祎铭说会对她好,她就坚信他真的会对自己好。

    “蔓蔓,我会照顾好你,除了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舒蔓想说只有你欺负我,只要你不欺负我,就不会有人欺负我!

    “蔓蔓,我真的……真的会对你好。”

    像是生怕舒蔓不会相信似的,厉祎铭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湛清眉目的眼,重复刚刚的话,继续说念一遍。

    厉祎铭说得话,他说一遍,舒蔓潜意识里,就会相信,这会儿,他对自己说了两遍,还这么真切的看着自己,她哪里还会有所怀疑。

    抿了抿,舒蔓在对视厉祎铭十几秒以后,垂眸,不再去看他,脑海中,却翻滚了异样的情愫。

    再从厉祎铭的身上下来时,她不顾及厉祎铭与自己同堂共室,当着他的面儿,把自己形同虚设的内-衣和下-面的丝-袜、底-裤,一一剥落……

    厉祎铭从chuang铺上支起身体,怔忡的看着舒蔓的动作。

    本就对舒蔓没有抵抗力,她当着自己的面儿做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在考验自己的忍耐力。

    “蔓蔓,你……”

    厉祎铭的话不等说出口,舒蔓娇纵的扬起下巴,将自己手上勾着的丝-袜和内-裤,丢到了他的脸上。

    “你不是说会对我好吗?你刚刚把我的内-裤弄脏了,洗了它!”

    厉祎铭:“……”

    ————————————————————————————————————————————————————

    厉祎铭自己把话说了出去,就像是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索性,也就不在乎自己讨好这个小女人有多么的丢自己的男性尊严,拿着舒蔓的丝-袜、内-衣内-裤,去了洗手间,把她的东西,一一清洗干净……

    厉祎铭洗好舒蔓的东西的时候,舒蔓也已经重新换好了一套内-衣裤和丝-袜。

    穿着铁灰色的修身白领小制-服,舒蔓拿着拎包,从卧室里出来。

    迎面闻到淡淡洗衣液馨香的味道,她抬头去看厉祎铭。

    瞧着一个替自己洗了内-衣-裤的大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她不免觉得好笑。

    她刚刚不过是想试探一下厉祎铭对自己的忠诚度,看他能否真的替自己洗内-衣裤,毕竟让一个男人替自己做那样的事情,真的是太羞耻了。

    不想,说到做到的男人真的就为自己做了这样的事儿,她真的说不出来自己心里是怎样一个感受。

    很复杂、很微妙……

    故意拿出来一副傲娇劲儿,舒蔓去看厉祎铭的时候,挑着眉梢,一脸的不羁。

    “洗好了?”

    她问着,口气就像是大小姐在质问自己家里的帮佣一般。

    “嗯。”

    厉祎铭淡淡的应声,“你收拾好了?”

    “嗯。”

    舒蔓点了点头儿,“你要送我去公司吗?”

    “你要是不想开车,我就送你去公司。”

    “我当然不想开车了。”

    舒蔓的车技并不是怎么娴熟,在市中心开车,车来车往,川流不息,她不麻利的车技,让她实在是不想开车。

    “那我就送你。”

    “那我下班,你会接我吗?”

    舒蔓想也没有多想,想到自己下班回来没有车开,很直接了当的问了厉祎铭。

    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是他的女朋友了,他也是自己的男朋友了,她不觉得自己和自己的男朋友傲娇的提要求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你下班之前,提前一个小时打电话给我,别发微-信,我要是工作忙,就没时间看微-信。”

    “好!”

    ————————————————————————————————————————————————————

    厉祎铭把舒蔓送去了她公司的办公楼下面,没有过多要在舒蔓公司办公楼下面多待的意思,他准备开车走的时候,忽的叫住了已经下了车的舒蔓。

    “蔓蔓……”

    闻声,舒蔓回头儿,看到厉祎铭正在用一双眼睛看着自己,她不解。

    “怎么了?”

    自己应该没有把东西落在车上,她想不到他这会儿喊自己有什么事儿。

    舒蔓把头探到了车窗处,一本正经的盯着厉祎铭看。

    其实厉祎铭也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把舒蔓给叫住了,也就是刚刚的某一个瞬间,他觉得舒蔓好像忘了点儿什么,但是这会儿,他竟然有些脑子反应不过来,想不到舒蔓忘了什么。

    “我……没有什么事儿,我就是想问问你,晚上想吃什么。”

    既然自己已经把舒蔓给叫住了,不说点儿什么似乎不好,憋了憋,胡乱的找了一个借口搪塞自己的尴尬。

    “吃什么啊?”

    舒蔓转着眼珠子,想了起来,只是厉祎铭这么突然的要自己想吃些什么,她也想不到要吃什么。

    “我这一时间也想不到要什么啊,我晚点儿告诉你吧。”

    “……嗯,行吧!”

    厉祎铭的思绪还停留在舒蔓似乎忘了什么事儿的事情上,不在状态的应了一声。

    “等我想到了想吃什么,我给你发微-信。”

    “好。”

    话题聊到此,没有了什么可再说的,舒蔓就说了“我先上去了。”

    “好,有事儿打电话。”

    “嗯嗯!”

    舒蔓点头儿答应,而后转身,准备往办公楼里走。

    脚下刚抬起,像是想到了点儿什么,她突然转过身,朝着刚刚厉祎铭摇起来的车窗走过去,然后曲指,敲了两下车玻璃。

    没想到舒蔓又折回,厉祎铭挑眉,然后降下了车窗。

    “还有事儿?”

    “你过来。”

    舒蔓冲厉祎铭勾着手指,狡黠的笑着,活像一只有小心机的小鼹鼠。

    见状,厉祎铭的眉头更是上扬。

    没有多问些什么,厉祎铭定定的盯了舒蔓两秒以后,把自己的头探了过去。

    刚把头往副驾驶那里靠去,舒蔓倏地伸出手,用两个手,抱住了他的脸颊,然后在厉祎铭还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在他的薄唇上,落下轻盈的一吻。

    没有过多的辗转厮磨,她落下淡淡的蜻蜓点水一吻后,就收回了自己的手。

    然后隐忍脸颊有些发烫,对厉祎铭佯装出一副无所谓姿态的摊开手。

    “你开车注意安全,我先上去了。”

    说完话,舒蔓终究还是有些羞,没有敢再去看厉祎铭深邃的眉眼,转身,脚下步子乱了节奏的往办公楼里走去。

    望着舒蔓离开的背影,厉祎铭怔怔的怔忡了好久好久。

    再收拢回来飞脱的思绪,他下意识的把手指,往自己还有淡淡馨香气息的薄唇上,轻轻地点着……

    意识到自己刚刚被舒蔓主动亲吻了,还和自己说了“你开车注意安全!”,他的嘴角,忽的扬起一抹温润似王子般淡淡的笑意,迷人而美好……

    ————————————————————————————————————————————————————

    舒蔓打了卡,乘坐电梯,去了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她就感觉到了有非比寻常的气息,就像是层层缠绕开的丝线一般,在自己的感官世界弥漫。

    搞不清是自己的原因,还是办公室这里发生了变化的原因,会让自己有了这样非比寻常的感觉。

    难不成,是自己昨天没有来上班的关系,已经对这里不熟悉了?

    正思忖着,她就听到了粟涵阴凄凄,带着讥讽口吻的话——

    “这有些人还真就是能耐啊,没上班能拿到全勤,拿到薪水就不算了,居然还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真就不知道这世道是怎么了,是人的三观不正,还是某些人的手段太高明,我们这些人都望尘莫及了啊!”

    粟涵意有所指的话落在是办公室里其他员工的耳朵里,大家伙都心照不宣。

    舒蔓昨天没有来上班,自然是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自己一进门,粟涵就说了这样带有针对性的话,很显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她就算是再傻,再怎么装聋作哑,也不可能看不出来粟涵是冲着自己来的。

    只是,她有得罪她吗?

    严梓瑞的关系?

    微挑了挑眉毛,她舒蔓虽然不是惹事儿的人,但也不是怕事儿的人,自己一进办公室的门,就被人穿了小鞋,她自然是不可能坐视不理。

    要知道,要是之前,或者以往,她完全可以当做自己被疯狗咬了不予理睬,只是进来粟涵一直针对自己,让她觉得异常膈应。

    倒不是说前几次被她针对,她就怕了她,她实在是觉得因为一个严梓瑞搞得乌烟瘴气,实在是没有必要,但是

    现如今,她根本就不清楚是什么事儿就被粟涵针对,她自然是不可能再纵容她。

    以前自己没有靠山,可以做到息事宁人,现在,自己有厉祎铭替自己做靠山,做自己坚强的后盾,她才不觉得自己还要受谁的气。

    就像厉祎铭对自己说的,除了他,谁都不能欺负自己。

    有厉祎铭做自己的“金主”,别说这会儿针对自己的是粟涵,就算是公司的老板王总,她都可以毫不忌讳的怼回去。

    嘴角忽的勾起一抹明艳有娇-媚的笑,舒蔓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那里,把手里的拎包放到了办公室上。

    “有些人,嘴巴要是jian的难受,就甩自己两个耳光松松皮,实在是不行,我在医院有认识的人,我可以帮忙找我朋友,让他用手术刀把某些人的jian嘴巴给缝上!”

    “舒蔓,你什么意思?”

    舒蔓的话一说出口,粟涵就意识到了她对自己的针对,当即就站起来了身体,手指着舒蔓,一副要打架的姿态。

    没想到粟涵竟然站起身,一副对号入座姿态的对自己咆哮,舒蔓笑的更是妖娆,就像是风情入骨的美人,一颦一笑都勾人心扉。

    “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啊,你不懂人语吗?”

    粟涵:“……”

    “不过我说某些人嘴巴jian,你站起身是什么意思?对号入座吗?”

    “舒蔓,你好意思说别人的嘴巴jian,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jian的人就是你!”

    粟涵跋扈的冲着舒蔓喊着,凶狠的样子,恨不得把舒蔓给吃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