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0章:我愿意(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0章:我愿意(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谋尽帝王宠近身特工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40章:我愿意(6千字)    “你以为只有我被你欺负的份儿是不是?”

    舒蔓说呓语一般痴迷的问着厉祎铭,然后在厉祎铭猝不及防下,猛地咬住了他的下巴。

    舒蔓清楚的记得厉祎铭刚刚咬了自己的下颌,实在是强烈的疼痛感,让她至今都觉得自己的下颌处一片酥-麻。

    “嗯……”

    下颌处蓦地一痛,让厉祎铭本能的闷痛一声。

    舒蔓咬住厉祎铭的下颌,泄愤不够,用力的合上自己的牙齿。

    厉祎铭被舒蔓的动作蛰的神经阵阵发疼,不住的蹙眉。

    在舒蔓咬的越发凶狠情况下,厉祎铭没有按捺住要反抗的心思,长臂一伸,直接反剪住舒蔓的双手,崴在她的身后。

    “唔……”

    手腕被反剪的按住,舒蔓被迫ting着胸-脯,让她本就挺-实的浑-圆,更加娇俏的绽放。

    下颌处的酥-麻感还在,如果眼前有一块镜子,厉祎铭一定可以看到自己被咬出来两排清晰牙齿印的红色痕迹。

    “小妖精,惹我是不是?”

    厉祎铭问着,嗓音带着难耐的黯哑,被舒蔓一再的挑战极限,他的理智,真的要崩塌了。

    舒蔓被厉祎铭反剪着双手,姿势的难受的厉害,不住的蹙眉。

    “是你先惹我的!”

    舒蔓不惧怕,迎着厉祎铭的目光,反驳出声。

    闻言,厉祎铭挑眉。

    “你还真就是个妖精!”

    真心觉得舒蔓就是一个恨不得吸干了自己jing-血的妖精,厉祎铭隐忍着身体要爆炸的感觉,咬牙出声。

    随着厉祎铭最后一个字的尾音低落,舒蔓羸弱单薄的小神童被厉祎铭以绝对强势的姿态,从雪白的墙壁上,一下子抵在了门板上。

    身子被抵压在门板上那一刻,缠-绵不休的吻,继续狂扫一切的落下。

    刚刚呼吸得到清新的换气,没一会儿,自己的全部呼吸又被剥夺走了,舒蔓觉得自己就好像是溺了水一样,不知道如何是好。

    厉祎铭实在是承受不住舒蔓给予自己的强劲儿需求感,顾不上理智,凭着本能掌控一切。

    厉祎铭的吻实在是太过强势,舒蔓起初还能勉强接受,后来,在厉祎铭的一气攻城略池之下,呼吸变得越发的稀薄了起来。

    实在是承受不住这样强势又霸道的吻,舒蔓下意识的伸出手,抵在厉祎铭强劲儿心跳的胸膛上。

    牟足劲儿去推厉祎铭的身体,只是厉祎铭的身体像是一座巍峨的山峰,她根本就推不开。

    而且,在推搡的过程中,她孱弱的两个小手,也越发的无力起来。

    “唔……”

    实在是想要闪躲开厉祎铭对自己强势的进攻,舒蔓不断的挣扎,挣扎的动作,哪怕笨拙的像是个溺了水的鸭子,也不就此罢了。

    厉祎铭的身躯紧压住舒蔓,把她抵在自己与门板之间。

    近距离的接触,厉祎铭鹰躯上面的温度,高的让舒蔓掌心发烫。

    她想要推开身前的男人,可纹丝不动的男人,稳得像是泰山一样,而且伴随着她的挣扎,厉祎铭扣住她的力道不断的加重,胸前中的火焰也如同疯狂生长的苔藓般,不住的挤压着他……

    削薄的唇带着吞噬的力量去占-领软-绵-绵的红唇,反反复复的shun-xi。

    从未有这样一刻,让厉祎铭难以自持的想要从一个女人身上获取更多。

    感受到男人灼热的温度,像是熨帖一样滚烫着自己的肌肤,舒蔓又惊又兴奋,无措的神色,跃然眸底。

    伸手绕到舒蔓的身后,厉祎铭用一只手扣住舒蔓两个挣扎小手的同时,用另一只手,抬手拨-开了她的暗扣。

    从第一次碰这个女人他就应该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一个要他命的妖精。

    给她的定位是妖精,再合适不过……

    喉头难耐滑动着,厉祎铭掌心托着舒蔓的柳腰,将她整个人都抬高的抵在门板上。

    “嗯……”

    滚烫的唇息还在缠-绕着她,舒蔓不安的扭动着身体。

    只是她这一扭动,她身上的遮羞布,像是高山上的雪莲,不住的摇曳,这一刻也形同虚设起来,让本就喜人的粉雪,变得更加诱-人的吸引着人的目光。

    从来没有以这样的姿态面对过男人,舒蔓羞得反抗的更加厉害起来,只是,这个男人,她根本反抗不开,哪怕伸出手,牟足劲儿去推他,自己的手像是不听话似的使不上来力气,而且整个人的身体也都无力的厉害。

    小脚都离开了地方,舒蔓因为粉雪被-占据,眼眶中惊厥处无助的泪光,她迷蒙一片的眼睛,看着男人那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以狰狞姿态侵-犯自己,她莫名心里不舒服的厉害。

    她不是不清楚厉祎铭对自己抗拒不了,但是她真的很怨他……

    不仅这样,舒蔓更多的是埋怨她自己。

    她觉得自己实在是矛盾,理智在抗拒厉祎铭,本能却出卖了自己,连自己都毫无意识的对迎合他。

    她不想自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人,偏偏面对厉祎铭的事情,她就变成了这样一个矛盾的人,矛盾的让她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

    全身上下像是病了一样,软-绵-绵的,没有任何的力气可言,舒蔓根本就抵不住厉祎铭强势的攻势。

    仰高倨傲的下颌,厉祎铭绷紧的脸部线条,因为舒蔓的美好,他在一忍再忍。

    终于忍受不住想要再找回两个前天在一起的悸动,他修长骨节的手指,顺着舒蔓玲珑曲线的身体向下,技巧不算熟练,却轻而易举的滑到了只着了丝-袜和单薄底-裤的位置……。

    手指划过布料时发出细微声音在空气中浮动开,舒蔓有了反应以后,惊恐的瞪大了迷离的眼。

    “不要!”

    她阻挠的声音响起,两个小手,本能的往下伸去,试图拿开厉祎铭的手。

    只是,她完全抵不住男人的动作。

    “唔……”

    漂亮的杏眼半眯了起来,纤细而长卷的睫毛,如同蝴蝶的蝶翼,上上下下的颤抖。

    仰着圆润线条的小下颌,她有些承受不住。

    “呜……厉祎铭,你……”

    舒蔓又羞又恼,不住的咬牙控诉厉祎铭的无耻行径,却因为自己的身体有了反应的无力感,不住的夹住自己。

    “蔓蔓,你放松点儿!”

    厉祎铭已经感受到了舒蔓,哑着qing-yu泛滥的声音,呓语般痴迷的哄着舒蔓。

    “我不……”

    舒蔓贝齿咬住唇,整个人羞得不行,她觉得自己的丝-袜和底-裤,因为厉祎铭的动作,都弥漫上了一层水渍。

    厉祎铭指尖儿湿-热一片,兴奋的不住撩-拨着他的神经。

    “蔓蔓……”

    厉祎铭还在用嗓音发出声音……

    “你shi了!”

    少了以往谦谦君子的温润形象,厉祎铭在这个情况下,竟然也说出来了无耻,不符合他身份的话……

    舒蔓因为厉祎铭的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起来。

    太难堪了,太尴尬了,舒蔓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没有了衣物的小羔羊,赤-裸-裸的……

    厉祎铭的目光,顺着舒蔓的身体曲线向下,每到一处,他的目光,都因为舒蔓绽放的美好,眼底沁出墨汁一样暗沉又惊喜的色彩。

    “厉祎铭,你走开,我……你搞得我好难受啊!”

    整个人近乎没有衣物蔽体的被提高在门板上,羞耻的开着腿,承受着眼前这个衣着整齐的男人的侵犯。

    舒蔓皱着眉头,她的身体在兴奋,理智却惊恐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泡在水里一样,自己不断的被周围弥漫过来的水,冲击着自己,搞得自己的身体,涨涨的难受……

    厉祎铭因为舒蔓的排斥,皱着眉,尤其是望着她惊恐,实际却是兴奋的样子,身体更是涨的难受。

    起初,他进屋来找她,不过是想就昨天晚上的事情,清清楚楚的问她一番,哪成想,自己进门,撞到的是这样的景色。

    他本就不觉得自己是个坐怀不乱的男人,尤其是面对舒蔓的时候,所以自己碰到她,还是这个样子的她,就像是碰了毒罂粟一样,一沾蚀骨,再沾入骨成痴……

    虽然冒犯她,不是他的本意,不过,他只是想试探她一下,没想到自己还没真枪实弹的上阵,这个小女人就这么排斥自己,真难想象,前天晚上,被自己带领也变得疯狂的女人,是不是眼前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呜呜……厉祎铭,你放过我好不好?我,我……我被你搞得真的很难受!”

    舒蔓一张肉紧的小脸,难以隐忍的样子落在厉祎铭的眼中,让他动着自己手上动作的同时,眉头锁的更紧。

    “蔓蔓,你确定你是难受?而不是舒服?嗯?”

    厉祎铭问着,嗓音哪怕淬染了没有消弭的qing-yu,依旧惹人沉迷……

    “唔……我没有!”

    舒蔓否定,披散在肩膀处的秀发,乌黑的如同海藻,不住的摇晃着,伴随着她额角有淡淡汗丝痕迹的关系,奏出香-艳的频率……

    “蔓蔓……”

    厉祎铭还在低迷的唤着她,声音,寡淡充满磁性。

    “我真的——很喜欢你!”

    舒蔓:“……”

    厉祎铭的话,让舒蔓不断挣扎的动作,变得一僵,跟着,整个人忘了一切的用隐约有泪雾闪烁的眸,定定的盯着他的眼。

    眸底落入厉祎铭锋朗帅气的五官,她贝齿又一次重重的咬住唇。

    “厉祎铭,你疯掉了吗?说什么胡话?”

    他们两个人见面的时间,有多少天,两个手都能数的过来。

    短短的十天,他怎么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对自己说了喜欢自己的话,而且还是在这样……尴尬又让人含羞带臊的情况下,怎么看,都有他要pao自己的意思……

    再度被质疑自己的话,厉祎铭眉头都堆成了一字型。

    刚刚在餐桌那里的时候,她已经说自己不清楚在说什么,这会儿,她又怀疑自己脑子不好使儿,厉祎铭真的觉得这个小女人,如果不是故意敷衍自己,就是她在和自己装傻……

    厉祎铭拿过自己一只按住舒蔓扭动身体的手,挑高她的下颌,强迫她,用湛清的眸光来对视自己。

    舒蔓被迫扬高下颌的去看厉祎铭,身体绷紧的同时,不忘他还要一只手,在自己的裤-袜-内作怪……

    “蔓蔓……你是在和我装傻,还是不想伤害我,所以找借口搪塞我,嗯?”

    如果她装作听不懂自己的话,无外乎这两种结果,不过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不是他想要得到的。

    他要她给自己一个准备的答案,虽然她的回答可能是“对不起,厉祎铭,我不能接受你!”,他也心甘情愿。

    再不济,也好过现在这种她不给自己一个答复,吊着自己,让自己不上不下的对峙,真的搞得他整个人要精神分裂了。

    舒蔓被厉祎铭质问着,不住的皱眉。

    她倒不是在装傻,也不是不清楚厉祎铭的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这会儿,他分不清厉祎铭和自己说这样的话,是rou-体驱使的关系,还是他对自己真的有感觉,有感情存在。

    如果说他真的对自己有感情还好,但是如果,他对自己根本就没有感情,只是为了rou-体的满足和自己说了喜欢自己的话,希望自己做他的女朋友,她真的觉得自己得不偿失。

    再者说了,厉祎铭这般优秀,她不觉得自己有哪处值得他喜欢的地方,除了他能在自己这里可以得到rou-ti的需求之外,她真的想不到厉祎铭愿意一直和自己保持来往的原因是什么!

    “厉祎铭,我没有在装傻,也没有在搪塞你,我只是想让你认出清楚,你到底要的是什么,到底是我的身体,还是……”

    “我要你!”

    不等舒蔓说完话,厉祎铭目光如炬,深邃的像是一口幽深的古井般,专注而笃定的对视舒蔓的眉眼,目不转睛,没有任何要移开自己目光的意思。

    舒蔓:“……”

    “舒蔓,你听清楚了,我要你,我要你的一切,不管是你的人,还是你的心,我都要!”

    厉祎铭的表白太过直接,也太过有杀伤力,直接把舒蔓的全部思绪都打乱成了一团。

    他要自己,要自己的一切……

    “一定要这么怀疑我,还是觉得你对你自己没有自信,嗯?”

    厉祎铭皱着眉头,他想不到舒蔓不肯接受自己,一再担心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自己在她的眼里,真的就是那种不靠谱的男人吗?

    “我……”

    舒蔓张开嘴巴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来。

    看舒蔓闪烁其词,有些不敢对视自己的目光,还吞吞吐吐的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厉祎铭急,却还做不到催她。

    或许,这件事儿真的来的太过突然,突然到让她觉得这好像是一场梦,太过虚幻,太过不真实。

    他承认,在追求舒蔓这件事儿上,他并没有下什么功夫,就对她表白,想要她做自己的女朋友,在女孩子的心理上来看,自己没有下什么心思,终究满足不了她们的小傲娇心理,只是……他真的就不是那种会弄出来浪漫的人,他唯一能给她的,就是他的一生……

    舒蔓还在贝齿紧咬唇,一个所以然也说不出来的不住捏住手指,好像要用手指甲把自己的手掌心里抠出来两个大窟窿一样。

    “唔……”

    在舒蔓不肯对自己坦诚的一再煎熬等待中,厉祎铭在她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长指挑开布料的一角,蓦地一ci……

    舒蔓直感觉自己腿根儿处蓦地一僵硬,下意识的绷紧身体,收紧自己。

    钻心一样措不及防的痛,让她看向厉祎铭的目光中,满含不可思议……

    她没有想到,厉祎铭竟然在自己走神儿的情况,对自己……

    “蔓蔓……”

    厉祎铭依旧用温柔不减的嗓音,柔柔的唤着她。

    然后蓦地俯身,衔住了她贝耳,要出圆润弧度的耳垂,贪婪的shun-xi了一大口。

    “嗯……”

    舒蔓惊得一个机灵儿,本能的,像是小野猫一样,发出可耻的一声。

    “蔓蔓,你对我,真的就没有一点儿感觉?”

    厉祎铭说着话的同时,因为自己几个长距离的chou-送,他的指尖儿感受到有液体缓慢流淌而过。

    察觉到自己羞耻的反应,急速的传来,舒蔓湛清的眸光,倏地一滞。

    她竟然……gao-chao了!

    舒蔓觉得自己因为厉祎铭的动作变得这般脆弱,羞恼的恨不得去撞墙。

    “厉祎铭……”

    舒蔓身体软-chan着,两个手,下意识的抓住了厉祎铭的手臂,皱紧一张精致五官的小脸,收拢住手,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可耻又龌-龊难堪的声音。

    但就是这样,也改变不了她到了顶峰的事实。

    厉祎铭任由舒蔓抓住自己,直到她彻底软了下来。

    暂且松开这个几乎软成了一滩烂泥的小女人以后,舒蔓本能的脚下一个不稳,趔趄的要往地上倒去。

    厉祎铭瞧见舒蔓真的承受不住,长臂一伸,捞住了她的腰肢,然后未完,搂着她的腰肢,一个旋身,把她重新抵在了chuang铺上。

    舒蔓jiao-软的身体,在chuang铺上弹了起来,

    但一瞬间,上面就重新压下一个殷实重量的身子。

    厉祎铭不敢太重的去压舒蔓实在是轻的和蝉翼一样的身躯,只得把自己虚压在她的身上,然后用一只手,扣住她的下颌,重新撷取她的唇。

    刚刚到了一次的舒蔓,这会儿敏-感的不行,厉祎铭的唇刚刚附上她,她就反客为主,缠住了厉祎铭。

    没想到舒蔓对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厉祎铭怔住了。

    但疑云只存在了一会儿儿,就在舒蔓的攻势下,变得瘫软了下来。

    舒蔓太过min-gan的关系,没有再排斥厉祎铭,她与他搅在一起,恨不得把对方的一切都收纳到自己那里。

    在反反复复的qing-动牵扯下,两个人汁ye搅在一起的声音,暧-昧又激-情的在房间里回荡开。

    所以在情动最痴迷之际,厉祎铭再问舒蔓愿意不愿意做自己女朋友时,舒蔓不再忸怩,也不再犹豫,缓缓滑动喉结,轻启朱唇,一字一句——

    “我……愿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