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0章:再吃(8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0章:再吃(8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君九龄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活色生枭不死佣兵吃在首尔近身特工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0章:再吃(8千字)    身体ying邦邦的厉害,被下了药的缘故,厉祎铭恨不得把身下这个女人拆穿入腹一样的吸-纳进他的身体里。

    从来没有有这样一刻,让他放纵的像是一片野-兽,用强势的尽头儿,把舒蔓狠狠的据为己有。

    厉祎铭蛮横的缠着舒蔓的唇舌,少了以往的自控,他凭着感觉,行径野蛮的刺穿她贝齿的桎梏,纠缠起她毫无防备的小香she,恣意shun-xi……

    从来没有这样情难自禁过,厉祎铭觉得身体热的更加厉害,让他急需舒蔓对他给予无尽的慰藉。

    舒蔓因为生病的关系,本就涣散的理智,突袭的感觉让她根本就无法承受。

    下意识的吴侬软语的嘤咛一声,细碎的声音,如巧克力甜丝一样,无限娇-媚……

    厉祎铭的耳膜,被舒蔓的声音蛊惑着,因为这个女人的声音,整个人心驰神往,思绪更加凌乱而且没有章法。

    舒蔓被厉祎铭包裹着自己的双唇,过分强烈的男性气息,取代了她口腔里的红酒味道,漫天卷地间,尽是厉祎铭炙热缠-绵的气息。

    灵动的缠-绵的与小巧的丁香纠-缠在一起,厉祎铭邪肆的撷-取舒蔓悠悠檀口中的香气。

        几乎要把她的灵魂都吸走了,舒蔓整个人身体紧绷的不行。

    “唔……厉……”

    不等舒蔓完整的把话说出口,厉祎铭霸道的吞没她的唇舌,不给她任何一个说话的机会。

        明晃晃又刺眼的灯光下,厉祎铭就像是一条干涸状态下的鱼儿,凭着感觉的在舒蔓的身上汲取水分的滋养。

        厉祎铭用他唇,一点儿、一点儿的加深、侵入舒蔓的菱唇,所到之处,惊起一连串酥-麻感。

       厉祎铭本能yu-望的亲吻舒蔓,非但没有觉得自己身体里的热源被散开,相反,唇焦口燥的掏空了真气的感觉,直逼他的全部理智,让他全身像是被热火团团围住一样,只剩下一个把身下女人狠狠占-据的念头。

    “唔……”

    在舒蔓一声颤抖的低吟声中,厉祎铭用皓齿咬住了她的菱唇,狠狠的衔住,往自己的薄唇间带去……

    含住舒蔓的唇,原本薄厚适中的绯色唇瓣,因为他大力的shun-xi与疯狂啃-噬,泛着晶莹水渍的红-肿。

    舒蔓痛苦的直皱眉,却抵不过厉祎铭太过强劲儿的吮-吻……

    在舒蔓的印象中,厉祎铭时温润似水的男人,无论是嗓音,还是行为举止,都带着贵气的儒雅,哪怕之前两个人有两次擦枪走火,都没有今天来得这般疯狂,这般难以自控……

        踮起着圆润的小脚,因为和厉祁深之间的身高差距,她双手吊在男人的脖颈上,小脚都要离开了高跟鞋一样的亲吻着眼前这个可以给她纾解燠热的男人。

        厉祎铭的she软-软的抵在舒蔓的齿冠上,在舒蔓想要发声,牙齿轻启的瞬间,他滑了进去。

    无法再去承受老二一直和他叫嚣的感觉,厉祎铭搂抱住舒蔓腰肢的手指,往舒蔓浴袍的腰带处摸索去。

    简单而轻而易举的解开舒蔓腰间的带子,他忘我亲吻舒蔓唇瓣的同时,滑落她对开襟的浴袍,把她的浴袍从香肩处,从上到下,剥落个精光。

    盈白的身子,在灯光下泛着晶莹剔透的色泽,每一处都精雕细琢一般的肌肤,像是初生的婴儿一般蛊惑着厉祎铭的眼球。

    盯着舒蔓在灯光下泛着莹莹光泽的身子,厉祎铭更加口干舌燥的厉害。

    很多时候,厉祎铭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动物到了交-配的时节,一向,他自认为自己的自控力再好不过了,可是,每次面对身下的这个女人,尤其是看到这个女人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眼,就像是会说话一样的泛着柔柔水光,无辜又无措的看着他的时候,他的老二总是探出头,让他ying的不行。

    舒蔓被厉祎铭强势的气息包裹着,她觉得自己的思绪都飞脱到了远方。

    从来没有这样的窘迫过,厉祎铭在非-礼自己,像头野兽一样缠着自己,她明明应该生气,应该动怒,甚至是发火的吵闹,可是偏偏……偏偏,她闹不起来,而且明知道自己在他的面前不应该这般无礼,身子却不和她意志相符合的违背她。

    “厉祎铭,你别碰我,你放开我!滚!”

    舒蔓尖锐的控诉着,嗓音却因为高烧的关系,不舒服的厉害,以至于声音完全没有杀伤力。

    挣脱不开,舒蔓在厉祎铭唇舌的强势攻击下,像是一团烂泥一样,无助的喘息……

    这样的样子太暧-昧,太撩-人,也太容易让她沉沦,她明知道这样不可以,可是……

    舒蔓不知道是这个男人的手腕太娴熟,还是她骨子里本身就是这样一个lang-dang的女人,被眼前的男人侵犯,竟然身体也有了羞耻的反应。

    而且反应还是那么的强烈!

    身体上难受着,她羞得脸颊上面的红晕,无限的扩大、延展……

    手下意识的对合拢浴袍,试图把自己羞见于人的美好藏匿住。

    只是……

    厉祎铭注意到舒蔓的动作,因为思绪胡乱成了一团的关系,他根本就听到舒蔓反抗的声音,满脑子都是想要把她牢牢占据的强劲儿念头儿。

    拿起一只手,厉祎铭用单手固定住舒蔓的双手,把她挣扎的双手牢牢的按在头顶上,渲染上了幽暗的眸子,在落下一片暗影的灯光下,把目光,紧紧落锁到舒蔓莹白的身躯上。

    舒蔓实在是生得太过美好,白-皙的肌肤,胜雪一样莹润,所到之处,是让人喜欢的体型轮廓。

    盈盈一握的腰肢,就连同肚脐,都让厉祎铭觉得异常可爱。

    目光,深邃且炙热的往上,瞧见舒蔓就算是躺着,也着实挺-立的玲珑,无比喜人的吸引自己的目光,他的眼睛,都不舍得往其他处流连……

    盯着舒蔓漂亮锁骨下面的位置,望着像是镶嵌了钻石一般的粉雪,厉祎铭喉咙难耐的上下滑动……

    舒蔓双手被桎梏着,自己躺在沙发中的姿势实在是不舒服,让她难受的不断皱眉。

    厉祎铭变得沉,且重的气息,喷洒在舒蔓的肌肤上,惊起一连串粉色的小颗粒……

    舒蔓的粉雪处肌肤,落下沉重的喘息,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无处躲藏的羔羊。

    “厉祎铭,你给我滚!”

    舒蔓冲厉祎铭喊着,他的气息,太过强烈,让她意识到危险的降临。

        被火热的波流源源不断的冲击着,厉祎铭开始无意识的滑动喉结。

    皱紧眉头,没药效涣散理智,厉祎铭根本就不清楚他到底在做什么。

        口干舌燥的舔着唇,厉祎铭用手托着舒蔓的腰身,让两个人之间的贴合紧密无间。

       “蔓蔓!”

    头脑昏昏沉沉的厉祎铭,都黯哑又充满情-yu的嗓音,低低的唤着舒蔓。

    从来没有这般亲昵的唤着她,在意乱-情迷下唤着她,让他的嗓音有说不出的xing-感,也让两个人的关系,因为这样一声亲切的呢喃,变得更加白热化。

    一早就被这个女人蛊惑着他理智,在办公室那里的时候,厉祎铭被她折磨的险些要了他的命一样。

    现如今在药效的一再催促下,他根本就无法控制住自己。

        沉冷的眸底腾起了难以掩盖的情-yu,在看到舒蔓,咬紧唇瓣,一副委屈又隐忍的姿态,给了他一种难以掩饰的妩-媚气息,他将唇瓣紧抿成一道弧线,眸色变得更沉、更阴。

      “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了。”

    倏地一下子,厉祎铭俯身,直接撷取舒蔓的娇-软,贪婪的shun-xi……

    舒蔓难以控制的发出低吟声,红缨处发疼,疼的她细眉皱紧,一张因为生病关系而变得绯红的脸蛋,五官痛苦的拧紧成了一团……

    厉祎铭没有过xing经验,却对舒蔓的身体,勾起了他最原始,且本真的狂炙……

    灵活的she,恣意的舔舐,舒蔓过于酥-ruan的粉雪,因为他的研磨,泛出诱人的红色。

    实在是太过美好,舒蔓就像是罂粟一般,惹得厉祎铭根本就无法控制,只想凭着本性,更多的撷取她的美好。

    舒蔓被厉祎铭搞得身体都下意识的弓成了一个小虾米,却不知道她的行为举动,让厉祎铭更加拮据的拥有她的美好。

    从这边,换到另一边,厉祎铭乐此不疲的爱着舒蔓,直到她莹润的肌肤上,尽是他的痕迹,他才把自己攻占的目光,转移到了舒蔓xing-感漂亮的锁骨上。

    “嗯……”

    舒蔓无法自控的从嗓子里发出声音,娇-媚而旖-旎。

    她本来在抗拒,却因为高烧,整个人的思绪不清明,连推搡厉祎铭的双手,都变成了搂抱他一般。

    “不要,厉祎铭,不要,你放开我,我求你放开我……”

    厉祎铭像是发了qing的野兽,被原始的冲动占-据了一切,他听不到舒蔓的求饶,把他强势的唇舌,在她的min-感处,一再的反反复复,没有间歇……

    “厉祎铭,我求你,别……别再继续了……”

    舒蔓急的眼眶都红了,哪怕她此刻生着病,她也深知,在她的眼中,一向温润的厉祎铭,根本就不会是这个样子,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气势汹涌,更没有想过自己的挣扎会这么的无力。

    双手还在反抗,明明自己被桎梏住了,舒蔓却依旧不死心,一边哭喊着,一边尽力去推厉祎铭。

    “厉祎铭,你别再继续了,我不要……我不要啊,唔……”

    抵抗不住chao-动感蛰刺着她的神经,她明明再竭力抗拒,身体却起反应的顺从厉祎铭的行为举措。

    厉祎铭执起头,目光盯着舒蔓水灿灿的乌眸,眼底暗沉一片。

    他知道他不应该这么做,更不该去侵犯舒蔓,只是……

    “蔓蔓……”

    厉祎铭抬起手去抚摸舒蔓的眉眼,声音痴喃的唤着她。

    身体实在是难受,他想和她解释自己不想侵犯她,可是力不从心,他的话,因为嗓子的难涩,他根本就说不出话。

    在身体又一次备受煎熬下,他难以控制,目光流连到舒蔓微微轻启的朱唇上以后,俯下身,蓦地含住……

    “嗯……”

    舒蔓被厉祎铭衔住唇,让他们两个人的唇瓣像是磁极一样再也难舍难分的贴合在一起。

    “不要,厉祎铭……我……嗯……”

        蜷缩着娇-躯的舒蔓,声音断断续续,因为厉祎铭的动作,她说不清任何一句完整的话。

    被厉祎铭技巧的吻牵引着,她难以抑制的娇-媚呻-吟一声。

        下意识的,他四肢抱住眼前的男人,原本努力去推搡男人健而不硕胸口的扣,因为承受不住他强势的亲吻,变成了紧紧地抓住他的衬衫。

    厉祎铭火热的唇吻过舒蔓削尖且圆润弧度的下巴,舔舐着唇瓣,一寸一寸的亲吻着她的每一处肌肤。

    舒蔓因为厉祎铭的动作,怕的不断大叫,却抵抗不住他强势的索取。

        

        一股强劲的热浪席卷而来,厉祎铭不可控的身子,眸间泛起了低迷的深邃。

        不再满足于唇舌间的亲吻,厉祎铭抓住舒蔓的腰身,放肆轻拢慢捻……

     忍无可忍舒蔓的嗓音,越发变得沙哑,到最后,近乎都要说不出来话了。

    听不到舒蔓反抗的声音,厉祎铭没有放开她,纠缠舒蔓唇舌的同时,反手托着她的腿弯,把着她腰,一路纠-缠到房间里。

    舒蔓身子被重重的甩在chuang铺上,头脑一片昏沉。

    等到她有意识的抬起头,整个人就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缩紧身体。

    “厉祎铭,你不要!”

    迷离的目光看到厉祎铭正在剥落他的衣衫,将他完美比例的身躯,一点儿、一点儿的袒-露出来,舒蔓的大脑“嗡!”的一下子炸开。

    “厉祎铭,你别过分,别过来!”

    舒蔓难以置信的瞪大眼,她此刻发着烧,却顾不上自己身体的不舒服,本能的想要逃避。

    有了今天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舒蔓真的怕极了。

    虽然说她平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却因为面对自己要失去自己的纯洁,她怕的想要找一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对舒蔓的话置若罔闻,厉祎铭兀自将自己好到完美的身型,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身型和身材好的诱-人,比那么男模儿都带有you惑力。

    精瘦的身躯上,匀称而分明的机理,线条冷硬而奥凸有致,人鱼线往下,黑色的四角短裤,昂藏不住的轮廓,蓄势待发。

    看到让自己脸红心跳的物什,舒蔓隐忍眼眶中有泪雾在闪烁,生生的咽了口唾液。

    “不要,厉祎铭,我不要!”

    厉祎铭转身,在往chuang边走近。

    越发接近的距离额,让舒蔓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烫,这样的感觉太难受,太难熬,就像是把她放在大蒸笼里,让她上不来气儿。

    “厉祎铭,你冷静点,你的自控力就这么差吗?”

    舒蔓不知道厉祎铭是被下了药,直觉的认为他就是想继续今天在办公室里没有完成的事情。

    厉祎铭被药力折磨着全部的意志力,行为,已经无法在自己的自控范围里。

    看到似乎要撑破四角短裤的物什,舒蔓吓得不断蜷缩着自己的身子。

    “厉祎铭,我求求你,你别胡来,别胡来!”

    舒蔓心慌意乱,两个白-皙的小手里,不断的沁出汗丝,下意识后退自己身体的同时,两个小手,死死的抓紧身下的chuang单。

    看着像是个小白兔似的护住自己的小女人,厉祎铭迈开优雅如同豹子的步伐走近,跟着,俯下身子,将两个手撑在chuang边,用审度的目光,深邃又高深的睨着眼前小女人脸上的每一个神情的变化。

    “蔓蔓……”

    厉祎铭克制自己,用沙哑像是迷魂曲一样的嗓音唤着她。

    “蔓蔓,我不想伤害你。”

    他郑重其事的说着话,明明身体已经被刺激着体无完肤,却已经在隐忍,竭力用最后一丝理智和舒蔓好好说话。

    但是……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变化。

    厉祎铭近距离把舒蔓锁在自己的面前,舒蔓的一呼一吸间,尽是厉祎铭强烈的男性气息。

    被他危险又霸道的气息吞噬,舒蔓无措的摇晃着头。

    “厉祎铭,你不想伤害我,就不要伤害我,好不好?”

    舒蔓放低自己的姿态,哀求着。

    她怕,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没有遇到过这样变了一个人似的厉祎铭,她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剧烈颤抖……

    无辜的眸子,粲然如水的盯着自己,厉祎铭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着。

    有一种女人,天生就能勾-引住男人,哪怕不需要用什么解数,只需要一个无辜眼神儿,就能让你心猿意马!

    被厉祎铭带有某种深意的眸光看得浑身不自在,舒蔓贝齿死死的咬出唇。

    她纤凝的手指扯过一旁的薄毯,试图遮挡住自己的身子,却不想先她一步发现她行为的男人,已经将她身上那块滑不可稽的薄毯,掀开到了一侧。

    “你……”

    舒蔓羞得朱唇都陷入到了齿缝间,目光却撞到厉祎铭变得更加暗沉的眸,黑得像是深夜一般,尽是自己读不懂的危险暗芒……

    厉祎铭的额角沁着细细的汗丝,因为药效的关系,他的呼吸,重而沉,说不出的凌乱……

    “蔓蔓……”

    厉祎铭又痴喃的唤了舒蔓一声,跟着,伸出手,拦住了她的腰肢。

    “我受不了了!”

    再每一个字都咬牙出声以后,厉祎铭再也无法忍受,按住舒蔓的身躯,他就将身体的全部重量,都压了上去……

    ————————————————————————————————————————————————————

     厉祎铭干热的掌心在舒蔓的雪背上游-移着,力道很重,就像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揉-进体内似的。

      

      感受到了男人慵抚着她的娇躯,力道重的让她蹙眉,忍不住的淡淡噤声。

        “厉祎铭……”

        舒蔓反抗的唤着他的名字,妩媚的声音,让厉祎铭的神经被蛰得一突一突的跳着。

        宽厚掌心的温度滚烫的熨帖着舒蔓的肌肤,令她不由得身体紧绷起来。

        

    厉祎铭拉着舒蔓的手,让她伸出白-皙的小手,把控自己。

    “握住它!”

    他要求这,眸底,是深不见底的一片暗沉……

    “我不……”

    舒蔓不肯依,她没有握住厉祎铭,却已经感受到了短裤里的物什,以强劲儿,不同温度,滚烫的熨帖自己的掌心。

    “你确定?”

    厉祎铭墨发凌乱,被汗丝打湿了头发的关系,一派不羁的邪痞……

    “厉祎铭,你别再折磨我了,我求求你,唔……”

    舒蔓不肯依,不想厉祎铭当着她的面儿,竟然……

    弹出来的物什,骇人且狰狞,舒蔓瞧见后,直觉的转开眸。

    “厉祎铭,你流-mang!”

    “嗯!”

    厉祎铭点了点头,默许她的话。

    “你让我这么没有自控力,看到你,我就ying了,我宁可耍流-mang!”

       

    厉祎铭探着身体,灼热的气息洒在舒蔓的耳边,跟着在药物的催使下,狷狂而霸道的再度咬住舒蔓。

       霸道的气息灌入,舒蔓根本就没有挣扎的可能。

    “厉祎铭,别……我不要啊……”

    逐渐加重的吻,让舒蔓浑身颤抖。

      厉祎铭行径强势而野蛮的不住咬着舒蔓,让卧室里的温度不断攀升。

        粗重气息的声音,在空气中浮动开,厉祎铭不再满足于唇齿间的亲吻,目光顺着美好的曲线向下,深邃且炽热的流连到了女性的圣地。

        一切的一切在他的眼中彻底的幻灭,只剩下眼前的女人,在叫嚣着他身体最本真的渴望。

        “不,你要的,你的身体要的!”

        低缓中沁着潮动涟漪的话语落下,厉祎铭动作粗鲁,蓦地一下子大手歇斯底里的拉过舒蔓盈白肌肤的腿弯。

        贝齿咬紧着唇瓣,腿部一痛,舒蔓流露出恐惧又害怕的样子,在她渗着汗丝的小脸上,迷惘的呈现着。

        “厉祎铭,不要……啊!”

    狂肆的捞起那抹小身子对着自己,厉祎铭把住自己,在舒蔓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下,腰身猛地一沉——

    破碎的声音在房间中响彻,弥漫的情-yu味道,似一朵盛放的火玫瑰,糜乱而炽烈……

    ————————————————————————————————————————————————————

    房间中,染满了情-动的潮-湿气息,惊起一室的暧-昧休止符……

    厉祎铭就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乐此不疲的攻占舒蔓的身躯,把着她,把尽可能让他畅快的姿势,都试了一个遍。

    舒蔓被厉祎铭折腾的要散了架,高烧不退的关系,她根本就吃不消厉祎铭粗鲁的行径。

    再厉祎铭一再强势的攻击下,她到最后,昏厥了过去……

    和煦的温暖顺着窗棂落下,顺着窗帘的缝隙,有一丝阳光,落在舒蔓的明眸里。

    感受到眼里落进一丝光线,她隐忍头疼,身体不舒服,迷迷瞪瞪的睁开眼。

    惺忪的眸睁开,她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嗓子和鼻子难受的厉害,她发不出声音,就抬手揉着额际。

    指尖儿刚落在眉心处,直感觉自己的感官世界都要颠覆了,额角处的胀痛感,还像昨晚一样的难受、清晰。

    缓缓的支起身子,她刚刚一动自己的小腿,全身上下立刻传来了一阵散了架般的疼痛感,尤其是下面那种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她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来昨晚厉祎铭对自己粗暴的一幕。

    本能的掀开被子,望着自己已经套上了男士的白衬衫,她不管不顾,直接剥落。

    随着衬衫的纽扣被自己剥落,她看到自己赤-裸的身子上,满身醒目的吻痕,那样刺激自己双眸的愕然呈现出来。

    顿时,她的心,垮了……

    天知道,她多希望昨天晚上的一切,是一场荒唐的梦,只是……

    还未从自己与厉祎铭之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一-夜中,反应过来,她灿然的目光中,落入了chuang单上的情景。

    凌乱的蓝白色chuang单上,竟然是片片醒目的痕迹,甚至,点点沾染激-情的水渍在白色的chuang单上,显得尤为清晰。

    望着yin靡的一切,她眉头紧锁,心里,有说不清的痛苦……

    蜷缩自己的身体,她双臂抱紧自己,任由发丝垂落,遮掩住她苍白的面颊,她痛苦的皱紧眉头儿。

    舒蔓不允许自己哭,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承受不住,更承受不起。

    虽然说现如今的社会,发生一-夜-情,发生情不自禁的一-ye,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只是,她根本就绕不开这个弯。

    她以为,自己明明可以很坦荡的看开这件事儿,可是该死的,她异常的在意。

    尤其是想到厉祎铭已经有了未婚妻还这么对自己,她心脏上,就好像被一把刀子给划开一样,硬生生的疼……

    一再思忖着自己现如今的处境,舒蔓气不过,再三捏着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厉祎铭。

    没有多做考虑,她随意的将自己身上的白衬衫拢了拢,系了几粒纽扣,赤着脚,下了chuang。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