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6章 :擦枪走火(8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6章 :擦枪走火(8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活色生枭不死佣兵吃在首尔近身特工     她和谁好,和谁之间有关系,碍着他们什么事儿,有必要一个个都一副要打架架势的来质问自己么?

    舒蔓不友善的语气给粟涵说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整个人尴尬不已。

    不想理会这些吃饱了撑得人,舒蔓甩开手,撇开了粟涵。

    跟着,她抬脚,继续往自己的办公区那里走。

    望着舒蔓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趾高气扬离开的身影,粟涵暗自握住手指,把手指紧紧的蜷缩到一起,目光犀利如针的盯着舒蔓远去的身影……

    ————————————————————————————————————————————————————

    舒蔓挺不在状态的上了下午的班。

    下了班以后,她想到自己昨天把自己的母亲给推跌倒了,一再转动手机后,拨了电话过去。

    舒蔓虽然介怀于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但是想到自己昨天的所作所为太不应该,还是很郑重其事的询问了姚文莉的情况,并且心存愧疚的道了歉。

    父母和子女没有隔夜的仇,舒蔓一道歉,姚文莉的心就软了。

    “蔓蔓,其实昨天的事情,妈……也有不对的地方!”

    自己也没有考虑到自己女儿的真实感受,凭借自己心里的臆断,觉得她喜欢厉祎铭,就撮合两个人在一起。

    现在想想,自己当时说得话,实在是有欠妥当。

    姚文莉一对舒蔓也说抱歉,舒蔓心里更是不好受的厉害。

    不过好在她没有责备自己,也没有怪自己,舒蔓兀自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后,恢复了常态。

    自己工作的关系,没有车,出行也不方便,舒蔓又问了自己的车是在城南,还是在哪里。

    “你的车啊……好像是祎铭那个孩子给开走了,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你问他吧。”

    “好,我知道了!”

    得到了自己母亲的回答后,舒蔓挂断了电话。

    手里握着手机,望着已经黑了屏的手机,她微拧了下眉头。

    厉祎铭不是自己有车吗?怎么还开自己的车走?

    想不通,也想不到原因,舒蔓沉吟了一下,在已经黑了屏的手机通讯录里,翻出来了“死华佗”的名儿。

    ————————————————————————————————————————————————————

    厉祎铭接到舒蔓打来的电话时,正处理好一份近期要签署的文件。

    厉祎铭在市中心医院做妇科科室主任的同时,私下也有自己的医疗器械运营公司。

    医生,不过是他不想自己过得太安逸,给自己额外找的一份工作。

    望着手机屏幕上闪烁舒蔓的手机号,厉祎铭嘴角不自觉的浮动开一抹笑。

    舒蔓能拨打电话给自己,很显然,她存了自己的号码,而她会保存自己的手机号码,从另一个角度看,也证实了她没有在意两个人之前发生的不愉快,可见,她还是拿自己当成是他朋友看的。

    接了舒蔓的电话,他理所当然的问了舒蔓的身体情况。

    早上通电话时厉祎铭就有关心自己的病情,这会儿他又询问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舒蔓心尖处,不自觉的泛起心悸的涟漪……

    一个女孩子,被一个异性,还是一个性情温和,长相帅气的异性关心着,照顾着,怕是谁都无法抵抗住这般诱-惑。

    “我……没事儿!”

    因为一个小感冒,自己怎么可能就闹得柔弱不堪。

    “我打电话过来是想问你,我的车呢?”

    车是公司配给她的,是让她用来工作的,如果没有车做自己的代步工具,自己见客户,实在是不方便。

    “你的车在我这边,你要来取吗?”

    舒蔓昨天生病的关系,厉祎铭开了他的车回市中心医院,至于舒蔓的车,他找了他在城南的朋友,给开来了公司这边。

    “嗯,我当然要取车,不然我上下班、工作什么的都不方便。”

    “那我把车开去你公寓楼下,还是你公司?”

    “不用,你告诉我的车在哪里,我去你那边找你。”

    她大病初愈的,自己去找厉祎铭,就当散散心,不至于让自己和公司那些同事较劲好了。

    “那好吧。”

    说着,厉祎铭把自己公司的地址,说给了舒蔓听。

    ————————————————————————————————————————————————————

    舒蔓到厉祎铭所在的公司时,自己有些发怔的望着几十层楼高的摩天大厦。

    这是厉祎铭的公司?

    他不是医生吗?自己手上还有公司?

    想到厉祎铭一直以来都不简单的身份,她拿出手机,在自己浏览器的搜索引擎栏,输入了“普泰公司”。

    待她把关于公司的介绍看完,整个人瞪大眼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厉氏,厉祎铭……厉……

    后知后觉,她才意识到这个厉祎铭是盐城权贵厉家的公子哥,也就是自己好闺蜜乔慕晚相好的男人的弟弟。

    没想到搞了一大圈的乌龙,厉祎铭竟然自己好闺蜜未来的小叔子。

    诧异的不言而喻,怔忡了几分钟后,舒蔓恢复常态,迈开步,进了办公楼。

    厉祎铭之前有吩咐助理梁墨,说有一位“舒小姐”来找他,直接带她来办公室就好,理所当然的,舒蔓没有经过任何人,就去了厉祎铭的办公室。

    就像是第一次进入职场一般,舒蔓四下打量普泰里的每一处。

    不同于她所就职的几家公司,虽普泰然公司对外宣传只是一家医疗设备制造公司,但考究到每一处装修都力求精益求精,完全是大型企业严谨的行事作风。

    舒蔓进厉祎铭办公室的时候,厉祎铭刚和厉祁深通完电话。

    指了指沙发的位置,厉祎铭转身往饮品区那边走去,问舒蔓想喝点什么。

    “柠檬水吧。”

    大热天的,她一路赶来,还真就是有些热了。

    望着舒蔓微红的脸颊,厉祎铭在柠檬水里加了两块冰块。

    接过厉祎铭递上来的水,舒蔓姿态慵懒的饮了一大口,随即,把这里当成是自己家一样,把身子懒散的往沙发里靠去。

    “你手上有这么大的公司,你还去医院做医生,我看你是吃饱了撑得吧?”

    “为什么这么说?”

    厉祎铭抬起脚,踢了下舒蔓的小腿,示意她留点地方给自己坐下。

    舒蔓微微挪开了点地方,留了位置给厉祎铭,随意道——

    “自己有公司在手,不当boss,脑抽的去做医生,不是吃饱了撑得是什么?”

    她略带嫌弃的对厉祎铭翻着白眼,神情要多不屑就有多么不屑。

    “公司的业务量不多,不耽误我做医生,我空闲下来时间没有事儿,做医生治病救人没有什么不好。”

    厉祎铭淡淡的解释,舒蔓依旧对他不屑的撇着嘴巴。

    “你还真就是自我感觉良好!”

    虽然厉祎铭没有说,她也没有再去问厉祎铭到底真实身份是什么,但是知道他手上有厉氏旗下下属的子公司所有权在手,她也大致了解到了他的身份。

    “对了我的车呢?你干嘛把我的车开来这边?”

    她的车是公司配置给她的,貌似那会儿还是个二手车,这样上不去档次的车,她想不到厉祎铭怎么就这么想不开的把他开来了公司这边。

    “你车在停车场那边停着呢,我让我朋友把你车从城南开来这边的,省的耽误你再跑一趟。”

    听厉祎铭这么说,舒蔓挑眉。

    “听你这话,是想让我感谢你了?”

    “我接受你的感谢!”

    厉祎铭云淡风轻的姿态,嘴角挽着淡淡的笑,看得舒蔓“嘁”了一声,“这都是你应该做的,我为什么要感谢你啊?你死心吧,我才不会感谢你!”

    他吻了自己,把自己珍贵的初吻夺走了,为自己做点事儿补偿自己,再应该不过了,自己丢了初吻,还要反过来感谢他,自己不是亏大了吗?

    舒蔓一副不买账的骄横姿态,看得厉祎铭不住的摇头儿。

    “你病真好了?”

    沉吟了下,有些不敢确定舒蔓有没有诳自己,厉祎铭抬起手,本能的往她的额头上探去。

    没有什么意识,厉祎铭略带薄凉的手指落在自己的额上,舒蔓才惊觉到。

    “早就好了!”

    舒蔓嫌厉祎铭磨叽,抬手就去拨他的手。

    厉祎铭的手被拨开,自己的手落下时,不着痕迹的正好刮过舒蔓的浑-圆处……

    感受到粉雪处敏-感的触觉,沿着自己的神经,四周蔓延开来,她下意识轻颤的同时,本能的抬起头,对视上厉祎铭的目光。

    厉祎铭没有料想到自己会不经意的碰了舒蔓,面露囧色。

    两个人怔忡神情的对视着,脑海中,不自觉的浮动出来了两个人昨天在一起激-吻的场景,似乎昨天,他也揉-捏了自己,而且力度,格外的大……

    这一想,舒蔓只感觉自己身体敏-感的有些发颤,似乎,有湿湿黏黏的感觉,像是腾升起来的雾气一般,笼罩上了她的萋萋芳草之处……

    莫名的有些羞,明知道厉祎铭手落下时,并不是有意触碰自己,但是舒蔓偏偏不得劲儿的厉害,脸颊,都如同被什么东西炙烤一般,不断的泛出红晕。

    太尴尬了,实在是太尴尬了,自己和厉祎铭之间,竟然……竟然闹到了现如今这样窘迫的境地。

    两个人谁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不管说什么,都异常别扭的厉害。

    两个人谁也没有移开目光,怔怔的盯着对方眼中浮动的微光……

    厉祎铭从未觉得自己面对一个异性的时候,会这么不知所措。

    足足对视了近三分钟,厉祎铭再收拢回飞脱的思绪,尴尬的舔了舔唇瓣。

    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舒蔓突然,像是一头饿极了的小豹子一样,对着厉祎铭就扑了过来。

    “你怎么这么烦人?”

    舒蔓两个小手,蔓藤一样死死的掐着厉祎铭的脖颈,质问着。

    边说着,她把自己身体上的力量,都压在了厉祎铭的身上。

    “你欺负我有瘾是不是?”

    自己被他占-有了初吻不是,这会儿还摸了自己,她就纳闷了,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欠了这个男人什么,这辈子,让他来和自己讨债来了。

    舒蔓的两条腿,半曲着,分立在厉祎铭腰部两侧,完全没有意识到,穿着工作裙的她,这会儿的姿态有多撩-人……

    柔软的腰肢,下弯成一个柔美曲线的弧度,舒蔓把厉祎铭抵在沙发的一角,把两个手上的力量,全部都落在他的脖颈上。

    一心都在想着狠狠的收拾厉祎铭一顿,舒蔓完全不知道,此刻的她,因为叉-开-腿的动作,正与厉祎铭之间,以某种不该有的姿态,相互衔接着……

    舒蔓再怎样说也是个女人,力道根本就伤不到厉祎铭。

    脖颈上并没有难受的感觉存在,但是厉祎铭的某处,却异常的难受,就好像是,他此刻被遏制住的并不是他的脖颈,而是他发胀的物什,让他的物什,如同无法喘息一般,不住的膨胀……变ying……变长……变cu……

    喉咙间难耐的感觉,由下面往上涌,厉祎铭尽可能在舒蔓的桎梏下,滑动自己的喉咙,只是,他再怎么样滑动自己的喉咙来纾解身体上面的不适,也无法疏散开身体某处,全部血液都往一处涌的潮-动感……

    舒蔓望着厉祎铭变得难耐的神情,她单纯的以为是自己下的力道太狠,厉祎铭无法忍受,所以才会这般表情,殊不知,她是在点火,让厉祎铭的理智,往崩溃的边缘走去……

    厉祎铭无法忍受舒蔓完全不知道她在煽风点火的行为,藏匿在短裤里的物什,不断的探出头,向上昂扬。

    “嗯……”

    无法忍受的从嗓子眼里发出可耻的声音,厉祎铭觉得他都要被舒蔓给逼疯了,想也不想,他抬起手,扣住舒蔓的腰肢,直生生的往下按……

    舒蔓两条腿,都蜷缩着,窄裙因为她的动作,往上撺了些,让本就到了大腿处的窄裙,隐约间,露出她浑-圆弧度的翘-尖儿……

    猝不及防的被一个粗-ying的物什碰了碰自己,舒蔓不自觉的从嗓子里发出旖旎的声音。

    “嗯……”

    细碎的一声,无限娇-媚,好像是巧克力甜丝儿一样,不断的缠绕开来……

    虽然隔着几层单薄的布料做阻隔,但是舒蔓还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个不同于自己身体温度的东西,杵了杵自己的身体。

    “厉祎铭,你……”

    “别动!”

    厉祎铭隐忍着,从嗓音间,发出难耐的声音。

    隔着自己的短裤和西裤,还是舒蔓的丝-袜和内-裤阻隔,厉祎铭并没有因为这几层布料的阻隔,就没有感受到舒蔓的柔-软,相反,他很真切的感受到了她赋予他的娇-嫩,就像是一朵初盛放的花儿,迫切的让他想要采撷,

    舒蔓因为这样一个不同于自己身体温度东西的陌生触碰,身体僵硬的绷紧着,却抵抗不住,自己的体内,不断有羞耻的ye-ti分泌……

    厉祎铭的额角渗着汗丝,因为身体上的难耐,他的呼吸,格外的沉重,不过好在舒蔓并没有再动,他不至于被搞得太过难受……

    只是,舒蔓不动归不动,她身体上湿湿-黏黏的ye-ti还是让他的头部,不断的翻滚要喷-she的感觉……

    和舒蔓深-入的接触过两次,两次,他都不期而遇的she了,生平的清规戒律被打破了。

    想到自己第一次面对她自-wei,自己也随着她的动作破了处-男之身,还有昨天晚上自己去了卫生间用手给自己纾解,他真的觉得舒蔓是他的冤家,让他一再自认为好的自控力,变得越来越低下……

    舒蔓因为和厉祎铭的衔接,也搞得格外难受。

    已经二十六岁的她,什么都懂了,虽然没有谈过恋爱,和异性发生不正当的关系,但是大学期间,她没少和室友在寝室里看国内外的动作片。

    看厉祎铭的表情,和动作片里的男主如出一辙,她自然是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样荒唐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反应,也能感受到厉祎铭有增无减的趋势,舒蔓觉得自己都要被两个人之间不该有的行为给搞疯了。

    贝齿死死的咬紧唇瓣,舒蔓隐忍的样子,让厉祎铭更是头皮发麻的厉害。

    舒蔓嘴巴上虽然云淡风轻,总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当这种事情真真切切的发生在她的身上,她还是不可避免的胆怯,生怕,厉祎铭一个把控不住,两个人擦枪走火,闹出来无法挽回的闹剧。

    “你……能不能忍一下,我挪开点!”

    舒蔓滑动着干-涩的嗓子,黯哑的开腔。

    因为和厉祎铭这样的动作,她的嗓音干干的,好像失去了水的鱼儿,难受的不行。

    厉祎铭也想让舒蔓移开,免得自己这么难受,只是,她一动,他就无法忍受了。

    “我说了,别动!”

    厉祎铭难以自控的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一向温润如玉的他,这一刻也被逼的发疯抓狂了,眼底,不断的沁出墨汁一般幽深的暗芒……

    被厉祎铭冷斥一声,舒蔓感受到他物什大了一圈的感觉,心里惶惶然。

    “你别乱来,我不动了!”

    真怕厉祎铭一个擦枪走火就把自己给办了,舒蔓大气不敢喘一下,说完话以后,就着刚刚的动作,继续僵硬着身体。

    她要让厉祎铭疏散了自己,不然,这么下去,两个人都会疯掉的。

    只是,她有些想不通,厉祎铭怎么面对自己的时候这么失控,要知道,作为医院的男神医生,碰到的女人不再少数,她怎么就没有听说过他对谁有过这么失控的行为呢?

    就着一动不敢动的姿态足足僵硬了五分钟,舒蔓因为长时间一个动作的关系,身体筋骨难受的厉害。

    将手搭在厉祎铭的肩膀上,她微微扭动了一下腰肢,她这一扭动,厉祎铭立刻从嗓子眼里发出可耻的声音。

    手下意识的往下按舒蔓的腰肢,舒蔓的腰肢一落在厉祎铭柱状物上,她也被吓得大叫了一声。

    “厉祎铭!”

    天知道,长时间这样保持一个难受的姿势,舒蔓真想豪言壮语的和厉祎铭痛痛快快的来一下子,免得把自己搞的不上不下,这样难受,这样尴尬……

    “你一定要逼疯我,是不是?”

    厉祎铭的发丝因为长时间的隐忍有些凌乱,眼底更是一片夜色般的幽暗。

    削薄的唇紧抿着,他的隐忍,明显已经到了极限。

    “我才没有要逼疯你,那是你自己的事儿!”

    舒蔓微自己辩解着,她才不要承认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搞得厉祎铭浑身难受的像是有虱子一样,这一切,都归咎于他的自制力原因,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舒蔓不说话还好,她这一喊,厉祎铭的物什,更是蹭蹭蹭的跳动了几下,隐约间,他能感受到有jing-水滴下来了几滴,要不是他还算有自控力,这会儿松了jing-关,只不过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窘迫状。

    厉祎铭还在掌控舒蔓的腰肢,舒蔓却忍受不住了。

    “厉祎铭,你放开我,我才不要陪你疯,我不管你怎么办,虽然你是用手还是怎么样,你放开我,我懒得陪你疯!”

    舒蔓被搞得委实想了,但是她微薄的理智,还是让她清楚的认知到了,如果自己和厉祎铭一起疯下去,接过就是两个人再也无法做朋友,指不定到时候永远都不会联系,哪怕将来在路上碰了面,也会装作谁也不认识谁。

    潜意识里,她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拒绝,逃避,是最好的避免让两个人都尴尬的办法儿。

    舒蔓边说着,两个小手,就羸弱的开始推动。

    她刚把厉祎铭的身体微微推开了一些,在猝不及防下,厉祎铭把原本扣在她腰身上的一只手抬起,转而变成了按住她的头。

    随即,霸道的吻,带着狷狂而凌乱的气息,强势的吞没一切……

    强烈的气息,带着专属于这个男人的特殊味道,一点儿、一点儿的侵-入舒蔓的呼吸间,与她的呼吸杂然的交融在了一起。

    厉祎铭吻落下的瞬间,舒蔓立刻就绷紧了身子,原本挣扎的动作,也瞬间消弭不见。

    “唔……”

    在舒蔓一声颤抖的娇-吟声中,;厉祎铭加重了亲吻她的力道。

    他缠-绵的shun-xi着她的唇,把舒蔓缠的不留一丝一毫的缝隙。

    把唇舌探-入到香甜的腹地,他抵住她齿冠,公尺掠池……

    舒蔓抗拒着,却无法避开这个强势的吻。

    厉祎铭单手控制亲吻舒蔓的姿态,另一只手,不住的按住舒蔓的肩膀,把她的身体,向自己压下……

    “嗯……”

    身体隔着布料衔接着,唇舌也衔接着,两个人都因为这个炙热、缠-绵的吻,都乱了理智,加重了呼吸的频率。

    厉祎铭思绪凌乱成了一团乱麻,舒蔓也好不到哪里去,相比较厉祎铭而言,她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自然的红晕,不住的蔓延她一张秀气的小脸。

    想推却推不开眼前的男人,舒蔓在厉祎铭熟练技巧的亲吻中,意识被慢慢的侵蚀,到最后,她缴械投降,完全没有意识的回吻眼前的男人。

    气息越来越重,温度也攀高起来。

    拒绝不了这个女人的美好,厉祎铭膜拜一样的抱紧她。

    干热的掌心,带着魔力,让敏-感的小女人卷而长的睫毛颤了颤。

    双手吊在厉祎铭的脖颈上,两个人抵在一起,沙发都因为两个人过于激情的动作,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厉祎铭把手往下延展,作势要去掀开舒蔓的窄裙……

    察觉到近在咫尺的男人要做什么,舒蔓猛然清醒了过来。

    “不要!”

    “儿啊……”

    舒蔓发出声音的同时,门口那里,厉老太太嘻嘻哈哈的声音,带着无溢于言表的喜悦,轻悦的传来。

    有好些天没有见到厉祎铭了,厉老太太对于自己这个儿子,又气又着急,这么大的人了,连一个正经八百的女朋友都没有处,她急的不行,偏偏自己的儿子又是一副你越是提交往女朋友的事儿,我越是不理会你的态度,让厉老太太实在是挂不住面子。

    有了昨天一事儿的影响,今天她向厉祎铭助理问了厉祎铭在哪里以后,带着韩佳佳直接找上门来。

    她就不信了,自己把他的相亲对象都带来了,他还会避而不及不成。

    正想着,厉老太太直接略过厉祎铭的助理,带着韩佳佳,直接了当的找来厉祎铭的办公室这边。

    厉祎铭的助理梁墨发现厉老太太带着韩佳佳来,想到自家boss的办公室里有人,他尽可能和厉老太太解释,说让她等一下。

    但是厉老太太偏偏是上来了脾气,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性格,梁墨把嘴皮子都说破了,也改变不了厉老太太气势汹汹的来厉祎铭的办公室里找他的事实。

    听到有声音传来,厉祎铭和舒蔓两个人连忙顿住正在缠-绵的动作。

    没想到这会儿会有人来,也没有想到这会儿还会有人不敲门的来,两个人之间僵硬着身体,有说不出的尴尬。

    厉老太太喜笑盈盈的带着韩佳佳进了门,助理梁墨见自己拦不住厉老太太,赶忙喊了一声,意欲给厉祎铭提个醒,却无法摆脱厉老太太已经将脚迈进了办公室里的事实。

    “儿啊,妈来……啊!”

    厉老太太的话还没有说完,目光瞧见沙发里有姿态不整的男女,在一副始料未及的尴尬状态抱在一起,她错愕的大叫一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