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9章 :真是败给你了(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9章 :真是败给你了(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重回八零年代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芳华君九龄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厉祎铭正细细打量舒蔓在说些什么,意识到她睡梦里正在说念着自己,他有些诧异的挑起了眉头儿。

    再敛住意识去看,只见舒蔓恹恹的收回了小手,然后一栽头,又酣畅的睡了起来,隐约间,似乎还有淡淡的酣息声,活像一只餍-足的小懒猪。

    睨看舒蔓有意思的动作举止,厉祎铭的眸光都不由自主的放出来柔和的笑意。

    “小懒猪,真是败给你了。”

    说着话,厉祎铭抬起手指,用指腹点了点舒蔓小巧的琼鼻。

    舒蔓长得真的很好看,很精致,淡淡的剪影落在她玉白的小脸上,如同笼罩上了一层细细的珠粉,纤长浓密的睫毛,像是小蒲扇一般,在忽明忽暗的光影下,落下两排扇子形状的剪影。

    似乎感觉到了有人碰了自己的鼻子,舒蔓本能的伸手。

    厉祎铭瞧见舒蔓要打自己的手,他识趣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让舒蔓准备拨开他手的动作,落了空。

    没有摸到不让自己睡觉的东西,她用手指揉了揉痒-痒感觉的小鼻头儿,随即,感觉自己睡觉的姿势似乎不舒服,她又换了一个酣畅淋漓睡觉的姿势。

    把舒蔓全程的动作全部都看在眼里,厉祎铭嘴角处温润的笑意,越发的清明、深邃……

    他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从第一次遇到她,破了戒一样的吻了她以后,后续发生的很多事情,都让他失了最初的原则。

    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就像刚刚,自己兜兜转转的绕了一大圈子再送舒蔓回家,比他直接送她回来,让他心里舒坦多了。

    有些搞不清楚这一切的改变终归是因为什么,但是他很清楚,这一切的使然,都是本能……

    又与舒蔓独处了好一会儿,看着窗外越发深邃的夜色,想到不能让她在车里睡下去,不然会着凉的,厉祎铭捅了捅身旁的小女人。

    今天发生的事情,再加上在警局的折腾,他坚信这个小东西一定疲倦极了,不然也不能睡得这么沉。

    在舒蔓的脸上轻拍了几下,适中的力道,让舒蔓一阵呜呜囔囔过后,从迷迷瞪瞪的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半睁的杏眼,在看见眼前这个线条流畅,每一处五官都像是精雕细琢后的男人,她又沉了沉眼皮。

    实在是困得厉害,她真想再闭上眼睛,在浑浑噩噩的睡一觉。

    “小懒猪,别再睡了,再睡下去,你当心生病!”

    说着,厉祎铭又轻拍了舒蔓的脸颊几下。

    迷迷糊糊的眉眼间,看到是自己的公寓楼下,她绯色的唇瓣一张一合,近乎用呓语,问——

    “几点了?”

    “已经凌晨一点了。”

    听厉祎铭这么一回答,舒蔓吃惊的“啊?”了一声,原来已经这么晚了!

    “嗯!”厉祎铭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不用‘啊’,真的已经凌晨一点了。”

    舒蔓还有有些不敢相信,翻了自己的手机出来,一看,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了。

    她再去看厉祎铭时,发现只穿着半挽到小臂处的白衬衫的厉祎铭,拉开车门下了车。

    舒蔓见厉祎铭下了车,自己也揉了揉眼睛,下了车。

    夜色旖旎,星光璀璨,微凉的风丝,吹拂而过,凌乱了厉祎铭迎空飞舞的墨发。

    舒蔓下了车,顺着路灯灯光的昏晕迷离,她瞧见融入到夜色中的厉祎铭,眉眼深邃的如同星空,连同映在绯迷光线下的五官,都深刻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厉祎铭看了眼还是惺忪睡眼的舒蔓,眼底暗藏疏朗的笑意。

    他再侧过脸去看眼前的公寓楼,嘴角微动,“你住几楼?”

    “十六楼。”

    舒蔓回了话,然后拿下自己肩头上的外套递给厉祎铭,她礼貌又带着尴尬的掀动绯色的嘴角:“今天的事儿……谢谢你。”

    自己和自己的弟弟被他给救了下来,然后自己后来惹了事儿,他又帮了自己。

    种种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早已经让她对他不再持有之前的质疑与怀疑,甚至,关于他之前的图谋不轨,也幻化成了一缕随风消逝的烟。

    听这个明媚又娇纵的小东西,这么不自然的对自己说谢谢,厉祎铭湛黑如墨的眼底,渲染出星光般耀眼的微芒……

    敲了一个大板栗到舒蔓的额头上,厉祎铭笑着问——

    “这回不再觉得我图谋不轨了?”

    舒蔓抬手揉着自己的额头,三缄其口,“我有说过你图谋不轨?”

    她揣着明白装糊涂,一无所知的样子,煞有其事。

    舒蔓和自己装,厉祎铭也不在意。

    又看了眼十六楼没有开灯的位置,问:“你自己住?”

    “没有,和一个好姐妹一起住。”

    闻言,厉祎铭应了一声,心里有一丝情绪浮动,这种浮动的情绪,他很清楚,叫心安。

    抬手,他去接舒蔓递过来的外套,边伸手,边问——

    “东西都拿好了么?”

    “嗯,拿……阿嚏。”

    还不等厉祎铭的手触及到西装外套,迎着瑟瑟晚风的舒蔓,又打了一个喷嚏。

    几乎是不假思索,厉祎铭夺过舒蔓手里的西装,散开,重新披到她的肩膀上。

    “你穿着吧!”

    夜丝凉意很浓,看着只穿了一条长裙的舒蔓,他还真就担心她会感冒生病。

    “我不用,我都已经到楼下了。”

    “那也穿着。”

    看舒蔓有取下自己肩膀处西装外套的架势,厉祎铭口吻带着几分强势,跟着,拉紧外套的前襟,系上了纽扣。

    大大想男款西装,包裹舒蔓过分香凝的身躯,让本就过分纤小的她,更是小的要失去了存在感。

    知道厉祎铭是好意,舒蔓也就没有和他客气,再者说了,她也不是矫情的人,自己被他主动穿上西装,她心安理得的接受就好。

    “行了,上楼休息吧,要是身体不舒服,就记得吃药。你母亲的事儿,你不用担心,我替你处理好。”

    “好。”

    舒蔓答应下来,“你放心,等我有钱了,我就把欠你的钱还给你。”

    厉祎铭本不差钱,但是大致了解到这个小女人是那种不喜欢对其他人有亏欠的人,他也就点头应允了。

    “我暂时不着急用钱,等你有钱了再还我就好。”

    “嗯。”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担心舒蔓单薄的身体,在这么凉的夜色里会生病,厉祎铭没有再继续说些什么,催促舒蔓上楼。

    待厉祎铭的车子绝尘而去,舒蔓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随即也上了楼。

    舒蔓到家的时候,没有看到乔慕晚在,她把厉祎铭的西装外套挂在了衣钩上,给手机充了电,拨了乔慕晚的电话过去。

    舒蔓和乔慕晚没说几句话,舒蔓听到电话那端隐约有男性的声音,再加上自己的好闺蜜和自己说话支支吾吾,她大致也猜到了是什么情况,就没有多说什么,挂了电话,兀自去了浴室。

    ————————————————————————————————————————————————————

    早上醒来,舒蔓发现自己光荣的生病了。

    头疼的厉害,鼻子也堵得慌,再去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滚烫的直接烙红了她的掌心。

    抽了抽鼻子也没有通气,她嗓子干的像是要冒火一样。

    实在是难受,她踉踉跄跄的下了chuang,扶着昏昏沉沉的头拿了chuang头柜上面的水,润了润嗓子。

    没有解决掉难耐的干-涩感,她在医药箱里找到了感冒药,掰了两粒感冒药下来,就着清水,她吞了下去。

    一边扶着额头重新回到房间里,她一边咕哝的骂着厉祎铭这个乌鸦嘴,说的话竟然应验了。

    拿过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时间,一看快要到上班时间了,想到自己现在还负债三十万,她也就没有再躺回chuang上,揉了揉额角,拿出衣柜里的衣服丢在chuang上,转身进了洗漱间。

    自己的车放到了城南的关系,舒蔓早上坐地铁到公司的时候,其他的员工大致都已经到齐了,各忙各的业务,打电话咨询的打电话咨询,该出门跑业务的都已经出门了。

    舒蔓去了茶水间,泡了一杯咖啡给自己,不想让生了病的自己,工作状态太过萎靡。

    泡好了咖啡,手勾着杯扣,刚准备出门回工作区的时候,迎面险些撞到了人。

    营销部的部长严梓瑞因为前两天晚上的事情,闹得舒蔓和粟涵都挺不愉快的,趁着舒蔓来到茶水间泡咖啡的时候,他跟了进来。

    舒蔓眼见着咖啡要烫到迎面走来的人,她赶忙惊心的后退步子。

    严梓瑞也被舒蔓的动作吓了一跳,本能的闪开身子。

    待舒蔓稳定了以后,一看是自己所属部门的部长,她微拧了下眉。

    “部长,有事儿吗?”

    严梓瑞喜欢自己的事情,舒蔓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只是她对这个男人实在是没感觉。

    正所谓,如果两个人不是相互喜欢,你的喜欢就是别人的负担,此刻的舒蔓就是这种感觉,严梓瑞对自己的喜欢,让她觉得这就是她的一种负担。

    舒蔓太过平静到掀不起任何波澜的语气,让严梓瑞脸色变得挺不自然。

    来找舒蔓之前,他有千言万语的话,但是面对了舒蔓以后,他发现自己一句话也张不开嘴。

    严梓瑞欲言又止的样子落在舒蔓的眼里,她挑了下眉。

    “如果严部长没有事情的话,我去工作了。”

    说着话,舒蔓就绕开严梓瑞的身体,往外面走去。

    “等一下。”

    因为有之前事情的影响,严梓瑞实在是叫不出“蔓蔓”这样亲切的称呼。

    舒蔓顿住脚步,隐忍额角还有难受的无力感,等严梓瑞接下来的话。

    严梓瑞回头,见舒蔓顿住脚步,他唇瓣干-涩,一再蠕-动喉结,才出了声——

    “那天晚上的事儿……你没有生气吧?”

    舒蔓从来都没有说过不喜欢他的话,理所当然的,严梓瑞还抱有幻想,觉得自己和舒蔓之间还有可能。

    “生气?”

    舒蔓不解的挑了下眉头,随即,嘴角莞尔浅笑。

    “我有什么可生气的啊?”

    她还真就不知道自己那天晚上有什么可生气的,那天晚上的聚会,大家过得不是都很愉快吗?

    “你真的没有生气吗?”

    自己出门去追粟涵,没有管她,在女孩子的角度来看,应该会生气,闹情绪,不是吗?

    越发觉得自己部长的话可笑,舒蔓笑的更是迷离。

    回头,她看向他,嘴角笑意明媚,“严部长,我在公司也工作一年多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生气?”

    舒蔓从在公司工作开始,就一直戴面具一样迎合这些同事,客户。

    都说职场就是社会,人生经历的关系,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也不可无。

    所以,从始至终,她都不曾向谁生过气,给过脸色。

    舒蔓的话,让严梓瑞无言以对。

    “你没有生气就好。”

    ————————————————————————————————————————————————————

    舒蔓回了工作区,自己脚上的伤还有感冒没好的关系,她一上午都没有跑业务,只是打了几个电话,问了几个顾客需不需要办理保险业务。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上午,有前两天事情的影响,粟涵吃饭的时候没有叫上舒蔓,和其他几个同事直接去吃饭了。

    粟涵这么对自己,舒蔓也不在乎,反正职场人心莫测,她也没有和他们真正交心。

    订了一份外卖寿司,舒蔓等外卖的时候,比她年纪大了十五岁的文婷走了过来。

    “蔓蔓,你怎么不去吃饭啊?喏,听说你感冒了,这个药挺好用的,给你。”

    舒蔓感冒的事儿,文婷知道,特意拿了感冒药过来给她。

    舒蔓接过文婷递给自己的感冒药,说了句“谢谢”。

    “我有订了外卖,等外卖到了,我就吃饭。对了文姐,我车出了点故障,今天的业务可能跑不上了,你能不能把车借我用一下午?”

    在公司,他们做保险业务这一行的,公司配车配公寓给他们,是根据他们的业务挂钩的。

    舒蔓虽然算是初涉职场不久的新人,但是她的业绩特别的好,比文婷他们那些老员工的业绩都好。

    “可以,我下午没有什么事儿,就有几个电话回访,我的车借你吧。”

    “谢谢你,文姐。”

    ————————————————————————————————————————————————————

    舒蔓吃了寿司后,吞了两粒药,而后,抱着抱枕,在办公桌上潜眠了起来。

    昨天本就没有休息好,再加上感冒吃了药的关系,没一会儿,她就恹恹的进入了午休。

    到了下午上班时间,舒蔓身体不是很舒服的醒了。

    看她病得挺严重的,严梓瑞不想让她去跑业务,就说让她请假回家休息。

    舒蔓也不想拖着个病身子去工作,但是她偏偏是个不识好歹的人。

    不听办公室同事的规劝,她犟着性子,下了楼,开车去了城东。

    相比较城西而言,城东相对是富人居住的地方,有成片的别墅区,更是专门为有钱人建造的。

    随着近年来保险业务的增长,许多人对未来的预见性越来越强,尤其是有钱人,为了以防万一,给自己上了各种的保险。

    抓住当下有钱人的心理,舒蔓直接找上这些所谓的有钱人进行宣传,让他们投保他们公司的保险业务。

    到了专门供养有钱人居住的住宅区,舒蔓停了车,拿着公司能办理的业务,登门造访。

    走了几家,都狠狠的碰了壁。

    可能是这些人见惯了这些上门打招牌的推销员,多数人家都挺不待见舒蔓的,以至于她连这些别墅的主人都没有看到,就被家里的帮佣,三言两语给推脱了。

    踢着路边的小石头,舒蔓挺垂头丧气的。

    她本来设想的挺好,如果自己够走运的话,可以拿下几十个单子,这样自己的提成一跃就能翻倍,自己可以很快的还上欠债的钱。

    只是,她实在是太过急于求成了,以至于一个业务单子都没有拿下。

    往下面几户人家走去,途中,她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一看是陌生号码,她误以为是之前走的几个客户,有谁想开了准备办理保险业务,她兴冲冲的就接了电话。

    “你好,一生无忧保险业务员舒蔓。”

    她招牌式的打招呼,口吻清丽而由衷,着实让人舒心。

    电话那端的厉祎铭,听舒蔓公事公办的口吻,微挑了下眉头。

    想到她没有存自己的电话号码,嘴角不自觉的勾着一抹笑。

    “嗯……你们公司,有什么业务能办理?”

    舒蔓可能是被这个即将可能到手的业务冲昏了头,没有听出来是厉祎铭的声音,她当即就公式化的口吻,介绍起公司能办理的业务。

    “先生,请问您怎么称呼?”

    “……我、姓厉。”

    一听对方姓厉,舒蔓只诧异了一瞬,随即就口吻亲昵的唤厉祎铭为“厉先生。”

    “厉先生,我们公司不仅可以办理个人保险业务,还可以办理投资理财业务,不知道您对我们公司哪一方面的业务比较感兴趣?我可以给您做细致的讲解。”

    舒蔓的话,让厉祎铭嘴角笑意更浓,更深邃。

    “嗯……只要是舒小姐能办理的业务,我都很感兴趣,舒小姐觉得我适合办理哪项业务?”

    舒蔓觉得这个人问的话就是废话,她觉得他适合办理哪项业务,她当然觉得他适合办理全部的业务了。

    “如果厉先生对我们公司的业务都感兴趣的话,我想约厉先生见个面,这样方便我系统、全面的向你介绍公司的业务。”

    “好,那舒小姐说个时间吧。”

    舒蔓:“……”

    越发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对话,让舒蔓不由得挑了下眉头儿。

    “厉先生时间如果允许的话,我下午四点钟和你在公司和你会面。”

    厉祎铭对舒蔓的决定没有什么疑议,欣然应允了下来。

    “那我们就下午四点钟见面,到时候再聊。”

    又简单的对结束对话做了陈述,舒蔓挂断了电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