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9章:把眼睛睁开,不然哦吻你!(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9章:把眼睛睁开,不然哦吻你!(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近身特工不死佣兵吃在首尔君九龄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9章:把眼睛睁开,不然哦吻你!(6千字)    望着这般的舒蔓,厉祎铭一怔,随即两道驽黑的剑眉,也蹙了起来。

    “舒蔓!”

    厉祎铭唤着她,语调中多了一分急促和紧张。

    他的手抚着她汗涔涔的脸,瞳仁放大,问:“舒蔓,你怎么了?”

    他不过就是和她闹,抓了她的手腕,桎梏她的腿,不让她动弹,她至于这么难受吗?

    何况,自己这会儿已经松开了她,她还有什么可难受的?

    “舒蔓,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看舒蔓不像是装的,厉祎铭着急了。

    他从来没有对女人动过粗,舒蔓是第一个,想到是自己力气不知轻重,舒蔓才会这么痛苦,他懊恼极了。

    “我……肚子痛!”

    舒蔓原本绯色的唇泛着苍白,一张娇俏的脸,苍白如纸,不断有层层密密涔涔的汗,顺着她的额角浮动。

    “肚子痛?你吃坏东西了?”

    他没有碰她的肚子,她怎么会肚子痛?

    “没……”

    舒蔓摇头,发丝在半空中飞动,奏出香-艳的频率。

    望着舒蔓手捂着肚子,痛的要蜷缩成了一个团,厉祎铭蹙紧眉,身为医生,竟然束手无策了起来。

    “你来那个了?”

    除了舒蔓来月-经,厉祎铭想不到她还会因为什么肚子疼的这么厉害。

    “不是,没到号呢!”

    自己的月-经才走了一周,怎么可能又来!

    不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也不是来月经,他就诧异,刚刚做常规检查的时候,怎么没有检查出来她身体有问题?

    一再抿紧唇,沉着脸,他俯身,把俊逸的五官再欺近舒蔓时,一本正经——

    “你好好回想一下,你今天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她早上考虑到要做血常规检查,特意没进食,连一口水都没有喝,怎么可能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刚准备开口说没有,她脑袋里倏地一闪。

    “我……我早上吃了避-孕-药!”

    厉祎铭:“……”

    ————————————————————————————————————————————————————

    舒蔓怕因为前天晚上的事情会让自己怀了孕,心想着吃一次避-孕-药不能成功避-孕,她今天早上就又掰了两片避-孕-药,连水都没用,就囫囵吞了下去。

    厉祎铭打横抱起几乎没用什么重量的舒蔓,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直奔胃肠科。

    找了他最为信得过的医生,他让胃肠科的医生给舒蔓洗了胃。

    “厉主任,我已经给患者洗了胃,在医院休息休息就没有什么事儿了。”

    “再给她吊水吧,顺便打营养针,她早上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

    胃肠科的医生和厉祎铭同为同事,虽然好奇他怎么会做主一个患者的事儿,但是也没有多问,很自然的点头儿,让手下的医护人员拿生理盐水和营养针过来。

    舒蔓身体难受的不行,就任由医生替自己忙前忙后的照顾。

    医护人员替舒蔓扎吊瓶的时候,舒蔓虚弱着一张脸,蠕动苍白的唇,问:“我需要留院观察?”

    她没想到自己吃两片避-孕-药,会把事情闹得这么严重,整个人诧异又不解。

    “小姐,你是药物过-敏,已经洗过胃了,在医院观察几个小时,如果没事儿就可以走了,不出意外不用留院观察!”

    “那这是……”

    舒蔓指着吊瓶,不解的问医护人员。

    洗过了胃,她脸色虽然还很苍白,但是已经不痛了,她自认为自己的身体情况不用吊水的,不懂医院为什么要给她吊水。

    意识到舒蔓是什么意思,医护人员笑了。

    “小姐,这是厉主任让我们做的,他说不放心你的情况,再加上你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就让我们给你吊水,顺便打营养针!”

    “厉主任?那个妇科的厉主任?”

    “对啊!他可是我们医院的传奇,也是我们医院的招牌啊!”

    医护人员毫不避讳的说出自己对厉祎铭的歆慕和喜欢,还算稚嫩的脸上,因为提到厉祎铭,不自觉的浮动开绯红的云霞。

    “对了,小姐,你和厉主任是朋友吗?”

    自己和那个禽-兽男是朋友?怎么可能!

    “不是,我和他不认识!”

    医护人员本来还雀跃,以为舒蔓和厉祎铭之间是朋友关系,就寻思从她的嘴巴里探寻到关于厉祎铭是不是有女朋友的问题,见舒蔓这么回答,眼里跳跃的兴奋,瞬间成了泡影。

    “这样啊!不过我实在是想知道厉主任的女朋友是什么样子,我想,绝对是一个大美女!”

    “看样子,他的桃花不少嘛,不过,他一个男医生,做妇科的科室主任,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当然觉得奇怪了!”

    医护人员见舒蔓和自己聊厉祎铭的话题,根本就停不下来,甚至明明已经给舒蔓扎好了吊瓶,却因为谈及厉祎铭的事情,她都不走了。

    “说真的,其实我们厉主任真的很厉害,不光光是妇科,他可以说是所有病理科的全才,什么脑科啊,心血管科,都是他擅长的,不过他来了我们医院,偏偏做了这个妇科的科室主任,活生生的埋没了一个人才,也侮辱了这样一个专家级的学者教授!不过,因为厉主任主要从事妇科的原因吧,我们医院每天接待的患者数,属妇科这边最多,几个大的门诊科都不如妇科门诊!”

    听医护人员把厉祎铭捧得天花乱坠,她挑眉,怎么一个明明是强-jian犯的男人,在这些小姑娘的眼中就成了男神,成了神话呢?

    想来,她们真的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见他长得帅,长得英俊,就拿他当好人看,根本就不知道他压根就是一个用下-半-身思考事情和生活的禽-兽。

    “妇科是个有性别的门诊科,那些女性用他看病,不会觉得别扭?”

    “怎么会呢?医学是没有性别区分的,再者说了,像厉主任那样的英俊帅气男医生,你都不知道每天有多少人慕名前来!不过厉主任不接太多的患者,除非患者的病非他不可来问诊,否则都是其他的医生接手。”

    “找你这么说……我算‘幸运’的一个?”

    “当然了!所以我以为你和厉主任是朋友,不然厉主任怎么会替你手术啊!”

    听医护人员这么说,舒蔓越发的肯定了起来。

    本来,她就怀疑自己会被安排成那个禽-兽-男替自己手术是他别有用心,现在好了,事情真相得到了证实,自己会鬼使神差的被安排成由那个禽-兽-男替自己手术,压根不是什么歪打正着,就是他蓄意制造的。

    “那个厉主任,叫什么名字?”

    “叫厉祎铭!”

    厉祎铭……

    舒蔓咀嚼着这个名字,再去看医护人员时,清秀的小脸,严肃了起来。

    “如果要投诉某个医生公报私仇,是不是要找你们院长?”

    医护人员:“噶?”

    ————————————————————————————————————————————————————

    医护人员又和舒蔓聊了几句,但见舒蔓的情绪似乎不对,总问一些官-方性的问题,她就不好多做回答了。

    正准备找个借口离开,厉祎铭推开病房,从外面走了进来。

    “厉主任!”

    一见到厉祎铭来,医护人员嘴角立刻挂上甜美的笑,很明显是发自内心。

    “这没有你什么事儿了,你先出去吧!”

    “好!”

    医护人员应允,临走之前,还不忘目光透着留恋的盯着厉祎铭一眼。

    舒蔓本就不满意厉祎铭这个禽-兽-男,这会儿他走了进来,灿然的水眸,直接掀起愠怒的火焰。

    暗自把手指捏紧被子,对他的埋怨,以及对他的恨意,如同暗处滋生的苔藓,疯狂抽-涨……

    厉祎铭看到了舒蔓眼中的怒火中烧,漫不经心的掀了掀眼皮,随即长腿伸出,往chuang边走去。

    不似厉祎铭的云淡风轻,舒蔓的双眼透着恨不得凌迟厉祎铭的蓝光。

    该死的禽-兽男,前天晚上占了自己便宜,两天后,自己来医院看病,他还要阴魂不散的占自己的便宜,她就纳闷了,自己上辈子欠他钱吧,不然这辈子,怎就和他抬杠上了,成了冤大头!

    厉祎铭拿过一个椅子到chuang边,动作随意的坐了下来。

    湛黑如墨的眸,目光深邃的流连过舒蔓扎着针头的手背,望着她干净白-皙的肌肤往上,落在了她妍丽美丽却不失清纯气息的小脸上。

    舒蔓没有看厉祎铭,厉祎铭就那样定定的盯着她完美弧线的侧脸轮廓。

    盯了有几秒,他暗自清了清嗓音,道——

    “为什么吃避-孕-药?你不知道女性吃避-孕-药对身体有影响?”

    舒蔓本不想搭理厉祎铭,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笑。

    嘴角勾着一抹不羁的笑,她侧脸去看他,嗤了一声。

    “你说我为什么吃避-孕-药?”

    她还真就想知道这个男人要和自己装腔作势到什么时候,似乎自己不拆穿他,他就要人模人样的和自己装到底。

    “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你不清楚吗?”

    她这会儿真就做不到有多在乎自己下-面那层膜了,她就是觉得厉祎铭的话实在是太好笑了。

    他和自己发生了一-ye-情,他自己不知道带tao做防护措施,还不许她吃避-孕-药,他是准备发生了意外,让自己措手不及?

    “我不清楚!”

    不似舒蔓有情绪起伏,厉祎铭淡淡的回道,从容寡淡的俊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好像他真的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儿!”

    “呵……”

    舒蔓冷笑一声,嘴角勾起对厉祎铭越发不屑的弧度。

    “确实,你确实不会清楚,你要是清楚碰了一个女孩子等于毁了她,你根本就不会做出来碰她的事儿!”

    厉祎铭:“……”

    “我不想和你计较些什么,我的事儿与你无关,下次你再办事儿之前,记得做好防护措施,免得让人家女孩子事后吃药!”

    “你想说你和我之间的事情就直说,不用绕着弯子说别人!”

    “你以为我不敢开诚布公的说你和我是不是?”

    舒蔓急了,她本就不是什么好性格的女孩子,厉祎铭这样和自己拿乔,她怎么可能不和他计较。

    “我会吃避-孕-药就是因为你碰了我,我怕怀孕,怕给我惹麻烦,这回儿你懂了?”

    “谁说我碰了你?”

    舒蔓:“……”

    厉祎铭不咸不淡口吻的话让舒蔓一怔。

    深邃如海的目光重新正视舒蔓,厉祎铭将双手合十搭成塔状支在自己的膝盖上,一本正经。

    “谁说我碰你了?你怎么这么确定我碰你了?”

    舒蔓怔住了,他没碰自己?

    这怎么可能,自己都已经失了身,如果不是他碰了自己,难不成还会被其他的男人给碰了不成?

    再者说了,他自己在手术室里那会儿都说了“不介意将补一次换成再做一次!”,可想而知,自己会失了身,就是这个男人的杰作。

    “是你自己亲口说的!”

    舒蔓反驳,口吻明显强势了起来。

    “在手术室里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不介意将补一次换成再做一次’,你自己说过的话,你忘了吗?”

    他自己那会儿都承认了,这会儿倒是和自己装腔作势了起来,是不是觉得她傻,觉得她仁慈,事情过去了,就真的过去了,可以坦然的不和他计较了?

    “我没忘!”

    厉祎铭坦然的回答,然后忽的站起来了身躯。

    厉祎铭长得真的很高大,足足有187公分高,他一起身,舒蔓就觉得自己的眼前,笼罩了一团黑影。

    舒蔓没有看清楚厉祎铭的动作,便看到他单膝跪在了chuang铺上,紧接着将双手撑在自己身体两侧,向自己靠近。

    望着瞳孔中不断扩大的男人,已经一张变得越来越近的俊脸,她本能的缩着鼻子往后,似乎避开与男人之间太过近的距离。

    舒蔓明明都已经躲避了,厉祎铭偏偏往她妍丽的小脸靠近,丝毫不会觉得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于舒蔓而言,带着侵犯的意思。

    “够了,厉祎铭,你别再靠近我了!”

    舒蔓急了,厉祎铭的呼吸都与她缠在了一起,她本能的闭眼,死死地,然后把头往一旁歪去。

    把舒蔓对自己闪躲的样子都看在眼里,厉祎铭低低的笑了下。

    眉眼间漾着王子般温润的涟漪,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他刚刚听到她唤自己“厉祎铭”,她知道自己的名字。

    伸出如玉般修长漂亮的手指,厉祎铭把舒蔓歪向一旁,刻意避开自己目光打量的头,扳向自己。

    下颌被迫被厉祎铭擒住,舒蔓极度不情愿的把头又一次往一旁歪去,试图避开这个男人。

    不想这个男人似乎先她一步发现了她要闪躲的动作,就把手上的力道加重,强迫她把头转向自己。

    感受到加重的力道迫使她无法再扭头避开,索性,她也就不矫情的避开,任由厉祎铭扳着自己的下颌,把自己的头转过去。

    但就是这样,舒蔓心里依旧带着小别扭的闭着眼,试图用这样眼不见、心不烦的方式闪躲开厉祎铭对自己如丝如缕的缠绕。

    “把眼睛睁开!”

    厉祎铭看舒蔓对自己还是挺抗拒,就命令到。

    只是舒蔓就像是故意似的,厉祎铭越是让她睁开眼,她越是把眼睛紧闭。

    “把眼睛睁开,不然我吻你了!”

    厉祎铭威胁,如炬的眸,竟然无意识的扫向舒蔓绯色的唇。

    舒蔓的唇形真的很好看,颜色也格外的令人喜欢,淡淡绯色,紧抿几下,或者轻轻的shun-xi几下,就会泛出诱-人的红色。

    厉祎铭威胁的话一经说出口,舒蔓慌乱的睁开眼,目光瞋怒的直视他。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都能把给你做手术的医生偷梁换柱,还会不敢吻你?”

    厉祎铭一说关于做手术的事情,舒蔓就气不打一处来。

    等她吊完水,她一定要去找院长投诉。

    什么狗-pi市中心医院的招牌医生,还被那些不谙世事的医护人员当初传奇、神话、男神一样膜拜!

    她倒是要看看,自己要是投诉了他,他还怎么大言不惭的继续接受这些人的夸奖和赞美。

    “你是不是又找踢了?不想要你的东西了?”

    说着话,舒蔓的目光,毫不忌讳的扫过厉祎铭的裤-裆那里,定定的瞅了一眼。

    被舒蔓提醒着,厉祎铭的脸色不免难看起来。

    虽然他谈不上有多传奇,但是至少还没有哪个女人敢碰他那里。

    瞧见厉祎铭的脸色不好起来,舒蔓才有了一些雀跃感的勾唇一笑。

    “别一副你受了委屈的黑脸样子,我被你占了便宜,我都没有像你这么苦大情深,你至于吗?”

    “谁说我占了你的便宜?”

    厉祎铭问了一句,口吻较刚刚不咸不淡的口吻,明显有了起伏。

    “舒蔓,你哪个眼睛看到我占了你便宜?嗯?”

    厉祎铭又一次和自己狡辩,舒蔓也懒得再重复之前反问他的话,就双手抱臂,一副悠然姿态的看他。

    “占了便宜就老实儿点得了,得了便宜卖乖这种伎俩不适合我,你少用!嗯……”

    舒蔓的话刚说完,下颌处蓦地一痛。

    厉祎铭欺近舒蔓,把自己俊绝的五官,在舒蔓的瞳孔中放大。

    “我没占你便宜,你失-身,你吃避-孕-药,闹到洗胃的地步,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都是你自作自受!”

    厉祎铭把事情的责任都归咎到舒蔓的身上,舒蔓不悦的瞪他,整个人也炸了毛。

    抬手打下他搁置在自己下颌处的手,怒目带着火,瞪着他。

    “少和我撇清关系,前天晚上,酒店房间里就只有你和我,我失了身,如果不是你碰了我,还会是我自己破了我自己不成?”

    “就是你自己破了你自己!”

    舒蔓:“……”

    “你自己玩火,自己给自己zi-wei,自己破了你自己,和我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