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章:不就是上-床了嘛,我不会在意的!(7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章:不就是上-床了嘛,我不会在意的!(7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近身特工综:我是好爸爸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5章:不就是上-床了嘛,我不会在意的!(7千字)    一股强劲的热浪席卷而来,厉祎铭不可控的身子,被舒蔓掌控着,让他眸间泛起了低迷的深邃。

    “唔……”

    舒蔓身体欲裂的呜咽着,她身子里真的是太空-虚了,被散不开的火气包裹着,简直让她急促的恨不得自顾自怜的给自己一个痛快的安-慰。

    “嗯……”

    身子软绵绵的抬高,往男人的怀中缩去,舒蔓将她柔却不是丰-腴的胸部,近距离摩擦厉祎铭伟岸的胸口。

    可身体里的火焰真的是太过燠热,根本就不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就可以消弭的。

    不再满足于唇舌间亲吻的舒蔓,伸出白-皙的小手,不带任何的技巧,动作生-涩的隔着单薄的浴袍碰了她不该碰的柱状物。

    忍无可忍,厉祎铭的定力,完全化作了一溜烟儿。

    伸出长指,厉祎铭擒住舒蔓的小下巴,吻了吻她的嘴角。

    随即,另一只手,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舒蔓畅快的嘤咛出声,随即拉起男人的掌心,把他原本放置在自己上面的手,引导着他,让他的手指,顺着她光裸的双腿……

    “嗯……”

    当男人略微带着薄茧的粗粝指腹,摩擦到了嫣红的时候,舒蔓得到极大满足的呻-吟出声。

    “嗯……继续……”

    小手握住男人的食指,轻轻的拨开她,让他顺着微微滑腻的ye-体,往敏-感的地带,更深的探-入……

    感受到了滑腻的肌肤,盈盈的出现在他的指尖处,厉祎铭的眸光,剧烈的激荡着。

    他紊乱了,真的乱了,从来没有这样难以自控过,思绪变得混浆浆的一片,他觉得自己的底线,都要防备不住了……

    当舒蔓引导着自己的手指划过萋萋草地之后,厉祎铭的指尖儿明显感受到了有黏黏的热-流,沾染到了他的指缝间。

    厉祎铭:“……”

    当舒蔓向他发出致命的邀请,厉祎铭的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不堪。

    如同坠入到地狱般,他抗拒着,本能却失了控。

    该死!

    厉祎铭暗咒一句,虽然他知道他不能趁人之危,但是他压根就忍受不住,这个女人越来越放纵的撩-拨姿态。

    他从来不是什么柳下惠,三十一年都未曾经历这样的事情,第一次离偷-尝禁-果这么近,近到他完全把控不住自己……

    在理智与道德的边缘做最后的挣扎,厉祎铭深呼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走正常人的思维。

    “好了,别再闹了,我去给你找服务生!”

    厉祎铭的声音黯哑的不行,他不清楚已经过了药效的舒蔓,怎么又闹上了,拧紧眉头,伸出一只手,去摸chuang头柜上门的电话。

    不等他把电话拿起,舒蔓又一次如火般炙热的缠住了他。

    双手吊在厉祎铭的脖颈上,她用两瓣削薄的唇,直接附上。

    承受不住舒蔓带给自己要命的吸引力,她的唇,一附上他,本就昏昏沉沉的大脑,瞬间就难以自拔了起来。

    她舔舐着他的唇瓣,学着小野猫一样的动作,色-qing而野性的沿的唇线,描绘他岑冷的唇形。

    把他两瓣削薄的唇,用自己shi-滑的小香-she舔舐了一圈,继而将她不安分的长舌,沿着厉祎铭微微轻启的唇缝,越过皓齿的禁锢,直接探到他的嘴巴里去。

    舒蔓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凭借本能的反应,shun着厉祎铭的每一处,然后用自己的牙齿,坚-硬的咬住他的唇瓣,再用依恋的拉力拖到自己的嘴巴里,拿唇,含住他,不放开。

    厉祎铭被舒蔓搞得全身发烫,从未有过的浪潮感,绵延不绝,席卷了他全部的理智。

    舒蔓一面ji-吻厉祎铭,不忘用不安分的小手去解他腰间浴袍的带子。

    待厉祎铭腰间的带子被舒蔓解开了以后,两个人彻底以毫无遮掩的姿态,chi-呈相对。

    舒蔓的手,又一次握住厉祎铭时,他的眸色间,渲染出了一片幽暗……

    舒蔓耐着心思的摩挲,感受手中的物什,像是在吹气球一样不断变大,她满意的咯咯一笑。

    虽然不清楚自己的身体怎么样做才能不热,不难受,但是她真的好喜欢手里的东西,在自己的摩挲下不断变大,似乎,一会儿把它送到自己身体里,自己身体里的空-xu一定会纾解。

    慢慢地,厉祎铭的身体起了最本真的反应……

    就在舒蔓握着他,把她往自己那里移送时,厉祎铭忽的一下子,彻底清醒一般,赶紧抓住舒蔓,不让她再胡闹。

    “别闹,我还不想当迷-jian-犯!”

    厉祎铭咬牙出声,隐忍额头不断渗出汗,他全部的意志力,在支撑他抵抗住这样致命的一击。

    “不嘛,我要……”

    哼唧着唇,舒蔓嘴中发出一连串美妙的呻-吟声。

    “等你清醒了再和我要!”

    厉祎铭咬紧牙关,然后丢开舒蔓的手,尽力不让自己去管她,从chuang上起身,去拨打服务台的电话。

    似乎料到了厉祎铭不肯亲自帮自己,要去找帮手,舒蔓不满意的用自己的脚,踢掉了chuang头柜上门的电话。

    电话掉落到了地上,嘀嘀嘀的响声,不住的传来。

    厉祎铭看着被舒蔓踹到地毯上的电话,又看了看兴风作浪的女人,身体绷得更紧。

    该死,天知道他也想破天荒的感受一下睡女人是什么滋味,只是……

    埋头,看了眼自己生机焕发的“家伙”,厉祎铭懊恼的不行。

    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虽然学医,在理论上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让他解决自己的困境,一时间倒还真就是束手无策了起来。

    许久等不到男人的爱抚,舒蔓整个人已经都快要被体内躁动的感觉抽-gan了所有的力气。

    “嗯……”

    难耐的嘤咛出声,她身体里的渴望,让她不断勾着脚趾。

    贝齿咬紧唇,恨不得把自己艳红的唇瓣,就此咬出来血……

    舒蔓难耐的声音,让厉祎铭不断的紧锁眉头。

    他不能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不然,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惹了什么事儿,自己真的就有嘴都难以说得清了。

    不敢再做耽误,厉祎铭匆匆忙忙的转身,给自己系上浴袍的带子。

    既然他没有办法儿亲自帮她,也找寻不到舒蔓会再次变得焦躁难耐的原因,只能找楼下服务人员,再上来一次,再一次把她按在浴缸里,给她洗冷水澡。

    转身,厉祎铭不等自己把自己腰间的浴袍带子系上,舒蔓如丝如缕的娇-mei声音,又一次传来……

    相比较之前的声音,这次的声音,细长而绵密,如同妖精……

    “嗯……”

    实在是再也无法去忍受那样把她折磨疯了她的感觉,舒蔓忍不住拿着她的手,一只撇开浴袍的遮掩,牢牢的用左手掌握住她右半边的丰-盈,而另一只手,则是探-入到……

    “嗯嗯……”

    发出舒服的低吟声,不住回荡在房间里的声音,实在让人夜血沸腾。

    #已屏蔽#

    舒蔓突然给自己自-wei起来的yin-靡样子,让厉祎铭的身体的,瞬间ying如铁杵一样的直立而起,如同汹涌咆哮的狼,恣意叫嚣。

    #已屏蔽#

    舒蔓到了的时候,正在目不转睛盯着她的厉祎铭,竟然也毫无预兆的she了出去……

    ————————————————————————————————————————————————————

    厉祎铭一-夜未合眼,向来很少抽烟的他,和着浴袍坐在飘窗那里,足足吸了三包的烟。

    生平第一次she了,却是在这样毫无预兆下。

    他不知道自己的自控力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差,竟然差到因为一个女人因为难耐而zi-wei,惹得自己毫不征兆的she了!

    将夹在指间的烟捻灭在烟灰缸里,他再去拿烟盒的时候,发现里面的烟,已经没有了。

    索性,他伸手,把手指在自己的晴明xue上揉了揉。

    稍稍松缓了一些眼睛的干-涩,他长呼吸了一口气。

    看到飘窗外面的东方,在这个时间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他才意识到这会儿已经是清晨五点钟了。

    伸了个懒腰,纾解一下一-夜没睡的疲倦,转身进了浴室。

    ————————————————————————————————————————————————————

    和煦的温暖顺着窗棂落下,直射进偌大宽敞的房间中,懒懒的阳光调皮的洒落,轻柔的散落在舒蔓隐约还泛红的面颊上。

    舒蔓明眸里窜入一丝光线,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她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似乎是酒店。

    顾不上思量这里是哪里,舒蔓抬手揉着额际,直感觉自己的感官世界都要颠覆了,混浆浆的,像是醉酒后的感受一样的难受、迷糊。

    缓缓的支起身子,她刚刚一动自己的小腿,全身上下立刻传来了一阵散了架般的疼痛感,尤其是下面那种从未有过的疼痛感,让她竟然难以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而不是一场荒唐的梦。

    舒蔓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本能反应的掀开被子,顿时,惊恐不已的瞪大了双眸。

    看着自己赤-luo的身子上,不着寸缕,以一种fang-dang的姿态在自己双眸的愕然呈现出来,让她整个人的思绪,“嗡”的一下子炸裂开。

    还未从震惊的错愕中反应过来,便猛地发现,凌乱的chuang单上,竟然是片片醒目的痕迹,甚至——

    点点干涸的血迹沾染在白色的chuang单上,格外清晰。

    “这……”

    抬手搭在唇瓣上,她舒蔓呢喃出声,一种无措的无助感,直接冲击她的全部理智。

    她——失-身了?

    不管不顾自己身上脱了筋的疼痛感,舒蔓胡乱的穿上丢在一旁的浴袍,目光呆滞,浑浑噩噩的下了chuang。

    没有找到自己的衣服在哪里,她的心,在一点儿、一点儿的下沉。

    身子跌坐到了沙发上,她紧紧的咬着红唇,强忍住不让自己眼泪落下来,心里不断的向外流血……

    昨晚的一幕在脑海中闪现,她记得自己回城南老家给自己母亲送钱,然后自己碰到了不讲理的债主,自己被债主胁迫,被他和他的手上拉上了车。

    随即,在自己的挣扎过程中,债主喂了药给自己。

    乍想到chuang铺上面的血痕,以及昨天晚上的事情,再加上自己身体上此刻酥-软的疼痛感,她很确定,自己被侵犯了。

    顷刻间,一种无力的无措感,让她把手指,捏紧成了拳头……

    ————————————————————————————————————————————————————

    不然自己因为这件事儿痛哭或者怎样,舒蔓吸了吸鼻子,抿紧唇,穿着浴袍,趿着拖鞋,出来房间。

    舒蔓来到外厅,意想不到的看到了一个伟岸笔挺的身子,正迎着阳光,长身而立在飘窗前打电话。

    舒蔓逆着光的原因,看不清厉祎铭倨傲刚毅的脸部轮廓,可俊美颀长的身子,还是矜贵的如同走秀的男模般,完美无瑕的倒映在了她的眼中。

    她看出来,不是昨晚要对自己行使不轨行为的债主,只是眼前的男人是谁,她不认得,自然还是不解。

    拖着疲倦的身子,舒蔓没有惊动厉祎铭的意思,抬脚就走上前去。

    舒蔓走到厉祎铭身边的时候,厉祎铭赶巧打完了电话,转过身。

    许是没有料想到舒蔓这会儿会走过来,厉祎铭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目光触及她时,掀起了淡淡的涟漪……

    厉祎铭本就是性情温和,长相儒雅的男子,微微掀着眼皮时,流转出别样深邃的光。

    没有料想到厉祎铭这会儿会转身,舒蔓看到他时,神情也是一怔。

    时间静止,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不期而遇的对视。

    足足对视了有十秒钟,厉祎铭收回手里的手机到自己的裤兜里。

    “醒了?”

    他发声,声带沁着温润,如同璞玉一般净透,很干净,不着可以修饰,也很好听。

    舒蔓因为厉祎铭的长相、气度和声音,有一瞬间的失神。

    再敛住飞脱的思绪时,她正了正脸色。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问的很干脆,不着丝毫迂回。

    “还有,你对我做了什么事儿?”

    想到自己可能被这个男人侵犯了,舒蔓忍住心里的阻塞和不快,冷声质问。

    厉祎铭没有回答舒蔓的意思,目光深邃如海,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你盯着我做什么?我在问你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舒蔓见不得厉祎铭一副恨不得把自己身上都看出来两个大窟窿,瞪着他。

    任由舒蔓怎么质问自己,厉祎铭除了问了她一句“醒了”之外,再不吭声。

    又盯了舒蔓有几秒,厉祎铭收回目光,越过她横在自己面前的身体,走到了沙发那里。

    将自己放在沙发上面的外衣,和放在茶几上的车钥匙、钱夹拿起,他径直迈开步,往门口那里走去。

    “你的衣服穿不了了,我让楼下服务生新买了衣服给你!对了,一会儿你退了房,记得去趟警局,警局那边的人,等你录口供。”

    说完话,厉祎铭没有再留下的意思,将手搭在门把手儿上,意欲离开。

    就在他刚准备开门的瞬间,舒蔓不动声色的开了腔——

    “去警局录口供?呵……”

    她冷笑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将双手抱怀,她转过身,目光犀利如针的盯着厉祎铭的背影,笑。

    “是要我去警局录被你全程迷jian的口供吗?”

    她讥诮着,心里却是鲜血横流一般难耐的滋味。

    自己失-身了,自己的清白,自己的纯洁没有了。

    而这个毁掉自己清洁,毁掉自己清白的男人,竟然能做到一声不吭,对自己毫无安抚,兀自抬脚离开,还真就是应了那句老话,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畜-生!

    舒蔓的话,让厉祎铭一怔,随即,锋朗的眉头儿一挑。

    他转过头,目光带着打量,又一次落在舒蔓的脸上。

    瞧见厉祎铭盯着自己,舒蔓笑的更是张扬——

    “你不是要走了吗?怎么,这会儿又打算不走了?”

    厉祎铭:“……”

    “不就是和我上chuang了吗?你放心,我不会在意的,更不会去警局报案,说你强-jian!”

    舒蔓虽然在这种事情上是个保守的人,也是个不会变通的人,对这种事情不在行,但她也不会因为这样一个因为熟男熟女之间的一-夜-情,就矫情、忸怩的人。

    男欢女爱,多正常点事儿,虽然自己的第一次没了,但是好歹自己不是被那些肥头大耳的债主给碰了。

    相比较来说,自己让这样一个有气度、有长相、有身材的男人碰了,也算是自己走运!

    心里自嘲的笑了笑,舒蔓再抬起头儿看厉祎铭时,挑眉——

    “我话都说完了,你不打算走了?”

    像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什么事儿,她长长的“哦”了一声。

    “对了,你是在等我给你赏钱是吧?”

    说着话,舒蔓拿过自己放在茶几上的钱夹,从里面抽出来一张十块的,还有两张一百块的钱。

    嘴角扬着明艳不失妩媚的笑,她走上前,定定的盯着厉祎铭着实完美的五官,和挑不出一丝瑕疵的身材,眼底含着媚-色,风情的看着他。

    把自己两个小手抚上厉祎铭的胸膛,她的手向下,沿着他壁垒分明的腹肌,轻划了几下。

    “很高兴因为你的存在,我昨晚过了美好的一-晚!”

    说着话的时候,舒蔓的手游弋到了厉祎铭腰间皮带那里。

    用自己的手,轻抚皮带卡头,感受上面质地精良的金属触感,她找到皮带的暗扣,松开了一些皮带的卡头……

    有了昨晚一事儿,厉祎铭对舒蔓本就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情在。

    舒蔓用手松开厉祎铭皮带的卡头,让他眸色蓦地一暗,瞬间能拧出墨汁一样幽黑起来。

    半眯着狭长的黑眸,他低头,看舒蔓的动作。

    “只可惜,你的技术太差,只值这个价!”

    晃动手里那张十块钱的钞票,她在厉祎铭的眼前晃了晃,随即,娇-媚一笑,把钱,掖到了他皮带的卡头上。

    再合上松开的暗扣时,她依旧明艳不失妩媚的笑着,继而把二百元钞票,也送到了厉祎铭的手上。

    “辛苦你还买了衣服给我,我钱不多,就这些了,如果你嫌少,可以留银行卡账号给我,回头儿,我把欠下的钱打给你!”

    说罢,舒蔓漫不经心的转过了身。

    不像对视厉祎铭时那样散漫,转过身的舒蔓,因为自己失-身的事情,到现在心里都窝火着一口气。

    竭力隐忍不让自己不痛快,她往卧室那里走去。

    “昨晚有点累,我要洗个澡,你要是想留银行卡账户,鞋柜那里有笔和纸,你自己写了放在那里就好!”

    说完话,她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

    舒蔓洗好了澡,从里面出来时,厉祎铭已经不在了。

    没有了厉祎铭在,舒蔓伪装的外表,还是有些塌陷。

    她能嘴巴上坦然的表现出来若无其事,但是心里因为自己失了身这件事儿,始终有个疙瘩。

    穿戴好以后,她在门口那里并没有看到厉祎铭留下银行卡卡号,倒是看到他工整不失字体感的写着“记得去警局录口供!”几个字。

    望着好看字体的字,她讥诮的笑了。

    去警局录口供,自己都已经失了身,还怎么好意思去警局录口供,能把自己失去的那层膜还给自己吗?

    把纸撕成了碎片丢到垃圾桶里,舒蔓深呼吸了一口气,拿着拎包,下了楼。

    办理好了退房手续,她准备打车回家一趟,给没了电的手机充电。

    刚走到路边准备拦车时,看到对面的一个药店,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细秀的眉头儿挑了一下。

    没有再去拦车回家,她拔腿,向对面药店那里走去。

    昨晚她和那个陌生男人都没有做什么善后处理,也不知道他到底避-孕没有避-孕,也一时间想不起来房间里有没有用过的避-孕-套,一心想到的就是不要让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还是吃了避-孕-药,保险一点儿。

    进了药房,走到了导购台那里,舒蔓要了一盒避-孕-药,顾不上用水,付了钱以后,她挤出两片避-孕-药,就吞下去。

    囫囵的吞了药,确定不会有意外发生以后,她在路边拦了车,回了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