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章:小泽必须和我在一起生活(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章:小泽必须和我在一起生活(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近身特工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综:我是好爸爸     番2《医不小心嫁冤家》第2章:小泽必须和我在一起生活(6千字)    “蔓蔓,你帮帮妈,你帮帮妈吧,妈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你帮完我这次以后,我不会再找你帮忙了,蔓蔓,你就救救妈吧,救救妈吧!”

    姚文莉声泪俱下,哀求着舒蔓。

    现如今,她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也就只能求自己的女儿了,如果舒蔓再不帮她,她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知道自己这个妈算是抓住了自己不会坐视不理的心理,舒蔓握着手机的手指,不住的捏紧。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些债主怎么会平白无故找上门?”

    “我……”

    姚文莉刚想说原因,但是想到自己要是把话说出口,舒蔓可能以后不再管自己了,她赶忙止住。

    “说!”

    舒蔓苛刻了声音,逼迫道。

    “蔓蔓,你别逼我了,我……”

    “说,如果你今天不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我不可能管你!”

    “别,蔓蔓,你别不管我!”

    一听到舒蔓说不管自己,姚文莉急了,赶忙都哀求的口吻,尽可能控制她。

    “我……我和你说了还不行吗?”

    姚文莉唔囔着,底气不足,可见,把这些债主找上门的原因告诉舒蔓,她还没有没有多少勇气。

    “我……今天又去赌了,输了三万!”

    “你……”

    姚文莉的话一经听筒传来,舒蔓当即就气的不行。

    她已经三令五申的强调不要她再去赌,她倒是好,今天又出去赌了,还输了三万!

    捏紧手指,她真的要被这样的妈给逼疯了。

    空间蓦地安静下来,电话里起伏的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姚文莉在电话的另一端,很明显能听出来舒蔓变得粗重的呼吸声,她知道,她一再的不可救药,已经让舒蔓不想再管她了。

    静默了几秒,姚文莉终究没有按捺住要舒蔓现在就来救自己的心理,轻唤着她——

    “蔓蔓……”

    她试探性的唤了一声,舒蔓并没有应她,见状,她又自顾自怜的自言自语起来。

    “蔓蔓,妈这次真的知道错了,我……我没想到今天能输,我以为我能赢呢,所以我才把你上次给我的三万块都拿去赌了,哪知道……”

    “哪知道你能输,是不是?”

    “是是是,我寻思今天能用这三万块翻身呢,就是没想到又栽里面去了!”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赌博就是一个无底洞,我说的话,你怎么不多寻思寻思?”

    如果自己这个妈有点脑子,就不可能干出来这么没脑子的事情,她忙着帮她还钱,她倒好,忙着给别人送钱。

    舒蔓近乎歇斯底里的话,让姚文莉说不上来一句话。

    确实,她没有多寻思寻思舒蔓对自己说得话,一心想的都是如果自己用这三万块钱,把输的那三十万块钱都赢回来,自己就不用再欠债主钱了,完全没有想到如果自己再输钱,那自己就让原本已经无底洞的深渊,变得更加没有边儿了。

    “蔓蔓,你……就再帮我这一次吧,我保证,真的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你就算……你就算不看在我的面子上,终归要看看你弟弟的面子啊!舒泽还那么小,智力还不健全,你……你总不能让他没有妈,连一个照顾他的人都没有吧?”

    姚文莉不提舒泽还好,她这一提舒泽,舒蔓更是受不了。

    “你还好意思提小泽,你究竟在以什么身份提他?你儿子患病在身,你却拿着给他治病的钱去豪赌,你那会儿怎么不想想小泽?”

    舒蔓质问着,口气不好的厉害,如果去看她,可以发现她的双肩,都在剧烈颤抖。

    “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蔓蔓,你看在小泽的面子上,你就帮帮我吧,我……我真的不想死,我和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这次之后,我再也不赌了!”

    当年姚文莉也是好心救舒泽,才走上了赌博这条路。

    赌博这条路算是牟利最狠的一种方式,不成则以,若成,必是一-夜暴富。

    考虑到当时的情况,姚文莉拿了五千块钱,试探性的去赌一把,这一赌,就此就陷入到了赌博这个大泥坑里,再也出不来了。

    “我不需要你的保证!”

    自己母亲的保证不过是废话一句,她不需要。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平复下来了情绪。

    “这次债主找上门,和你要多少钱?”

    “四……四十万!”

    “四十万?你昨天不是说是三十万吗?怎么成了四十万?”

    舒蔓诧异,就算是算是今天欠下的三万,也不过是三十三万呗,怎么可能成了四十万,这实在是不现实,就算是高利贷,这一天也不能要七万利息。

    被舒蔓质问,姚文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我今天输了三万以后……又和东家借了七万!”

    “什么?”

    姚文莉支支吾吾的话,彻底让舒蔓崩溃了,就好比她抓住的最后一丝希望,幻灭成了泡影。

    脚下一个趔趄,要不是她手快的扶住了路灯,这会儿估计就跌倒了。

    三十万块的债,她还能省吃俭用的尽可能偿还,四十万,又多了十万的债款,她觉得自己根本就看不到这条深渊的尽头儿。

    “蔓蔓……我……我知道我错了,但是你得帮我啊,你要是不帮我,我……我真的会死啊!”

    这些个债主虎视眈眈,自己要是今天真的拿不出来钱给他们,估计自己真的会死无全尸。

    姚文莉哭喊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舒蔓真的听得耳根子发疼。

    “蔓蔓啊,看在小泽的面子,你再帮帮我,帮帮我最后一次!”

    舒蔓麻木的听着自己母亲的央求,隐约听到电话里传来债主不耐烦的声音,她才蠕动了几下喉结,出了声。

    “我可以帮你把你欠下的这四十万还上,但是我事先说好,我只帮你还这四十万,以后,你再欠债,我绝对不帮你!”

    “好好好!”

    姚文莉一个劲儿的应好,且不管舒蔓这话是不是要和自己断绝母女关系,就单单她肯替自己先还了这四十万,就足以让她心安。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等这个露洞被添补了,她就不信她真的会不管自己。

    再者说了,有舒泽在,她只要这张王牌还在手,就不信没有擒不住舒蔓的把柄儿。

    “我还有另一个条件,小泽,我要接过来和我生活!”

    自己的弟弟实在是不适合和自己母亲这个嗜赌成性的女人在一起生活,她给不了他保障,给不了他照顾,只有让自己的弟弟跟了自己,他才不至于活得水深火热。

    “不行!”

    姚文莉当机立断反对。

    “小泽不能去和你生活!”

    “那你的意思是让他继续和你这个整日无所事事的妈在一起生活吗?”

    舒蔓止不住抓狂了起来,质问的声音,歇斯底里。

    她已经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发脾气,但是自己母亲实在是让她心寒,让她只想做到女儿应做的最后一丁点儿义务,然后和她一拍两散。

    “他是我弟弟,我不可能让他跟着你遭罪!”

    自己的妈已经无药可救了,她不能放任自己的弟弟也随她无药可救。

    “那我也不能让她和你在一起生活!”

    姚文莉还是不依,如果舒泽和舒蔓去生活,她没了舒泽在身边,也就等同于没有了栓制住舒蔓的把柄儿,她还不至于傻到放掉了自己手里的王牌。

    “蔓蔓,妈妈都已经答应你了,再也不去赌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呢?你就让我照顾小泽吧,我会照顾好他的!”

    姚文莉冲舒蔓喊完,转而又变成了商量的语气。

    舒蔓是自己的孩子,她是什么性格的人,她一清二楚,自己的女儿吃软不吃硬,她犯不着在这个棘手的时候,和她争执不休。

    “我不需要你照顾小泽,我还是坚持的原则,你让我帮你还钱,你就必须让小泽以后和我在一起生活,否则,你的债,别指望我会帮你还!”

    舒蔓的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口吻不容商榷。

    ————————————

    “蔓蔓,你帮帮妈,你帮帮妈吧,妈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你帮完我这次以后,我不会再找你帮忙了,蔓蔓,你就救救妈吧,救救妈吧!”

    姚文莉声泪俱下,哀求着舒蔓。

    现如今,她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也就只能求自己的女儿了,如果舒蔓再不帮她,她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知道自己这个妈算是抓住了自己不会坐视不理的心理,舒蔓握着手机的手指,不住的捏紧。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些债主怎么会平白无故找上门?”

    “我……”

    姚文莉刚想说原因,但是想到自己要是把话说出口,舒蔓可能以后不再管自己了,她赶忙止住。

    “说!”

    舒蔓苛刻了声音,逼迫道。

    “蔓蔓,你别逼我了,我……”

    “说,如果你今天不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我不可能管你!”

    “别,蔓蔓,你别不管我!”

    一听到舒蔓说不管自己,姚文莉急了,赶忙都哀求的口吻,尽可能控制她。

    “我……我和你说了还不行吗?”

    姚文莉唔囔着,底气不足,可见,把这些债主找上门的原因告诉舒蔓,她还没有没有多少勇气。

    “我……今天又去赌了,输了三万!”

    “你……”

    姚文莉的话一经听筒传来,舒蔓当即就气的不行。

    她已经三令五申的强调不要她再去赌,她倒是好,今天又出去赌了,还输了三万!

    捏紧手指,她真的要被这样的妈给逼疯了。

    空间蓦地安静下来,电话里起伏的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姚文莉在电话的另一端,很明显能听出来舒蔓变得粗重的呼吸声,她知道,她一再的不可救药,已经让舒蔓不想再管她了。

    静默了几秒,姚文莉终究没有按捺住要舒蔓现在就来救自己的心理,轻唤着她——

    “蔓蔓……”

    她试探性的唤了一声,舒蔓并没有应她,见状,她又自顾自怜的自言自语起来。

    “蔓蔓,妈这次真的知道错了,我……我没想到今天能输,我以为我能赢呢,所以我才把你上次给我的三万块都拿去赌了,哪知道……”

    “哪知道你能输,是不是?”

    “是是是,我寻思今天能用这三万块翻身呢,就是没想到又栽里面去了!”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赌博就是一个无底洞,我说的话,你怎么不多寻思寻思?”

    如果自己这个妈有点脑子,就不可能干出来这么没脑子的事情,她忙着帮她还钱,她倒好,忙着给别人送钱。

    舒蔓近乎歇斯底里的话,让姚文莉说不上来一句话。

    确实,她没有多寻思寻思舒蔓对自己说得话,一心想的都是如果自己用这三万块钱,把输的那三十万块钱都赢回来,自己就不用再欠债主钱了,完全没有想到如果自己再输钱,那自己就让原本已经无底洞的深渊,变得更加没有边儿了。

    “蔓蔓,你……就再帮我这一次吧,我保证,真的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你就算……你就算不看在我的面子上,终归要看看你弟弟的面子啊!舒泽还那么小,智力还不健全,你……你总不能让他没有妈,连一个照顾他的人都没有吧?”

    姚文莉不提舒泽还好,她这一提舒泽,舒蔓更是受不了。

    “你还好意思提小泽,你究竟在以什么身份提他?你儿子患病在身,你却拿着给他治病的钱去豪赌,你那会儿怎么不想想小泽?”

    舒蔓质问着,口气不好的厉害,如果去看她,可以发现她的双肩,都在剧烈颤抖。

    “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蔓蔓,你看在小泽的面子上,你就帮帮我吧,我……我真的不想死,我和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这次之后,我再也不赌了!”

    当年姚文莉也是好心救舒泽,才走上了赌博这条路。

    赌博这条路算是牟利最狠的一种方式,不成则以,若成,必是一-夜暴富。

    考虑到当时的情况,姚文莉拿了五千块钱,试探性的去赌一把,这一赌,就此就陷入到了赌博这个大泥坑里,再也出不来了。

    “我不需要你的保证!”

    自己母亲的保证不过是废话一句,她不需要。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平复下来了情绪。

    “这次债主找上门,和你要多少钱?”

    “四……四十万!”

    “四十万?你昨天不是说是三十万吗?怎么成了四十万?”

    舒蔓诧异,就算是算是今天欠下的三万,也不过是三十三万呗,怎么可能成了四十万,这实在是不现实,就算是高利贷,这一天也不能要七万利息。

    被舒蔓质问,姚文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我今天输了三万以后……又和东家借了七万!”

    “什么?”

    姚文莉支支吾吾的话,彻底让舒蔓崩溃了,就好比她抓住的最后一丝希望,幻灭成了泡影。

    脚下一个趔趄,要不是她手快的扶住了路灯,这会儿估计就跌倒了。

    三十万块的债,她还能省吃俭用的尽可能偿还,四十万,又多了十万的债款,她觉得自己根本就看不到这条深渊的尽头儿。

    “蔓蔓……我……我知道我错了,但是你得帮我啊,你要是不帮我,我……我真的会死啊!”

    这些个债主虎视眈眈,自己要是今天真的拿不出来钱给他们,估计自己真的会死无全尸。

    姚文莉哭喊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舒蔓真的听得耳根子发疼。

    “蔓蔓啊,看在小泽的面子,你再帮帮我,帮帮我最后一次!”

    舒蔓麻木的听着自己母亲的央求,隐约听到电话里传来债主不耐烦的声音,她才蠕动了几下喉结,出了声。

    “我可以帮你把你欠下的这四十万还上,但是我事先说好,我只帮你还这四十万,以后,你再欠债,我绝对不帮你!”

    “好好好!”

    姚文莉一个劲儿的应好,且不管舒蔓这话是不是要和自己断绝母女关系,就单单她肯替自己先还了这四十万,就足以让她心安。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等这个露洞被添补了,她就不信她真的会不管自己。

    再者说了,有舒泽在,她只要这张王牌还在手,就不信没有擒不住舒蔓的把柄儿。

    “我还有另一个条件,小泽,我要接过来和我生活!”

    自己的弟弟实在是不适合和自己母亲这个嗜赌成性的女人在一起生活,她给不了他保障,给不了他照顾,只有让自己的弟弟跟了自己,他才不至于活得水深火热。

    “不行!”

    姚文莉当机立断反对。

    “小泽不能去和你生活!”

    “那你的意思是让他继续和你这个整日无所事事的妈在一起生活吗?”

    舒蔓止不住抓狂了起来,质问的声音,歇斯底里。

    她已经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发脾气,但是自己母亲实在是让她心寒,让她只想做到女儿应做的最后一丁点儿义务,然后和她一拍两散。

    “他是我弟弟,我不可能让他跟着你遭罪!”

    自己的妈已经无药可救了,她不能放任自己的弟弟也随她无药可救。

    “那我也不能让她和你在一起生活!”

    姚文莉还是不依,如果舒泽和舒蔓去生活,她没了舒泽在身边,也就等同于没有了栓制住舒蔓的把柄儿,她还不至于傻到放掉了自己手里的王牌。

    “蔓蔓,妈妈都已经答应你了,再也不去赌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呢?你就让我照顾小泽吧,我会照顾好他的!”

    姚文莉冲舒蔓喊完,转而又变成了商量的语气。

    舒蔓是自己的孩子,她是什么性格的人,她一清二楚,自己的女儿吃软不吃硬,她犯不着在这个棘手的时候,和她争执不休。

    “我不需要你照顾小泽,我还是坚持的原则,你让我帮你还钱,你就必须让小泽以后和我在一起生活,否则,你的债,别指望我会帮你还!”

    舒蔓的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口吻不容商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