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62章 :大结局(8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62章 :大结局(8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吃在首尔近身特工综:我是好爸爸     “从小就招蜂引蝶,你儿子这点还真就是随你,不过,你儿子比你可爱多了,至少,他不会像你这样,对他的小舅舅不敬!”

    韩靳城一把他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摆出来,厉祁深本就阴沉的脸,黑得更甚。

    韩家和厉家的关系,从厉老太太那边论,韩靳城算是厉老太太的弟弟,厉祁深按理应当叫韩靳城一声小舅舅。

    但因为两个人年纪相当,韩靳城只比厉祁深大了一个月,他从始至终都不曾叫过他一声小舅舅。

    两个人目光对视,厉淘淘夹在他们中间,看着自己老爸和自己姑父剑拔弩张的样子,目光不住的交替在两个人的身上。

    “老爸,听姑父这意思,你应该叫他一声小舅舅是吗?”

    厉淘淘的话刚说出口,厉祁深就瞪了他一眼,那眼神儿,俨然在告诉他闭嘴。

    拎着厉淘淘的身体,厉祁深把他丢给了乔慕晚,再回头儿看韩靳城时,他将手插-入裤兜中,冷惑的俊脸,重拾一副云淡风轻。

    “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厉晓诺是我妹妹,你都和她鬼混到了一起,不应该随她叫我一声‘大哥’么?”

    “哥……”

    厉祁深的话一经说出口,一旁的厉晓诺,皱着细眉,唔囔的唤了厉祁深一声。

    她和韩靳城之间的关系虽然已经到了一种水到渠成的地步,但是外界并不知道这件事儿,她还不想让各界媒体用一种调侃式的口吻撰写她和韩靳城之间是舅舅和外甥女之间的禁忌恋,这样对她自己本身不好不说,对韩靳城的市长形象更是会有所折扣。

    厉晓诺不自在的声音传来,厉祁深掀了掀眼皮,微微侧过脸,不屑的睨看她一眼,随即嘴角轻蔑的扯动——

    “没出息!”

    再收回目光去看韩靳城时,厉祁深一派商界谈判的冷硬之姿。

    “想和我妹妹好,不讨好我,你别想把她娶到手!”

    认真的口吻,强势而霸道,隐约间还透着威胁的意思。

    厉祁深没有再留下来的意思,说完话,他转身,迈开修长的腿,步履平稳的出了包房。

    ————————————————————————————————————————————————————

    回到家里,厉祁深把感冒发烧还没有好的厉淘淘丢进绒软的被子里,略带薄茧的粗粝手掌,没有控制住的落在了小家伙的pi-股上。

    他实在是太气了,小小年纪,会这么多玩闹的花样,让他险些把整个盐城都翻遍了。

    乔慕晚没有像之前那样从中调和,厉祁深打着厉淘淘的屁-股,她只是冷眼旁观,不做任何劝慰,任由小家伙鸭子般难听的声音,不住的回响在别墅的每一个角落里。

    “老爸,别打了,呜呜……疼!”

    厉淘淘屁-股疼的不行,火辣辣的疼着,让他不住的翻滚着自己的小身体,试图用这样的方法避开自己老爸打自己的屁-股。

    只是,他一个毛都没有长全的小家伙,根本就不是厉祁深的动作,他小儿科的挣扎,厉祁深随意钳制两下,就把他的身体,牢牢的桎梏住了。

    听到自己哥哥的鬼哭狼嚎声,厉乖乖放下手里做作业的笔,从房间里出来了。

    看到自己老爸在打自己哥哥屁-股,自己妈咪虽然不忍心,却什么都没有说的场景,她当即掩唇,吃惊的瞪大眼。

    厉乖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只听一班的小同学有说自己的老爸今天来了学校,至于其他的事情,她完全不知晓。

    被眼前的一幕刺激着自己的瞳仁,小家伙虽然不清楚自己哥哥做得事情有多过分,但是她听着自己哥哥的哭喊声,心里着实不得劲儿。

    两个小家伙是双胞胎,自己哥哥被这么对待这,她也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感同身受着。

    “老爸,你别打哥哥了!”

    厉乖乖唔囔的声音传来,乔慕晚侧过脸,看到了原本在做作业的小家伙出来了,走了过去。

    “乖乖,你怎么出来了?”

    她已经把门都关上了,尽可能屏蔽自己儿子的哭闹声,不想,还是惹小家伙追了出来。

    “我听到哭声了,就出来了!”

    说着话,厉乖乖的目光,向自己老爸和自己哥哥那里看去。

    看到自己哥哥受刑一样哭喊着,吵闹着,她小大人似的拧紧眉头儿。

    “妈咪,你别让老爸再打哥哥了!”

    她两个小手拉着乔慕晚的手,不住的摇晃,哀求着。

    见自己的女儿这么懂事儿,乔慕晚心头一软。

    正在受刑的厉淘淘,听到了自己妹妹替自己求情的声音,当即就觉得自己的救世主来了,赶忙一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架势,哀求了起来。

    “乖乖,你帮我求求情,呜呜……我屁-股好疼,好疼啊!”

    厉淘淘难受的不行,他觉得自己的屁-股这会儿一定红肿了一大片,明天上学,连座椅都坐不了了。

    自己哥哥的哀求声,听在厉乖乖的耳朵里,她于心不忍,捏了捏手指后,又开始哀求乔慕晚。

    乔慕晚终归于心不忍厉祁深对小家伙一味的动粗,见淘淘挨打的时间足够长了,就蠕动朱唇,开了口。

    乔慕晚一开口为厉淘淘求情,厉乖乖也一并附和了起来。

    厉祁深因为厉淘淘一再的惹事儿,气的不行,但是乔慕晚开了口,他也就没有再继续打下去。

    收回了手,他把厉淘淘丢进被子里,而后沉着没有纾解的俊脸,迈开长腿,走到了门口那里。

    拉过乔慕晚的手,他冷着个脸,一字一句——

    “接下来的一周,你别想去上学,啥时候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儿都断干净了,再去上学!”

    随着他话音的低落,他牵着乔慕晚的手出了房间,随即合上门板,让门板被合上的声音,振聋发聩的传来。

    ————————————————————————————————————————————————————

    厉祁深和乔慕晚离开了厉淘淘的房间里,没有了他们两个人在,厉淘淘的情绪,如同决堤一般,不住的宣泄而出。

    “啊呜呜……”

    小家伙抱着松软的被子,不住的大哭了起来,气若游丝的小家伙,哭得羸弱极了。

    厉淘淘心里好苦,自己就是想找小桃子,却不想自己老爸这么生气,还打了自己,他真的觉得自己的爸爸妈妈,一丁点儿也不爱他。

    听着自己哥哥比鸭子叫声还难听的声音,厉乖乖皱着小小的眉头儿,走了上去。

    “哥哥,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我听说老爸今天去了学校啊?”

    厉乖乖抽出来纸巾给厉淘淘,软声细语的说着话,如果是平时,她对自己这个惯会惹事儿的哥哥,绝对没有什么好脸色,但是就是因为他哭得这么伤心,似乎有难言之隐的样子,让她着实心疼。

    厉淘淘这会儿找不到一个可以倾吐心事儿的人,见自己的妹妹询问自己怎么了,就毫无保留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给她。

    厉乖乖一听完自己哥哥的说辞,当即就小迷妹一样的对厉淘淘投去赞许的目光。

    “哥哥,你真的因为小桃子跳河了吗?天呐,这好伟大的感觉啊!”

    两个小家伙虽然都小,却看了不少偶像剧,尤其是痴男怨女在一起咿咿呀呀那一套,他们两个都觉得好唯美。

    厉乖乖本以为这样的故事情节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不曾想在自己的身边,就自己哥哥的身上,竟然会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被厉乖乖夸赞着自己的行为,厉淘淘真的觉得只有自己妹妹是最能理解自己的。

    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在闹,其实这是自己“用情至极”的表现。

    “你先别奉承我了,我现在闹心着呢,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厉淘淘心里还是烦的不行,自己喜欢小桃子,却没能在她走之前告诉她,这件事儿,真的让他追悔莫及啊!

    “还能怎么办啊,你先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

    感情这种事儿,要付诸于行动之前,必须有冲动的念头儿。

    “我也不知道啊,我想听听你对这件事儿,有没有什么看法儿啊!”

    厉淘淘止住了哭声,从被子里坐直了身体。

    将两个小腿一盘,他一副小弥勒佛似的样子,单手托着腮,陷入沉思的姿态。

    望着自己哥哥认真神情的脸,厉乖乖也若有所思了起来。

    “哥哥,反正这件事儿,我会帮你的,你就想要怎么做好了!”

    “我当然是要和小桃子去表白了啊!”

    厉淘淘这会儿完全不害羞于自己在自己妹妹面前的不好意思,见自己妹妹肯帮助自己,什么话都和她说了。

    “乖乖,我和你说啊,我从姑父那里得到了小桃子的住址啊,你说,我要不要去找她呢?”

    “当然要去了啊!”

    厉乖乖斩钉截铁的回了厉淘淘的话。

    “你都已经有了小桃子的家庭住址,干嘛还不去找她,你是准备让其他人追求她不成?”

    “我哪里会允许别人追求她啊?”

    “那你现在就去表白啊!”

    “可是……”

    一想到小桃子家现在的住址,厉淘淘又耷拉下来了脑袋。

    “可是什么啊?”

    “可是小桃子家现在再英国的曼彻斯特啊!”

    厉乖乖:“……”

    ————————————————————————————————————————————————————

    敲定了暑假放假就要去英国找小桃子的计划,其中有韩靳城做两个小家伙的靠山,再加上他们两个放假的那天是乔慕晚的生日,两个小家伙部署好了一切对策。

    “妈咪,我们学校组织夏令营,我和乖乖都已经报名了,我们两个人要和其他小伙伴一起去英国玩去了。”

    乔慕晚:“……”

    正在厨房做水果沙拉的乔慕晚,听到两个小家伙围着自己转,奶声奶气的说着这样的话,她既震惊又错愕。

    学校组织夏令营活动,她怎么都没有听说呢?

    “你们老师什么时候说的这样话,妈咪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打从厉淘淘上次被厉祁深打了以后,整个人变得乖多了,在家的一周闭门修过,更是让他不再惹事儿。

    只是,乔慕晚觉得自己儿子的改变是发自内心的,完全不知道他其实是在运筹帷幄,准备找对时机,然后借着时机,去英国找小桃子。

    “老师是临时决定的啊,你当然不能知道了啊!”

    厉淘淘把话说得理直气壮,生怕自己妈咪会看出什么破绽。

    “可是,让你们两个小家伙这么小就去英国参加夏令营,我不太放心!”

    乔慕晚说的是真心话,如果两个小家伙在家边参加什么活动,她不可能不赞同。

    但是去英国,还有办理-护-照等一系列的手续,再加上两个小家伙都古灵精怪的,她实在是放心不怕,怕班主任老师照顾不到他们两个小家伙,惹出来什么事儿。

    “没事儿的,妈咪你不要担心啊,有老师带我们去的,你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厉乖乖像是小大人儿一样的打消了乔慕晚的疑惑。

    “对啊,有班主任老师带领我们去英国,你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再者说了,妈咪,姑父最近不是也要去英国出差嘛,正好,我们两个和他一起去,如果有什么事儿,他会照顾好我们的!”

    乔慕晚:“……”

    “嗯,就这么说定了,我和乖乖把机票都买好了!”

    说着,厉淘淘就从他的书包里抽出来两张飞往英国曼彻斯特的机票给乔慕晚看。

    “不行,不管如何,我都……”

    “妈咪,要到登机的时间了,我不能再和你说了,我让司机伯伯送我和乖乖去机场了哦!”

    厉淘淘不给乔慕晚任何一个和自己说话的机会,直接打断了她。

    而后,还不等乔慕晚反应过来,两个小家伙儿就背起来小书包,屁颠屁颠的出了门。

    还没有摸清楚是怎么一个状况,乔慕晚直感觉自己都要让两个小孩子给弄傻了。

    都说一孕傻三年,她这都五年过去了,怎么连两个小机灵鬼都搞不定了呢?

    越发的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在她要打电话给厉淘淘班主任的时候,厉祁深的电话就先于她的打了过来。

    “慕晚,那两个混-犊-子呢?你把那两个小兔-崽-子给我拦住了,刚刚晓诺给我打电话,说他们两个人要随她和韩靳城两个人去英国!”

    乔慕晚:“……”

    厉祁深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乔慕晚抿紧着唇,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她料想到了两个小家伙有可能瞒着自己要做些什么,只是没有想到,两个小家伙真的疯到了要出国的地步。

    “他们……”

    乔慕晚刚想说点什么,厉祁深的手机里,进来了短信。

    “你等下,我这边来了短信!”

    厉祁深拿起办公桌上门的手机,随手点开了手机上的短信,手机屏幕上面显示出来自己儿子定时发来的短信——

    “亲爱的老爸,你接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和乖乖已经在飞往英国曼彻斯特的灰机上了,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要去寻找我的真爱了,唔,对了,还有一件事儿,明天是妈咪的生日,我和乖乖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了,你说过你有打算带妈咪去罗马玩一圈,我和乖乖已经托姑父,把你和妈咪去意大利罗马的机票买好了,放在了你们安-全套的包装盒里了,嗯……我知道,就算我不告诉你,你晚上也能看见的!你和妈咪就不要担心我和乖乖了,你们两个人罗马之行要玩得开心啊,我和乖乖就不做灯泡了!perfect!”

    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短信,厉祁深本就乌云密布的俊脸,黑得更甚。

    尤其是那一句“我和乖乖已经托姑父,把你和妈咪去意大利罗马的机票买好了,放在了你们安-全套的包装盒里了,嗯……我知道,就算我不告诉你,你晚上也能看见的!”

    该死,这句话,直接就让他恨不得把厉淘淘那个混小子抓过来,继续暴打他一顿。

    ————————————————————————————————————————————————————

    意大利,罗马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厉祁深与乔慕晚两个人十指相扣,掌心相对,惬意的走过繁华依旧如往昔的罗马。

    两个人走到圣彼得大教堂,手与手依旧紧扣的坐在教堂前的草地上。

    没有两个小不点儿的打扰,乔慕晚小女人慵懒姿态的把身子靠在厉祁深的怀中。

    打从两个人结婚以来,也不曾有过这样闲适的时候出来旅行,不想,因为两个小家伙的胡乱搀和,倒是让他们两个人第一次这么轻松的出来旅行。

    “祁深!”

    “嗯!”

    两个人这会儿都躺在草地上休憩,乔慕晚唤着他,厉祁深略带慵懒的应了一声。

    “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说点什么?”

    这会儿的乔慕晚,已经睁开了眼睛,湛清的目光寻着厉祁深刚毅线条的下颌弧线看去,明艳不失女性娇嗔的问着。

    乔慕晚的声音传来,厉祁深半张开自己的黑眸,望向乔慕晚。

    “我应该对你说点什么吗?”

    “你不觉得你应该对我说些什么吗?”

    今天其实是乔慕晚三十岁的生日,就算是不说其他的,她觉得他至少也应该对自己说一句“生日快乐!”,可是,可是这个男人散漫的姿态,似乎并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那你说你想听什么,我说给你就是了!”

    厉祁深的回答,着实让乔慕晚不满。

    什么叫她想听什么,他就对自己说什么,这让她怎么好意思开口啊?

    “你真的不觉得你应该对我说点什么吗?”

    乔慕晚一本正经的凝视厉祁深,询问他的口吻,明显有了情绪的起伏。

    “嗯!”

    厉祁深继续一副漫不经心姿态的点了点头儿,懒散的样子,看不出有任何做作的成分在。

    一个人把话询问一遍,对方不知晓就算了,但是询问了第二遍,对方还是一副不知晓的态度,乔慕晚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再去问第三遍的必要。

    见厉祁深这么不重视自己,连自己的生日都这么不甚在意,着实不满的站起来了身体,然后一副小女人埋怨的姿态,跑开了。

    厉祁深见乔慕晚一席纤柔的白裙,还是一如初见般从自己的眼前闪过,他坐起来了身体。

    望着乔慕晚跑远了的声音,留下茉莉花一样的馨香,他嘴角挽着唇,笑了……

    ————————————————————————————————————————————————————

    乔慕晚挺不高兴的,倒不是说她因为一个生日一定要和厉祁深怎样怎样,可是他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实在是不可饶恕。

    虽然已经做了两个孩子的妈,她内心深处,始终都有一处像少女一般任性的骄纵,尤其是这样不被人重视的感觉,她实在是不喜欢。

    就在她要跑远了时候,自己的手腕,被人从后面给扯住了,跟着,孱弱的身子,撞进了满满尽是熟悉男性气息的怀抱中。

    知道此刻抱着自己的人是谁,乔慕晚有些闹小情绪的抬手去推厉祁深。

    只是,稳如泰山般的男人,对于自己的推搡,就如同毛毛雨一般,于他而言,没有任何的作用。

    “生气了?”

    厉祁深低沉好听的嗓音,透着磁性,从乔慕晚的头顶响起。

    乔慕晚不想搭理厉祁深,就犟着性子不吭声,把厉祁深对自己连拥带抱视如空气。

    “怎么还和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厉祁深单手扣着乔慕晚的腰肢,抬起另一只手,像是故意要捣乱她的头发似的,在她头上揉了揉。

    “你才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乔慕晚带着情绪的话刚质问出去,圣彼得大教堂的钟声就响起了,紧随而至的唱诗班儿童清亮嗓音的生日祝福歌。

    听着清扬婉转的童音,乔慕晚抬起头儿,不可思议的看向厉祁深。

    敢情这个男人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在自己的猜想得到了证实以后,望着厉祁深嘴角漾着的那一抹不羁的风情,乔慕晚刚刚的愠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难言的喜悦和感动。

    “你怎么这么坏?”

    她问着,抬起粉拳,向厉祁深健而不硕的胸口打去。

    她真的是败给这个男人了,嘴上什么都不肯说,却默默地为你做着这些事儿,她这辈子算是栽倒了这个在不经意间把全世界最好东西送到你面前的男人的手里。

    被乔慕晚的手指戳着胸口,厉祁深笑的更是风情万种。

    将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到了乔慕晚的肩膀上,厉祁深正了正神情以后,清了清他的嗓子。

    随即,在乔慕晚始料未及下,用他单薄却不失磁性的嗓音,唱起了生日祝福歌。

    生平第一次听到厉祁深唱歌,而且还唱的一本正经,乔慕晚已经眉开眼笑到了心里和涂了蜜似的。

    能见这样的男人开腔唱歌,而且还是专门唱给自己听的歌,实在是太难得了。

    以往,她要求他唱歌的时候,他总是一副我不会唱歌,也不屑唱歌的姿态,不想,自己三十岁生日的今天,自己没有开腔,他竟然主动唱了歌给自己。

    待厉祁深正经八百的唱完歌以后,乔慕晚已经抑制不住的笑出了声音——

    “你不是说你不会唱歌吗?今天怎么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舍得给我唱歌听?”

    乔慕晚调侃的口吻,厉祁深脸色略带不自然的舔了舔xing-感的薄唇——

    “我只给你一个人唱歌听!”

    厉祁深真的不会唱歌,这首生日快乐歌,他还是练习了好久,才厚着脸皮唱了出了的。

    “你不是想听我对你说些什么吗?那我现在告诉你好了!”

    说着话,厉祁深又恢复了往日一本正经的样子。

    将两个手搭在乔慕晚的肩膀上,他眉目湛黑如墨,眼神笃定,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慕晚,我爱你,只爱你!”

    没有过多复杂的话语,厉祁深笃笃口吻的说了八个字,而这八个字,却异常清晰的听在了乔慕晚的耳朵里。

    他说他爱她,她听到了,也听得很清楚。

    隐忍着眼眶中泪水要夺眶而出,乔慕晚朱唇微张,满目情深的望着眼前这个让自己怎么爱都爱不够的男人。

    “我也爱你,祁深,如果有来世,下辈子、下下辈子,我还要爱你!”

    闻言,两个人都笑了。

    伴随两个人四目相望,情到深处时,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辗转的紧拥,变成了密密涔涔的亲吻,四片唇相接的那一刻,除了彼此的存在以外,周围的世界,全部都变了黑白色。

    没有世俗混杂的阴影,没有那些刻骨铭心纠缠的爱恨,这一刻,他是她的他,她是他的她,他们彼此的眼中,只有彼此的影子,倒映在对方的眼中。

    这一世,他是她的唯一,一生一次,一次一生……

    ————————————————————————————————————————————————————

    番外2:《医不小心嫁冤家》简介

    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发现为自己做修复手术的医生和破自己处-女之身的禽-兽是同一个人,舒蔓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怄死过去。

    看到明晃晃镭射灯下面那张棱角深刻,五官如铸的俊逸容颜时,舒蔓直磨牙,披着人皮的狼,说得就是厉祎铭这种医冠禽兽。

    “既然已经破了,再给你补一次是不可能了,不过你要是想,我倒是可以将补一次,换成再做一次!”

    手术台上,以身试验,厉祎铭表示上次做是走肾,这次做是走心。

    厉祎铭的人生格言:身为医生,见到的男性患者不再少数,有的男人自控力不好,有的男人肾不好,遇到了舒蔓以后,他才知道,自己是特么病的最严重那一个,不仅自控力不好,连特么肾也不好了!

    明日开始更新!

    ————————————

    番外1《双胞胎,小鬼头》到此结束,感谢大家陪伴与支持!

    2017年1月8号,晚上11时55分,于沈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