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56章 爷爷,你不应该迁就老爸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56章 爷爷,你不应该迁就老爸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吃在首尔近身特工综:我是好爸爸     “嗯……”

    乔慕晚细碎的吟哦一声,整个人像是一团烂泥一样不住的绷紧着双腿,到最后,在厉祁深一再娴熟的唇齿攻击下,她竟然将自己最羞见于人的地方,分的更开,以方便,厉祁深舌尖儿和牙齿的进出……

    “唔……”

    乔慕晚还在shen-yin不止,好像,他的she,就像是肉虫子一样在自己那里钻了又钻!

    身体拱起又落下,她不断扭摆自己纤细平坦的腰肢。

    感觉自己身体变得越来越亢奋,她贝齿紧咬住唇瓣,两个无力的小手,像是迎空摆动的柳枝一样,不住的想要抓住些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

    刚刚厉祁深来得动作太迅猛,让乔慕晚没有意识到。

    等到她有反应的意识了,自己的裙摆已经被扯开。

    在男人娴熟又颇具技巧的攻势下,她起初还能有理智就孩子的成长问题,和他说上几句话。

    但是后来,自己要说出口的话,越发的无力起来。

    到最后,她理智瓦解,被粉碎的丝毫不剩下,整个人变得像是一头雌兽一般,如火般炙热的纠缠起来了自己眼前的男人。

    贝齿紧咬住自己的两瓣蔷薇色的唇,她半阖杏眼,迷离又无助的向身体两侧延展自己的手,试图抓住些什么。

    只是自己的手上,除了抓住一些文件的拉夹之外,再无其他。

    “嗯……”

    乔慕晚腰肢扭的更加难耐,声音也格外娇-媚起来。

    厉祁深微微支起头,看桌案上流淌下来的一大滩水渍,闪烁着yin-mi的光泽,他邪魅的勾着唇,带着万般风情,危险的笑着!

    “这么快就到了?”

    乔慕晚本就足够的羞了,此刻厉祁深的话,更是让她羞得不行,恨不得钻个地洞进去,把自己埋得深深的,让谁都看不到自己的存在!

    把乔慕晚微微缩着头的羞赧样儿看在眼里,厉祁深俯身,将两手撑在乔慕晚的两侧,然后把自己邪美的俊逸容颜,向她逼近。

    “还是这么min_感,你知不知道你这会儿多浪?”

    他讪谑着,嘴角上扬的弧度,张狂而邪痞。

    感受男人雄浑的气息,带着腥甜的yin-mi,过分强烈的充溢在自己的呼吸间,乔慕晚感觉自己混身上下都热的难耐!

    抬眼看向厉祁深时,望着他湛黑的瞳仁里,自己模样是那般yu-求不满,她紧紧捏着手指。

    “你才浪!”

    对于乔慕晚的话,厉祁深笑意甚浓的冷惑笑着。

    然后在她出其不意下,倏地拨开两瓣娇-nen,蓦地喂入一指……

    “唔……”

    乔慕晚的双腿不自觉的一紧,连带着内里,都致命的吸住……

    “都生了孩子,还这么饥-渴,你是不是在怪我最近没满足你,嗯?”

    厉祁深见乔慕晚对于自己,还像是一张饥-渴的胃,把自己的手指都能吃穿入腹,他笑得更加风情万种!

    “你……”

    厉祁深的话,太让她羞了。

    “你出去!”

    乔慕晚咬紧唇瓣,伸手想指向厉祁深,却因为太过难捱的感觉,两个无力的小手,无法伸出,只得死死的抓住桌子的边沿。

    但是,就是这样,她根本就摆脱不开这种要命的感觉。

    “让我出去,你是想让其他东西jin-去?”

    乔慕晚:“……”

    “如果你想,告诉我就是,和我,你没必要不好意思!”

    厉祁深强调的说着话,跟着低垂着眸子,把两个人之间此刻的状态看得一清二楚!

    眼仁就好像要冒火一样,他看这个女人把自己吃的这么紧密,他的腰眼儿,阵阵发麻!

    “唔……好难受,厉祁深,你出去好不好?”

    乔慕晚求饶着,虽然他没有用那个动作钻来钻去,但是他这样……她也不好受啊!

    再加上刚才她都不知道自己来了几次gao-chao,此刻自己被他再度这样对待,她觉得自己越发的敏-感了。

    “好!”

    厉祁深没有像之前那样说其他的话,这次,他很痛快的答应了自己。

    只是……厉祁深答应完了她,却没有付诸于行动!

    厉祁深没有离开不说,还俯首,吻上了乔慕晚的唇。

    刚刚厉祁深才吃过她,这会儿他吻了过来,乔慕晚莫名觉得自己有一种“自食其果”的即视感。

    不自觉的,她绯红了滚烫的脸颊……

    避不开,逃不掉,被厉祁深这样亲吻着,乔慕晚竟然不自觉的沉-沦了下来。

    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吃”着他,两个无力的小手,攀附他的肩胛骨,热切的回吻着他!

    “唔……”

    又是一指,不着痕迹的jin-ru,让乔慕晚下意识的shen-yin出声。

    只是她刚张开嘴巴,声音就堙没在了厉祁深强势的亲吻中!

    一再的上下其手攻击乔慕晚,乔慕晚早就没有了最初的排斥和矜持,除了不忘时刻关心肚子里的小家伙,她一丁点儿也不在乎厉祁深对自己的任何行动和行为……

    所以当厉祁深要求她帮自己出来的时候,她什么也没有想,毫不犹豫的用两个软软的小手,握住了他!

    一声享受的喟叹声,溢出厉祁深涔薄的唇瓣。

    隐忍着这个小女人对自己要命的对待,他竭力隐忍的出声——

    “不用手,小妖精,把它放在该放的地方!”

    被厉祁深要求着,乔慕晚自然是会意了。

    故意佯装不悦的瞋了他一眼,“你就知道折磨我!”

    她嘴上表现出来去厉祁深的厌倦,自己的双手,却知趣的把他至于到了该处的位置……

    ————————————————————————————————————————————————————

    被厉锦弘和厉老太太带回去厉家老宅的厉淘淘,虽然离开了乔慕晚,他心里不舍的厉害,但是从此有了自己爷爷奶奶给自己撑腰,小家伙还是神气的不行。

    知道自己的金孙受了委屈,厉老太太生怕小家伙心里会别扭,让小家伙把东西放下以后,就赶忙张罗家里的司机,让司机载自己和自己的金孙去买烤串。

    厉淘淘虽然谈不上和厉乖乖一样是个十足的小吃货,但是碰上自己喜欢吃的烤串,心情一下子就好了一大半。

    “奶奶,我还想喝珍珠奶茶!”

    平时,乔慕晚严格控制厉乖乖和厉淘淘吃有添加剂类的物品,难得这次自己奶奶对自己吃什么都不多说一句话,厉淘淘一边-撸-着肉串子,一边小嘴巴不停,鼓囊鼓囊的说着话。

    “好,要什么口味的啊?奶奶给你买去!”

    厉老太太笑嘻嘻的笑着,一副马首是瞻的样子。

    “嗯……”

    小家伙歪着个小脑袋,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俄而道——

    “要香芋的吧,如果没有香芋的,就要哈密瓜味的!”

    “行,奶奶把两个口味的都给你买回来!”

    “真的啊?奶奶,你太好了!”

    小家伙兴奋的不行,两个油乎乎的小爪子作势就要去抱厉老太太,但是想到自己的手太脏,就僵硬到了空中,没再动。

    尴尬的笑了两声,他甜甜的对厉老太太笑着。

    “奶奶,淘淘手脏,等淘淘洗手了,我要抱你!”

    厉老太太本就g自己的孙子,他这会儿说话这么甜,老太太更是高兴的眉开眼笑。

    “淘淘还想吃点什么不?”

    “嗯……在来一份花甲粉好了,我想吃里面的粉丝了!”

    “好好好,奶奶给你去买!”

    “嗯!奶奶,你最好了!”

    在厉淘淘甜甜的讨好话语中,厉老太太去商铺口买东西了。

    厉老太太回来的时候,厉淘淘正吃得满嘴冒油沫子。

    今天的他,吃得实在是太知足了,小肚子都圆鼓鼓了起来。

    “淘淘,来,奶茶,加了冰的!”

    接过厉老太太递上来的奶茶,厉淘淘咕噜咕噜的喝下了大半瓶。

    喝得差不多了,小家伙喳吧喳吧了嘴。

    “奶奶,下次还是要草莓的吧,这个哈密瓜的味道不是很好!”

    奶茶本就是热的好喝,不过是因为夏日的原因,厉老太太要了凉了的奶茶,哪成想,小家伙还摆谱了。

    “不好喝啊?那这个呢?”

    说着话,厉老太太又把另一杯香芋奶茶送上前去。

    厉淘淘大口shun-吸了一口,也摇了摇头。

    “这个也不好喝!”

    他之前喝的奶茶都很好喝,凉的奶茶,怎么喝都没有浓郁的味道,他不喜欢的很。

    “那我再去给你买草莓味的奶茶去!”

    说着话,厉老太太作势又要去买草莓味奶茶。

    “奶奶,别去了!”

    见自己的奶奶又要去买奶茶,小家伙也知道懂事的跳下座椅,去拉自己的奶奶。

    “奶奶,我不喝了,我们走吧,我吃饱了!”

    “吃饱了啊?那……那花甲粉怎么办?”

    厉老太太刚才还有给厉淘淘点了花甲粉,这会儿见小家伙不吃了,要走,本年的出声。

    “不怎么办啊,打包吧,带回去给乖乖!”

    本来厉淘淘也想着带东西回去给乖乖,正好可以把花甲粉带回去给她,省的自己去给她买其他吃的了。

    “乖乖喜欢吃花甲粉吗?要不,我再去给她买点别的吃的吧!”

    “不用!”

    厉淘淘摆手,拉住了自己的奶奶。

    “乖乖说她减肥呢,不吃!”

    其实不然,厉淘淘是因为蟋蟀拆穿自己小秘密的事情,至今心里都在别扭着呢,就不想让自己的奶奶给她买好吃的。

    但是厉老太太不知道厉淘淘打的如意算盘,被他这么一说,老太太就信了。

    没有再张罗去买其他的东西,厉老太太带着厉淘淘,以及打包好的花甲粉回去厉家老宅了。

    ————————————————————————————————————————————————————

    不同于厉淘淘,厉老太太说要带厉乖乖出去吃好吃的时候,一向以吃为生命中心的她,白了自己哥哥一眼以后,选择留在家里陪自己的爷爷。

    待厉老太太和厉淘淘走了以后,厉乖乖没有按捺住心里对自己哥哥的不满,把他今天一整天做得荒唐事儿都告诉了自己的爷爷。

    从自己哥哥小小年纪就喜欢女孩子以及欺骗自己老爸,还恶人先告状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去。

    “爷爷,这件事儿,真的就不能怪老爸,老爸是什么样的人,您应该很清楚啊,老爸他最不能容许别人骗他了,淘淘欺骗他,和他说谎,这不是在挑战老爸的底线吗?老爸会把他丢出去,完全是咎由自取,爷爷,您不能因为这件事儿迁就老爸,你就算是要迁就老爸,也得知道事情真相以后,再迁就老爸啊!”

    厉乖乖对厉淘淘的种种行径,心里不满的厉害,倒不是说她刻意要抹黑自己的哥哥,只是她真的觉得自己的哥哥太过分了,欠收拾。

    尤其对自己一向底限不容被挑战的老爸,他更是过分,没有礼貌。

    如果说厉锦弘之前对自己的孙子还心疼的不行,这会儿因为自己孙女的话,他陷入到了沉思了。

    他之前并不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只是自己的儿子把自己的孙子丢出了家门,不和自己解释不说,还是小时候那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对他,他当时就来了气。

    所以,也就没有管事情追根到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直接发了脾气。

    这会儿听了自己孙女,他虽然觉得自己儿子的做法儿过分,但是也并无道理,毕竟自己儿子小时候惹事儿那会儿,他也恨不得把他丢出家门。

    “爷爷,您怎么了啊?您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看着自己爷爷一副陷入到沉思中,不和自己说话的样子,厉乖乖歪着个小脑袋,问着他。

    “啊……”

    厉锦弘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但随即就恢复了原状态。

    “没,爷爷有听你说话!”

    “那您对关于老爸和哥哥之间这件事儿,是不是有了另一番的看法儿和意见?”

    被小家伙问着,厉锦弘不好当着孩子的面儿说些什么,毕竟他在商场纵横多年,早已经是讳莫如深的姿态,对自五岁大的孙女,能表现出来些什么呢。

    “乖乖,这件事儿,爷爷自有处理的办法儿,你不用担心,这几天,你就好好的在这边待着,等爷爷明天没有什么事儿了,就和你奶奶去找你爸爸问一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好!”

    厉乖乖奶声奶气的回了话,再准备开口对自己的爷爷说些什么的时候,自己的奶奶和哥哥,赶巧带着买回来的花甲粉回来。

    “乖乖,我买吃的给你了!”

    一进门,厉淘淘就脆生生的开口唤着厉乖乖。

    对于自己哥哥买了好吃的给自己,厉乖乖丝毫不为所动,好像他怎么讨好自己,自己都不吃他的那一套。

    白了一眼蹦蹦哒哒进门的哥哥,厉乖乖哼了一声以后,就没有再看他,直接抬脚就上了楼。

    “乖……”

    厉淘淘还想唤着厉乖乖来吃好吃的,这会儿见她视自己如空气,不由得一怔。

    他……应该是没有惹到她才对啊?

    厉淘淘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厉老太太走了过来。

    把刚刚厉乖乖对厉淘淘爱搭不理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她凑上前,干笑两声。

    “淘淘,你先把东西送去厨房,奶奶去喊你妹妹!”

    理所当然的,厉老太太认为是自己带着自己的孙子出去买好吃的,没有带她出去,这会儿小家伙正别别扭扭着呢。

    “哦!”

    厉淘淘应了一声,拎着手里的餐盒,往厨房那里“噔噔噔”的跑去。

    看自己孙子离开了,厉老太太叹息一声,上了楼。

    ————————————————————————————————————————————————————

    厉淘淘放好手里的餐盒再折回客厅里的时候,被厉锦弘给叫了过去。

    小家伙因为自己爷爷对自己的维护,这会儿对自己爷爷崇拜的不行,他唤着自己,小家伙立刻就蹦蹦跳跳的去了。

    “爷爷!”

    他甜甜的唤着厉锦弘,肉呼呼、圆滚滚的小身子,一下子就扑到了厉锦弘的怀中。

    和之前相比,小家伙在厉家老宅这边被自己的爷爷奶奶惯着,小家伙胖了很多,尤其是肚子那里,都有小肚腩了。

    厉锦弘一向对自己的孙子,都视若珍宝,恨不得时时刻刻都捧在手心里。

    虽然知道小家伙淘气,顽皮了些,但是他一直都觉得小孩子天性使然,闹一些,顽皮一些都正常。

    他看惯了岁月沧桑,这些事儿,他都不会在意,但是知道小家伙学会了撒谎,还和厉祁深玩起来了欺骗,他心里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厉祁深小时候也顽皮,也淘气,但是从来都不会撒谎,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孩子会撒谎的话,他也一样会把自己的孩子丢出家门。

    厉锦弘接受不了自己孙子才五岁大就谎话连篇,诳他老爸,和他们两个老人卖乖,想想,他就觉得荒唐。

    “爷爷!”

    见到自己爷爷有些走神,厉淘淘仰着个小下巴,抬头去看他。

    “爷爷,你怎么了啊?怎么不说话啊?”

    “啊……没,没怎么!”

    厉锦弘被自己的孙子拉回了思绪,不自然的笑了下,而后,把扑到自己怀里的孙子,放到了一旁。

    突然从自己爷爷的怀中离开,看到他脸上一本正经的样子,小家伙撅了撅小嘴巴。

    爷爷这是不喜欢自己了?所以才会把自己从怀中抽离开?

    “淘淘,爷爷问你,你和你爸之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倒是要看看自己的孙子,和自己是坦诚,还是继续撒谎,如果确定他还在继续和自己撒谎,他自然是会想一定办法儿制-服这个混小子的,不然事情照这么发展下去,铁定会惹出来事儿的。

    被自己爷爷质问着,小家伙不自觉的把放在身前的双手,绞紧到了一起。

    对于自己的爷爷,他是打从心底里喜欢的,也知道自己爷爷是真的喜欢自己,所以他很清楚,自己要是受了任何的委屈,他都会毫无保留的偏袒自己的。

    只不过自己习惯了自己爷爷平时对自己一副慈祥和蔼的样子,这会儿自己爷爷的表情这么严肃,他有些摸不清自己爷爷到底为什么要问自己关于自己和自己老爸之间的问题,也不清楚自己爷爷为什么突然间对自己板正了一个脸。

    不过他不清楚自己爷爷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归不清楚,要知道小家伙人小鬼大,虽然他是五岁的年龄,却有着一颗不亚于成年人一样成熟的心。

    暗暗思忖了一下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似的,自己蓦地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爷爷为什么突然问了自己关于自己和自己老爸之间的事情。

    不出意外,因为是乖乖和他说了些什么。

    乍想到这里,他耷拉着小脑袋,不住的绞着手指,在脑海中组织语言,试图和自己的爷爷解释。

    迟迟不见自己孙子给自己关于他和他爸之间的事情做出来一个解释,他微微皱起了眉头儿。

    正准备再问他一遍,小家伙语言组织的差不多了,兀自抬起了头。

    厉淘淘眼眶中隐约有泪花闪躲的看向厉锦弘,一副意欲泫然哭泣的样子。

    “爷爷……我……我其实做错了很多的事儿,因为老爸和我发了脾气,我很怕,就找了你和奶奶做避风港,想要让你们保护我,我很怕我老爸!”

    说到最后,小家伙又把头耷拉了下去。

    其实他真的很怕厉祁深,他有些时候,很敬佩自己的老爸,但是更多的,他怕他,只要他给自己一个眼神儿,他就怕的不行。

    但是就是因为自己怕他,他总想挑战一下。

    从本质上讲,他没想真正的挑战自己老爸,只是偶然间,他做的事儿,就触碰到了雷区,让自己的老爸生气了。

    他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自己的老爸不买账,他觉得自己做的更过分。

    就拿今天他被赶出家门这件事儿来说,他想要离开家里,去爷爷奶奶那里找避风的港湾,他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可就是因为自己撒谎说去蟋蟀家,而没有坦诚告诉他自己要去自己爷爷奶奶家,他就生气了,还把自己丢出了家门,小家伙打从心底里,委屈的不行。

    所以当自己爷爷奶奶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想也没有多想,直接就告诉了他们两个人,自己被丢出了家门的事情。

    他本来只是想诉苦的,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爷爷奶奶会来了这边,替自己打抱不平。

    “爷爷,今天的事情,我心里确实很委屈,但是我知道我今天做得事情也不对,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和奶奶会替我伸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