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51章 混小子在这儿呢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51章 混小子在这儿呢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不死佣兵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近身特工综:我是好爸爸     深邃如海的目光,看到了厉乖乖的存在,却没有看到厉淘淘的存在,不由得厉淘淘又闯祸了,惹乔慕晚生气了的想法儿,在他脑海中生成。

    “那个混小子呢?”

    厉祁深声音低沉,隐隐透着不悦的传来,从他的语气中能听出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他就知道,乔慕晚平白无故不可能会不高兴,除了那个惯会惹事儿的混小子惹了她生气以外,不会再有其他的事儿惹她不开心了。

    不等乔慕晚开口回答厉祁深的话,厉淘淘自己像是个小鹌鹑似的,缩着脖子,把自己恨不得揉成一团,怯弱的出现在了玄关那里。

    “混小子在这儿呢!”

    他知道自己的妈咪不开心了,不敢造次,再加上自己的小秘密被自己的妈咪和妹妹知道了,他更是整个人像是没有了主心骨一样,生怕自己妈咪会把这些事儿告诉自己的老爸,自己的老爸也知道了自己的小秘密。

    听到怯怯的声音,带着服软的意思,厉祁深如墨的眸,越过乔慕晚和厉乖乖,眼底浮动暗芒,落在厉淘淘的脸上。

    耷拉着小脑袋,厉淘淘扯着自己背带裤的裤带,两个小手无处安放似的摸了摸裤带以后,又不知道该摸哪里好的放在了裤子上,试图用这样的办法儿缓解自己老爸投射来的震慑力。

    “你又惹了什么事儿?”

    厉祁深都没有问乔慕晚到底因为什么事儿而生气,直接冷着脸,很肯定的质问厉淘淘。

    “我……我也不知道我惹了什么事儿,不过我好像惹妈咪生气了!”

    小家伙支支吾吾的回答着,不管怎样,他都不觉得自己因为蟋蟀暴露了自己的小秘密,自己对他不友善的伸出手想揍他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你不知道惹了什么事儿,你怎么知道你惹你妈生气了?你什么逻辑?”

    厉祁深质问厉淘淘,语气不好的很,一想到他一闯了祸就是一副怯弱、不敢承认错误的样子,他额角就被磨得发胀。

    “把你怎么惹你妈生气的事儿给我说清楚了,说不清楚,你今天别想进这个家门!”

    他咄咄逼人的看着厉淘淘,那眼神儿,在厉淘淘看来,他能吃了自己。

    “我……我真的不知道!”

    小家伙继续喃喃出声,生怕自己声音大了,会惹自己老爸更生气。

    乔慕晚瞧见厉祁深真的动怒了,一张鬼斧神工的俊脸,线条绷得紧紧的,她走上前,扯了扯他白衬衫的袖口。

    “我没什么事儿!”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不高,惹厉祁深也跟着发脾气,尽可能想息事宁人,免得再惹的家里上上下下都不痛快。

    再去看厉淘淘的时候,乔慕晚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你先回房间里去,我过会儿去找你!”

    关于小家伙的教育问题,乔慕晚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放纵他了,不然以后发生什么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她真的连扼腕叹息的机会都没有。

    “哦!”

    听自己妈咪这么说,厉淘淘底气的不足的应了一声,随即换下拖鞋,依旧像是一个小鹌鹑似的,缩着脖子,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上了楼。

    厉乖乖看自己的哥哥兴致不高的走开了,厉乖乖也没有打算长留在这里,毕竟自己哥哥要和蟋蟀动手打架,她也是有一定责任的,如果没有自己从中间横着,他们两个人也不至于会闹到要动手的地步。

    想了想,她看向乔慕晚,硕-大的乌眸泛着征求的微茫。

    “妈咪,我去找哥哥!”

    “嗯!”

    乔慕晚点了点头儿。

    见自己妈咪应允,厉乖乖也不敢再多待,生怕蟋蟀喜欢自己,买了布娃娃给自己的事情让自己爸爸妈妈知道,她也一溜烟的跑开了。

    待两个小不点儿都走开了以后,偌大明亮的客厅里,只剩下厉祁深和乔慕晚两个人了。

    见厉祁深愠怒之气,酿在湛黑的眉目间,没有消弭的迹象,她抬起纤柔的手指,轻轻的抚上。

    “你别再火了,我都没有那么气了!”

    在车上,她该生的气都生的差不多了。

    “到底怎么了?那个混小子又惹了什么事儿?”

    被乔慕晚纤柔葱白的手指,缓慢的舒展自己的眉心,厉祁深明显没有那么气了,但是情绪依旧不好的厉害。

    “也没有怎么,就是……”

    说到自己儿子早恋的事儿,乔慕晚就难以启齿了起来。

    再怎样说,一个五岁半大的孩子,连毛都没有张全呢,就闹出来追求女孩子的事情,听在谁的耳朵里,都觉得荒谬又可笑,指不定,外人听了去要怎么说他们做父母的教导无方。

    但想了想这种事儿,自己也没有什么瞒着厉祁深的必要,毕竟在教导孩子的问题上,他比自己有一套。

    看出来乔慕晚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合适,厉祁深挑了下眉。

    刚准备问她有那么难以启齿,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打电话过来给厉祁深的人是温司庭。

    难得见温司庭打电话给自己,厉祁深剑眉间泛起一抹风情,随即接了电话。

    电话刚接通,温司庭痞痞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

    “亲家公,在忙什么啊?”

    厉祁深:“……”

    温司庭和自己攀亲戚,让厉祁深面部表情一滞,但仅仅是刹那就恢复如常的从容。

    “想攀亲戚,带着二十亿聘礼上门再说!”

    见厉祁深毫不客气的和自己狮子大开口,如果是平常,温司庭一定爆粗口,埋汰埋汰厉祁深这个不要脸的死男人,从哪里来得自信,值得自己用他近乎一半的家底的来和他攀亲戚。

    但是想到殷姝刚刚和自己说的话,知道自己儿子喜欢厉祁深女儿的事情,他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相反,笑的邪痞。

    “行啊,别说是二十个亿,你要是肯让你女儿和我儿子定娃娃亲,给你三十个亿都行,如果你想的话,我是你的都没有问题。”

    温司庭一如既往厚脸皮的话,厉祁深温漠的冷嗤一声。

    “别墅这边的王伯年纪大了,你要是想,可以过来顶替他做门卫,我付三倍的工资给你!”

    “我x!”

    厉祁深损人都不带脏字的样子让温司庭当即爆了粗口,和他,他真的就忍不住不爆粗口。

    听到了温司庭和自己爆粗口,厉祁深淡笑了下,毕竟,对自己动不动就爆粗的温司庭才是他认识的温司庭,突然和自己狗腿子试好的温司庭,他还真就是不适应。

    “说吧,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儿?”

    厉祁深走到茶几那里,从茶几上门随手抽出来一支烟,含在xing-感的薄唇间,意欲用打火机点燃。

    “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想和你攀亲戚,我儿子看上你女儿了,说什么今生非你女儿不娶,你看,我这就一个儿子,我这个做父亲的,哪里有不搭理的道理!”

    闻言,厉祁深准备点烟的动作一滞,眉目间泛起涟漪的深邃了几分瞳仁。

    起初,他以为温司庭是在和自己开玩笑,没有想到,这会儿一本正经的说这话,听起来还真就是像有那么一回事儿。

    将手里的烟丢回到茶几上,厉祁深垂下了眸,阒黑的眸色沉了几分。

    “怎么回事儿?”

    “还能怎么回事儿,还不是我那个有出息的儿子随了他老-子风-流成xing的个性,连毛都没有长全呢,就知道追求女孩子了,这还未完,他追求的女孩子还是你女儿!”

    说到这件事儿,温司庭就有说不出的恼火,自己那个儿子,从出生,就没有消停过,打小就喜欢玩蟋蟀的事儿不说了,上个小学,才一年级,就知道变着花样追求女孩子了,这点儿,还真就是随了他这个做爸的本性,而且就单单这一点儿,这个孩子,根本就不存在可能是其他男人孩子的可能。

    待温司庭把关于殷姝今天在哈根达斯店铺里遇到带着孩子去吃冰激凌的乔慕晚,以及后来两个小家伙险些大打出手的事儿都说完,厉祁深驽黑的剑眉,眉梢上扬起倨傲的弧度。

    “所以,你打这通电话过来,是准备给孩子定娃娃亲?”

    “不然呢?”

    除了这件事儿,温司庭还真就不觉得自己找厉祁深能有什么事儿,让他连脸皮都顾不上要了。

    “你说吧,关于这件事儿,你有什么看法儿,你要是打算和我定下这门娃娃亲,我立刻拿协议和二十亿的支票去找你!”

    对于厉祁深的女儿,温司庭还真就是挺喜欢的,虽然见过两三次而已,不过他对厉乖乖那个小家伙的印象还是极好的,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儿子喜欢,有这一点而,什么都够了,只要自己儿子喜欢,他这个当爹的以后也就不用愁孩子结婚的问题了。

    对于温司庭一副已经箭在弦上,就等自己一声答应的话落下,他就会来找自己的表现,厉祁深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慵懒的见手指轻抵在眉心处,他嘴角微动,语气淡然。

    “没有什么看法儿,这件事儿没得商量,我不可能把女儿许配给你儿子的!”

    “为什么?”

    被厉祁深突然驳了建议,温司庭只感觉自己就像是突然被泼了一盆冷水,心里的雀跃瞬间就消弭了。

    本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可好,这东风,偏偏不来。

    把温司庭可能如同做-爱被打断,此刻心里千万条草泥马在奔腾的神情都想象在脑海中,厉祁深一副和自己毫无关系的态度。

    “因为我不可能让我女儿有你这样的公公!”

    温司庭:“……”

    ————————————————————————————————————————————————————

    乔慕晚在一旁把厉祁深和温司庭的对话都停在了耳朵了,就包括后来温司庭干脆爆粗,骂厉祁深是个死不要脸的乡巴佬这样的话都听在了耳朵里。

    挂断了电话,厉祁深把手机丢到茶几上,一副慵懒散漫姿态的把颀长笔挺的身躯,倚靠进了沙发里。

    “所以,惹你生气的到底是淘淘还是乖乖?”

    湛黑如墨的目光,如同大海一般落在乔慕晚略略有些局促的脸上,厉祁深嘴角微动,语调淡然平稳,波澜不惊。

    “都有!”

    乔慕晚没有否定,说来,两个小家伙都有惹自己生气。

    但更多的,她是气淘淘,乖乖还算好,只是气她不懂事儿收了蟋蟀送给她的布娃娃而已,但是自己那个混蛋的儿子,可真就是让她头疼的不行。

    温司庭在电话里没有提自己的儿子,只提了自己的女儿,见乔慕晚这会儿说两个小不点儿都惹乔慕晚生气了。

    他抬手,把乔慕晚拉过来,带她一并坐到了沙发里。

    “他们两个人还有什么事儿惹你了?”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惹到我的地方太多了!”

    “那你就一件一件慢慢说。”

    难得厉祁深这么有耐性,乔慕晚就捏住他绵实有力的大手到自己的两个小手里。

    “淘淘早恋了!”

    厉祁深:“……”

    他以为,也就温司庭家那种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家庭里才会出现一个五岁半的小孩子早恋的事儿,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也搞出来这件事儿。

    “你怎么知道的?”

    乔慕晚把关于厉淘淘和蟋蟀之间本来是要约乖乖出去,以及后面两个小家伙因为互相揭短险些打架的事情都说给了厉祁深听。

    说完这些话,她实在是不高兴的沉着个脸。

    自己的那个儿子,她原本总觉得是厉祁深对他的种种教育太过了,不想,小家伙骨子里的痞气,真的让她难以想象。

    如果不是今天听了蟋蟀和自己说了他的光荣事迹,乔慕晚还真就一直觉得自己的儿子,除了成绩不好之外,不存在任何的问题,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大的问题。

    见乔慕晚因为小家伙变得这个样子,她清秀的脸上浮动自责,厉祁深抬手拥了拥她的肩头儿,把她抱进自己的怀中。

    “现在你认识到了那个混小子的劣性了吧?”

    “早就认识到了好不好?我知道觉得他还小,偶尔会犯一两次错误,哪里知道他竟然这个样子啊!”

    厉祁深笑,乔慕晚到现在还觉得那个混小子骨子里没有那么坏,他就觉得女人真就是头脑简单的动物,吃亏吃一次不够,还非得吃两次。

    在厉祁深的怀中腻了有一会儿,乔慕晚抬起头,沿着他倨傲冷硬的下颌,看向他的脸。

    “我真就不知道要怎么教育这个小家伙了,你说,该怎么办?”

    小事儿,她尚且可以自己独自做主,但是有棘手和大事儿,她还得请示厉祁深。

    毕竟他长自己八岁,人生阅历和远界都在那里放着呢,自己信任他,他的一切决定,自己都毫无保留的相信,并且愿意遵循。

    “你想怎么办?”

    厉祁深反问乔慕晚一句,毕竟,他的做事儿风格,一向铁腕,如果乔慕晚完全听从他的建议,他自然会拿出来针对商场上门那种强硬的手段来制-裁自己的儿子。

    但是她如果有了自己的一定想法儿,自己就不得不考虑她对自己处理起事情来有什么看法儿和意见。

    厉祁深反问自己一句,乔慕晚瞋了他一眼。

    “我要是有想法儿,还至于问你吗?”

    “所以你打算完全听从我的看法儿?”

    “嗯!”

    乔慕晚中肯的点头儿,但是隐约觉得哪里有不妥的地方,她又补充了一句——

    “你手腕别那么强硬就行,毕竟他还是小孩子,心智什么的都不成熟,你别把孩子吓到了!”

    “你还拿他当小孩子?”

    “至少他年纪在那放着呢,一个五岁半的小孩子,不是小孩子,还能是成年人了不成?”

    厉祁深:“……”

    ————————————————————————————————————————————————————

    厉祁深对于针对两个小家伙的对策结合了乔慕晚不希望自己用铁腕的想法儿,他提出来把两个小家伙送去国外,接受国外的教育方式,免得两个小家伙连毛都没有长全呢,就做了毛长全了的事儿。

    对于厉祁深的这个决定,乔慕晚不赞同的投了反对票。

    “不行,让两个小孩子在国外,我不放心!”

    厉祁深手边的工作不能放下,他们四口人不可能举家出国,她更不可能把厉祁深留在盐城这边,她带着两个孩子去国外生活,也不可能让两个小家伙独自在国外生活。

    再说了,自己的公公婆婆都不可能允许自己这么做的。

    这一切都是不成文的决定,根本就行不通。

    “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们翅膀早就ying了,还用得着你担心?”

    对于乔慕晚的杞人忧天,厉祁深从容的俊脸上,隐隐浮动不悦。

    “能不担心吗?两个小家伙那么小,让他们两个在国外,接触国外那么多新奇的东西,我可不敢保证两个小家伙会不会学坏!”

    闻言,厉祁深冷哼一下。

    两个小萝卜头儿已经学坏了,不需要她担心。

    厉祁深的办法儿行不通,乔慕晚不由得咬紧唇瓣,冥思苦想着有什么办法儿能行得通。

    缄默了好一会儿,她朱唇轻动。

    “要不,我在公司辞职,在家里专心带他们两个人吧,不然照这样下去……我真的怕两个孩子出现早恋的事儿!”

    乔慕晚做不到像温司庭那样开放,还能主动打电话过来,问厉祁深能不能定下来娃娃亲。

    在她看来,小孩子在什么年纪就应该做什么年纪应该做的事情。

    比方说这个年纪,两个小家伙再适合学习不过了,她不可能让两棵小树苗长歪了。

    “如果你觉得可行,你就试一试,如果还不行,直接把他们两个人扔去国外,眼不见心不烦!”

    厉祁深漫不经心的开腔,口吻明显透着不容违背的强势。

    望着身着白衣黑裤的厉祁深,迈开修长的腿,没有再和自己就孩子的事情说下去,而是起身上了楼,乔慕晚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叹息了一口气。

    同样是养孩子,她怎么就没有见自己妹妹乔茉含有这么难。

    到了这里可好,让自己整个人每天都是像是打架一样,完全一副备战的状态……

    想到这里,她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