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50章 露陷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50章 露陷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盛世芳华超神当铺近身特工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综:我是好爸爸     听到了自己妹妹的声音,厉淘淘不由得暗叫糟糕。

    该死,不好了,她这么一跑来,事情就搞砸了啊!

    “乖乖来了啊!”

    蟋蟀一听到厉乖乖的声音,高兴的不行,一副跃跃欲试,想要走上前见她的样子。

    “你脑抽了啊?”

    厉淘淘小身子拦住蟋蟀,咕哝着。

    “你一定要你妈和我妈知道你小小年纪就开始追求女孩子了吗?”

    被厉淘淘这么一提醒,蟋蟀好不容易上来的勃勃兴致,就像是突然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一样,瞬间就凉了。

    看到蟋蟀蔫了下来,厉淘淘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撅着小嘴巴。

    “你看看吧,现在这种情况还得我出马!”

    极度不悦的说了话以后,厉淘淘没再管厉乖乖,迈开步去找厉乖乖了。

    见自己的哥哥过来,厉乖乖兴高采烈的唤着他。

    “哥哥,你回来了啊?你看到了妈咪吗?她刚刚去找你了!”

    厉淘淘不提自己妈咪找没找自己,扯着厉乖乖的手腕就往外面走。

    “妈咪已经离开这里了!”

    “啊?”

    厉乖乖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自己的妈咪已经离开这里了?这怎么可能啊?

    “妈妈怎么可能离开这里啊?我根本就没有看到妈咪从门那里……”

    “这里有两个门,妈咪从另一个门那里走了!”

    厉淘淘截断厉乖乖的话,伸手拉着她,就往外面走去。

    “可是……嗳,哥哥,你干嘛带我走啊,我们都点好了东西啊,我……”

    “快点走,妈咪在车里等我们呢!”

    厉淘淘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儿,扯着厉乖乖的力道,更大了一些。

    厉乖乖不解自己哥哥这是受了什么刺激,至于这样拉着自己着急离开吗?

    “哥哥,你停下啊,我好像看到妈咪了!”

    刚刚厉淘淘说自己的妈咪已经离开了,厉乖乖就不住的拿目光四下打量,试图找到自己的妈咪。

    而恰恰刚好,她隐约觉得自己看见了自己穿着白色裙装的妈咪,坐在不远处靠在窗边位置那里。

    厉淘淘不听厉乖乖的话,执拗的抿着唇,一味的往外面拉着她。

    见自己不说理由的带自己走,厉乖乖无法忍受的皱起了眉。

    “给你三个数,马上放开我,你要是不放开我,我就大叫了!”

    都这个节骨眼儿上了,厉淘淘哪里肯听厉乖乖的威胁。

    他不看自己的妹妹,还是一味的往外面拉着她,就好像这个店铺里有洪水猛兽,让他必须立刻、马上带她离开。

    见自己的哥哥不听自己的话,还是继续一副漫步经理姿态的拉着自己往外面走,厉乖乖无法忍受,堆着小巧的眉头儿,大叫出声——

    “妈咪!”

    厉乖乖虽然还是小孩子,脆生生的声音却是格外响亮。

    “妈咪,你在哪里啊?”

    她大叫着,惹得周围在吃冰激凌的情侣,以及带孩子来吃冰激凌的父母,都纷纷向她这里看到。

    厉淘淘一见自己妹妹要坏了自己大事儿的大叫,他横下来了脸。

    “我说你喊什么喊啊?我是你从一个妈肚子里出来的亲哥哥,还能坑你了不成?”

    说着话的同时,厉淘淘的手捂住了厉乖乖的嘴巴,试图用这样的方式阻止她继续大叫。

    只是,厉乖乖的声音实在是太有穿透力了,她大叫的声音,直接传到了乔慕晚的耳朵里。

    ————————————————————————————————————————————————————

    乔慕晚和殷姝过来这边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厉淘淘手捂着厉乖乖的嘴巴,一副阻止她继续大叫的架势。

    把这样的场景看在眼里,乔慕晚都懵了,他们哥妹两个人是怎么了?

    她正准备走上前拉开两个争执不休的小家伙,蟋蟀先她一步冲了上去。

    “淘淘,你这是干什么?”

    他去扯淘淘的手,生怕淘淘拉扯的力道太大,会弄疼了厉乖乖。

    “蟋蟀!”

    厉淘淘大叫一声,他都快要因为自己这个猪一样的对手气炸了肺。

    “你是不是脑子让飞机膀子给刮了啊?你敌友不分啊?”

    他气的不行,自己在帮他,他倒好,就知道给自己找事儿,他到底懂不懂他的一番苦心啊。

    “我哪有敌友不分啊?你快点放开乖乖,你没看乖乖皱着眉头儿呢吗?她疼,你快点放开她!”

    说着话,蟋蟀一个用力,把厉乖乖从厉淘淘的手里给抢了下来。

    完了,蟋蟀怒着一张脸,瞪着厉淘淘。

    “告诉你,以后不许欺负乖乖,你要是敢欺负乖乖,让我知道了的话,我一定和你没完!”

    小家伙把话说得一本正经,细看了去,会发现他咬牙切齿的样子,真的是滑稽极了。

    “你……”

    见蟋蟀这副傻了吧唧的样子,厉淘淘气的也反过来瞪着他。

    他就纳了闷了,这蟋蟀是怎么想的呢,一定要自己的妈咪发现他的秘密?

    “蟋蟀?你怎么在这里?”

    厉乖乖脱离了厉淘淘的束缚,用小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后,看向身边的蟋蟀。

    “我……”

    蟋蟀想说自己来这里是为了见你的,但是发现自己要是把自己的心迹表现的太明显的话会吓到她,就赶忙收住了话。

    随即憨憨的笑着,“我就是来这边吃哈根达斯,没想到能遇到你,真的是太巧了!”

    他抬手抓着头发,一副不知道该怎样做才好的样子。

    厉淘淘在一旁把事情已经败露了,蟋蟀还一副装腔作势的样子看在眼里,不屑的撇了撇嘴巴。

    “少在这继续演戏了,你自己到底是怎么来这边的,你不清楚吗?”

    厉淘淘的话一经说出口,蟋蟀原本还在贼兮兮笑的嘴角,就那样僵硬住了。

    厉淘淘的话无疑使一盆冷水,让他满心的欢喜,一下子就成了落空的梦。

    僵硬着自己的表情,蟋蟀脸色不是很好的瞪着厉淘淘,那样子,完全是在控诉他在坑自己,一点儿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站在他的立场上,替他说话。

    一旁,一直都是默不作声状态的乔慕晚和殷姝把三个小不点儿对话的样子全部都看在了眼里,不由得在心里失笑。

    她们都是过来人了,小家伙的表情代表什么意思,她们两个人再清楚不过来。

    只是她们两个人没有想到的是,小家伙只有五岁半,竟然就有了这样的花花肠子,这实在是太早熟了。

    不由得,乔慕晚想到了之前厉淘淘和厉乖乖两个人小鬼大的小家伙,帮助厉祁深坑自己的事情。

    看来,现在的小孩子真的是不能小看,他们比他们这些做大人的都精。

    乔慕晚和殷姝看着几个小家伙之间的对话,一时间都忘了拉开他们。

    越吵越是凶了起来,厉淘淘嫌弃蟋蟀太笨,分不清好歹,蟋蟀怪厉淘淘对厉乖乖太不友善,而且不知道帮助自己解围。

    “你就是一头猪,我真就是看错了你了,怎么能找你做队友呢?”

    说着话,厉淘淘想到了那句“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句话果然没有错,他真的就找了一个猪一样的队友,这让他后悔死了自己怎么就那么没脑子,会想着和他达成协议,站在同一战线上。

    因为厉淘淘扯着厉乖乖的事情,蟋蟀就已经足够的恼火了,这会儿,见他还说自己是猪,蟋蟀更是气得不打一处来。

    “你才是猪,厉淘淘,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自己帮他追求小桃子,帮他们两个人创造在一起的机会,他倒是好,欺负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还说自己是猪,他真的是肠子都毁折了,自己怎么就找了他作为追求厉乖乖的队友,这完全就是在坑他自己。

    “我忘恩负义?我怎么忘恩负义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花费了多少苦心?你倒好,还说我忘恩负义起来了,你才是没良心!”

    说着话的同时,厉淘淘气的两个小手不住的抓着自己的裤子。

    在摸到自己裤兜里有蟋蟀递给自己的那张银行卡,想也不想的就从裤兜里拿了出来,跟着,狠狠的往蟋蟀的脸上那里砸去。

    “还给你!”

    这张银行卡让他揣在裤兜里,他还真就是不爽的厉害。

    不说别的,就单单这张卡,都让他特别的有耻辱感。

    他就想不通了,既然他蟋蟀这么有钱,自己主动去请自己的妹妹来吃哈根达斯就好,干嘛还要吃和上他,然后还得惹得他不痛快。

    越想越是气,他这会儿整个人都要原地爆炸了。

    被厉淘淘撇过来的银行卡砸到自己,蟋蟀更是不悦的发紧。

    他算是看透了,这个厉淘淘是不想好了,想要和他断了兄弟之情。

    “厉淘淘,你到底想怎么的?想掰了是不是?”

    “是,谁稀罕和你这样的猪称兄道弟啊?我都觉得丢脸!”

    两个小家伙的吵架升级,两个小手都像是在跳舞一样在空中不住的比划着。

    厉乖乖歪头儿看着两个人的争吵,一脸的不解样子。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不是很好的吗?这会儿怎么吵得这么凶?

    她正准备开口劝一劝两个人,不让两个人吵的太凶的时候,厉淘淘正好拿出来那张银行卡往蟋蟀的脸上扔。

    厉乖乖一注意到那张银行卡,她两个小巧的眉头儿就拧了起来。

    这张银行卡……她有看到过,自己的哥哥有举起来给自己看。

    只是,自己哥哥不是说是他的吗?还说要拿这张卡请自己来吃哈根达斯,这会儿怎么就成了蟋蟀的银行卡了?这让她实在是不解急了。

    “哥哥,这张卡,你不是说是你的吗?怎么会是蟋蟀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还能怎么回事儿?这头猪说要请你吃哈根达斯,他又不好意思找你出来,就让我找你出来,以我请你吃哈根达斯的名义请你吃哈根达斯!”

    “啊?”

    听了自己哥哥的话,厉乖乖诧异极了,这怎么会是蟋蟀要请自己吃哈根达斯呢?这也太奇怪了吧?

    “蟋蟀,你是想请我吃哈根达斯吗?那你怎么不说啊?你……”

    “你笨啊?”

    见自己妹妹真就是一副懵懵懂懂,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恶狠狠的斥责她一声,随即,也不怕自己和蟋蟀两个人的关系彻底决裂,直接对厉乖乖坦诚。

    “你是不是也是猪脑子啊?你看不出来这头猪喜欢你吗?”

    厉淘淘哼哼唧唧的说着话,然后觉得自己心里实在是不爽,继续咕哝。

    “你们两头笨猪在我看来还真是绝配,怪不得蟋蟀会喜欢你,你们两个人在一起还真就是合适!”

    厉乖乖:“……”

    这下子,厉乖乖更是惊讶的不行,一张桃红色的小嘴巴,都张成了“o”字型。

    她没有听错吧,蟋蟀喜欢自己?这怎么可能啊?

    她不相信,实在是不相信,这太荒谬了一些吧?

    他们两个人都不是一班的,平时见面的次数少的可怜,他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

    “惊讶个什么劲儿啊?”

    厉淘淘撇了撇嘴巴,“上次他不是给你买了一个布娃娃吗?我看你挺聪明的,以为你什么都知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蠢,什么都看不出来!”

    被自己的哥哥这么一说,厉乖乖想到了蟋蟀之前买了布娃娃给自己的事情。

    不过那会儿,她完全是觉得自己的老爸和蟋蟀的老爸是朋友,他给自己买布娃娃很正常的啊,完全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不想竟然是因为他喜欢自己?

    只是,厉乖乖还是觉得说不通啊,毕竟当时蟋蟀买布娃娃给自己的时候,告诉自己说是为了答谢自己给他补习功课啊,这和自己上自己有什么关系?

    一旁的殷姝听厉淘淘这么说才蓦地想到上次自己被老师请去学校,说自己儿子给邻班的女同学买了一个布娃娃,那会儿闹得整个一年部都知道了,说什么两个小家伙小小年纪谈恋爱。

    不过她到学校知道自己儿子买布娃娃是给厉乖乖,就没怎么在意,不想,这一切还真的就不是以讹传讹,有人随意杜撰,看来自己的儿子真的就喜欢上了乔慕晚家的女儿。

    乔慕晚在一旁把小孩子之间的对话都要听傻了。

    蟋蟀比厉淘淘大了两个月,才五岁零九个月大吧,怎么一个还不到六岁的孩子,就知道了这些又是请女孩子吃冰激凌,又是给女孩子买布娃娃这样追求女孩子的办法儿?

    不等乔慕晚和殷姝两个人回味过劲儿,蟋蟀直接重磅性的消息,又说出了口。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还不是一样追求小桃子!”

    蟋蟀被厉淘淘的话一再挑战着自己的底线,最终,他真的无法忍受厉淘淘把自己的小秘密都暴露了出来,直接就四两拔千斤的把厉淘淘喜欢小桃子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蟋蟀的话,听到大家伙的耳朵里,都纷纷怔愣住了。

    原来,不止蟋蟀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就包括厉淘淘也有了喜欢的女孩子。

    一时间,乔慕晚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自己的儿子确确实实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不让,他哪里至于因为自己说了他太胖的话,就没有女孩子喜欢了的话以后,他的表情那么不屑,原来,真的是事出有因。

    知道了自己儿子带自己女儿出来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蟋蟀,乔慕晚一副了然样子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眼底是很明显的错愕。

    这还未完,被厉淘淘暴露了自己的小秘密,蟋蟀也开始不遗余力的开始暴露厉淘淘的小秘密。

    把厉淘淘为了有和小桃子在一起接触的机会,让自己把小桃子的彩笔盒藏起来,还有他买午餐给小桃子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乔慕晚和殷姝两个人都不由得一个头儿两个大,两个小家伙,已经比他们成年人的套路都深了。

    被蟋蟀暴-露了自己全部的小秘密,厉淘淘当即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小孩子一样,没有任何的防备,只能任由自己妈咪,还有殷姝阿姨,以及自己的妹妹,还有在座的人们都异样眼光打量自己。

    不由得,他胸口开始盘踞一团快要把他焚烧成灰烬一样的火焰,在不断的滋生。

    到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蟋蟀暴露了自己这么多的秘密,他伸出手,作势就要去揍蟋蟀。

    蟋蟀眼见着厉淘淘要打自己,他当即就不甘示弱的迎了上去。

    眼见着两个小家伙由刚刚的口角争执变成了大打出手,乔慕晚和殷姝两个人赶忙上前阻拦。

    ————————————————————————————————————————————————————

    小家伙们之间这场险些打起来的战争,因为乔慕晚和殷姝两个人的拉架平息了下来。

    殷姝带着蟋蟀离开了店铺,乔慕晚则是脸色不好的把冰激凌打包了,生气的带着两个小不点儿回去了家里。

    回家的路上,乔慕晚一言不发,坐在座椅里只是圈着厉乖乖的身子,冷着厉淘淘到一边,对他一副不闻不问的样子。

    说来,她还真就是气的不轻,这个混小子太会给自己惹事儿了,怪不轻厉祁深说不让自己拿他当小孩子来看待。

    果然,天真无邪的小孩子,谁都不可能像他这样有这么多的花花心思。

    见自己的妈咪不搭理自己,厉淘淘也知道自己闯了祸。

    只是,他这会儿心里也不好受的厉害,自己的小秘密就那样被蟋蟀给说了出去,以后,他还怎么和小桃子说话啊。

    想到这样存在的可能,他就不断的嘀咕着,说着蟋蟀的坏话。

    车子很快的驶回了水榭那边。

    车子停好了以后,乔慕晚没有理会厉淘淘,牵着厉乖乖,提着手里的打包袋,进了屋。

    乔慕晚带小家伙进屋的时候,正好迎上了下班回来的厉祁深。

    一如既往的倨傲身形,笔挺的落在乔慕晚的视线里。

    她与对视上以后,嘴角微动,情绪明显不高的问了一句——

    “回来了啊?”

    厉祁深察觉到乔慕晚此刻的脸色不是很好,兴致也不是很高,不由得挑了下剑眉。

    目光看到了厉乖乖的存在,却没有看到厉淘淘的存在,不由得厉淘淘有闯祸了,惹乔慕晚生气了的想法儿,在他脑海中生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