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46章 我给你两个亿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46章 我给你两个亿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超神当铺活色生枭不死佣兵近身特工吃在首尔综:我是好爸爸     乔慕晚把衣服刚放好,厉祁深“划拉”一声拉开了浴室的门,松松垮垮穿着雪白的浴袍,出现在浴室门口那里。

    “洗好了?”

    看到墨黑的发丝上还在滴着水珠的男人,隐隐间透着一抹邪痞,乔慕晚莞尔,抬手勾了勾自己鬓边的发丝到耳后。

    厉祁深点头儿,随意的“嗯!”了一声,很显然,因为厉淘淘把他外大衣给烧了一事儿,至今心里都还在闹着不痛快。

    把厉祁深情绪不高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乔慕晚知道,自己儿子这一闹,让这个男人窝火着呢。

    走上前去,她抬手拿过厉祁深手里的毛巾。

    “我来吧!”

    乔慕晚说着话,跟着讨好的替厉祁深擦起头发来。

    两个手柔柔的擦拭厉祁深的发丝,软糯的手指,时不时的在他的头皮上轻轻的摩挲起来。

    以往,她都喜欢这样温柔的触碰,就想着,既然自己这么喜欢,理所当然,厉祁深也会很喜欢。

    论投其所好,乔慕晚一丁点儿也不含糊,厉祁深被她手指柔和的搓着,原本微拧的剑眉,渐渐的舒展开来。

    望着厉祁深有所缓和的脸色,乔慕晚手上的动作不停,掀了掀嘴角——

    “你还恼火吗?淘淘他又不是故意要把你大衣烧坏的,正值春节,你就不能高兴点吗?板着个脸,像是谁欠了你压岁钱似的!”

    本来厉祁深还很享受乔慕晚给他擦头发的每一个动作,但她说的话,让他好不容易有所缓和的俊脸,又重拾了一抹森冷之气。

    “别和我提那个混小子!”

    见厉祁深对淘淘真的算是憎恶至极,乔慕晚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儿。

    “好,我不提,但是你能不能高兴点儿?嗯?”

    “你哪个眼睛看到我不高兴了?”

    乔慕晚:“……”

    被厉祁深反问一句,乔慕晚看他的表情都一怔。

    待她再收回略微怔忡的表情以后,扔下手里的毛巾到一旁,然后伸出来手,摊开成掌到厉祁深的面前。

    “给我压岁钱!”

    没想到乔慕晚没有就刚才的问题,和自己犟下去,而是变了画风的和自己要红包,厉祁深挑了下驽黑的剑眉。

    “缺钱了?”

    “这和缺钱不缺钱没有关系,这不是过年了嘛,你不觉得你应该表示一下吗?”

    见乔慕晚问着自己,厉祁深好整以暇自己的神情,一本正经的看向她。

    “要多少?”

    “你自己觉得给多少合适就给多少,我不和你要!”

    “不和我要,还好意思伸手,你矛盾不?”

    乔慕晚:“……”

    被厉祁深呛着,乔慕晚瞬间没了话。

    主动伸手的是他,她不过是不想主动提和他要多少钱,让他给自己多少是多少就好,不想这个男人竟然找自己话语里的漏洞呛自己。

    “你找茬是不是?我和你要,你能给得起吗?”

    “我会给不起?”

    被乔慕晚质问着,厉祁深直接怼了话过去。

    她要什么,他会给不起,别说是要压岁钱,要公司的股份,他都给得起。

    见厉祁深一副自己要什么,他都能给得起的架势,乔慕晚变得得寸进尺起来。

    “那先给我一个亿的红包吧,作为厉氏的大总裁,我想一个亿不算多,不过,我不要支票,我要现金,而且立刻,马上就要!”

    乔慕晚狮子大开口一样的点着厉祁深,他湛黑的眉目,如鹰般阴冷了几分,有一抹暗芒,如丝漾开。

    如果换做是别人让他旦夕之间就拿出来一个亿,他会觉得对方一定是活腻了,但让自己旦夕之间拿出来一个亿的人是乔慕晚,是这样专门会磨自己的小妖精,厉祁深只会觉得她——欠收拾!

    对视乔慕晚湛清的眸,厉祁深掀了掀眼皮以后,伸出手,把她伸出来的手握住,往自己身边一带,跟着,他一个豹子般迅速的翻身,就把磨人的小东西按在了身下。

    突然被厉祁深按在身下,乔慕晚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厉祁深磁性声线的声音,像是竹叶落在水面上一般,圈出一层层旖旎的波纹……

    “要一个亿少了点儿,难得你开口和我要,我怎么也得给你两个亿才对得起你!”

    说着话,厉祁深上下滑动了一下自己性感的喉结,跟着,他的吻,附上她的唇,直接擒住,如席卷而来的风暴般,辗转嘶磨了起来……

    被厉祁深强势的吻,占据自己的呼吸,乔慕晚直感觉自己一瞬间都灵魂出窍了。

    “唔……”

    专属的男性气息,充溢在她的感官世界周围,让乔慕晚的心尖儿处似乎有羽毛轻轻地划过一样,落下酥酥-麻麻的感觉,充溢在她的每一颗细胞中。

    厉祁深锋利的皓齿衔住乔慕晚的唇瓣,恣意的浅尝辄止。

    随着男人长舌的探ru,乔慕晚渐渐的放松下来。

    抱住男人的脖颈,两个人过分火热的亲吻,让周遭的空气似乎都漾起了旖旎的暧-昧音符。

    两个人亲吻的如火如荼,如奋力绽放的生命一般,彼此纠缠在一起,撷取对方。

    厉祁深本就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他腰间的带子被他很轻松的解开以后,他抬手去掀乔慕晚的冬裙。

    自己的冬裙被掀起,乔慕晚微微有些意识的时候,蓦地感觉自己单薄的绒裤里,顺着绒裤的边沿,探-进去一只作怪的手……

    “厉祁深,你别……嗯……”

    乔慕晚下意识的夹住双-腿,却还是被男人的指慵柔的拂过,然后撑开,刺-挑而入……

    神情变得迷惘的微微推开厉祁深,乔慕晚尽可能的支起自己的身体。

    隐忍身体有些刺痛的感觉,她舔舐了一下隐约有水润色泽的唇瓣,让本就fen-嫩的唇,变得更加精致,赛过任何做工精益的润唇膏。

    “我没洗澡呢,你差不多就得了!”

    这里是厉家老宅这边,虽然房间的隔音效果还不错,但是几家人都在这里,她就在这里和厉祁深做这样的事情,想想都让人面红耳赤,生怕被外人知道了他们两个人在做什么,而且这边来了这么多的小孩子,有一大堆的小家伙在,他们这已经做了爸爸妈妈的人,怎么都应该给小家伙们树立榜样。

    “你不是和我要‘一个亿’么?怎么,不要了?”

    “你曲解我的意思了!”

    见厉祁深如鹰隼般的眉目间荡着一抹不羁,乔慕晚反驳。

    “我是和你要……”

    “还是想要?”

    乔慕晚的话没有说完,厉祁深就打断了她。

    “既然想要了,还和我矫情什么?”

    厉祁深低沉着嗓音说着话,然后也不管乔慕晚愿意与否,大手就去扯她身上多余的遮挡。

    “厉祁深,你就不能控制点儿吗?爸妈和其他亲属都在,你怎么不分点儿场合啊?”

    “他们又进不来,再说了,你确定就我们两个不消停吗?”

    厉祁深意有所指着,刚刚厉祎铭把孩子也送去了自己父母那边,可想而知,他也不可能消停。

    乔慕晚见厉祁深边说话,手上的动作也不停,她贝齿紧咬着唇瓣,承受住他把自己身上衣物,一一剥落的事实。

    待除去了遮挡,两个人彼此赤呈的对视着。

    乔慕晚见自己都这个样子了,再和厉祁深矫情说不过去了,也就没有再忸怩。

    “我要先去洗澡!”

    她说着话,带着某种深意的提醒。

    闻言,厉祁深勾唇,妖孽一笑,“原来你喜欢在浴室里!”

    说着话,他把乔慕晚打横抱起,拉开浴室移门,走了进去。

    ————————————————————————————————————————————————————

    浴室里,乔慕晚根本就无法好好的洗澡,在旖旎的一再亲吻下,两个人就靠在了一起。

    欲-望的火焰来的迅猛,厉祁深从乔慕晚身后贴上她的身体,她知趣的在洗手台前俯下自己玲珑曲线的柔-软身子,跟着,用两个小手握住他。

    望着眼前圆润弧度的身型,如同桥一般,厉祁深没想控制,试探性的一ting。

    他刚刚有些动作,乔慕晚就细碎的吟哦一声。

    明明没有真正在一起,自己却因为他的触碰,min-感了起来。

    见乔慕晚这么lang,厉祁深不禁邪痞的笑,然后继续挑-dou她。

    “求我!”

    他要求着,语气轻浮而散漫,似妖孽一般。

    见厉祁深这么厚颜无耻的要求自己,弄得像是自己主动哀求他一般,乔慕晚有些恼,就在他的一再胡闹下,支起来了自己的身体。

    她转过身,用湛清若水的眉目,瞪了他一眼。

    “挑事儿的是你,厚颜无耻的也是你,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她埋怨着,自己被她撩的浑身难耐,他倒是好,在这个时候,和自己得了便宜还卖乖。

    见乔慕晚支起来了身体,还对自己不予理睬,和自己真生气的样子,厉祁深挑了下黑眉。

    “是你和我说要的,现在要你求我,不对么?”

    乔慕晚:“……”

    厉祁深把话说得理直气壮,弄得乔慕晚倒是觉得她和他要压岁钱一事儿,是她的错了。

    “我不想求你!”

    “那你就亲亲我,如果我心情好了,或许会给你!”

    其实厉祁深这会儿身体都要爆炸,却还是不住的要挑-逗乔慕晚,似乎这样做,能满足他男性的虚荣心。

    厉祁深不是让自己求他,就是让自己吻他,乔慕晚真的觉得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要求,和对付自己的办法儿,越来越多了。

    隐忍心里的不服不忿,她忽的一改之前对厉祁深的腹诽,勾起媚眼,对他展颜一笑。

    “不就是让我亲你吗?你想亲哪里?这里好不好?”

    乔慕晚说话的时候,已经把小巧的柔荑,游弋到了厉祁深的中间。

    不像之前有浴袍在遮掩,这会儿没有了过多的遮挡,她承受着耳根子都在发烫的感觉,大刺刺的握住他,没有任何放开手的意思。

    “嗯……”

    被乔慕晚突然握住,厉祁深不自觉的从喉咙间,发出可耻的声音。

    听到了厉祁深难耐的发生声音,乔慕晚像是故意似的,继续作乱的捻着软软的指尖儿。

    隐隐感觉到自己的一只手有些抓不稳,她又伸出来了另外一只手去抓,两只小手相互作用,让手里本就zhong-胀的物什,像是吹气球一样的不断变大。

    见乔慕晚两个小手都落在了自己通身紫红色的物什上,厉祁深铁青的俊脸上,一双雪山峰-顶般薄凉的眼眸,似利刃般紧锁住乔慕晚已经变得妍丽绯红的脸,随即,有毁天灭地的幽黯浮动出眼底。

    变得骇人的物什,大的让乔慕晚的两个小手有些抓不住。

    承受入手有绒毛一样的东西,在搔-痒着自己的掌心,让她舔舐了几下自己干涸的唇瓣。

    被女人软软的小手抓住自己,厉祁深本就绷紧的身体,就像是拉满了弓弦的箭,让他不住的耸动自己的喉结。

    乔慕晚算是敲定了让厉祁深最后求自己的想法儿,就探着自己头,微张着色泽明艳的红唇,让自己的小脸离他最无措的位置更近了一些。

    有细匀的呼吸,如吐幽兰,轻轻地溢出她的红唇,似有若无的拂过掌心里的物什。

    不止一次被乔慕晚这么对待自己,但是每次,厉祁深都抵抗不住她的每一个细节一样的动作。

    “祁深,嗯……你舒服吗?”

    乔慕晚自顾自怜的说着话,然后伸出如玉的手指,轻拢慢捻的用指尖儿,在厉祁深的物什上面,温柔的捏了起来。

    被乔慕晚撩的浑身上下的血都往一处涌,厉祁深身体要爆炸了。

    “嗯……”

    又不自觉的发出可耻的声音,他蹙眉,低头看去,见自己最无防备的位置,被手指,轻柔的转动了起来。

    乔慕晚在作怪着,不怕挑战男人忍耐力,看着眼前的突出点,更是用拇指揉-搓的没完没了。

    “好ying!”

    她低喃的说着话,然后忽的探着自己的身体,用温润的双唇,缓慢的包裹住了他。

    厉祁深:“……”

    此刻的厉祁深,难耐的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在觉得自己往崩溃的边沿靠的愈来愈近,他隐忍着全身的血液都向一处涌去,一把就拉起乔慕晚。

    他无法忍受,从正面抱起乔慕晚的身体,直接把她置于洗手台上。

    拨开乔慕晚的双腿,厉祁深抿紧着,不做任何的多余思考,挺直自己——

    只是……

    在yu-wang爆发的前一刻,乔慕晚突然伸手,推开了身前的男人。

    “你戴tao子!”

    乔慕晚故意的说着话,明明自己被火焰燎原一般席卷了每一个感官,却还在故意避开他,故意让他难受。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猛地顿住身型。

    他被她磨得浑身都难耐,她倒好,给自己叫停。

    淬染上黑墨的眸,沉得像海洋一样深邃,厉祁深盯住乔慕晚湛清的眉眼,竭力隐忍,然后堪堪的扯开嘴角。

    “这里没有!”

    他们两个人只是临时来这里住,不可能带那种东西过来。

    再者,他平时不喜欢用,觉得不舒服,除非乔慕晚要求,是她的危险期,否则他绝对不会乖乖就范。

    “我带了,我去拿!”

    乔慕晚有意要磨厉祁深,让他不好受,就随口扯着慌,说自己带了避-孕-套过来。

    说着话,她作势就要跳下洗手台,去取避-孕-套。

    只是,她的小手刚刚微微推开虚压在自己身体上的男人,就被厉祁深给擒住了。

    “今天不用,天王老-子来了,也阻挡不了我!”

    厉祁深说着咬牙切齿的话,然后拨开乔慕晚阻碍自己的小手,把自己的头,向她探过去。

    乔慕晚感觉自己耳蜗边有男人的气息,灼热的喷洒在自己的耳部,她本能的侧过小脸去,不让厉祁深得寸进尺。

    头被男人绵实的手掌扳了过来,厉祁深只用两指擒住乔慕晚的下颌,落下自己的吻。

    “唔……”

    艳红的唇瓣被包裹住,在乔慕晚的颤抖声音中,厉祁深一边加快手上的动作,一边把她吻了个密不透风。

    乔慕晚呜呜囔囔的推搡着,却抵不过厉祁深已经将游弋在她小fu处的手,带着贪-婪的温度,往下滑……

    突然的异样,让她想要闪躲开,却被厉祁深突然挤-入的长腿,向两侧分开她的腿。

    “嗯……”

    不给乔慕晚任何逃避自己的机会,厉祁深牢牢的固定着她在洗手台上面的身体。

    几个恣意的出ru,乔慕晚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溢出兴奋的jin-ye。

    看着为自己准备好的小女人,厉祁深han住了她圆润的耳垂。

    “既然和我要了,你就别想跑了!”

    退出自己,他用手指,缓慢的研磨起来。

    待将手指收回时,牵引在指尖儿处的水渍,在萋萋芳草处,氤氲而过。

    一时间在灯光折射下,泛着芳草般晶莹水珠的光泽,美得不可方物。

    乔慕晚咬紧唇瓣,自知自己闪躲不开,僵硬的转过身体。

    她刚一动,就又被厉祁深从正面牢牢的拥有。

    直感觉自己要被撞出去了一样,乔慕晚的腰身咯到了洗手池处,跟着,纤细的皮肉一麻。

    她难耐的发出声音,让厉祁深慢一点儿。

    如果是平常,乔慕晚没有挑战他的话,他可能会慢一点儿,但是今天被她挑战着,他根本就慢不下来。

    相反,他的每一下动作,都臻狂如火,炙热的要把乔慕晚焚烧成灰烬。

    剧烈的摩擦,让乔慕晚不断痉-挛,在一次过后,她本以为就此结束了下来,不成想,厉祁深长枪恋战,哪怕两个人站在花洒下来清洗身体上面的汗渍和疲倦,两个人的身体,依旧以最完美的切合,嵌ru在一起。

    厉祁深壁垒分明的腹部,贴着乔慕晚的雪白的背脊,波动的频率,旖旎缭绕,每一处的shen-ru浅出,都奏出最华丽的篇章。

    厉祁深长指扣住乔慕晚的小脸,捏紧着她圆润肌肤的小下巴,让她回头与自己接吻。

    按捺不住心底里那份真切的悸动,她两个手,抱住厉祁深的脸颊,热切的回吻着他。

    浴室里的温度,不断的攀高着,令人耳红心跳的一幕幕场景,粘合着水渍“扑哧”、“扑哧”的出ru声,一场视听感十足的盛宴,让人热血沸腾。

    从浴室里出来时,乔慕晚的小身体都挂在了厉祁深的身上。

    借助手臂上遒劲儿的力道,他捧高她,把她喂得更加绵实。

    一并发出压制不住的细碎吟-哦声,厉祁深性-感的喉结处,青色的筋脉,都贲张的将肌肤撑开。

    乔慕晚本就是敏-感的体质,她的反应自然是比厉祁深还要剧烈。

    垂落在脑后的青丝,如瀑布一样丝样的散开,随着她咬紧嫣红色唇瓣的晃脑神情,她一边发出难以控制的细碎声音,一头滑顺的发丝,不断的左右摇晃,奏出来了香-艳的晃动频率。

    不顾厉家老宅这边有来来往往的客人在,两个人相互靠的紧实。

    有些承受不住这样晃动频率的乔慕晚,因为身体上面的乏力,她的思绪不禁有些飞脱。

    她胡乱的想着其他的事情,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自己一再紧绷状态的身体,得到些许的纾解。

    她仰高美丽的下颌,流畅的流线弧度下颚上,有一层细密的汗丝,晶莹的挂在她白-皙的肌肤上面。

    乔慕晚咬紧着贝齿,将头儿往一侧瞥去,杏眼目光变得迷离,她稍稍掀开眼帘,眼梢的余光,就瞥到了窗外到现在还在奋力绽放的烟火。

    她红唇微启,溢出声音的同时,双手抱着厉祁深的脖颈,把自己的头,往她的颈窝中缩去。

    “嗯……祁深!”

    迎上孟浪的一击,她吟哦的嗓音中,几乎是不自知的叫了那一声“祁深!”

    突然一声旖旎的嘤咛,让厉祁深本就烁而发亮的黑眸,黑曜石一般的瞳仁,紧致的瑟缩着。

    那一声“祁深”,真的可以说是被乔慕晚叫进了他的心坎儿里去。

    乔慕晚抱住厉祁深的肩胛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会就此掉下去。

    她虽然还没有到巅峰,但是这样的摩擦,真的是太过ci-ji了,让她觉得自己随时都会缴械投降。

    乔慕晚继续气若游丝的吞吐着细匀的呼吸,忍受不住身体急速哆嗦的感觉,她用小手用力的按住厉祁深的肩膀,十指的指甲,都有陷入到了他蜜色的皮肉间的迹象。

    体力不支的乔慕晚,不知道飘到云里雾里去了的思绪已经到了哪里,直感觉自己就像是死了一样,完全没有了意识。

    “……嗯,你慢点儿。”她低吟的说叫着,厉祁深却充耳不闻。

    因为她刚刚那一句让他尾椎骨酥-麻的轻唤,让他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的捣过,并急速的碾压。

    乔慕晚忍不住的叫唤出声,一双黛眉都成了麻花状。

    “太快了……你轻点儿!”

    她好心的提醒,得到的却是比刚刚更加致命的导入。

    小fu被撞得一疼,乔慕晚直感觉自己的肚子都要与身体脱节的离开了自己。

    “再叫我一遍!”

    虽然他知道这是乔慕晚意luan-情迷下的本能的发声,让她再重复一遍,可能不会有刚才的那种效果,他却依旧执拗的这样要求着。

    乔慕晚上下颠簸,承受不住的咬唇。

    “叫!”

    厉祁深咬牙,在乔慕晚的耳边命令着,身体的摩擦,也因为这样一句生冷口吻的命令,撞的臂弯中的小女人更是一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一样的迷离状态。

    乔慕晚溃不成军,声音娇-媚的让厉祁深“轻点儿!”,但是没有放缓下来速度的男人,见臂弯中的小女人确确实实承受不住了,他就缓慢的将自己移出。

    本以为就此罢了,却不想,厉祁深刚刚给了乔慕晚一丁点儿的甜头儿,让她喘了一口气,下一秒,就把她重新盈实的喂满。

    乔慕晚惊颤一声,小身体不受控制的前倾。

    小脑袋又落在厉祁深的颈窝处,几乎是不假思索,乔慕晚就本能的张开唇,用两排整整齐齐,如同颗颗珍珠粒一样的贝齿,直接就咬住了他的脖颈处的血管。

    厉祁深低声溢出喉咙一声难耐的声音,一种让他险些喷薄而出的感觉,让他身体如同爆炸。

    乔慕晚也顾不上再去让厉祁深慢一点儿,她两个手,颤颤巍巍,几乎是没有了力气的圈住他。

    一再的急促高速摩擦,厉祁深知道他坚持不了太久了。

    手指抓住乔慕晚的粉-rou,他顾不上去安抚吊在自己身体上面的小女人,劲瘦的腰,ting动起来……

    ————————————————————————————————————————————————————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过,没有声响,却在无声无息间,让一家人的情感,越发的深厚……

    厉淘淘和厉乖乖在幼儿园待了不到一年,两个小家伙五岁半就上了小学。

    相比较其他的小孩子而已,两个小家伙长得实在是太小了,却因为两个小家伙的学习成绩都不错,被学校破格收取了。

    和往常一样,两个小家伙被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照顾日常的起居生活。

    换好了衣服,厉乖乖已经乖乖的坐在车里背英语单词了,厉淘淘却还在一边换着衣服,一边嘴巴里叼着个三明治,边吃边穿着衣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