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42章 爽了你吧?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42章 爽了你吧?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不死佣兵近身特工综:我是好爸爸     “妈咪,我想问你,你今天早上不搭理我,是不是和我生气了啊?”

    难得见小家伙能这么细心的察言观色,知道自己今天早上不理他是生气了,乔慕晚没有否认,点了点头儿。

    “妈咪今天早上确实是和你生气了!”

    在家里,不管怎样,她都尽可能包容小家伙的顽皮和淘气,只是出了门他还继续这么胡闹下去,她实在是不能接受。

    出来玩,本就是抱着好好玩,玩得开开心心的心态出来的,被这样的事情从中掺合,她的情绪自然受到了影响。

    厉淘淘不清楚自己早上吃烤串的事情把事儿闹得让乔慕晚不愉快,还误以为是昨天晚上,自己设计她帮助自己老爸的事儿被她知道了,所以才和自己生气,今天早上不理自己的。

    想到这里,小家伙心里过意不去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相比较自己的老爸而言,他和自己的妈咪更好,自己帮着老爸哐妈咪,这实在是自己不应该做出来的事情。

    乔慕晚刚想就早上的事情说厉淘淘几句,厉淘淘突然向她鞠了一躬——

    “妈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那么做的!”

    没有料到自己的儿子这会儿会向自己认错,乔慕晚先是一怔,随即心尖儿深处蓦地一软,一时间竟然不忍心责备他。

    再怎样说,他也是一个小孩子,虽然她也想像厉祁深那样牢牢的斥责他一顿,让他有一个深刻的教训,只是看到小家伙这个样子,她真的狠不下去心。

    “下去不许再这么胡闹了,知道吗?”

    乔慕晚严厉不下来,只得让厉淘淘向自己保证。

    厉淘淘也不想再让乔慕晚生气,就重重的点了点头儿,然后像模像样的举起三根手指。

    “妈咪,我向你保证,我再也不胡闹了,再也不帮着老爸哐你了,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乔慕晚:“……”

    听自己儿子说了一句“再也不帮着老爸哐你了!”,乔慕晚一怔。

    这话是……

    她有些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的儿子帮厉祁深来哐自己?

    她湛清的目光盯着厉淘淘,盯了有好久一段时间,她隐约意识到自己儿子这话似乎有深意,她正了正神色。

    “淘淘,你刚刚说……你帮着你爸爸诓我,是什么意思?”

    这会儿的乔慕晚,对厉淘淘不再是慈母温和的姿态,而是一副询问,要知道真相,知道答案的样子。

    厉淘淘见自己的妈咪问着自己,厉淘淘立刻呈现出来一脸茫然的状态?

    他不懂乔慕晚为什么会这么问自己?按理说,自己的妈咪,这会儿不是应该严厉斥责自己吗?怎么会这么问自己?

    “妈咪,你不知道吗?”

    厉淘淘挠了挠小脑袋,一脸的无所适从样儿。

    乔慕晚本就诧异于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说他帮厉祁深哐自己,这会儿见他又问自己不清楚吗?她更加敢确定,厉祁深对自己做了什么哐自己,而自己不是很清楚的事情。

    不由得,她想到了自己行李箱里出现的那些情-趣-内-衣的事情。

    只是,她想到关于那些乱七八糟情-趣-内-衣的事情,本能的摇了摇头儿。

    自己的儿子还那么小,怎么可能帮厉祁深做那样的事情哐自己?

    但是除了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外,她还真就是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厉祁深煞费苦心的要联合自己这个四岁大的儿子来哐自己。

    “淘淘,你帮你爸爸诓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乔慕晚微拧了拧黛眉,又强调一遍的问了厉淘淘。

    见自己的妈咪一连问自己两遍,可以见得自己的妈咪真的是不清楚他联合自己老爸哐她是什么事儿!

    只是,既然自己的妈咪不知道自己联合自己老爸哐她的事儿是什么,她为什么还要和自己生气,不理自己呢?

    一时间,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厉淘淘瘪了瘪嘴以后,在自己老爸妈咪之间做权衡。

    最后,想到自己妈咪的好,他还是选择不要惹自己的妈咪生气。

    “就是我老爸想和你……”

    “咳咳!”

    厉淘淘刚准备把关于自己老爸联合自己,拿不让自己和自己的妹妹去三亚做幌子哐乔慕晚的事情和盘托出时,厉祁深低沉的声音传来。

    听到了有咳嗽声,厉淘淘顿住话,本能的抬起了头儿。

    乌黑的大眼睛,目光明亮的撞到自己老爸一双薄刃似的冷冽目光,他一时间大脑短路,张着嘴巴,忘了说话。

    倒是乔慕晚,听到了厉祁深有意而为之的咳嗽声,她本就拧着黛眉,蹙得更紧。

    如果说这会儿厉祁深不出现,她还可能就厉淘淘的话将信将疑,毕竟童言无忌,但是这会儿厉祁深的突然出现,再加上他有意而为之的咳嗽声,她很确定,这个男人的出现以及他的咳嗽声,都不简单。

    他一个好端端的大男人没有生病,怎么可能会咳嗽!

    发觉到自己儿子的目光这会儿变得诧异起来,乔慕晚拉住他,不让他去看厉祁深。

    “淘淘,你和妈咪要说的话是什么?”

    乔慕晚问着,脸色依旧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完全没有因为厉祁深的存在,就断了要询问自己儿子到底是怎么联合厉祁深哐了自己的意思。

    厉淘淘被乔慕晚一拉,整个人恢复了怔忡的状态。

    “……妈咪!”

    奶声奶气的唤了乔慕晚一声,这会儿的厉淘淘,有些难以取舍。

    一个是自己惧怕的老爸,一个是自己最爱的妈咪。

    如果说自己的老爸这会儿不在这里,他一定就和自己的妈咪把关于自己如何帮自己老爸坑她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只是有自己的老爸在,小家伙还是不得不忌讳的。

    毕竟自己老爸说一不二的性格,别说是把自己送去自己爷爷奶奶那里,就算是他给自己扔在三亚这里,不让他回去盐城,他都信。

    见自己儿子唤自己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乔慕晚意识到了小家伙的为难。

    她不是不清楚厉祁深刚刚的咳嗽声,就是在给厉淘淘警告,告诉他别乱说话。

    见自己的儿子再一次去看厉祁深,乔慕晚拉过了他,不让他去看厉祁深。

    “淘淘,有什么事儿,你都和妈咪说,有妈咪在,你不用有所顾忌!”

    听了乔慕晚的话,厉淘淘虽然清楚自己的妈咪会给自己撑腰,只是自己老爸还是让他有所顾忌,当着自己妈咪的面儿,自己的老爸是不会收拾自己,但是自己的妈咪不在,自己的老爸,指不定怎么折磨自己。

    相比较乔慕晚瞪自己,想要知道真相的样子,厉祁深的表现真的是淡然极了。

    他根本就不怕乔慕晚会和自己闹别扭,自己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了。

    她不过就是和纸老虎,和自己闹一会儿就会言归于好,根本就不担心昨天晚上的事情会影响到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毕竟,她昨晚也过了很舒服的一-夜。

    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他目光淡淡的睨着不远处的母子二人,掀了掀眼皮后,嘴角轻动。

    “你要是想再吃烤串,就掂量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没有说多余的话,也没有加重语气,厉祁深平稳的语调,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话以后,迈开修长的腿,不再去看乔慕晚和厉淘淘,离开了。

    乔慕晚见厉祁深说的不是威胁孩子的话,只是拿吃烤串这件事儿来威胁自己的儿子,她不解的蹙了蹙眉。

    再重新把目光看向厉淘淘的时候,乔慕晚就刚才的那个问题,问了厉淘淘。

    深知自己的儿子不像自己的女儿那般是个小吃货,也深知他知道自己对他好,所以这会儿没有了厉祁深在,乔慕晚很确定厉淘淘会对自己实话实说。

    只是令乔慕晚意想不到的是,她刚问了厉淘淘关于他说联合厉祁深哐自己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的小时候,小家伙直接抱住了自己的肚子,随即痛苦的哼唧一声——

    “诶呀好痛啊,妈咪,我肚子好痛啊!”

    乔慕晚:“……”

    乔慕晚没想到小家伙这会儿会肚子疼,细秀的眉毛皱了皱。

    没有看出来厉淘淘这会儿是在和自己装腔弄事,乔慕晚刚准备询问他为什么会突然腹痛,厉淘淘眼底闪过一丝狡黠,随即,临阵脱逃般直接往卫生间跑去。

    “妈咪,我肚子痛,好痛啊,我先去卫生间了,不和你说了!”

    厉淘淘说完话,像模像样的表现出来肚子疼的样子,手捂着肚子,笨拙的像是个小鸭子般往船舱里的卫生间跑去。

    ————————————————————————————————————————————————————

    厉淘淘本来是为了哄骗过去乔慕晚,才说自己肚子疼的,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一语成谶,真的闹肚子了。

    往卫生间里不住的折腾,到最后,小家伙折腾到脱水。

    由这件事儿,厉淘淘深刻认知到一个道理,真的是不能撒谎,不然是会遭报应的。

    和厉淘淘一样,因为吃了肉串,还喝了可乐,再加上昨天晚上吃了好多好吃的厉乖乖,也不住的往卫生间里折腾。

    不知道是不在昨天帮自己老爸做了哐自己妈咪的事儿,这会儿受惩罚了,两个小家伙折腾到脱水,最后都闹到了医院里。

    到了医院以后,又是检查又是吊水,到最后被证实两个小家伙吃了食物相克的东西,还有吃了肉串那类不卫生的东西,再加上水土不服的原因,造成了腹泻。

    好好的一趟旅行,因为两个小家伙腹泻的太厉害,在两个小家伙情况好了一些以后,厉祁深订了最近一班飞回盐城的飞机。

    飞机上,因为自己突然间闹了腹泻,让自己爸爸妈妈好好的一趟外出旅行变得这么扫兴,厉淘淘和厉乖乖两个小家伙自责极了。

    相比较两个小家伙的自责,乔慕晚心里也愧疚的厉害。

    自己把两个小家伙带出来了玩,但是却没有照顾好两个小家伙,让两个小家伙出现了轻微食物中毒的卫生事故

    不过好在乔慕晚看着两个小家伙病着,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关于他们两个人是怎么联合厉祁深哐自己的事情。

    回到了盐城,两个小家伙再回到家里,有了精湛医术的厉祎铭给两个小家伙治疗,没到一天的时间,两个小家伙就重新恢复了活蹦乱跳的状态。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所有的事情都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运行轨道。

    直到有一天厉晓诺来找乔慕晚,事情又变得不再平静了起来。

    厉晓诺上次有把自己的网购账户给厉淘淘和厉乖乖,那会儿她听说两个小家伙是买玩具什么的,也就没有在意,直到后来很少网购的她,收到卖家发来的短信,说是和她要五星好评,她才知道两个小家伙是买了情-趣-内-衣,而不是变形金刚和芭比娃娃那些玩具。

    厉晓诺知道自己的侄儿和侄女都是四岁大的小孩子,很清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定不会是他们两个小家伙买的,就问了是不是乔慕晚买的。

    本来厉晓诺只是闲聊的说了这件事儿,不想乔慕晚因为这件事儿一本正经了起来,竟然把这件事儿的前因后果都问了厉晓诺。

    对乔慕晚,厉晓诺也没有有所隐瞒,还就这件事儿逗乔慕晚,把她知道的始末,都说给了乔慕晚听。

    ————————————————————————————————————————————————————

    晚上,厉祁深下班回来以后,乔慕晚先没有让一家人先吃饭,而是把厉祁深拉去了房间。

    对于乔慕晚见自己下班,就往房间里拉着自己,厉祁深以为是自己太久没有要她,她按捺不住寂-寞了,想和自己先做一次。

    一边解着领带,厉祁深松了自己的领口,风情万种的笑着——

    “这么急?”

    他笑着,把邪肆的俊颜欺近乔慕晚,作势就在她的唇上轻啄起来。

    被厉祁深缠着,乔慕晚嫌弃的推开了他。

    “别闹了,我有事儿问你!”

    乔慕晚一本正经了起来,一双眸,笃笃的盯着厉祁深。

    “我问你,去三亚之前买的那些情-趣-内-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件事儿和乖乖、和淘淘有什么关系?”

    乔慕晚的质问,让厉祁深眉目间不羁的风情稍稍消弭了些。

    “你想说什么?”

    他口吻不咸不淡的问着,事情已经过了好几天,就算是乔慕晚和自己翻旧账,他也不担心什么。

    “你说我想说什么?那些情-趣-内-衣,是你让乖乖和淘淘向晓诺借的网购账户?”

    听了乔慕晚的话,厉祁深挑了下眉。

    “你自己买的东西,你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

    “你少给我扯,那些东西就是你买的,是不是?”

    对于乔慕晚的指责,厉祁深一双湛黑如墨的眸,一瞬不瞬的落在了她隐隐漾着薄怒的脸上。

    “要是我买的,我至于偷偷摸摸的塞-进你行李箱?”

    乔慕晚:“……”

    被厉祁深反问一句,乔慕晚皱了皱眉头儿。

    确实,如果这些东西是厉祁深买给自己的话,依照他的个性和性格,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藏着掖着的,但是要是不是厉祁深指使这两个小家伙买的,她还真的想不到到底是会会做出来这样的事儿。

    两个孩子还那么小,如果没有人牵引,怎么可能会搞出来这些事儿?

    “你别和我装腔弄事,如果不是你指引他们两个人,他们两个人会想着找晓诺要网购账号买东西吗?”

    “你可以问问别人,比方说老-二,看他清楚不清楚这件事儿!”

    乔慕晚:“……”

    厉祁深的回答让乔慕晚一怔,这件事儿和厉祎铭能有什么关系啊?

    见乔慕晚皱了下黛眉,厉祁深漫不经心的掀了掀眼皮。

    “我哪次胁迫你不是正大光明的来,对你,我至于连哄带骗?你也不想想,出发去三亚的前一天,我和你都在酒店,你行李箱里被塞了那些东西,可能是我做的么?”

    被厉祁深这么一提醒,乔慕晚像是醒悟了一般,眼圈不自觉的瞪大了一圈。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件事儿真的就不是厉祁深教的两个小家伙,应该是其他人教坏了两个小家伙。

    只是,不是厉祁深,也不是厉晓诺,乔慕晚还真的就想不到会有谁干出来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

    想到厉祁深刚刚提了厉祎铭,乔慕晚有怀疑到是厉祎铭教了两个小家伙不学好的,只是,那会儿厉祎铭正带着舒蔓还有孩子在巴厘岛度假,哪里会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乔慕晚想不到除了这些亲近的人,还会有谁教坏两个四岁大的小家伙。

    把前前后后能怂恿两个小家伙的人都想了一圈也没有想到有哪个人能做出来这件事儿,乔慕晚也懒得再深究下去了,虽然她去找两个小家伙,分分钟就能知道“真凶”是谁,不过这样对于两个只有四岁大的小家伙而言,对他们的成长一定是有阻碍的。

    想了想,她决定就这件事儿,就是打住,不再去过问,也不再去理会。

    不想,就在乔慕晚准备罢手不去深究这件事儿,和厉祁深下楼吃饭的时候,接到了舒蔓打来的电话。

    舒蔓向来都是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个性,就算是现在做了母亲,也依旧是小-太-妹一样动不动就痞里痞气的姿态,这不,乔慕晚刚接舒蔓的电话,她就在电话里,问了一件极度重口味的事儿——

    “怎么样?最近xing生活和-谐,shuang了你吧?”

    乔慕晚:“……”

    ————————————————————————————————————————————————————

    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舒蔓,乔慕晚说不上来自己是该气该恼,还是该发脾气。

    其实这件事儿还真的就怪不了舒蔓,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人打电话给她的时候,问她在哪里能买到那种让自己妈咪诱-惑自己老爸的东西。

    舒蔓一听这话,当即就告诉了两个小家伙在网上就能买到这些东西,还询问了两个小家伙想干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