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39章:预谋(8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39章:预谋(8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综:我是好爸爸娇女谋略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39章:预谋(8千字)    厉祁深shun着乔慕晚的每一处,用自己的牙齿,坚-硬的咬住她的唇瓣,用依恋的拉力拖到自己的嘴巴里,拿唇,含住她,不放开。

    “嗯……”

    乔慕晚被厉祁深排山倒海的气势,浓烈的充溢在自己的鼻息间,她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厉祁深给吸走了。

    她有些承受不住,本能反应的想要张口去呼吸,却给了厉祁深更加强势的契机去shun-xi她的舌,吞下她的甘甜的机会。

    厉祁深衔住乔慕晚的舌,反复的包裹,时不时的还带去他的口腔中,浅尝辄止,把她吻得密不透风,严严实实。

    乔慕晚被厉祁深吻得大脑昏昏沉沉,整个人的思绪都是一种放空的状态。

    她想要闪躲,厉祁深却不给她闪躲的可能,缠着她的唇舌,诱-导她,让她陷入到一个没有理智,完全跟着感觉走的境地中。

    被厉祁深缠的密不透风,乔慕晚最开始的坚持,变得虚弱无力起来。

    身体在发软,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这样浑然忘我的亲吻中颤栗。

    她找寻不到一个可以支撑自己的支点,身体就像是海中不断浮动的木舟,不住的左摇右摆……

    用了好长一段时间来适应,渐渐地,乔慕晚放松下自己的神经,无法自拔的陷入到这场不可抗拒的huan-爱中。

    抬起手,主动圈住厉祁深的脖颈,寻着感官世界的冲击力,与他更加不着一丝缝隙的亲吻在一起。

    乔慕晚的主动,让厉祁深强势的吞没她的唇舌。

    慵柔的长指,抚华而过,从单薄黑色布料的内-衣下摆,掀开流苏摆,向上拉高,将乔慕晚细白肌肤的小腹,随着布料的一路拉开,让她在自己的眼中,极致的呈现出来。

    本就只剩下了足够单薄的布料蔽体,厉祁深去拉流苏摆,让乔慕晚有一瞬间的颤栗。

    但仅仅是一瞬间,她就在男人几乎要把自己吞噬的亲吻中,放松开了自己。

    “你预谋多久了?”

    如果说之前她还不确定自己行李箱里的东西是不是厉祁深放进去的话,现在,她很肯定,自己行李箱里的东西,就是他放进去的。

    厉祁深听乔慕晚这么问自己,他去撩起她内衣下摆的动作一滞。

    一双黑得好像淬染了墨汁一样深邃的眸,黑潭一般幽深的落在乔慕晚的小脸上。

    火热的目光,看着她澄澈的眼眸,是精灵一样的灵动气息,脸蛋却是妖精一样,沁着让他难以自拔的妩媚,厉祁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崩溃的边缘,随时都会有粉身碎骨的可能。

    他咬牙,竭力隐忍。

    “应该是我问你,为了勾-引我,你预谋多久了?”

    乔慕晚:“……”

    被厉祁深质问着,乔慕晚这一刻觉得自己委屈又不解极了。

    她哪里会那么多花花心思的要勾引他啊,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行李箱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哪里冒出来的。

    “我没有想勾-引你,更没有预谋,我根本就不知道行李箱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哪里来的!”

    乔慕晚说得是实话,她太清楚自己对这个男人来说就是最致命的毒药,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东西来助兴,就能勾-引出来他身体里最原始的欲-望,怎么可能用这样让自己吃力不讨好的办法儿来铤而走险呢?

    乔慕晚为她辩解着,呶着还有淡淡渍-液的红唇,清秀的小脸上,映衬出绯红色的羞怯,让厉祁深把她的样子全部都纳入到了眼底。

    一时间,他心尖儿处有被羽毛撩-拨的心痒难耐感觉,不断的刺激他的神经。

    伸出舌,厉祁深舔舐了几下自己的唇瓣,跟着不动声色的伸过手指,拿两指捏住乔慕晚的下颌,抬高。

    “你会不知道?”

    他问着,湛黑的眉目间,漾着难以化开的风情涟漪。

    “我当然不知道了啊!”

    乔慕晚理直气壮的回着厉祁深,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行李箱里的东西到底是哪里来的。

    自己的睡裙平白无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情-趣-内-衣,她真的冤大头极了。

    “你说,是不是你搞出来的事情?是不是你把我的睡裙换成了这些东西?”

    被乔慕晚变得越发底气十足的质问着,厉祁深挑了下锋朗剑眉的眉峰。

    “我会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你当然会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了。”

    乔慕晚白了厉祁深一眼,眼底佯装出一抹嫌弃。

    “除了你,还能有谁这么害我?”

    她抬着小手,用冰洁的手指,戳着他的胸口。

    “我要是想坑你,你觉得我需要偷偷摸摸?”

    厉祁深用一只手抓住乔慕晚戳着自己胸口的手指,然后用另一只闲置的手,游弋到她一大片雪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滑动着……

    感受指尖下滑腻的触感,就像是上好的丝绸一般,他绷紧着身体,喉咙难耐的上下滑动了几下。

    难耐的从喉咙里发声,他嘴角掀动着——

    “别给你自己要勾-引我找借口,你要是不想勾-引我,会主动换上这件睡裙?”

    被厉祁深磁性声线的话说得自己脸颊发烫,乔慕晚窘迫的厉害,不由得贝齿咬紧唇瓣,一丁点儿也不想放开。

    见乔慕晚都做了母亲还一副少女般娇-羞的姿态,厉祁深的手在下移,挑着一指,拉到了她丁-字-裤的裤带儿……

    本就遮盖不住任何东西的单薄布料,中间还是开口,这会儿被他勾起,乔慕晚觉得自己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倒流。

    “厉祁深,你怎么这么烦人?”

    乔慕晚恼火的去抓厉祁深的手,却抵挡不住他的指,大刺刺的chuo着自己的jiao-nen。

    破碎的一声吟-哦,由她好看唇形的唇瓣中溢出,带着无限旖旎的娇-媚。

    “真是磨人的妖-精!”

    厉祁深难耐的动不了自己,仅仅是一根手指,就被她吃的这么严实,他不敢再接着往下想,自己被穿着这身勾-引自己内-衣的她,真正包-裹的时候,又会是怎样一个不同于以往,让自己神魂颠倒的蚀骨感觉。

    “嗯,坏,就没有见过比你还坏的男人了……”

    乔慕晚皱着细眉,咬紧唇瓣哼唧着。

    她真的就没有见过比这个男人还坏的男人了,事情都是他做出来的,偏偏却是能拿出来一副他毫不知情的样子,她真的是纳了闷,这个男人到底是如何做到一锥子下去都扎不来血的?

    “坏?我怎么不知道我坏?”

    “你明知故问!”

    乔慕晚反驳一句,脸颊上面,布满了一层细细的汗丝。

    “你……”

    自己内-衣的肩带,在没有预知下被剥落,乔慕晚惊得肌肤上面,当即绽放出来粉红色的小颗粒。

    眼见着厉祁深又要来撩-拨自己,乔慕晚皱着眉,故作恼火的样子,刻意横下脸。

    “没完了啊?”

    她抡起粉拳去砸他,秀气的脸上,尽是对这个坏心眼男人的痛恨。

    真就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多对付自己的办法儿,竟然让自己这么难以招架。

    对乔慕晚的话置若罔闻,厉祁深继续带着tiao-逗的心理,在她的身上胡乱的作怪。

    没有承受住厉祁深的撩,乔慕晚修长的腿,不自觉的一颤。

    眼见着自己被他撩的身体的血液都在加速流淌,她不再是之前佯装生气。

    这会儿被男人的动作气得不轻,她又抬起手,一下接着一下的打着眼前男人的胸口。

    只是,稳如泰山一样纹丝不动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反应,好像他的胸膛是拿石头做的一样,反倒是自己,两个小手打的生疼,骨节都隐隐泛红。

    气不过这个可恶的男人,乔慕晚恼怒的低头,张口就去咬他的下巴。

    “嗯……”

    乔慕晚突然的啃咬,让厉祁深猝不及防的闷痛一声。

    用贝齿研磨厉祁深下颌的肉,乔慕晚泄愤的用力。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把自己攻陷的没有一处能保留的地方。

    她真的是没有见过比他厉祁深还不要脸的男人,越想越是气得不轻,乔慕晚咬的更密实起来。

    厉祁深被乔慕晚牙齿咬得阵阵倒吸冷气,之前他怎么不知道这个小女人反击自己的办法儿这么多。

    他抬手,用骨节好看的两指捏住乔慕晚的脸腮,把自己被咬住的下颌,连带着皮肉被拉扯的生疼的解放出来。

    “要命的妖精,现在对付我的办法儿,还真就是越来越多了,嗯?”

    厉祁深的鼻息间哼出“嗯”的声,惑人极了。

    “是你太坏了!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哪里会有对付这个男人的办法儿,还不是兔子被逼急了也会咬人嘛!

    “你不知道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么?你是不是觉得我乔慕晚是软柿子,你想欺负就欺负,想捏就捏,想揉就揉啊?”

    “不然你也是被我说捏就捏,说揉就揉!”

    厉祁深曲解乔慕晚的话的意思,把每一个字的意思,都落在关于“揉”、“捏”上。

    乔慕晚:“……”

    这样男人一贯就会用这样的话来呛自己,乔慕晚自知,自己和他辩驳,就是自讨没趣。

    她撅着嘴巴不想去理他,厉祁深却用略带指腹的手指,不以为意的摩挲她下颌处的肌肤。

    让他自控不住的流连感觉,直突突的冲击着他的每一条神经。

    厉祁深没做多想,俯身就去吻乔慕晚的菱唇。

    只是他的唇,刚刚啄一下乔慕晚的唇,就被不解风情的小女人给推开。

    “诶呀,你烦不烦人啊?”

    “我烦人,你还把我咬的那么紧?连一根手指都不放过!”

    说着话,厉祁深还要去吻乔慕晚。

    乔慕晚的再次有意闪躲,让厉祁深也不再做多余的无用功,直接把唇,埋在了她的沟壑间。

    “你……”

    比吻唇更加让乔慕晚觉得羞耻的感觉,让她不做多想,退缩着小身子,去避开他的唇舌的强势攻击。

    “躲就能避开了吗?”

    厉祁深沉声开口,黯哑的声音中含着qing-yu。

    “你……”

    乔慕晚被厉祁深的一再撩拨,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了。

    再怎样说,她也是个生-理发育正常的女人,对那方面的需求不多,但是也不少。

    难耐的从嗓子中溢出声音,厉祁深对她心悸涣散的挑-逗,她根本就把持不好自己的身体本能反应,指不定,这个男人再继续下去,率先会缴械投降的那个人是自己才对!

    乔慕晚变得难耐,仰起头,更加性-感的声音,从她的喉咙里溢出。

    厉祁深耳边,充溢着女性娇-媚的声音,柔-软的好像在抓他的心肝一样让他难以自持。

    重新执起头,厉祁深深邃到能拧出来墨的黑眸去看乔慕晚一张变得qing-yu-潮-动的脸颊,眸底更加危险、暗沉……

    他用长指重新掬起乔慕晚的下颌,狷狂气息的吻,漫天卷地的向乔慕晚迎面铺洒而来。

    乔慕晚本就变得同样难耐,在这个男人的一再撩-拨下,早就委实想了。

    所以当厉祁深吻住她的时候,她几乎没有做思考,自己抱住他的脖颈,就与他吻在了一起。

    在旖旎的亲吻间,乔慕晚身上可怜的布料,在“哧啦”一声中,应声而碎。

    碎的成了碎片的流苏摆被厉祁深丢在chuang。

    乔慕晚浑身被黑色的内-衣裤yu遮不遮,全身上下只剩下黑可怜衣料的样子,让相比较yi丝不gua的样子,身体上能够形成视差分明的黑白,更加的能撩-拨人心。

    觉的发现自己身体上的蔽体物少到不能再少,她脖子,连带着耳根子,都滚烫滚烫的红。

    “你……”

    厉祁深捞着乔慕晚的柳腰,把全身上下不着一丝赘肉的她,平放在chuang铺上,自己置于她的上方。

    身上虚压着男人精瘦完美的身躯,感受他壁垒分明的小腹,与自己的小腹有意无意的接触,乔慕晚两个眉头儿打结。

    厉祁深睨看乔慕晚已经这个样子还会和自己露出羞涩的样子,他嘴角泛起一抹深邃的弧度。

    目光如火般炽热的由乔慕晚的脸颊往下,顺着她小巧精致的脸侧滑落,看着她美丽的脖颈,再到性-感的骨节,越看这个女人极致的娇艳姿态,在自己的眼中绽放,他眼底越发流露出豺狼一样侵略性的目光。

    形状美好又jian-ting的玲珑,被包裹在单薄如纱的布料里,此刻就算是平躺,也丝毫不影响塑造着的形状。

    更加难耐的耸动喉结,自己明明已经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拥有了她,却在再一次看到她全身上下被一层薄薄黑纱笼罩的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还是会有最初碰她时的悸动。

    目光顺着乔慕晚平坦的小腹一路游离,在莹润的双腿间,看到半遮半掩的萋萋芳草,他不假思索的就去拉开眼前小女人的双腿。

    “厉祁深!”

    乔慕晚咬唇,惊颤的唤着他的名字。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但是他这样目光灼热的看着自己那里,她还是忍不住会脸红。

    在乔慕晚忍咬唇,受不住的蹙眉下,厉祁深猛地绷直腰板,在她的猝不及防下,喂-ru自己……

    “嗯……”

    乔慕晚嘤咛一声,带着一时间承受不住的痛苦。

    实在是太烫了,也太ying了,还那么的cu-shuo……

    她不知道,厉祁深对她本就没有抵抗力,再加上这件要命的内-衣,被她穿的这么xing-感,他早就已经是全身上下的血液,都涌到了他的一处那里。

    这样突然的jin-ru,自然会疼到她。

    “唔……好zhang!厉祁深,你……慢点儿……嗯……”

    猝不及防的动作,让她难受的皱紧一张小脸,两个修长骨节的手指,下意识的抓住身下的chuang单,一脸的茫然。

    厉祁深被乔慕晚勒紧着,他本身也不好受,但是没办法儿,除了她能帮助自己以外,他完全松懈不下来自己的身体。

    他腰身用力,只是偏偏她都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了,还是太小,紧致的一如往昔,让自己无法更加深入的探-进去分毫。

    厉祁深皱眉的垂下眸子,看到自己只有半个头jin-qu,剩下的部分还在外面,他难耐的咬牙。

    该死!

    他也感觉出来了自己今日的贲张,让她可能一时间承受不住自己,但是这不是这个小女人不接纳自己的理由。

    “小妖精,你放松点儿,你这样咬着我不放,会伤到你的!”

    厉祁深的额际滚落而下豆大的汗珠,一再隐忍着的他,真想不顾一切的冲撞下去,但想到这样可能会伤害到这个小女人,他一再的咬牙忍着。

    “唔,厉祁深,你……你慢点儿!”

    乔慕晚都快被厉祁深撞击的力量弄哭了,这次来的实在是太猝不及防了,她根本就接受不了他。

    虽然自己被他撩-拨的也委实想了,但是这样痛苦的感觉,让她哪里还有了之前的心悸,她现在满心都是恐惧,完全是担忧状儿,生怕他把自己cheng坏了。

    “乖点儿!”

    厉祁深眉心间皱紧,他俯首,去吻乔慕晚的唇瓣。

    很轻柔,带着轻抚,带着安慰,还带着诱-导……

    可就是这样,乔慕晚也没有轻松下来。

    她实在是太恐惧这次的感觉了,虽然她也像,但是自己越是紧张,越是无法放开自己。

    不由得,她想到了之前的一次,也是这样的场景,自己痛的不行。

    “厉祁深,我……真得好难受,我们换一种方式好不好?”

    乔慕晚拿下厉祁深放在自己下颌处的指,用无措的目光,去看眼前这个刚刚吻着自己的男人。

    “我也难受,但是停不下来的!”

    “可是,我……好难受!”

    这种只有让自己紧张到无法放松,只有疼痛感觉的jiao-huan,让她真的是太难受了。

    “我会让你舒服的!”

    说着话,厉祁深俯身,又一次温柔的吻着乔慕晚。

    在乔慕晚稍稍放松下来一些警惕时,厉祁深突然贲张了他力道。

    “嗯……”

    一个猝不及防,乔慕晚根本就没有料到这个男人会突然又给自己来这套,她疼得当即就落下了眼泪。

    晶莹是泪花在她的眼眶中打旋,她眼神儿带着埋怨的去看眼前这个突然来这样一下子的男人。

    “你……厉祁深!”

    她用两个虚软无力的小手去推厉祁深的胸口,原本两个攀附在他腰际的钰腿,也不配合的滑落下来。

    看要给自己临阵脱逃的小女人,这样不配合自己,厉祁深的剑眉间,瞬间染上戾气。

    “我让你慢点儿,你听不懂吗?嗯……”

    “你咬的这么紧做什么?”

    厉祁深反问乔慕晚一句,薄唇凛冽的紧抿着,足以见得,相比较乔慕晚的不好受,他也难受的厉害。

    “是你太大了!”

    乔慕晚反驳着,干净漂亮的眼眶中,隐隐有泪珠在闪烁。

    见乔慕晚抗拒自己,厉祁深身体绷得更紧,就好像自己一个不留神儿,身体就会弯了一般。

    再厉祁深又耸动一下时,乔慕晚难耐的伸出双手去推他。

    “你出去,疼……出去,我不做了!”

    见乔慕晚真的和自己在闹情绪,厉祁深修长的两指重新捏住乔慕晚的下颌,声线格外暗沉的问。

    “再忍忍,乖一点儿,放松!”

    厉祁深略带薄茧的指腹摩挲着乔慕晚的下颌不说,尽可能的耐着心思和她说话。

    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乔慕晚看到这个男人的脸上的样子也着实难受,她咬了咬唇。

    “你吻吻我!”

    乔慕晚主动伸手抱住厉祁深的肩胛骨,mei-声要求着。

    乔慕晚向自己提出要求,厉祁深从来就没有拒绝的时候。

    “真是要命!”

    隐忍身体不断向爆炸边沿走去的难耐,厉祁深咬牙暗咒一句,跟着,长指捏住乔慕晚的下颌,俯首,去吻她的唇。

    不消一会儿,两个人粗重的呼吸就变得不匀了起来。

    厉祁深一边把乔慕晚吻得气息凌乱,一边在她耳边声线沙哑的出声。

    “放松点儿,你现在把我搞得也难受了!”

    “嗯……”

    乔慕晚绷紧着喉咙出声,跟着用她的身体,凭借身体上的真实的反应,回应厉祁深。

    感觉她被润滑的稍稍松懈了一些,厉祁深不再思考,抿着薄唇,挤ru一分。

    乔慕晚仰着下颌,无力的细柔出声。

    他真的太……

    “你轻点儿,疼……”

    她的声音带着泪腔,她被他弄得真的好难受,哪怕此刻自己曲意迎合的松懈了一些,但还是涩涩的疼。

    厉祁深双手撑在乔慕晚的两侧,低头看了眼两个人的衔接处,他的眸光,黑得更沉。

    明明已经足够shi-run的了,他不懂,她怎么还会疼?

    “你放松!”

    他轻柔的亲吻她,“我不想弄疼你,乖一点儿,嗯?”

    说着话,他做足功夫的去哄一再对他说疼的女人。

    感受自己的脖颈、锁骨……被厉祁深耐着心思的去亲吻,乔慕晚咬了咬唇瓣,一再皱眉后,将两个软-软的小手,攀附上了他的肩胛骨,抱住。

    感受小手里尽是男人贲张有力的机理,她微微提起自己的头,把自己埋在厉祁深的脖颈间,贝齿磨了磨唇瓣,然后无比温柔的软语——

    “你……轻点儿!”

    闻言,厉祁深黑得能拧出墨一样的鹰隼,带着打量的目光落在乔慕晚羞赧无比的小脸上。

    再去看她嫣红的菱唇时,他不由分说的去啄她的唇,“我爱你!”

    漾着难以掩饰风情的声音在乔慕晚的耳畔响起,厉祁深微微动着劲瘦的腰,一寸寸温柔的研磨,在乔慕晚不言而喻的紧张、兴奋中……把他彻底吞没……

    ————————————————————————————————————————————————————

    翌日清晨,和煦的温暖顺着窗棂落下,似薄纱般散满淡淡紫荆花的窗帘,被清晨的海风,温柔的吹起,惊得窗边放置的小风铃,叮叮当当的传来一阵悦耳轻悦的响声……

    厉淘淘醒来的时候,从自己的chuang上坐起来了身体,想到今天要出去玩,他小脸上,绽放灿烂的笑,然后开始给自己梳洗打扮。

    待他穿好了童装和圆头的小鞋子,他出了次卧。

    没有先去找厉乖乖,他穿着小袜子,没有穿拖鞋,轻手轻脚的去了主卧的门口那里。

    昨晚,为了留更多的空间和时间给自己的爸爸妈妈,他特意拉着自己的妹妹,没有打扰他们两个人。

    想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应该过了一个很不错的晚上,他刚刚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儿,就是一脸邀功样儿的去看看自己的杰作如何。

    只是,他整个人的小身体都趴到了门板上,也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声音。

    撅了撅小嘴巴,他笨拙的踮起脚,把手搭在门把手儿上,试图开门进去一看究竟。

    可是该死的,自己压了几下门把手儿,房门都没有打开。

    有些不死心,他又用了力气,试图用更大的力气去开门锁。

    只是,最终的结果还是让他失望了,他都要把自己全身上下全部的力气都用了进去,也没有按下门锁。

    到最后,迫于真的打不开门锁的这个现实,他生起气来的抱着自己的两个小胳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