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38章:都带来了,不打算穿上给我看看?(1.1万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38章:都带来了,不打算穿上给我看看?(1.1万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绝色女奴,乱世王妃活色生枭近身特工吃在首尔综:我是好爸爸娇女谋略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38章:都带来了,不打算穿上给我看看?(1.1万字)    见两个小家伙都乖乖的回房间去睡觉,乔慕晚出奇的觉得两个小家伙太懂事儿了。

    没有做多想,她看着两个小家伙都安心入睡了,就回去了主卧里。

    乔慕晚进主卧的时候,厉祁深正在浴室里面洗澡。

    打开了行李箱,乔慕晚准备拿出来自己的睡裙,然后去洗澡。

    不等她把自己的睡裙翻出来,厉祁深“划拉”一声拉开移门,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乔慕晚还在弯曲着身体在找睡裙,见厉祁深出来,她回头看他。

    “你洗好了?”

    “嗯!”

    厉祁深点头儿应了声,因为沐浴过的原因,声音带着磁性的黯哑,低沉而好听。

    “你去洗吧!”

    “嗯!”

    乔慕晚起身,用手指勾了勾自己鬓角垂落的发丝,然后再回过身去找自己的睡裙。

    翻找了好大一圈乔慕晚都没有找到自己的睡裙在哪里,她蹙了下眉头儿。

    她明明记得自己有拿睡裙来的,怎么就找不到了呢?

    这还未完,睡裙没有找到不说,让她惊奇的是,在自己的行李箱里,她竟然看到了好些个精致包装的小盒子。

    她不记得自己有带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作势就用手拿起这些小盒子。

    待她把这些小盒子都打开,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几乎是一瞬间,她腾地就臊红了脸颊。

    这是……

    望着各式各样的情-趣-内-衣和制-服,她羞赧的同时,脸颊也火烧了一般的滚烫。

    黑色的、白色的、火红色的、fen-嫩色的丝织的蕾-丝布料,薄而轻盈,从上到底,是深v领款,而且重点位置都是开口的,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那些搭配着各色-丝-袜和就一小块布料的丁-字-裤,都是xing-感到没有词汇来形容的设计款式,那些个丁字裤,更是不用说,都是开-dang的,透明的布料,估计穿上了以后,要多风姿绰约就有多么的风韵而迷人。

    真就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放进行李箱里的,更不记得自己有买过这些东西,一时间,她把全部的矛头儿都指向了厉祁深。

    暂且把这些“东西”都放在了行李箱里放好,乔慕晚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向厉祁深看去。

    此刻的厉祁深,正在擦头发,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将重点部位给包裹住的他,目光完全没有往她这里看,那样子,置身事外,完全一副她不知情的样子。

    望着厉祁深没有一丝一毫看自己这里的样子,乔慕晚有些诧异。

    如果说是这个男人买了这些东西给自己的话,这会儿,依照他的性格,应该会用打量的目光向自己这里看来,然后用戏谑的样子,风情的打量自己。

    可是……这会儿他完全没有这些本应该有的反应。

    有些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乔慕晚看厉祁深的样子,都不敢肯定这些东西到底是不是厉祁深买的了。

    正在擦头发的厉祁深,发觉到似乎有目光在看着自己,他顿住了一下手上擦头发的动作,向乔慕晚这边看来。

    发觉到乔慕晚的目光确实在看自己,他丢下手里擦头发的毛巾扔在地板上,然后赤着脚,迈着平稳的步履,向乔慕晚走来。

    见luo-露壁垒分明腹肌的男人,俊美邪肆的如同妖孽一般的向自己这么走来,乔慕晚几乎是红着耳根子,胡乱的把东西sai-进了自己的行李箱里,拉上行李箱。

    然后故作淡然的站起来身体,勾了勾鬓角的发丝。

    “找什么找不到了?”

    厉祁深一本正经的问着,俨然一副对于乔慕晚忘了带睡裙来三亚毫不知情的样子。

    其实不然,他真的就不清楚两个小鬼头儿到底搞了些什么,不过听自己的一双儿女说等着有好戏看吧,他也就是抱着可能会出现好戏的心理,应允了下来。

    见厉祁深一副真的毫不知情的样子,乔慕晚微拧了下细眉,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问的轻轻动了动嘴角——

    “那个……你是不是……”

    她真的不确定这些东西是不是厉祁深放在自己行李箱里的,但是不是他,她还想不到还有谁会把这些恶俗的东西放进自己的行李箱里。

    “我什么?”

    见乔慕晚欲言又止,厉祁深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行李箱上。

    乔慕晚刚刚收起来那些“东西”的时候,有些急,手忙脚乱下,没有彻底藏严实,露出来了一角,让厉祁深眼尖的一下子就扑捉到了。

    看到了蕾-丝花边的流苏摆,他驽黑的剑眉一挑,几乎是一瞬间就懂了自己儿女说会有好戏看指的是什么了。

    不自觉的,四年前舒蔓送给乔慕晚情趣内衣一事儿,在自己的脑海中,场景旖旎如练般重新涌现了出来。

    本能的,他嘴角处浮动开一抹风情的笑,万般邪魅。

    再去看乔慕晚的时候,他恢复一本正经,道——

    “去洗澡吧!”

    没有发觉到厉祁深那抹不怀好意的笑,乔慕晚着实尴尬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行李箱里放着,怕自己再继续留下,会被聪明的厉祁深发现些什么,连浴袍都忘了拿,趿着拖鞋就进了浴室。

    ————————————————————————————————————————————————————

    浴室里,乔慕晚站在花洒下,一边淋浴,一边想着自己行李箱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是从何而来。

    实在是想不到除了厉祁深,还会有谁搞出来这样的事情,只是,这个男人做事儿一向不会遮遮掩掩,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会和自己说,或者会表现出来些什么的。

    但是,自己从他的脸上完全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说白了,他种种的表现证实,他对这件事儿,真的是不清楚原因。

    将手搭在脖颈上有好一阵,她想不到是谁做了这种事儿,直到自己的脑袋想得有些发胀,才下意识的收回了手,关闭了花洒。

    将身上擦干了以后,她准备找浴袍穿上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把浴袍拿进来浴室,下意识的拧了拧细眉。

    因为自己一时间的粗心大意,她有些无奈的暗自骂了自己一句。

    没有办法儿了,不管怎样,她也不可能光着身体出去,索性,她拉开移门,留出来一道缝,自己的头探了出去。

    听到移门被拉开的声音,厉祁深回头儿,看向乔慕晚探着头,他轻轻掀动了下眼皮。

    “把浴袍递给我一下,我忘了拿浴袍。”

    闻言,厉祁深依旧满条不紊的掀了掀眼皮,随即,他放下手里的杂志,站起来了身。

    待厉祁深走过来的时候,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乔慕晚。

    本来自己没有带睡裙来就足够的窘迫了,乔慕晚想了想准备和着浴袍睡一-夜,哪成想,厉祁深压根就没有拿浴袍给自己。

    看着他手上xing-感又魅惑的黑色蕾-丝,她微拧细眉。

    “你拿这个给我做什么?”

    她就知道,自己洗澡的时候,厉祁深一定翻了她的行李箱。

    见乔慕晚一脸羞赧状的问着自己,厉祁深挑了挑眉。

    “东西是你自己带来的,你问我拿这个给你想干什么?”

    “这些东西不是我带来的。”

    乔慕晚这会儿真的觉得自己算是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自己的睡裙平白无故不见了不说,偏偏还冒出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会有谁比她更心塞了。

    见乔慕晚否决,厉祁深也不恼,勾着嘴角,云淡风轻的笑了。

    “不是你带来的,难不成是谁故意放在你行李箱里的?”

    乔慕晚:“……”

    因为厉祁深的话,在加上自己刚刚洗了澡的原因,乔慕晚小脸憋红着。

    隐忍了好一会儿,她扯开嘴角,语气不好。

    “谁知道是谁恶作剧的放进去的?”

    乔慕晚白了厉祁深一眼,显然把全部的责任都往他的身上推。

    能做出来这样恶趣味的事情,除了这个惯会欺负自己的男人以外,她想不到还会有谁。

    “你把我浴袍给我!”

    她懒得和他闹下去,再次让他拿浴袍给自己。

    不想,厉祁深完全没有乔慕晚拿浴袍的意思,把手里的东西,直接就丢给了她。

    “带都带来了,穿上!”

    不是商量的语气,而且强势的命令,让人心悸的都不敢反抗。

    见厉祁深理直气壮的把东西丢给了自己,乔慕晚细眉皱紧着,连带着好看唇形的唇瓣,都抿紧成了一道弧线。

    将小手在掌心里抠了好久,她再松开时,直接把浴室的移门给关上。

    “我就算是在浴室里待一-夜,我也不穿!”

    带着情绪的把浴室的门拉上了以后,乔慕晚真的就折回儿到了浴室里。

    之前有过一次疯狂的时候,那会儿的她,被折腾的都下不去chuang了。

    有了那么惨痛的前车之鉴,她怎么可能还继续任由这个男人再和自己来一次。

    要知道,她明天还得带两个小家伙出去玩,如果自己因为今天的放纵耽误了明天的事情,指不定两个小家伙要怎样继续盘问自己。

    她做不到在两个孩子的面前撒谎,避开这样的雷区,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

    见乔慕晚不依,把东西扔出来了不说,还和自己闹脾气,厉祁深幽深了自己的眸色几分。

    他从来就没有过拿这个小女人没有办法儿的时候,知道他想,她就得乖乖听话。

    厉祁深迈开步走上前,将丢在地毯上面的黑色蕾-丝拾起到指尖儿勾起,他堪堪的勾了勾嘴角。

    ————————————————————————————————————————————————————

    乔慕晚在浴室待得有些跳脚,她本来是想激厉祁深一下,让他拿浴袍给自己,只是,事情让她这么一弄,明显变了格调。

    自己这会儿要是主动找厉祁深,再让他拿浴袍给自己,真的是太没有面子了。

    贝齿咬紧唇瓣思忖间,浴室的移门,被人从外面“划拉”一声拉开。

    乔慕晚没有防备,本能的抬起头去看,在看到厉祁深出现在浴室门口,她微微瞪大了眼。

    “你怎么进来了?”

    她质问着,因为自己此刻在厉祁深的面前是赤-luo的样子,几乎是瞬间,自己的脸颊马上就要被流速过快的血液撑到爆了。

    对于乔慕晚的质问,厉祁深不做任何的回答,一双薄刃似的眸,落在她盈白的身子上,下意识的眯了眯。

    被厉祁深湛黑的目光看得全身不自在,就像是电流流过一般蛰刺自己的神经,她咬紧唇。

    隐忍住自己双肩不自觉的轻颤,乔慕晚在厉祁深迈开修长腿要进来浴室的瞬间,她颤了颤纤长浓密的睫毛,继而,埋低头,想一头冲出去。小巧的葱白玉指刚刚搭在移门的边沿上,厉祁深的长臂伸了过来。

    “想逃?”

    磁性声线的声音在乔慕晚的头顶上扬起,她刚抬起头迎上男人灼热的目光,就一个避而不及被扯住了手腕。

    厉祁深拉住乔慕晚的手腕,把她顺势一带,按在了自己的怀中。

    脚下一个不稳,乔慕晚倒在了厉祁深的臂弯中。

    厉祁深浑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遮住他腰部以下的重要部位,整个人的上半身,健硕分明的机理,和性-感的人鱼线,泛着蜜色的健康色泽,没有一丝可挑剔的瑕疵的呈现着。

    乔慕晚浑身光洁,每一处都冰洁玉清似白莲,尤其是身后大片柔白肌肤的雪背,就像是冬日里的初雪,映衬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型,美得不可思议。

    乔慕晚的后背,与厉祁深机垒分明的胸口,完美的切合在一起,有不同的身体热源,沿着两个人漫溢开来。

    感受不同问题的身体再挑衅自己的身体反应,乔慕晚被厉祁深身体上面的温度烫的一个激灵,她本能性的想要闪躲开,却因为被男人劲瘦的手臂桎梏着,整个人动弹不得。

    “动什么动?和我,你还不好意思?”

    厉祁深的声音,魔魅似妖孽,性-感无比,丝线般缠绕在乔慕晚的耳畔,让人听去,就好像是一曲迷魂曲,不着分毫,就会让人忍不住神魂颠倒。

    乔慕晚的耳蜗处,是阵阵让自己身体泛起一层粉色小颗粒的酥-麻,如同阵阵微弱的电流蹿过一样让她不住的受着蛊惑,然后整个人的小身体,如同一张张弛有度的弓弦,绷得紧紧的。

    其实,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久了,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能心领神会的知道是什么意思。

    就像厉祁深刚刚的那句话,就带着含沙射影意味的影射出来自己和他之间已经是亲密无间的关系了。

    虽然和这个男人肌肤之亲的次数已经不计其数了,但是被他撩着,仅仅是近距离的接触,自己就min-感的不行,她还是有些羞赧于自己身体上真实反应的空-虚。

    清晰的感受到乔慕晚身体在僵硬的绷紧着,厉祁深伸出双臂,圈住她圆润肌肤的香肩。

    厉祁深本就刚刚洗好了澡,带着沐浴液薄荷清冽的气息,他低首,将自己的下颌,枕在乔慕晚的颈窝间。

    “你都把东西带来了,还不打算穿上让我看看,小东西,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是不对的!”

    厉祁深在乔慕晚的耳边,吹着热气的说着话,跟着衔住她的贝耳,用舌尖儿,如同画家手中的画笔一样,绕着她的贝耳轮廓,打着圈。

    突然的濡湿,让乔慕晚忍不住一个轻颤。

    一向敏-感的她,在厉祁深这么久的一再调-教下,她不再反感他对自己的触碰,只是他实在是太清楚她的敏-感点在哪里,每次被他一碰,她就会瞬间,软成一滩烂泥。

    时而轻咬,时而xi-shun圆润的耳垂,乔慕晚有些承受不住的轻颤了一下双腿。

    “厉祁深,你别闹了,我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一回事儿,真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

    有些痒,还有些许让自己变得空-虚的感觉,像是困兽一样的折磨着乔慕晚。

    她不能再继续受到这个男人的蛊惑了,不然下一秒,出了什么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她就得不偿失了。

    乔慕晚从后背那里去推厉祁深的身体,奈何男女之间力量悬殊有些大,她根本就推不开。

    索性,她转过身,从正面去推搡眼前这个与自己之间是零距离接触的男人。

    “嗯……”

    她转过身,两个小手,还不等她放置在厉祁深的胸口上,自己嫣红的唇瓣,就被厉祁深狠狠的捕获了去。

    厉祁深xi住乔慕晚的唇,一把就拉住了她两个不断向自己挣扎的小手。

    欺压着她的身体,把她按在瓷砖壁上,探着自己的舌,撬开她的贝齿桎梏,找到她的小香丁,反复的xi-fu,shun尝。

    大脑突然间一阵急速的缺氧,乔慕晚被厉祁深太过蛮横的动作所侵袭,只能通过鼻息,微薄的吸入清新的空气。

    “嗯……你别闹了!”

    乔慕晚用力去推厉祁深,她的气息,不均匀的厉害。

    她不清楚那些情-趣-内-衣是怎么一回事儿,自己就这样平白无故被要求穿上,真的是太冤了。

    乔慕晚想开口和厉祁深解释,可是自己稍稍有开口的机会,厉祁深就狷狂的封住她的唇,不给她任何一个说话的机会。

    冷不丁的被厉祁深吻着自己,乔慕晚虽然她不讨厌,但是一整天的折腾,他都不给自己休息的时间,难免让她觉得这个男人很是过分。

    厉祁深微微放开乔慕晚,将自己的俊脸离开她一些距离。

    “今夜这么有情调,不做点儿事儿,岂不是辜负了?”

    厉祁深俊颜往乔慕晚耳边欺了欺,笑得无比邪魅。

    “你个臭-流-氓!”

    乔慕晚红着脸,抡起小手,就去打厉祁深。

    “你怎么这个样子?出了门还不消停啊?孩子都还在呢!”

    没有办法儿了,乔慕晚被厉祁深吻的气息不匀,只得找借口避开他对自己攻池掠地般的狷狂侵入。

    听乔慕晚提到孩子,厉祁深就觉得好笑。

    还真就是应了那一句“女人都是头发长见识短的生物!”的话。

    这一切都是她的儿子和女儿策划出来的,她还知道在乎两个小不点儿了,完全没有意识到她被两个小混蛋给哐了的事儿。

    “你还真就拿他们两个浑-犊-子当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屁-孩么?”

    厉祁深笑着问着乔慕晚,眉目间,尽是化不开的风情涟漪……

    乔慕晚不知道自己被两个小鬼头儿哐了自己的事儿,还以为自己的宝贝儿子和宝贝女儿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就抬手,在厉祁深的胸口上,点了点自己的指尖儿,把话说得煞有其事。

    “他们两个当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了,你能不能别总把四岁大的孩子看成已经成年的孩子?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别在孩子在的时候乱-来,嗯?”

    她质问着,好看的眉目间,带着一抹强势却不失温柔的讪意。

    见乔慕晚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儿,厉祁深懒得和她说两个小鬼头儿多么的人小鬼大,用两个遒劲力道的手抓住她乱在自己胸口上画着圈的手指,然后重新压住她的身体,重新按在了瓷砖壁上。

    用修长的腿,挤进去乔慕晚的双腿间,他把她困得密不透风。

    “少给我早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一味的拿孩子当借口,我看你真的是欠收拾了!”

    厉祁深将话,恨不得嚼碎了似的溢出嘴巴,然后突然一把扯掉了自己下面的浴巾。

    没有了白色遮蔽物的阻挡,狰狞的物什,像是逃出了牢笼的困兽一般,八面威风凛然。

    乔慕晚还是回味厉祁深刚刚的话,但是随着厉祁深随手扯掉浴巾的动作,她湛清的目光顺着他骨节分明的指,看了看。

    目光这么一看不要紧,自己正好迎上紫红色柱状物,威风凛凛的对自己的宣战。

    见已经蓄势待发的物什,乔慕晚急得想要逃脱,这个男人向来说一不二,他已经准备提枪上战了,事情已经被闹到了这个地步,她觉得自己现在有种插翅难逃的局促感。

    目光在厉祁深的shu-xi处扫了一眼,乔慕晚就羞赧的不行的别开眼。

    她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但是每次见这样让自己面红耳赤的物什,她都会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乔慕晚的逃脱,让厉祁深不悦的拉长脸。

    他突出骨节的手指,按住她的下颌,强迫她来看自己。

    下颌处被扣住,乔慕晚澄澈如水的目光被迫的落在他那里。

    直感觉气势汹汹的凛然之物,叫嚣一样的让她的视线不堪忍受负重。

    乔慕晚艰涩的咽了咽唾液,因为对自己竖直的物儿,她明灿的目光中,流露出来显而易见的无措。

    “吃都吃过了,还不敢看了?”

    厉祁深磁性声线的声音,在乔慕晚的脑顶传来,让她通体都不自觉的发烫。

    见乔慕晚不语,厉祁深抬起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用掌心按住了她的后脑,让她素净的小脸,离自己更近了一些。

    感受到雄性荷尔蒙的气息,如丝如缕的缠绕在自己的呼吸间,乔慕晚被迫看去,只见那物儿,不乖巧的不断膨胀,趋势明显而狂执。

    羞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往小脸上面聚集,乔慕晚羞怯的闭上眼。

    看乔慕晚逃避自己,厉祁深又向下按了按她的小脑袋。

    太过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带着麝香的气息充溢进乔慕晚的口鼻,然后忍不住觉得自己现在和厉祁深之间,有一种,自己在给他模拟kou-jiao的即视感。

    她抿着唇,闭着眼的想要逃避,却止不住狂肆跳动的心脏,将自己不断变得凌乱的气息,从她的鼻息间溢出。

    呼吸实在是少的可怜,让乔慕晚终于忍受不住的微微张启开自己的菱唇。

    突然有细匀的微弱呼吸,就像是丝线一样,缠-绵的萦绕开来,淡淡灼热的气息,如花瓣盛放时散发出来的芳香,落在他那里,厉祁深滑动了一下性-感的喉结,然后忍不住的收紧tun肉。

    乔慕晚还在轻吐着呼吸,却没有睁开眼,生怕那骇人的物什,会让自己羞得没有办法儿见人。

    又是绕不开的温度,气息暖绒的落下,厉祁深终于忍受不住,抓住乔慕晚的身体,将她直接抵在洗手台上……

    ————————————————————————————————————————————————————

    被迫承受从镜子里看自己的样子,乔慕晚到最后,没有按捺住自己对厉祁深的需求,红着脸,摆动自己的腰肢。

    见乔慕晚最后妥协,厉祁深万般风情的笑了起来。

    末了,他伸手,从身后,穿过乔慕晚的腋下,抱住她,然后将蜜蜜碎碎的吻,落在她一层薄薄汗丝的后脊背上面。

    “真是要命,生了孩子还那么jin!”

    厉祁深拉长声线,声音万般风情的说着。

    太过强劲儿的折腾,乔慕晚觉得自己连站起来身体的力气都没有了。

    懒得去理厉祁深说什么,她有些小别扭心理的推开他。

    “你起开,我要去洗澡了!”

    自己浑身松软无力,她现在最渴望的就是能够好好的洗一澡,以此来纾解自己身体上面的无力虚弱感。

    乔慕晚软-软的小手,刚触及到厉祁深的胸膛,就被他抓了个正着。

    小手被他握在掌心中,他指腹捏了捏她的手指,埋首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句道——

    “一起!”

    说着话,他拦腰抱着乔慕晚,带她去了花洒那里。

    ————————————————————————————————————————————————————

    折腾有好一段时间,两个人才勉强洗好了澡。

    厉祁深抱乔慕晚再出去的时候,没有拿浴袍给乔慕晚,而是丢过来拿件情-趣-内-衣给她。

    乔慕晚因为刚刚的折腾,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没有力气的厉害,见厉祁深拿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过来,她生气的拧着眉头儿。

    “你干什么?”

    “没有找到你的睡裙,你打算晚上光着睡?”

    被厉祁深这么一说,乔慕晚“刷”的一下子红了脸。

    她知道自己没有带睡裙,她是不能光着身体睡觉,但是自己穿情-趣-睡-衣睡觉,怎么看都不妥。

    “把浴袍递给我,我今天晚上裹着浴袍睡!”

    算她骨子里还是有保守的因子在吧,穿情-趣-内-衣在自己丈夫的面前虽然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她还是脸皮薄,不好意思穿。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真的怕万一自己穿了情-趣-睡-衣睡觉,厉祁深还会干出来一些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

    所以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穿情-趣睡衣睡觉。

    “浴袍刚刚被水打湿了!”

    厉祁深把话说得大言不惭,乔慕晚的浴袍分明是被他丢到了浴室的地板上,但是他偏偏一副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话模样。

    “你……”

    乔慕晚有那么一瞬间对于这个男人的腹黑佩服的五体投地。

    为了让自己穿情-趣-内-衣,连节-cao都不要了。

    见自己和这个男人怎么生气都无济于事,索性,她也懒得再和他计较。

    隐忍身体上不舒服的胀痛感,她拿过那件有流苏摆的黑色蕾-丝睡裙,没有避开厉祁深目光的打量,穿到了自己的身上。

    待乔慕晚把这件睡裙穿好了之后才愕然发现,这件流苏摆的睡裙,胸口的位置是敞开的,特意凸出红梅的位置,绽放着自己的红缨。

    和上面一样,下面也是开dang的设计款式,欲遮不遮的luo-露着最羞于见人的地方。

    即使没有照镜子,乔慕晚单单只是设想自己穿上这身内-衣会是什么样子,就莫名的口干舌燥了,可以想象,如果自己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会更加的热血沸腾。

    厉祁深的目光,没有移开的盯着乔慕晚,待她换好了以后,直接双鱼就像是钉子一样,钉在了乔慕晚的身上。

    纤柔的娇躯上,罩着一件单薄纱织的黑色蕾-丝内-衣,是轻薄而镂空,晕圈那里敞开着口,将最诱人的地方,完美绽放着,顺着红缨处,周围都是透明的装饰蕾-丝-边。

    内-衣下摆,连带着轻盈的流苏,盖到柳腰下面一寸的位置,将藏匿在里面的一片风光,欲遮不住,带着让自己想要一探究竟的美感和神秘。

    寻着无限神秘的地带看去,是一条只有零星半点儿布料遮掩的透-明丁-字-裤。

    着实薄的布料,根本就什么也遮掩不住,隐约间,似乎有黑幽蔓延,致命的吸引人的目光。

    莹润的双腿本就白-皙而纤凝,衬托着黑色蕾-丝的花边,每一处肌肤,更是白的胜雪。

    要命的内-衣本就足够要让厉祁深喷火,这会儿穿在这个小女人的身上,更是让他的眸,直接变得和子夜一样的暗黑、沉冷……

    该死,真是要命!

    忍不住暗咒一句,厉祁深本好不容易消停下来了的物什,这下子,直接成了困兽,好像洪水开闸一样,让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

    他就知道,自己强迫乔慕晚穿这件内-衣,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可是该死的,事情就像是离弦的箭,自己明知道这么做就是在找死,他还是绞尽脑汁的要她一定要穿上这件内-衣。

    发觉到了厉祁深的目光变了色,乔慕晚着实有些后悔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就换了这件情-趣-内-衣,不过想了想,既然换上了就换上了,再换了下去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

    隐忍自己身体也因为这件情-趣-内-衣变得焦灼不安的感觉,乔慕晚扯过羽被,故意做出来不让厉祁深看的样子,倒进了chuang里。

    见乔慕晚不让自己看,带着小女人的娇嗔,厉祁深嘴角勾着的那一抹风情万种的笑,放肆的荡漾开来……

    迈开步走了过去,厉祁深没有急于进去羽被里,而是解开了自己腰间的白色浴巾,任由白色的浴巾,滑落下自己修长有型的双腿。

    再掀开羽被时,他一把就抓住了背对着自己的乔慕晚的手腕,一个用力,把不愿意搭理自己的女人从chuang铺中拉起,跟着,拥着她的身体,随着自己坐在chuang上的动作,直接落在了自己cu-shuo上。

    乔慕晚没有意料到厉祁深会突如其来这样一下子,当即像是一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撞进男人健而不硕的胸膛里。

    感受到自己落在了一个让自己熟悉的男性的怀中,支起头儿来的乔慕晚,带着控诉又埋怨的目光,看向厉祁深。

    “你干什么?”

    她问着,口吻带着娇嗔和愠怒。

    “你说呢?”

    厉祁深反问一句,故意似的,将身体向上抵了抵。

    “嗯……”

    乔慕晚下意识的嘤咛一声,感受到可怜布料的丁-字-裤下,他触碰着自己,开dang的部位,因为他的触碰,自己有感觉的分泌着,一时间,脸颊火烧火燎的红、滚烫、炽热……

    透过男人烁而发亮的黑眸看去,乔慕晚在厉祁深黑幽的瞳仁里,看到了自己隐忍又难耐的样子。

    她沐浴过后,没有彻底干的头发,如瀑一样的披散在肩头儿,映衬着她干净澄澈的瞳孔,和素净淡雅的五官,格外的清纯,就好像是懵懵懂懂的少女一般。

    只是,就是这样一个能给人溪水一般纯-洁的小女人,身上穿着的内-衣,竟然是这样的不堪入目。

    黑色的蕾-丝内-衣,包裹着她的玲珑,让她本就奥凸有致的部位,凸显的完美无瑕,连带着沟-壑,都有了万丈深渊一样的诱-惑力。

    发觉到两个人黑色蕾-丝布料如同虚设的衔接处,自己在不断的兴-奋,乔慕晚口干舌燥的咽了口唾液,从来没有这样一刻,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个yu求不满的女人。

    明明自己是不情不愿的被迫穿上这件情-趣-内-衣的,可是到最后,自己竟然有了身体反应。

    脸颊滚烫滚烫的红,比没有穿衣服都让羞涩的感觉,让她想也不想,直接挣脱身体,想要跳离开厉祁深的身体。

    发觉到了乔慕晚要逃离开的动作,厉祁深伸手扣住她的腰,把她往自己的怀中按,坚决不让她逃开。

    始料未及厉祁深会突然拉住自己,乔慕晚一头就撞进了他的怀中。

    “嗯……”

    细碎的吟哦一声,她细匀的呼吸,带着花瓣一样的馨香,直接喷洒到了厉祁深的小红点儿上,顿时间,对这个女人本就没有抵抗力的男人,瞬间挺-li绽放。

    “咝……”

    感觉身体要爆炸的感觉,让厉祁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该死!

    在心里暗咒一句,他对于自己引火上身的行为,懊恼的抿紧着自己削薄的唇。

    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样理智全无的挑衅,厉祁深难受的身体要爆炸了一样,乔慕晚也同样委实难受,好像钻心般让她想要被zhan-满。

    没有按捺住心底的那份悸动,厉祁深抬手捏住乔慕晚的小下巴,用两瓣削薄的唇,直接附上。

    承受不住乔慕晚带给自己要命的吸引力,厉祁深的唇,一附上她,瞬间就难以自拔了起来。

    他舔舐着她的唇瓣,沿着她的唇线,精巧的描绘着她的唇形。

    把她两瓣莹润的唇,在自己这里舔舐了一圈,他向来不安分的长舌,沿着乔慕晚两片菱唇的唇缝,越过贝齿的禁锢,直接探到她的檀香小口里。

    厉祁深shun着乔慕晚的每一处,用自己的牙齿,坚-硬的咬住她的唇瓣,用依恋的拉力拖到自己的嘴巴里,拿唇,含住她,不放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