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37章:给我吃鱼,你在暗示我什么?(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37章:给我吃鱼,你在暗示我什么?(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综:我是好爸爸吃在首尔娇女谋略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37章:给我吃鱼,你在暗示我什么?(6千字)    “那我先别管了,如果到了明天两个小家伙还不好的话,我再想想办法儿吧。”

    好不容易一家四口人出来玩一趟,乔慕晚是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两个小家伙闹情绪,搞得大家玩乐的兴致不高。

    ————————————————————————————————————————————————————

    到了晚饭时间,乔慕晚和厉祁深出了主卧,准备去找两个小家伙吃饭的时候,竟然发现两个小家伙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和好如初了。

    诧异的望着已经和好如初的两个小家伙,乔慕晚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愣。

    她不知道,在她随厉祁深进了主卧以后,厉乖乖回到房间里放下小书包,就去找厉淘淘了。

    不为别的,因为他们两个今天来三亚是带有任务,所以不管怎么样,两个人也不能耽误事儿,只得暂时的和好,等完成任务以后,是该冷战,还是该谁也不理谁再争辩也不迟。

    “妈咪!”

    发觉到了自己妈咪的目光有些游离,厉乖乖奶声奶气的唤着她。

    厉淘淘虽然情绪还是不怎么好,但还是声音稚嫩的唤着“妈咪!”

    ————————————————————————————————————————————————————

    到了楼下餐厅,一家四口人在包间里,吃着海鲜宴。

    厉乖乖本就是个小吃货,一看到满桌子的海鲜,她的小馋虫,立刻就被勾-引了出来。

    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小吃货,乔慕晚夹了海蟹和龙虾给她。

    “小馋猫,今天你可以好好的大吃一顿了,不过啊,千万别吃多,这里不是家里,水土不服,妈咪怕你肚子痛!”

    听乔慕晚的话,厉乖乖囫囵的应了一声。

    她嘴上虽然答应了乔慕晚不会多吃,但是心里早已经是另外一番想法儿了。

    能碰到这么多的好吃的,她怎么可能不好好的饱餐一顿呢!

    不知道自己鬼灵精的女儿此刻心里是另外一番想法儿,乔慕晚没有在意,继续夹了龙虾给厉淘淘。

    不同于厉乖乖是个十足的小吃货,厉淘淘对海鲜什么的不是很喜欢,他现在一门心思想的都是吃烤串。

    他最喜欢吃的东西就是烤那些肉类的东西,只要一想到,他就觉得自己的哈喇子要淌下来了。

    “淘淘,你怎么不吃虾,是不想吃吗?还是不会剥虾?”

    乔慕晚潜意识里以为厉淘淘是不会剥虾,所以才不吃的,不知道他其实是想吃烤串。

    “没有啊,妈咪!”

    厉淘淘挥了挥肉呼呼的小手,否定道。

    “妈咪,你不用管哥哥,他可能是在飞机上吃了太多,到现在还没有消化呢!”

    不知道厉乖乖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她提到了飞机上面的事情,厉淘淘就忍不住觉得自己的这个妹妹是故意的,她是故意提在飞机上面的事儿,然后让自己出丑。

    白了厉乖乖一眼,厉淘淘不悦的哼了哼声——

    “你又不是我,你哪里知道我是饿,还是不饿啊?鸡婆!”

    嫌弃的说着话,说完话,厉淘淘拿着一次xing手套,笨拙的开始剥吓。

    对于两个小家伙的争执,乔慕晚有些无奈,但是也没有说些什么,就坐下了,准备夹花蚬给自己。

    不等她伸出筷子,剥好的虾肉,丢到了她的骨碟里。

    乔慕晚一怔,垂眸看到自己骨碟里的虾肉,目光不禁散出漫天星光般的璀璨。

    她知道剥虾肉给自己的是厉祁深。

    目光带着柔和看向身边继续满条不紊剥虾的男人,她嘴角勾着浅笑。

    把自己老爸干净漂亮手指剥虾的动作全部都看在眼里,厉淘淘不知趣的开了口——

    “老爸,你也给我剥虾啊!”

    听到奶声奶气的声音在自己耳边扬起,厉祁深顿住剥虾的动作,斜睨了一眼大言不惭的儿子。

    那眼神儿似乎在质问他,要脸不?

    收到自己老爸不友善的目光,厉淘淘瘪了瘪嘴,心里腹诽自己老爸过河拆桥,不留后路给他自己。

    “哥哥,你怎么那么不知趣啊?”

    厉乖乖嫌弃的说了自己的哥哥一句,自己老爸妈咪在一起腻歪,他怎么就什么也不懂,非得当那个电灯泡呢!

    见自己老爸对自己讪讪的目光,这会儿自己的妹妹还挖苦自己不知趣,厉淘淘心里不开心的厉害。

    撅高着小嘴巴,呜哝了一句——

    “用你多嘴吗?”

    见自己的儿子低落下来了情绪,乔慕晚没有像厉祁深那般不予理睬,她就着自己骨碟里的虾肉,用筷子夹去了厉淘淘的骨碟里。

    “妈咪给你剥虾!”

    虽然她谈不上像厉祁深剥的那样流畅,但是也不赖。

    带上一次xing手套,乔慕晚抬手去拿虾,作势给厉淘淘剥虾吃。

    只是她还不等把虾取到自己的骨碟里,厉祁深就伸手,把她手里的虾给夺走了,跟着,他把夺过来的虾,丢到了厉淘淘的骨碟里。

    “自己剥!”

    说着话,他又把厉淘淘骨碟剥好的虾肉丢回给了乔慕晚。

    “你不想吃就扔了!”

    乔慕晚:“……”

    见厉祁深生了气,乔慕晚微拧了下细眉。

    把一次xing手套摘了下来,她看向他——

    “这你也要和我生气?”

    听乔慕晚的话,厉祁深凉凉的递给了她一个眼神儿。

    收到厉祁深递过来的眼神儿,和他生活在一起久了的乔慕晚,瞬间秒懂他已经生气了。

    有些无语,她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先她一步开了口——

    “他又没有缺胳膊少腿,用你伺候?”

    乔慕晚:“……”

    “对,老爸说得没有错,淘淘自己有手,妈咪,你为什么要管他啊?”

    厉祁深的话刚说出口,厉乖乖就附议自己老爸的话。

    听父女二人站在统一战线上的话,乔慕晚不知道该怎么样说,她想得很简单,龙虾不似其他深水虾,上面有钳夹,她怕孩子自己剥虾会划伤了手。

    没想到,厉祁深这么反感自己面面俱到的照顾孩子。

    其实也不然,她也懂厉祁深这么做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被惯着,让他们打小就学会独立。

    饭桌上,几个人就剥虾的事情让气氛变得微妙起来,厉淘淘听了,心里挺不好受的。

    本来出来玩是高高兴兴的事情,他不想让自己的家人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儿就伤了和气。

    小手搅了搅,他开了口——

    “你们不要再争论了,我自己能剥虾!”

    说着话,厉淘淘笨拙的拿起虾,就兀自剥了起来。

    虽然他剥虾的动作慢而且不专业,但是还好,知道避开虾钳。

    见自己儿子还是很聪明的知道从头开始剥虾,乔慕晚担忧的心平复了下来。

    再收回目光准备夹菜给自己的时候,目光睨看到自己骨碟里的虾肉,挑了一下细眉,随即眼角的余光,偷瞄了一眼厉祁深。

    发觉面容冷肃的男人,因为刚刚的事情依旧沉着个脸,她抿了抿小巧的菱唇。

    拿起筷子,她眸底带着几分讨好的意思,夹了块鲍鱼给厉祁深。

    有鲍鱼落在自己的骨碟里,厉祁深直觉性的抬起了头儿。

    带着有些不自然的笑意,乔慕晚迎上眼前男人目光的打量。

    似乎察觉到了乔慕晚在向自己献好,厉祁深不着痕迹的掀了掀眼皮,跟着xing-感的嘴角微动——

    “夹鲍鱼给我吃,你在暗示我什么?”

    乔慕晚:“……”

    乔慕晚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和厉祁深这么长久以来的接触,他动不动的扯荤段子,对自己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自己已经适应了他对自己说情-色的话。

    就像他在质问自己夹鲍鱼给他是在暗示他什么,乔慕晚秒懂了他话里深谙的意思。

    “你怎么这么不正经?什么事情都被你想歪呢!”

    乔慕晚拿筷子点了他一下,眉目间佯装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你不是也想歪了么?”

    乔慕晚:“……”

    被厉祁深的话反问一句,乔慕晚在孩子的面前,不自然的脸颊发烫起来。

    她确实是想歪了,被厉祁深带的,她哪里还是当年的那个乔慕晚了。

    “还不是你带的!”

    她白了他一眼,不想再理他,把鲍鱼从他的骨碟里夹了出去。

    “妈咪,鲍鱼怎么了啊?”

    厉乖乖见自己的爸爸妈妈就鲍鱼一事儿争执不下,带着好奇的问着他们两个人。

    “是啊妈咪,你和老爸在说什么?鲍鱼怎么了?想歪什么了?”

    被自己的孩子问着,乔慕晚自然是不能告诉他们两个人“鲍鱼”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你爸爸就是觉得这个鲍鱼长得有些奇怪,你们两个小不点儿不要再刨根问底儿了,知道吗?”

    “……”

    听自己的妈咪这样说,两个小家伙不免更加的好奇了起来,虽然自己的妈咪不让自己再问下去了,但是他们两个人真的想知道这个鲍鱼到底有什么是他们两个人不能知道的。

    挠了挠小脑袋,没有按捺住心里的好奇,他们两个都张了张小嘴巴。

    只是不等他们发声,一旁的厉祁深,语气不咸不淡的开了口——

    “你以为你不说他们两个就不会知道?嗟,指不定这两个浑-犊-子知道的东西比你还多!”

    乔慕晚:“……”

    ————————————————————————————————————————————————————

    天色已晚的原因,乔慕晚没有带两个小家伙去太远的地方玩,就在附近的小市场,转了转。

    理所当然的,从来没有逛过夜市的厉祁深,只得跟着母子三人,在附近逛着。

    或许实在是长得太过出挑,厉祁深随乔慕晚母子三人进了夜市,穿着休闲半袖、卡其色休闲裤的他,一下子就成了熙熙攘攘人群中最显眼的那一个。

    夜市的人不算多,但是也不少,来来往往的人总是会撞到一起。

    每当有人要撞到乔慕晚和两个小家伙的时候,厉祁深就会伸出长臂,让挨近的人拨开到一边。

    虽然只是一个再细微不过的动作,但是被乔慕晚看在眼里,不禁嘴角莞尔淡笑着。

    “妈咪妈咪,那个是什么东西,我没有吃过,我想吃啊!”

    不远处的一家小店铺在卖煎饺,香气扑鼻,只要一闻,就会勾起人的味觉。

    厉乖乖本就是一个小吃货的缘故,看到这些玲琅满目的吃的,根本就走不动道,不断的催着乔慕晚给她买。

    看着自己的女儿手里已经捧着个奶茶,自己拎着双皮奶,烤鸡翅,椰子汁等一些列花花绿绿的小吃,还要吃的,她不禁无奈的笑着。

    “乖乖,妈咪不是有和你说过吗?你初次来这边,水土不服,不能乱吃东西的。”

    刚刚吃了海鲜,海鲜明显和其他的一些小吃相克,她真的怕小家伙会吃坏了肚子。

    “对啊,妈咪说得对,不能乱吃东西,你就忍忍吧,你要是吃伤了身子,你明天就不能下海游泳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埋汰自己妹妹的机会,厉淘淘几乎是不遗余力的开腔,吐槽着。

    “你闭嘴!”

    厉乖乖吃不到好吃的就挺不高兴的了,自己的哥哥这会儿还煽风点火,她生气的真想把手里的奶茶倒到他的身上。

    “我闭嘴,你也吃不到这些东西!”

    厉淘淘借机吐着舌头,气着厉乖乖。

    厉乖乖不禁逗,被自己哥哥又是扮鬼脸,又是吐舌头的样子气着,她fen-嫩的小脸蛋,不禁气得鼓鼓的。

    “好了淘淘,不要再气你妹妹了!”

    乔慕晚本就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似儿子,自己的儿子,被说了些什么没有关系的,但是女孩子不同,脸皮薄,不能被激。

    说着话,乔慕晚半曲下身体,用着厉乖乖的肩膀。

    “乖乖真的很想吃吗?”

    “嗯嗯!”

    厉乖乖重重的点头儿,然后奶声奶气的扯着乔慕晚的手指,带着泪腔——

    “妈咪,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没有出过这个,你就带我去吃吗?就一次,一次就好,你带我去买吧!”

    听着自己孩子实在是让自己心疼的声音,乔慕晚真的不忍心不给她买。

    抿了抿唇以后,她点了头儿。

    “那这是最后一个吃的,不许再买了,不然你该坏肚子了。”

    “嗯嗯,这是最后一个,买完这个,我就不买了!”

    厉乖乖点头儿,向乔慕晚中肯的答应着。

    乔慕晚带厉乖乖去了小店铺的时候,厉祁深带厉淘淘在外面等着。

    “你想吃什么?”

    忽的,单手抄袋的厉祁深,凉凉的开了口,问道。

    没想到自己的老爸会主动问自己想吃什么,厉淘淘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再意识到自己的老爸是在问自己想吃什么,他抬起头看他,然后露出来两颗小虎牙,憨憨的笑着——

    “老爸,我想吃烤串啊!”

    想到烤串,厉淘淘就恨不得哈喇子淌到地上去了。

    闻言,厉祁深挑了下锋朗的剑眉。

    “除了垃圾食品,你就不能吃点正经的东西?”

    “老爸,烤串不是垃圾食品。”

    见自己老爸对烤串有偏见,厉淘淘急忙替烤串辩解。

    厉祁深懒得说烤串里有多少致癌物质,没有看自己的儿子,也没有说带不带他去买,收回目光,往不远处的小店铺那里看去。

    本来厉淘淘还在眼巴巴的等着厉祁深给自己买烤串去,这会儿见自己的老爸收回目光,不提买烤串的事情,他皱了皱小眉毛。

    “老爸啊,你怎么不说话了啊?你不打算买烤串给我了吗?”

    厉祁深只是问了厉淘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并没有说一定要给他买,这会儿听自己的儿子一副自己说话不算话的态度质问自己,厉祁深掀了掀眼皮。

    “我有说过要给你买烤串?”

    厉淘淘:“……”

    被自己老爸一问,厉淘淘有些发懵。

    他刚刚明明问了自己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怎么这会儿就变了卦?

    “老爸,你刚刚不是问了我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吗?”

    “我是问了你,但是没有说要给你买!”

    厉淘淘:“……”

    ————————————————————————————————————————————————————

    自己的老爸是有多么的臭屁,厉淘淘这下子算是有了一个很深刻的体会。

    不想搭理自己的老爸,厉淘淘不围在厉祁深的身边,小短腿的围着乔慕晚不断的转。

    但是他围着乔慕晚转归围着她转,他始终没有开腔说想吃些什么。

    眼见着自己给自己的女儿买了好多的好吃的,也没有给自己的儿子买点什么,乔慕晚问了厉淘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本来厉淘淘挺想吃烤串的,不过被自己老爸这么一闹,没有了吃烤串的兴致,被他的话气都气饱了,就摇了摇头儿。

    “妈咪,我不想吃什么,我不像乖乖那么馋!”

    一旁,悻悻地捧着冰沙在吃的厉乖乖,听到自己的哥哥说自己馋,她撅了撅小嘴巴。

    “你怎么这么烦人?我是馋怎么了?吃你的东西了?再说了,我就算是馋,但是没有你那么好-色!”

    乔慕晚:“……”

    乔慕晚见自己的女儿说自己儿子好-色,她无奈的扶了扶额头儿。

    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想不开的一下子生了两个,搞得他们两个人成天拌嘴。

    ————————————————————————————————————————————————————

    再回到酒店的时候,厉乖乖收刮了一大波的战利品,厉淘淘没有像厉乖乖那样买了好多好多的东西,就手捧了一个吃饱了喝足了,两个小家伙就知足的回房间去睡觉了。

    知道明天要去海里玩,两个小家伙知道要养精蓄锐,明天好好的玩,就没有再缠着乔慕晚,乖乖的回去了房间。

    见两个小家伙都乖乖的回房间去睡觉,乔慕晚出奇的觉得两个小家伙太懂事儿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