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25章:你早晚死女人的手里(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25章:你早晚死女人的手里(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5章:你早晚死女人的手里(6千字)    第二天,乔慕晚对于自己的话,完全没有食言,从厉祁深的书房里拿出来了厚厚的《房地产的开发与策划》的书,她直接递给厉淘淘。

    “淘淘,今天开始,妈咪教你学这个!”

    厉淘淘接过来厚厚的书,小身子骨都趔趄了一下。

    “妈咪,要这么厚的书学什么?”

    看着自己两个小手都近乎抱不住的书,小眉头儿像那么回事儿的皱了皱。

    “你爸爸让我教你学这个的!”

    一听是自己的爸爸让自己学这个的,厉淘淘越发敢肯定,自己的老爸就是故意的,故意让自己活的不舒服的。

    “妈咪,我不想学这个,感觉好深奥,你教乖乖吧!”

    厉淘淘放下手里的书,两个小手扯了扯自己背带裤的带子,小嘴巴撅得老高。

    乔慕晚也不想教淘淘学这样的书,但是想到厉祁深的话,心里不高兴的厉害。

    “不用担心很深奥,妈咪尽可能简单的给你讲,听不懂,你就问我!”

    厉淘淘想说他还是不想学,不过看到自己的妈咪这么坚持,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得像个小大人似的,听自己的老妈给自己讲《房地产的开发与策划》。

    本以为自己讲一些肤浅的给厉淘淘就好,可是厉淘淘根本就无法理解这里面深奥的知识,尤其是某些涉及到专业性知识特别强的地方,乔慕晚自己都理解不好。

    越发的敢肯定厉祁深就是故意找茬儿,故意呛她,索性,她丢下手里的书,也不教了。

    知道乔慕晚半途而废,厉祁深不禁暗笑,没有毅力的女人。

    “这书我教不了,你要是实在是想让淘淘,你亲自教他!”

    乔慕晚把书丢给厉祁深,脸色挺难看。

    这个男人,明显就是在给她出难题,让她知难而退。

    让一个四岁大的孩子学那么深奥的书,哪里是在扩充他的文化知识,分明是在挑刺。

    见乔慕晚和自己使性子,厉祁深也不恼,伸出长指,拿过书。

    “做不到就不要夸下海口,和我这个做丈夫的使性子可以,我能包容你,和其他人这样,可就不对了!”

    “我看你就是故意为难我,四岁的孩子怎么能学这书,我自己都看不懂。反正我不教了,要教你自己教!”

    对于乔慕晚的话,厉祁深不着痕迹的笑了笑。

    “那就让他周一开始和我去上班!”

    乔慕晚:“……”

    ————————————————————————————————————————————————————

    本以为厉祁深是在开玩笑,哪成想,周日晚上他没有把厉乖乖和厉淘淘送去厉家老宅那边,周一直接把还在睡梦中的厉淘淘拉了起来,带他吃完饭,直接去了公司。

    厉淘淘不在家,但是厉乖乖在家,乔慕晚不方便去公司工作,就在家里照看厉乖乖,然后趁着小家伙做题的时候,自己抽时间画一画图纸。

    “妈咪,我做完了题,你带我去吃必胜客好不好?”

    有好久没有吃披萨了,小家伙馋的不行,今天自己的哥哥还不在家,厉乖乖赶忙奶声奶气的和乔慕晚商量起来。

    对于孩子的要求,乔慕晚向来都不会拒绝。

    抬手揉了揉乖乖的头发,“那你做完题,妈咪就带你去吃必胜客。”

    “好的啊!”

    厉乖乖咧开嘴,露出两颗小虎牙,笑了,然后拉过乔慕晚的脸,在她的脸上,落下了一个大大的吻。

    厉乖乖做好了作业以后,乔慕晚带她换了一件粉色的蓬蓬裙。

    母女二人正准备出门的时候,乔慕晚的手机里,进来了厉晓诺的电话。

    有好久一段时间没有和厉晓诺联系了,乔慕晚看着是自己小姑打电话给自己,她莞尔。

    “嫂子,你在干什么呢?”

    乔慕晚刚接了电话,厉晓诺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来。

    正在海牙国际法庭那里拿下来一场大官司的她,昨天回了国。

    用一宿的时间倒了时差,她今天想着自己没有什么事儿,就准备把自己的大嫂和二嫂都约出来聚一聚。

    “没干嘛啊,准备带乖乖出去吃必胜客!你呢,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我的大律师!”

    听乔慕晚逗笑自己的话,厉晓诺也笑了。

    “嫂子,你就知道挖苦我,我哪里是什么大律师啊,勉强整点儿钱养活自己罢了!”

    两个人随便说了一些话,然后厉晓诺没有再闹了,正了正语气。

    “嫂子,出来聚一聚吗?把二嫂也喊上,我有好久没见到你们两个人了,挺想你们的。”

    “我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你,但是你二嫂和你二哥,还有孩子去了巴厘岛,去不了啊!”

    一听舒蔓和自己的二哥厉祎铭出国旅行去了,她悻悻的呶了呶唇。

    “真是潇洒啊,像我这种一年也没有几天假的人,真是羡慕你们这些动不动就可以出国玩的人啊!”

    “你作为全球炙手可热的金牌律师,不是也满世界的飞,也等于出国玩了啊!有什么可羡慕我们的啊!”

    “那不一样啊,你是不会理解做我们这一行的每天都有多么的精神分裂!”

    听厉晓诺抱怨,乔慕晚笑着,“我请你吃饭吧,算是安慰你!”

    听到乔慕晚说要请她吃饭,厉晓诺高兴的不行。

    “不用请我吃太好的,乖乖不是想吃必胜客了么?那我们去吃必胜客就行!”

    ————————————————————————————————————————————————————

    厉淘淘被厉祁深带去了厉氏。

    与其说是带他来公司学习,反倒不如说是让他远离乔慕晚,免得成天黏着乔慕晚不放。

    下了车,厉淘淘像模像样的扯自己的小领结,像是一个笨拙的小鸭子一般跟上厉祁深的步子。

    厉祁深每次上班都会有来来往往的员工和他打招呼,今天见他身后跟着个西瓜太郎头型的小男孩,和自家总裁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样子,他们猜也能猜的出来是厉祁深的儿子。

    “厉总早上好,小少爷早上好!”

    有前台的工作人员,礼貌的和厉祁深打着招呼,看到厉淘淘,也热情的和她摆手。

    虽然前台的工作人员没有自己的妈咪好看,但是厉淘淘也觉得她们都很漂亮。

    不由得,摆动自己肉呼呼的手,和工作人员示好。

    “漂亮姐姐早上好,你长得真漂亮,和电视里的大明星似的!”

    厉淘淘的嘴巴像是抹了蜜似的,不住的和工作人员说着夸她的话,跟着,还不忘给她一个飞吻。

    前台的工作人员只是觉得厉淘淘长得实在是可爱,不成想,这个小家伙还是一个这么小就知道撩-妹的小高手了。

    被厉淘淘飞吻的动作搞得脸颊一红,工作人员挺难为情的笑了笑。

    厉祁深发觉到自己的儿子这么大点就知道调-戏女人,当即沉下来了脸。

    “毛还没长全呢就知道撩女人了,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

    他就纳了闷,自己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专门喜欢往女人堆里扎的儿子。

    在家整日黏着乔慕晚不放,到了公司,连公司的工作人员都不放过,他真就是想知道自己儿子好-色的基因,遗传了谁!

    “老爸,我怎么没有出息了啊?你不知道女人是最难搞的动物,我和女人相处的好,说明我智商和情商双高啊,这样有什么不好的?”

    厉淘淘扯了扯自己背带裤的裤带,笑得那叫一个乖张。

    听自己儿子说得像是那么一回事儿的话,厉祁深冷笑一声。

    “你早晚死女人手里!”

    说完话,厉祁深不再管厉淘淘,大步流星的迈开平稳的步履,往电梯那里走去。

    听自己老爸难听的话,厉淘淘挺不开心的,自己招女人喜欢也是他的错了?

    只能说他是小鲜肉,女人都喜欢他这样类型的小鲜肉,而不是自己老爸那样臭屁性格的老腊肉。

    想到自己老爸就是在嫉妒自己有颜值,身轻体软,他也就释然了。

    ————————————————————————————————————————————————————

    跟上厉祁深的步子,厉淘淘一路小跑去了电梯那里。

    厉祁深的电梯是专属电梯的缘故,没有人来往,他一按键,电梯就随他支配。

    “老爸,你坐专属电梯啊,真炫酷!”

    厉淘淘看着自己的老爸有专属电梯,歆慕不已。

    对自己儿子狗腿的样儿,厉祁深懒得理睬,轻蔑的笑了一声。

    察觉到了自己老爸嫌弃自己没有见识,厉淘淘哼了哼声。

    “老爸,你至于这么嫌弃我吗?真是的!”

    “你不支声,我就不至于那抹嫌弃你!”

    厉祁深凉凉的说了话,电梯到达他办公室所在的楼层,他迈开步,出了电梯。

    看自己老爸出了电梯,厉淘淘像是他的小尾巴一样,也跟随他出了电梯。

    到了办公室,厉祁深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对面那里的沙发。

    “你妈不是给你留算术题了么,在那里做题!”

    “哦!”

    厉淘淘闷闷的应了一声,其实他来自己老爸的公司挺兴奋的,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不过就是换了一个地方学习。

    “我等下工作完,带你出去!”

    原来自己老爸并没有只打算让自己在这里闲待着,至少他工作完,还是会带自己出去的。

    “好,老爸,你安心工作吧,我不会闹你的!”

    说着话,厉淘淘翻了翻自己的小书包,把自己书包里的书书本本都拿了出来。

    见自己的儿子老实了下来,厉祁深满意的收回目光,安心的着手办公。

    办公的过程中,陆临川进来给厉祁深送文件。

    看到坐在沙发里,正抬头看自己的小太子爷,陆临川对厉淘淘笑了笑,跟着走到厉祁深那里,把文件递给厉祁深。

    厉淘淘做题做着做着,有些口渴了,可是他看着自己老爸在认真办公,没好意思打扰自己的老爸,这会儿见陆临川进来,他黑溜溜圆的眼睛转了两圈,来了心眼儿。

    在陆临川对报告做好了陈述以后,厉淘淘尾随着他,走到了门口那里。

    看着跟自己过来的小不点儿,陆临川回过头儿。

    “小少爷怎么了啊?”

    “陆叔叔,我渴了,你能不能给我拿杯柠檬水,要加冰的!如果不方便,拿可乐给我也行,要是拿可乐给我,也记得要加冰!”

    陆临川:“……”

    陆临川没想到一个四岁大的孩子还挺会摆谱,不由得有些诧异。

    但仅仅是诧异了一下就收住了情绪。

    “我一会儿拿给你!”

    “好,谢谢你陆叔叔!”

    说完话,厉淘淘笨拙的又折了回去,然后爬上沙发,继续像模像样的学习。

    “去哪了?”

    厉淘淘刚坐好身子,厉祁深温漠的声音传来。

    被吓了一下,厉淘淘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老爸再问自己关于自己刚刚出去的事儿,自知自己瞒不住,他也就没有什么隐瞒自己老爸的意思。

    “我刚刚出去找陆叔叔了,口渴了,我想喝水!”

    没说自己刚刚要了柠檬水,也没有说自己要了可乐,厉淘淘就说自己要喝水。

    “屋里不是有饮水机,没看到吗?”

    厉淘淘当然看到了屋里有饮水机,不过,他不想喝白水,想喝点带味道的水。

    “没看到!”

    厉淘淘否定着,两个小手像那么回事儿似的搅在一起。

    “现在看到没?”

    厉祁深的语气明显变得不耐了起来,听在厉淘淘的耳朵里,他闷闷的点了点头儿。

    “消毒柜里有一次性纸杯,自己去接水!”

    “哦!”

    厉淘淘极度不情愿的应了一声,然后爬下沙发,去了饮水机那里,接了水给自己。

    撅着个小嘴巴,“咕噜、咕噜”喝了一杯水,然后放下水杯,重新挪着步子,回去了沙发那里。

    “把题做完了我带你去吃饭!”

    “哦,好!”

    对厉祁深的命令不敢有任何的疑议,厉淘淘重新趴在茶几上,继续做题。

    陆临川拿着调剂好的柠檬水,敲了门走进来。

    对于陆临川的再次进来,厉祁深不悦的拧了下眉。

    “又有什么事儿?”

    被厉祁深不客气的冷惑声音吓得一个激灵,陆临川手里的杯子,险些掉在地上。

    “厉总,我给小少爷送柠檬水!”

    刚刚厉淘淘说他和陆临川要的白水,这会儿却是柠檬水,厉祁深不禁黑着脸看向厉淘淘。

    意识到自己老爸的目光,不友善的盯着自己,厉淘淘耷拉着脑袋,埋低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放下吧!”

    厉祁深沉着声音说完话,陆临川赶忙把水杯放下,生怕自家总裁哪根筋没搭对,又呛了自己。

    陆临川离开后,厉祁深阴森着脸看向自己的儿子,“喝吧,喝干净了!”

    有几分咬牙的意味,想到自己的儿子和自己打马虎眼,他就嫌弃的不行。

    厉淘淘自知自己骗了自己的老爸让自己老爸极度不悦,就老实了下来,不敢有任何异议的拿起水杯,咕噜咕噜的给自己灌柠檬水喝。

    不知道是不是柠檬水有些酸的缘故,厉淘淘的胃有些酸的打了一个嗝。

    不知道厉淘淘是因为胃酸打了嗝,厉祁深还以为自己的儿子是满足了才发出那样可耻的声音,就瞥了一个嫌弃的眼神儿过去。

    ——————————

    厉祁深办完工的时候,厉淘淘正捧着个唐诗三百首在看。

    走过去一看,看着自己的儿子像模像样的在看书,他漫不经心的询问一声。

    “在看什么?”

    “杜牧的《山行》啊,不过老爸,这首诗有些深奥啊!”

    厉淘淘歪着个小脑袋看向厉祁深,乌黑的大眼睛里,尽是不解。

    “哪里深奥?”

    他从来没有教过孩子,不过自认为依照自己的文化水平,四岁孩子在看的古诗,他还是能给解释明白的。

    “这里啊!”

    厉淘淘指着书,对书上的诗句,就着上面的拼音,念了起来。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老爸,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啊?尤其是前面那句,坐-爱是什么意思啊?”

    厉淘淘的话一经说出口,厉祁深的脸,瞬间变了色。

    看了眼懵懵懂懂的儿子,确定他确实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厉祁深不着痕迹的蹙了下眉头儿。

    “以后你上学你老师会教你!”

    让他给自己的儿子解释什么叫“做-爱”,让他如何启齿,他再怎么旁若无事,也解释不出来这样词是什么意思。

    “可是老爸,我还没有上学啊,我现在就想知道坐-爱是什么意思!”

    厉淘淘越发的好奇“坐-爱”是什么意思,这个词对他来说,异常的深奥。

    “对了,还得把前面的停车连在一起,老爸,我觉得把这两个词结合在一起似乎能好解释一下,你给我解释一下好不好?”

    厉淘淘的眼睛里折射着渴望求知的目光,迫切的想要知道“坐爱-”到底是什么意思。

    见自己的儿子还知道把停车两个字,和后面的“坐-爱”联系到一起,他越发的不敢确定自己的儿子是真不懂,还是故意和自己装不懂!

    “有什么好解释的,我都说了你上学以后你老师会给你解释,也不着急这一时儿。”

    “不行老爸,我急,真的很急,你要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拿手机给我查一下吧,不然你打电话给妈咪,问一下老妈‘坐-爱’是什么意思?”

    见自己的孩子因为一个“坐-爱”和自己这么坚持,还要找乔慕晚,厉祁深脸色沉得更甚。

    在厉淘淘一气软磨硬泡的磨蹭下,厉祁深的耐性全部被消磨的干干净净。

    “能有什么意思,你出身之间,我和你妈做的事儿就叫‘做-爱’,停车坐爱的意思就是停下来车,做那种事儿,懂了没?”

    厉祁深语气极度不耐的把话说出口,一张脸,隐隐泛着毁天灭地的幽暗。

    听了自己老爸的解释,虽然他的语气不是很好,但是厉淘淘还是很明白的长“哦”了一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