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2章 :不可理喻的男人(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22章 :不可理喻的男人(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幸亏我和梁部长他们一个办公室,我要是在你办公室对门那里工作,指不定你要怎么折磨我!”

    闪躲乔慕晚砸过来的图纸,厉祁深笑着。

    “你想我怎么折磨你?只要你说出来,我就能做到,保证你满意!”

    越发不着调的话让乔慕晚耳根子有些发烫,但自己和这个男人还没有办法儿,每次和他说话,自己都自找无趣的被他呛。

    “算了,我不和你闹了,你好好开车吧!每次和你说话,你都给我添堵!”

    听着乔慕晚有些负气的话,厉祁深笑得更加风情。

    “晚上想吃什么?”

    难得没有两个小-屁-孩来捣乱,他们两个可以好好的过一过二人世界。

    “随便吧!”

    乔慕晚的一门心思都放在图纸的研究上,很敷衍的问了一句。

    本以为没有了两个小不点儿捣乱,乔慕晚对自己能上心一些,不想现在是没有了孩子成为她的重点关心,她倒是把工作上的事情做为了重点关注的对象。

    “这些破图纸有什么好看的!”

    从乔慕晚的手里夺过来图纸丢到一边,厉祁深脸色极度不耐的浮现森冷。

    手里的图纸不翼而飞,乔慕晚看着被厉祁深丢到了后车座那里的图纸,微拧了一下细眉。

    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看到厉祁深绷紧着俊脸,脸部线条冷硬如冰铸一般,要说出口的话,就那样卡在了喉咙里。

    “你和我生气了?”

    “算你乔慕晚有出息!”

    厉祁深没有看乔慕晚,沉着个脸,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从齿缝间挤出来话。

    厉祁深虽然没有说他生没有生气,不过从他此刻的语气和语调,乔慕晚已经意识到了他真的生气了。

    有些诧异这个男人说变就变的性子,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看图纸,他不愿意了?

    ————————————————————————————————————————————————————

    到了家,厉祁深没有管乔慕晚,把车泊好了以后,就干净利落的甩上车门,向屋里走去。

    见厉祁深全程对自己不予理睬,乔慕晚有些不解,但也没有多问,毕竟这个男人这么莫名其妙的生气,自己就算是想哄,也不见得能哄好,反倒不如让他自己主动消了气。

    张婶见厉祁深回来,赶忙上前打招呼。

    “大少爷回来了啊,慕晚呢?”

    厉祁深对不把自己放在心上的乔慕晚着实不满,以至于张婶问他的时候,他一声没吭,走到冰箱那里,拿了瓶冰水给自己以后,就上了楼。

    张婶一头雾水的完全不知道厉祁深和乔慕晚之间到底是怎么了,就抬手,纳闷的摸了摸脑门。

    赶巧这时,乔慕晚情绪不高的拿着一些图纸,进了屋。

    “你回来了啊大少奶奶,今天的工作怎么样,都还顺心吗?”

    虽然和厉祁深之间闹得听不愉快的,但是对张婶,乔慕晚还是绽放开了莞尔的浅笑。

    “都挺好的,就是再拿起笔画草图,有些生疏了!”

    “这样啊,那你多练习练习就会好了的。”

    “嗯!”

    又和张婶聊了几句,乔慕晚的目光就在房子里四下寻找厉祁深的身影。

    没有看到厉祁深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她悻悻地收回来了目光。

    ————————————————————————————————————————————————————

    张婶做好了晚饭,招呼着乔慕晚来吃饭。

    平日里没有厉祁深和自己吃饭,有两个小家伙给自己做伴儿,自己吃饭也挺津津有味的,这会儿两个小家伙不在家里,厉祁深也不下楼吃饭,乔慕晚怎么都觉得自己一个人吃饭挺孤单的。

    没有按捺住要上楼去找厉祁深吃饭的冲动,她看向张婶。

    “我去找祁深下楼吃饭。”

    说完话,她转身,向楼上走去。

    书房的门没有上锁,是虚掩的。

    乔慕晚敲了两下门,也不管厉祁深让不让自己进去,她自己推开门,走了进去。

    书房里,实木办公桌那里,身型冷铸的男人,正在一丝不苟的审阅着公司没有处理好的文件。

    这样专心致志的男人,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去,都着实吸引人,如同一幕赏心悦目的风景线,让自己看了就移不开目光。

    迈步走上前,乔慕晚站在厉祁深的办公桌前。

    “怎么不下楼吃饭?”

    厉祁深不语,但是他手里签字笔明显有顿住一下的样子,已经揭示了他有听到乔慕晚的话。

    发觉到了厉祁深对自己的不予理睬,变得似乎更加专注的审阅文件,乔慕晚悻悻的呶了下唇。

    “你又是因为什么和我生气?乖乖和淘淘都不在家里了,你和我不应该过一下和谐的二人世界吗?干嘛动不动就和我生气?”

    “原来你还知道没有那两个小不点在,能和我过和谐的二人世界啊?”

    难得这次厉祁深没有对乔慕晚不予理睬,不过他的声音这次异常的森冷,语调中明显多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怎么不知道了?”

    其实有两个小不点儿在,乔慕晚也很忌讳自己和厉祁深之间太过亲密的交流,毕竟这个男人的yu-wang那么强烈,动不动就对自己做一些让她招架不住的动作,很多时间她都担心两个人之间的不雅动作会被孩子撞见。

    不想,这会儿两个小不点不在家里了,这个男人倒是对自己收敛了,然后还晾着自己不管,和自己摆着一个臭脸。

    “你知道还做一些惹我生气的事儿,你是故意的吧你?”

    被厉祁深这么一问,乔慕晚倒是疑惑了起来。

    她什么时候惹他生气了?

    “我什么时候惹你生气了?”

    这次,乔慕晚真的觉得自己无比的委屈,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些什么,竟然被这个男人这么冤枉自己。

    “你说你什么时候惹我了?你乔慕晚是和那些破图纸过日子还是和我过日子?”

    乔慕晚:“……”

    听明白了厉祁深的话是什么意思,乔慕晚都怔住了。

    这个男人连这种醋都要吃?

    先是和淘淘之间搞得那么不愉快,这会儿因为自己的精力重心放在了工作上,这个男人就来了火。

    乔慕晚还真就是觉得这个男人有时候发脾气太莫名其妙了一些。

    “你还能讲点道理了不?”

    她真心觉得这个男人莫名其妙到了一定的地步,竟然芝麻大点儿的事儿都能和自己赌气好一会儿。

    “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四年没有工作过了,什么事情都很生疏,我多花一点儿精力在工作上面,有错吗?”

    厉祁深:“……”

    “你至于这么不可理喻吗?”

    说到底,乔慕晚心里也挺不痛快的,毕竟让她回公司工作的是这个男人,这会儿自己安安心心工作,这个男人竟然不愿意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夹在夹缝中生存一样,怎么做都不是了。

    “出去!”

    厉祁深被乔慕晚条条是理的话说的心里越发的窝火,他不想和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说过,冷着声音,赶她出去。

    明明事情就是厉祁深做的不对,还被他斥责自己,乔慕晚也来了脾气。

    “神经病!”

    懒得再去理这个连淘淘那样四岁大的孩子都觉得他是“神经病”的男人,乔慕晚白了他一眼,出了书房。

    ————————————————————————————————————————————————————

    不想和厉祁深在一起睡觉,乔慕晚让张婶收拾了一间客房出来,然后自己抱着一堆图纸回了房间。

    把要处理的图纸都大致勾画了一番,乔慕晚去浴室里洗了澡。

    没有给厉祁深留门的意思,她洗完澡以后,把房门上了反锁,兀自躺在chuang上,在松软的被子里,休息。

    厉祁深从书房里办公出来,沉着个脸,情绪因为乔慕晚的话,极度不悦的往卧室那里走去。

    只是他走到卧室门口,打开房门的时候蓦地发觉卧室的门,竟然被人从里面上了反锁。

    想也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某个犟着性子的小女人做出来的好事儿。

    从裤兜里拿出来手机,他拨了乔慕晚的电话过去。

    只不过有意识到厉祁深会打电话给自己的乔慕晚把手机关了机,完全断了他和自己之间的通讯。

    手机里传来机械的女音,厉祁深不悦的拧起剑眉。

    该死,这个女人还真就是越来越有本事儿了。

    自己回不去房间里,厉祁深心里就像是盘踞着一团烈火似的,不上也不下,卡在胸腔里,难受的发紧。

    如果说乔慕晚没有把房门上了反锁,自己因为她刚刚对自己说的话,还可能和她一言不合的去客房里休息,但是她这会儿把房门上了锁,就是在激化他,让他一定要进去卧室。

    厉祁深自认为在他的人生字典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妥协”两个字,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都是一样。

    抿了抿唇,他转身,趿着拖鞋下了楼,找到了张婶的房间。

    张婶房间门被叩响那会儿,她已经准备睡觉了。

    看到自家大少爷沉着个脸找自己,她意识到了是什么事儿。

    “张婶,把卧室的备份钥匙给我!”

    张婶算是看着厉祁深和乔慕晚一路走过来的,对于两个人之间的小打小闹,从来都没有当回事儿过,这次也是一样,没做多想,就把房间的备份钥匙给他了。

    在厉祁深拿着备份钥匙转身离开的瞬间,张婶开口叫住了他。

    “大少爷啊,慕晚没有吃晚饭,她这也工作了一天,挺累的,你就别再和她赌气了啊!”

    听了张婶的话,厉祁深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儿。

    “她怎么没吃饭?”

    “我怎么知道啊?可能是没有人陪,自己一个人吃饭没有意思呗!”

    说着话,张婶叽叽喳喳的又说了一大堆的话。

    “这你之前加班的时候,家里还有小少爷和小小姐陪慕晚吃饭,这会儿小少爷和小小姐不在家里了,你还不陪她吃饭,她一个人吃饭,自然是兴致不高,所以啊,也就没有吃饭了!”

    听了张婶的话,厉祁深的眉头儿拧得更紧了些。

    他再开口说话的时候,语气变得不好了起来。

    “你怎么没和我说?”

    张婶:“……”

    被厉祁深质问着,张婶有些发懵。

    “慕晚不是去找你了么?”

    张婶反问一句,这下子没有话说的人是厉祁深。

    沉默了有一会儿,厉祁深再开口说话时,脸色比刚刚平复了不少。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说完话,厉祁深转身,拿着备份钥匙,上了楼。

    ————————————————————————————————————————————————————

    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打不开卧室的门,现在有了卧室的备份钥匙,厉祁深很轻松的就打开了卧室的门。

    进了门,借着昏黄一片的壁灯灯光照射,他看到了被子里,蜷缩成了一小团的乔慕晚。

    几乎是看着像是小孩子一样的乔慕晚没有安全感的抱着被子,他勾了一下嘴角。

    果然没有自己在,这个小女人连睡觉都不踏实。

    被备份钥匙放在了矮几上,他迈开平稳的步履走上前去。

    知道乔慕晚因为自己没有陪她吃饭,她没有吃饭就来了房间休息,厉祁深心里的火气消弭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对这个小女人淡淡的心疼。

    睡得有些不安的乔慕晚,不断的做着稀里糊涂的梦,梦里的她,总是想要抓住些什么,却怎么伸手去抓都抓不住,就好像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一切是一片云朵一样,自己就算是抓住了,也在无声无息间,偷偷地消失了。

    直到自己的身体突然被揽住,她觉得身处在云端的自己,像是突然着了地一般,莫名的心里有了一种很踏实的感觉在。

    悠悠的张开眼,在看到厉祁深一张五官立-挺,被岁月打磨变得越发深邃迷人的俊颜,每一处线条在晕黄的灯光下都泛着致命的吸引力,她才找寻回来自己不断涣散的目光,重新把聚焦点都放到了厉祁深的脸上。

    有些诧异于自己明明把房间都已经上了锁,厉祁深还能进来房间,她不悦的伸手去推他。

    “我已经让张婶把客房给你整理出来了,你去客房睡去!”

    她实在是不想看到这个莫名发脾气、动不动就不可理喻的男人,伸出两个孱弱的小手就去推他。

    只是身型丰朗的男人,如雕塑般冷铸,不管自己如同推搡,他都纹丝不动,没有一丝一毫松开自己身体的意思。

    不由得,乔慕晚染上了愠怒的眸,迎上他的黑眸。

    “你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不吃晚饭?”

    没有回答乔慕晚到底想干什么,他声音明显放柔了下来,询问她没有吃晚饭的事儿。

    乔慕晚不想听厉祁深对自己关心的话,小女人的别开眼。

    “不用你管。”

    她很想脱口而出还不是被你气饱了,但是总觉得这话说出去都小女人极了,就梗着嗓子,悻悻的回了一句。

    “怎么不用我管?我的女人不用我管,用谁管?”

    “用谁管也不用你这个动不动就来了脾气的男人管!”

    乔慕晚也是执拗的很,对于这个年纪越大越像是小孩子的男人,她没辙的厉害,很多时候,自己就像是长他好些岁的姐姐一样迁就着他。

    “怎么脾气这么大?”

    被乔慕晚推搡着自己的手,厉祁深挑眉,质问一句。

    “是不是因为我没有陪你吃饭,所以你才不吃的?”

    乔慕晚不想承认厉祁深的话是正确的,只是他的话,偏偏是正确的。

    沉默了有一会儿,她再开口说话时,声音明显带着丝丝的哽咽。

    “平时有两个小不点儿和我在一起吃饭还好,现在可好了,你把他们两个支开了,你自己就对我撒手不管了,你怎么这么坏?”

    她抡起粉拳去打厉祁深结实的胸口,口吻带着娇嗔的撒娇,小女人极了。

    听乔慕晚对自己抱怨的话,厉祁深也不恼,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握在了掌心里。

    “我没有不管你!”

    “那我找你吃饭,你怎么不下楼?”

    越发的觉得这个男人就是在找借口搪塞自己,乔慕晚不乐意的把自己的小手从他绵实的掌心里拿出来。

    听着乔慕晚埋怨的口吻,满满的尽是委屈,厉祁深本就蹙着的眉头儿,又拧紧了一些。

    “那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不这么委屈?”

    他说不出来那些腻腻歪歪的话,一声一声“宝贝儿”的哄着她,只得让她主动提条件,自己尽可能的来补偿她。

    乔慕晚不想理会厉祁深,更不想自己主动开口要求些什么,这样怎么看都是自己主动开口要求了,他才知道补偿自己,而不是他自己主动想着要怎么样做才能不让自己那么委屈。

    见乔慕晚悻悻地模样学着自己对她不予理睬的样子对自己,厉祁深挑了挑眉头儿。

    沉吟了一会儿,他双手撑在乔慕晚的肩头儿,看着她。

    “我也没吃饭呢,我去煮面条,你要不要吃?”

    不想理会厉祁深,乔慕晚目光看向别处,没吱声。

    意识到乔慕晚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理自己,厉祁深挺挂不住面子,

    但就是这样,他也没有再说些什么,起身,出了房间,下了楼。

    临出门之前,还不忘把卧室的备份钥匙一起拿下楼去。

    ————————————————————————————————————————————————————

    在冰箱里找了食材,厉祁深煮了海鲜杂烩面。

    虽然乔慕晚没有说吃,也没有说不吃,他都带出来了她的那一份面。

    在厨房里兀自忙碌着,厉祁深完全没有意识到,乔慕晚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身上披着一件外套,下了楼。

    刚走到厨房门口那里,她就看到了厉祁深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的身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