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16章:我心里有鬼?你指的是你?(6千字 )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16章:我心里有鬼?你指的是你?(6千字 )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6章:我心里有鬼?你指的是你?(6千字 )    “没有啊!”

    虽然他刚刚说给乔慕晚的话,真真假假各一半,但是不可否定的是,为了不和自己的妈咪分开,他只得答应自己老爸的约法三章,自己尽可能的帮自己的老爸说好话。

    这样,他一高兴,自己就不用和自己的妈咪分开了。

    厉淘淘一脸认真的回答着乔慕晚,生怕她不信自己的话,他两个肉呼呼的小手捧了捧她的脸,对她咧开嘴,笑着。

    “淘淘从来没有和妈咪说过谎啊!”

    听自己儿子再次郑重其事的说了厉祁深没有“虐待”他的话,乔慕晚悬浮状态的心,渐渐地稳定了下来。

    或许,因为昨天晚上两个人深-入的交谈,厉祁深真的想通了很多事儿。

    想到可能是这个原因,她也就释然了。

    ————————————————————————————————————————————————————

    在乔家吃过了早饭以后,因为关于厉淘淘的事情暂且解决了,乔慕晚也就没有再忸怩的在乔家待下去,收拾东西,随厉祁深回去了水榭那边。

    下了车,乔慕晚伸出手,理所当然的要抱厉淘淘下车,不想小家伙竟然拂开了她的手。

    “妈咪,我是男子汉,不用妈咪抱的!”

    咕哝的说着话,他自己兀自笨拙的跳下了车。

    着实诧异自己儿子今天的表现,从他早上被厉祁深带去客房洗了澡出来以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让她费解。

    想不通自己的儿子是怎么了,盯着他背着个小包向屋里走的样子,微微拧了下细眉。

    到了屋子里,乔慕晚去冰箱里拿了果汁出来给两个小家伙解渴。

    “谢谢妈咪!”

    接过乔慕晚递过来的果汁,厉乖乖奶声奶气的说着乖巧的话。

    “淘淘,你的!”

    平时习惯了把两个小家伙当成是大爷一样的伺候着,这次也不例外,乔慕晚把两个小家伙按照往常的方式照顾着。

    正在打开电视的厉淘淘,听到了自己妈咪的声音,本能的回头儿,在看到自己的妈咪拿了果汁给自己,他伸手就去接。

    只是把果汁刚接了过来,他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似的,抬起头去看乔慕晚。

    “妈咪,以后我自己拿果汁就好,不麻烦你帮我拿果汁了!”

    乔慕晚:“……”

    没想到小家伙怎么就和自己这么见外,乔慕晚着实诧异的睨着厉淘淘。

    终究是没有按捺住心里的疑惑,她出了声。

    “淘淘,能和妈妈说说你爸爸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吗?”

    “爸爸和我说什么些什么?他能和我说些什么啊?妈咪,怎么了啊?你为什么要问这样的话?”

    厉淘淘反问乔慕晚一句,给乔慕晚弄得挺不好意思的。

    想了想,自己还是去问厉祁深好了,小孩子尚且稚嫩,说的话,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信。

    “没有什么,妈咪就是觉得淘淘变乖了,以为你爸爸和你说了些什么?”

    弯唇浅笑着,乔慕晚抬手揉着厉淘淘毛茸茸的发丝。

    一听自己的妈咪说自己变乖了,厉淘淘立刻两眼放光起来。

    原来,自己的妈咪喜欢乖孩子。

    “那妈咪是不是特别喜欢现在的淘淘?”

    “不管什么样的淘淘,妈咪都喜欢!”

    说着话,乔慕晚俯身,吻了吻厉淘淘的小脸蛋。

    一时间,厉淘淘有些羞,不由得红了脸蛋。

    “老妈,你干嘛?我长大了,你动不动就亲我,我羞羞!”

    小家伙故作忸怩,拿着肉呼呼的小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把小家伙害羞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乔慕晚嘴角处的笑纹,更加的温婉起来。

    ————————————————————————————————————————————————————

    安排了两个小家伙做一些数算题,趁着两个小家伙做题的时候,乔慕晚去了厉祁深书房。

    着实惊异于自己儿子从乔家回来的表现,她十分想知道厉祁深到底是和他说了些什么,还是做了些什么,竟然让小家伙变得这么懂事儿。

    进了厉祁深的书房,厉祁深正接完电话。

    捏着手机转身看到乔慕晚出现在门口那里,“怎么过来了?”

    “我有件事儿要问问你!”

    “什么事儿?”

    厉祁深走上前,站在了乔慕晚的面前。

    没有避开厉祁深目光打量的意思,乔慕晚迎上他的目光。

    “你对淘淘到底做了什么?他怎么和变了个人似的呢?”

    “我能对他做什么?他不是好好的么!”

    “他是好好的,但是对我态度变了好多!”

    小家伙是好好的,什么事情也没有,但是一向活泼好动性子的他,对自己向来都是调皮稚嫩的表现,现如今却变了个人似的,变得稳当了不说,还懂事儿了。

    “对你态度怎么变了好多?”

    没有瞒着厉祁深的意思,她拉过厉祁深修长的手指,去了沙发那里坐下。

    关于孩子的教育性问题,她一直都觉得厉祁深这个阅历深厚的男人,会比自己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更在行,就示意他帮自己分析一下小家伙现如今的心理。

    听了乔慕晚的话,厉祁深不以为意。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省得他整天黏着你不放!”

    “我让你替我分析淘淘的变化,没让你说这些!”

    她觉得厉祁深关心的重点根本就没有在厉淘淘的变化上。

    “有什么好分析的,他不就是听话懂事儿了,这也要找原因?”

    有时候他还真就是觉得这个女人够有意思的,孩子淘气顽皮,她让自己帮忙管教,现在孩子不吵不闹了,她又找自己来分析孩子的心理现状。

    他还真就是第一次见这样矛盾的女人。

    厉祁深不在意,但是在乔慕晚看来,孩子突然的变化太奇怪了,种种事实表明,这个男人在客房那里时,一定是对淘淘说了些什么,不然淘淘不会变化这么多。

    沉寂了一下,乔慕晚看向厉祁深。

    “你今天把淘淘留在客房里洗澡的时候,是不是对他说了什么?”

    “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我能对他说什么?”

    “如果你没有对他说什么?他为什么会出来变得那么怪异?”

    除了这个男人从中作梗,她想不到还会有什么原因,让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变化这么大。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心理医生,你想知道原因,自己问那个混小子不就是了。”

    厉祁深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但口吻还至始至终保持在一个语调是那个。

    有些气厉祁深的回答,乔慕晚根本就不信他没有对淘淘说些什么。

    但自己也问不出来什么,相反,自己就是来找怼的!

    没有想再说些什么,她站起来身,准备出去。

    转身的瞬间,手被厉祁深长臂一伸,拉住了。

    “你到底合计些什么?孩子闹腾,你跟着急,不闹腾了,你还觉得有问题,倒是是那个混小子没长大,还是你没长大?”

    乔慕晚:“……”

    她真的就是奇怪于孩子的表现,担心厉祁深给厉淘淘施压了,对孩子以后的成长有问题,不想这个男人竟然会觉得自己在乱合计一些事情。

    “我就是来问问你有没有和孩子说些什么?你至于对我冷着个脸么?”

    被乔慕晚这么一问,厉祁深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态度有些不对。

    稍微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把她重新拉回到沙发里。

    乔慕晚刚要落座到沙发中的时候,厉祁深又转换了方向,把她放置到了自己的腿上。

    “因为孩子的事情,你要和我闹多少回情绪?”

    “我有和你闹情绪么?你看看的态度,是我在闹,还是你在闹?”

    乔慕晚委屈的不行,这个男人强词夺理的本事儿还真是越来越强了,什么欲加之罪都能安到自己的头上。

    对视上乔慕晚隐隐有泪花在打旋的明眸,厉祁深不着痕迹的微蹙了下眉峰。

    俄而,像是父亲哄着女儿那般,把自己的手,放到了乔慕晚的头上,安抚着。

    “你委屈什么?那个混小子老实了,你不希望看到?”

    声音软下来了好多,与刚刚语气明显不对的厉祁深,简直判若两人。

    乔慕晚自然是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不惹事儿,只不过孩子变了性格,相比较其他的同龄孩子来说,真的失去了好多的欢乐,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不管如何,她都不希望厉淘淘的天性,因为某些外部因素而改变,那样在她看来,真的得不偿失了。

    “我是不希望看到淘淘的天性被遏制住了!”

    厉祁深:“……”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做父亲的,我是让你改变对淘淘的态度,不是让改变淘淘的性格,你这个男人,是不是故意气我的?”

    她实在是有些恼火,这个男人做什么事情都那样我行我素,完全不会妥协自己,改变自己,只知道去改变别人,让别人适应他。

    “我要是故意气你,我昨天能和你言和?”

    厉祁深也是来气,一个四岁大的毛孩子,竟然这么影响他和乔慕晚之间的感情。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奇怪?一个孩子现在不管他,你打算什么时候管他?等他成了精,你再管他,他能听你管么?”

    “淘淘也没有怎么闹,你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你就那么喜欢让一个混小子成天黏着你?”

    归根到底,厉祁深就是不想看到厉淘淘整天和个狗皮膏药似的黏着乔慕晚不放。

    把话题又绕回到了昨天晚上两个人谈得话题上,乔慕晚不想把这个话题再续谈下去。

    “他没有怎么黏着我,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强硬的让一个孩子改变性格,而不是你自己改变对孩子的态度?”

    “我什么时候强硬的要改变那个混小子的性格了?”

    厉祁深根本就不认账,他不过就是说了“你再黏着你妈不放,我就把你送去厉家老宅那边!”

    他只是说了一句话,什么事儿都没干,一切改变和他都没有关系!

    乔慕晚觉得和无理都能辨出来三分理的男人说不清楚问题了,尤其是他咄咄逼人的反问语气,简直把她全部要说出口的话,都怼了回去。

    “我说不过你,我不和你说了,这样行了吧?”

    不想再就孩子的问题和厉祁深说个没完没了,反正这个男人专横霸道惯了,自己怎么说都无济于事,还不如不说。

    她起身欲走,厉祁深反而紧扣她的腰身,完全不让她离开。

    “误会了我就想走?”

    “我误会你什么了?”

    乔慕晚这会儿心里酸涩又委屈,昨晚自己做的那些努力,一-夜之间,又都化成了乌有,心里不适的发紧。

    “还说没误会我?那个混小子的事情和我有关系吗?我给他洗澡还有错了?”

    乔慕晚:“……”

    被厉祁深质问着,乔慕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确实,厉淘淘没有说他的一句不是,全程,自己都是通过自己儿子的变化来判断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儿子怎么样了。

    “你没错,你什么错都没有,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她就不应该这么不知道好歹的来找厉祁深,问关于孩子的事情,这件事就是来自我添堵的。

    看着负气的小女人又准备起身离开,厉祁深按住她不放。

    “别扭什么?你听听你自己说的话像是一个做了妈妈的女人能说出来的话么?”

    乔慕晚:“……”

    “我不是说了尽可能对那个混小子改bt度,我这还什么都没做呢,你就一下子给我否定了,我什么时候对你食言过?”

    “你是没有食言过,我也没说你什么,我就是来问问你是不是对淘淘说了些什么?你至于情绪这么激动吗?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你要是心里没有鬼,至于这个反应吗?”

    乔慕晚白了他一眼,和这个男人认识了这么多年,他是什么样性格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

    如果这个男人对待什么事情都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她还会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他越是反应激烈,越是表明这个男人就是故意要欲盖弥彰些什么东西。

    “我心里有鬼?”

    厉祁深反口质问乔慕晚一句,跟着把自己修长骨节的手指,放置到了乔慕晚的腰身上,捏了一下她腰身上面纤细的皮肉。

    “你指的是你?”

    隐忍着腰身上面一阵酥麻的感觉,乔慕晚一时间明白了厉祁深的话什么意思,不由得红了脸颊。

    “和我有什么关系?”

    犟着性子,她否定着,一双粲然的明眸,忽闪忽闪了几下,像是有意闪躲厉祁深那般。

    “和你怎么没有关系?我心里有什么,你不清楚么?”

    又被厉祁深又一次口吻真真切切的质问,乔慕晚有些羞得不行。

    “你别给我岔开话题!”

    虽然话题被厉祁深巧妙的岔开,乔慕晚着实不满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女人都是耳听的动物,一个男人在不经意间说出口的话,听在她的耳朵里就是那么受用,那么甜情蜜意,不管之前怎么样不开心,都会把她哄得心里舒畅很多。

    “我一直都在顺着你的话说,我怎么不觉得我在岔开话题?”

    乔慕晚:“……”

    “你还没回答我我心里有鬼是怎么一回事儿?”

    就这个问题,厉祁深算是较真上了。

    被厉祁深抓住这个问题不放开,乔慕晚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你抓住这个问题不放做什么?我就是随便说了一句,你至于这么上心吗?”

    “你随便说,我也只是随便问,不过我就是想知道你是什么鬼?”

    厉祁深就这个问题还真就是不得到一个答案不肯罢手,搞得乔慕晚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似乎自己怎么回答他,都颇有和他撒-娇的意思。

    见乔慕晚不肯吱声回答自己,厉祁深的手指,变得有些不规矩了起来。

    “不回答我的话可是要受罚的!”

    随着他带有风情的话音在乔慕晚的耳畔落下,单手拂过她前襟处的领口……

    乔慕晚本来是来找这个男人谈关于厉淘淘的事情,不知道事情怎么变着变着,就演变成了某些少儿不宜的片段……

    在厉祁深的长指捻住花苞的缨红处时,乔慕晚终究没有忍受住他对厉淘淘的不友善,还对自己的强势,倏地一个反扑,自己以绝对优势,附在了他的身上。

    “想知道我是什么鬼是吗?告诉你好了,我是向你索命的索命鬼!”

    说着话,她小豹子一样,掀开厉祁深领口处的衬衫,对着他的喉管处,就咬了下去……

    ————————————————————————————————————————————————————

    少不了一番折腾,乔慕晚再出书房时,两个腿都软了。

    而尾随她出来的厉祁深,脸色也不是很好。

    虽然狠狠的惩罚了某个对他下狠手的女人,不过他的脖颈处,还是被某个化身为小豹子的女人咬红了一大片。

    乔慕晚身体下-面不舒服的实在是厉害,就准备回到房间去卫浴间洗个澡。

    只是她刚准备进卧室那里,厉淘淘和厉乖乖两个小不点儿的声音就传来了。

    “妈妈!”

    脆生生的童音,从身后传来,让乔慕晚变得发虚的步子,一下子就停滞了下来。

    本能的回过头儿去,在看到两个小不点儿拿着做好的习题本找自己,她本就因为刚刚活-塞-运动而绯红的脸颊,变得更加的不自然的红润起来。

    自己刚和厉祁深完成那种事情,就要面对两个孩子天真无邪的样子,她怎么都觉得自行惭愧。

    “妈咪妈咪,我和哥哥这次都做好了题哦,你来检查啦!”

    说着话,厉乖乖拉着乔慕晚就准备下楼,让她拿红笔给自己判个一百分。

    如果是平时,乔慕晚会毫不犹豫的下楼给两个小家伙批改习题,只是今天自己的这样囧状,让她有些迈不开步子。

    厉乖乖长得本就小,乔慕晚不动,她自然是拉不动她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