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4章 :小心眼的男人(7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14章 :小心眼的男人(7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每次生气都是我来找你,你比我长了八岁,你怎么就不知道哄我?”

    “我怎么没有哄你?管用么?”

    有时候这个小女人生起气来,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他越是哄她,她越是不知好歹。

    相反,他对她爱搭不理,不管她,她自己就会自己主动过来承认错误,既然这样,他干嘛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被厉祁深质问着,乔慕晚没有了话。

    沉默了有一会儿,她凭着感觉,迎上他的眸。

    “我最近是不是过分了点?”

    “你自己觉得呢?”

    把问题重新抛回给乔慕晚,厉祁深凝着她被月光镀上了一层莹润色泽的脸,眼仁沉得依旧能沁出来墨汁。

    “你别反问来问我,我在问你话,我最近因为淘淘的事情,是不是有点不可理喻?”

    “还好!”

    他压根就没有把厉淘淘的事儿放在心上,如果孩子会成为横在他们中间的障碍,他当初就不会要她把孩子生下来。

    “你没有觉得我最近情感挺偏激的吗?”

    “你一直不都是这样么?”

    “哪有?我之前哪有这样?”

    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之前因为什么事情对这个男人这么歇斯底里,就包括他之前对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的态度有问题,她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因为孩子的事情,闹得这么不可开交。

    “你是不是有点儿嫌弃我了?”

    沉吟了一会儿,乔慕晚又问道。

    之前在自己房间那里那会儿他转身就离开,走的那么不迟疑,可想而知,他对自己真的失了耐心。

    “只要你不磨人,我暂时还不会晒着你不管。”

    “我没有磨人!”

    乔慕晚否认着,她不否认自己最近做得是有些过分,就淘淘的事情对厉祁深忽冷忽热的,但是说她磨人,这个,她不认。

    “因为一个小-屁-孩和我又吵又闹,还分开睡,你不是磨人,是什么?”

    “你还好意思提淘淘的事情,我问你,关于淘淘的事情,你真的就不觉得你的做法儿不对吗?他一个小孩子,你怎么能下手去打他?我今天给他冰敷那会儿,红痕一片,你拿他当不当你的亲儿子啊?”

    “一个男孩,打几下能怎么样?我有分寸,又打不死他!”

    “你还好意思说你有分寸?都红肿了,小家伙坐椅子都疼!”

    厉祁深不认错,乔慕晚生气,再怎么说,孩子就算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童言无忌,他也不应该下手打他。

    “你就这么心疼你儿子?”

    “说得好像不是你儿子似的!”

    厉祁深还是这样一副态度,乔慕晚不悦极了。

    见乔慕晚因为厉淘淘的事情和自己真的较真上了,厉祁深沉默了一会儿。

    半晌,他抬起头儿,“把孩子送去老宅那边去吧!”

    乔慕晚:“……”

    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厉祁深反应太快的话,待她反应过来后,看向厉祁深。

    “怎么突然想把他们两个送去爸妈那边?”

    “不是突然,我早就想过要把他们两个送去老宅那边,反正我爸和我妈平时没有什么事儿,他们两个一人带一个,挺好的。”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早就说过等孩子大了些就送去老宅那边,他们两个人替他们两个养孩子,然后不耽误他们两个上班什么的。

    “可是孩子现在还太小,送去爸妈那边,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

    厉祁深不以为意着,如果真的把两个小家伙送去自己父母那边,自己父母指不定多高兴。

    只是,他察觉到了乔慕晚对两个孩子挺不舍得的,就补充了一句。

    “如果你不想,就算了!”

    “没有!”

    乔慕晚摇摇头儿,“我就是觉得爸妈年纪大了,两个孩子还挺小的,尤其是淘淘,挺顽皮的,我怕给爸妈添麻烦!”

    “这会儿你也知道你儿子调皮捣蛋了啊?”

    乔慕晚:“……”

    厉祁深找到了乔慕晚话语里的漏洞,直接怼了回去。

    “有你这么嫌弃儿子的爸爸么?”

    从厉祁深的字里行间,乔慕晚很清楚的察觉到厉祁深对淘淘的不喜欢。

    对于乔慕晚说自己嫌弃自己的儿子,厉祁深也不否定。

    “谁让他整天像是狗皮膏药似的黏着你!”

    乔慕晚:“……”

    ————————————————————————————————————————————————————

    第二天早上,因为乔正天说要带厉淘淘去晨练,厉淘淘早早的就起来了。

    晨练过后,厉淘淘精气神儿倍棒的找乔慕晚给他洗澡。

    从一楼,兴致勃勃的跑上了楼,来到了乔慕晚的房间门前口。

    见自己妈咪的房间没有上锁,他坏笑了下,然后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准备进去吓乔慕晚一下。

    只是他推开房门,扮着鬼脸大叫一声,静悄悄的房间里,并没有得到自己妈咪的回应。

    有些诧异没有看到自己的妈咪在,厉淘淘的小手抓了抓头发儿,兀自嘟囔——

    “妈咪跑哪去了啊?”

    在乔慕晚的房间里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乔慕晚在,厉淘淘略带沮丧的出了房间。

    他早上五点钟就和自己的外公起chuang了,按理说自己的妈咪,应该没有自己起来早才是啊?

    从乔慕晚的房间里,厉淘淘刚把她房间的门带上,对面的客房那里,有门轴转动的声音传来。

    几乎是本能的反应,厉淘淘转头儿看去。

    在看到自己老爸穿着白衣黑裤的身影,长身而立的沐浴在晨光的熹微中,立刻拔直了小身板。

    “爸爸!”

    打从自己的老爸打了自己以后,厉淘淘在他面前,收敛了好多好多,生怕自己又哪句话没有说对,自己的老爸又把自己打个半死。

    懒得理会这个小不点儿,厉祁深连一个眼神儿都不屑给他,抬脚就准备迈开步下楼。

    “爸爸,你等下!”

    厉淘淘叫住手正在关门的厉祁深,顶着个西瓜太郎的发型,步子笨重的向他走来。

    有了昨天晚上和乔慕晚“深-入”的交谈,厉祁深虽然对自己儿子黏着乔慕晚不放的行径厌恶的不行,但是不想乔慕晚再就这件事儿和自己较劲儿个没完没了的态度,他尽可能不让自己显示出来对厉淘淘的不耐烦。

    “什么事儿?”

    厉祁深已经尽可能的拿捏好语气,不过还是硬里硬气的。

    “没什么事儿,就是……就是我想问问你,你有没有看到妈咪?”

    厉淘淘抓耳挠腮着,小脸蛋上浮现着对他还有的忌惮。

    厉祁深本就不愿意厉淘淘总是粘着乔慕晚不放,这会儿他张口闭口都是乔慕晚,心里越发的不悦起来。

    “没有看到你妈!”

    继续硬里硬气的口吻,没有再去管厉淘淘,他顺势就把门带上了。

    厉祁深说他没有看到乔慕晚,厉淘淘心里挺失望的,毕竟自己老爸对自己这个样子,只有他妈咪对他毫无保留的好。

    就在厉祁深关上客房门的一瞬间,厉淘淘也不知道怎么了,眼尖的一下子就发现了客房里,chuang铺上隐约有一抹背对着自己,让自己觉得很熟悉的身影。

    “老爸,我好像看到妈咪了!”

    厉淘淘手指着客房那里,两个葡萄粒一样黑溜溜的眼珠,盯着要合并上的门缝。

    厉淘淘这么一说,厉祁深手上的动作一滞,跟着,脸色黑了下来。

    昨天晚上两个人在暗色中狠狠的放纵了一把,今天早上也不例外的放纵了一次,这会儿的乔慕晚,正浑身chi-luo的卷着被子。

    自己的儿子看到了乔慕晚,想着他可能张罗着进客房查看一番,厉祁深“砰”的一声,把最后那道门缝,以大力合并上,跟着,他长臂一伸,把自己神情专注盯着门缝那里的儿子的后脖领,直接拎起来。

    “你妈在楼下做早餐呢!”

    厉祁深脾气不好的说了一句,把他的小身体,拎到了楼梯口那里。

    “要找你妈,下楼去找!”

    说完话,厉祁深不再管厉淘淘,转身,迈开快而不乱的步履,回到客房那里。

    ————————————————————————————————————————————————————

    一整夜的肢体运动,再加上早上的折腾,乔慕晚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样累。

    本来还打算小憩一下,隐约听到了外面似乎有厉淘淘的声音,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准备查看一番。

    刚坐起来身体,厉祁深就打开房门,从外面进来了。

    看到已经醒了的乔慕晚,他就知道,厉淘淘那个熊孩子,把她给吵醒了。

    乔慕晚没有忌讳自己在厉祁深的面前是浑身chi-luo的状态,羽被半遮住她腋窝一下的位置,她看向他。

    “淘淘刚刚过来了吗?”

    “没有!”

    厉祁深直接了当的回答了她,语气中强忍着不悦。

    虽然厉祁深已经尽可能的放缓语速了,但是乔慕晚还是发觉出来了他的不悦。

    “淘淘又惹你生气了?”

    她刚刚虽然累的张不开眼睛,但是自己儿子脆生生的声音,她还是听得出来的。

    再结合厉祁深此刻不是很好的脸色,可以想象,自己的儿子刚刚确实来过了。

    厉祁深不想提厉淘淘那个熊孩子,乔慕晚却不断的抛出来关于他的事情给自己,让他不悦的沉了沉目光。

    “去洗漱吧!”

    不想就厉淘淘的话题再继续谈下去,他平复了下情绪,岔了话题过去。

    把厉祁深尽力隐忍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乔慕晚没有再想之前那般和他吵。

    伸出两个藕断一般光洁的玉臂,圈住厉祁深的脖颈,把他向自己拉了过来。

    厉祁深一被乔慕晚拉了过去,两个人的身体,隔着一层薄薄的被子,就接触到了一起。

    “昨晚,我们两个不是谈得好好地吗?怎么就一晚上的时间,你就又变得这么不耐烦?”

    温软的话语充溢在耳边,厉祁深尽可能软下来自己锋朗的眉头儿,尽可能让自己不要在这样的暖绒的清晨,把情绪绷得太紧。

    “你自己现在什么样子你自己不清楚么?那个混小子要往里闯,你觉得我能让他闯吗?”

    听了厉祁深的话,乔慕晚盯着自己尽是吻痕的身体,羞赧了一下。

    “那你让他在外面等一下不就好了,你至于这么生气么?”

    说着话,乔慕晚如玉的手指伸出,触到了厉祁深眉心的位置,替他舒展眉心,轻揉了起来。

    “你不知道经常皱眉是要长皱纹的吗?”

    闻言,厉祁深挑动了下眉梢。

    “所以你是想说我老了?”

    抓住乔慕晚的小手,他眉眼湛黑的盯着眼前女人尚且如少女一般吹弹即破脸蛋的肌肤,心里莫名的有些不适。

    意识到自己在不经意间又触及到了他长了自己八岁这个现实性的问题,乔慕晚辩解。

    “我只是觉得人总皱眉头,容易长皱纹,你乱想些什么呢?”

    这个男人是不能被质疑的,自己一旦质疑了他,后果不堪设想,这点儿,她深有感触。

    把乔慕晚状似不乐意的样子看在眼里,厉祁深抬手捏了捏她脸颊。

    “你对我比对你儿子上心,我至于皱眉头么?”

    没想到厉祁深连自己儿子的醋都要吃,乔慕晚无语。

    “我对你哪有不上心?不过是淘淘现在还小,处在发育期,我对他格外小心罢了,没想到你这个男人这么小心眼儿?”

    “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我不是小心眼!”

    从最初碰到这个小女人,他就占-有欲极强的不曾任何人接近。

    “我知道你心眼不大!”

    这个男人的心眼有多小,她全部都看在眼里,犹记得自己当初在4s店、在菜市场看到自己的初中同学,他的表现那般不耐烦。

    状似不屑的撇了撇嘴,她放开了圈住厉祁深脖颈的手。

    “我要起来了!”

    连自己儿子那个小家伙这会儿都起来了,可想而知,楼下那里,大家都应该已经起chuang了。

    没有缠着乔慕晚不放,厉祁深拥着她盈白的身体,啄了她红唇一下,放开了她。

    ——————————————————————————————————————————————————————

    穿戴好,两个人刚准备一起出房门,推开房门的瞬间,蹲在门外的厉淘淘,借助门向里面的拉力,一下子就倒进了房间里。

    “淘淘?”

    看到自己的儿子出现在门口这里,乔慕晚几乎是一瞬间,惊异的开口。

    其实刚刚厉祁深把厉淘淘拎到楼梯口那里时,厉淘淘真的就下楼去找乔慕晚了,只不过他并没有在楼下看到乔慕晚。

    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妈咪,小孩子天性的使然,让他越发的觉得自己的妈咪就在客房这里。

    所以想了又想,重新来到了客房这里。

    本来,他是想叩响房门的,不过想到自己老爸对自己不友好的样子,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坐在门口这里,等等看,没有着急开门。

    这一等不要紧,他自己完全没有意识的就在门口这里,倚着门板睡着了。

    听到了让自己熟悉的声音在自己的头上响起,厉淘淘也顾不上自己刚刚的一摔,抬起头儿,看向乔慕晚。

    在看到乔慕晚时,他立刻咧开嘴巴,露出甜甜的笑。

    “妈咪!”

    看着自己儿子,乔慕晚心疼不已的把他从地上抱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刚刚厉祁深说他下了楼,她也就没有多想,不想这个小家伙竟然在这里睡着了。

    “我困了啊,所以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厉淘淘憨憨的说着话,两个肉呼呼的小手搂着乔慕晚的脖颈,就要去亲她。

    只是他刚准备亲乔慕晚的时候,目光触及到了一抹凌厉的目光,似鹰一般的盯着自己,他当即就缩回来了自己探出去的脖颈。

    实在是忌惮自己老爸对自己动不动就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目光,厉淘淘赶忙收回目光不敢去看他,把自己的小脑袋,往乔慕晚的颈窝里藏。

    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丈夫和自己儿子之间的波涛暗涌,乔慕晚心疼的打量着厉淘淘,看着他有没有伤到了哪里。

    “妈咪妈咪,我没有受伤,你不用瞧了!”

    厉淘淘还小,想的很单纯、很简单,只要自己的妈咪在,自己就像是找到了依靠一样。

    “妈咪,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你在房间里面,不过……”

    厉淘淘想要说自己的老爸说你不在里面,不过考虑到自己老爸对自己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样子,他还是眯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略过了关于自己老爸的这一段。

    “我在楼下和你的房间里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你,就来了这里等你,想要知道你到底在不在这里,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在这里!”

    听着自己儿子天真的话语,乔慕晚真的心疼的不行。

    如果她一早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外面等自己出来,她就不会在里面耽搁那么久的。

    “是妈咪不好,妈咪不知道淘淘在外面等妈咪!”

    “没关系的,淘淘不想打扰了妈咪的休息,才没有敲门的!”

    越听自己儿子乖巧的话,她越发的觉得自己的儿子可爱。

    母子二人又在一起腻腻歪歪了好一会儿,让一旁的厉祁深,都看不下去了。

    在厉淘淘张罗着要乔慕晚带他去洗澡的时候,厉祁深想也不想,长臂一伸,直接把厉淘淘从她的手臂里夺了过来。

    “你干什么?”

    厉祁深动作粗鲁的把厉淘淘扯过去,乔慕晚有些惊心,赶忙质问到。

    “你下楼帮妈去做早饭,我带他去洗澡!”

    说着话,厉祁深根本就不给乔慕晚任何反口说话的机会,抱着厉淘淘,直接进了客房的门。

    ————————————————————————————————————————————————————

    厉淘淘被厉祁深抱进去了客房,有了刚刚厉淘淘在门外睡着了的前车之鉴,乔慕晚真的担心厉祁深会继续哐她,暗地里对自己的儿子使坏。

    只是,客房的门被厉祁深反锁上了,乔慕晚在外面唤了几声,也没有人回应她。

    厉祁深抱着厉淘淘一进门,就把他放了下来。

    没有了乔慕晚在,厉淘淘胆战心惊的看着厉祁深,尤其是他把门给上了锁,让小家伙的心弦,紧了一下。

    不由得,他的小脑子里,浮现出来了好些个乱七八糟的场景。

    有自己的亲生老爸把自己浸在浴缸里溺毙自己的场景;有自己的亲生老爸拿被子捂住自己,直到自己呼吸不畅死掉的场景;还有自己亲生老爸把他拉去窗户口,把他从楼上扔下去的场景……

    想到这些个可能存在的场景,他的眼底,立刻就浮现出来了无助的泪花,在剧烈的打旋。

    在厉祁深锁好门转身的瞬间,厉淘淘抱紧着自己的小身子,目光无措的看向他,呜呜囔囔的说话。

    “老爸,你要干什么?我要找妈咪,你放我出去找妈咪啊?”

    他怕,真的好怕,生怕自己老爸的精神病一犯,一个想不开,就把自己给误杀了……

    听着小鬼头儿叽叽喳喳的开口说着要找乔慕晚的话,厉祁深黑下来了脸。

    “成天就知道找你妈,你还能有点出息不?”

    厉祁深的声音不耐烦极了,一想到这个混小子像是狗皮膏药似的黏着乔慕晚不放,他就心里起疙瘩的厉害。

    “不是啊!”

    厉淘淘摇头儿否定,他这会儿要找乔慕晚,是为了要自救,自己老爸的精神病那么严重,他还这么小,他还不想死啊!

    “老爸,你让我去找我妈咪吧,我不惹你了,我以后再也不惹你了,只要你让我去找我妈咪,你以后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看行不行?”

    厉淘淘这个把小脑袋瓜子里面但凡能用的计策,都尽可能的想出来。

    “不行!”

    厉祁深直接果断决绝的回了厉淘淘。

    “不想把我惹急了,以后离你妈远点儿!”

    “不嘛,老爸,我还小,我不想离开我妈咪!”

    厉淘淘哭着喊着不答应,再怎么说,他都不想离开自己的妈咪,自己一旦离开了她,就等于自己没有了保护的屏障,指不定自己这个性情阴晴不定的老爸,怎么折磨自己。

    说着话,厉淘淘跌跌撞撞的就准备迈开步子往房门口那里跑去。

    只是他还不等到门口那里,厉祁深就拎着他的后脖领,给他拎了回来。

    “你妹妹都不找你妈,你一个臭小子,总黏着你妈做什么,还能不能有点出息?”

    厉祁深不悦的发紧,一双剑眉,锋朗冷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