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8章 :爸爸,你是打算让我骑大马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8章 :爸爸,你是打算让我骑大马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活色生枭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不知道扒蚂蚁窝是不是会上瘾的缘故,厉淘淘越扒越兴奋,到最后,丢下手里的树枝,直接上手,两个肉呼呼的小爪子,在挖开的蚂蚁洞-洞-口那里,往下掘地三尺。

    不过,似乎这个蚂蚁窝有些深,厉淘淘挖了好久也没有挖出来什么。

    手上已经沾了好多的泥巴,但是他顾不上自己的两个黑乎乎的一片,继续往下掏。

    肉呼呼的小手抓上来一把泥,泥里还有爬着的蚂蚁。

    把泥巴往一旁甩去,他继续就着两个脏兮兮的小手,挖-弄着。

    颇有一种不挖出来蚁后就不会罢手的架势,他神情专注极了。

    以往,乔慕晚把他管得太好,从来没有碰到过泥巴这类的东西,这会儿一抓有些潮湿的泥土,而且在自己手里还能被揉-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他就揉了两个泥团,对着自己前面的假山就扔去。

    挖了足足有好一会儿,他自己都累了也没有挖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不由得,他的耐性,也消磨的差不多了。

    “书里根本就是骗人的,蚂蚁窝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蚁后,只有一堆土!”

    越想越是气不过,他两个小手捏了捏,拾起地上的泥巴,就往对面的假山上面扔去。

    接连扔了好久,他觉得还是不解恨。

    “真是的,以为我是小孩子就能骗我吗?”

    他坐在地上,两个小手抱臂,想着书里骗人的故事,他就恨不得去找写这本书的人去理论,用实践后的结果告诉那个编书的人,蚁窝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见鬼的蚁后。

    自己别别扭扭了好一阵,突然有一股尿意袭来,他腾地一下子就站起来了身体。

    有些尿急,他四下寻找了一圈,看看有哪里方便自己尿尿。

    在周围的环境里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让自己方便尿尿的地方,他撅了撅嘴巴。

    忽的,他突然脑筋一动,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咯咯一笑。

    用两个脏兮兮的小手扒下自己粉红顽皮豹的内-裤,他直了直小身体,将自己身体里多余出来的水,往刚刚掏了的蚂蚁窝那里浇去。

    一边畅快淋漓的尿尿,他一边哼着乔慕晚教他的儿歌,心里有说不出的惬意。

    ————————————————————————————————————————————————————

    乔慕晚在房子里,和张婶找了好大一圈也没有找到,心急如焚了起来。

    她自认为自己对两个小家伙已经格外的小心了,不想自己还是照顾的不周全,让自己的儿子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淘淘,别再和妈咪躲迷藏了,快点出来啊,妈咪带你去吃肯德基了。”

    厉淘淘不像厉乖乖是一个小吃货,乔慕晚这么说,根本就没有人应答。

    有些心力交瘁,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儿子叫“淘淘”这个小名,完全叫对了。

    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看了眼时间,乔慕晚准备打电话给厉祁深,让厉祁深打电话给厉烁,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妈咪,我觉得哥哥还是在这个家里,你别急,我们不出去了,等过些时间,哥哥饿了,他就会出来的!”

    因为和厉淘淘是双胞胎的原因,虽然是异卵双生,但她总是有一种心灵感应似的,觉得自己的哥哥根本就没有走远,就在家里。

    “妈咪,我能感应到哥哥就在家里,你别太过担心!我那会儿有听到哥哥说什么工蚁,蚁后,他可能去哪里抓蚂蚁去了。”

    虽然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劝着自己,但是自己心里说不担心完全是假的。

    想了想,乔慕晚还是决定打电话给厉祁深。

    厉祁深和自己儿子的接触虽然不深,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厉祁深比自己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犹记得厉淘淘刚出生没多久,厉祁深就说自己的儿子是个调皮捣蛋的坏小子,她觉得他说的还是很准的,至少现在看来,他的话得到了应验。

    心想着,或许厉祁深能很快的感知到厉淘淘在哪里。

    一再权衡,乔慕晚也不管厉祁深现在是不是在忙着办公,就打了电话过去。

    ————————————————————————————————————————————————————

    接到乔慕晚打来的电话时,厉祁深正在回家的路上,而且要快要到了家里这边。

    今天工作不多,再加上他平时没有事儿就会提前下班,今天就提前回来了。

    听到乔慕晚说厉淘淘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他当即就冷下来了脸。

    之前,他就有说过那个混小子以后会不断的给他惹麻烦,没想到现在一语成谶,竟然让自己说准了。

    “你先别急,我马上回去!”

    听着乔慕晚在电话里近乎是抽气一样的声音,他安抚着。

    挂断了电话以后,他加下了脚下的油门,将轿车往家里驶去。

    厉祁深把车驶入院子里,刚泊好了车,乔慕晚就急急忙忙的向他这边走来。

    他打开车门下了车,乔慕晚一把就把他给抱住了。

    能感觉到乔慕晚的身体在隐隐发颤,厉祁深俊绝的脸,五官凌厉了几分。

    回抱住了乔慕晚,他微微蹙了下眉心。

    他蹙眉倒不是因为厉淘淘的失踪,而是心疼乔慕晚。

    小破孩那么小,免不了喜欢贪玩,不想这却让乔慕晚觉得是她的原因。

    “好了,没事的,别自责了,他一个四岁大的毛孩子,走路还不利落,能跑去哪里!”

    他刚刚有给门口的人打电话,让那边的人调了监控录像,录像里并没有显示自己的儿子出了别墅这里,显而易见,那个屁-屁的混小子,如果没有拆墙逃出去,就还在别墅的某一个角落里。

    虽然厉祁深在安慰着自己,不让自己对这件事儿自责,但是她找不到厉淘淘,心里终究是不得劲儿的厉害。

    “爸爸,你快安慰安慰妈咪吧,妈咪因为找哥哥,刚刚都急哭了!”

    厉乖乖见自己妈妈的情绪这么不好,就仰着小脑袋,一边扯着厉祁深的裤脚,一边说到。

    垂眸,看着自己稚嫩的女儿,白-皙的额头上面有淡淡的汗丝,可以见得,为了找厉淘淘,她这个做妹妹的也四处寻找了。

    掌心落在自己女儿的头顶上,厉祁深爱怜的揉了揉。

    “爸爸去找你哥,你拉你妈妈回屋里去。”

    “好!”

    厉乖乖奶声奶气的答应了下来,伸出小手就去拉乔慕晚的手,让她和自己走。

    “妈咪,我们回屋里去吧,爸爸这么神通广大,一定可以找到哥哥的!”

    在厉乖乖的眼里,她的爸爸简直就是神一样存在的人物,比她看的动画片里的超人还要厉害,对于找自己哥哥这样的事情来说,自己的爸爸就是福尔摩斯,没有找不到的线索。

    乔慕晚放不下心,不想回屋里去。

    “我和你一起去找吧!”

    迎上乔慕晚看自己的目光,厉祁深横了下剑眉。

    “你觉得我找不到?”

    “不是!”

    乔慕晚摇头否定,“我就是觉得两个人找,怎么也好过一个人找!”

    “不用,你和乖乖回屋吧,我自己能找到!”

    说着话,他问了乔慕晚还有哪里没有找。

    “还有别墅后面那里,不过我觉得淘淘还不至于去后面,毕竟,我离开就十分钟而已!”

    不觉得乔慕晚的分析在理,厉淘淘是他的儿子,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他清楚的很。

    如果那个混小子想要出去玩,别说是后面那里,就算是翻墙,跑到外面下河摸鱼,他也能干得出来。

    “我去找,你和乖乖进屋去吧,别让这个小不点儿跟着我们大人来来回回的转。”

    乔慕晚还想坚持和厉祁深一起去找儿子,不过想着还有自己的女儿在,自己把她留下不好,还是选择了回去屋里。

    ————————————————————————————————————————————————————

    厉祁深去后面假山那里找厉淘淘的时候,厉淘淘已经舒服的解决掉了身体里多余的水。

    看着自己的尿液浇在土地上,惹得那些个蚂蚁到处乱窜,他咧开嘴,笑得开怀。

    蹲下了身体,他像模像样的伸着手指指着眼前一片潮湿的土地。

    “让你们不让我看蚁后长什么样子,我毁了你们的老巢,看你们他们晚上怎么睡觉!”

    说着话,他伸出两个脏兮兮的小手,抓了一大把潮湿的泥土,就着上面粘着的蚂蚁,把泥土揉-搓成了泥巴团。

    “让你们不和我愉快的玩耍,我摔死你们!”

    说着话,他把手里的泥巴团,往前面的假山上砸去。

    丢了一个泥巴团以后,他两个小手又捏了一个泥巴团。

    就在他抓着手里的泥巴团,准备丢出去的时候,身后,一道粗暴的声音,卷杂着滔天的怒意,毁天灭地的传来——

    “厉、淘、淘!”

    厉祁深一字一句,每一个字,他都恨不得嚼碎了似的溢出嘴巴。

    该死,他怎么就生养了这样一个惯会惹祸的儿子。

    一向,他是最会敛住自己情绪,不把自己的情绪变化表现出来,但是在厉淘淘面前,他脸色浮现出来的乌云密布之气,暴露无遗。

    听到了身后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厉淘淘手里准备扔泥巴团的动作就那样戛然而止,跟着,他本能性的转过头儿。

    回头儿,在看到自己的爸爸沉着一张脸,脸色难看至极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赶紧把手里的泥巴团藏在身后,跟着,丢到了地上。

    能意识到自己的爸爸这会要和自己发火,他赶忙规规矩矩的站好身体,然后张开嘴巴,像模像样的大叫一声。

    “爸爸!”

    厉祁深本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自己儿子这会儿在自己面前还摆出来一副无辜脸,他更是气得火冒三丈。

    走上前,他伸出手,一把就拎起穿着小-黄-人背心的厉淘淘,像是拎小鸡仔一样,扯到自己的面前。

    突然双脚离地,自己身体的重心上移,厉淘淘有些害怕了起来。

    但想了想,他还是咧开嘴巴,对厉祁深憨憨的笑着。

    “爸爸,你是打算让我骑大马吗?”

    厉祁深:“……”

    “爸爸,我没穿裤子啊,就穿个小-内-裤骑大马,我不好意思啊!”

    “就你还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厉祁深继续咬牙切齿的说着话,整个人身上的戾气,没有任何消散开的痕迹。

    厉淘淘虽然还是个小屁孩,但是自己的老爸是生气还是高兴,他还是能分的清楚的。

    就拿这会儿来说,看到自己老爸的脸,他很清楚自己的老爸在生气。

    继续保持装傻的态度,他依旧憨憨的笑着。

    “老爸,我真的羞羞,妈咪说了,男孩子要矜持!”

    “就你还懂矜持,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厉祁深很多时候都在想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种,居然这么贪玩,连泥巴都能玩得这么不亦乐乎。

    丢下了手里的厉淘淘,他抬起脚,用脚尖儿点了点他的屁-股。

    “滚回去!”

    对于厉淘淘私自离开的事情,他是生气,但是真准备骂他一顿的时候,看着他可怜兮兮,尤其是现在里里外外都埋汰,一双眼却澄澈干净的样子,他竟然不忍心骂他。

    “噢!”

    厉祁深虽然力道不是很重,但是厉淘淘细皮嫩肉的小身子,根本就承受不住他的力道,心里不免有些委屈。

    不由得,他笨拙的像是小鸭子往回走步子的时候,抬着自己的小手,在屁-股上面,不住的揉-着。

    “揉什么?你还知道疼啊!”

    厉祁深在厉淘淘身后斥责他,倒不是说看他揉着屁-股的动作让他看不惯,而是他的手刚抓了脏兮兮的泥巴,就这么往自己的屁-股上面摸来摸去的,细菌指定不少,看他这么不懂得讲卫生,才口气硬里硬气的斥责他。

    厉淘淘被厉祁深踢了一脚,本就委屈的不行,这会儿自己屁-股疼,想揉揉还不被允许,他更是委屈的眼眶不由得泛酸了起来。

    撅着个小嘴巴,步子越来越慢的往前走,心里的委屈被无限的放大开。

    看到厉淘淘别别扭扭走路的样子,和一个娇-羞的少女无异,厉祁深本就没有消弭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又涌动了出来。

    “磨蹭什么,快点走!”

    “……我屁-股疼!”

    “矫情什么,疼也给我忍着!”

    被厉祁深一再斥责着,厉淘淘终于忍受不住心里的委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伴随着他的哭声,他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厉祁深见厉淘淘坐到地上嚎啕大哭,本就阴气沉沉的脸上,黑得更加可怕,尤其是一双阴森到近乎能拧出来墨汁一样的眸子,翻滚着暗涌。

    走上前,他用脚,以刚刚的力道,又踢了他屁-股一下。

    “起来!”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这么熊,用脚尖儿踢一脚,就委屈的不行。

    见自己发号施令,自己的儿子不听,哭得越发的凄凉,厉祁深抿紧薄唇,眯了眯狭长的黑眸。

    继续用命令的口吻,他口气极度不友善。

    “起来,同样的话别让我说第三遍!”

    厉淘淘:“……”

    “厉淘淘,我数三个数,三个数过后,你敢不起来,我给你丢到荒山野岭去!”

    厉祁深说着完全不是在吓厉淘淘的话。

    阴沉着一张乌云密布的脸,他开始数数。

    “一!”

    “……”

    厉淘淘无动于衷,但是哭声明显小了下来。

    “二!”

    见自己的儿子不买账,厉祁深又从牙缝间挤出来话。

    再准备要数“三”的前一刹那,厉淘淘笨拙的从地上站起来了身体,跟着揉了揉小屁-股,耷拉着个小脑袋,没有再说话。

    “滚回去!”

    继续冷鸷着一张倨傲五官的脸,他完全是严厉父亲的形象呵斥着厉淘淘。

    有了厉祁深的话在前,厉淘淘这次真的就不敢造次了,生怕自己要是不听话,自己的老爸就把自己丢到了荒山野岭,任由山里的野狼把自己给吃了。

    这次不再是厉淘淘走在前面,而是厉祁深走在前面。

    厉祁深两条笔挺的长腿本就修长,他走一步,厉淘淘得在他的后面,连跑带颠的才能勉强追上他的步子。

    厉祁深走了十几步,感觉身后没有踢踢踏踏的走路声,他当即冷惑着一张脸,转过了身体。

    再看到厉淘淘不停地提着自己粉红顽皮豹的内-裤,憨憨的走动着步子,他沉了沉目光。

    “磨蹭什么?想让我把喂了野狼是不是?”

    “不是!”

    厉淘淘呜呜囔囔一声,然后撅着小嘴巴看向厉祁深。

    “老爸,我粉红顽皮豹的内-裤上面都是湿哒哒的泥巴,难受!”

    闻言,厉祁深的目光寻着他的粉红顽皮豹的内-裤看去,在看见上面确确实实蹭了好多的泥巴,他皱了下剑眉。

    “后山那里的土质松软,又没有下过雨,怎么会湿?”

    他当然不知道厉淘淘有浇了尿,而且自己还用尿浇了的土地,搓了泥巴团来玩。

    被厉祁深问着,在他目光的强势逼人下,他抬起自己脏兮兮的小手,抓了抓自己西瓜太郎一样的头发,难为情的开了口。

    “是我浇了尿在上面,所以那里的土才会湿哒哒的!”

    厉祁深:“……”

    ————————————————————————————————————————————————————

    知道厉淘淘双手上面蘸了他自己的尿渍,还有泥土的脏渍,厉祁深嫌弃的不行。

    本来是想让厉淘淘这个惹祸精自己回去屋里的,但是看到他走的步子,就像是脚下带了铅块似的,和蜗牛一般慢,厉祁深没有辄,拎着他后脖领,带着他,大步流星的往主屋那里折回。

    一进主屋,乔慕晚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找了回来,赶忙上前去查看。

    只是不等她去询问自己的儿子跑去了哪里,厉祁深拎着他的衣领,沉着一张如同寒冬腊月一般料峭的俊脸,带他直接去了浴室那里。

    把浴室的门踢开,他把厉淘淘如同扔小鸡仔一样,直接就丢到了浴缸里,跟着打开花洒,任由水流,流淌进浴缸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