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6章:这块地,我承包了,期限,终生!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417番①《双胞胎小鬼头》第6章:这块地,我承包了,期限,终生!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对于厉祁深的行为,乔慕晚还真就是有些无奈,他就算是醋坛子都要打翻了,也不至于连孩子的醋都要吃啊。

    “我在和你置气!”

    厉祁深觉得他有必要摆明一下他的立场,那两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不点儿,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他还不至于因为两个小不点儿置气。

    见厉祁深加重口吻的强调,乔慕晚也懒得和他辩解,反正生气的人是他,他说惹他生气的人是自己,自己就默许好了。

    “你真的舍得和我生气吗?”

    受不了乔慕晚这会儿对自己讨好的话,厉祁深再怎样不想搭理她,还是侧过了脸,看了她一眼。

    “你说呢?”

    对视上厉祁深深邃的眉眼,乔慕晚禁不住抬手去抱他的脖颈,然后极度小女人的姿态,不知道害羞的把头往他的怀中蹭。

    “你怎么能舍得生我的气呢!我承认,这件事儿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对你的!”

    “你怎么不好了?你怎么不该这样对我了?”

    “我不该让你觉得我心里没有你,也不应该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

    顺着厉祁深的话,乔慕晚附和着,一脸说不出来的娇嗔。

    见乔慕晚这会儿主动认了错,还知道讨好自己,厉祁深心口处郁结的火气,消弭了一大半儿,在乔慕晚主动吻了吻他脸颊以后,所有的火气都烟消云散了。

    把乔慕晚附上自己骨节的小手反握住,他把她的手指包裹进自己的掌心里,紧紧的握着。

    “饿不饿?一会儿想吃点儿什么?”

    刚刚两个人都没有吃多少东西,怕乔慕晚饿了,他问着。

    “不用,我不饿!”

    见乔慕晚说她不饿,厉祁深怎么听,都觉得别有一番味道,就挑了下眉。

    “着急去接那两个磨人精?”

    “没有!”

    难得这次乔慕晚没有就孩子的问题和厉祁深争执不下,她摇头否定。

    “就像你说的,如果有什么情况爸妈会打电话过来,但是他们两个人并没有打电话过来,可以见得,两个小家伙在那边挺好的。”

    乔慕晚的话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他真的就觉得这个小女人原本少的那根筋找了回来。

    拿出手机,乔慕晚看了眼时间,见商场、超市那边都还没有到打烊的时间,就开了口。

    “先去趟超市吧,家里的纸尿布快没有了。”

    ————————————————————————————————————————————————————

    乔慕晚在超市里选纸尿布的时候,厉祁深接到了厉家老宅那边打来的电话。

    本以为是两个磨人精又闹了,他看到电话号码的时候,本能的蹙起眉头儿。

    但仅仅是不悦的拧了拧眉心两秒,就接了电话。

    “喂,祁深啊,你和慕晚在哪里呢啊?”

    电话被接通,厉老太太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来。

    并没有听到电话里有孩子哭喊的声音,厉祁深本来绷紧的脸部,微微柔和了一些。

    “怎么了?有事儿?”

    “没有!”

    厉老太太否定道,“我给你打电话没有什么事儿,就是问你一声,你什么时候和慕晚来接孩子啊?”

    “您和爸要休息?”

    理所当然的,厉祁深以为是自己的父母要休息,没空照顾两个磨人精。

    “不是,你爸看财经新闻呢,我们两个休息还早着呢!我打电话过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两个孩子已经睡下了,而且我看还睡得挺熟的,你们要是过来接,晚点过来吧,等孩子睡醒了再和你回去。”

    刚刚两个孩子闹得挺凶的,不过后来自己和自己老伴儿抱着两个孩子来来回回的悠着,两个孩子也就好了。

    然后可能是因为刚刚闹得太凶,累了,这会儿睡得特别的熟。

    自己母亲的话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他深思了一下,俄而,道——

    “我和慕晚今晚不过去了,让孩子和你们两个老人待一宿吧!”

    “啊?”

    厉祁深的这个决定让厉老太太有些吃惊,毕竟孩子才一个多月大一点儿,就这样贸然的留在老宅这边,她有点儿担心晚上孩子醒了会饿。

    “有问题?”

    自己母亲惊呼一声,厉祁深挑眉问道。

    “没有问题,孩子在这边是行,不过……我就怕这孩子晚上会醒,然后饿了啊!”

    “许姨不是在家里备了奶粉么?孩子晚上要是饿了,就冲奶粉给他们两个!”

    厉老太太:“……”

    自己儿子的这个决定,着实让厉老太太惊讶了一番,再怎样说,喂孩子母乳也好过喂奶粉啊!

    不等她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先她一步开了口。

    “行了,妈,就这样吧,我这边有事儿,先挂了!”

    说完话,厉祁深就把电话给挂断。

    ————————————————————————————————————————————————————

    挂断了自己母亲的电话,厉祁深的嘴角,不自觉的荡起一抹狡黠的坏笑。

    “刚刚谁来的电话?有事儿吗?”

    乔慕晚正在挑选婴幼儿纸尿布,见厉祁深捏着手机折回来,她问到。

    虽然她很放心把孩子放到自己公公婆婆那里,但是自己的公公婆婆毕竟上了年纪,她很担心是不是两个孩子闹了,给他们两位老人添了麻烦。

    “没有什么事儿,是妈打来的电话,说今晚让孩子和她还有爸住!”

    乔慕晚:“……”

    厉祁深告知自己的话,让乔慕晚略微吃惊的微微的长大了嘴巴。

    孩子才一个月大,时不时的就会大闹一场,她真的担心孩子晚上会闹腾啊。

    “有问题?”

    把乔慕晚的表情纳入眼底,厉祁深问。

    “嗯!”乔慕晚坦诚的点头儿。

    “孩子太小了,放在爸妈那里……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觉得爸妈会虐待了他们的孙子孙女了不成?”

    “不是!”

    乔慕晚否决厉祁深的话,自己公公婆婆对淘淘和乖乖的好,她完全都看在眼里,从来不会担心两位长辈虐待了孩子。

    “我是怕孩子晚上会闹腾,耽误了爸妈的休息。”

    “他们两个老人都没怕麻烦,你怕什么麻烦?”

    把孩子放在厉家老宅那边本来是厉祁深的主意,但是把这件事儿对乔慕晚说起来,他完全是面不改色,直接把全部的根因都推给了自己的父母。

    话虽然说是如此,但是乔慕晚怎么听了都觉得这样不好。

    把乔慕晚的担忧和顾虑又一次都看在眼中,厉祁深直接开口,打消了她的担忧。

    “老宅那边有进口奶粉,不用担心那两个猴-崽-子会饿!”

    乔慕晚:“……”

    ————————————————————————————————————————————————————

    乔慕晚虽然觉得把孩子放在自己公公婆婆那边有欠妥当,但是厉祁深的话让她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最后,再怎么不情愿,她还是妥协了下来。

    选好了婴幼儿纸尿布,乔慕晚去结账的时候,厉祁深一并丢过来了两盒冈本最新研发出来的新款安-全-套。

    几乎是在一瞬间,乔慕晚就秒懂了孩子会被放置在厉家老宅那边是什么意思。

    不由得,她红着脸,怒瞪了眼前这个面色波澜不惊的男人。

    “就知道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说完话,她把那两盒安-全-套拨到一边去,不打算给他选得东西算账。

    买好了纸尿布,乔慕晚理都不想理厉祁深,拿着东西就往外面走。

    只是还不等她出磁条门,厉祁深就走了过来,然后夺过她手里的购物袋,把选得两盒避-孕-套丢进购物袋里,然后拎着购物袋,扯过她的手,带她离开。

    ————————————————————————————————————————————————————

    本来知道厉祁深的歪心思是什么,但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真真正正的和厉祁深在一起了,乔慕晚也自然是心痒难耐的不行。

    所以到了家里,难得没有两个磨人的小家伙在,她也就放松了自己,和厉祁深狠狠的放纵了一次。

    放纵完,两个人谁也没有去浴室洗澡,赤-裸的紧拥到一起,扯过羽被,就滚进了g铺里。

    第二天两个人醒来的时候,因为这样变得暧-昧的清晨,还是在周末,不由得又一次敞开心怀,毫无保留的宣-泄身体里的情感。

    伴随着潮-湿的荷尔蒙气息漫溢,缭绕起来一屋子的腥甜味道。

    完了,乔慕晚整个人的身体软的不像话的贴在厉祁深的胸膛上。

    说来乔慕晚的身体还真就是和其他的女性不一样。

    正常来说,产后的女性,身体都会走样儿,就包括yin-dao也会因为生产的原因变得松弛些,但是这些异样的变化,在她的身上完全找不到任何的痕迹。

    平坦依旧的小腹,依旧紧-致销-魂的身体,就包括身材,都恢复超过的回到了产前的水平。

    “每次都累得要死,也不知道你这个男人是不是铁打的,和没事儿人似的!”

    听乔慕晚在自己耳边抱怨的话,厉祁深笑得风情万种。

    “不是说我不行那会儿了?”

    他至今都还清楚的记得乔慕晚在自己面前说自己不行的话,那会儿,他真的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不由得把她狠狠的折磨了一番。

    听厉祁深在和自己秋后算账的话,乔慕晚不禁抡起粉拳砸了他一下胸口。

    “你少和我耍威风,以后你不行了那会儿,看我不损你的!”

    “嗯……”

    “我会不行?”

    伴随着乔慕晚胸口一阵酥-麻的疼痛,厉祁深挑眉质问道。

    就像是突然被蛰了一下神经似的,乔慕晚不禁嘤咛一声。

    “厉祁深!”

    她有些暴跳如雷,她不过就是说了一件人类身体会发生由强变弱的过程,不想自己的话,听在这个男人的耳朵里,他竟然又以为自己是在否定他。

    “永远都不要质疑我不行,小慕晚,要知道,到死我都能满足你!”

    真心觉得这个男人自恋又自大,她刚想反嘴,迎来的确实男人疾风骤雨一般的强势亲吻。

    自己的唇舌被堵了个密不透风,乔慕晚不等对他突然袭来的吻做出来一个回应,自己满是暧-昧痕迹的身体上,附下了一抹男性的身躯……

    ————————————————————————————————————————————————————

    又是一次极致的*,全程下来,乔慕晚觉得自己的理智都涣散成了一盘散沙。

    很满意乔慕晚在自己身下一副溃不成军的样子,厉祁深看着她汗涔涔的小脸,满意的勾起菲薄的嘴角。

    没有从乔慕晚的身体里离去,负距离产生的接触,让他还是耸-动自己,不断的刺激乔慕晚的内里。

    “你……别了……”

    乔慕晚被撩的不行,她暗自扣住厉祁深的髋骨,不让他再作怪。

    看着乔慕晚的动作,厉祁深低低的笑出了声音。

    “叫声老公!”

    打从结婚以后,乔慕晚很少有叫他老公的时候,多说的情况下,她会叫他“祁深”,偶尔撒-娇的时候才会叫一句“深哥”或者“老公!”

    被厉祁深逗-弄着,乔慕晚不好意思,但是不想继续遭罪,就抬手圈住厉祁深的脖颈,柔柔的唤了一声“老公!”

    软软的声音,像是甘醇的红酒一样流淌而过,直接润了厉祁深的神经,把他醉的昏三昏四的。

    “再叫一声!”

    真的觉得乔慕晚唤自己的声音,比天籁都动听,他忍不住又要求到。

    没有忸怩的拒绝,乔慕晚红唇微扯,声音依旧细软。

    “老公……嗯,老公,我爱你!”

    说完话,她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与近在咫尺的男人,吻得昏天昏地……

    ————————————————————————————————————————————————————

    着实满意两个人身心的放松,持久战一过,厉祁深如同餍-足的野兽,缓缓的退出了自己。

    末了,他抬起雅致骨节的手指,撷取乔慕晚的下颌,掌握在虎口处。

    湛黑的眉目,对视上乔慕晚清水般波动的明眸,四目相接见,立刻有情深的柔光,溢出两个人的眼眸,然后似一层薄雾一般,缭绕开淡淡的情愫……

    看着乔慕晚这一张让自己怎么也看不够的小脸,厉祁深又深情的吻上了她的额头、琼鼻、而后是微张、嫣然的红唇……

    顺着红唇向下,他气息雄浑,尽是喷洒在乔慕晚绽放如雪一般的盈白肌肤上。

    随着目光的下移,他深邃如海的目光,紧锁住了乔慕晚平坦小腹虾米的位置。

    目光在流连过后,直接定格在了那里……

    看着让自己全身血液都在膨胀的发疯之处,禁忌之花,妖娆绽放……

    他抬起头,再去看乔慕晚时,目光渲染出来墨汁一般的幽深,跟着,字斟句酌,一字一句——

    “这块地,我承包了,期限,终生!”

    ————————————————————————————————————————————————————

    又过了两个多月,转眼到了两个小家伙的一百天,厉家为两个小家伙准备了隆重的酒宴。

    酒宴定在下午,上午的时候,厉祁深开车,载着乔慕晚和两个小家伙去了影楼。

    两个小家伙出生那天,赶上年夜饭,采集脚印和手印,还有照片都是有着摄影爱好的崔蓁霓帮忙做的。

    本来崔蓁霓也应该和她父亲一样,在执法部门工作,但是她实在是喜欢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就辞退了工作,做起来了自己喜欢的事业,就拿开影楼这件事儿来说,本来只是抱着一种兴趣的心理开办的,但是年后开了这个影楼以后,甚是火热,前来照结婚照、艺术照、宝宝照和全家照的人群比比皆是,不得已,她只得把影楼做大,然后盼望有一天能把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影楼,做成大型的连锁型影楼摄像馆。

    崔蓁霓一听说自己的堂哥来自己这边的影楼照相,根本就不敢怠慢。

    一般情况,崔蓁霓是不出来拍摄照片的,都交给下面的摄影师来完成,但是自己堂哥来了,自己怎么也得卖自己堂哥一个面子。

    崔蓁霓一下楼,看到乔慕晚带着孩子也来了,当即就高兴的迎了上去。

    “堂嫂,你也来了,怎么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啊?”

    说着话,已经成为母亲的崔蓁霓,还是对厉淘淘和厉乖乖喜欢的抱了过来。

    “我和你嫂子没事儿,就过来看看你的影楼做的怎么样!”

    厉祁深轻描淡写着,完全一副散漫的态度。

    “我说哥,你可就别逗我了,你这个大忙人,能光顾我的影楼怎么可能是过来闲逛啊,我看是视察还差不多!”

    说完话,她笑着看向乔慕晚,问了乔慕晚此行前来的用意。

    不似厉祁深那样拽的和二五八万的样子,乔慕晚表明了此行的来意,把今天正好是两个小家伙一百天的事情告诉了崔蓁霓。

    “诶呀,你看看我这记性,我妈前几天还和我说了今天下午有孩子百天的宴请席,我居然都给忙忘了。”

    崔蓁霓的话刚说完话,厉敏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知道了啊,我哥和我嫂子现在就在我这边,要给孩子照百天照!嗯……我知道,我下午会过去的,嗯……行,我中午就回家去,和您,还有爸一起过去!”

    挂断了自己母亲的电话,崔蓁霓笑了笑。

    “你看嫂子,我妈还特意提醒我了一下!”

    说完话,她叫了自己的秘书过来,告诉秘书把今天下午的事情全部都推了,另外让自己的秘书拿了单反相机给自己。

    “走吧,嫂子,今天我自己亲自上阵给我的两个小侄儿和小侄女照相!”

    说着,她带着乔慕晚和两个孩子去了后台那里给孩子换拍照的衣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