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4章 :我的手法儿,你很清楚的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番1《双胞胎小鬼头》第4章 :我的手法儿,你很清楚的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你到底有没有给孩子想好小名?”

    不悦的女音传来,让厉祁深逗怀里女婴的动作一滞。

    跟着他抬起头看向她,不似之前给孩子取小名时那么玩-味儿、不羁,他一本正经,道——

    “想好了,就一个叫淘淘,一个叫乖乖!”

    没有再听到之前什么“混世魔王”、“受气包”这样奇葩的小名,“淘淘”和“乖乖”这两个小名,乔慕晚听了,还是很喜欢的。

    暂时没有想到其他更好的小名,乔慕晚就应允了厉祁深新想的这两个小名给两个小家伙。

    ————————————————————————————————————————————————————

    乔慕晚在医院待了半个月,再回到家的时候,晚上就是元宵节了。

    上次生孩子,正好赶上了除夕夜,让厉家上上下下三代人都没有过好一个大年夜,乔慕晚内心自然是愧疚的不行,不过好在有元宵节这样合家欢乐的日子来补救大年夜的扫兴。

    乔慕晚还没有出月子,本来厉老太太也不建议乔慕晚过来老宅那边过节,但是考虑到除夕夜自己就没有让大家好好的过,她还是来了厉家老宅这边。

    打从乔慕晚有了这两个小家伙以后啊,厉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喜欢的不行,尤其是厉老太太和厉锦弘两个人,怕乔慕晚现在身子骨还虚弱,不方便照顾两个小家伙,就一个人抱了一个孩子,找借口的说给乔慕晚分忧。

    对于自己父母对孩子的喜欢,厉祁深自然是打从心底里高兴,虽然是自己的孩子,他也喜欢,不过孩子到底是小,成天哇哇大叫,很耽误他平时的休息。

    心想着,如果要是自己父母带了两个孩子,自己不耽误休息不说,也不至于连乔慕晚的两个小白兔也和两个小不点儿争。

    “祁深啊,慕晚这还没出月子呢,你照顾着点,我和你爸看着孩子,分不开身照顾慕晚,你上点心!”

    对于自己母亲的话,厉祁深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虽然他对自己母亲的回复很敷衍,但是对乔慕晚细致入微的照顾,不行于色。

    去楼上的客房取了一g薄毯下来,他走向乔慕晚,递给了她。

    “把毯子盖身上!”

    男人不似女人,虽然他自认为房间里的温度正好,但是女性会觉得温度低一些,怕乔慕晚觉得会冷,就取了薄毯给她。

    乔慕晚本来想说自己不冷,身子骨也没有那么虚弱,不需要他照顾自己,但想了想,自己要是对厉祁深的照顾这么不以为意,有点儿太伤他了,就什么都没有说,兀自接过了薄毯。

    “对了,我有件事儿要问你!”

    最近一段时间,她一直把精力放在了照顾两个小家伙儿的事情上,忘了问自己的外婆关于吊坠的事情,今天打电话把自己出院的事情告诉藤肖兰芬的时候,她想到了关于两个小家伙身上吊坠的事情,就问了藤老太太。

    这一问不要紧,乔慕晚当即就懵了,自己的外婆,根本就没有去寺庙求吊坠给自己的孩子,这件事儿,自己的外婆根本就不清楚。

    听了自己外婆的这个回答,乔慕晚直蹙眉,她真的想不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如果不是自己信佛的外婆送了吊坠给孩子,那么会是谁?这两个吊坠是从何而来?

    想了想,乔慕晚还是觉得不会是外人送的,要知道,在厉祁深之前,自己孩子的脖子上,根本就没有这两个吊坠。

    听到乔慕晚说有事儿问自己,他侧过立体感十足的俊脸,睨看她,意在问“什么事儿?”

    知道厉祁深在等自己主动开口说话,乔慕晚没有犹豫,直接开了口。

    “我想问你,关于孩子身上的吊坠,是不是你送给两个小家伙的?”

    没想到事情过去了一周,乔慕晚居然又提了起来,厉祁深掀了掀眼皮,不着痕迹的看了她一眼,一副默不作声的姿态,没有回答她的询问。

    见厉祁深缄默,算是一副“默认”的态度,乔慕晚哼了哼声。

    “是你送的,你倒是说一声,找什么借口说是外婆送的,你这个男人真是让人搞不懂!”

    做父亲的送孩子东西,在乔慕晚看来再正常不过了,只是她根本想不通这个男人为什么要一副装深沉、故弄玄虚的样子。

    对于乔慕晚的说辞,厉祁深继续保持缄默不语的态度,半晌,才扯了扯嘴角,出声。

    “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菜?我让厨房做!”

    意识到厉祁深是在岔开话题,乔慕晚悻悻地别开眼,不去看他。

    把乔慕晚对自己不屑的神情纳入眼底,厉祁深走近她,居高临下。

    “又和我闹别扭?”

    他问着,眉目间漾在一抹微茫。

    “我哪有?”

    乔慕晚否认,湛清的明眸,不带一丝避开的直视厉祁深。

    她真的没有和厉祁深闹别扭,只不过她就是不解这个男人的所作所为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真的觉得你这个男人很奇怪,总做一些让人不清楚原因的事情!”

    “你不清楚什么事儿了?”

    “还有什么事儿,就是吊坠呗,明明是你送给两个小家伙的,你为什么不承认?”

    “我也没有否认!”

    “你……”

    厉祁深的回答,让乔慕晚语塞。

    确实,他是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吊坠不是他送的,但是他之前说了“可能是外婆”送的,她当时真的以为是外婆送的,根本就没有往多去想。

    哪成想,这个男人竟然带偏自己,让自己半信半疑了两个小家伙身上的吊坠是自己外婆送的。

    “真是败给你了!”

    和厉祁深,她真的就较真不起来,全当他是一片好心好了,自己也就不用那么较劲儿了。

    ————————————————————————————————————————————————————

    厉家的元宵夜来了厉家的一大家子的人,除了陪邵昕然去国外做整容手术的厉潇扬她们两个人以外,全部都到了厉家老宅这边。

    厉敏上次看乔慕晚还是一周以前,这会儿看到了他们厉家的大功臣,赶忙上前打听乔慕晚和两个小家伙的情况。

    对于这个一向和自己关系熟稔的姑母,乔慕晚得体又大方的和她谈着话。

    两个人聊着聊着,尹慧娴和徐雯华也来加入她们两个人,一起聊天。

    几个人攀谈之际,厉老太太和厉锦弘两个一人抱着一个孩子走了过来,知道两个小家伙过来,几个做叔婆的长辈都站起来了身体,走上前逗两个小家伙。

    “要我说啊,这两个小家伙还真就是磨人,居然比预产期提前了半个月出来!”

    “是啊,而且这两个小家伙还赶上一个除夕夜前夕出来的,一个过了除夕夜出来的,就十分钟而已,竟然还扯出来了差一岁!”

    徐雯华附和着厉敏的话,想着不让大家伙安安心心过个年的两个小不点儿,大家伙都笑了起来。

    “大嫂啊,这两个小孩子以后有得磨你和我哥了!”

    两个小不点儿出生就惹事儿,让大家手忙脚乱,可想而知,这以后啊,指不定要怎么上房揭瓦,把厉家闹个鸡飞狗跳。

    “磨就磨吧,能给我留口气就行。”

    厉锦弘说的漫不经心,自是自己的宝贝大孙子、大孙女,再怎么磨,他也喜欢的发紧。

    “可不是咋的,但是啊,只要等我家的这两个小家伙长大了,和我,还有他们爷爷当年一样优秀,磨我,我也开心!”

    听着自己老伴儿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话,厉锦弘冷哼的白了厉老太太一眼。

    “和我当年一样就行,你——还是算了吧,要是随你,指不定头发长、见识短!”

    听自己的老伴儿这么说自己,厉老太太当即就不悦了起来。

    虎着个脸,她叉腰,瞪着厉锦弘。

    “大过节的,你都一把年纪了,当着这么多小辈儿的面儿,你怎么就不知道害臊?还和你一样,你也不看看你的德行!”

    说着话,厉老太太就碎碎叨叨的说了当年厉锦弘追求她的事情。

    一旁,听着自己的公公婆婆拌嘴,乔慕晚忍不住掩唇浅笑。

    其实自己的公公婆婆平时虽然拌嘴,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两个人真的很恩爱,从一开始打拼厉氏开始,两个人就一起吃苦耐劳,走过一次又一次的艰难,最后把厉氏做大。

    看着两个人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能在生活中添加一些酸甜苦辣的欢笑,着实幸福。

    “行了,差不多就得了,你这怎么还说起来没完没了了呢?”

    厉老太太把当年厉锦弘追求自己时的那些囧事儿都爆出来,厉锦弘当即就挂不住面子了,尤其是厉老太太没完没了的说厉锦弘当时怎么跑到她家门口,给她又是送烤红薯、又是送糖炒栗子,还骑自行车接她上学、放学的事情,他当即就觉得自己当初怎么能做出来那样掉身份的事情,想想,他的脸上,就是一副大写的尴尬。

    听自己的大嫂揭短自己的大哥,几个妯娌都是笑的不行,原来自己这个一向威严的大哥,当初为了追求自己的大嫂,真的是煞费苦心啊!

    听自己的婆婆说当年的事情,尤其是他们那个年代追求女孩子的招数儿,乔慕晚也笑的开怀。

    到最后,实在是受不了自己老伴儿这个说起来就没完没了的嘴,厉锦弘听不下去了,起身,抱着自己的大孙子就打算上楼。

    “嗳,我说你走什么啊?你还不好意思了咋的啊?”

    厉老太太一向都是风风火火的个性,本就在埋汰自己老伴儿的事情上占据了上风,但还是一副自鸣得意,得理不饶人的架势。

    对于自己老伴儿,厉锦弘懒得接她的话,白了厉老太太一眼,暗自腹诽了一句“鸭子嘴”,就转身离开了。

    “嗳!”

    看自己老伴儿真就生气的离开了,厉老太太也猛地意识到可能真的是自己说的话太口无遮拦了一些。

    不想让大家伙看他们老两口的笑话,也不想让本来好好的一顿聚餐,因为自己口无遮拦的话就扫了兴致,她赶忙挪动碎步,追上厉锦弘。

    “干什么?”

    看到自己老伴儿的一张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厉锦泓沉着脸,问到。

    能看得出自己老伴儿的脸色这会儿难看异常,可想而知,自己真的惹他生气了。

    不想承认错误,也不想让自己老伴儿生气,厉老太太舔了舔几次唇瓣以后,厚下脸皮,上前挽过了厉锦弘的手臂。

    “泓哥,我刚刚好像有点儿任性了,我这一想到我们两个人当年的事情,就控制不住情感!”

    用两个人热恋那会儿的称呼唤着厉锦泓,厉老太太那声音,俨然是刚和厉锦泓热恋一般的娇-羞。

    也不知道自己的老伴儿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招,如果说是之前年轻那会儿,听到自己的妻子这么唤自己还没有什么,这会儿听来,他整个人的鸡皮疙瘩都掉了满地,心里膈应的不行。

    “少给我扯没有用的!”

    被自己老伴儿那一声“泓哥”搞得胃部一阵不舒服,厉锦泓生怕会耽误了一会儿吃饭的胃口,理都不稀罕理厉老太太,兀自往楼上走去。

    一看厉锦弘是真的生气了,不想理自己,厉老太太直接就拿出来了两个人谈恋爱时的那一套去追他。

    “嗳,泓哥,你别这样,等等我!”

    楼下的人看厉老太太上楼去追厉锦弘,纷纷怔了一下,用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回味儿来。

    回味过来以后,几个妯娌捧腹大笑,自己大嫂一句一个“泓哥”的唤着自己的大哥真的让她们觉得好笑的不行。

    ————————————————————————————————————————————————————

    挨到了吃饭的时间,众人都纷纷落座了,厉锦弘才沉着一张脸下楼。

    不同于厉锦弘冷冰冰的脸,厉老太太笑得满脸都是褶子。

    手挽着自己的老伴儿到餐厅这边,厉老太太也一直在笑着,好像有什么好事儿发生一样。

    随着自己大哥和大嫂走进来餐厅,厉敏想到自己大嫂那一声“泓哥”,没有忍住,又笑了出来。

    随着厉敏笑出来,尹慧娴和徐雯华两个也随着笑了起来。

    看着在场的几个都做了叔婆级别的人在笑,厉锦江和厉锦涛、崔局都不禁的挑眉看自己的妻子。

    “你们这是在笑什么呢?”

    说话的是崔局,因为一直在执法部门主持工作,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威严,不过在几个女人的笑声中,他的询问口吻,怎么听,也威严不起来。

    “没笑什么,我就是在想,我是不是也应该给你起个‘爱称’,以后方便交流!”

    厉敏越说,崔局越是迷糊,到最后由挑眉,变成了皱眉。

    看自己的老公不懂自己的意思,厉敏摆了摆手。

    “我回家再和你说吧!”

    说完话,她抬眼再去看自己的大哥和大嫂时,还是没有忍住的笑着。

    虽然不清楚自己的大哥大嫂刚刚上楼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不过她看到自己大哥的脖颈处,隐约有一圈齿痕,她还是不免想歪了起来。

    厉锦弘一看自己的亲妹妹在挖苦自己,白了她一眼,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坐在了主座位那里。

    一落座,厉锦弘就拿出来自己做大哥的威仪架势。

    “该吃饭就吃饭,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拿捏好尺度!”

    很明显,这话儿,他是说给自己老伴儿听的。

    不过厉老太太对于自己老伴儿含沙射影的话不以为意,继续脸上露着笑。

    因为有厉锦泓的话在先,大家伙这一顿饭吃起来还算圆满,中途除了睡觉了的两个小家伙醒来,可能是饿了,张罗着要吃-奶以外,一切都圆满的进行。

    ————————————————————————————————————————————————————

    帮佣不好意思在餐厅那么多人的情况下说孩子要吃-奶,就把乔慕晚叫了出来。

    被家里的帮佣叫出了餐厅外以后,帮佣和乔慕晚说了孩子醒了,在哭,可能是要吃-奶,她没有再回餐厅,随家里的帮佣上了楼。

    一上楼,乔慕晚就听到了两个小家伙叽叽呀呀的哭声。

    知道两个小家伙是饿了,她感觉走上前去给孩子喂-奶。

    看乔慕晚照顾两个孩子忙不过来,帮佣就抱着男婴,哄着他,让乔慕晚先给女婴喂-奶。

    帮佣帮了自己的忙,乔慕晚自是感激的不行,她不想麻烦正在吃饭的家人,心想着,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应付的来,不成想,自己还真就照顾不了这两个小家伙。

    “孩子递我吧,你出去吧!”

    就在乔慕晚撩开衣襟,准备给女婴喂食的时候,门锁被人从外面拧开,跟着,一抹笔挺的身影,长身而立的出现在了门口那里。

    听到厉祁深的声音,乔慕晚抬起头儿,循声看去。

    在看到厉祁深进来了客房这里,往这边走,她皱了下黛眉。

    “你怎么来了?”

    上次,因为生产的事情,自己就耽搁了一家人的年夜饭,这会儿的元宵节聚餐,自己和厉祁深都不在,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好。

    “看你出去以后就没回来,就出来找你了!”

    厉祁深边说着,从帮佣的手里接过来了自己的儿子,

    没有让帮佣再留在这里,帮佣听了厉祁深的话以后,出了客房。

    没有了外人在,乔慕晚皱了皱眉头儿,看向厉祁深。

    “你和我都不在饭桌上不好,你还是回去吧,我自己能应付的过来。”

    对于乔慕晚的话置若罔闻,厉祁深根本就不觉得一顿饭而已,两个人都不在又不耽误什么事儿。

    相反,像这样的聚餐,要是想,他们厉家一周就可以聚一次,又不差这一次。

    “没有什么不好的,我自己的儿子,我自己不照顾让谁来照顾。”

    理所当然的,厉祁深认为自己身为父亲,就要做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照顾孩子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假手他人。

    乔慕晚想要和厉祁深讲一讲利害关系,不想他们两个人扫了大家伙的兴致,但是不等乔慕晚开口,厉祁深已经做到了g边,

    单手抱着怀中不断哇哇大哭的厉淘淘,他罔顾自己的儿子,伸出另一只手探向乔慕晚,然后越过衣襟的阻拦……

    “你干什么?”

    厉祁深突然的动作,让乔慕晚当即一惊。

    “叫什么?我不过是帮你舒缓舒缓奶管,大惊小叫做什么?”

    “不用!”

    乔慕晚拨开厉祁深的手,不想让她来帮自己。

    这个男人一向坏心思多的很,她根本不敢保证自己给孩子喂-奶的时候,他会不会搞出来什么事儿。

    只是她的手刚摸到厉祁深修长骨节的手指,厉祁深就拿开了她的手,继而,掌心更加坚-挺的掌控让他爱不释手的玲珑。

    “你……”

    掌心下的尖-端儿渐渐的涨起来,周遭的血管也被逐渐温热感染,乔慕晚感觉到了奶管被疏通的同时,一种让自己羞赧的感觉也油然而生。

    虽然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次数不少,只是,自己实在是min-感的身体,被他这样一碰,忍不住有了羞耻的东西,像是电流一般,向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一股脑的袭来。

    耳边听到了乔慕晚有些隐忍的喘息声,厉祁深湛黑的眉目间,不禁荡起一抹风情的狡黠。

    “不用担心我的手法儿不行,没有谁比你更清楚我的手法儿了!”

    他的话明显带着另一层含沙射影的含义,让听惯了这个男人无赖的话的乔慕晚,当即就明白了他的话传递给自己的讯息是什么意思。

    “就知道你没有安好心!”

    这个男人来这里,以“照顾”孩子的名义来做些什么,她当时就应该有所警惕的,只是,她真的是太掉以轻心了,完全没有料到这个男人是要做一些图谋不轨的事情。

    听乔慕晚对自己抱怨的话,以及她时不时像是抽气一样的哼声,厉祁深嘴角的笑纹,变得更是深邃起来。

    “我只是想让你舒服,时时刻刻都舒服!”

    “这哪里是舒服?我看你就是故意折磨我的!”

    乔慕晚被他撩的真的是难受的不行,如果身体允许,没有这两个小家伙在,这会儿,恐怕她已经把眼前的男人反扑倒,只是,情况真的就不允许她这样跟着本能反应的放纵。

    “行了,你别再继续了,我都不能给孩子喂-奶了。”

    乔慕晚腾出来一只手去拨厉祁深的手,不让他再继续作怪。

    看乔慕晚有些不乐意的样子,厉祁深也不想再闹了。

    只是他收回手,刚准备去哄自己怀里的厉淘淘的时候,只见厉淘淘胡乱的动着他的两个小手,在扒他的衣襟。

    然后由于厉淘淘小小的脑袋正好贴着厉祁深胸口的位置,他淌出来的哈喇子,已经把厉祁深左面茱萸位置那里的白衬衫,沁染出来了一大片的水渍。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