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大结局(二十四)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405章:大结局(二十四)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第405章:大结局(二十四)    当接到乔茉含打来的电话时,听说她身中一刀,年南辰也不管乔茉含到底是真的身中了刀子,还是假的中了刀子,也不管她是否欺骗了自己,就赶忙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拿了一件外大衣,赶紧驱车赶去乔家那里。

    把这种对乔茉含的关心归结为亏欠,年南辰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本能反应,与亏欠无关……

    “茉含平白无故怎么可能身中刀子呢?而且还是在乔家,这真的是太荒谬了!”

    乔慕晚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着冷静的姿态,只是她听到这些荒诞的事情,再因为最近的事情影响,她根本就无法做到思绪理智。

    对于乔慕晚的质问,年南辰说不出来个所以然,他真的不清楚乔茉含身体中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毕竟他到乔家的时候,整个家里,只有腹部中了刀子,躺在血泊里的乔茉含,再也没有其他人。

    现在的情况已经乱成了一团乱麻,乔慕晚尽力不让自己自乱阵脚,不然,她会被这样接连发生的事情逼疯的。

    稳定了一下情绪,她微颤着泛白的唇,问——

    “我父母呢?让他们接电话!”

    她不是不信年南辰,只是乔茉含在乔家中了刀子,自己的父母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再不济,家里还有帮佣在,怎么可能轮到需要他年南辰去乔家送自己的妹妹去医院。

    “我赶去你家的时候,你父母……根本就不在,就包括家里的佣人也没有!”

    乔慕晚:“……”

    “我到你家的时候,你的家里,狼藉一片,除了腹部中了刀子的茉含,再没有任何人,我不清楚你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能告诉你的,依照你家发生的情况来看,你父母……应该和茉含一样,也出了事儿!”

    年南辰的话一经说出口,乔慕晚手心里的手机就从掌心间滑落……

    震惊的瞪大眼,惊骇,蔓延她的眼底,一直延伸着到眼白处。

    看到乔慕晚的脸色如常骇人,本就烦心的厉祁深,湛黑的眉目,深邃的拧紧。

    不假思索,他沉着冷鸷的脸,拿过乔慕晚掉落的手机。

    “慕晚,你先别担心,这只是我的猜测,不一定是真的,你先不用放在心上。”

    年南辰从电话那端感受到了乔慕晚的惊骇,他赶忙解释道。

    他不是想刺-激乔慕晚,只是他到乔家看到的情景,完全就是乔家父母凶多吉少的假象,再加上乔茉含身体中了刀子,可想而知,乔家父母的境况,只会比乔茉含糟糕,不会比她强。

    考虑到乔慕晚现在怀着孕,他已经尽可能的把情况说的没有那么惨烈,只不过,他这样委婉的说法儿,还是让乔慕晚被震惊到了。

    听着电话里年南辰解释的话,厉祁深本就黑得能拧出来墨汁的鹰隼般的眸,冷漠的瑟缩一下瞳仁。

    “是我!”

    听到厉祁深似寒冬腊月雪珠般的淡漠声音,透着磁性,年南辰有片刻的恍惚,但很快,就恢复了状态。

    “你现在在哪里?”

    “在市中心医院!”

    听厉祁深问,年南辰答了现在所在的位置。

    “我们马上过去!”

    ————————————————————————————————————————————————————

    厉祁深和乔慕晚赶去医院那里的时候,年南辰正浑身上下是干涸血痕的倚在抢救室门外的墙壁上,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颓废极了。

    从来没有见到过表情如此不堪的年南辰,乔慕晚怔忡住了神情。

    不过视线没有过多的在年南辰的身上停留,就注意到了他白色的衬衫,被殷红、醒目的血,沁染红了一大片。

    一想到这可能是自己妹妹身上的血,她无法自控情绪的轻颤起来。

    发觉到乔慕晚眼底的恐惧,厉祁深皱着眉头儿,伸手,把她收入到了臂弯中。

    他能猜想的到情况没有那么简单,所以他根本就不希望乔慕晚来见年南辰,只不过,实在是拗不过这个小女人的偏执,厉祁深最后只好带她来了这里。

    听到了有脚步声,颓废不堪到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狼一样的年南辰,缓缓的睁开眼皮。

    没有舒展开的眉头下面,一双阖着的眸在看到乔慕晚出现时,眸底的光,震荡了几分。

    见年南辰的目光往自己这边看来,厉祁深迎上他的目光,跟着,臂弯紧拥着小兔子一样的乔慕晚,走上前。

    来到了年南辰的面前,乔慕晚就算是心里再怎样的惊恐、担忧……但还是捏紧着手指,目不转睛的看向他。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茉含怎么样了?还有我父母,他们……”

    声音颤抖的厉害,她根本就说不出来她父母是不是已经凶多吉少的话,只得目光无措、又无助的看向年南辰。

    她刚刚在车上不止一次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只不过收到的语音提醒都是暂时无法接通,这让拼命往好处去想的自己,心底里仅存的一丝自我安慰的防护层,都变得塌陷了。

    收到乔慕晚眼神儿中的无奈和楚楚可人,年南辰拧起来了眉头儿。

    要他怎么说关于这一切的事儿,说重了,他怕乔慕晚会受不了;说轻了,自己欺骗乔慕晚、瞒着她真相,又良心上过不去。

    一时间,年南辰难做极了……

    看出来了年南辰的犹豫不决,厉祁深生怕年南辰的话会刺激到乔慕晚,半阖黑眸,刻意递给了他一个眼神儿,不让他把话说得那么重。

    本来还在犹豫要如何和乔慕晚说才会把这一切降低到最低的伤害点,收到了厉祁深眼神儿的提示,他心里也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做说辞。

    “慕晚,你先别着急,茉含的情况不是很严重,医生在里面忙呢,一会儿就会有答案,至于你父母,我真的不是很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不过等茉含出来,她会对你说明情况!”

    “你没骗我?”

    乔慕晚还是不肯相信年南辰的话,他刚刚在电话里明明说了自己父母的情况会很糟糕的话,怎么这会儿就变了卦。

    “没有!”

    年南辰很肯定的回答乔慕晚,甚至为了让她相信自己的话,他的眸光,从未有过的笃定的看向她,让任何人看了,都找不到一丝的破绽。

    “我刚刚真的是神志不清,才胡言乱语了一些话,后来我冷静的想了想,才发现真的是我min-感了!”

    生怕乔慕晚对自己会再起疑,他又解释了起来。

    只不过,年南辰就算是这么坚定的给了她一个说辞,乔慕晚还是抱有怀疑。

    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太难以让人应对,她不确定这样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是不是也发生在了自己父母的身上,所以,她真的好害怕,害怕像是死婴事件,电梯惊魂事件会发生在自己的父母身上。

    看得出乔慕晚对年南辰的不信任,厉祁深只得把她的身体扳向自己。

    “没有事儿不好吗?你一定要往坏处想?”

    “没有!”

    乔慕晚矢口否认厉祁深的话。

    “我没有往坏处想,只是……我只是觉得事情真的没有那么简单啊!”

    “很多简单的事儿,都被想复杂了,就成了难事儿,凡事少想想,事情也许没有那么复杂。”

    耐着心思的哄着乔慕晚,厉祁深觉得此刻的乔慕晚在自己的面前,就好像是自己的女儿一样。

    听了厉祁深这么肯定的说辞,乔慕晚也不敢再多想。

    或许就是这样吧,其他人的话,对于她来说,可以选择信与不信,但是厉祁深的话,她的选择就是毫无保留的相信。

    “你最近太累了,你就算是不觉得累,你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都跟着你累了,所以,好好的休息,睡一觉,嗯?”

    乔慕晚不想休息,乔茉含现在在抢救室里抢救,自己的父母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她哪里有什么心思睡觉。

    刚想拒绝厉祁深的提议,走廊这边,传来了厉晓诺的声音。

    “哥,嫂子,你们怎么在这里?”

    说着话的同时,厉晓诺走上前,只不过再看到这里面还有一个年南辰在的时候,眉目间带着挑衅的意味,她扬了扬隽秀的眉头儿。

    至今,她都还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办理乔慕晚离婚手续的时候,针对这个年南辰,自己是有多么的尖锐、犀利……

    打从大学毕业以后,这三年里,手上接的官司大大小小,不计其数,却始终没有哪一场官司,让她觉得会赢得那么爽快、那么酣畅淋漓、难以忘怀。

    只是对年南辰给了一个傲慢的眼神儿,厉晓诺就把目光,落在了乔慕晚和厉祁深那里。

    今天她来这边是要取证关于一起民事诉讼案的证据,因为两方打了架,她要从医生这边知道自己的辩护方受了几级的恶意伤害,这样好方便她找寻条例,做呈堂供词。

    不想,自己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大哥和嫂子也在这边。

    厉晓诺刚走上前,就发现了乔慕晚的脸色不是很好,就皱起了眉头儿,关切的问——

    “嫂子,你怎么了啊?脸色怎么这么难堪?”

    关于昨天的死婴事件,今天的电梯惊魂事件,再到刚刚的乔家出事儿,厉晓诺一分一毫都不知晓,一直在忙官司的她,在工作的律师所附近有自己的私人公寓,所以她平时都是不回去老宅那边的,所以对于最近发生的事情,她真的一无所知。

    “没……没怎么!”

    乔慕晚摇晃着头儿,否定到。

    为了不让厉晓诺太过担心自己,她嘴角隐隐挂着虚弱的笑。

    “真的没有什么事儿吗?我看你的脸色,真的很不好啊!”

    “你嫂子最近没有休息好。”

    一旁的厉祁深,替乔慕晚接了话,回答了厉晓诺。

    跟着,他双手搭在乔慕晚的肩头儿上,把她推到厉晓诺的面前。

    “带你嫂子去那边坐会儿,和她聊会天!”

    厉晓诺不清楚乔慕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过看到这里有年南辰在,她直觉性的认为又是这个天杀的年南辰膈应了自己的嫂子。

    厉晓诺虽然这会儿很想怒骂年南辰一顿,把他贬的一钱不值,不过看乔慕晚的脸色实在是不好的厉害,就怒瞪了年南辰一眼后,识趣的带乔慕晚去了一旁。

    没有了乔慕晚在,厉祁深对于年南辰要对自己说些什么也就没有了忌讳。

    “慕晚不在,你可以把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毫无保留的告诉我!”

    见到厉祁深怕乔慕晚会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如此的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年南辰不得不承认,在乔慕晚的问题上,他确实是输得心服口服。

    不管是他和乔慕晚有婚姻那会儿,还是和乔慕晚没有婚约那会儿,他都从来没有像厉祁深这般怕乔慕晚会受到伤害,不想她知道一些对她而言不好的事情。

    在心里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和厉祁深从外在就比不了,在对乔慕晚的事情上,更是输的一败涂地,自己到底还有什么对乔慕晚放心不下的呢!

    扪心自问了会儿,年南辰再收住自己的情绪、看向厉祁深的时候,把事情的大致情况,给他描述了一遍。

    “我想不到到底会是谁这么丧心病狂,我有问过茉含,不过茉含不回答我。”

    他去乔家时看到的场景,真的惊悚极了,他试图去问乔茉含到底是怎么了,她的父母去了哪里,只不过乔茉含看着来到这里的年南辰,根本就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笑,然后呢喃着声音,有气无力的说着“你来了,你终究是来了……”的话。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猜想有错误,我觉得这件事儿,没有那么简单,从情况上来看,像是仇家报仇,只不过,茉含好好的活了下来,似乎对方又想让我们知道做这些事情的人是谁,所以我觉得,这个所谓的‘仇家’,应该是我们认识的人!”

    听年南辰的分析,厉祁深认为也不无道理。

    暂且没有吭声,他陷入到了沉思中。

    半晌后,他才出声——

    “乔家那边有什么异常?”

    “没有什么异常,不会让我想不通的一点儿是乔家的佣人都不知所踪了。”

    乍听到年南辰说乔家的佣人都不知所踪了,他狭长的黑眸,瞳仁瑟缩了起来。

    按照常理说,对方是报仇的话,连乔茉含的命都留下了,完全没有必要难为几个佣人,不留活口。

    而且,如果说那些佣人没有出事儿的话,为什么不报警?

    想到这些,厉祁深很确定一件事儿,那就是,这些佣人并没有出事儿,而是被这些所谓的“仇家”给收买了,所以,乔家会出事儿,完全是乔家的帮佣,和这些“仇家”之间里应外合。

    “乔家那边,现在有没有人在?”

    “有,我让我的助理留在了那里,为了避免现场被破坏,我让他在那里暂时维护现场,然后,我送茉含来了医院以后,报了警,我觉得事情不管是怎样,都应该让警方介入调查。”

    对于年南辰的做法儿,厉祁深没有什么疑议。

    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常理都是报警,让警方介入调查、处理。

    没有做声,厉祁深又思忖了起来。

    很多事情,往往被人想不通,不是因为事情复杂,而是存在一个盲点儿,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盲点儿。

    如果人一旦陷入到了这片盲区中,事情就会解不开。

    但是如果自己找到了这个盲区中的盲点儿的所在,事情处理起来,也没有那么难不说,相反,可以说是迎刃而解。

    厉祁深尽可能的找寻着这个盲点儿,在想到乔家的帮佣可能是被对方收买时,眼神儿阴冷了起来。

    再怎样说,乔家的那几个帮佣在乔家也做了好久的佣人,乔家对他们应该一向不薄,不可能让他们做出来背叛乔正天和梁惠珍的事情。

    找寻不到那几个佣人怎么会背叛乔家人的原因,厉祁深浓黑的眉,皱紧着。

    忽的,昨晚自己给乔慕晚吹头发事儿,她对自己迷迷糊糊说的话,让厉祁深的脑海中,倏地窜出来一个名字。

    杜欢!

    乍想到这个名字时,厉祁深阴沉的眸,倏地一凛。

    就像是事情突然间拨云见日一般,他当即就想通了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

    如果不出意外,乔家的几个人佣人并不是背叛了乔正天和梁惠珍,而是梁惠珠因为是梁惠珍妹妹的原因,把那几个帮佣给遣开了,所以,杜欢和梁惠珠母女有了接近乔正天和梁惠珍的机会。

    也就是说,造成了乔茉含重伤,乔正天和梁惠珍失踪的所谓的“仇家”,就是杜欢母女,或者,再加上杜欢的父亲,是他们一家人,制造出来了这出闹剧。

    一时间,他竟然明白了乔茉含为什么只是被捅了一刀,而不是要了她的命儿,这明摆着就是要让他们知道这一切是谁所作所为。

    把事情完全想开了以后,厉祁深刚准备简单的给年南辰说一下具体情况时,乔慕晚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突然响起来的电话铃声,在静谧的走廊里,凸显的格外的清晰,隐约间,还带着几分诡异的氛围,听起来,怪极了。

    听到了乔慕晚的手机响起来,厉祁深和年南辰纷纷向乔慕晚看去。

    正在和厉晓诺随意聊着天的乔慕晚,也没有想到这会儿自己的手机里会进来电话,就皱了下眉头儿,变得变得有些狐疑起来。

    但仅仅是怔忡了一下,她就拿出来了手机。

    看了眼手机屏幕,看着上面是自己不熟悉的电话号码,她蹙眉。

    这会儿的她,本就被烦的不行,心绪凌乱成了一团麻绳,这个电话,她无疑是不想接的。

    只是,不断作响的手机铃声,就像是在冥冥之中昭示着自己些什么。

    按捺住心里的异样,她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接了电话……

    看了眼手机屏幕,看着上面是自己不熟悉的电话号码,她蹙眉。

    这会儿的她,本就被烦的不行,心绪凌乱成了一团麻绳,这个电话,她无疑是不想接的。

    只是,不断作响的手机铃声,就像是在冥冥之中昭示着自己些什么。

    按捺住心里的异样,她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接了电话……

    看了眼手机屏幕,看着上面是自己不熟悉的电话号码,她蹙眉。

    这会儿的她,本就被烦的不行,心绪凌乱成了一团麻绳,这个电话,她无疑是不想接的。

    只是,不断作响的手机铃声,就像是在冥冥之中昭示着自己些什么。

    按捺住心里的异样,她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接了电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