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大结局(二十三,8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404章:大结局(二十三,8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第404章:大结局(二十三,8千字)    知道情况紧急,小王也就没有怎么卖关子,走上前,把关于自己和张师傅发现康靖辉,再到康靖辉逃走,张师傅去追康靖辉的事情,前前后后给厉祁深复述了一遍。

    “因为他说他是医院新聘用来的临时工,然后,让他拿出来工作牌,他拿不出来工作牌,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我和张师傅当时就有怀疑他,不过当时我和张师傅都没有多想,心想可能是我们多疑了,后来我发现电梯出了事儿,我和张师傅才意识那个穿黑色衣服的男人是有问题的。”

    “……”

    “就在刚刚,张师傅打电话过来,说他追那个嫌疑人追到西河那边的时候,因为那个嫌疑人见情势不对,就跳河了,不过西河那边水深,那个嫌疑人也不会游泳,在河里挣扎了没有多长一会儿,人就沉底了,不出意外,他已经死了。”

    “死了?”

    这个结果让厉烁有些意外,按照常理说,一个人不会游泳,就算是要逃跑,也不至于跳河啊,这一旦选择了跳河,就等于说选择了死亡。

    “在西河的什么位置?”

    想想这个情况有些不对劲儿,厉烁不做多想,又问了康靖辉跳河的位置。

    不管康靖辉是死是活,他们警方都要去那边勘探情况,打捞尸体,做报告。

    这两起事件发生的非同小可,他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怎么可能偷梁换柱的做了这两起能要了人命的事情?可想而知,他能躲过医院的检查,进入操纵室,一定是有人为他做了内应。

    见厉烁问,小王报了张师傅刚刚告诉自己的地点。

    得知了地点,厉烁赶忙给副队打电话,让副队带手下前去打捞尸体。

    “哥,我去西河那边看看,有情况我给你打电话。”

    “好!”

    厉烁走了以后,院长带着小王也准备离开。

    就在小王准备走的时候,厉祁深叫住了他。

    “你说那个张师傅去追康靖辉,我问你,他走的是电梯还是步行梯?”

    有些不清楚厉祁深问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小王老诚的回答了他,“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是步行梯,要是走的电梯,监控录像里应该会查到,但是步行梯不同,步行梯那里的监控录像有死角,可能拍不到嫌疑人。”

    听小王这么说,厉祁深将手搭成塔状抵在下颌处,陷入到了一片沉思之中。

    他再抬起头儿时,看向小王,“暂时没有什么事儿了,如果还有事儿,我再找你。”

    “好的。”

    院长和小王走了以后,厉祁深半阖黑眸,略显疲惫的将手指抵在了太阳xue上。

    ————————————————————————————————————————————————————

    乔慕晚检查出来以后,厉祎铭把乔慕晚的情况告诉了厉祁深。

    除了惊吓过度,乔慕晚并没有什么大碍,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总体上,母子三人都很健康。

    经过了昨天和今天的两起惊魂事件,厉祁深一点儿也不敢再让乔慕晚离开自己半步。

    虽然乔慕晚被告知没有什么大事儿,但是厉祁深实在是放心不下,就让乔慕晚在医院这边留院观察几天。

    “我没有什么事儿的,你就算是让我在这里留院观察几天,也不能不让我去看看妈啊!”

    刚刚发生的电梯惊魂事件,让自己一个年轻人都要吓得魂飞魄散了,何况是厉老太太上了年纪,一个近七十岁的老人了,可想而知,她受的惊吓不会比自己少,只会比自己多。

    见乔慕晚坚持要去看看自己母亲的情况,厉祁深没有什么办法儿,就应允了。

    没有再让乔慕晚坐电梯,考虑到自己母亲所在的楼层只比乔慕晚所在的楼层低了两层,两个人就走了步行梯。

    没有敢让藤老太太知道乔慕晚发生了电梯惊魂事件,厉老太太特意选了在五楼的病房,以此来阻隔消息的传递。

    乔慕晚的肚子越来越大,走起路来有些费劲儿,刚下七楼,厉祁深见乔慕晚走得艰难,再加上电梯事件的影响,脸色不是很好,就让她在六楼缓步台那里休息休息。

    乔慕晚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事儿,但是拗不过厉祁深的强势,只得乖乖的听话,在六楼的缓步台那里稍作休息。

    “这回的事情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警方那边有点头绪了吗?”

    乔慕晚谈不上聪明,但是这次的电梯事件是人为原因,还是突发的电梯故障,她很清楚,也能猜得到今天的事情,和昨天的死婴事件之间,有着莫大的联系。

    “不用你cao-心,警方那边在调查,有了结果会通知我的。”

    厉祁深不是很想和乔慕晚谈关于昨天和今天的这两件事儿,就没有看她,把目光看向别处。

    目光不经意扫到垃圾桶时,一个黑色的棒球帽掉落在垃圾桶旁边,直接落进了他的视线里。

    眼皮不着痕迹的掀了掀,忽的,眸色一凛。

    几乎是不假思索,厉祁深迈开修长的腿,走了过去。

    乔慕晚本来还想和厉祁深再说些什么,但是看他往一个垃圾桶那里走过去,黛眉微蹙。

    “怎么了?”

    厉祁深的反应有些不对劲儿,乔慕晚的目光,带着怀疑的打量,看了眼被他捡起来的棒球帽。

    没有回答乔慕晚的话,厉祁深兀自思忖了起来,他再收回目光的时候,看向乔慕晚。

    “马上离开这里!”

    乔慕晚:“……”

    厉祁深突然要自己走,让乔慕晚有些摸不清头脑,但仅仅是片刻的迟疑,她还是跟上了他的步伐,下了楼。

    ————————————————————————————————————————————————————

    厉祁深把乔慕晚塞进车子里的时候,打了电话给厉祎铭。

    “马上给妈转院,现在的这家医院不能待了!”

    “怎么了?”

    在陪着厉老太太的厉祎铭,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听自己大哥打电话给自己说了件这样让自己匪夷所思的话,皱起来了剑眉。

    “别管怎么了,马上待妈离开,医院这里现在是个是非之地,你快点儿带妈离开。”

    见自己的大哥如此的坚持,厉祎铭也没有再犹豫,再加上厉老太太也强调自己没有什么事儿,他挂断了电话,和厉老太太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就带她离开了。

    ————————————————————————————————————————————————————

    乔慕晚坐在厉祁深的车上,看着他手指扣着方向盘,骨节隐隐泛白着,心脏不禁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她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不过看情势,情况应该很糟糕,不然,他绝对不会这么着急的带自己离开,还打了电话给厉祎铭,让他带厉老太太马上离开。

    厉祁深抿紧着削薄的唇,冷漠勾起的唇,展现着绝然的弧度。

    该死!

    他险些失策了,如果不是看到那个被康靖辉丢在了医院垃圾桶那里的棒球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完全不敢想象。

    轿车在往水榭那边行驶,中途,厉祁深接到了厉烁打来给自己的电话。

    “哥,我到了西河这边,也和救援队员展开了打捞,不过……”

    “不过你们打捞上来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康靖辉,是不是?”

    不等厉烁把情况说给厉祁深听,厉祁深就已经接下来了他的话。

    闻言,厉烁又震惊又错愕。

    “你怎么知道?”

    “别问我怎么知道,这件事儿被暗度陈仓了,你和我都被蒙在鼓里了,那个张师傅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你先和你手下把他扣下,剩下的事情,我一会儿过去再和你说。”

    厉烁:“……”

    “对了,你马上赶去医院那边,康靖辉现在藏匿在医院的某一个角落里,你和你的人,一定要确保医院里的病人的安全。”

    康靖辉现在的行为已经可以用“病态”两个字来形容了,连他自己孩子的尸体都可以拿来成为他丧心病狂的复仇工具,可以想象,他已经到了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的疯狂地步。

    所以,医院里的那些病人患者,完全可能成为康靖辉威胁或者伤害的对象。

    “好!”

    厉烁不敢懈怠,他虽然是刑侦队这边的队长,但是在这样发现蛛丝马迹的事情上,完全和厉祁深的睿智比不了,既然自己的堂哥可以这么肯定的和自己说这些,他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康靖辉在医院那里。

    挂断电话,厉祁深本就脸部线条绷紧成了弓弦一般,厉烁打来的电话,更是让他的脸色,变得难看。

    他不确定那个维修工小王有没有问题,不过那个张师傅一定有问题。

    从康靖辉能混进去医院就可以猜想的到,他在医院里有内应,一个外人能随意的出入医院,这实在是太荒谬了,所以,一定是有人和他里应外合,才能达到操纵电梯的目的。

    而不出意外,那个康靖辉根本就没有离开医院,那个棒球帽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

    他应该是把棒球帽和穿的那件外衣丢了,乔装成了另一个身份的人,藏匿在医院的某一个角落里。

    所以,刚刚他想到这一切是康靖辉使用的调虎离山之计,就想到了,让警方去西河那边,无非就是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制造盲点儿,让他们把关注的重点放到西河那边的尸体打捞上,而不是医院这边。

    ————————————————————————————————————————————————————

    与此同时,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白色口罩的男人,在乔慕晚所在的病房附近打量了一圈以后,见没有人在,就不做多想,把口罩往上拉了拉,推着药用车,进了病房。

    事情的一切发展,完全顺应了厉祁深的猜测,康靖辉确实没有离开医院,更没有跳河畏罪死亡,他所制造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制造让大家以为他死了,好大家把关注的重点转移,这样他就可以着手做谋害乔慕晚的事情了。

    只是,他完全没有料想到,自己没有把棒球帽丢进垃圾桶里,让厉祁深发现了端倪。

    将药用车推进了乔慕晚的病房里,他刚刚观察到厉祁深离开了,就迫不及待的要进病房里,取了乔慕晚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的命。

    只不过,他终究是失策了一步,没有打量好情况,以至于乔慕晚随厉祁深一起离开,只自负的认为厉祁深走开了,完全没有想到出了之前的两起事儿,两个人是不可能再分开的。

    乔慕晚的病房里,有布帘把病chuang遮挡住了,康靖辉想象着乔慕晚此刻正在里面休息,立刻就有癫狂的血色蔓延上他的眼白,将他的眼眶,渲染的一片猩红。

    从医药车里抽-出来早已经准备好的刀,康靖辉不做任何多余的思考,倏地一下子撩开布帘,就猛地一顿疯狂的扎刺。

    随着他歇斯底里的动作,chuang铺上面的被子和枕头儿,被他疯狂的举动,刺出来了一片绒毛。

    漫天洁白的绒毛,飞扬而起,一片糟乱的情况,可以看得出来康靖辉的行为举止有多么的病态。

    只是,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在漫天洁白的绒毛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血……

    没有看到让自己浑身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血,康靖辉有那么一瞬间懵了。

    这……

    左手的手心里还握紧着刀,在想到自己可能是掉进了一个事先设计好的陷阱里时,手里的刀,乒乒乓乓一声的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眸子惊恐的瞪大,扫了一圈周围洁白的墙壁,看着白花花的墙壁,他的感觉世界里,一片草木皆兵的状态,就好像墙壁上有无数只眼睛在看着自己一样。

    完全不敢再多做假想,他头痛欲裂,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再继续待下去了。

    “啊……”

    随着他咆哮一声,狼狈的从地上起身,然后跌跌撞撞,逃难一般,往门口那里走去……

    ————————————————————————————————————————————————————

    出了病房,康靖辉的本能反应就是赶紧离开这里,离开这家完全会埋葬了自己生命的医院。

    他忍着头还在作痛的感觉,往楼梯口那里跑去。

    在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快而不乱,还有节奏的传来,他本能的回头儿看去。

    瞳孔中呈现出来一群穿着警服的警察走来,他的心脏,就好像要弹出来了嗓子眼一样让他心慌意乱。

    隐忍住身体都在不断打晃的无力感,他赶紧用手,拉了拉自己脸上的口罩,尽可能的把自己的脸,藏匿在口罩的下面。

    然后低着头,尽可能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往墙边靠去。

    这群警察是厉烁手下的一个副队带的人,受了厉烁的命令,查有没有异常的情况发生,所以,对于乔装成了医生的康靖辉,他们完全没有多做注意。

    见自己躲过了一关,康靖辉暂时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在想到医院现在上上下下都是警察以后,不敢再做多停留,加快脚下的步子,疾步走开。

    可能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警力入驻医院,康靖辉每下一层楼,就能看到警察的身影。

    该死!

    暗咒了一句,自己一方面要避开这些警察,一方面还得避开监控器的监控,从来没有任何一种情况,让自己会觉得自己的处境如履薄冰。

    不过一想到自己死去的儿子,他自己还没有杀掉厉祁深和乔慕晚的孩子来血债血偿,他就重新变得嗜血癫狂起来。

    暗自捏了捏手指,他为了让警方起疑,赶忙融入到了医生和医护的队伍中去。

    虽然对于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医生,医生和医护都很惊讶,不过医院的医生和医护众多,也就没有做多想,想到他是某个科室的医院,看了康靖辉一眼,就继续往楼下赶去。

    这个下楼的医疗队伍,是打算去车祸现场救治伤员的来这边抢救的,警方那边就没怎么查,就给了康靖辉瞒天过海的机会。

    本就庆幸于自己瞒过了这些看似聪明,实际呆头呆脑的警方,在看到自己跟着的医疗队伍要出救护车去外面办事儿,康靖辉更是高兴的不行。

    出了医院,躲避了警察的监控,康靖辉没有再跟着那些医生,直接扯下口罩,大摇大摆的往医院门口那里走去。

    本来没有多注意康靖辉的那些医生,在看到他卸下了口罩,扬着胜利者一样得意的笑离开,有些诧异,这个人不赶去车祸现场救人,离开医院这里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这些医生实在是着急去救车祸现场的伤者,就没有管康靖辉,开着救护车离开。

    ————————————————————————————————————————————————————

    出了医院的康靖辉,不知道自己暂时要去哪里,就准备到路边,打车回到出租屋那边。

    只是不等他拦到计程车离开,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长相极为丑陋的女人。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身材还算不错,但是长相极为丑陋的女人的脸时,康靖辉自我保护性的退后了自己的身体。

    “你是谁?”

    康靖辉打量着眼前这个塌陷着大半边的脸,从眼角处缝合,一直延伸到耳边一道蜿蜒疤痕的女人,心里有说不出的膈应。

    虽然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孑然一身的邋遢汉子,但是眼前这个女人的相貌,还是让他恶心的不行。

    发觉出来了康靖辉对自己的厌恶,女人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竭力隐忍自己被康靖辉目光盯着到有怒火集聚的心里,她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道——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们之间的目的是一致的就行!”

    ————————————————————————————————————————————————————

    “厉队,你看这里!”

    厉烁的一个手下,在监-控器里发现了一道穿着白大褂,行为极度诡异的身影,赶忙叫厉烁来看。

    在一两百个监-控器里看着眼花缭乱,厉烁听到手下喊自己,他收回发涩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手下。

    “厉队,你来看看这个,我盯着这个医生有好久了,他的行为举止很奇怪,虽然他带着口罩,看不清他的脸上表情,不过他的眼神,完全是警惕的表现。”

    厉烁的手下一边指着监-控器里的白大褂男人,一边说到。

    寻着自己手下说的那里看去,厉烁确实发现了监-控器里的那个医生,行为举止有些怪异。

    倒不是他不像医生,只是他的目光四下扫视,很是奇怪。

    “把七十三号监控录像放大!”

    “好!”

    接到吩咐,技术人员立刻就把屏幕调大。

    随着屏幕的放下,厉烁注意到了那个奇怪的男人,眼神儿和康靖辉有几分相似。

    在看到这个和康靖辉形象形似的医生,混进了一群赶去车祸现场的医疗团队里时,他蹙眉。

    将手指抵在唇上,在想到这可能是康靖辉乔装打扮,只为躲过他们警察的障眼法儿时,他的眸,立刻瞪大了起来。

    “是他!”

    “……”

    “是这个人,他就是康靖辉。”

    虽然他只是看了关于康靖辉的简介介绍,不过,他很肯定,这个人就是康靖辉。

    从人为心理学来分析,正常来说,一个人会表现出来这样目光四下扫视,说明他心里有鬼。

    而一个行得正、坐得直的医生,哪里会心里有鬼呢?所以,这个伪装的医生,就是康靖辉。

    在确定了这个人就是康靖辉时,厉烁,不做多想,让监控录像一直追随着他的身影做记录。

    监控录像随着一群人下了楼,出了医院,消失在画面中。

    “那群人去哪里?”

    指着监控录像中的那群人,厉烁问。

    “不清楚,需要向院方取证。”

    “那还不马上去!”

    接到了厉烁的吩咐,手下不敢怠慢,马上去查。

    再查到了关于那辆救护车去了哪里时,厉烁马上让医院的院长拨通了救护车的电话,把情况做出一个说明。

    救护车的负责人,一听那个鬼鬼祟祟的医生就是制造了电梯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大吃一惊。

    他们刚刚都有注意到了他行为举止的诡异,只是没有多想,更没有把他和电梯制造案的犯罪嫌疑人联系到一起。

    “那个人现在在救护车上?”院长问。

    “没有!”

    救护车的负责人摇头儿否定,“他随我们出了医院以后,就一个人把口罩摘了,往医院大门口走去,这会儿他人在哪里,我们不清楚啊!”

    见从救护车那边问不出来个所以然,厉烁也就不再勉强。

    但是既然康靖辉已经现身了,接下来就是抓捕行动了。

    没有在医院这边再多浪费时间,厉烁立刻联系崔局,部署关于抓捕康靖辉的行动。

    ————————————————————————————————————————————————————

    厉祁深本来是打算把乔慕晚送回水榭那边的,然后让厉祎铭和自己的母亲在水榭那边陪她,然后自己去找厉烁,调查关于康靖辉的事情。

    只是,不等他的车开到水榭那边,乔慕晚接到了乔茉含的电话。

    很少有接到自己妹妹的电话,加上最近发生奇奇怪怪的事情太多,乔慕晚在看到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是自己妹妹的手机号码,心里立刻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虽然这种不好的感觉,不对的蛰刺着她的神经,但是她还是稳定稳定了自己的情绪,接了电话。

    接了电话,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并不是乔茉含,而是年南辰。

    “是我!”

    有些诧异于居然是年南辰用乔茉含的手机打了电话给自己,乔慕晚不禁凝眉。

    自己的妹妹是又和年南辰扯到了一起?

    “慕晚,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和你说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我现在能告诉你的是,茉含现在在医院,她身中一刀,现在人在抢救室里抢救!”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本就没有消化之前事情的乔慕晚,立刻瞪大了眼,拿着手机的手指,也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怎么回事儿?茉含好端端的怎么会身中一刀?”

    想不到自己的妹妹好端端的怎么会中了刀,她有些思绪错乱,想也不想的就指正年南辰。

    “是不是你?你是不是又去刺-激茉含了?”

    自己的妹妹只有面对他的时候,才会做出来自残,甚至是不理智的事情,所以除了年南辰,她想不到还会有谁会成为自己妹妹想不开,自残的主要因素。

    “不是!”

    对于乔慕晚的诬陷,年南辰直截了当的反驳到。

    “不是我,我没有让茉含受伤,我是接到了茉含的电话,赶来乔家,才知道茉含出了事儿,身体上中了刀子!”

    年南辰也不知道具体是出了什么事儿,在公司办公的他,接到了乔茉含打来给自己的电话。

    电话里,她说她身体里中了一刀,要死了,活不成了,想要在临死前见到他最后一面,让他马上来乔家这边。

    虽然说之前事情的种种,让两个人之间产生了不可补救的裂痕。

    不过后来事情的一切真相都清楚了,让年南辰觉得自己对乔茉含的亏欠,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所以,当接到乔茉含打来的电话时,他也不管乔茉含到底是真的身中了刀子,还是假的中了刀子,也不管她是否欺骗了自己,就赶忙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拿了一件外大衣,就驱车赶去乔家那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