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大结局(十八)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99章:大结局(十八)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第399章:大结局(十八)    厉祁深刚才给乔慕晚打完电话就去开会了,这会儿他人不在。

    进了总裁室,秘书一见是乔慕晚来了厉氏,考虑到她现在怀孕的关系,赶忙端了热牛奶进来。

    “乔小姐,厉总在开会,您先等等!”

    听了秘书的话,乔慕晚一怔,跟着,下意识的皱了下眉。

    倒不是说秘书没有和其他员工一样称呼自己为“总裁夫人”,而是,这道清丽的女音……

    她竟然不知道,厉祁深的身边,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多了一个女秘书?

    在她的印象中,厉祁深全部的事情,都由陆临川代为处理,现在冒出来一个女秘书,是怎么一回事儿,她完全想不到。

    本能的抬起头儿,她湛清的目光,落在女秘书的身上,忍不住打量了起来。

    女秘书差不多二十二左右岁的样子,个子很是高挑,黑色的工作装包裹着她出挑的身型,五官虽然不是很精致,但也不错,看起来很顺眼,很干净,很清爽,而且她的肌肤很是白-皙,虽然肤质上面存在一些不足,但是有职业妆的遮掩,她脸上一些存在的瑕疵,被很好的藏匿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的形象很不错。

    发觉了乔慕晚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带着几分打量的意味,女秘书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不是不懂乔慕晚这个样子传递给自己的信息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女秘书觉得尴尬。

    “乔小姐。”

    又过了有三秒,女秘书唤了一声,乔慕晚放空状态的思绪,被拉了回来。

    因为自己刚刚的走神儿,乔慕晚不禁面露囧色。

    见乔慕晚收回了飞脱的思绪,又重复了刚刚的话。

    闻言,乔慕晚没有再想刚刚那般失态。

    嘴角的弧度,极浅的弯着,道,“没事儿,你去忙你的吧,我在这里等他就好!”

    实在是不知道厉祁深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乔慕晚就想静静的等着他回来,然后听和自己说,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儿。

    秘书走出了总裁室,百无聊赖的乔慕晚,不想再抱有怀疑态度的去想刚刚那个女秘书,就起了身,随随便便的到处打量总裁室这里的一切。

    有一段时间没有来厉氏了,不过这里,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依旧是老样子的摆设。

    随手抚了抚沙发、茶几……

    迈着步子又走到了办公桌前,乔慕晚目光随便的一扫,一眼就看见了桌上摆放着一个相框。

    眸光稍稍的一瞥,她便清楚的看到了相框中的那张照片是谁。

    把相框拿起,她看着里面的照片。

    熹微的晨光中,一个女子置身在海滩上,身后是无垠的大海,她微微侧着脸颊看向不远处天空,阵阵晨风轻拂而起,乌黑的发丝被柔和的吹起,在瞧见霞光穿破云层,她的嘴角处,扬起了莞尔的笑。

    照片中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乔慕晚看着照片中的背景,是他们潜海过的那片海滩,只是,她有些诧异,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偷-拍的自己?她竟然不知道!

    正准备放下相框到原位置,忽的,一道低沉的男音,带着好听的磁性,落到了自己的耳边。

    “还满意我的照相技术?”

    闻言,乔慕晚转过身,对视上男人意味深长的黑眸。

    “你摆这张照片在这里做什么?”

    “看着还算顺眼,就摆在这里了!”

    厉祁深随口回答着,只不过乔慕晚不知道这张照片,他偷偷的摆在这里有好长一段时间了。

    之前是她不在意,几次来这里都没有注意到。

    微挑了一下细秀的眉,乔慕晚放下了手里的相框。

    “谁准许你偷-拍我的?”

    想到这个男人似乎不是第一次偷-拍自己的照片,她扬着下颌,双手背到身后,一脸的傲娇劲儿。

    对于乔慕晚的指责,厉祁深不以为意的勾着嘴角。

    走上前,他将双手撑在桌沿的两边,把乔慕晚困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

    “摆都摆在这里了,你是打算和我秋后算账?”

    听厉祁深轻-挑的话,乔慕晚挑眉看他。

    “这张也太丑了吧?一看你就没用心拍,换一张吧!”

    倒不是说厉祁深的拍照技术不好,只是她总觉得相框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照片,好像缺了点儿什么似的。

    “嗯,我也想换一张!”

    算是赞同了乔慕晚的话,厉祁深湛黑的眉目,对视她的双眼。

    “嗯……”

    在乔慕晚猝不及防下,厉祁深收回手,一把就拉过了她的身子,把她渐渐变得丰-腴的身体,按在了自己的怀中。

    乔慕晚还没有反应过来,厉祁深的薄唇就贴合在了她的脸上。

    他偷香的样子,在“咔嚓!”一声之后,被成功的记录了下来。

    小脸蛋上一凉,乔慕晚摆出了对他很是嫌弃的样子。

    “没个正型!”

    说着话,她的小手,手指戳着厉祁深的心口处。

    “我还可以更没有正型。”

    说着话,厉祁深俯首,用两指捏住乔慕晚的下颌就攫取了她的唇。

    单手撑在身后的桌沿,厉祁深为了避免自己太过用力会让乔慕晚的腰身被硌到,就托着她的腰肢,虚压着乔慕晚的身子,抵在桌沿上,纠缠住她的唇舌,忘我的缠-绵。

    衔住两瓣让自己一秒钟都不想让自己离开的唇,厉祁深时不时的用牙齿ken-yao乔慕晚的唇,时而顺着她微微张开的唇缝,将自己像是侵略者一样的探-ru到她香甜气息的地带。

    乔慕晚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温度在不断的攀高,潮水般涌来悸动感席卷了她的感官世界。

    下意识的放松了自己的身体,她没有矫情的排斥厉祁深,双手抱住他劲瘦的腰身,与他芳汁交融的shun-xi对方。

    舌苔间的酥-麻感觉,让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感受着乔慕晚的主动,厉祁深的手指,不禁变得慵柔了起来。

    原本捏住她下颌的手指,变成了扣住乔慕晚的后脑,他吻得更深,更加用力。

    不肯放过乔慕晚,哪怕她此刻都呼吸不匀了,他也强势的一再用依恋的拉力,将她带去自己的薄唇间。翻天覆地的痴缠着……

    好一会儿,两个人才放开对方。

    不似厉祁深那般坦然自若,乔慕晚有些气息不匀。

    隐忍着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她半眯着杏眼,看着他。

    “你今天找我来这里做什么?”

    “不做什么,想你了。”

    一句“想你了”,让乔慕晚不禁失笑。

    抬手,她用两个孱弱的小手,替厉祁深理着他前襟处的领带。

    “你开完会了?”

    “嗯!”

    “晚上想吃什么?你下班以后,我们去趟超市吧。”

    “我现在就可以和你去超市。”

    他手头上面的事情都忙完了,本来,今天找她过来是打算带她去选请柬的样式,不过临时有个会耽误了些时间。

    说着话,他随手拿过衣架上的大衣,和乔慕晚织给他的那条围脖,跟着拉着她的手,往外面走去。

    “你工作都忙完了?”

    乔慕晚还是有些狐疑,虽然作为厉氏的总裁,行为举止不受约束,但是自己说了去趟超市,他就没有迟疑的答应下来,实在是太随意了。

    快要到门口那里的时候,乔慕晚倏地顿住了脚步。

    “对了,我有件事儿要问你,你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女秘书?”

    想到刚刚的那位女秘书,乔慕晚莫名的心里就有些起疙瘩。

    倒不是说她的占-有-欲有多强,只是一想到他的身边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女人,她就心里着实不痛快。

    听得乔慕晚隐隐有情绪性的声音,厉祁深垂眸,看了眼悻悻表情的小女人。

    “吃醋了?”

    乔慕晚不想承认这些,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小肚鸡肠的女人,就埋低着头儿,没有吭声,拒绝回答厉祁深的问题。

    “默认了?”

    看乔慕晚的样儿,厉祁深目光更深邃的锁住她脸上的表情变化。

    依旧是没有做声,乔慕晚耷拉个小脑袋的样儿,在厉祁深看来委屈极了。

    他抬手,把绵实的掌心落在了她的脑顶上,揉着她的头发。

    “她叫许冰,是我妈朋友家的孩子,大学寒假,来这边实习而已。”

    自己母亲那边开口了,说让自己给许冰在厉氏安排一个职务。

    问了人事部那边,实在是没有什么位置缺人,他还不好安排一个不好的工作给她,就让她给陆临川做下手,平时负责一些工作上面的业余事情。

    “你要是不喜欢她留在我身边工作,我让陆临川给她换个工作。”

    说着话,厉祁深就拿出来手机,准备拨电话过去。

    “不用!”

    乔慕晚阻拦了厉祁深,“你都说了是妈朋友家的孩子,就别给她换工作了,再说了,她也没有做错什么,是我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在这件事儿上,乔慕晚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太小女人了,不过是工作而已,面对的异性那么多,自己实在是太小鸡肚肠了。

    闻言,厉祁深的手,在她的脑顶,更加捣乱的揉着她的发丝。

    “等你生完孩子,做我特助,这样,我身边二十四小时的女人都会只有你一个人。”

    “你别闹了。”

    听厉祁深说要把陆临川踹了,自己来做他的特助,心里有些小窃喜的同时,否定了他的这个想法儿。

    再怎么说,陆临川跟了他这么久,对工作上面的事情轻车熟路,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设计师,哪里能担此重任呢?

    “好了,走吧。”

    说着话,乔慕晚红着脸,先出了门。

    ————————————————————————————————————————————————————

    在去超市的路上,厉祁深接到了厉家老宅那边的电话。

    没有说什么,厉老太太只是打电话过来说是让他们两个人回老宅那边吃饭。

    对厉老太太的话没有什么疑议,两个人就没有去超市。

    厉祁深在前方的路口那里调转了车头儿,准备在回厉家老宅之前,和乔慕晚去把请柬的样式选了。

    一看不是去厉家老宅的路上,乔慕晚侧过头儿看向厉祁深,“我们要去哪?”

    “不去哪,去选请柬的样式,那边今天打电话过来,说是可以选请柬的样式了。”

    听厉祁深这么一说,乔慕晚才意识到,他今天找自己过来,哪里是什么想自己了,原来是要自己和他去选请柬。

    “你让那边把请柬的样式寄去爸妈那边好不好呢?”

    “什么意思?”

    厉祁深一边开着车,随口问着乔慕晚。

    “没有什么意思啊,我就是觉得我们两个人选请柬的样式,可能眼光不够独到,所以我想让爸妈一起帮忙选样式啊!”

    听乔慕晚这么一说,厉祁深递过来一个眼神儿。

    什么都没有说,他再收回目光的时候,拿手机,拨了定制请柬那家公司的负责人的电话。

    ————————————————————————————————————————————————————

    到了厉家老宅那边,厉祁深和乔慕晚看到了厉敏和徐雯华她们都在这边。

    厉老太太临时决定打电话给厉祁深和乔慕晚,是因为徐雯华和厉敏两个人好久都没有看到他们两个人了,再加上两个人张罗着要结婚,她们两个人闲来无事,就张罗着几家人,一起来老宅这边。

    进了屋,乔慕晚礼貌的唤了大家伙一圈。

    厉敏看到乔慕晚,立刻就迎了上来。

    “慕晚啊,我这刚才听大嫂说才知道,原来你怀了双生胎啊,你知不知道,你是我们厉家的大功臣的啊,咱们厉家,这么久以来,还没有谁怀过双生胎呢!”

    说着话,厉敏就把自己前段时间去九华山那边买回来的一串开了光的手串,送给了乔慕晚。

    “来,慕晚,这串手串姑妈送给你,算是感谢你为我们厉家延续了香火。”

    听厉敏的话,乔慕晚有些不好意思。

    微微红着脸,她向厉敏颌首,“谢谢姑妈。”

    寒暄了有一会儿,外面有快递员来送快递。

    刚刚乔慕晚没有让厉祁深开车去选请柬的样式,就麻烦那边把请柬的样式送来这边,大家伙一起参谋。

    厉敏和徐雯华向来都是喜欢掺合他们年轻人这些事儿,一听说要选请柬的样式,两个人立刻就跃跃欲试的张罗着乔慕晚拆开快递盒。

    接过家里帮佣递上来的裁纸刀,乔慕晚在大家伙的注视下,伸出漂亮修长的手指,干净利落的拆开了包装盒。

    随着包装盒被打开,呈现在乔慕晚的东西,让她当即大吃一惊,一张原本红润面颊的脸蛋,瞬间泛出来失血的苍白。

    这……

    “啊!”

    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徐雯华当即大叫了一声,声音要多惊恐有多惊恐。

    不光光是徐雯华,看到了盒子里东西的厉敏和厉老太太,脸色也难看的要死。

    一向不热衷于她们女人这些琐事儿的几位男士,听到了徐雯华惊声尖叫,也顾不上再说关于最近公司上面的事情,赶忙来了客厅这边。

    在看到寄来的盒子里的东西,厉锦弘、厉锦涛和崔局三位男士,脸色也不好了起来。

    快递寄来的盒子里,根本就不是什么请柬的样式,而是一个死孩子,还没有长成型的孩子,隐约已经有了孩子成性的沦落,而且有脐带连接着孩子的肚脐。

    乌青色的唇,还有血管处都是凝固的紫色的血溢了出来,流满了盒子里一片污血,很显然,这个孩子有死了一段时间了,只不过,血是后放出来的。

    “这是谁寄来的东西?”

    厉锦弘看到这么晦气的死孩子,气得不轻,当即就心脏起伏了起来。

    看到自己的大哥情绪激动,厉锦涛赶忙安抚着。

    “大哥,你先别这样。”

    他让自己的大哥在沙发那里坐了下来,然后让家里的佣人,拿一些稳定情绪的药过来。

    “把这丧气的东西,马上给我丢掉。”

    厉锦弘自认为自己活了这么大的数岁,还没有收到过这么丧心病狂的东西,这个死孩子,明显刺激到了他的全部神经。

    该死,千万别让他知道是谁寄来的这个东西,不然他绝对让他好看。

    厉祁深看着满是紫色血的盒子里,是一个连着脐带的死孩子,他凌厉黑眸,瞳仁变得犀利的同时,削薄的唇,紧抿成了一字型。

    完全陷入到了一片僵硬状态中的乔慕晚,心脏好像悬在了嗓子眼处一样,让她浑然没有了知觉。

    他们这些后看到这个死孩子的人都会害怕,恐惧……何况是自己这个第一眼见到这个死孩子的了。

    乔慕晚说不出来自己的心里是怎样的感觉,直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空白的脑海中,只有这个死孩子被自己看到的一幕,牢牢的定格在了自己的脑海中。

    厉祁深垂放在裤兜里的手指,下意识的蜷缩成了拳头儿。

    就在乔慕晚惊悚到全身上下的汗毛都颤抖了起来的时候,厉祁深走过来,走在她的身边,把她收入到了自己的臂弯中。

    连自己父亲这样久经商场的老手儿,见到了这个死孩子都会恐惧的不行,他可以想象,这一幕,一定吓坏了乔慕晚。

    没有让乔慕晚再去看这个死孩子,他双手拥住乔慕晚的肩头儿,把她的头埋首在自己的臂弯中。

    “别怕!”

    他微微有青茬的下颌抵在乔慕晚的脑顶处,有安抚性的磁性声音,在她的脑顶,声线低沉的传来。

    有些无奈,第一次,这样没有预知性的事情发生的让他措手不及。

    乔慕晚瑟瑟的缩在厉祁深的怀中,没有做声的她,嗓音里完全说不出来一句话。

    她被吓到了,真的被吓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恐惧,蔓延到了她的每一根神经深处。

    她想不到是谁,是谁要这么恶毒的居然拿死孩子来吓她……

    莫名所以的,由这个死孩子,她想到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几乎是一瞬间,就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儿吓到了。

    乔慕晚隐忍着还在轻颤的身体,猛地抬起了头儿。

    “祁深,你说……有人拿这个死孩子来吓我,是不是……是不是在警示我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