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大结局(十一)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92章:大结局(十一)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活色生枭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第392章:大结局(十一)    听年南辰这么说,年永明欣慰极了,直觉性的认为他理解自己不是有意而为之,在以理解自己的态度,不想自己因为这些事儿继续心里不舒服。

    只是他不清楚,年南辰只是不想他一味的自责,影响了身体,才语气像是理解他的说了这些话。

    定了定神儿,年永明再抬眼去看年南辰的时候,哽咽着嗓子,开口,“我……我想见见慕晚!

    他是真的打从心底里想要见一见乔慕晚,相比较自己的儿子而言,自己最不起的,就属乔慕晚那个孩子了。

    她父母的悲剧,可以说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所以……

    听到自己的父亲说要见乔慕晚,年南辰皱了皱眉头儿。

    打从知道自己和乔慕晚之间,有一层没有血缘关系存在的“堂兄妹”关系,他觉得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有了很微妙的变化。

    如果说自己之前是因为不知情而对乔慕晚有好感,现在可以说多了一层与爱情无关的亲情。

    而这种感情对年南辰来说,更加难能可贵……

    见自己的眉头有皱起来迹象,年永明心里隐约作痛着。

    “南辰,你不愿意帮我找慕晚过来吗?”

    “没有!”

    年南辰摇头否定,倒不是说他不想替自己父亲找乔慕晚过来,只是他觉得,乔慕晚……未必想见自己的父亲。

    说白了,这样一个手染上了她父母鲜血的刽子手,有谁愿意见呢!

    不想让自己父亲因为这件事儿陷入到伤心的境地里,他沉思了一下,点头儿应允了。

    “我一会儿去联系她!”

    ————————————————————————————————————————————————————

    乔慕晚接到年南辰打来的电话时,正拿着买来的早餐,送给在休息室里的藤家人。

    看了眼手机号码,她眉心微拧。

    厉祁深看到乔慕晚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走了上去。

    “谁来的电话?”

    没有隐瞒厉祁深的意思,乔慕晚贝齿咬了下唇瓣,把手机递了上去。

    厉祁深晦暗的眸,在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年南辰”三个字,他并没有过多的反应,似乎早就料想到了他会打这个电话过来。

    再抬起头看向乔慕晚的时候,他的眼底,潋滟了一大片水漾般的温柔。

    “你去接电话,这里有我就行!”

    见厉祁深都这么说了,乔慕晚再没有什么犹豫,点了头儿,捏着手机,出了休息室。

    ————————————————————————————————————————————————————

    到了外面,乔慕晚心绪平静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第一次,年南辰没有用强势的态度和乔慕晚说话。

    “我……今天给你打这个电话没有别的意思,我……他想见见你!”

    也不知道是自己太久和乔慕晚之间没有过接触了,还是因为自己至始至终都不想唤自己父亲一声,亦或者还是怎样,他的声音,异常的艰涩,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似乎带着思索。

    像是生怕乔慕晚会拒绝自己,不肯见自己的父亲,年南辰在说完刚刚的话以后,就补充了一句:“他得了脑瘤,有极大的可能……所以,他很想见你一面!”

    “脑瘤?”

    听到年南辰对自己说了这样两个暗色调的字眼,乔慕晚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儿。

    “嗯,昨天被送来医院那会儿,院方确认了他是颅内长了一颗0.8公分的脑肿瘤,而且……是恶性的!”

    天呐!

    听到年南辰告诉自己这样可怕的实情,乔慕晚不可置信的手掩住唇。

    原来,年永明昨天会突然那个样子,是因为患了脑瘤的原因。

    “我知道你可能不想见他,但是他很想见你,所以,我……”

    不等年南辰低声下气的准备把“我求求你见他一面”的话说出来,那边,乔慕晚檀口掀动,先他一步出声。

    “我没有不想见到他!”

    年南辰:“……”

    长吁了一口气,乔慕晚压下自己对年永明心底莫名的心酸感觉,回了他。

    “年老先生在哪个病房?”

    ————————————————————————————————————————————————————

    乔慕晚在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厉祁深正好把东西递给藤少延,准备出来找她。

    两个人碰了面,乔慕晚见到厉祁深,搅了搅手指。

    “我要过去年永明老先生那边一趟!”

    对于乔慕晚的话,厉祁深并没有什么意外挂在脸上。

    他早就已经料想到了年永明会见上乔慕晚一面,只是没有拿捏准时间罢了。

    “我和你一起过去。”

    “不用!”乔慕晚摇头否定。

    知道厉祁深在担心自己,她莞尔。

    “他都已经颅内长了一颗恶性肿瘤,还能对我有什么威胁吗?”

    闻言,厉祁深挑了下锋朗的剑眉。

    年永明颅内长了一颗恶性肿瘤?

    俄而,他薄厚适中,xing-感的薄唇,轻轻掀动——

    “不是还有一个年南辰!”

    乔慕晚:“……”

    很显然的言外之意,年永明对你不会有什么威胁,不代表年南辰不会。

    毕竟两个人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年永明当初敢那么信誓旦旦的要乔慕晚嫁给年南辰,看上的不就是两个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就算是两个人在一起了,也没有什么所谓的顾及存在。

    “你忌讳他做什么?我和他又没有什么的!”

    “你不代表他,你和他没有什么,不代表他不想和你有什么!”

    乔慕晚:“……”

    ————————————————————————————————————————————————————

    乔慕晚到年永明病房的门前时,厉祁深刚好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厉祁深看了眼手机后,看向乔慕晚,“你先进去,我就接个电话!”

    说着话,厉祁深捏着手机,抬脚,往另一方向走去。

    看厉祁深离开,乔慕晚再收回目光,深呼吸了一口气,敲响了年永明病房的门。

    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开门的不是年南辰,而是临时找的看护。

    看到开门的人不是年南辰,乔慕晚有那么一瞬间的怔忡,再恢复神情时,对看护礼貌的颌首。

    “你好,我找年永明老先生!”

    一听到门口那里传来一道柔柔婉婉的女音,年永明赶忙出声。

    “是慕晚来了吗?是慕晚吗?”

    从昨天晚上他醒了以后,就一直在想着要见到乔慕晚,现如今,他等到了,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

    听到了年永明在唤自己的声音,乔慕晚敛了敛睫羽,走上前去。

    “年老先生!”

    一句恭敬的轻唤,让年永明心里有说不出的心酸。

    本来,她对他不应该这样的,他是她的叔叔,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和藤家人一样亲近的亲人,可是偏偏她对自己的态度,恭敬却疏离,明显是在和自己拉开距离的表现。

    隐忍住心里悲恸的感觉,毕竟,乔慕晚肯来见自己,自己应该开心才是。

    “来慕晚,坐这里!”

    指了指自己病chuang旁的座椅,示意乔慕晚坐下来,知道她怀孕的关系,根本就不适宜久站。

    没有推脱的意思,乔慕晚应了声以后,坐了下来。

    乔慕晚刚坐下,年永明唉声叹息的声音,就有气无力的传来。

    “慕晚,我知道,你一定很怨我,更不理解我,但是,我不怪你,毕竟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换做是谁都不可能大度的把这些事情看得云淡风轻!”

    有很多的话,年永明很早就有想过要和乔慕晚说,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再加上他自己作祟心里的作怪,很多事情,他就压了下来,不曾对乔慕晚说。

    但是事情败露了,昨天他醒来之后,想了很多,还是决定不管乔慕晚原谅不原谅自己都好,他一定要把自己该说出口的话,都说出去。

    不然,他也会和邵萍一样,带着自责内疚的心理,很有可能,直接带着进去了棺材。

    听年永明的话,乔慕晚没有否定。

    她不是圣母,做不到现如今这样的情况,自己还对年永明报以微笑的态度。

    见乔慕晚没有吭声,年永明知道她心底里有怨,就继续自怨自艾着。

    “慕晚,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所以我很清楚,不管我说些什么,都无法掩盖我曾经犯下的错误,但是慕晚,我真的……真的很懊悔当初做下的错事儿!”

    曾经,他虚荣心作怪的原因,想过不要把这些事情公之于众,就包括自己的妻子,都不可以揭露自己,所以,他丧心病狂的把自己的结发妻子推下了楼梯。

    还有邵萍,为了找到一个替罪羊对当年的事情做一个了结,他选择了没有和邵萍说真正的原因,让她替自己背黑锅的承受这一切。

    事情发展到现在,他觉得一切都天衣无缝,却忘记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所以自己的事情,还是破败了,一切的一切,还是公之于众了……

    “我是不幸的,所以我很清楚没有父母在,是怎样的一种无措和无助!”

    “既然您清楚,又怎么能做出来那些事情?”

    乔慕晚质问着,眼眶有些湿润。

    想到自己曾经的那些遭遇,真的是灰色的,不着一丝光亮的。

    虽然自己的养父母对自己很不错,但是养父母终究是不如亲生父母,自己还是受到了很多的白眼,尤其是在福利院那里生活的那段时间,对她来说,简直是这一生最糟糕的记忆。

    听得乔慕晚声线的都在颤抖的质问,年永明说不出来任何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

    “慕晚,对不起,除了对不起,我……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乔慕晚抬手,将自己眼眶中隐隐闪烁的泪珠,抹了下去。

    一句“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让年永明的心脏,就像是被撕裂开,再往上面撒了一把盐一样的钻心挠肝的疼着。

    “慕晚,你就算是不会原谅我,我还是要把我对你说的话,都说给你听!”

    敛住了自己的情绪,年永明不再让自己声线颤抖,用唾液润了润嗓子。

    “我已经找了年氏的代理律师,让他拟定了一份财产账目,然后过继到你名下的文件。我没有别的意思,年氏本就应该是你父亲的企业,我不过是害了他,又霸占了本该属于他的公司罢了,所以,我要把公司还给你!”

    说着,他拿出来一份文件。

    “你在这份文件上面签字就好,这里面有年氏的股份,还有几处国内外房产,以及银行存款,只要你签了字,文件就生效了,本该属于你的一切,就会重新都归属到你的名下!”

    乔慕晚:“……”

    “本来,我当初让你嫁给南辰,就是为了让你名正言顺的拥有本该属于你的财产,只不过心里有那么点自私,我没有娶到你的母亲,所以我想让南辰替我完成我的夙愿,让他娶了你,只不过……呵呵,事情似乎有些可笑!”

    年永明不禁自嘲的笑了笑,本以为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一开始不接受乔慕晚,但是时间长了,与她接触的时间久了,自己的儿子就会接受乔慕晚了。

    不想,这里面,横空出世了一个厉祁深,让一切都改变了。

    就包括最后自己的儿子喜欢上乔慕晚,自己还在其中极力帮衬,都无力回天了。

    听年永明这么说,乔慕晚把目光落在了文件上面。

    伸出手,她从年永明的手里,拿过来,翻开。

    随意的在文件上面,大致的浏览了起来,乔慕晚看着上面涉及到的关于年家的一切一切,眉心蹙紧着。

    这一切,本来应该是属于自己父亲,不过世事无常,成了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二叔”的了。

    文件看到最后,乔慕晚在看见“财产全部转移到乔慕晚小姐名下”的字句时,好看的菱唇,抿了抿。

    “我回拿回来本属于我父亲的一切,不过,这么多年您对年氏的贡献也不小,我还是会让出来一半的股份给您!”

    如果说当初年家的公司没有人接手,指不定早就已经宣告破产了。

    虽然年永明不见得把年氏管理的有多好,但是至少让年氏还在盐城存在,单单从这一点儿,她还是觉得从公平的角度上来看,分给年永明一半的股份。

    说着话,乔慕晚拿起旁边的签字笔,在关于股份转让那里,进行了修改。

    “这份文件,让律师重新草拟,我觉得可以了,我会签字的!”

    说完话,她把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年永明目不转睛的看着乔慕晚的动作,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感觉涌动着。

    果然,自己没有看错人,自己眼前的这个乔慕晚,是自己哥哥,和自己最深爱女人的孩子,她完全继承了他们两个人的优良品质,所有的事情,都设身处地的替别人着想着。

    关于财产转让的事情,乔慕晚自认为处理的很清楚了,就站起身,没有再继续留下来的打算。

    “年老先生,您身体不好,您休息吧,我不打扰您了!”

    说着话,她迈开步,就往门口那里走去。

    见乔慕晚抬脚离开,年永明目光一下子就随着她的身影转移了。

    “慕晚!”

    年永明开口,叫住了她,然后看到乔慕晚顿下了步子,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该说的话,尴尬的舔了舔唇。

    “孩子、你肚子里的孩子,几个月大了?”

    不解年永明为什么突然问了自己关于自己肚子孩子几个月大的事情,乔慕晚沉吟了下思绪,还是回答了。

    “已经六个月大了!”

    闻言,年永明笑了笑,他再看向乔慕晚时,道——

    “早点和祁深结婚吧,我……我想参加你的婚礼!”

    年永明就像是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身体情况很糟糕,可能活不长了,所以他在余下的时间里,唯一的念想就是,自己一定要在乔慕晚结了婚,看她幸幸福福的嫁给厉祁深,再离开。

    没想到年永明会说这样一句话,乔慕晚敛下睫毛,颤了颤纤长浓密的睫羽。

    “您好好的养身体,婚期定下来了,我给您下喜帖!”

    听乔慕晚这么说,年永明咧开嘴,会心的笑了。

    “慕晚……谢谢你!”

    ————————————————————————————————————————————————————

    邵萍抢救室灯熄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接近五个半小时的抢救,几乎耗竭掉了医生的全部精力。

    虽然邵萍再度逃离了死亡的魔爪,但是此次她从鬼门关走了一趟,情况还是不容乐观,尤其是,因为耽误了治疗的原因,癌细胞,已经蔓延全身……

    “什么?蔓延全身,已经没有办法儿手术了?”

    听到忙了五个半小时的医生,说邵萍身上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厉锦江难以置信的摇晃着头儿。

    “怎么会?这怎么会呢?”

    他不信,要知道,在前不久他还有和医生说关于邵萍的事情,医生那会儿告诉自己,说邵萍的情况,要是做手术,还是有治好的可能的,只是没有想到,短短的时间里,癌细胞已经遍及了全身的每一个器官。

    “厉老先生,我这么和你说吧,患者被送来医院这里的时候,因为可能是受了刺激的原因,她已经出现了心脏衰竭的现象,我们院方是采用了心脏复苏,邵萍女士才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心脏衰竭和癌症两方面的原因,邵萍女士,活不久了!”

    一句“活不久了!”,让厉锦江的身体当即就颤了颤。

    他太清楚医生传递给自己的讯息了,邵萍活不久了,也就是说,自己终究是没有机会补偿她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脏,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剜割了一样,有一大块的伤口,鲜血淋漓、血肉模糊的让自己没有了知觉。

    就在厉锦江陷入到自我世界的麻木状态中,邵昕然突然从外面破门而入。

    “我妈怎么样了?她怎么样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