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你要是想来,就快点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67章:你要是想来,就快点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身体落座到吧台上,厉祁深立于乔慕晚的身体中间,让她变得像是小兔子一样惶恐不安的看向眼前这个眉目湛黑的男人。

    把乔慕晚贝齿咬紧唇瓣的样子,深深的纳入到了眼底,厉祁深黑眸中,闪过一起得逞的精芒。

    再垂眸看了眼两个人此刻对峙的体-位,他堪堪的扯了扯嘴角——

    “这个高度,很合适!”

    乔慕晚冷不丁听了厉祁深的话,有些不解,等到她反应过味儿来,才发现厉祁深指的是……

    随着厉祁深身体前-ting,在乔慕晚失神儿时,隔着布料,触了触她,她才惊异的发现这个男人,早已经是蓄势待发的状态。

    “你……”

    乔慕晚一阵难耐的忍受,身体,竟然不自觉的有了羞耻的反应!

    厉祁深一向都自认为自己对这个小女人没有抵抗力,可是乔慕晚对他也是一样的没有自控力。

    就像此刻一样,在厉祁深不着痕迹的几次研-磨下,她身体里羞耻的液体,竟然沁湿了单薄的布料……

    把乔慕晚的反应全部都纳入到眼底,厉祁深一直隐忍的yu-wang,再也难以控制起来。

    打从乔慕晚怀孕这近五个月以来,他一直都没有如期的感受过她赋予自己的热情。

    今天被她一再的刺-激,再加上已经过了四个月的危险期,他不想再让自己忍受了。

    “想不想?”

    厉祁深问着,声音,磁性而充满惑人的味道。

    事情都已经到了现在的这个份儿上,她哪里还有不想可言。

    这几个月的jin-yu,在今天她被撩的浑身都在发热的档口上,她也委实想要了。

    只是,骨子里还放不开的羞赧,让她娇羞的脸上,总是有一种欲拒还迎的美感。

    把乔慕晚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纳入到眼底,他实在是太过了解她了,就像她想了,他就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厉祁深两根手指擒住她下颌的时候,低低的笑出了声儿。

    “马上给你!”

    四个字落下,厉祁深绵实的掌心,从乔慕晚的下颌处下移,覆上了她的玲珑……

    有些吃痛的感觉,让乔慕晚不自觉的低吟一声。

    “你轻点儿……”

    声音带着无限旖旎的牵引,就像是巧克力的甜丝儿一样缠绕住厉祁深,让他身体里集聚的一团火焰,往他fu-bu走去……

    一再的纠缠,让两个人都变得难耐起来。

    就在厉祁深去拨乔慕晚的裤子时,不适宜进来的电话,扰乱了正在yu-wang边沿挣扎的两个人……

    突然而至的手机震动,让两个人的动作,戛然而止!

    本来在这种事情上,最忌讳的就是被人叫停,这会儿响起的手机震动,让厉祁深眉头紧皱到恨不得夹死一只苍蝇。

    乔慕晚属于是min-感的人,本来,她很享受两个人之间温存的感觉,只是突然响起的手机针对,让静谧到只有两个人shun-xi声的空间里,显得越发的诡异起来,到最后,她呼吸变得不匀起来的同时,额际也缓缓的渗出来了冷涔的香汗……

    烦躁的手机震动不住的响起,似乎就像是在和厉祁深较劲儿一样的没完没了,这让他变得着实烦躁起来。

    该死!

    在心里暗咒了一句,厉祁深想也没有想的就把手机丢在让自己眼不见、心不烦的位置。

    手机被丢到了地毯的角落里,不起眼儿的位置,让声音逐渐消弭的同时,也起到了不碍事儿的作用。

    只不过,厉祁深的手机刚被他丢掉,准备继续刚刚的事情,乔慕晚衣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接连被两个电话给打扰,怕是任何一个好脾气的人,都受不了这样的对待。

    不似厉祁深那般情绪浮躁,乔慕晚虽然也很厌恶在这个时间手机里进来电话,但是她还是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和厉祁深一样心浮气躁。

    用两个藕臂圈住了厉祁深的脖颈,她安抚性的吻了吻他。

    “我先接电话!”

    说着,乔慕晚就伸手去摸衣兜里的手机,只是她刚摸到手机,厉祁深就按住了她的小手。

    “先做!”

    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他眉目湛黑的凝视乔慕晚的同时,把两个字说得斩钉截铁。

    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他就算是不去看乔慕晚的手机屏幕都猜测的出来。

    从自己把乔慕晚带出来到酒店这里,他就有想过自己父母那两尊大佛会打电话过来。

    只不过他刚刚看到打来的那个电话时,明显比他预想的要晚了很多。

    刚刚自己有把手机丢开,也没有接他们两个人的电话,这会儿他会打电话给乔慕晚,他不去多想,也猜测的到是谁打来给乔慕晚的电话。

    看厉祁深阒黑的眉目间,是笃定而不可否定的坚定,乔慕晚皱了下细眉。

    贝齿轻磨了几下唇瓣,她在看到了手机屏幕上面闪烁着厉家老宅那边的电话,她更是难为情的把眉头儿拧得更紧。

    虽然说不出来像厉祁深那样理直气壮的话,但是乔慕晚还是颤了颤睫毛,说了“我先接电话,等下再继续!”

    说完话,乔慕晚自认为厉祁深会妥协,就准备挂断电话,只是不想,不等她把手机按下接听键,厉祁深骨节修长且雅致的大手,附上了她准备接电话的小手——

    “有什么可接的?那两尊大佛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儿你又不是不清楚!”

    被厉祁深问着,乔慕晚贝齿紧咬了几下唇瓣。

    她当然知道两位老人是在担心他们两个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矛盾产生,只是,她不解释的话,只会让两位老人担心他们两个人。

    本来,他们两个人之间什么误会也没有,就算是不解释,也至少要接电话,不然,真的会徒惹两位老人的担心。

    “你不懂,如果你和我的电话都不接通,两位老人会担心的!”

    不顾及厉祁深的反对,在厉祁深深邃鹰眸的注视下,乔慕晚拿起手机,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厉老太太火急火燎的声音便传来——

    “慕晚,你接电话了,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刚刚在干什么?怎么不接电话啊?”

    一直都在担心着自己那个性子阴晴不定的儿子会不会对乔慕晚做出来什么事儿,她心脏都一直悬着的给水榭那边打电话,让张婶把两个人心平气和的消息告诉自己。

    但是老太太等着等着就等不耐烦了,在没有等到张婶给她回电话,就拨了厉祁深的电话。

    只不过她等来的结果是厉祁深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没有自己儿子的回应,厉老太太更加的担心乔慕晚会不会出什么事儿。

    没有任何的思索,她又拨了乔慕晚的电话。

    在一阵心急如焚的等待中,乔慕晚终究没有让她失望,电话被她接通了。

    听到厉老太太对自己关心的声音,乔慕晚心里自责极了。

    她真的很抱歉自己让一位老人担心自己。

    “……妈,让您担心了,我刚刚……刚刚在浴室那里,没有听到手机震动!”

    无法说出来让自己面红耳赤的话,乔慕晚纠结的咬了几下唇瓣后,还是硬着头皮,扯了慌儿。

    虽然接通了乔慕晚的电话,也听她给了自己一个不让自己担心的回答,但是她关于自己儿子的事情,她还是心有余悸。

    “慕晚,祁深在哪里?有没有和你在一起啊?你们刚刚离开了以后,有没有……他有没有对你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有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厉老太太的发问,让乔慕晚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自己刚刚和厉祁深之间的“举动!”

    要知道,刚刚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行为举止,何止是过分,简直是下-liu。

    不自觉的想到他蹭着自己,她的脸颊,变得红润了起来。

    “没……他对我没有什么过分的举止,我们……我们两个人很好!”

    “真的没有?”

    见乔慕晚的回答不是那般果断,厉老太太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真的没有!”

    乔慕晚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再度认真的回答了厉老太太。

    见乔慕晚这次回答的很肯定,厉老太太担忧的心理,少了很多。

    不过,她不担忧归不担忧,但是这张惯会讲大道理的嘴巴,却停了不下来。

    生怕乔慕晚因为厉祁深刚刚态度不好的问题,心理有什么委屈的地方,厉老太太赶忙对她开导起来。

    知道处在怀孕期的女性,都很min-感,厉老太太实在是怕乔慕晚心里憋着不说,对孩子的成长和发育有问题,她为了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把自己曾经怀三个孩子的例子,拿出来给乔慕晚论述。

    厉老太太本就是个话匣子一样的人,这话匣子一旦打开,就收不住了。

    乔慕晚向来对厉老太太都很尊重,做不到打断她说话,也做不到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厉祁深在一旁,听婆媳间没完没了的对话,尤其是厉老太太一口一个“浑-犊-子”的称他,让他冷酷的俊脸,又阴又沉,完全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

    终于是所有的耐性,被自己母亲给磨光了,他伸手,从乔慕晚的手里,夺过来手机。

    “慕晚,我给你说,你真就别……”

    厉老太太的话不等说完,厉祁深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再毫不犹豫的把手机关了机。

    见厉祁深把自己的手机丢在一边去,乔慕晚皱眉看他。

    “你干什么?这样不让妈把话说完,她会担心的!”

    “她有什么可担心的?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厉祁深深邃的眉眼,就像是一汪海水一般,冷凝的盯着乔慕晚,让听了他的话的小女人,莫名的有些生气。

    她倒不是怕他吃了自己,只是他处理与长辈之间的关系,实在是欠妥当。

    乔慕晚侧过头不想去理厉祁深,刚刚被他撩起来的感觉,因为他对厉老太太玩世不恭的态度,全部都消失殆尽了。

    见乔慕晚不理自己,厉祁深皱了皱剑眉。

    再伸出手,准备去捏乔慕晚下颌的时候,她打开了他的手。

    “拿开!”

    凉凉的说完话,乔慕晚起身就准备往洗手间里走去,处理一下自己不舒服的xia-mian。

    只是,她刚转身,厉祁深就从后面把她的身体抱起,然后在她猝不及防下,将她的身体,重新落在了吧台上。

    “还做不做?”

    厉祁深没有任何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儿的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义正言辞的问着乔慕晚。

    乔慕晚不想和厉祁深说话,却还抵不过身体里,始终有一种kong-xu的感觉在作怪的无力。

    “你不支声,我就默认你想做!”

    厉祁深没有得到乔慕晚的回答,看乔慕晚一副苦大情深的样儿,他本就不是很好看脸色的俊脸,黑得更甚……

    “嗯……你……”

    在乔慕晚侧头不去看厉祁深的一瞬间,宽松的裤带里,不知何时进去了一只作怪的手。

    “你shi了!”

    感受到指尖儿有滑腻的感觉触染自己,他疏朗的眉目间,不自觉的荡起一抹风情的涟漪……

    “还和我别扭?”

    隐忍着身体变得越发无力而且kong-xu的感觉,乔慕晚贝齿咬紧着唇瓣,竭力不让自己吭声。

    可是就是这样,也改变不了自己身体把自己出卖了的真实感受!

    在厉祁深一再技巧娴熟的撩-拨下,乔慕晚算是彻底没有了再去隐忍的耐心。

    “厉祁深,你要是来就快点儿,折磨我有意思吗?”

    在乔慕晚眼角隐隐有泪水的泛酸下,厉祁深低低的笑着。

    “等的就是你的这句话!”

    磁性声线的声音低落,他伸手,将眼前小女人的两腿间,分的更开……

    ————————————————————————————————————————————————————

    看年永明没有打通邵昕然的电话后,暴跳如雷的离开,厉锦江暗自把手捏紧到了一起。

    他现在掌握着关于邵昕然的行踪,是最方便和她取得联系的人。

    想到这里,他打了电话给助理!

    他本来就想让邵昕然回来国内,这会儿邵萍还要手术,他想到的就是要趁着厉祁深不备,把邵昕然从意大利那里接回来盐城。

    这样,自己在盐城这边的公司和地位不会被动摇不说,邵萍的事情也会解决,而自己,还会如期而至的认回邵昕然。

    想到这样一箭三雕的事情,他更加肯定了要把邵昕然接回国内的打算!

    把这些事情都大致想的差不多了,他安排了助理和在意大利那边的人,如何做到协调接应,做到把邵昕然暗度陈仓的接回国内!

    “对了,还有一件事儿!”

    吩咐完助理要做的事情以后,厉锦江在准备挂断电话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儿。

    “你去草拟一份离婚协议书,是关于我和我夫人的!”

    ————————————————————————————————————————————————————

    厉锦江没有急着去厉家老宅那边,带着助理草拟好的离婚协议书,他回了家里。

    已经有近一星期的时间,他都没有回家了。

    不知道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竟然觉得“家”这个词汇,对她来说,实在是生僻的很,就好像这个词汇,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一样!

    已经入冬的盐城,虽然只是初冬,天气却寒冷了起来。

    带着草拟好的离婚协议书,厉锦江到家的时候,肩头儿上,带了些许的雪花。

    听到玄关那里有声音,这段时间都安安心心在家里的尹慧娴,从客厅那里起身,去了玄关那里。

    “回来了啊?”

    因为有了厉潇扬不是厉家孩子被曝光一事儿的发生,她和厉锦江之间交流起来,总是有一种尴尬的感觉存在。

    知道厉锦江因为这件事儿会想不开,他们两个人彼此间也都需要冷静,所以厉锦江不在这段时间,尹慧娴没有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也没有和他联系,就连同厉潇扬要打电话给他,她也给阻挠了。

    面对这样的事情,她知道谁都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所以今天厉锦江回来了,她直觉性的认为厉锦江想开了,想到了要如何更好的处理他与自己之间的关系了。

    只不过,尹慧娴并不清楚,厉锦江消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是去了意大利,是陪在邵萍、邵昕然这对母女的身边,更不知道,他今天回来,是带回来了离婚协议书给她。

    伸出手,她替厉锦江拂去肩头儿上面飘落的雪花。

    只是她刚动了一下手腕,厉锦江就温漠的说了一句“不用了!”

    看着厉锦江寡淡到让自己有些不认识的脸上,是漫不经心的表情,尹慧娴蹙眉不解的跟他去了客厅那里。

    “锦江,其实我觉得我们真的应该好好的谈一谈,我有很多话想……”

    “你看看这份离婚协议书有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如果有就提出来,我会让助理加以修改,如果没有,你就在上面签字吧!”

    厉锦江打断了尹慧娴要说出口的话,背对着她,将手里的离婚协议书举起。

    尹慧娴本以为厉锦江这次回来是把事情都想通了,不想,他回来,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要和自己离婚。

    一时间,尹慧娴懵了,她真的懵了。

    本来,她满心期待的等待厉祁深回来,然后两个人把误会都说开了,以后,再继续过两个人平静的生活,不想……他带给自己的回答,竟然是要和自己离婚。

    尹慧娴不敢相信,更不愿意相信!

    快三十年的相濡以沫,等待自己得到的答案,竟然是两个人以离婚结局,最后分道扬镳……

    “锦江,你这是什么意思?”

    “慧娴,你是个聪明人,话,应该不用我多说,我想你也会懂!”

    刚刚在医院那里,厉锦江想了很多,相比较尹慧娴这个背叛自己的结发妻子,他真的觉得自己娶了邵萍,补偿邵萍,是自己更应该做的。

    虽然他不是一个能把事情做到万全的男人,但是他已经把三十年的光景都给了尹慧娴,剩下的时间,他觉得他自己应该交给邵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