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我对你态度怎样?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65章:我对你态度怎样?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挂断了厉锦江的电话,厉祁深云淡风轻的脸上,不着一丝的波澜,好像厉锦江对他威胁的话,不痛不痒,于他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厉锦弘在一旁一直都是旁观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和自己的二弟对话,虽然他不是很清楚这对叔侄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自己儿子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摸不清是怎么一回事儿。

    “你二叔的事情怎么说了?”

    没有按捺住想要知道自己儿子和自己二弟之间怎么会到了现在这样两个人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厉锦弘走上前来,问道。

    “没怎么说!”

    说着话,厉祁深抬眼,看向一脸不知情的厉锦弘。

    “等二叔回来,您可以亲自问他,毕竟我说些什么,您都抱有怀疑的态度不是么?”

    “王-八-犊-子!”

    厉祁深的回答,让厉锦弘当即就暴跳如雷的怒骂一句。

    虽然说他不会听自己儿子的片面之词,但是自己的儿子是自己身上掉下去的肉,他嘴上会偏向自己的二弟,但是实际上,他最愿意相信的,还是自己孩子的话。

    哪成想,自己问他,得到的竟然他语气不咸不淡的回答。

    闻言,厉祁深笑,自己父亲气愤至极,以至于都没有发觉一句“王-八-犊-子”,把他自己都骂了进去。

    “祁深啊,你就不能不气你爸吗?”

    厉老太太也想知道关于自己儿子和厉锦江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就松开了乔慕晚的手,走了过来。

    “你二叔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他不能回国真的是你的原因吗?你们通完了话,事情都说开了没?”

    厉老太太一句话一个问题的抛出来,让厉祁深将目光,堪堪的落锁到了她的脸上。

    被自己的儿子盯了好一会儿,厉老太太有些不适应的抬手在自己的脸上摸了摸。

    “你看我做什么?问你话呢?”

    对于自己儿子的这个臭屁的样儿,厉老太太不悦的白了他一眼。

    向来都习惯了对家里这两尊大佛的无视,厉祁深掀了掀眼皮后,迈开平稳的步履,走向乔慕晚。

    有些茫然的乔慕晚被厉祁深拉起手,顺势就站了起来。

    “嗳,我这和你说话,你走什么啊?”

    厉老太太见厉祁深牵着乔慕晚往门口走,她挪了几步小碎步,往前追去。

    看自己儿子这样一副寡淡的样子,自己的老伴儿还追了过去,厉锦弘当即不悦的斥责厉老太太一声。

    “你说你是不是没脸?和那个浑-犊-子,你都吃瘪了多少次,怎么还不长记性?”

    厉锦弘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实际和厉老太太没有什么差别,也是一样不长记性的一再的在厉祁深那里吃瘪。

    乔慕晚被厉祁深牵着走到门口那里,因为厉锦弘说话声音很洪亮的原因,她听到了厉锦弘来了情绪而勃然大怒的声音。

    “你等下!”

    乔慕晚顿住步子,不让厉祁深拉自己走。

    见乔慕晚不肯走,厉祁深回头儿,皱眉看向她。

    “有事?”

    被厉祁深质问着,乔慕晚点了头儿。

    “你就不能和你父母好好的说话吗?他们也是关心你,想知道你和二叔之间是怎么一回事儿,你这副态度叫什么样子啊?”

    厉祁深:“……”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以后也是你孩子对你这样态度的写照!”

    乔慕晚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拿出来说事儿,让闻言的厉祁深,挑眉。

    “你不用这样样子看我,我没有威胁你!”

    说着话,乔慕晚白了厉祁深一眼。

    收到乔慕晚的言语威胁,厉祁深黑了脸。

    “还反了你!”

    他对他父母是什么态度,都是有原因的,哪里会想到,这竟然成了乔慕晚威胁自己的借口。

    被厉祁深吼了一声,乔慕晚也理直气壮起来了。

    “上行下效,你没听过吗?”

    厉祁深:“……”

    越听乔慕晚条条是理的说自己,厉祁深的脸色更加的差起来。

    果然是这段时间没有收拾她的原因,竟然让她涨了本事儿。

    “你说的上行下效我倒是没听过,不过我在上你在下,我倒是听说过!”

    乔慕晚:“……”

    厉祁深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咬牙切齿的从齿缝间挤出话,让听了这些话的乔慕晚,下意识的就红了耳朵。

    在客厅那里的厉锦弘和厉老太太,听到了隐约有自己儿子提高嗓音的话传来,两个人当即就发觉了事情有不对劲儿的地方。

    在想到可能是自己的儿子和乔慕晚发脾气,两位老人不敢有任何的迟疑,赶忙就去了玄关那里。

    到了玄关那里,厉锦弘和厉老太太看到乔慕晚红了脸,不知道乔慕晚是因为厉祁深的话而羞赧红了脸,还以为她是因为和厉祁深生气才红了脸,就忍不住脾气的对厉祁深,劈头盖脸就一顿痛骂。

    “我说你这个浑犊子,是不是长本事了啊?你和我、还有你妈有脾气就算了,你和慕晚来什么脾气啊?你是不是觉得你翅膀硬了,我收拾不了你了啊?”

    说着,厉锦弘气得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厉祁深。

    “是啊,你爸要是收拾不了你,我还能和他一起收拾你!”

    厉老太太也加了话进来,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对乔慕晚的样子,老太太气势汹汹的恨不得和自己的老伴儿来一个混双,一起收拾自己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浑-犊-子。

    乔慕晚害羞的憋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把两位老人替自己忿忿不平的样子全部都纳入到眼底,她越发的局促不安起来。

    本来没有什么事情的,但是两位老人替自己抱不平,她心存感激的同时,不想让两位老人因为自己动了气。

    厉家的两尊大佛还在斥责着厉祁深,厉祁深因为乔慕晚刚刚的话至今都没有消气,再加上两个老人的话,他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

    把厉祁深黑着脸,没有任何缓和的样子全部都纳入到眼底,乔慕晚有些难为情的细磨着唇瓣。

    在厉家两位老人一再对厉祁深的训斥下,乔慕晚尴尬的加了话进去——

    “……爸妈,祁深……他没有惹我生气,你们两位老人,不要因为我气到了你们自己个的身体!”

    乔慕晚处处为两位老人着想,还替厉祁深开脱的话,让一旁一直黑着脸的厉祁深,心里忍不住嗤笑。

    他怎么不知道这个女人,先是在自己父母面前扮了乖巧懂事儿以后,得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喜欢,然后在两尊大佛过来痛骂自己之后,又明白事理的为自己开脱。

    他还真就是不知道这个小女人什么时候学会了两面三刀这样的本事儿。

    厉老太太一看乔慕晚明明受了委屈还在替自己的儿子说,她直叹气。

    “慕晚啊,你就是心眼儿太好了,祁深这个浑-犊-子欠收拾啊!”

    乔慕晚:“……”

    乔慕晚看两位老人因为厉祁深的态度问题来了脾气,而且两个人气得比厉祁深说话呛他们两个人,表现的更加强烈。

    “慕晚,你别替这个浑-犊-子说话,他和我、还有他妈摆这样一副臭脸就算了,但是和你,还有我孙子孙女摆这个臭脸,我老头子不依!”

    厉锦弘早年也是较真的人,随着上了年纪的原因,非但没有减少不说,反而越演越烈起来。

    一再承受两位老人对自己的穷追猛打,厉祁深全部的耐性也都被耗竭的分毫不剩。

    “唔……”

    乔慕晚一个避而不及,手腕倏地一下子就被厉祁深给擒住,跟着,整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厉祁深给拉出了屋。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一看情况不好,这乔慕晚都还没有过门,自己的儿子就对她“非打即骂”,两个老人赶忙跟了出去。

    “浑-犊-子,你想干什么?”

    厉锦弘对厉祁深大喊着,却改变不了乔慕晚被厉祁深塞-jin车里的事实。

    把自己儿子脸色极差的样子全部都纳入到了眼底,厉老太太跟着心脏都要悬了起来。

    本来他们两个人找自己的儿子过来这边只是谈一谈关于厉锦江的事情,哪成想,竟然把乔慕晚给扯了进来。

    在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冲上去准备和厉祁深抢人的时候,厉祁深终于按捺不住的吭了声——

    “她都说了我没有惹她生气,你们两个人还计较什么?”

    厉锦弘、厉老太太:“……”

    “还看看几点了不?饿到你们儿媳妇没有事儿,饿到了你们的孙子,谁来负这个责任?”

    一听说厉祁深着急带乔慕晚离开是要去吃饭,厉锦弘和厉老太太都没有了话。

    但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气势减弱了归减弱,但还是瞠目结舌瞪大着眼的看向自己的儿子。

    “你要带慕晚去吃饭,你就好好说呗!又是动手、又是动脚的,你想干什么?”

    没有哪个疼媳妇的男人,会对自己的媳妇这副连拉带扯的态度。

    厉锦弘的话,听在厉祁深的耳朵里,让他本就削薄的唇瓣,紧抿成了一道削薄的弧线。

    要是和这个会威胁自己的女人好好说话,他至于动手动脚吗?

    厉老太太虽然平时在这对父子之间会做调解人,但是因为乔慕晚的事情,老太太直接想也不用想的就站在了自家老伴儿这边。

    在厉老太太准备再说话呛厉祁深的时候,厉祁深冷漠的丢下了一句“时候不早了,我要带她回去吃饭了!”的话以后,就坐进车子里,然后将车子发动引擎,在两位老人没完没了的碎碎念中,将轿车,驶离厉家老宅这边。

    ————————————————————————————————————————————————————

    被厉祁深强行塞-jin车里的乔慕晚,完全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就坐在了车里。

    没有因为驶离了厉家老宅而消气的厉祁深,俊脸依旧冷铸的如同冰雕的一般严酷,尤其是他向来削薄的唇瓣,此刻正紧抿成着一字型。

    厉祁深在竭力控制自己情绪的将车开驶的平稳,待两个人在路过一个红路灯时,他没有按捺住自己心里被自己父母呵斥的冤枉感,散漫的勾着嘴角——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个女人把两面三刀的功夫做的这么炉火纯青?”

    乔慕晚:“……”

    乔慕晚听不懂厉祁深在说些什么,不解的蹙眉。

    微微侧过刚毅线条的俊脸,在看到乔慕晚用一种不解的目光看向自己,厉祁深嘴角扯开的弧度,更加的张狂起来。

    再敛住笑的时候,他咬牙切齿的从齿缝间,挤出来话——

    “欠-gan的女人!”

    真就是碍于她现在怀孕的关系,他一直都没有好好的收拾这个女人,才会让她现在变得越发的圆滑,在不知不觉间,把自己都给搭进去去了。

    完全不解厉祁深在说些什么,尤其是他后面那一句“欠-gan的女人”,让乔慕晚本就蹙起的眉头儿,拧得更紧。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又怎么惹你了?”

    乔慕晚也没有了好脾气,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些什么,竟然要听他阴阳怪气的话。

    “你说你怎么惹我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伶牙俐齿,还知道拿孩子压我了?”

    听厉祁深的话,乔慕晚才意识到他是在因为自己说了“上行下效”四个字,他来了脾气。

    “本来就是,你看看你对爸妈的态度叫什么样子啊?”

    说到厉祁深的态度问题,乔慕晚就气得不行。

    如果说他对自己怎样都好,但是家里的两位老人都上了年纪,哪里能承受的了他那样说话啊。

    “那你先给我说说,我对你的态度叫什么样子?”

    厉祁深找到乔慕晚话语里的纰漏,反问她一句。

    被厉祁深说说话就扯上自己,乔慕晚贝齿悄悄地磨着唇,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不管说些什么,怎么回答他,都会被他带偏方向的扯上一些让自己面红耳赤的话题。

    “刚刚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不说了?你说,我对你的态度叫什么样子?”

    越发被厉祁深咄咄逼人的口吻质问着,乔慕晚越是尴尬的说不上来一个人。

    莫名所以的,她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明明占据着话题的上风,反过来,还是成了没有理的那一个。

    等不到乔慕晚的回答,厉祁深掀了掀眼皮,眼底波动一丝异样的危险精芒。

    他再收回目光,不去看耷拉着小脑袋一句话都不说乔慕晚时,脸部线条还是有些硬。

    “我看你是皮紧了,欠收拾!”

    乔慕晚:“……”

    厉祁深在说完这话以后,没有开车回水榭,而是直接将车开去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高档酒店。

    ————————————————————————————————————————————————————

    厉锦江再回到盐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

    没有时间倒时差去休息,他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风尘仆仆的去了医院那里。

    在意大利那边待了几天,他完全都是从助理的嘴巴里知道关于邵萍的情况,这样对他来说,和自己看到邵萍的情况如何,完全存在差距。

    这段时间,因为自己把年永明排斥在外的原因,邵萍的治疗问题上,没有再出现什么所谓的药物治疗。

    去了邵萍的病房,因为上次赵雅兰大闹的一事儿以后,邵萍就一直处于在昏迷的状态中。

    虽然人的意识还是清醒的状态,只不过情况真的很不好。

    邵萍没有醒,厉锦江在病房里,看了她一会儿以后,就去了主治医师的办公室。

    在主治医师那里,厉锦江大致了解到了关于邵萍的情况。

    虽然说在目前的医疗手段上,针对癌症,才有化疗是最有效的办法儿,但是因为邵萍已经是晚期的原因,再加上癌细胞有扩散的趋势和她体弱的原因,在进行化疗的问题上,也会对正常的细胞进行杀死。

    这样也就是意味,邵萍的情况十分的不容乐观。

    在给厉锦江介绍了关于邵萍的大致情况之后,医生方面建议厉锦江给邵萍进行乳-房切除手术,防止癌细胞的继续扩散。

    听医生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厉锦江没有任何的犹疑,很斩钉截铁的给了院方答案。

    “我同意对患者的乳腺进行切除,只要能保住她的命,让她的情况好转,什么样的办法儿,我都可以接受!”

    说完话,厉锦江就给助理打电话,让他准备邵萍准备手术的钱。

    待厉锦江挂断电话以后,医生把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都给厉锦江说了一遍。

    一心想到的都是要让邵萍的生命得到延续,厉锦江根本就顾不上去听手术可能带来的风险性。

    相比较而言,对于傻等着邵萍的情况更加糟糕,生命垂危,还不如想想办法儿对她进行医治,哪怕手术成功的概率很低,也哪怕就算是对她进行了治疗,也不见得有效果,也好过就这样让她的生命,陷入到再也无法挽回的地步。

    “医生,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同意手术,不管是用什么办法儿,只要你能让患者康复,什么办法儿,多少钱,我都可以接受!”

    厉锦江没有办法儿,邵萍这一辈子过得足够的坎坷的了,她为自己生了孩子,然后把孩子拉扯长大,这里面,她真的是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多到让自己心疼她,用自己力所能及的一切去补偿她。

    想到这里,厉锦江更加坚定了自己要给邵萍治疗癌症的决心。

    “那好,厉老先生,既然您决定对邵萍女士进行手术,那么我现在让人拟定手术协议书,你在协议书上面签了字,我们院方就着手邵萍女士的手术!”

    “好!”

    厉锦江只想在最快的时间里为邵萍安排手术,就什么都不想的答应了下来。

    只是,他刚和医生把话谈完,主治医师的办公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

    随着一股子的蛮力把门推开,年永明一张阴沉的脸,出现在了门口那里。

    看到了出现在门口那里的年永明,厉锦江蹙眉。

    别的时候年永明不出现,偏偏赶在这个自己和主治医师定了邵萍手术的时候出现,这不得不让他怀疑,年永明又想搞出来什么花样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