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外人的眼光,左右不了什么事儿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62章:外人的眼光,左右不了什么事儿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正谈着关于邵萍患癌的事情,乔慕晚走过来的时候,正好把这件事儿听了去。

    “谁患了乳腺癌晚期?”

    乔慕晚似乎听到了一个让她陌生又熟悉名字,就走上前,问了厉祁深。

    正在谈话的厉祁深见乔慕晚走了过来,还问了谁患了乳腺癌,他垂眸,掀了掀眼皮。

    看到厉祁深在看自己,乔慕晚抬头而回望他,又问了一遍——

    “你们在说谁患了乳腺癌?”

    她刚刚有听到一个名字,邵萍。

    这个名字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但隐约间,似乎又有些熟悉。

    想到姓邵,她莫名的就把邵昕然和这位叫邵萍的女士联系到了一起。

    厉锦江的助理有见过乔慕晚,见她问,助理想也没有想,就回了话。

    “是邵萍女士!”

    这次真真切切的听到了这个叫邵萍的名字,乔慕晚更加猜疑的把自己似乎熟悉的感觉找出来。

    在想到自己之前在医院有搀扶起来过一个昏迷的女士,那位女士似乎叫邵萍时,她想也没有想的就开了口——

    “我好像认识这位女士!”

    在想到自己那天在医院见到那个昏迷的女士,乔慕晚下意识的就把她握住自己,不断质问自己叫什么名字的事情回想了一遍。

    就那时起,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一个人怎么会平白无故一定要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呢?而且,她当时见到自己时的表情,实在是古怪!

    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厉祁深,听到乔慕晚说她认识邵萍时,他驽黑的眉峰,微挑。

    乔慕晚把事情都大致回想了起来,她抬眼再去看厉祁深时,道——

    “我上次在医院做产检的时候,有搀扶一个昏迷的女士,好像就是这个人。”

    对厉祁深说完话,乔慕晚又看向厉锦江的助理。

    “这位女士是怎么一回事儿?怎么会患了乳腺癌?”

    乔慕晚记得邵萍当时的情况是不大好,但还不至于到了患癌症的地步。

    对于乔慕晚的发问,助理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厉锦江只是让他在这里负责关于邵萍的事情,并没有和他说关于邵萍患癌症的事情。

    “我不是很清楚,厉锦江先生只是让我在这里负责邵萍女士的化疗事宜!”

    乔慕晚:“……”

    听到厉锦江这个名字的时候,乔慕晚蹙眉一怔。

    厉锦江和这个叫邵萍的女士有关系?

    有些难以置信,毕竟,这两个人见到自己时,表现出来的表情,实在是太过奇怪了!

    不想,两个人竟然认识!

    一想到两个人之间是认识的关系,乔慕晚原本微怔的表情,瞬间变得难以置信起来。

    这……

    想到可能存在的某种关联,一向min-感的乔慕晚,立刻就发现了端倪。

    如果不去多想还好,她这一多想,蓦然觉得,这个对于自己来说,只有在医院一面之缘的邵萍,让自己实在是熟悉。

    熟悉到好像就是……

    她怔忡住的表情再敛住时,有些不敢相信的要和助理要求去见邵萍。

    只是不等她开口,发现乔慕晚的情绪和表情有些不对劲儿的厉祁深,立刻就长臂一伸,给她拉到了自己的臂弯中。

    突然倒在了厉祁深的臂弯中,乔慕晚本就好看明灿的乌眸,微微瞪大的看向拥着自己的男人。

    厉祁深不动声色的垂眸看着乔慕晚,掀了掀眼皮后,臂弯扣住了她的腰身。

    发觉出厉祁深有些不满意自己变得这样神经兮兮的样子,但是乔慕晚真的想去见一见这个邵萍。

    总觉得这个邵萍,和在自己童年斑驳零星记忆里的女人,莫名的有相似的感觉。

    “我想……”

    “既然没有见到赵雅兰,我们该回去了。”

    厉祁深平静的说着话,湛黑的眉目,锋朗依旧。

    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男人星眸朗目,乔慕晚微张着菱唇,忘记了说话。

    等到晃了晃神儿的乔慕晚收回思绪,想要和厉祁深说去见一见这个邵萍的时候,厉祁深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打电话过来的是厉家老宅那边。

    看了眼电话号码,厉祁深不着痕迹的微拧剑眉。

    就算是不接这通电话,他也猜得到打这通电话过来给自己是什么破事儿。

    在手机接连响了十几秒以后,厉祁深不胜其烦,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厉老太太的声音就传来。

    不似厉锦弘暴跳如雷的声音,厉老太太用商量的口吻,哀求厉祁深回来厉家老宅这边一趟。

    昨晚是碍于自己和自己的老伴儿打扰到了乔慕晚的休息才不得已回去了。

    虽然不是特别清楚这里面是不是有厉祁深底限被触及的事情发生,但是邵昕然是厉家的孩子,作为厉家众多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有义务,也有责任,调解关于邵昕然的事情。

    而且邵昕然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不说,今天厉锦江又打来电话说自己被滞留在了机场那里,无法完成登机。

    听到这样的消息,厉老太太和厉锦弘用脚后跟想也能猜测的到是自己那个儿子做出来的事儿。

    自家的二弟和二弟的女儿,和自己的儿子闹得现在不可开交,这样让厉家名声有损的事情,他们两个人是最不愿意看到的。

    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厉家二老能做的只有规劝厉祁深,让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厉老太太一再软磨硬泡的说了很多软-话,什么各种能想到的大道理,都说给了厉祁深听。

    全程都保持一句话都没有说,到最后实在是不耐烦了,厉祁深才温漠的掀动薄唇——

    “我一会儿过去!”

    简短的说了一句应答的话以后,厉祁深就把电话挂断。

    刚刚厉祁深在打电话,乔慕晚没有顾得上和他说要见一见这个叫邵萍的女人,这会儿厉祁深打完了电话,乔慕晚想也没有想的就想和他说这件事儿。

    “我……”

    “妈让你和我回老宅一趟!”

    厉祁深开口打断了乔慕晚的话,让她的话,就那样含在嗓子里,无法说出来。

    没有再对厉锦江的助理说些什么,厉祁深拥着乔慕晚的腰,离开医院。

    ————————————————————————————————————————————————————

    坐在前往厉家老宅的车上,乔慕晚没有按捺住心里近来不断复杂的感觉,望着窗外不断变幻的景象,开了口——

    “这个邵萍,我觉得她很像我小时候在福利院时见到的一个阿姨!”

    乔慕晚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不过在破碎的记忆中,她星星点点的记得自己好像和这个邵萍认识,而且,她好像经常会去福利院看自己。

    只不过这些记忆实在是太遥远了,在加上她太小,记忆系统没形成,记得不是很清楚。

    “我之前在医院那里碰到过她,我搀扶她起来的时候,她看到我表情,很奇怪,好像和我认识,又好像是我对她来说,我的出现是一个意外!”

    乔慕晚自顾自的说着话,然后头脑空洞一片,只剩下那些关于童年时的记忆,在她的脑海,片段零散的反复呈现着。

    对于乔慕晚的话,厉祁深并没有意外可言。

    在这之前,邵萍都有把电话打进乔慕晚的手机里,可想而知,乔慕晚会觉得这个邵萍给她的感觉奇怪,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两个人之间,本身就存在某种可能存在的关联。

    尤其是乔慕晚刚刚那一句,她小时候在福利院里生活的时候,好像见过邵萍。

    由此想来,乔慕晚会在福利院里生活,有很大可能的原因是因为这个邵萍的存在。

    说白了就是乔慕晚会被送到福利院,和这个邵萍,应该是有一定的关联的,

    “我真的觉得这一切变得越来越匪夷所思起来!”

    乔慕晚贝齿咬紧着唇瓣,两个小手,拧在一起的攥紧着。

    她想不到这么多人看自己的表情为什么会那么的奇异,也想不到是不是自己的身世存在什么让人惊异的原因,她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身世没有那么简单。

    厉祁深开着车,听乔慕晚患得患失的说着话,他伸手过来,把她的小手抓了过去,握紧在绵实的掌心里。

    “想那么多做什么,我说过,我会帮你查清楚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的!”

    实在是不喜欢看到乔慕晚这样患得患失的样子,厉祁深把她的小手,攥的更紧。

    被厉祁深绵实的掌心包裹着自己的小手,感受自己小手被他握紧,有热源沿着两个人掌心的纹路流溢,乔慕晚嘴角,温婉的浅笑。

    她知道,只要有这个男人在,她不需要担心任何的事情,而且任何事儿,在这个男人这里,都不叫事儿。

    “没必要想那么多,不管他们看你的眼神儿怎么样,也不管你身世是怎样的,外人的眼光,左右不了什么事儿,就像我认准了你,任何事儿都不会影响你和我!”

    厉祁深的话,明显带着别样的深意,只不过乔慕晚并没有发现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我知道!”

    乔慕晚很清楚自己怀着孕呢,情绪最不应该受到影响,尤其是有了厉祁深的话,她更是清楚自己应该放宽心态。

    ————————————————————————————————————————————————————

    车到厉家老宅那边的时候,老宅里面就传来厉锦弘怒不可遏的声音。

    刚刚厉老太太打电话给厉祁深,一再用商量的语气说话,让厉锦弘气得不轻。

    他们作为父母的,和自己的儿子说话还要低声下去,这实在是让他恼火。

    他真是后悔自己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儿子。

    他平时针对外人,针对对厉氏不利的人就算了,现在竟然将针对的矛头儿指向了厉家的内部人。

    越想越气,厉锦弘整个人的全身上下都冒着火。

    厉老太太看厉锦弘生气,她也来了脾气。

    “你以为我愿意给那个浑-犊-子打电话啊?但是你要是不打电话给他,那个浑-犊-子不放话,你觉得你弟弟能回国吗?”

    厉老太太这么一说,厉锦弘再气也没有话说了。

    确实,自己的二弟不被允许回国,自己这边还说服不了自己的儿子,那么自己的二弟,就只能一直留在意大利那边了。

    想着这里面存在的利害关系,厉锦弘也不好意思在大声吼厉老太太头发长见识短了!

    “老先生、老夫人,大少爷和少奶奶来了这边!”

    本来听到厉祁深来这边还好,一听说乔慕晚也跟着来这边了,厉锦弘和厉老太太,赶忙收敛住了脾气。

    不管对自己那个臭屁的儿子怎么样都好,但是乔慕晚不同啊,她现在怀着孕呢,两个老人根本就不敢大吼厉祁深,生怕两个人大吼了厉祁深,把乔慕晚给吓到。

    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子是拿乔慕晚做挡箭牌,厉锦弘和厉老太太都不敢造次,尤其是厉锦弘,明明是满腔怒火,但是碍于自己已经怀孕的儿媳妇,他只得自己坐在沙发里,闷着胸口的一口气。

    厉祁深和乔慕晚进了屋,厉老太太赶忙上前笑脸相迎。

    虽然说关于厉锦江和邵昕然的事情,她得劝自己的儿子,但是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怎么都比那个邵昕然来得亲,面子上,自然还是得偏帮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所以,对于自己的儿子,厉老太太根本就不舍得撂下什么不好的脸子给厉祁深看。

    “祁深,慕晚,你们来了啊?”

    上次藤家老太太犯病了以后,厉老太太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和自己的儿媳妇聊天,这会儿乔慕晚来了这边,厉老太太忍不住关心起来的问着她的情况,还有关于肚子里孩子的情况。

    乔慕晚虽然不知道自己随厉祁深来这边是做什么,但是对于厉老太太的关心,她还是落落大方的回应着她。

    寒暄了几句以后,厉祁深和乔慕晚就去了客厅那里。

    昨天晚上自己就没有和厉锦弘打招呼,这会儿见了厉锦弘,乔慕晚柔声叫了“爸。”

    虽然厉锦弘因为厉锦江的事情,心里闷闷不乐着,但是乔慕晚和他打招呼,等同于带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和他打招呼,老头子再怎么臭屁,还是僵硬着脸,应了声。

    因为有乔慕晚在,厉锦弘不好和厉祁深发飙。

    见几个人之间的气氛没有昨晚那么僵硬,厉老太太笑着开了口。

    “祁深啊,今天妈给你找这边,和你爸,是有话要和你说。”

    昨晚就谈崩了,厉老太太尽可能用委婉的话,不让这件事儿再次谈崩,不然,自己的儿子这边不送手,自己的二弟,就算是被引-渡回-国,都难上加难。

    “如果是昨晚的事情,就没有说的必要了。”

    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态度,厉祁深声音温漠又寡淡的回了厉老太太。

    厉老太太没想到厉祁深还是这样一副软硬不吃的态度,想要说出口的话,就那样硬生生的含在嘴巴里。

    “浑-犊-子,你别给我扯没有用的!”

    厉锦弘已经尽可能的压低声音了,虽然说话的口音里还带着薄怒,但是因为乔慕晚在的原因,他的态度,较刚刚的火气,明显软下来了好几分。

    “你二叔被滞留在意大利那边的机场是怎么一回事儿?别告诉我你二叔有什么犯罪前科,被设置为了黑名单!”

    面对自己父亲给自己翻白眼的质问,厉祁深不以为意的轻笑着。

    “他被滞留机场和我有什么关系?关于他有没有犯罪前科,爸,您应该问二叔,而不是我!”

    “混账!”

    厉祁深云淡风轻的样子,真的要把厉锦弘的心梗都气出来了。

    “你说你针对谁不行,你怎么还窝里横了呢?”

    针对外面任何一个对厉氏有敌意的人,厉锦弘都不会说自己儿子一个“不”字,可是偏偏自己这个儿子,偏偏针对的人是自己的二叔,还有自己的堂妹。

    这样的行为,厉锦弘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不是进了水,才做出来了这样窝里横,没脑子的事情。

    “你在意大利那边待了五年,认识什么样的人,我能不清楚吗?你二叔被滞留在意大利机场那边,要是和你没关系,我脑袋拧下来给你!”

    厉锦弘气得也顾不上自己说话有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就那样气势汹汹的说出了口。

    看自己老伴儿为了让自己儿子承认某些事儿,不惜拿自己做赌,厉老太太着急的直说厉锦弘。

    “行了,老头儿,这件事儿,我和祁深说说吧,你总和儿子剑拔弩张的,哪里能把事情说明白啊!”

    安抚好了厉锦弘,厉老太太看向厉祁深。

    “祁深啊,你看慕晚也在这儿呢,你就和妈说实话,你二叔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还有那个昕然,她是你二叔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厉家两位大佛昨晚去水榭那边,乔慕晚就发现了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那会儿她并不是很清楚,今天听厉老太太这么一说,她似乎明白了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

    要知道,邵昕然在重伤后被厉祁深强硬的送去意大利的事情,厉锦江找了她,她也没有劝动。

    这么一看来,厉祁深不仅仅是针对了邵昕然,连厉锦江这个亲二叔,他也一并针对了。

    “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您不都是已经听二叔说了一遍吗?还有问我的必要?”

    厉祁深深邃好听的嗓音,口吻不咸不淡的反问自己的母亲一句。

    “你……”

    厉祁深的回答,着实让厉老太太被呛得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见自己和自己的这个对话,就是自讨无趣,厉老太太把目光,落锁到了乔慕晚的脸上。

    “慕晚,妈现在拿祁深这个浑-犊-子没辙了,你给我说说他。”

    厉老太太坐到了乔慕晚的身边,双手握住她小手的同时,对她说到。

    知道厉老夫人是让自己劝厉祁深别去针对厉锦江和邵昕然的事情,乔慕晚实在是难为情的皱紧了黛眉。

    对于邵昕然为什么会被强制送到意大利,甚至于连她受了重伤都必须强硬的送去意大利,她太清楚原因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