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再过几个月,我就得和两个熊孩子抢你了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59章:再过几个月,我就得和两个熊孩子抢你了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乔慕晚再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厉祁深笔挺的身姿,长身而立的出现在自己的眼中。

    有些诧异于厉祁深会找来商场这边,乔慕晚走上前。

    “你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

    “那怎么没打电话过来?”

    乔慕晚不知道在她去洗手间的时候,舒蔓替她接了电话。

    “打了,你没接到而已。”

    闻言,乔慕晚看向舒蔓。

    看到乔慕晚递过来的眼神儿,舒蔓耸了耸肩,“我替你接的。”

    “走吧!”

    厉祁深拿出放在口袋里的手,与乔慕晚紧握在一起。

    乔慕晚的手被牵着的一瞬,她看到了厉祁深的另一只手里拎着她买的东西。

    瞧见乔慕晚的目光流连在拎袋上,厉祁深垂眸看她。

    “买都买了,不打算带回去?”

    “没有!”

    买都买了,乔慕晚哪里不肯带回去。

    “没有就走,不然,你一个孕妇还准备拎着这些东西不成?”

    乔慕晚:“……”

    确实,如果厉祁深没有过来这边,她真的就打算让舒蔓帮自己送回去。

    见乔慕晚没有再说话,厉祁深把她的手握地更紧。

    “等下,蔓蔓怎么办?”

    她是和舒蔓一起来的,自己就这么离开,没有管她,怎么也说不过去。

    “那就不用你操心了,会有人过来接她!”

    厉祁深单手扣住乔慕晚不断回头儿去看的小脑袋,把她在自己遒劲力道的臂弯中,护的绵实。

    知道厉祁深在意有所指的指谁,乔慕晚也就没有觉得自己这么离开会对不住舒蔓。

    用着软糯的力道,她也握住厉祁深的手指,与他离开了商场。

    ————————————————————————————————————————————————————

    两个人开车回到了水榭那边的时候,张婶已经回来了这边。

    虽然说有藤老太太,还有那个横空出世一样存在的“藤佳雅”的事情的影响,厉祁深的情绪有些受到影响,但是对乔慕晚,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用心。

    到了水榭那边,他把拎袋递给张婶,让张婶找一个专门的房间存放的同时,让张婶做营养餐给乔慕晚。

    看得出厉祁深今天略显疲倦,乔慕晚咬了下唇瓣,随他上了楼。

    “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乔慕晚随厉祁深进了卧室,一进卧室,她就要去给他放洗澡水。

    “不用,我自己淋浴就行!”

    乔慕晚怀着孕,虽然现在胎很稳定,但是厉祁深还是不想让她为自己做这些事情。

    “没事的!”

    乔慕晚勾唇浅笑了下,然后趿着拖鞋,进了浴室。

    看着乔慕晚离开的身影,厉祁深阒黑的鹰眸,深邃了几分。

    ————————————————————————————————————————————————————

    因为乔慕晚怀孕的原因,浴室里铺着防滑垫。

    蹲在浴缸的边沿,乔慕晚伸手试水温的时候,厉祁深走了进来。

    回头儿看到没有脱衬衫的厉祁深,倚在浴室的门边,乔慕晚道——

    “水都放好了,你洗吧!”

    说着,乔慕晚就起身,准备离开。

    走过厉祁深的身边,乔慕晚准备出浴室的时候,厉祁深伸手拉过了她的小手,握住。

    被男性绵实的手握住自己,乔慕晚抬头看了眼厉祁深,温婉的浅笑。

    “你先洗澡。”

    说着话,她抬手圈住厉祁深的脖子,把他的俊颜向自己拉近了些,吻了下他的脸颊。

    ————————————————————————————————————————————————————

    从浴室里出来,乔慕晚不知道是浴室里温热的蒸汽的原因,还是自己吻了厉祁深的原因,脸颊有些发烫。

    长吁了一口气缓解自己的脸颊发热,乔慕晚走到g边,把厉祁深换下的衣物叠好,然后又从衣橱里,把他一会儿要换洗的衣服一起找出来。

    整理好了一切,张婶上楼招呼乔慕晚下楼去吃宵夜。

    吃完了宵夜,乔慕晚再上楼的时候,厉祁深正站在窗边那里,指间夹着烟。

    打从乔慕晚怀孕以来,厉祁深抽烟的频率不断的减少,尤其是在家里,几乎看不到有烟蒂的存在。

    乔慕晚推开门,嗅到了空气中浮动着些微烟草的味道,她下意识的蹙眉。

    听到了有门锁被拧开的声音,厉祁深眼梢瞥到乔慕晚的时候,剑眉微蹙。

    在指间一直燃烧着的烟蒂被厉祁深掐断到烟灰缸里,他把窗户打开,让浮动的烟雾味道,顺着窗户散去。

    他再回过身体的时候,乔慕晚已经走了过来。

    打从怀孕以来,乔慕晚很少见厉祁深抽烟,就算是看到,也是在书房那里偶尔看到烟蒂。

    但是今天不同,他在书房那里抽烟,可能是工作不顺心的原因抽烟,但是他在卧室里抽烟,真的是她怀孕以来第一次见,可想而知,应该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了?”

    能察觉出来厉祁深似乎有些情绪不对,乔慕晚试探性的问了问,莫名所以的,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厉祁深……似乎很累。

    “没事。”

    厉祁深随意回着乔慕晚,然后伸手,拉过乔慕晚的手,把她的小手,握住。

    牵着乔慕晚走到了g边,厉祁深把她的小身子,用手臂的力气一带,带入到了自己的怀中。

    抱着乔慕晚渐渐变得丰-腴的身体,他把她放置到自己的腿上,用手揉着她的发丝。

    “你怎么了?碰上什么烦心事儿了?”

    感受他干热的掌心,在自己的发丝上拂动,她问着。

    厉祁深不语,只是另一只闲置的手,把乔慕晚抱得更紧,但是碍于她怀孕的关系,他并没有用很强劲儿的力气抱她。

    乔慕晚把厉祁深的头儿微微推开一些,然后用清澈干净的眉眼,看向厉祁深。

    瞧见他一向湛黑深邃的眼底,有些疲倦的血丝浮现,她微拧黛眉。

    “你怎么了?我看你……似乎很累?”

    说着话,乔慕晚将小巧的手指,抵在了他的眉心处,替他轻揉着。

    “是公司出什么事儿了吗?”

    不清楚厉祁深是因为藤佳雅的事情才表现出来这样,乔慕晚问着。

    “没有。”

    厉祁深否定道,然后伸手,把乔慕晚放置到自己眉心处的手指拿下来,包裹进自己绵实的掌心里。

    一面与乔慕晚纤柔的五指掌心相对,十指紧扣,厉祁深一面拿阒黑到能沁出来墨汁的眉眼,深邃的看向乔慕晚。

    “怎么想到要买那些东西回来?”

    不想乔慕晚的情绪因为自己受到牵连,厉祁深岔开话题,问着她。

    被问到这个话题,乔慕晚有些羞赧,当时自己看到婴幼儿的东西,就控制不住的母性泛滥,以至于直觉性的就买了这些小物件。

    “今天和蔓蔓逛商场,看到就买了。你是不是觉得我c之过急了?”

    乔慕晚看厉祁深看自己的眼神儿那般深邃,像是一望无垠的海,问了他。

    厉祁深看着乔慕晚澄澈的眼神儿,干净的像是一块璞玉,他难得轻笑了下。

    看到厉祁深笑了下,乔慕晚伸手去捧他的脸。

    感受他坚毅的脸部线条在自己掌心里的感觉,她问——

    “你到底怎么了?我看你今天很不对劲儿。”

    虽然厉祁深习惯了从容不迫,不把情绪写在脸上,但是不可否认,他今天的疲倦,全部都写在了脸上。

    “没怎么。”

    厉祁深继续敷衍性的回应乔慕晚一句,嘴角的笑意,丝毫未减,深邃依旧。

    “没骗我?”

    有些不高兴厉祁深什么事情也不和她说,就那样自己承受,她有些气,还忍不住心疼。

    “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儿?”

    她把他的脸,捧住,好看的眉头儿,微拧着。

    “我能有什么烦心事儿?”

    厉祁深依旧不以为意的说着话,然后修剪整齐指甲的绵实大手,拿下乔慕晚捧在自己脸上的手,拉着她的小手,罩在了她已经隆起的腹-部。

    “又大了不少!”

    乔慕晚低头儿看向两个人紧握的手,附在自己的腹-部,她反握住他的手。

    在乔慕晚准备又一次问厉祁深是不是出什么事儿的时候,厉祁深先她一句开了口。

    “怎么问上没完没了的?”

    乔慕晚:“……”

    厉祁深的一句话,让乔慕晚原本还想关心他的话,就那样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了。

    “给我揉揉额心!”

    能做到刚不耐烦的吼完你,回头儿还要求你帮忙做这做那的人,除了厉祁深,乔慕晚还真就没遇到过第二个人。

    知道自己怎么问,厉祁深都不可能说,与其徒劳的做一些无用功,还不如不闻不问。

    伸手,把小手抵在厉祁深的眉心处,替他揉着。

    就在乔慕晚耐着心思给厉祁深揉眉心的时候,厉祁深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是意大利那边打来的电话。

    看了眼手机,厉祁深拿开乔慕晚的手。

    “我去接个电话。”

    把乔慕晚的身体放到g铺里,他俯身,吻了她的脸颊后,捏着手机,出了卧室。

    ————————————————————————————————————————————————————

    接完意大利那边打来的电话,他一向冷铸的脸,异常冷峻。

    邵昕然被人替换了,又是同样的戏码,第二次上演!

    几乎是不用想,他也能大致猜出来是谁做的。

    没有愤怒,此刻的厉祁深,眯紧狭长的黑眸,就像是冰封一样不动声色。

    并没有再让手下的人去找邵昕然,他只下了命令,要机场方面,在值机的时候,把一个叫厉锦江的人给拦下。

    安排好了一切,厉祁深准备折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厉家老宅那边又打了电话过来。

    电话被接通,厉老太太就问厉祁深在哪里。

    能赶在晚上打电话给自己,还是前脚刚发生邵昕然被人偷梁换柱的事情,厉祁深几乎是不用多联想,也想得到是自己的那个二叔和自己的父母摊了牌,把关于邵昕然是他女儿的事情,还有自己强行给邵昕然送回到意大利的事情都告诉了自己的父母。

    “有什么事儿?”

    厉祁深冷酷着一张脸,语调带着生硬。

    能听得出自己儿子的声音带着冷冽,但是邵昕然是自己二弟的孩子,等同于说是自己的侄女,既然这样,她做伯母的,根本就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乱来。

    不然这件事儿让外人知道了,指不定会怎么看厉家的笑话。

    “你现在过来老宅这边一趟。”

    厉锦弘从厉老太太的手里夺过来手机,对厉祁深说着。

    “已经很晚了。”

    厉祁深不觉得关于邵昕然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他不管这个女人和自己到底有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敢对乔慕晚、敢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利,他就不会允许这样的女人,存在他们的生活圈子里。

    出于邵昕然可能是自己堂妹的原因,他已经手下留情的让她滚回意大利。

    他能放任邵昕然存在的最大限度就是远离他们,不打扰他们。

    “你少给我找理由搪塞,你现在,立刻、马上就给我过来老宅这边!”

    厉锦弘来了脾气,对厉祁深怒不可遏的要求着。

    “我明天还要上班!”

    不管厉锦弘好说歹说,厉祁深就是不肯买账。

    “少给我拿乔,现在就过来。”

    不同于厉祁深不显山、不露水的从容,厉锦弘恼火极了。

    虽然说自己的那个二弟胡来,惹出来了这么多的乱子,但是那个孩子是厉家的,他就不允许自己儿子和自己二弟家的孩子,闹得水火不容。

    “明天再说。”

    厉祁深再次温漠的说完话,不顾厉锦弘随时都可能因为自己的态度气得脑梗犯了,就那样挂断了电话。

    ————————————————————————————————————————————————————

    厉祁深回去房间里的时候,乔慕晚并没有睡。

    看到没有睡的乔慕晚,他走过去。

    “怎么还没睡?”

    乔慕晚摇了摇头儿,“我还不困。”

    “不困就闭目休息!”

    厉祁深进了被子里,伸手,把乔慕晚拥了过来。

    “嗯!”

    乔慕晚点头儿应了声,然后把头窝进厉祁深的肩胛骨上,安心的闭目。

    过了有一会儿,厉祁深将手,顺着乔慕晚的衣襟,滑了进去。

    “睡了?”

    “……没!”

    因为厉祁深的手指在乔慕晚后脊背上面游-走的原因,乔慕晚很是敏-感,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下意识的颤了颤。

    耳边传来乔慕晚的回应,厉祁深用手把乔慕晚的身体移高了一些。

    睡衣从乔慕晚的前襟处被厉祁深的手向两侧展开,大片凝华的肌肤,luo-露了出来。

    看着胜雪的肌肤,厉祁深没有忍住,在眸光变了色的瞬间,低首,衔住了一大块朵-颐。

    “嗯……”

    鼻息间发出细碎的吟-哦声,乔慕晚虽然从厉祁深将手滑进她衣襟里,就已经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但是当他真的做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min-感起来。

    “再过几个月,我就得和两个熊孩子抢你了。”

    厉祁深的一句话,让乔慕晚不自觉的红了脸。

    “你连孩子的醋也要吃不成?”

    闻言,厉祁深轻笑了下。

    “嗯……轻点儿……”

    乔慕晚有些疼,两个纤凝的手指,都穿-cha进了厉祁深的发丝间。

    有些抗拒,还有些渴望,乔慕晚贝齿咬紧着唇瓣,依旧白嫩的像是初生婴儿的肌肤,吹弹即破。

    厉祁深抬起头去看乔慕晚,看见她的隐忍,笑得更加深邃。

    边笑着,他扣住乔慕晚的后脑,吻住了她。

    两个人*了好一阵,厉祁深把乔慕晚再放回到g铺里的时候,张婶上楼敲了门。

    “大少爷,先生和夫人过来这边了。”

    听到张婶说自己的父母找来了这边,厉祁深阒黑的鹰眸,紧眯了下。

    身体有些发软的乔慕晚,同样也听到了张婶的传话。

    这个时间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会来这边,让乔慕晚忍不住把厉祁深刚才抽烟的事情联想到一起。

    下意识的,她两个小手,抱住了厉祁深的小臂。

    “爸妈这么晚过来这边有什么事儿?”

    厉祁深侧过眸,在看见乔慕晚澄澈的瞳仁里,是对自己的关心和担忧,他揉了揉她头顶的发丝。

    “没什么事儿,我下去看看,你在房间里待着就行。”

    没有让乔慕晚跟随自己下楼,厉祁深拿了旁边的睡袍给自己穿上以后,趿着拖鞋,下了楼。

    ————————————————————————————————————————————————————

    厉祁深下楼的时候,厉锦弘和肖百惠两尊大佛,正正襟危坐在沙发里。

    张婶见先生和夫人过来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就不敢多说话,直接上楼去找厉祁深。

    “张婶,你去泡壶茶过来,然后就回房去休息。”

    “好的,大少爷。”

    张婶能感觉出来气氛莫名的不对劲儿,就进了厨房。

    厉祁深再回过身往客厅那里走时,俊脸寡淡而从容不迫。

    “不知道爸妈这么晚过来这边有什么事儿?”

    厉祁深坐进一旁闲置的沙发里,双腿交叠,姿势慵懒的倚靠在靠背上。

    “你说我半夜三更的过来这边有什么事儿?”

    厉锦弘冷着脸,反问厉祁深一句。

    虽然他也知道那个邵昕然和自己的儿子,还有乔慕晚之间有一种说不清的关系,但是她是自己二弟的孩子,是自己的侄女,自己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见自己的儿子做出来针对邵昕然的事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