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我没有资格,你就有资格了?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58章:我没有资格,你就有资格了?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听到这样的话,厉锦江直感觉他的心脏在被割伤,划破,然后从伤口的位置,不住的往外冒着血珠……

    邵昕然是他的女儿,是他身上掉下去的肉,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出事儿。

    想到这里,厉锦江更加坚定了自己要把邵昕然从这里带出去的决心。

    “医生,只要在这里,你尽管治疗就好,如果伤者出现了什么情况也没有关系,我家先生只有一个要求,任何原因都不能够成为让茱莉小姐离开这个房子的理由。”

    对于医生的建议,保镖人员用流畅的意大利语,原封不动的将厉祁深的话重复一遍。

    保镖人员的回答,让医生无所适从,作为医生,要做的就是治病救人,但是这样任由伤者情况恶化下去,自己还无能无力,医生也是打从心底里不知道该如何去治疗邵昕然。

    “如果需要,我可以派人去医院把必要的治疗仪器送来这边。”

    邵昕然可以活命,但是自由会被限制,这是不可逾越的底限。

    对于厉祁深而言,这样贼心不死的女人,自己对她仁慈,指不定会闹出来什么事儿。

    因为邵昕然不肯配合治疗,医生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办法儿去医治她,但是好歹自己雇主这边松了口,医疗配置上,和医院不过有过多的差距。

    “那一会儿我把需要的仪器设备列一个清单交给你。”

    医生和保镖人员在一旁交谈着,厉锦江把他们的话全部都听了进去的同时,脑海中不断的计划着要如何做,才能瞒过这些保镖,把邵昕然从这里救出去。

    “爱德华医生,我先去列一份清单交给皮特先生,你在这里照看一下伤者。”

    医生在和厉锦江说话。

    听到医生在和自己说话,厉锦江收回飞脱的思绪,然后点了下头儿。

    医生和保镖人员都离开了,邵昕然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个医护人员和厉锦江。

    没有了外人在,厉锦江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心底里想要查看邵昕然是怎样情况的冲动。

    迈开步子,他脚下的步子有些快,还很凌乱的走了过去。

    站在g边,他看着自己女儿被缠着纱布的脸心里顿顿的疼着。

    有眼泪要从厉锦江的眼角流出,他捏紧着手指,不让自己的脆弱暴-露出来。

    但就是这样,他还是不断的心伤,那种感觉,比他自己此刻躺在g上都让他难受。

    下意识的伸手,厉锦江完全不去顾及另外两个医护人员在,就那样把邵昕然的手,握紧到了自己的手中。

    不知道是不是厉锦江握住邵昕然的手太紧了,以至于邵昕然从镇定剂的麻醉中,渐渐地有了意识。

    指尖儿本能性的动了动,紧随而至,她沉重的眼皮,也掀开了一道细微的缝隙。

    有光亮从她的眼中反射而出,逐渐地,她的眼中,倒映了一张带着医用口罩的脸。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原因,邵昕然莫名的觉得出现在自己视网膜上面的人,感觉莫名的熟悉。

    感受到手指被人握住,她本能性的蹙眉……

    陷入到自我世界中太过沉溺的厉锦江,发觉到了自己握着邵昕然的手,有些微轻动的样子,他垂眸看了眼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

    发觉了邵昕然的手,确实有动的迹象,他的目光,赶忙从两个人的手的位置,看向了邵昕然的眼睛。

    在看见只有两个眼睛露出来的邵昕然已经醒了,厉锦江瞪大眼睛到喜极而泣。

    “昕然……”

    厉锦江实在是太激动了,以至于都罔顾了另外两个医护人员在,握住邵昕然的手,直接叫了她的名字。

    邵昕然眼神儿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人,看着他的眼睛,听着他的声音,都实在是太过熟悉了,只不过厉锦江带着医用口罩的原因,她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到是谁。

    一再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眼前这个让自己莫名觉得熟悉的男人的名字,想到了厉锦江的时候,她的嗓子,干-涩的说不出来任何一个字。

    “昕然……”

    厉锦江发觉出了邵昕然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是无法说出来一个字,他蹙眉。

    如鲠在喉一样的难受着,邵昕然想要和厉锦江求助。

    她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了,真的不想了,她不要自己做一个被束缚的人,连自己的自由都不能左右,那样对她来说,真的是太过残酷了。

    下意识的把厉锦江的手反握住,邵昕然真的是没有办法儿了,处在如履薄冰的境地,她真的不知道还有谁可以依靠。

    以至于对于厉锦江这个让她打从心底里都不喜欢的人,到最后都不得不有病乱投医,只能找他帮助自己。

    蠕动着干涸的唇瓣,邵昕然对厉锦江艰涩的说着无声的两个字——

    帮我……

    她要他帮她,帮她离开这里。

    看得出来邵昕然此刻有多么的想要离开,其实就算是邵昕然不说,厉锦江也坚定了自己要带她离开的决心。

    “嗯嗯,我带你离开,我一定会想办法儿带你离开的!”

    厉锦江和邵昕然之间让人费解的交流,让旁边的两个医护人员发现了端倪。

    她们两个人之前和爱德华医生一起出过急诊,刚刚厉锦江没有说话还好,这会儿他开了口,说了话,两个医护人员,很明显的发现了他根本就不是爱德华医生本人。

    两个医护人员发现了爱德华医生不是爱德华医生本人,就开始指指点点。

    厉锦江一门心思都在邵昕然的身上,他等不了,一刻都等不了的想要带邵昕然离开,所以,两个医护人员指指点点,他完全没有注意到。

    倒还是邵昕然,发现了另外两个人的存在。

    说不出来话的原因,知道另外两个医护人员存在,邵昕然只得皱紧眉头儿。

    把厉锦江的手攥的更紧,邵昕然再用一种警示他的样子指引他注意另外两个工作人员的存在。

    “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厉锦江误以为邵昕然是身体不舒服才会攥紧他。

    待他抬眼去看邵昕然的时候,发现她皱着眉,并拿下颌向上抬起的指着不远处,厉锦江才明白邵昕然的意思。

    虽然不舍,但厉锦江还是收回了手,站起来身体,然后理顺好自己的情绪,看向两个医护人员。

    “伤者的情况不是很好,尽可能别再给她注-射镇定剂了。”

    声音苍老,再加上厉锦江找到爱德华医生,顶替他的时候两个人说话的口音很像的原因,他说意大利语的时候,和爱德华医生几乎没有什么悬殊的差距。

    虽然厉锦江算是为他做了一番辩解,但是两个医护人员还是将信将疑。

    虽然爱德华医生并不是茱莉的主治医生,但他也算是个医生,开了口,两个医护人员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默默地点了点头儿,两个医护人员算是默许了厉锦江的话。

    ————————————————————————————————————————————————————

    厉锦江对邵昕然说了让她配合治疗,并且自己会在尽快的时间里帮她走出这里的话。

    虽然邵昕然目前还需要在厉祁深的掌控中,但是有了厉锦江的保证,她暂时算是安慰了下来。

    厉锦江回到在意大利这边暂住的酒店,一想到邵昕然的无助,他就感同身受的心里难受着。

    实在是疲倦,一时半会儿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帮助邵昕然的办法儿,厉锦江倦怠的抬手揉着胀痛的额心。

    就在他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让自己的女儿摆脱厉祁深的监控时,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是盐城那边打来的电话。

    说来,厉锦江来意大利这边也已经有快三天了,三天的时间,他都没有怎么和盐城那边联系,这会儿接到那边的电话,才想到自己还有患癌的邵萍被自己就在盐城那边的医院里。

    接通了电话,助理颤颤巍巍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年永明和助理大闹,说什么都要见到邵萍,到最后,助理实在是没有办法儿,年永明也提议让助理自己打电话给厉锦江,助理只得拨了厉锦江的电话。

    待助理和厉锦江说明情况以后,厉锦江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或者怎样,而是很平静的回了话。

    “把手机给他。”

    既然年永明贼心不死的非得要见邵萍,那么他就给他一个他不被允许见邵萍的理由好了。

    电话被允许从助理那里接过来,年永明拿过手机,想也没有想的就对电话那里咆哮一声。

    “厉锦江,你他-妈-的混蛋!”

    年永明真的要气疯了,虽然说邵萍和自己并没有坐实什么夫妻的名分或者怎样,但是两个人之间是多年的知己好友,邵萍发生了昏迷不醒的情况,自己不被允许见她,年永明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你凭什么不让我见萍萍?你是她的什么人是吗?说到底,你厉锦江,还不见得有我认识萍萍的时间长,你凭什么限制我去见她,你又凭什么身份派你的人在门口堵着?你想管萍萍的事情,你有资格吗?”

    对于年永明癫狂的指控,厉锦江不以为意。

    波澜不惊的在电话那边掀了掀眼皮,他回道——

    “我没有资格,你就有资格?”

    如果说他厉锦江没有资格管邵萍的事情,那么他年永明更没有资格管。

    再怎样说,邵萍有给他生过一个女儿,就单单从这一点儿,邵萍虽然不是他的妻子,但也是他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女人。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有资格,但是萍萍很早就认识了我,和我是知己的关系,就单单从这一点儿来讲,我就要和见她!”

    “你和她认识又如何?能比得过她给我生过一个孩子吗?”

    一个给自己生过孩子的女人,虽然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不能给她一个应有的名分,但是她患了癌症,自己还是有义务要保证她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渡过化疗期,而不是让年永明这样一个心思不单纯的男人,继续用药物治疗的办法儿去控制癌细胞的扩散。

    听到厉锦江大言不惭的说邵萍给他生过一个孩子,年永明忽的就想笑。

    “呵……你真的就确定昕然是你的孩子吗?我和萍萍认识这么多年,孩子是不是你的,我清楚的很!”

    虽然说年永明也不知道邵昕然到底是邵萍和谁的孩子,但是他很肯定,邵昕然绝对不是邵萍和厉锦江的孩子。

    年永明的话,让厉锦江冷冷的抽-动着嘴角。

    “你再清楚还能有dna鉴定结果清楚吗?”

    年永明:“……”

    “我已经拿昕然那孩子的血液做过dna鉴定了,她的dna双螺旋结构和我的dna双螺旋结构高度相似,你觉得,如果我不确定昕然是我的孩子,我会平白无故的认定她是我的女儿吗?”

    厉锦江质问着年永明,他一早就把事情都搞明白了,如果事情有错,那么dna鉴定结果不会有错,如果连这样的高科技都有错,那么其他做dna鉴定的人,结果都会是错的。

    厉锦江反唇相讥的话让年永明无话可说。

    “不可能!”

    年永明不敢相信的咆哮一声。

    邵昕然不是厉锦江的孩子,他肯定!

    “昕然不是你的孩子,虽然我也不清楚昕然是谁的孩子,但是她绝对不是你的孩子!”

    “不是我的孩子,难不成是你的孩子?还是说……是你哥的孩子?”

    提到年致彦,年永明拿住手机的手,蓦地僵硬住。

    不可否认,他对于提及到自己的哥哥,心里有放不下的心结。

    下意识的把手指捏紧,他压住心里的不自然,继续反驳——

    “昕然不是你的孩子,我说不是就不是!”

    “你说的话没有用,你要是不信,等我从意大利回去,可以把我和昕然dna鉴定报告递给你看。”

    年永明:“……”

    “对了,我有必要告诉你一声,不允许你见邵萍,不单单是我自己的意思,这也是昕然那个孩子的意思!”

    既然他们两个男人就邵萍的事情僵持不下,那么邵昕然作为邵萍的女儿,最有发言权。

    而自己现在和邵昕然走得近,厉锦江理所当然的把邵昕然归为和自己是一边的。

    “你胡说!”

    年永明清楚邵昕然是怎样的一个孩子,根本就不相信她会说出来不让自己和邵萍有来往的话。

    “你延误她母亲的治疗,你觉得,她做女儿的,会原谅你这样自私的做法儿吗?”

    厉锦江提到自己给邵萍采用药物治疗办法儿的事情,年永明本能性的蹙眉。

    关于只用药物给邵萍治疗的事情,他确实是心里有私心的。

    但是,他并不认为邵昕然能看出来什么端倪,再者说了,当初,邵昕然也同意了自己,要院方采用药物治疗的办法儿治疗邵萍的癌症。

    “年永明,虽然我没有给邵萍什么名分,但是她给我生过孩子,就是我的女人,现在,我以邵萍男人的身份要求你,以后离邵萍还有昕然母女远远地,收起你自私自利的心肠,我不会允许你接近她们母女的!”

    用严肃的口吻对年永明说完话,厉锦江“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阻断了两个之间的言语交谈。

    ————————————————————————————————————————————————————

    厉祁深开车去接乔慕晚的时候,乔慕晚在和舒蔓购物。

    本来乔慕晚怀孕的原因,不想逛商场。

    商场的人来来往往的很多不说,她怀着孕,还是双生胎,实在是不方便闲逛。

    但是舒蔓偏偏说她养膘,都有双下颌了,说她要是再不多运动运动,指不定到时候会胖的走样儿。

    拗不过舒蔓全部都是理由的毒舌,再加上舒蔓的连拉带扯,乔慕晚就被她拽去了商场那里。

    两个人没有逛什么衣、帽、鞋、裤这样的店铺,直接找到了三楼那里的婴幼儿区。

    乔慕晚虽然没有什么心思闲逛,但是看到玲琅满目的婴幼儿物品,还是没有控制住泛滥的母性。

    尤其是舒蔓不断的拿着婴儿的小衣服给乔慕晚看,让她没有忍住,一连买了好几件,就连同小孩子的鞋子,都一起买了。

    “慕小晚,小屁孩哪有穿鞋子的啊?你买了鞋,不觉得太早了吗?”

    舒蔓笑着揶揄乔慕晚,刚刚还是她拿了小孩子的鞋给乔慕晚。

    刚才看到乔慕晚一掷千金的不断买着东西,她想也没有想的就落井下石的拿了小孩子的鞋子给她。

    乔慕晚看到这些小孩子的东西,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连舒蔓都没有怂恿,她就买了一大堆的东西。

    “早吗?还好吧!”

    乔慕晚有些不争气的脸红了,本来没有什么的,不过自己提早把这些东西都备着了,怎么看,都显得她着急了。

    “这还早?啧啧,我看你就差点儿连你肚子里两个娃子上幼稚园的书包和文具都买了!”

    舒蔓越说,乔慕晚越是脸皮薄儿的招架不住。

    起初给这两个小家伙买东西她也没有想太多,不过这会儿看来,自己是好像操之过急了。

    但是东西都已经买了,她也不好意思再退回去。

    “买都买了,就提前备着吧。”

    乔慕晚满不在乎的说着话,然后不想让舒蔓觉得自己是个急不可耐的人,更不想应了舒蔓刚才揶揄自己的话,她拉过舒蔓的手,没打算再继续逛下去,离开了婴幼儿专区。

    ————————————————————————————————————————————————————

    乔慕晚手机里进来电话的时候,乔慕晚去了洗手间,手机在舒蔓的手里放着。

    “在哪里?”

    打电话过来的是厉祁深,舒蔓听到电话听筒里传来厉祁深磁性声线的声音,挑了下眉。

    果然,厉老-二这个xing情古怪的大哥,真就是对外人脾气阴晴不定。

    “慕小晚在洗手间,我是舒蔓。”

    乔慕晚再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厉祁深笔挺的身姿,长身而立的出现在自己的眼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