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着急了?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50章 着急了?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邵昕然凭什么要听你厉祁深的安排?你说让我回意大利我就要回意大利,我邵昕然为什么要这么听话?要清楚,你并不是我的什么人!”

    邵昕然还在极力避开关于她和厉锦江有血缘关系的事情,哪怕有些事情是自己在自欺欺人,她也不愿意就此承认自己与厉祁深之间存在的血缘关系。

    邵昕然拼尽力气近疯狂的嘶吼于厉祁深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一样不起任何的作用。

    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厉祁深依旧笑着。

    本就有一副光鲜的皮囊,这会儿他笑着,星眸朗目间,都荡漾起来了风情之色。

    “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都无关紧要,只有你碍到我的眼了,就必须听从我的安排!”

    厉祁深单手抄袋,漫不经心的说着话。

    “你可以选择不听从我的安排,从这里跳下去就可以了!”

    抬起倨傲线条的下颌,厉祁深指着内室的窗户那里。

    “厉祁深!”

    邵昕然隐忍着身体上的每一处都疼得让她皱眉的痛,冲厉祁深嘶喊着。

    他让她从三十楼层高的地方跳下去,等同于就是在告诉她,在离开盐城和死之间做选择。

    从来没有这么无助无措过,再加上她现在出了车祸、伤了脸,整个人的精神都要颓废了。

    “厉祁深,我不会听你的,不会!”

    她义正言辞的摆明自己的立场,不管如何,邵昕然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坚决不允许自己离开。

    她现在连自己的身份都不确定,在没有把这件事儿确定好,任何人都不会改变她的什么。

    “你应该清楚,你的话对我的决定,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相比较于邵昕然的癫狂,厉祁深真的云淡风轻极了,就连同说话,他锋朗的眉心间,都好看的掀动淡淡的涟漪。

    “我的话起不到作用,不代表我的行动也要受你支配!”

    她现在什么都不剩下了,最在意的一切都幻灭了。

    为了厉祁深,她没了梦想,从意大利回来盐城这边,虽然是机缘巧合下知道了他是厉家的人,但丝毫没有减弱她对他痴迷的喜欢。

    本以为她遇到了他,与他是缘分未尽,所以就以为自己就此可以和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只是哪成想,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并且许诺了婚约给那个女人。

    不过有谁对一个喜欢了多年的男人轻言说放弃,所以她千方百计的设法儿和他走在一起,可这里面却残忍的牵扯出来了一系列让她难以接受的事情。

    自己的身世之谜,自己出了车祸,毁了容……

    这接连发生的一切一切,真的让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可就是这样她一无所剩的情况下,厉祁深都没有对她有半分怜悯不说,还威逼她离开盐城,前往意大利,她的心脏,因为他现在做出的决定,都支离破碎了……

    不似邵昕然那般乱了章法,厉祁深黑眸深邃了几分。

    “邵昕然,你是不是觉得我支配不了你的行动就对你没办法儿了?”

    邵昕然:“……”

    “趁着我对你还有最后的一丁点儿耐心,你自己主动和我手下去机场,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我不能承受又怎么样?我现在已经什么都不剩了,还会怕死吗?”

    邵昕然觉得她真的已经到悬崖的绝境处了,被逼迫到马上就会粉身碎骨的地步。

    没了脸,没了一切,连失去厉祁深这样的重大打击她都承受了,还会承受不住死亡对她带来的幻灭吗?

    “你不清楚你的情况?还是说医生没有告诉你,你自己没有照镜子?”

    知道厉祁深在指自己的脸,邵昕然绷直了后脊背,道——

    “我不就是伤了脸吗?现在科学这么发达,我邵昕然还恢复不了容貌了不成?”

    听邵昕然信誓旦旦的开口,厉祁深又笑了。

    “医生到底是白衣天使!”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厉祁深皮笑肉不笑的来了这样一句话,怎么听,都是医生没有告诉自己实情,自己被骗了。

    对于邵昕然的质问,厉祁深充耳不闻。

    想到此刻还在厉家老宅那边的乔慕晚,厉祁深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和她耗着。

    拿出放在口袋里的手,厉祁深抬手看了看腕表,道——

    “你们两个给她送去机场,除非她选择死,否则就绑也得给我绑去机场!”

    “是!”

    接到厉祁深声音寡淡的命令,正在待命中的四个黑衣人点头儿应声。

    “厉祁深,你不能这么对我!”

    邵昕然顾不上自己的身体情况,咆哮的嘶吼道。

    不听邵昕然的话,厉祁深想到还在等自己的乔慕晚,迈开步,步履快而不乱的往外面走去。

    ————————————————————————————————————————————————————

    厉锦江等着乔慕晚那边给自己的答复,等了许久也没有等来,就忍不住打了电话给她。

    厉祁深是什么样脾气的人,他这个做叔叔的太了解了,他真的怕厉祁深那阴晴不定的性子上来,邵昕然就算是不想离开意大利,也得离开意大利。

    手机里进来了电话,乔慕晚拿出拎包里的手机看了一眼。

    一看到是厉锦江打来给自己的电话,她拧眉。

    厉锦江有打电话给她,求她帮忙和厉祁深谈一下关于邵昕然的事情。

    虽然当时她不想帮忙,但是抱着邵昕然出了车祸,毁了容,邵昕然还是厉锦江在外面私生女的原因,她还是选择和帮这个忙。

    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突然,让她有些不清楚的事情,让她一时间就忙忘了,就没有打电话给厉锦江。

    手机的响铃在响着,一旁开车的厉晓诺见乔慕晚不接电话,皱着眉,她忍不住侧过头,开口询问——

    “谁来的电话啊?怎么不接?”

    和厉晓诺,乔慕晚不想有什么隐瞒,也觉得关于邵昕然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告诉了她。

    “是二叔,打电话过来的是二叔!”

    “我二叔?他打电话给你有什么事儿啊?”

    搞不清楚自己的二叔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的嫂子,厉晓诺挑了一下眉梢。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一些私事儿!晓诺,你先把车在一旁停下吧,我接完二叔的电话再和你说!”

    “嗯,行!”

    说着话,厉晓诺把车停靠在了一边。

    待厉晓诺停好了车以后,乔慕晚下车,走到一旁,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刚被接通,里面,厉锦江急不可耐的声音便传来。

    “喂,慕晚,事情怎么样了?祁深他……”

    厉锦江不敢妄加臆断的往下继续说他的猜测,生怕自己接下来要知道的事情,会应验了他的猜测。

    “二叔,实在是抱歉,关于邵昕然的事情,我尽力了。”

    她不是很清楚陆临川和厉祁深说了些什么,但是厉祁深当时的脸色不好,再加上他当时大发雷霆,让乔慕晚不敢随意的说话。

    再加上她出于维护厉祁深的心理,不想让厉祁深因为自己而左右为难他的决定,就告诉了厉锦江,她已经尽力帮忙了。

    乔慕晚告诉厉锦江的这个答案,让厉祁深蹙眉。

    “祁深……他怎么说的?你劝他都没有用吗?”

    厉锦江不相信厉祁深连乔慕晚的话都不肯听。

    如果说厉祁深不买他这个做叔叔的账就算了,他怎么可能连他最喜欢的女人的话都不听呢?

    “二叔,祁深是什么样性格的人,您应该很清楚!就像你说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改变他的决定,这其中也包括我,所以,真的很抱歉。”

    乔慕晚都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厉锦江怎么可能会怨她,再加上是他自己主动找乔慕晚求帮忙的,乔慕晚肯出言帮助自己,又不是没有不帮他,这让厉锦江更是挑不出来任何的不妥之处。

    “祁深现在在哪里?我能不能见上他一面?”

    厉锦江真的没有办法儿了,他现在只祈求能见上厉祁深一面,然后当面儿把话说开,让邵昕然不至于真的被送出到意大利。

    “我不是很清楚,他刚刚有事儿离开了!”

    厉祁深接了陆临川的电话,当时的场景,她至今都记得清楚,虽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事情,但是她猜测不错的话,就是邵昕然的事情。

    “那他去哪了?”

    “祁深没有说,我不知道,二叔可以打电话给他。”

    “嗯,行,那我知道了。”

    说完话,厉锦江就准备挂断电话,再打电话给厉祁深。

    只是他刚要挂断电话,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似的,赶忙开了口。

    “慕晚等一下。”

    “二叔,您还有事儿吗?”

    “慕晚,你现在在哪里?方便吗?如果方便,我过去接你!”

    有些摸不清头脑,乔慕晚实在是想不到厉锦江这会儿要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二叔,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天色已经很晚了。”

    虽然不清楚厉锦江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但是乔慕晚自知自己的情况,一个孕妇,现在的这个时间,哪里能到处乱走。

    听到乔慕晚说天色已经很晚了,厉锦江在电话的那一端,紧了紧自己捏手机的手。

    其实厉锦江突然临时打算去找乔慕晚是有私心的。

    他要打电话给厉祁深,约厉祁深与自己见面谈一谈关于邵昕然的事情。

    知道自己和自己的这个侄儿沟通起来,可能不是很顺利,所以厉锦江自认为,自己有必要把乔慕晚带上,让她帮自己说一说软话给厉祁深。

    “算是很重要的事情吧,不过二叔和你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二叔能和你见了面再说吗?”

    一听厉锦江说是很重要的事情,还说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乔慕晚就没有多想,把自己在厉家老宅的消息,告诉了厉锦江。

    “我马上过去老宅那边,慕晚,你在大哥大嫂那边等我。”

    “嗯。”

    得到了乔慕晚的答应,厉锦江挂断了电话。

    ————————————————————————————————————————————————————

    “嫂子,二叔找你什么事儿啊?”

    乔慕晚刚坐进车里,厉晓诺就问了她。

    “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具体找我是什么事情,不过在这儿之前,他有打电话给我,让我劝劝你哥关于在邵昕然的问题上,能不能网开一面!”

    “邵昕然?”

    厉晓诺几乎是脑海中并没有这个名字存在的搜索信息,后来想了想,才想到了这号人物。

    如果没有记错,好像在厉潇扬回国的一次家庭聚餐上,她有和这个邵昕然在一起吃过饭。

    “和她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这里面有关于邵昕然的什么关系,不过,虽然她是你哥的爱慕者之一,不过现在……她很有可能是你的堂姐,你哥的堂妹。”

    “什么?我的堂姐,我哥的堂妹?嫂子,这是什么关系,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乔慕晚的话,让厉晓诺诧异的同时,也有些发懵。

    邵昕然是自己的堂姐,自己大哥的堂妹?这是什么奇怪的关系啊?

    她只知道那个女人对自己大哥有意思,至于其他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不清楚。

    “晓诺,你是不是很诧异?其实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诧异!”

    当时厉锦江说邵昕然是他女儿的时候,乔慕晚直觉性的反应是因为厉潇扬的原因,厉锦江为了不让厉潇扬伤心,所以说了邵昕然是他私生女的话来哄骗自己。

    不过她当时想来,事情也许并不是像自己臆断的那样,或许邵昕然真的就是厉锦江的私生女,毕竟,不会有哪个家庭和睦的男人,会出来自己和其他女人有染的事情。

    抬手揉了揉额心,乔慕晚有些莫名的疲倦,她不清楚是厉锦江和自己谈及关于邵昕然事情的原因,还是藤家老太太带给自己的莫名疲倦感。

    只是她现在真的很累,很想缩在厉祁深的怀中,贪婪的睡上一觉。

    “嫂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给我说说,我真的听懵了!”

    听厉晓诺说她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乔慕晚松缓了一下疲倦感以后,给厉晓诺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所以嫂子,你是想说,我二叔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而且生了孩子,孩子就是邵昕然?”

    “可以这么说!”

    得到了乔慕晚给自己的一个肯定回答,厉晓诺当即就顾不上形象的爆了粗口。

    “我二叔居然这么乱-来,在外面搞了其他的女人,这真的是闻所未闻啊!”

    在厉晓诺的眼里,自己的那个二叔,可是一个慈祥的父亲,与她二婶相敬如宾的丈夫,哪成想,就这样一个自己自认为很绅士的二叔,竟然在外面乱-搞,还有了孩子!

    “关键嫂子,你知不知道,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那个邵昕然,她是我二叔的私生女,怎么还敢喜欢我哥啊?”

    “她可能不知道她是你二叔的孩子呗!”

    乔慕晚想不到其实是邵昕然自欺欺人的不愿意承认这件事儿,而不是她不知道。

    “好了晓诺,这件事儿我们也不要再议论了,我觉得二叔能处理好的。”

    实在是不愿意多提关于邵昕然的事情,虽然乔慕晚知道她和厉祁深的事情,几乎可以说是定下来了,邵昕然的存在,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但是她就是不想去谈及那个邵昕然。

    知道提及她,她都会心里莫名的犯膈应。

    能看得出乔慕晚不愿意说关于她“情敌”的事情,厉晓诺也就不再就这个问题,继续说下去。

    “对了,嫂子,那我二叔找你,说来老宅这边接你又是什么事儿啊?”

    “我不清楚,他说很重要,但是没有告诉我是什么事情。”

    说来乔慕晚也是觉得奇怪,厉锦江是在电话准备被挂断的事情让自己等一下,很显然厉锦江是临时决定了“有很重要的事情”和自己说。

    “我觉得应该把这件事儿和我哥说,我现在越发的觉得我这个二叔存在很大的问题。”

    如果是之前,厉晓诺还会觉得自己的二叔是个谦谦君子风范的人,但是突然有了他在外面乱-来,还有了私生女的事情以后,她真的觉得她的这个二叔,行为举止怪异的很,居然什么事情都会找上自己的这个嫂子。

    乔慕晚不否决厉晓诺要带打电话给厉祁深这个提议,其实就算是厉晓诺不说,乔慕晚也决定给厉祁深打电话。

    “我给你哥打吧!”

    “行,你打就你打吧,毕竟二叔找的人是你,你和我哥说,一定比我说的清楚。”

    ————————————————————————————————————————————————————

    厉祁深接到乔慕晚打来的电话时,正在赶往去厉家老宅的路上。

    邵昕然和杜欢这两个人都处理好了,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老宅那边把乔慕晚接过来,然后和她一直黏在一起。

    看到屏幕上闪烁着名字,厉祁深不自觉的柔和了深邃的眉目。

    “着急了?”

    乔慕晚会打电话给自己,厉祁深自然而然的认为这是乔慕晚想自己了,按捺不住没有自己在的空虚,所以打了电话给自己。

    乔慕晚本来想和厉祁深说恨郑重其事的话,不想厉祁深一句漫不经心的话,直接让她红了脸。

    不过厉祁深说了就说了吧,她确实有些着急了,刚刚经历了藤老太太的事情,让她很是疲倦,现在很想像是一个树袋熊一样的腻在他的怀中,把他抱得严严实实的。

    “你在哪呢?回来了吗?”

    她问着,声音一如往昔的温柔。

    乔慕晚问厉祁深话的时候,厉祁深正好路过一个交通岗。

    抬眼看了眼红灯,道:“在回去的路上。”

    再收回目光时,他沉着好听的声音,问:“有事儿?”

    “嗯!”

    没有隐瞒厉祁深什么的意思,在听到厉祁深问自己是不是有事儿时候,乔慕晚如实答了他。

    “二叔……要过来老宅这边找我,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和我说,我不清楚是什么事情,但是我已经让他过来了。”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