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我真的尽力了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49章 我真的尽力了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活色生枭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杜欢不去提及她和乔慕晚的表姐妹关系还好,她越是不怕死的提及和乔慕晚的关系,厉祁深的脸色,越是阴沉的厉害。

    “唔……”

    杜欢的下颌一阵要被捏碎了一样的疼痛感席卷了她的感官世界,让她忍不住蹙眉shen-yin一声。

    “你又不是不知道慕晚是她父母抱养来的孩子,你有什么资格说她是你表姐?嗯?”

    厉祁深逼问着杜欢,湛黑的眸,是鹰一般的深邃和强势,让人不寒而栗。

    说到关于乔慕晚的身世,杜欢就不服不忿起来。

    一个连自己亲生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孽-种,可以如此幸运的得到厉祁深的喜欢和疼爱,这对她来说,歆慕又嫉妒到发疯。

    “想爬上我的chuang这么久了也没有一个结果,是不是很不甘心?”

    盯着杜欢的脸,厉祁深欺近俊颜,声音透着好听的声线问着,眉目间,也跟着荡起一抹风情,邪肆而狷狂……

    被厉祁深问到这样的话题,杜欢心不甘,气不顺的同时,憋红了脸。

    以往她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想方设法去接近厉祁深,这会儿厉祁深自己主动挨近她,却让她心慌意乱了起来。

    “人可以不知道摆正自己的位置,但是不要脸,可不好!”

    杜欢这种女人,在厉祁深的眼中,连看她一眼,他都嫌浪费时间。

    不处理她,不代表纵容她,只是这种女人,他真的就没有放在眼里。

    “我没有,姐夫,我没有,我没有做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情。”

    杜欢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张口闭口都在以“姐夫”唤着厉祁深,来讨好他,生怕自己哪句话没有说对,自己真的就没了命。

    杜欢的否决,让厉祁深嘴角绝然的弧度更加的冰冷。

    “你出现在我面前就让我很不高兴!”

    杜欢:“……”

    厉祁深的回答,让杜欢傻了眼。

    她费尽心思的讨好厉祁深却得不到厉祁深的任何同情不说,还要听他说这样让自己一钱不值的话,杜欢的心脏,滴血的同时,也泛起了酸涩的苦水。

    下意识的把手指蜷缩成拳头儿握紧,她的眼角,隐约有泪光在闪烁。

    她想发火的去反驳厉祁深,可她实在是没有在他面前张狂的勇气。

    懒得去看杜欢拿出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厉祁深掀了下眼皮以后,扬手,把杜欢丢给了身后的黑衣人。

    “处理了,做干净点儿,别给我惹事儿!”

    接到命令,厉祁深身后的黑衣人点头儿,然后带着杜欢就往外面走去。

    “姐夫……不要,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妈和乔慕晚的妈是姐妹两个,你这么对我,要是乔慕晚知道了,你让她以后怎么面对我妈?”

    杜欢知道依照厉祁深那样只手遮天的本性,他让他手下处理了自己,自己就一定会被处理不说,更是会和他扯不上一丁点儿的关系。

    她不要她年纪轻轻就死了不说,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没有一个真相都没有。

    她不要,真的不要……

    “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你要是不高兴我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以后不出现就是了。”

    杜欢真的怕了,早知道惹上这个男人自己有一天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不管怎样,她都不可能和厉祁深这个男人扯上一分一毫的关系。

    “你就不能看在我表姐的面子上饶了我吗?她还怀着孕呢,厉祁深,你觉得你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表姐就会开心,你和她就会高枕无忧了吗?”

    杜欢一直都觉得她只是搞出来一些小动作罢了,除了要让乔慕晚身败名裂以外,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她死,或者要了她的命。

    她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要是她做得事情过分,那么邵昕然做得事情才叫罪无可恕。

    可是为什么,她都没有邵昕然心肠歹毒,还有受到这样的对待。

    杜欢不甘心就这样被黑衣人拖走,不断的冲厉祁深大喊。

    “厉祁深,你要是非要让我死,我不用你的手下处理我,我自己就可以咬舌自尽。”

    情绪激动时,杜欢心一横,没有咬舌,而是咬了自己的嘴角。

    随着她狠下心的咬破自己的嘴角,血管迸裂的细微声音传来,跟着,有一泓殷红的血液,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厉先生,这位小姐咬舌自尽了!”

    黑衣人见杜欢不再挣扎,身体一沉,连带着嘴角都象征性的流出了一泓血液,赶忙唤着厉祁深。

    听到身后的手下说杜欢咬舌自尽,厉祁深狭长的黑眸,凛冽的一眯。

    暂且打消去卧室那里处理邵昕然的念头儿,厉祁深转身,向杜欢那里走去。

    走近被手下拖着的杜欢,厉祁深伸出修长骨节的手指,擒住了她的下颌。

    “唔……”

    随着厉祁深力道殷实的一捏,杜欢痛得呜咽出声。

    “没死?”

    见杜欢不过是在炸自己,虚张声势的给自己搞事儿,厉祁深本就削薄的唇瓣,都紧抿成了一道冰冷的弧线。

    “嗯,唔……痛……”

    杜欢嘴角流着血本就足够的疼,厉祁深这会儿力道实在是不轻的捏住她的下颌,让她疼得不断摇头儿。

    “就这么不想死?”

    厉祁深目光冷冷的盯着在自己掌心中不断晃着头儿的杜欢,语调森冷的开了口。

    被疼痛感席卷全身到神经麻痹,杜欢疼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只能不断的呜呜囔囔的摇晃着头儿来表达她不想死的意思。

    “不想死是吧?那就生不如死好了。”

    厉祁深都没有拔高声调,就那样语调冷冰冰的说了话,跟着,大手再度一扬,将杜欢的身体当做是垃圾一样甩在了地上。

    “把她卖去巴西,有我在的地方,我不想看到她。”

    太明白自家厉先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几个黑衣人点头儿。

    “是!”

    “我不要……”

    自己被卖去巴西,杜欢太清楚这意味什么了,而且厉祁深说有他在的地方,他不想看到自己就明摆着在告诉自己,自己永远都不可能从巴西再回来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唏嘘,再怎样说,她都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

    厉祁深的一句“让自己生不如死。”真的就等于让自己生不如死……

    对于杜欢这样依旧是不死心的反驳,厉祁深不以为意。

    懒到连一句“你有的选择?”都不稀罕说给杜欢听,厉祁深转过身,将倨傲清冷的背影,留给近乎癫狂状态的小女人。

    ————————————————————————————————————————————————————

    厉祁深走到内室那里的时候,邵昕然正虚弱着身体,将门打开。

    打开门的瞬间,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如同天神般降临的男人,邵昕然都傻了。

    “……怎么……是你?”

    她刚刚有听到门外有嘶吼的嘈杂声,就隐忍着身体都要脱节的疼痛感,每一个步子都走得极度艰难的走到门口去开门,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不想,自己打开门,竟然看到了厉祁深。

    “不是我,你觉得还会有谁?”

    厉祁深笑着反问邵昕然,一张本就邪肆的脸上,眉目间荡起的风情,让邵昕然掌心有些发凉。

    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向来都不苟言笑,这会儿见了自己不是大发雷霆的质问自己,而是笑着看向自己,她根本就摸不清这个男人的情绪。

    毕竟……这个男人,城府实在太深……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厉祁深寡淡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邵昕然只露出来了两个眼睛的脸,因为迟迟没有等到她给自己的回应,他削薄的唇瓣上,扬起更加xing-感致命的弧度。

    邵昕然呆滞的看着厉祁深,因为他的笑,她的心脏都开始悬起来了。

    “一声不吭的就把我厉祁深的手下给骗得团团转,然后现在躲在这里,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邵昕然凭什么要听你厉祁深的安排?你说让我回意大利我就要回意大利,我邵昕然为什么要这么听话?要清楚,你并不是我的什么人!”

    邵昕然还在极力避开关于她和厉锦江有血缘关系的事情,哪怕有些事情是自己在自欺欺人,她也不愿意就此承认自己与厉祁深之间存在的血缘关系。

    邵昕然拼尽力气近疯狂的嘶吼于厉祁深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一样不起任何的作用。

    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厉祁深依旧笑着。

    本就有一副光鲜的皮囊,这会儿他笑着,星眸朗目间,都荡漾起来了风情之色。

    “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都无关紧要,只有你碍到我的眼了,就必须听从我的安排!”

    厉祁深单手抄袋,漫不经心的说着话。

    “你可以选择不听从我的安排,从这里跳下去就可以了!”

    抬起倨傲线条的下颌,厉祁深指着内室的窗户那里。

    “厉祁深!”

    邵昕然隐忍着身体上的每一处都疼得让她皱眉的痛,冲厉祁深嘶喊着。

    他让她从三十楼层高的地方跳下去,等同于就是在告诉她,在离开盐城和死之间做选择。

    从来没有这么无助无措过,再加上她现在出了车祸、伤了脸,整个人的精神都要颓废了。

    “厉祁深,我不会听你的,不会!”

    她义正言辞的摆明自己的立场,不管如何,邵昕然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坚决不允许自己离开。

    她现在连自己的身份都不确定,在没有把这件事儿确定好,任何人都不会改变她的什么。

    “你应该清楚,你的话对我的决定,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相比较于邵昕然的癫狂,厉祁深真的云淡风轻极了,就连同说话,他锋朗的眉心间,都好看的掀动淡淡的涟漪。

    “我的话起不到作用,不代表我的行动也要受你支配!”

    她现在什么都不剩下了,最在意的一切都幻灭了。

    为了厉祁深,她没了梦想,从意大利回来盐城这边,虽然是机缘巧合下知道了他是厉家的人,但丝毫没有减弱她对他痴迷的喜欢。

    本以为她遇到了他,与他是缘分未尽,所以就以为自己就此可以和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只是哪成想,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并且许诺了婚约给那个女人。

    不过有谁对一个喜欢了多年的男人轻言说放弃,所以她千方百计的设法儿和他走在一起,可这里面却残忍的牵扯出来了一系列让她难以接受的事情。

    自己的身世之谜,自己出了车祸,毁了容……

    这接连发生的一切一切,真的让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可就是这样她一无所剩的情况下,厉祁深都没有对她有半分怜悯不说,还威逼她离开盐城,前往意大利,她的心脏,因为他现在做出的决定,都支离破碎了……

    不似邵昕然那般乱了章法,厉祁深黑眸深邃了几分。

    “邵昕然,你是不是觉得我支配不了你的行动就对你没办法儿了?”

    邵昕然:“……”

    “趁着我对你还有最后的一丁点儿耐心,你自己主动和我手下去机场,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我不能承受又怎么样?我现在已经什么都不剩了,还会怕死吗?”

    邵昕然觉得她真的已经到悬崖的绝境处了,被逼迫到马上就会粉身碎骨的地步。

    没了脸,没了一切,连失去厉祁深这样的重大打击她都承受了,还会承受不住死亡对她带来的幻灭吗?

    “你不清楚你的情况?还是说医生没有告诉你,你自己没有照镜子?”

    知道厉祁深在指自己的脸,邵昕然绷直了后脊背,道——

    “我不就是伤了脸吗?现在科学这么发达,我邵昕然还恢复不了容貌了不成?”

    听邵昕然信誓旦旦的开口,厉祁深又笑了。

    “医生到底是白衣天使!”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厉祁深皮笑肉不笑的来了这样一句话,怎么听,都是医生没有告诉自己实情,自己被骗了。

    对于邵昕然的质问,厉祁深充耳不闻。

    想到此刻还在厉家老宅那边的乔慕晚,厉祁深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和她耗着。

    拿出放在口袋里的手,厉祁深抬手看了看腕表,道——

    “你们两个给她送去机场,除非她选择死,否则就绑也得给我绑去机场!”

    “是!”

    接到厉祁深声音寡淡的命令,正在待命中的四个黑衣人点头儿应声。

    “厉祁深,你不能这么对我!”

    邵昕然顾不上自己的身体情况,咆哮的嘶吼道。

    不听邵昕然的话,厉祁深想到还在等自己的乔慕晚,迈开步,步履快而不乱的往外面走去。

    ————————————————————————————————————————————————————

    厉锦江等着乔慕晚那边给自己的答复,等了许久也没有等来,就忍不住打了电话给她。

    厉祁深是什么样脾气的人,他这个做叔叔的太了解了,他真的怕厉祁深那阴晴不定的性子上来,邵昕然就算是不想离开意大利,也得离开意大利。

    手机里进来了电话,乔慕晚拿出拎包里的手机看了一眼。

    一看到是厉锦江打来给自己的电话,她拧眉。

    厉锦江有打电话给她,求她帮忙和厉祁深谈一下关于邵昕然的事情。

    虽然当时她不想帮忙,但是抱着邵昕然出了车祸,毁了容,邵昕然还是厉锦江在外面私生女的原因,她还是选择和帮这个忙。

    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突然,让她有些不清楚的事情,让她一时间就忙忘了,就没有打电话给厉锦江。

    手机的响铃在响着,一旁开车的厉晓诺见乔慕晚不接电话,皱着眉,她忍不住侧过头,开口询问——

    “谁来的电话啊?怎么不接?”

    和厉晓诺,乔慕晚不想有什么隐瞒,也觉得关于邵昕然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告诉了她。

    “是二叔,打电话过来的是二叔!”

    “我二叔?他打电话给你有什么事儿啊?”

    搞不清楚自己的二叔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的嫂子,厉晓诺挑了一下眉梢。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一些私事儿!晓诺,你先把车在一旁停下吧,我接完二叔的电话再和你说!”

    “嗯,行!”

    说着话,厉晓诺把车停靠在了一边。

    待厉晓诺停好了车以后,乔慕晚下车,走到一旁,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刚被接通,里面,厉锦江急不可耐的声音便传来。

    “喂,慕晚,事情怎么样了?祁深他……”

    厉锦江不敢妄加臆断的往下继续说他的猜测,生怕自己接下来要知道的事情,会应验了他的猜测。

    “二叔,实在是抱歉,关于邵昕然的事情,我尽力了。”

    她不是很清楚陆临川和厉祁深说了些什么,但是厉祁深当时的脸色不好,再加上他当时大发雷霆,让乔慕晚不敢随意的说话。

    再加上她出于维护厉祁深的心理,不想让厉祁深因为自己而左右为难他的决定,就告诉了厉锦江,她已经尽力帮忙了。

    乔慕晚告诉厉锦江的这个答案,让厉祁深蹙眉。

    “祁深……他怎么说的?你劝他都没有用吗?”

    厉锦江不相信厉祁深连乔慕晚的话都不肯听。

    如果说厉祁深不买他这个做叔叔的账就算了,他怎么可能连他最喜欢的女人的话都不听呢?

    “二叔,祁深是什么样性格的人,您应该很清楚!就像你说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改变他的决定,这其中也包括我,所以,真的很抱歉。”

    乔慕晚都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厉锦江怎么可能会怨她,再加上是他自己主动找乔慕晚求帮忙的,乔慕晚肯出言帮助自己,又不是没有不帮他,这让厉锦江更是挑不出来任何的不妥之处。

    “祁深现在在哪里?我能不能见上他一面?”

    厉锦江真的没有办法儿了,他现在只祈求能见上厉祁深一面,然后当面儿把话说开,让邵昕然不至于真的被送出到意大利。

    “我不是很清楚,他刚刚有事儿离开了!”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