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豪门纠纷,没有杀戮的血雨腥风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46章 豪门纠纷,没有杀戮的血雨腥风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知道邵昕然在权衡事情的利弊,杜欢点了点头儿。

    “好,我去酒店给你开个房间。”

    说着,杜欢下楼去找车,送邵昕然去酒店。

    杜欢安排好一切,刚把邵昕然送上车,厉祁深就到了医院。

    没有找邵昕然的主刀医师和看护人员,他直接找到监控室。

    邵昕然能在他厉祁深眼皮子底下偷梁换柱,厉祁深还真是想知道有哪个不怕死的敢帮助她。

    因为厉祎铭对医疗的事情兴趣至深,曾让厉祁深以厉氏的名义投资过这家医院,所以厉祁深一到医院,医院的院长就全程陪同。

    把监控视频都调了出来,厉祁深眼仁湛黑的把但凡有涉及到邵昕然的视频都扫了一圈。

    在把视线定格到与邵昕然撞到一起的杜欢的身上时,他狭长的黑眸,阴骘的眯紧。

    “把这台监控器的视频文件调出来!”

    指着有邵昕然和杜欢在一起的监控录像,他声音,冷的近乎能将空气冻成小冰晶的溢出削薄的唇。

    院长见厉祁深的脸色不好,不敢怠慢,赶紧让工作人员调出来了监控录像。

    厉祁深把监控录像扫了一遍,在看见杜欢帮助邵昕然离开以后,脸色冷的更甚。

    没有再继续在医院这边停留,厉祁深出了监控室,打了陆临川的手机。

    “马上去查一个车牌号为xxxx的计程车的去向!”

    ————————————————————————————————————————————————————

    厉潇扬神情倦怠、神色恍惚的跟着自己的母亲回到家里。

    一路上,她想了很多,不管如何,她都不相信自己被邵昕然一直都在利用的事情。

    她自认为自己与邵昕然认识多年,她帮助了自己许多,在自己有问题的时候,总是在第一时间帮助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做出来欺骗自己,拿自己当枪使用的事情。

    “妈,我还是不相信昕然会欺骗我,利用我!”

    坐在沙发上,厉潇扬摇晃着头,想着邵昕然与自己之间的点点滴滴,不可置信的说着话。

    打从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厉锦江的孩子开始,她性子和脾气都收敛了不少。

    倘若是事情真的搞错了还好,但是如果事情真的没有搞错,她就是众人嘲笑的笑柄儿,她不想成为众矢之的,出于这样的一个忌惮,再加上邵昕然一事儿的影响,她现在尽力不让自己拿出来大小姐的架势和脾气。

    也不让自己因为自己母亲可能背叛了自己的父亲,对自己的母亲大发脾气。

    “你不相信这也是改变不了事实!”

    尹慧娴在自己女儿的身边坐下,打从她看到邵昕然第一眼,就对这个女人没有好感。

    倒不是完全说她因为和邵萍长得像,所以自己不待见她,而是她看她的眉目间,怎么看都有一种叫做算计的狡黠。

    她尹慧娴活了这么多年,再加上后来在交际场合应酬,见过的人多如恒河细沙,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比比皆是,看人待物还是很准的。

    “其实打从你把她领回家来,妈就不看好那个女人,她是奔着你堂哥来的,妈这个做长辈的怎么看不出来。只是你想想,就算是她喜欢你堂哥,你也希望她和你堂哥在一起,但是你堂哥喜欢的人是乔慕晚,你觉得就凭着你和她的那点儿小伎俩能改变你堂哥什么吗?相反,你这么做不但不能改变什么,还会让你堂哥对你生厌。”

    厉潇扬:“……”

    “妈一直都不舍得吼你,再加上妈妈觉得你长大了,对于处事儿待人有自己的方式,所以就一直没有管你。但是有些时候,你做的真的是太过分了,连妈妈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说到自己的这个跋扈的女儿,尹慧娴也是愁得不行,且不说她现在老大不小的没有男朋友不说,就做事儿方面完全就是没有脑子。

    如果任何一个明白事理的人,都不会得罪自己连自己父亲都要礼让三分的堂哥,而去讨好一个完全不能做自己堂嫂的女人。

    打在儿身痛在娘心,有几次会出手打她耳光,她这个做母亲的比谁都痛心。

    唉声叹息了一声,尹慧娴再张嘴的时候,脸色凝重了起来。

    “潇扬,事到如今,你也知道了你不是你爸的孩子,妈妈也不妨把所以的事情都告诉你。”

    带着心里枷锁的繁重已经这么多年了,尹慧娴真的是累了,不把这些事情都说出来,她觉得自己的罪恶感更加的强烈。

    就像是自己的大嫂说的那样,潇扬已经长大了,有她知道真相的权利,也有认她亲生父亲的权利,所以,她不想再做一个阻碍自己女儿选择她父亲的不合格母亲,只想让她的女儿有她自己的生活方式。

    一听到自己的母亲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自己,厉潇扬不禁双手揪紧了身侧的皮革。

    她既想知道自己的生身父亲到底是谁,还不想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事情。

    真的是厉家给了她太多优渥的条件,让她生怕自己承受不住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的凄惨,接受一个让她无法接受的真相。

    “我……”

    厉潇扬的嗓子变得紧涩起来,以至于她想说话,可是不管如何蠕动唇瓣,嗓子里都发不出来声音。

    “潇扬,如果妈妈让你知道了这个真相伤害到了你,妈妈请你原谅我,但是我想,你已经老大不小了,有选择知道你亲生父亲的权利,所以,妈妈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儿告诉你!”

    想到当年的陈年往事,尹慧娴不自觉的哽咽起来。

    但就是这样,她还是隐忍住心里的酸涩感,把事情的真相,从她遇到藤嘉闻开始,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厉潇扬。

    听到自己母亲把自己当年的处境以及自己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事情都说给自己听,她把自己手掌心,捏的更紧。

    “那个男人……是谁?”

    原来,自己是自己母亲在外纵情,一-夜-情以后留下的产物,想到这里,厉潇扬不由得心尖儿发凉。

    “是……藤氏的董事长,也就是上次,你父亲要给你商业联姻对象藤少延的父亲藤嘉闻!”

    上次,尹慧娴知道厉锦江执意要把厉潇扬作为商业联姻对象许配给藤少延,她生生的为自己的女儿捏了一把冷汗。

    她深知自己的女儿和藤少延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所以她不能让两个人在一起,坚决不能让两个人在一起。

    但是也不好当时表现出来太过强烈的情绪,好在那会儿有了邵昕然一事儿让她来火,以至于让自己的丈夫,把这件事儿给岔了过去,没有再去提及。

    闻言,厉潇扬皱眉。

    “原来……是他……”

    她听说过藤氏,因为当时自己父亲要自己和藤氏联姻的事情,她还私下特意查了一下关于藤氏的信息。

    不过并没有什么惊讶或者失落,虽然藤家不如厉家来得德高望重,但是藤家在盐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名门大户,相比较自己可能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自己是藤嘉闻的孩子,还能让她心里稍稍平衡一些。

    “嗯,是他,他就是你的父亲。”

    “那我爸那边是怎么一回事儿?和他好的女人,现在和他还有联系吗?”

    除了自己母亲的事情,厉潇扬还不解他父亲那边在外面乱-来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

    自己的父亲都已经和自己的母亲结婚了,为了厉家的名誉,不管怎样说,他都不应该在外面和其他的女人搞在一起,说到底,她还真就是好奇那个和自己父亲在一起,破坏自己父母亲之间夫妻关系的女人,到底是怎样的一号人物。

    厉潇扬提及到关于邵萍的事情,尹慧娴忍不住皱眉。

    关于邵萍的事情,她真的不想多提,一旦牵扯出来,邵昕然的身世等一大堆的事情,都会被挖出来。

    只是,她都已经开了这个头儿,真就无法自圆其说的把事情说得圆满。

    “妈,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您别不说话啊!”

    厉潇扬向来都是急性子,忍不住加重语气的问到。

    被再三问着自己,尹慧娴叹息了一口气以后,告诉了厉潇扬。

    “什么?是昕然的母亲?那个邵阿姨?”

    厉潇扬和邵昕然好得形影不相离,对于邵萍,实在是清楚。

    只不过在意大利的时候,她一直都没有公开说自己的身份,毕竟身处在国外,再加上很多关于商业的外界因素,她并没有把关于自己家世的情况告诉给任何人。

    这会儿听到这个消息,她又惊异又错愕,还难以置信。

    “嗯!”

    尹慧娴重重的点了下头儿,“其实我不想把这件事儿告诉,但是既然你已经知道你自己的真正身世,妈也不妨都和你说了好了,你不是你父亲的孩子,但是……邵昕然是你父亲的孩子,也就是你父亲下车之前对你说的那一句她是你的亲姐姐并不是空xue来风,她真的是你的姐姐,你爸的亲生女儿!”

    本就足够震惊于邵昕然的母亲和自己的父亲好,这会儿厉潇扬有知道邵昕然才是自己父亲的亲生女儿,她彻底的懵了。

    “那她还喜欢我堂哥?”

    “所以说她这是在作孽,你爸才会对于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表现的反应剧烈!”

    越想越觉得这样狗血的事情就像是发生在电视剧里一样,厉潇扬不断的缓慢左右摇摆自己的头儿。

    “这些事情太不可思议了!”

    听厉潇扬这么说,尹慧娴无奈的笑了笑。

    何止是不可思议,她知道这样难以置信的事情,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发生在自己的周遭世界里,她比没有经历过当年事情的厉潇扬,思绪凌乱的更加难以找到头绪。

    “妈,您没有骗我吧?”

    厉潇扬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些事情,太狗血了,让她就算是把脑袋想破了,都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

    “你应该清楚我有没有骗你!”

    厉潇扬:“……”

    “其实妈比你更希望这件事儿就是一场荒唐的梦,这样,被纠缠的就没有那么多的人!”

    几个家族的恩恩怨怨,牵连着的是两代人的事情,这样的豪门纠纷,就是一场没有杀戮的血雨腥风。

    听自己的母亲这么说,厉潇扬也陷入到了沉默……

    是啊,如果这一切是一场荒唐的梦该有多好啊,那样,她就不用承受自己父亲不是自己亲身父亲的打击了,继续做她无忧无虑的厉家千金大小姐。

    ————————————————————————————————————————————————————

    乔慕晚被厉祁深送去了厉家老宅那边。

    虽然厉祁深没有说是什么事情,但是乔慕晚是自己的儿媳妇,这会儿还怀着孕呢,厉老太太自然是不敢怠慢。

    让家里的帮佣给乔慕晚做了营养餐,厉老太太在客厅陪乔慕晚聊天。

    “慕晚啊,祁深有没有说这么着急出去是怎么了啊?”

    从厉潇扬来家里这边说有事儿宣布,厉老太太就感觉到了十足的硝烟味道,虽然她想不到还有什么样的事情让她想闹出来幺蛾子的事情,但是自己儿子来时的表情和他的表现,足以见得,这里面确实是有事儿发生。

    “我不是很清楚!”

    乔慕晚实话实说,她确实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因为是在自己和陆临川通了电话以后,厉祁深大发雷霆,她可以想象,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邵昕然的事情。

    “祁深没有和你说些什么吗?”

    “没有,他就让我在这边先待一会儿,他晚些过来接我。”

    乔慕晚一方面是真的不清楚厉祁深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另一方面,她也知道厉老夫人上了年纪,自己说了些什么,让她担心可就得不偿失了。

    “是这样啊!”

    看得出乔慕晚对自己儿子的事情确实不清楚,她也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

    没有再继续关于厉祁深的事情,厉老太太岔开了话题。

    关于乔慕晚怀了双生胎的事情,厉家上上下下都是高兴的不行。

    关于自己大儿子的事情有了着落,厉老太太高兴的去了庙上还愿,捐了不少的香油钱给寺庙。

    准婆媳两个人还在随意的聊着关于孩子孕育的问题,家里的帮佣做好了营养餐,招呼乔慕晚去用餐。

    “行了,先吃饭吧,一会儿再聊!”

    说着话,厉老太太带乔慕晚去吃饭。

    饭吃到了一半,厉老太太接到了藤家那边打来的电话。

    打从藤肖兰芬的住院以后,厉老太太因为忙这忙那的,没怎么抽时间去看自己的那个姑妈,这会儿藤嘉闻打了电话给自己,说他母亲想她的这个侄女了,让她去藤家那边转转。

    厉老太太最近这段时间本来就想找藤嘉闻一趟,把关于厉潇扬的事情告诉他。

    这会儿他打了电话给自己,正好自己还不是很忙,就点头儿答应了。

    “嗯,我一会儿过去!”

    厉老太太吃了晚饭以后也没有什么事情,再加上也有乔慕晚这个准儿媳陪着自己,就闲不住的让家里的司机备车,在乔慕晚用完了晚餐以后,与自己的这个准儿媳去了藤家。

    ————————————————————————————————————————————————————

    藤家老太太打从上次住了院以后,身体大不如前,虽然现在情况好转了,但是还是时常会犯心脏病。

    因为藤雪总是没大没小的冲撞藤老太太,藤嘉闻就拒绝让她接近自己的母亲。

    厉老太太带着乔慕晚刚到藤家,藤家里屋那里,就传来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

    原来是藤老太太的心脏不堪重负,尤其是平时不能听到什么一惊一乍的声音,偏偏在乔慕晚和厉老太太到这里之前,藤雪下楼的时候,绊倒了家里的一个瓷器花瓶,让在窗边晒太阳的藤老太太吓到了。

    “妈,您怎么样了啊?”

    藤雪刚惹了事儿以后,藤嘉闻就让自己的妻子把这个不中用的女儿拉回到了房间里。

    平时自己母亲在的时候,藤嘉闻最不喜欢让自己的女儿在,但是他终究是不能给自己的女儿在脖子上套个锁链,所以还是免不了自己的那个冲撞的女儿,做出来一些冒失的事情。

    厉老太太在乔慕晚的搀扶下,刚进屋,就听到了客厅那里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啊?”

    快步的敢上前去,厉老太太一看到自己的姑妈犯了病,当即就慌了起来。

    “姑妈啊,您这是怎么了啊?”

    边给老太太顺着气,厉老太太还不忘看向藤嘉闻。

    “嘉闻,姑妈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她这好端端的怎么又犯病了啊?我刚刚还听你说姑妈的情况很好呢啊?”

    “是藤雪那个孩子,实在是太不中用,不懂事儿不说还莽撞,给妈吓到了,妈这才又旧病复发了!”

    藤老太太从医院回来以后,每天家里都有专业的医师伺候她,照顾她的饮食起居,本来身体都恢复的很好了,虽然没有达到之前的水平,但是较身体不好那会儿,她的身体状况,已经好转了。

    只不过,藤雪的猛撞行为,让老太太的身体还是吃不消了。

    听到了楼下这里有动静,在房间里办公的藤少延赶忙下来。

    “怎么了?奶奶这是怎么了啊?”

    藤少延和藤肖兰芬这个奶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一看老太太又发病了,也跟着急了起来。

    “我去打120!”

    本来老太太的情况好了很多,藤嘉闻就没有让家庭医生常驻这边,不想,突然发生了这样紧急的情况。

    “你先去你奶奶房间,把她的药拿来!”

    救护车来得就算是再快,也得过一些时间,这段时间里,藤嘉闻自然是不能让自己的母亲出事儿。

    选择用药顶一下,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嗯,好,我马上去找!”

    自己的奶奶一直都是自己的父母在照顾,藤少延并不是很清楚自己奶奶的药都放在哪里,但是情况不允许,他只得找找看再说。

    “我和你一起去找药!”

    在一旁一直都没有帮上忙的乔慕晚,见藤少延去给藤老太太找药,就主动提出来了帮忙。

    闻声,藤少延侧眸。

    刚刚他一直都在关心自己奶奶的情况,这会儿侧过头而,看到了乔慕晚,他点了点头儿。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