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她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43章:她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没有谁,公司上面的事情!”

    厉祁深一手揉着乔慕晚的小脑袋,嘴角轻动,轻描淡写的回答她。

    关于邵昕然这号人物的事情,他一直都持有能不提及就尽量不提及,毕竟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无关紧要,但是对于乔慕晚来说,心里不免还是会起疙瘩。

    乔慕晚本来还想继续再问下去,但是厉祁深已经给了她一个答案,她再继续问下去,虽然是关心他,但是反过来看,倒是显得她小肚鸡肠,对他的事情想要了如指掌的知道。

    “公司有什么棘手的事情没处理?”

    “没有!”

    厉祁深更紧的抱了抱乔慕晚,湛清的下颌,抵在她的头顶上。

    “任何事情,我能能处理好,你不用担心。”

    “嗯。”

    乔慕晚相信厉祁深的办事儿能力,他说他能把事情处理好,她就毫无保留,完全的信任他。

    两个人在一起抱了好一会儿,厉祁深问——

    “饿不饿?我带你出去吃饭!”

    今天张婶的小孙子有些发烧,她替她的儿媳在家照看小孩,没来这边,请了假。

    乔慕晚摇了摇头儿,“我还不饿,过一会儿再吃吧!”

    最近她每天都是营养配比的吃三餐,根本就不会有所谓的自己会挨饿。

    “平时这个时间,你不是已经吃饭了?”

    虽然厉祁深经常在公司处理公事儿,顾不上乔慕晚,但是他得了空,还是会打电话向张婶询问乔慕晚的情况,像她三餐这样的事情,他了如指掌。

    “是吃饭了,但是我今天不是很饿!”

    “那也吃点,你现在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

    厉祁深这么一说,乔慕晚哪里还有以不饿为不吃饭的理由。

    “我去换衣服!”

    说完话,乔慕晚转身,回了卧室。

    ————————————————————————————————————————————————————

    赵雅兰被年永明从楼梯上面推了下去,这会儿正在抢救室里进行抢救。

    不过不像是之前对待邵萍那样焦灼,此刻的年永明,异常冷静,就好像现在正在抢救室里被抢救的女人,与自己无关。

    其实,就在年永明把赵雅兰推下楼梯的时候,他就已经把事情都想好了,赵雅兰就算是不被自己推下楼摔死,至少也得没有了说话的能力。

    虽然当时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但是权衡了事情的利弊以后,他还是果断的选择了将赵雅兰推下楼去。

    抢救室那边还在紧锣密鼓的抢救赵雅兰,年永明却已经没有了再继续在这里等下去的耐心。

    他当时毫不犹豫去推赵雅兰的时候,抱有什么样的心理,赵雅兰又会是怎么样一个情况,他就算是不需要知道结果,也能猜出来个大概。

    伤了大脑,就算是不死,也是昏迷不醒,甚至是个植物人,年永明完全不用担心赵雅兰还会搞出来什么小动作。

    “一会儿抢救完,告诉我一声!”

    邵萍现在还在病房里,她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年永明不可能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都耗在赵雅兰的身上。

    “嗯,好。”

    与医护人员点了下头儿,年永明转身,离开。

    只是他刚转身,楼道拐角那里,传来厉锦江咆哮的声音。

    “年永明,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刽子手!”

    厉锦江赤红着眼眶,如狼似虎的朝年永明冲过来。

    扬起手,握紧成拳头儿,他冲着年永明,猛地砸了过去。

    反应有些迟钝的年永明,在意识到厉锦江向自己冲过来的时候,一拳,已经毫无警示的砸到了他的脸上。

    鼻子被猛地砸过来的一拳,砸出来了血珠,汩汩血液,殷红的顺着年永明的鼻子流下。

    “年永明,你说你到底安得什么心?”

    厉锦江气得不行,两个手,死死的抓紧着年永明的衣领,恨不得撕烂他,然后从他的胸腔中把他的心脏给挖出来,看看他的心脏,到底是不是黑的。

    “年永明,我真想知道你的心脏是不是黑的?还是说你没有心!”

    不给邵萍进行化疗,只是用药物进行简单的治疗,这明摆着是拖延邵萍的病情,让她的病情恶化,到最后达到癌细胞扩散,无力回天的地步。

    被厉锦江狠狠的揪着自己的衣领不放,鼻子还在流血的年永明,也把垂落在体侧的手,握紧成了拳头儿。

    “你有资格评价我吗?”

    用了力,年永明把厉锦江揪紧自己衣领的手,蓦地扯开。

    把厉锦江推开了以后,年永明用手背在鼻子上面抹了一把血,然后整理自己被扯皱的衣领。

    “厉锦江,你以为你给了我一拳,你就有多能耐吗?收起你乖张的样儿,你要是有能耐,就给我看看你有多能耐。”

    被年永明的话质问着,厉锦江更是气得不行。

    他是没有多大的能耐,但是还不至于为了达到某种肮脏的目的,对一个患了癌症晚期的女人,使用下三滥的手段。

    “年永明,你凭什么质疑我?和我厉锦江比,你年永明就能耐了是吗?”

    “……”

    “你说我没能耐,那你对一个患了癌症晚期的女人使用见不得光的手段,你就够能耐了吗?”

    越想,厉锦江越气,采用药物治疗而不是化疗,这明摆着是在拖延邵萍的病情。

    而且不让邵萍知道她患了癌症的事情,虽然名义上是为了她好,但是这样做,也算是默认了任由他年永明乱来,随意的操纵一切。

    厉锦江的话,让年永明的心弦“咯噔”一颤。

    他一直都自认为自己把事情控制的很好,不会让任何的人看出任何的破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有私心。

    本来,邵萍最初采用药物治疗是念在她的情况还不是很糟糕,不过随着她情况的越来越不好,确实应该对邵萍采用化学治疗。

    但是因为乔慕晚一事儿,他自私的不想让乔慕晚知道之前事情的林林种种,所以就对邵萍一直采用药物治疗,即使有好几次邵萍的情况,都严重起来,他都坚持对邵萍采用药物治疗。

    说到他有私心,年永明也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人,他一方面不希望乔慕晚知道她父母是谁的同时,也不希望邵萍的病情加重到一种无力挽回的地步。

    他自认为自己当年就是一个罪人了,如果再让乔慕晚知道他当年犯下的错误,那样只会让乔慕晚也跟着痛苦起来,所以,他完全不想让乔慕晚知道当年的事情,以至于所有知道关于当年事情一星半点儿的人,他全部都采取一种趋利避害的办法儿,阻止他们把事情告诉乔慕晚。

    厉锦江的话让年永明的表情沉重了一下,但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惯了,年永明自然是懂得控制自己的表情和情绪,不让自己的脸上表现出来任何不该有,或者让厉锦江起疑的表情。

    “我对一个患了癌症晚期的女人使用见不得光的手段?厉锦江,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我年永明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了?”

    “你做了什么,你心知肚明!”

    “……”

    “你以为你瞒天过海,我就不知道你安得什么心吗?邵萍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已经是乳腺癌晚期了,你居然还好意思不让她接受正常的化疗,试问,如果你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你能不让她接受治疗吗?”

    虽然说年永明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异常的表情,但是年永明是什么样的人,他还是很清楚的。

    年轻的时候就与他认识,他那会儿有告诉过邵萍尽量不和年永明来往,但因为他并不是邵萍什么人,就没有怎么牵扯精力的去管他们两个人的事情。

    不想,时到今日,竟然闹出来了这样卑劣又令人作呕的事情。

    厉锦江都有些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下去,生怕自己这样的想法儿被证实以后,邵萍在劫难逃。

    “我不让萍萍接受化疗是为了她好!”

    年永明完全不怕自己的私心被人发现,揭穿,毕竟关于为什么只给邵萍药物治疗,而不是采取化疗,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说辞。

    “你觉得把患癌的事情告诉萍萍是对她好吗?知不知道,如果我把她患了乳腺癌的事情告诉了她,对她来说,很有可能加重她的病情。”

    “……”

    “你以为我不知道化疗对萍萍的病情治疗及时有效吗?但是如果给她化疗,就是等同于让她知道她患了癌症,你觉得让萍萍知道她患了癌症,有什么好处吗?再者,昕然那孩子都同意给她母亲采取药物治疗,你一个外人,凭什么要萍萍接受化疗并且让她知道她已经患了癌症的事情?”

    “我凭什么要让邵萍接受化疗并且让她知道她已经患了癌的事情?凭邵萍为我厉锦江生了孩子!”

    厉锦江也是被年永明的话,刺激的头脑发热,也顾不上别的,就凭借着本能的反应,把事情说了出去。

    “知不知道,昕然是我的女儿,是邵萍为我生的女儿!”

    厉锦江如狼似虎咆哮的话让年永明蹙眉。

    虽然他不是很清楚邵昕然到底是谁的孩子,但是他很肯定,邵昕然绝对不是厉锦江的孩子。

    “年永明,邵萍的事情,我不用你再来管了,我厉锦江在你年永明的眼里可能是没有什么能耐,但是我告诉你,邵萍和昕然的事情,以后我不用你再来管!”

    说完话,厉锦江懒得再理会年永明,也因为这里是抢救室外的走廊,转身,气焰未消的离开。

    ——————————————————

    厉锦江回到邵萍那边的时候,邵萍已经完成了抢救,被医生推到加护病房进行调养。

    “病人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面对厉锦江表情紧张的质问,医生摘下口罩,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

    “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因为病人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已经造成了癌细胞扩散,所以,得进行手术,将病人的乳-房进行割除!”

    听到这个令人五雷轰顶的消息,厉锦江震惊住了。

    癌症晚期是什么概念,他很清楚,不过邵萍已经到了需要割除乳-房的地步,还是让他身型晃了晃。

    “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儿了吗?”

    “目前来说,只能割除*,不然等到癌细胞扩散到全身各处,病人的情况将会更加的糟糕!”

    医生语重心长的话,让厉锦江呼吸紧涩。

    如果他一早知道邵萍会身体不舒服是因为患了癌症的原因,他无论如何都会让她接受治疗,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只能用切除乳-房的方式,延续生命。

    一再将手指无力的握紧成拳头儿,厉锦江再张开手指的时候,妥协道——

    “那就麻烦院方,尽快给她安排手术!”

    厉锦江对于邵萍和邵昕然心里有愧,在面对现如今这样母女二人都如履薄冰的情况,他只希望尽他最大的可能,给两个人料理好她们的事情,以此来补偿她们,然后让自己心里不至于那么愧疚。

    “好,我这边就尽快给邵萍女士安排手术!”

    “嗯,麻烦你了医生!”

    说完话,厉锦江转身离开,反正这会儿因为邵萍在加护病房,自己也见不了她,他就赶去邵昕然。

    ————————————————————————————————————————————————————

    到了医院,厉锦江知道邵昕然已经不在了,整个人都懵了。

    在询问医院的值班人员之后,厉锦江才知道邵昕然已经被厉祁深的人接走,送去了机场那里,让她回到意大利那里。

    得到这个消息,厉锦江抿紧着唇,大脑里一片空白。

    要知道邵昕然刚出了车祸,这会儿是情况最为危急的情况,怎么可以去坐飞机,舟车劳顿的回到意大利那里。

    越想,厉锦江的呼吸越困难。

    到最后,没有按捺住心底里无助的感觉在刺激他的每一根神经,打了电话给厉祁深。

    ————————————————————————————————————————————————————

    厉祁深带乔慕晚刚到酒店的停车场那里,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就像是已经料想到了自己的二叔会打电话给自己一样,厉祁深向来从容不迫的俊脸,不着一丝异样的表情。

    “我去接个电话,你先进去!”

    对乔慕晚说完话,厉祁深下了车,到一边接电话。

    电话被接通,厉锦江焦灼的声音,就通过听筒里传来。

    “祁深,你在哪里?昕然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她怎么会突然去意大利那边?”

    厉锦江不知道厉祁深很早之前,就已经让邵昕然回到了意大利那边,刚才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错愕的同时,也震惊了,毕竟厉祁深能将邵昕然这个时候送去意大利那边,铁定是知道邵昕然已经出了车祸,伤势严重的事情。

    对于自己二叔的质问,厉祁深不以为意。

    他能料想到自己的二叔会打电话给自己,自然也是料想到了自己的二叔会提及邵昕然的事情。

    “没有什么突然,很早之前,她就已经决定回意大利了!”

    轻描淡写的回答着自己的二叔,关于邵昕然离开盐城的事情,他没有过多的情绪,不过是一个本就不应该出现在盐城的人,去了她本该在的地方罢了。

    “怎么是突然呢?我之前怎么不知道她要回意大利的事情?还有,她刚出了车祸,怎么能赶在这个时候出国?她身体会吃不消的!”

    “所以就要继续留在盐城这边?”

    不似厉锦江那样情绪激动,厉祁深波澜不惊的问着厉锦江。

    “那也要等她伤势好转了再让她离开!”

    “飞机上有专业的医师照看她,我不知道二叔有什么可担心的?”

    厉祁深的回答,让厉锦江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他深知自己的侄儿是什么性格的人,他决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说什么就能改变的。

    稳定了一下情绪,厉锦江再开口说话的时候,语调变得商量了起来。

    “祁深,昕然和我是什么样的关系,你也不是不清楚,所以,算二叔求你,昕然的事情……”

    “飞往意大利的飞机,这个点儿已经起飞了,如果二叔有让飞机返程的本事儿,可以,你让飞机返程就好!”

    “你……”

    没想到厉祁深会这么说话,厉锦江本来敛住的情绪,再度翻涌了起来。

    只是,他知道自己就算是大发脾气,对厉祁深的决定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一个吃软不吃硬的男人,他就算是做叔叔,也对他忌惮三分,哪里还有本事儿教他做事儿。

    “祁深,二叔知道昕然那个孩子做事情不计后果,但是算二叔求你了,你不要和她计较,她千错万错都好,但是她是你的堂妹,你就算是不看在我这个做叔叔的面子上,顾念你们两个人的堂兄妹关系,也不应该这么对待昕然!”

    “堂兄妹?我不知道二叔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儿?”

    关于邵昕然为什么是自己女儿的事情,厉锦江自然是没有颜面细说。

    “祁深,你什么都知道,这个时候有必要和我这个做二叔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吗?”

    厉锦江也不是没有情绪,他忌惮厉祁深归忌惮厉祁深,但是在关系上,他还是他的二叔,还是他的长辈,岂能真的任由他对自己的话,漫不经心的应付。

    “我刚才有查过航班,这会儿,飞往意大利的飞机还没有起飞!”

    “既然这样,二叔可以给你所谓的那个女儿打电话,不让她登机就好,完全没有必要打这通电话给我!”

    厉祁深的回答,不咸不淡,但听在厉锦江的耳朵里,给他气得胸脯都一起伏、一起伏的大喘气着。

    “你以为我不想吗?但是你的人在,怎么可能让昕然接电话?再说了,她现在的情况,能接电话吗?”

    “那就与我无关了!”

    厉祁深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他的人在机场那边看着邵昕然,只是口吻清淡的回了一句。

    “你……”

    厉祁深就像是个一块冥顽不灵的石头,让厉锦江越发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气得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能听到通过听筒传来的声音有些气喘,厉祁深冷峻坚毅的俊脸上,是寡淡的不以为意。

    “如果二叔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挂电话了!”

    “我没有……”

    “……”

    厉锦江想说他还没有说完话,可是不等他的话说出口,回应他的,只剩下无尽延长的忙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