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她不要你们管她,可能是希望我管她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36章 她不要你们管她,可能是希望我管她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你难得开口求我办事儿,我觉得你求我帮忙办一件对你有利益的事情更合适!”

    在杜欢的问题上,年南辰倒不是帮不到邵昕然,只是这个杜欢,在做事情上就是一个猪脑子,辞退她,对他、对年氏来说,都是明智之举,不会有哪个没有脑子的人,再继续用那样一个只会把事情搞砸的女人。

    年南辰的话,让邵昕然说不出来反嘴的话。

    确实,杜欢实际是算得上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自己会答应帮助她重新回到年氏这边,无非是因为她卖了关于乔慕晚的信息给自己,自己出于与杜欢相互交易,才决定帮助她。

    而这些,年南辰并不知情,更不能让他知道这里面有猫腻儿。

    “可是……我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

    她马上就要离开盐城了,哪里还会需要这个年南辰为自己做什么事情,再者说了,她想让他和乔慕晚上chuang,他能做到吗?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只有你想,只有我做得到,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你!”

    年南辰没有欺骗邵昕然的意思,不管他父亲和她母亲之间如何,她是这里面最无辜的一个,而且当年的事情,随着真相浮出水面,他对她有亏欠,这些亏欠,足够他用他的生命去帮助她,做他力所能及的事情了。

    说着话,年南辰倒了一杯茶给自己!

    随着他拿起杯盏,把茶送去嘴边,邵昕然苦涩的笑了下。

    “我想让你做的你做不到!”

    乔慕晚的事情,年南辰帮不到自己,康靖辉帮不到自己,厉潇扬帮不到自己,藤雪也帮不到自己,到最后,自己要是想要驳回厉祁深,靠的还是自己。

    邵昕然带着好像经历了沧桑的口吻,让年南辰原本拿起茶盏送去自己嘴边的动作一滞,跟着,眼神儿带着古怪的看向敛着眸子的邵昕然。

    他不是不知道邵昕然指的是什么,虽然她没有明确的指出来,但是依照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很清楚邵昕然在提关于乔慕晚的事情。

    自怨自艾了好一阵儿,邵昕然长吁了一口气,她再去看年南辰的时候,脸上重拾淡然。

    “我不想让你帮我做为难的事情,你能帮我做一些平常小事儿就足够了!”

    邵昕然的话,让年南辰的心里某处,有些钝痛。

    如果她胡搅蛮缠的让自己做这做那,他心里还不会这么难受,但是她到现在还替自己着想,不让自己做为难的事情,真的让年南辰心里不断的翻滚着苦涩的感觉。

    “你可以要求我做的更多!”

    “我没有更高的要求,做不到让你帮我更多!”

    邵昕然一再的懂得退让,让年南辰越发的喉咙发紧,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勒住了一样,让他连呼吸都艰涩起来。

    “杜欢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应允我,我答应了我闺蜜,如果你不想我为难,你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通融了吧!”

    说完话,邵昕然看了看时间,见已经快要午夜时分了,就顺手拿起来了一旁的拎包。

    “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对年南辰,她深知,她就算是让他因为乔慕晚、因为自己去针对厉祁深,他最后也会是以失败告终。

    再加上年氏和他身上接连发生的事情,他对厉祁深早就已经是一种忌惮的心理,哪里可能还敢去惹厉祁深。

    “我送你回去!”

    见邵昕然起身,年南辰也立刻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不用!”

    邵昕然婉拒了年南辰,年南辰却不依。

    “太晚了,你自己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年南辰只是说了一句自认为再平常不过的话,却未曾发觉,他在字里行间,流露出来了对她的关心。

    邵昕然还想拒绝年南辰,甚至把他喝了酒,不能酒驾拿出来做理由,年南辰都不肯依她。

    夜晚时分,秋意正浓,飒爽的晚风,阵阵吹拂而过,把邵昕然鬓角的发丝吹得零散,也把年南辰的发丝,凌乱的吹起。

    “阿嚏!”

    还在穿着单薄衣装的邵昕然,因为天气太凉的原因,打了个喷嚏。

    见邵昕然伸手,掩住口鼻,羸弱的身子骨在风中有些瑟瑟发抖,年南辰想也没有想,脱下自己的外套就给她穿上。

    “我没有关系,天凉了,你自己穿着吧!”

    “你穿上!”

    对于邵昕然的推脱,年南辰笃定的只说了三个字。

    拗不过年南辰,但是邵昕然真的就不想穿上他的外套。

    在邵昕然准备又一次推掉,年南辰固执己见的把外套,披到了邵昕然的身上。

    “你……”

    “天冷了,女性最不能受凉的!”

    年南辰解释着,然后主动拉开车门,“走吧,我送你回去!”

    被年南辰一再友好的对待着,邵昕然点了点头儿,坐进了车子里。

    年南辰的轿车扬长而去,让刚从ktv里出来的乔茉含,把刚才的一幕幕,看了个清清楚楚。

    “茉含,怎么了啊?走啊!”

    乔茉含的朋友还在招呼乔茉含离开,可乔茉含整个人的双脚就好像是灌了铅一样,根本就移不开。

    她看到了,她刚刚看到了对一个女人无微不至照顾的男人是年南辰。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都这么的好笑?

    好笑到她今天白天做说客的去给他的母亲求情,他这边却陪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把他的柔情,淋漓尽致的展现着。

    “茉含!”

    当乔茉含的朋友第四遍唤她的时候,她才下意识的有了反应。

    “你们先走吧,我有点儿事儿!”

    说完话,乔茉含丢下她的朋友,在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坐了进去。

    ————————————————————————————————————————————————————

    乔茉含尾随年南辰和邵昕然到了邵昕然家的楼下。

    乔茉含见不远处的邵昕然在和年南辰说些什么,她按兵不动的坐在车里。

    今天她尾随过来不过就是想和年南辰说上几句话。

    说她犯jian也好,说她不要脸、好了伤疤忘了疼也罢,她就是放不下年南辰,打从心底里放不下他。

    从自己十四岁就已经融入到了她的生命中的一个男人,要她如何忘才能忘掉啊?

    过了有几分钟,年南辰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脸色很不好的坐进了车里,然后开车离开。

    看到年南辰开车离开,乔茉含赶忙让司机跟上他,只是,不等司机把计程车调转方向,一个突然蹿出来,出现在邵昕然面前的身影,吸引住了乔茉含的目光。

    “杜欢?”

    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个女人这里看到杜欢。

    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想不通的不解,她想不到是什么原因能让她们两个人走到一起。

    但是一想到杜欢是年南辰的特助,邵昕然这个女人又和年南辰走在一起,她瞬间就像明白了一些什么似的。

    “停车!”

    顾不上再去找年南辰,乔茉含急忙拿了钱给司机以后,快速下了车。

    ————————————————————————————————————————————————————

    “年南辰那边,我都和他说好了,不出意外,你很快就能复职了,到时候,还得麻烦你把衣服还给他!”

    说着话,邵昕然把她身上披着的衣服给了杜欢。

    闻言,杜欢笑了,然后伸出手指,接过邵昕然递给自己的衣服。

    “这是我找专业人员新合成的一个视频软件,这里面有关于乔慕晚的几张照片被安插在这个视频里,能让视频具有更加高的真实性!”

    接过来杜欢递给自己的u盘,邵昕然也笑了。

    “麻烦你了!”

    “没关系,我只希望看到我所设想的效果!”

    说完话,杜欢得意的转身离开,邵昕然也心里带着期待的拿着u盘上了楼。

    把邵昕然和杜欢的对话全部都纳入耳中,乔茉含几乎在知道她们两个人要联手去对付乔慕晚的时候,直接站出来去骂她们这两个不要脸的女人。

    只不过,她最后还是忍住了,毕竟现在她要是打草惊蛇了,指不定还会坏了事儿。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已经不再是只是那个跋扈、乖张的乔茉含,她现在也学得聪明了。

    在邵昕然和杜欢都离开以后,乔茉含拿出手机,拨了乔慕晚的电话。

    ————————————————————————————————————————————————————

    平时过晚上十点以后,乔慕晚的手机就关了机。

    只不过她今天有些累,倒在chuang上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以至于忘了把手机关机。

    正值午夜时分,厉祁深拥着乔慕晚在睡觉,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扰乱了睡梦中的两个人。

    厉祁深平时都是潜眠,乔慕晚手机一震动响起,他就醒了。

    不想打扰到睡得正酣的乔慕晚,他轻手轻脚的把臂弯中的小女人放到chuang铺上以后,下了chuang,拿起手机,快速的出了房间。

    看了眼手机屏幕,一看是乔茉含打开的电话,他蹙了下眉心。

    想不到这个时间乔茉含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厉祁深去了书房,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乔茉含的声音立刻传来——

    “喂,姐,你睡了吗?我有没有打扰到你,我有事儿要和你说!”

    听乔茉含目无章法、慌慌张张的说着话,厉祁深抿了下薄唇,轻轻掀动。

    “是我!”

    听听筒里传来沉稳有力的声音,似大提琴琴弦被拨动一样涤荡起来深邃,乔茉含怔忡了一下。

    然后嗓音里,干巴巴、吞吞吐吐的唤道——

    “……姐夫!”

    厉祁深极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乔茉含。

    “姐夫,我姐呢,我找她有事儿,你让她接电话!”

    知道自己的这个姐夫chong自己的姐姐,出于自己是乔慕晚的妹妹的原因,乔茉含和厉祁深说起话来,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分寸,再加上事情有些紧急,她说起话来很急、很慌乱。

    “你姐睡觉呢,有什么事儿,你和我说就行!”

    乔慕晚现在本就处在怀孕的敏-感时期,有些事情,能不让她知道,就一定不会让她知道,就像现在乔茉含急急忙忙的打电话过来,很明显,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考虑到厉祁深已经和自己的姐姐把事情都定了下来,再加上自己姐姐也已经怀了孕,乔茉含知道自己把事情告诉厉祁深,也就等同于告诉了自己的姐姐。

    再加上她坚信自己的这个姐夫一定能照顾好自己的姐姐,就把事情的大致情况告诉了他。

    “姐夫,事情就是这样的,你防着点儿那个邵昕然和杜欢吧,这两个女人贼心不死!”

    一方面是因为邵昕然和杜欢针对乔慕晚,让乔茉含不满,另一方面,因为她们两个人都和年南辰之间有牵扯不断的关系,这让乔茉含更是心里犯膈应的厉害。

    听完乔茉含的话,厉祁深原本锋朗的剑眉,微拧了一下。

    他再舒展眉头儿的时候,沉声道——

    “这件事儿我知道了,你姐那边,你就不用告诉她了,她怀着孕呢,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懂?”

    能看的出来这是厉祁深保护自己姐姐的一种方式,乔茉含在另一端点头儿应声——

    “我不会和我姐说的,不过姐夫,你要照顾好我姐,她……是个好人!”

    这是这一段时间以来乔茉含认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儿,她词穷,说不上来什么话来评价自己的姐姐,但是她最直观的认为,已经涵盖了她对自己姐姐的看法儿。

    “嗯!”厉祁深依旧是从容不迫的应了一声。

    挂断了乔茉含电话,厉祁深没有急着回到房间里,而是拿过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

    和厉潇扬吃过了早餐,邵昕然因为今天出国去意大利,有一些手续要处理,就在吃过了早餐以后,出了家门。

    而厉潇扬那边也没有闲着,打从昨晚她得到了乔慕晚对自己堂哥不忠的证据,就一直在琢磨着要怎样让乔慕晚身败名裂。

    收拾了一番过后,厉潇扬打车去了自己大伯父和大伯母那边。

    到了厉家老宅那边,只有厉老太太在,厉锦弘去和隔壁的老王头儿去郊外钓鱼去了。

    本来厉潇扬是打算把事情说给自己的大伯父、大伯母两个人听,见只有自己的大伯母在,自己把这件事儿公之于众没有什么杀伤力,就打了电话给厉敏和徐雯华两个人。

    “我说潇扬啊,你等你姑妈和你三婶娘干什么啊?你有什么事情就和我说就行了!”

    见厉潇扬在自己的家里摆着谱,厉老太太脸色不是好的看着她。

    “等姑妈和三婶娘来了我再说也不迟!”

    乔慕晚不要脸行径这样的视频,她要是只拿给自己的大伯母看,依照自己大伯母对乔慕晚的喜欢,指不定就包庇了她。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是要把大家伙找来,把事情闹大,让大家伙都知道乔慕晚是怎样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只是等了又等,也不见自己的姑妈和三婶娘来。

    到最后,非但没有等到自己的姑妈和三婶娘过来,反而是等来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

    看到自己的父母亲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厉潇扬有些傻眼了。

    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出现在这里,就是出卖了自己的行踪给他们两个人。

    不过厉潇扬完全想不到,把她父母找来厉家老宅的不是别人,而且厉祁深。

    有了乔茉含昨天的那通电话,厉祁深用后脑勺想也能知道邵昕然会利用厉潇扬这个没脑子的堂妹来自己父母这边闹事儿。

    “你们怎么来了?”

    对于出现在厉家老宅这边的父母亲,厉潇扬拔高声音的质问一声。

    因为自己身世的事情,她现在真的是不相信任何人,就像是邵昕然说的,除了检测报告,谁说的什么话,她都不要相信。

    “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看自己这个没有分寸的女儿,还要搞出来一些幺蛾子的事儿,厉锦江横着脸,没好气的质问她。

    厉潇扬已经离家出走两天了,两天的时间,都要给他和尹慧娴急疯了,不想自己这个不懂事儿的女儿,躲着藏着就算了,居然还来厉家老宅这边闹事儿。

    “我不要你们管!”

    厉潇扬现在不想看到自己的父母亲,他们欺骗了她,让她现在连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都不清不楚,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原谅她这对不靠谱的父母亲。

    “不要我们管,你要谁管你?”

    厉锦江对于自己这个不知道进退的女儿,厉声质问着。

    如果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过分些,跋扈些,他还是可以纵容的,但是知道了她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从某些程度上讲,他对她的溺爱程度,明显没有之前那么高,甚至,对于她现在的行为举止,他都想甩她两个耳光。

    “要谁管我也不要你们管我!”

    厉潇扬现在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管谁说话,她都不愿意听,不愿意去照做。

    “她不要你们管她,可能是希望我管她!”

    门口那里,低沉的男人,沉稳有力,似缥缈般,声线磁性的传来。

    寻着声音看去,众人看到了穿着黑色马甲衫、白衬衫和西裤的厉祁深,笔挺的身躯,逆着光,长身而立的出现在门口那里。

    看到突然如同天神一样出现在这里的厉祁深,厉潇扬本能性的就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的缩了缩脖子。

    搞不清楚厉祁深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不过她还是猜的八-九不离十,不出意外,自己的父母是他找来的,而他似乎在这之前知道了自己会出现在这里,所以才会这么赶巧的出现在这里。

    说白了,他就是因为自己在这儿,他才会出现的。

    厉祁深豹子般危险的黑眸,凌厉的迸射着阴骘的微茫,似x光线一般把人看得清清楚楚的落在厉潇扬的脸上。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