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我觉得你求我帮忙办一件对你有利益的事情更合适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35章 我觉得你求我帮忙办一件对你有利益的事情更合适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没有,没有买不到关于你说的那天、那个房间的任何信息!”

    邵昕然也真就是纳了闷了,好端端的监-控视频,偏偏那个房间、那个走廊那里的监控出了问题,而且账单的登记记录上面,竟然也没有那个人的身份信息。

    这一切真的是太玄乎了,悬乎到明显就是有人有意而为之。

    “连你也查不到?”

    对于邵昕然这样的人都查不到关于那晚上的消息,杜欢更加的觉得和乔慕晚在一起的那个当事人,身份不简单。

    “查不到!”

    邵昕然如实回答道,如果可以,就算是用尽任何的办法儿,她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只是,她都下了那么大筹码的金钱都查不到,可想而知,真的就是查不到。

    “你确定你没有搞错房间号?”

    “没有,我很确定我没有搞错!”

    杜欢笃定的回答到,她清楚的记得乔慕晚被送进去的那个房间里,有男人那晚入住。

    “如果你没有搞错,你怎么连那个男人的任何信息都不知道呢?你都没有亲自确认那个入住酒店的男人存不存在,就把乔慕晚送了进去,你不觉得这样太冒险了吗?”

    “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

    杜欢说的是实情,她当时真的就没有想那么多,一心想到的不管是哪个男人都好,只要闹出来了乔慕晚那晚婚内出-轨就好。

    她的目的很单纯、很简单,就是要爆出来乔慕晚的丑闻。

    不过事情并没有达到她所设想的目的,虽然乔慕晚在那晚失-身的事实不可否认,但是没有另一个当事人的存在,任何的证据,都是苍白无力,难以被承认的。

    “虽然我们找不到那个男人的信息,但是乔慕晚婚内出-轨,在新婚当天晚上失-身,和厉祁深在一起之前是不干净的,这点儿是不可否认的!”

    “我知道这些,但是没有另一个当事人在,你也懂我们就算是掌握了这些信息和证据,根本就没有用,相反,指不定还会被认为成是你我陷害乔慕晚!”

    邵昕然真的很想抓住乔慕晚的小尾巴,这样,就算是厉祁深不能是自己的,也不会是厉祁深。

    厉家人可以因为乔慕晚怀了厉祁深的孩子不去计较她之前已婚的事情,但是她在chuang上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时的chuang照被爆出来,她根本就不愁厉家人还会不顾及颜面的认乔慕晚这个儿媳妇。

    听邵昕然的话,杜欢也陷入到了沉思中。

    邵昕然的话说的没有错,如果找不到另一个当事人在,她们两个人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揭发乔慕晚,一定会被认为是她们两个在兴风作浪。

    到时候,非但没有扳倒乔慕晚,指不定还会惹到厉祁深,那会儿,估计她们两个再想撇开关系,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实在不行……我们,就随便找个男人陷害乔慕晚吧!”

    杜欢再三思忖后的话一经说出口,电话那端的邵昕然,怔了怔神儿。

    “能行吗?”

    邵昕然也真就是没有办法儿了,还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她就要离开盐城了,这让她近乎到了一种有病乱投医的地步,以至于当杜欢说出来这个提议的时候,心底里真就萌生了这样一个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想法儿。

    “我也不知道,不过,不试一试,怎么就知道不能成功呢?”

    杜欢定了定神儿,心里大致已经敲定了一个可行的计划。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乔慕晚那天晚上的男人应该是一个膀粗腰圆的男人,我们就按照这样身材的标准去找一个男人,然后再配上之前微型摄像机里记录的声音,这样一来,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既然她们两个人都已经想尽一切办法儿都没有找寻到关于那个男人的个人信息,那么可以说,她们两个人随便找一个男人都能替代乔慕晚当天晚上的男人。

    既然这样,事情就好办多了!

    听杜欢的说辞,邵昕然也觉得可行,毕竟,她们两个人要的并不是什么视频的真实性,而是事情的结果。

    不过,她隐约间,总觉得哪里好像有不对劲儿的地方,但是她还说不上来!

    “女的找一个脸部轮廓和乔慕晚尽可能像的!”

    “我知道!”

    那天晚上大致是怎么一个情况,杜欢清楚的很,所以,关于找人的事情,她自然会安排好。

    “事情,你也尽可能做到滴水不漏,懂我说的意思?”

    邵昕然因为之前康靖辉的事情,真的已经达到了一种夜长梦多的地步,所以这一次,她是一定要让帮她办事儿的这两个人离盐城这边远远的,远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步。

    “你放心吧,所以的事情,我都会安排好的!”

    “那你尽快,这件事儿,我还得找厉潇扬过去帮忙揭发!”

    “嗯!”

    ————————————————————————————————————————————————————

    年南辰接到年永明打来的电话,本来稍稍有所缓和的脸色,又一次浮现难看。

    “你妈的事情怎么样了?”

    这两天年永明一直在公司和医院之间来回跑,一方面是公司也业务要狠抓,另一方面,邵萍的情况有些恶化,他根本就分不开身来管自己妻子的事情。

    今天得了空,想到好久没有回家,就打了电话给家里,然后是家里的帮佣接的电话,告诉他说“夫人没有回家!”

    得到这个消息,年永明才倏地想起自己的儿子有打过电话告诉自己,说自己的妻子因为惹了厉家人,现在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想到这里,他没有做任何的犹豫,打了电话给年南辰。

    “您今天怎么有空想着问问我母亲的事情了?可能让你失望了,我妈还没死!”

    “你……”

    年南辰阴阳怪气的回答,让年永明气得不轻,当即就横下脸来。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还知不知道我是你父亲?”

    “呵……那你知道不知道你还是赵雅兰的丈夫,而不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

    对于自己的这个父亲,年南辰已经麻痹到不知道对他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对他。

    因为他曾经费心的要他和乔慕晚和好,他感谢过他,但在他母亲的事情上,他真的无法原谅他。

    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做自己的父亲,更不配做自己母亲的丈夫。

    被年南辰声音粗噶的质问着,年永明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确实,在自己妻子出事儿的时候,他没有第一时间出现不说,还陪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

    一再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年永明抿了好久的唇以后,才嗫嚅着发声——

    “南辰,你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你不会理解爸的苦衷,爸不求你能原谅我,但是我和你妈的事情,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爸不希望你能掺合进来!”

    “你放-屁!”

    年南辰咆哮一声,根本就顾不上和自己说话的人是自己的父亲,浑身散发着戾气的对着电话大喊。

    “你不让我掺合进来我就可以不掺合进去了吗?那是我妈,你就算是再有什么难言的苦衷,也不应该成为你抛弃我妈的理由,既然你娶了我妈,你就应该对她,做到一个丈夫该做到的责任!”

    年南辰虽然不否认他之前是浪子,但经过了邵昕然,乔茉含,乔慕晚的事情以后,真的看清楚了很多事情。

    对乔慕晚,他得不到确实是有不甘心,但是对邵昕然,也有心疼!

    对于女人,他现在不仅仅是需要生理上的需求,精神上的默契相投,还有他觉得他应该尽的责任,就像邵昕然,他就算是此刻不喜欢她,但是当年的事情,让他知道,他要对她好,因为那是他的责任。

    而自己的母亲就是自己父亲的责任,他就算是已经不爱自己的母亲,对她所有的感情都所剩无几了,但是,他还有责任,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丈夫对妻子该有的责任。

    年南辰来了火气的声音,让年永明心伤。

    自己养的儿子不理解自己,他真的很伤心,但是这里面有理由,他没有告诉他理由,他误会他,他还是可有理解的。

    “我以后会告诉你原因的!”

    年永明对年南辰说不上来任何一句解释的话,能给他承诺的,就是以后等事情全部都尘埃落定了,他会把原因告诉他。

    “要什么以后,如果你诚心,就现在告诉我你抛妻弃子,对另一个女人百般示好的可笑理由是什么?”

    年南辰真的要气疯了,自己母亲出事儿,全程都是他在忙。

    虽然他已经成年了,但还是会有力不从心的事情,就像去找崔局,让他受挫了那么多,没有家人的陪伴,他真的承受不住。

    “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我以后再告诉你!”

    见自己的父亲不肯说,只是敷衍的告诉自己说以后告诉自己原因,年南辰在电话的另一端,冷笑的抽-动嘴角。

    “呵……不用告诉我原因,我懒得听!”

    “……”

    “留着你可笑的原因,见鬼去吧!”

    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咬牙切齿的说完话,年南辰“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

    邵昕然拿着杜欢做完的视频回到公寓里的时候,厉潇扬在客厅里看电视。

    她今天把手机开机,看到了家里打过来给自己的n多条未接电话,不过她真就懒得去接,就像是邵昕然说的,在dna检测报告没有出来之前,她真的不会去相信任何人。

    “你回来了啊?”

    厉潇扬见邵昕然回来,本来还是很高兴的去接她,但是看见邵昕然的脸色不是很好,厉潇扬还是赶忙敛住了笑。

    她知道邵昕然因为自己堂哥的事情,明天就要回去意大利那边了,这样的结果,对于她来说,让她真的难以接受。

    想到这里,厉潇扬敛下了眸子,脸色不是很自然的走上前去。

    “你吃饭了吗?我买了宵夜回来!”

    邵昕然说着话,将手中的拎带给厉潇扬看了看。

    看邵昕然的神情还算自然,厉潇扬点了点头儿。

    “我还没有吃饭,在等你回来!”

    闻言,邵昕然笑了笑。

    “那我们一起宵夜吧!”

    说着,邵昕然就换了拖鞋,拿着买回来的宵夜,去了厨房那里。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外面小区里的路灯和一片繁华的夜景交相辉映,与白日的喧嚣不同,昼夜间的区别,形成明显的对比。

    两个人吃着淡雅的菜式,吃到一半儿的时候,邵昕然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见邵昕然不再动筷,厉潇扬不解的皱眉。

    她抬起头去看邵昕然,问:“怎么了?怎么不吃了?你不是说你今天一天都没有好好吃饭吗?”

    邵昕然摇了摇头儿,脸上的表情,不像刚才那样,这会儿泛起来了些许难以启齿的凝重。

    “潇扬,我有话要和你说!”

    “怎么了?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别拿这样的表情吓我啊?”

    看到邵昕然的表情,厉潇扬真的很诧异,一种隐约不好的感觉,漫上她的心头儿。

    “我没有想吓你,就是……”

    邵昕然故作难为情的咬了几下唇瓣,待她再抬头去看厉潇扬以后,扯开唇,道——

    “我现在手上有一份关于乔慕晚在你堂哥之前,就已经和其他男人乱-搞在一起的证据,只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才好!你知道的,我明天晚上就要回到意大利了,我深知,我和你堂哥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我真的不想看到乔慕晚在这之前,有背叛你堂哥的行为,让你堂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她结婚!”

    邵昕然把话说得中肯,让厉潇扬皱了皱眉。

    “什么证据?拿过来给我看看!”

    和邵昕然、杜欢一样,厉潇扬也不待见乔慕晚,现在听到邵昕然说她手上有一份乔慕晚对自己堂哥不忠-贞的证据,她自然是要看看。

    邵昕然点了点头儿以后,把事先合成的视频,递给了厉潇扬。

    厉潇扬接过邵昕然递给自己的微型摄像机,待她把摄像机里记录的一切都看了一遍以后,“啪”的一下子把摄像机扔到了餐桌上。

    “我cao,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叫的这么浪!”

    厉潇扬真的要气疯了,乔慕晚那个没水准的女人,真的就和她想象的一样,叫-chuang声,浪的像ji-nv,只是就是这样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自己的堂哥还当做宝贝儿一样的捧着抱着,甚至于还要和她结婚,给予她冠上“厉”姓。

    “潇扬,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我手上有乔慕晚对你哥不忠的证据,但是……”

    邵昕然没有再说话,她觉得这样点到为止就好,厉潇扬会明白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

    “能怎么办,曝光这个不要脸的jian人呗!”

    厉潇扬之前在医院那里,就有拍摄到乔慕晚和康靖辉在一起的照片,那会儿不过是碍于拍摄到的照片不够劲爆儿,所以她才一直在卧薪尝胆,等待乔慕晚接下来更多不要脸的行为。

    不想,今天这样的视频流露了出来,直接就证实了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要脸女人,她哪里还会继续坐以待毙。

    “这个视频放我这儿,我明天就去找我大伯父和大伯母,这次我不让她乔慕晚身败名裂,我厉潇扬跟她姓!”

    ————————————————————————————————————————————————————

    年南辰接到邵昕然打过来的电话的时候,正在和李南那群发小喝酒。

    昨天他父亲的事情,让他实在是窝火的厉害,以至于让助理去接自己的母亲回家,而自己在酒吧这里,和几个朋友彻夜买醉,然后让自己被酒精麻痹,不去理会自己家里现在乱成一团麻的局面。

    “我过去找你!”

    没有让邵昕然过来找自己,年南辰说他去找她。

    再挂断电话以后,年南辰拿过吧台上面的酒杯,一饮而尽。

    “你们先喝着,我有点儿事儿要离开一趟!”

    说完话,年南辰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离开了酒吧。

    ————————————————————————————————————————————————————

    年南辰将车开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馆门前,在临近窗户的位置那里,他看到了正在等待自己的邵昕然。

    仰着头,年南辰深呼吸了一口夜色的空气,让自己口中的酒气散去了一些的往咖啡馆里走去。

    到了座位那里坐下,年南辰下意识的柔和下来目光,问:“怎么这么晚还没有休息?”

    打从知道之前林林种种的事情,他对她的态度,完全提不起来像之前那样的强硬,而且,因为她主动打电话给自己,这让年南辰更是觉得自己应该借此好好的关心她,尽力的弥补她。

    “睡不着,就想找你过来和你谈谈!”

    任何一个在明天就要带着不甘心心里离开的人,都不可能有心情呼呼大睡。

    “好,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说着话,年南辰招呼侍者过来。

    因为他刚才在酒吧喝了酒,他没有点咖啡,而是要了一壶茶给自己。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就想求你一件事儿!”

    难得邵昕然肯开口说求自己有事儿,年南辰自然是会答应。

    “你说吧,只有我能办到,我一定尽全力帮你!”

    “是杜欢,你应该知道这个杜欢吧!她是我一个好闺蜜的堂妹,我今天听说你把这个杜欢给辞退了,所以,我想,你能不能卖我个面子,把这个杜欢重新录用回年氏上班?”

    邵昕然乍提到杜欢,让年南辰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儿。

    对于杜欢,他真就是懒得再去和那个jian女人扯,那样一个惯会给自己找麻烦的女人,他真就不稀罕去理。

    “你难得开口求我办事儿,我觉得你求我帮忙办一件对你有利益的事情更合适!”

    很自然的,在杜欢的问题上,年南辰不想卖邵昕然这个面子。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