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你作为丈夫,她出事儿那会儿,你在哪?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30章 你作为丈夫,她出事儿那会儿,你在哪?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厉潇扬不是邵昕然,她虽然跋扈,但是心思单纯。

    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母亲都已经这样了,自己哪里还有继续做dna鉴定的必要。

    指不定,这会让她更加的肯定那个可悲的答案,到头来,自己更伤心!

    “要做!”

    邵昕然斩钉截铁的说道,眼底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她现在不信任何人的任何说辞,除非真相摆在她的眼前,不然,她不信厉潇扬不是厉锦江的孩子,而自己是厉锦江的孩子。

    “潇扬,如果说连你叫了三十年的父亲都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觉得你还有谁可以相信?所以,你必须做dna鉴定!”

    听邵昕然的说辞,原本犹豫的厉潇扬点了点头儿。

    “那我明天就去做dna鉴定!”

    “嗯,我陪你去!”

    ————————————————————————————————————————————————————

    厉潇扬没有回家,不想和自己父母联系的她,把手机也关了机。

    自己母亲在医院没有在家的原因,邵昕然把自己的房间腾了出来给厉潇扬,她去住自己母亲的房间。

    安抚好了厉潇扬,邵昕然身心倦怠的出了房间。

    这一天,真的是她有生以来最心累的一天,几乎都要耗竭光了她全部的精力。

    抬手,她一边揉着额心一边往她母亲的房间走去。

    到了邵萍的房间,邵昕然刚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里进来了短信。

    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谁发短信给自己,她拿起放在chuang头柜上面的手机。

    “睡了吗?”

    三个字,落进她的眼帘。

    发短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最近一直都在忍受心理煎熬的年南辰。

    不等邵昕然回短信给年南辰,年南辰又发了短信过来。

    “如果你没有睡,能出来聊聊吗?我在你家楼下!”

    邵昕然盯着手机屏幕上面的文字,目光一沉。

    没有给年南辰回短信,她趿着拖鞋,下了chuang。

    出了外面,她走到阳台那里,从窗户往外看了看。

    年南辰倚在车边,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垂在体侧,指间夹着烟,眼睛一直盯着屏幕,似乎在等邵昕然给他回消息。

    邵昕然盯了楼下的年南辰有一会儿,她才把手里握紧的手机拿起来。

    “我马上下去!”

    ————————————————————————————————————————————————————

    到了楼下,邵昕然看到了在忽明忽暗光影中,穿着她今天看到他时那套西装的年南辰。

    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邵昕然本来是打算和这个男人之间再也没有任何来往,但是想到自己这一两天之内,就要离开这边回到意大利生活,她还是鬼使神差的下了楼。

    “你找我有事儿?”

    将双手cha到衣兜里,她问着。

    依旧是下午在医院那会儿的冷漠表情,邵昕然映在清冷月光中的脸,白嫩而无温。

    把邵昕然对自己冷漠都纳入眼底,年南辰掀了掀眼皮。

    缓慢的动了几下眼皮,年南辰才出声——

    “都已经下来了,还有必要和我摆脸色么?”

    被年南辰一说,邵昕然脸上表现出来不自然的表情。

    确实,她都已经下楼了,没有什么必要表现出来冷淡的样子,相反,自己这样,还会被年南辰认为自己是在装腔作势!

    伸出舌舔舐了几下唇,邵昕然松懈下来自己的脸部机理,让自己不至于表情脸部太紧绷。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已经很晚了,我要休息!”

    再度郑重其事的说了话,邵昕然仰了仰下颌,去看年南辰。

    “没什么事情,我只是想和你解释一下今天我母亲的事情!”

    八年前的事情,他就欠她一句抱歉,现在又闹出来他母亲误会她,谩骂她的事情,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替自己的母亲和她说一句抱歉。

    “我母亲不知道今天是你打电话给我的,她以为你是过去看她笑话的,所以……”

    “所以,她就要把我,和我母亲都骂的一钱不值是吗?”

    邵昕然嗤笑的截过年南辰的话,心底里,凄凉一片……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骂她,她可以自认为不痛不痒的受着就算了,但是谩骂她的母亲,让她的母亲承受那么多不公平的对待,她不接受。

    “不是这样,这里面有误会,我母亲她……”

    “不要再说了,不管有什么原因,我都不想听了,我母亲这些年自己带我,她够辛苦的了,任何谩骂她的言论,我都不接受!”

    邵昕然不会原谅赵雅兰那个没品女人对她母亲的污辱,更不会听了年南辰三言两语的解释,就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已经很晚了,没有什么事情,我回去了!”

    不觉得自己和年南辰之间还有什么话可说,邵昕然转身。

    眼见着邵昕然抬脚离开,年南辰皱眉的抿着唇,垂落在体侧的手,都被他紧握成了拳头。

    “当年的事情我很抱歉,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也很抱歉,但是然儿,我……”

    这是年南辰遇到邵昕然以后,第二次唤她两个人热恋时的称呼。

    “然儿,让我补偿你!”

    年南辰把话说得无力极了,当年的事情,如果他不知道真相还好,但是他一旦知道了真相,真就难以释怀。

    他真的很自责他当年误会了她,以至于闹得两个人现在水火不相容。

    邵昕然背对着年南辰,听年南辰说他要补偿自己的话,心里冰冷一片的嗤笑。

    “补偿?你要怎样补偿我?继续拿钱吗?”

    她还记得他给自己支票的事情。

    要知道,那不是补偿,是污辱,用钱对她的污辱!

    被邵昕然质问着,年南辰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当初拿钱给她,不过他能想到唯一弥补她的办法儿,不想自己的这个行为,让她对他的意见那么大。

    把手指在掌心里蜷缩的更紧,年南辰再开口时,神情认真无比——

    “只要你说,只有我能做到,我一定尽力为你做到!”

    ————————————————————————————————————————————————————

    邵昕然陪厉潇扬做完dna以后,尹慧娴打了电话给厉潇扬。

    这一晚上的折腾,让尹慧娴老了十岁。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厉潇扬,可是结果,她还是没有做一个合格的母亲,伤害到了她的孩子。

    “你不要管我,我已经去做dna鉴定了,再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你们谁的话,我都不听,我都不信!”

    厉潇扬摆明了自己的立场以后,“啪!”的一声把手机关了机。

    邵昕然见厉潇扬的情绪不好,就说带她去游乐场那边玩玩。

    “我不去!”

    厉潇扬拗着性子,哪里也不肯去。

    在dna鉴定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她真的哪里也不想去,什么也都不想做。

    “去吧,就当你陪我好了,明天傍晚,我就要坐飞机回意大利!”

    “啊?回意大利?好端端的,你回意大利做什么?”

    厉潇扬做完去邵昕然家里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听说她要回意大利的消息,这会儿听了,她诧异的同时,也不解了起来。

    邵昕然在盐城这边待得好好地,无缘无故的怎么突然想回意大利了?

    “呵……”

    听厉潇扬不解的发问,邵昕然无力的苦笑了下。

    “不回意大利,还能怎样?要留下来看你堂哥和乔慕晚的婚礼吗?”

    听邵昕然这么说,厉潇扬也就明白了她要回意大利是怎么一回事儿。

    “该死,乔慕晚那个jian人真是耍的一手的好手段!”

    想到乔慕晚,厉潇扬就气得不行。

    本来她就膈应乔慕晚那个女人,不想昨天在厉家老宅那边搓麻将,自己的那个堂哥还是一样把那个jian人护的严严实实,连打牌都不让份儿。

    不过厉潇扬现在对乔慕晚有什么不满意,都只能说说而已了。

    毕竟,她现在厉家千金小姐的身份存在质疑。

    如果她真的不是厉锦江的女儿,那么厉祁深也就不是她的堂哥,这样一来,她根本就没有什么脸去评价乔慕晚怎样怎样!

    邵昕然没有说话,只是嘴角笑纹极度苦涩的摇了摇头儿。

    她在嗫嚅唇瓣时,是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的凄凉——

    “或许……我全部的好,在你哥眼里,都抵不上乔慕晚的一根头发吧!”

    ————————————————————————————————————————————————————

    年南辰把自己闷在车里,已经接连抽了两盒的烟。

    没有开车子四面的窗,只有天窗那里微微支开了一道缝隙,让他在呛人的烟雾中,不至于不能呼吸。

    昨晚他去找邵昕然,说自己尽可能的补偿她,可是邵昕然说她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别再见到他,别再把之前的一切都想起。

    对邵昕然,年南辰深知虽然他谈不上还喜欢她,但是当年年少的轻狂、年少的张扬、年少的一切,都有她的存在,这对他来说是不可磨灭的记忆,也是她在他心里一直有个重要位置的原因。

    实在是烦的厉害,被乔慕晚的事情就搞得让他足够焦头烂额的了,现在邵昕然的事情,也一并折磨着他。

    让他觉得他这辈子活着就是为了偿债来了!

    想到乔慕晚、想到邵昕然,年南辰不免把这些年跟了自己的女人都想了一遍。

    绝大多数的女人,他记不住名字,毕竟都只是一-夜的露水情缘,只是偶尔的几个,他还有印象。

    不明所以的,把能记起的女人都想了一圈以后,他的脑海中定格了乔茉含的身影和容貌。

    下意识的,他苦涩一笑。

    本以为,乔茉含可以是他在邵昕然之后能够真心对待的女人,不想她最后和乔慕晚一样,都出-轨背叛了自己。

    心里五味杂陈着,年南辰再准备拿出来一支烟点燃时,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

    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是年永明。

    本以为打从上次被厉氏针对过后,事情也就罢了,不想,自己的妻子竟然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原因是她涉嫌故意伤害乔慕晚,而起诉方,正是厉家人。

    年永明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头的雾水。

    自己的妻子,他想不到怎么就好端端的和厉家人扯上了关系。

    要知道,有了上次的事情以后,年永明对厉祁深也开始忌惮三分,生怕像那样一日之间就险些让年氏破产的事情,再重复上演一次。

    “什么?”

    不光光是年永明错愕,接到这个通知的年南辰,也同样错愕不已。

    要知道,受了侮辱,住进医院的人是他的母亲,而不是乔慕晚,更不是厉家的某一个人。

    年永明最近因为年氏的事情就足够的焦头烂额,再加上邵萍的事情,现在又闹出来自己的妻子涉嫌故意伤害罪,他整个人都摸不清年家到底是进入了怎样一个怪圈,怎么接二连三的和厉家扯上关系。

    “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妈怎么和厉家那边扯上了关系?”

    被自己父亲质问着,年南辰抿了抿唇。

    他再开口说话时,没有了好脾气——

    “你问我是怎么回事儿?我妈她到底是你的妻子还是我的妻子?你作为丈夫,她出事儿那会儿,你在哪?还有,你自己不管她,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很多时候,年南辰也觉得他的母亲跋扈而不讲道理,但是他的父亲,又何尝不是一个对他母亲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得人。

    他都已经不记得他父亲有多久没有回过家了,甚至于,就包括自己的父亲在家,两个人之间永远都是剑拔弩张的对峙架势!

    被年南辰质问着,年永明说不上来任何一句话。

    在赵雅兰的问题上,他承认他也有不对的地方。

    再怎样说,她赵雅兰才是自己的妻子,而自己却在外面陪伴另一个人女人。

    “南辰,我……”

    年永明想开口解释些什么,那边,年南辰已经挂断了电话,回应他的,只剩下,冗长的忙音……

    ————————————————————————————————————————————————————

    厉潇扬说累了,就自己去邵昕然家午睡。

    邵昕然想到自己明天下午就要离开,没有什么睡意,就去了医院。

    打从上次邵萍告诉她那个叫“佳雅”的人,和乔慕晚长得很像,她就一直在回想自己好像听过“佳雅”这个名字。

    思来想去,后来她想到了她又一次听自己母亲和厉锦江打电话提及到了这个叫“佳雅”的人。

    而且他们两个人好像还说了“佳雅”的孩子怎样怎样!

    这两天邵萍在医院待着百无聊赖。

    年永明有事儿在忙,没有来医院陪她,邵昕然也有事情在忙,也没有过来陪她!

    而她打从乔慕晚的手机被厉祁深接起了以后,她就一直都在想要不要打电话给乔慕晚。

    她想要给乔慕晚打电话,还担心接电话的又是那个叫厉祁深的男人。

    捏着手机一再犹豫间,邵昕然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

    “妈,您今天觉得您的身体怎么样?”

    邵昕然今天来这边,一方面是为了看看自己的母亲,另一方面,也是和她道别。

    厉祁深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母亲患癌的事情,她相信,如果自己不离开盐城去意大利,他绝对会把自己母亲患癌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别说是不让盐城的医生给她母亲治病,就算是在意大利那边都没有人敢给她母亲治病,她都信。

    “嗯,妈很好,没有什么事情!”

    邵萍一直都觉得她没有什么事情,除了乳-房经常会胀痛之外,她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更方面都很好。

    “您没有什么事情就好!”

    算是为了亲情放弃爱情吧,邵昕然深知,这样的权衡,算是最明智的选择。

    坐在chuang边,邵昕然削了苹果给邵萍。

    边削苹果,她低着头儿,喃喃道——

    “妈,我要回意大利一趟,在那边可能要待上一段时间!”

    她要回到意大利这件事儿,自然是不能瞒住她的母亲。

    且不说别的,如果她不辞而别,指不定会恶化她母亲的病情,为了这个考虑,她尽可能编一个可信的理由,告诉她母亲她要回意大利。

    “怎么突然要回意大利?”

    邵萍见邵昕然低着头说话,下意识的轻皱了下眉头儿。

    “没突然,是有演出,玛索老师说让我回意大利那边去参加一个世界型的舞蹈巡演,估计……最少要一个月吧!她前几天就告诉我了,我一直在忙,忘了和您说!”

    “那我和你一起回去吧!你自己一个人在意大利,没有人照顾,估计连饭都吃不上!”

    邵萍正好不愿意住院,她为的就是不让邵昕然担心,才答应留下来住院的。

    现在邵昕然说要回意大利生活一段时间,自然是给她找了一个出院的好借口。

    “不用妈,您女儿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能连饭都吃不上啊?”

    邵昕然伸手安抚好自己的母亲。

    “妈,您就在这里好好的养病,我忙完这阵儿,就回来!”

    “还回来什么啊?这都回意大利了,我们两个就回去那边吧!”

    邵萍真就不想在盐城这边多待。

    她现在,只想把关于佳雅孩子的事情处理好,然后就回到意大利那边。

    且不说她在意大利生活多年都生活习惯了,在盐城这样的城市,她与赵雅兰那样的女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对于她来说,心理上终究是有障碍,让她不想在这边多做逗留。

    不同于邵萍的心理,邵昕然哪里肯就此罢手。

    她不过是在等机会,等自己的母亲的病情得到了控制,或者说癌细胞都被杀死了,她再回到盐城这边。

    让她放弃厉祁深,放弃她心中所爱,谈何容易?尤其还是让她输给乔慕晚那样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她更是不甘心!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