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帮我订,最快一班飞往意大利的飞机!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29章:帮我订,最快一班飞往意大利的飞机!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她赵雅兰从来没有这样丢脸过,被厉家人这样对待着她,她觉得自己都已经没有脸再继续在盐城生活下去了。

    她气着,两个肩膀头都在一耸一耸的上下起伏着。

    年南辰站在门口那里,看到依旧没完没了来脾气的母亲,他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的铁青起来。

    下意识的,他把搭在门把手上面的手指,攥紧。

    “你们两个出去吧!”

    平淡无奇的声音从年南辰的嘴巴中溢出,对于这个让他已经近乎麻木的母亲,他保留下来的,只有和她血溶于水的亲情!

    随着医护人员如同大赦般的离开,赵雅兰看向自己儿子的目光,越发的犀利起来。

    等到医护人员离开,把房门带上,坐在病g上,至今都没有消气的赵雅兰,酸言酸语的冷笑。

    “呵……你不是去陪那个jian人了吗?还来这边做什么?你是不是想看看我到底死没死啊?”

    说到年南辰带邵昕然来医院这边,赵雅兰就气得火冒三丈高。

    那个女人有开口说让自己求她,对于这个看自己好戏的人,她本就没有什么好感,再加上她邵昕然言语上的挑衅,赵雅兰真就恨不得撕烂了她令人作呕的嘴脸。

    不成想,自己那个没脑子的儿子,居然会好心的把那个女人带来医院这边,并且比照顾自己还用心的去关心那个jian女人!

    越想,赵雅兰越是气得不行,恨不得伸手,刮两个大嘴巴子甩在自己这个不中用儿子的脸上。

    对于自己母亲的黑白不分,年南辰脸上平静的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迈开步走近病g,随着他步伐的走近,他嘴角扯动开——

    “别把谁都想的那样肮脏不堪,要不是你口中的jian人打了电话给我,告诉我你出了事儿,估计你这会儿还在那里像笑话一样的存在!”

    “你……放肆!”

    赵雅兰见自己儿子出言维护邵昕然不说,居然还讥诮自己,她本就没有消弭的情绪,这会儿都涌了上来。

    年南辰迎上自己母亲的目光,对于她对自己针锋一样的对峙,他面无表情。

    “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是谁的孩子?你又知不知道那个邵昕然是谁生的杂种?为了那个jian货,你居然对我这个做母亲的恶言相向,年南辰,我这些年对你的养育,让你当狼心狗肺给吃了吗?”

    赵雅兰真的要气疯了,自己的丈夫现在不是自己的男人,自己的儿子出言帮助一个小-三的女儿,而自己却要孑然一身的忍受大家伙的非议不说,还有承受厉家人对自己的攻击和轻蔑对待。

    想到打从乔慕晚嫁到年家以后,她就变得不再是之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年夫人,赵雅兰又气又委屈!

    听自己母亲的控诉,年南辰不着痕迹的掀了掀眼皮。

    他不是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只是,邵昕然再怎样说,也是这其中最无辜的一个。

    早年她和自己交往那会儿,因为自己的原因,承受了那样残暴不仁的对待,以至于事情都过去了八年,她依旧心理有阴影存在。

    到了现在,她好心解救自己母亲于尴尬境地,却还被自己的母亲误会不说,还怒骂、动手伤她!

    相比较而言,他对邵昕然真的有愧,尤其是当这一切都逐渐浮出水面,他心里的愧疚之情,更加的强烈起来。

    “邵昕然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对于自己母亲的质问,年南辰将唇抿了好久,才掀动唇,出了声。

    “你今天出事儿,是她打电话告诉我的!对于一个肯帮助你的人,如果你还能把她想的那么不堪,妈,任何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都不会觉得这是她的原因!”

    年南辰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在字里行间,他已经用最委婉的口吻告诉了他母亲一个真相,并表明了自己母亲的行为和严词,失了分寸!

    听自己儿子这样说话,赵雅兰先是一怔,随即,压根就不相信的反驳。

    “那个jian人让我求她,是我求她,她才打电话给你的!我说你是不是吃了猪油蒙了心,她邵昕然和她妈是一个德行,我赵雅兰清楚的很!”

    赵雅兰打从心底里是不肯相信邵昕然会出手帮自己,那样都敢甩自己耳光,让自己求她的女人,她不落井下石,她赵雅兰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怎么可能会信她会帮自己的话!

    见事情都已经到了今天这步田地,自己的母亲都继续污辱邵昕然而一副不死心的样子,年南辰嗤笑了下,

    怪不得当初乔慕晚会选择搬出去和舒蔓住,就自己母亲这样跋扈又不讲理的对待,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忍受!

    没有再说话,年南辰任由他的心,逐渐的冰冷起来……

    从乔慕晚事情以后,他知晓事情固然有他绝大部分的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里面,关于自己母亲房门的原因,也占有不小的比例。

    她不喜欢乔慕晚,从始至终都不喜欢乔慕晚,她的行为,已然助长了他和乔慕晚两个人之间裂痕的拉开。

    想不到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不待见乔慕晚,也想不到自己的母亲在他和乔慕晚离婚这件事儿里,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年南辰的眼底,逐渐布上了一层雾蒙蒙的灰色……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再定睛看了自己母亲一眼后,转身——

    “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自己再这里好好休息!”

    ———————————————————————————————————————————————————

    厉祁深捏着手机再回到卧室的时候,乔慕晚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

    瞧见正在揉着惺忪的眼的小女人,厉祁深迈开步,走上前去。

    “怎么醒了?”

    他坐下身子,伸出手,拥住乔慕晚的小肩膀,圈在臂弯中。

    摇了摇头儿,乔慕晚用一种近乎呓语的口吻,带着倦怠的声音,软糯的道——

    “没你在,我睡不着!”

    打从怀孕以来,乔慕晚对厉祁深的依赖,逐渐的加深,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时期最容易min-感,她总是恍恍惚惚觉得不安,尤其是没有厉祁深在身边的事情,她的惶恐感,更甚!

    就像刚刚,她睡得迷迷糊糊,下意识的伸手就想去搂抱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只是她伸出了手,却没有如约搂抱到厉祁深,这使得她如同做了噩梦一样,倏地惊醒。

    对于乔慕晚枕在自己肩膀上,像是一个无尾熊粘着自己的行为,厉祁深抬手,半曲着手指,点了点她隐隐有细汗的额头。

    “我刚才出去接了个电话!”

    “嗯!”

    乔慕晚闷闷的应了一声,然后把小脑袋,往他肩胛骨的颈窝那里,又埋了埋。

    看乔慕晚依赖自己的样子,厉祁深低头,吻了吻她鬓边的发丝。

    “等你肚子里的小家伙再稳定稳定,我们就结婚!”

    现在邵昕然已经答应回意大利,在盐城,也就没有人再会针对她。

    趁着现在这样的情况,厉祁深认为,他最应该做的,就是等乔慕晚肚子里的小家伙再稳定稳定,就和她结婚。

    有些诧异于厉祁深居然堂而皇之的告诉自己要结婚,乔慕晚朦胧的醉眼,清醒了些。

    “怎么这么着急?”

    她抬起小脑袋去看厉祁深,明灿的清眸里,带着不解。

    他记得他说过要去意大利那边登记结婚,但是现在却没有提及去意大利那边,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想得到应该是要在盐城这边登记结婚。

    “不是早就让你有准备,合计什么呢?”

    “不是!”

    乔慕晚摇头否定。

    她当然知道自己要做这个男人的妻子,只不过原本是被推迟了的婚期,被提前,她有些摸不清头脑。

    “有些突然,不过依照你的性格,也算正常!”

    闻言,厉祁深轻笑了下。

    原本敲在乔慕晚额头上面的手指向下,落在了她的小琼鼻上,勾了勾。

    “既然爸妈让我们留在国内登记结婚,你也想留在这边,就顺了你们的意思!”

    本来,他是不想乔慕晚在盐城这样和年南辰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地方生活,但是见她替厉家的两位长辈着想,他也就顺了大家的意思。

    反正只要有他厉祁深在,他就绝对不会允许乔慕晚受到一丝半点儿的伤害。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在哪里都无所谓!”

    说着话,乔慕晚扬着小下巴,亲了厉祁深侧脸一下。

    厉祁深垂眸再去看乔慕晚的时候,拉着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落在了她的小腹上。

    “听老二说,是双生胎?”

    本来是胎太小,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随着胎的长大,彩超的检查,证实了是双生胎。

    “嗯!”

    乔慕晚点了点头儿。

    打从她检查过了以后,没有机会把这件事儿告诉他,但是他现在知道了,想来也是厉祎铭告诉了他。

    “等你肚子再大点,胎稳定了,就准备置办两个小家伙的房间!”

    上次的规划图,厉祁深一直都在找工匠在建。

    等到他从厉祎铭那边听说了乔慕晚是双生胎,原本的规划图,就又扩大了一大圈。

    “好!”

    乔慕晚笑着,柔柔的答应到。

    ————————————————————————————————————————————————————

    厉锦江一家回到家里以后,肚子不舒服的厉潇扬,钻进了卫生间里。

    还没有从尹慧娴背叛了自己的事情中消气,厉锦江没有理会尹慧娴,在玄关那里换了鞋以后,招呼家里的帮佣,收拾出来一间客房。

    听到厉锦江的安排,尹慧娴很清楚他要做声。

    “李嫂,你先去休息吧,收拾客房的事情,一会儿再说!”

    厉锦江和尹慧娴闹得不可开交的事情,家里的帮佣也都知道。

    这会儿见尹慧娴发了话,帮佣自然是乐得清闲,免得自己去收拾客房,捡了一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事儿。

    “嗳!”

    帮佣应答了一声,就转身,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厉锦江见尹慧娴擅作主张,他蹙了下眉心。

    没有做声,他迈开腿,直接往玄关那里折回。

    意识到厉锦江可能是要去外面酒店住,尹慧娴赶忙唤住他——

    “锦江!”

    和以往一样,她唤他的声音,温柔依旧,是夫妻间融洽的口吻。

    厉锦江顿住步子,却没有回头儿看她。

    见厉锦江站住步子,算是在等待自己接下来的话,尹慧娴回过头儿,看了一眼卫生间那里。

    见卫生间那边没有什么动静,她长吁了一口气,转过身。

    “锦江,我有话和你说!我们……能不能去楼上?我不想让潇扬知道!”

    尹慧娴不想让厉潇扬受到伤害,不想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所以关于她身世的问题,她尽可能的规避,不去提及。

    厉锦江知道尹慧娴在忌讳什么。

    想到再怎样说厉潇扬都叫了自己快三十年的父亲,他一再回望自己妻子哀求般的眼神儿,点了头儿。

    ————————————————————————————————————————————————————

    到了楼上,尹慧娴把门给合上,然后迈开步,走了过去。

    厉锦江负手站立在窗边,指间夹着一支烟,没有抽,任由猩红的烟火,将烟,逐渐的燃烧。

    尹慧娴走了过去,轻唤了厉锦江一声。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洗耳恭听着呢!”

    说到底,厉锦江也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当年的事情,厉锦江很清楚他有多混蛋,如果换位思考,他觉得他可以理解尹慧娴出-轨并生下厉潇扬的行为。

    只是,他是男人,他觉得他可以做那样过分的事情,但是他的妻子不可以。

    而且,他当年混蛋归混蛋,但是自己的妻子隐瞒厉潇扬的身世,这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见自己的丈夫打从知道厉潇扬不是他亲生女儿以后,就这样一副冷漠的姿态,尹慧娴多多少少都有些心底发凉。

    “锦江,其实你知道的,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哪怕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已经让你我有了更多的亲情参杂在里面,但是我想说,我这三十年来爱的人,一直都是你!”

    “……”

    “潇扬的事情是个意外,是一个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意外!当年你什么样子,你自己比我清楚!我作为你的妻子,每天见不到你的人,听到的都是关于你的桃色新闻,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吗?”

    这么些年来,尹慧娴一直都忍辱负重,尽量不去提及当年的林林种种。

    但是随着厉潇扬身世的被揭穿,她竟然不可避免的去回想当年的一切。

    当年的事情,真的就好像是一场梦,一个笑话,让尹慧娴一直都隐瞒的伤痕,这一次,掀的淋漓尽致。

    把当年的积怨,都宣泄一般的说给厉锦江听,让闻言的厉锦江,不断的皱眉。

    当年的事儿,他确实有负于她。

    隐忍住心弦颤抖的无力,厉锦江蜷缩了手指,声音带着苍凉,问——

    “潇扬到底是谁的种?”

    如果没有和厉老太太的一番交流,尹慧娴可能会说她不知道,但是有了厉老太太的一番安抚,她抿了抿唇后,如实答道——

    “是藤氏的藤嘉闻,潇扬……是他的孩子!”

    尹慧娴一把这个名字说出来,厉锦江当即就瞪大了有血丝在眼白处涤荡的眸。

    “是他?”

    有些难以置信,厉锦江近乎是用咬牙切齿的声音,质问道。

    要知道,藤嘉闻曾经百般不肯与他合作,甚至于,他都把自己的大哥和大嫂都搬出来,都无济于事。

    把这里面的前因后果一联想,厉锦江恍然大悟般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事情!

    “藤嘉闻知道潇扬是他的种,还是说,他知道你尹慧娴是我厉锦江的妻子?”

    藤氏方面不愿意与他合作,不出意外,就是自己妻子的原因。

    把之前的事情回想一遍,他竟然想清楚了藤嘉闻不肯来参加自己女儿归国的宴请,而是让藤少延来了这里的原因。

    甚至于,他都有想到当时自己妻子不是很自然的脸色!

    因为至始至终都深爱着厉锦江,尹慧娴对厉锦江,不想有任何的隐瞒。

    “是,他知道我是你的妻子,但是他不知道潇扬是他的孩子!”

    厉潇扬的真正身份,只有尹慧娴自己心知肚明,其余一干人等,全部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和他又遇见,是在一次酒会上,在那次酒会上,我知道了那晚上的对象是他!”

    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尹慧娴以为自己会含着泪把这些尘封了三十年的事情说出来,可是等到她真的把话说出来,才发觉,自己竟然会如此的平静,连说话,都是如此的波澜不惊。

    不仅仅是尹慧娴,连同厉锦江,除了最开始的诧异之外,也同样平静到脸上不着一丝的波纹。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儿的?你为什么会拿潇扬的dna去做鉴定?”

    尹慧娴倒是不关心之前的事情怎样,她只是实在是讶异厉锦江到底是怎么知道这样一回事儿的。

    好端端的,厉锦江没有拿厉潇扬的血,去做dna的必要。

    见尹慧娴都对自己坦白了这一切,厉锦江对尹慧娴,也不打算有所隐瞒。

    抿了抿唇,他嗫嚅唇,道——

    “是邵萍的孩子昕然,是她为了证实她和我没有血缘关系,然后拿了潇扬的dna样本,和她做对比!”

    厉锦江提到邵昕然,让尹慧娴下意识的拧起了眉头儿。

    是她,事情的起因原来是她!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

    虽然厉老太太那个大嫂,给尹慧娴提了主意,但是尹慧娴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她想让厉潇扬知道真相,让她有选择她生父的权利,但是她又怕自己的女儿承受不住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会怨自己,怨涉及此事儿的全部的人!

    很多事情的结果,她不敢去设想,就像厉潇扬知道了她身世的后果会怎么样,她想都不敢去想!

    见尹慧娴答了“不知道”三个字以后就不再吱声,厉锦江也不说话。

    沉默的气氛,伴随着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在逐渐的蔓延开……

    过了好久,尹慧娴才轻动唇,道——

    “我不想潇扬怨我,但是……我希望她知道她的身世是怎样样!我不想再继续瞒着她,让她不知道自己的生身父亲是谁!我们上一辈人已经错了,我不想把我们上一代人的错,延续到潇扬这一代,所以,我想告诉潇扬,让她知道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觉得……”

    “嘭!”

    尹慧娴的话不等说完,门口那里,蓦地传来果盘掉落在地时,发出的乒乓声音。

    几乎是在听到门口那里有声音,尹慧娴和厉锦江就不假思索的往门口那里看去。

    再看到出现在门口那里的厉潇扬,尹慧娴都懵了……

    ————————————————————————————————————————————————————

    厉潇扬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站在门口那里。

    她不过是听家里的帮佣说自己的父母都上了楼,她想到自己的父母可能是重归于好了,想拿些水果过去调和一下两个人,哪成想,自己竟然听到了自己不是自己父亲的亲生女儿的话!

    “不……”

    她喃喃的蠕动着唇,不可置信的从唇缝间,溢出轻不可闻的话。

    她不相信她不是她父亲的亲生女儿,她都叫了他这么多年的父亲,怎么可能不是她的亲生父亲!

    “搞错了,一定是你们搞错了,厉锦江不可能不是我的父亲!”

    最后一句话,厉潇扬近乎是用喊一样的声音,癫狂的溢出嘴巴。

    “潇扬!”

    等到尹慧娴有了意识的唤厉潇扬一声,厉潇扬早就已经撞开门,一股脑的往外面冲去!

    “潇扬!”

    尹慧娴深知,让自己的女儿突然知道这样的事情她根本就接受不了。

    在厉潇扬跑出去了以后,尹慧娴大喊了一声,随后,也掰开步子,凌乱而无章法的跑了出去……

    ————————————————————————————————————————————————————

    挂断厉祁深的电话,邵昕然木讷的就好像是一个牵线的布偶娃娃,呆滞的坐在g上。

    他让自己滚回到意大利,永远都别在回盐城,这摆明的等同于他让自己再也没有了可以接近他的机会。

    抬手,邵昕然不管手机从她的手里滑落到地毯上,用力的抓紧着自己的头发儿。

    自己的母亲和厉祁深,要她做出来一个取舍,这对于她来说,真的好难好难……

    母亲是生她,养她,给了她一切的人。

    让她在亲情与爱情中挣扎、煎熬,无异于在她承受酷刑,让她根本就难以做出来一个抉择。

    不知道厉祁深是怎样知道自己母亲患癌的事情,但是她坚信,厉祁深既然敢说自己要是不离开盐城,他就让全盐城没有人敢给她母亲看病的话,就代表,他真的会说到做到。

    她不敢赌,不敢拿她母亲的生病去赌。

    她的母亲已经是癌症晚期,如果经此一劫,她母亲的情况,一定会恶化。

    而且她用她母亲去和厉祁深赌,如果她再输了,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手把头发抓得更紧强劲儿,似乎这样,能让她有一个很好的权衡抉择!

    在痛苦的煎熬中,极力的想到找寻到一个尽可能两全其美的办法儿,可是邵昕然再怎样找,都注定难以摆脱开,在两者间难以权衡的答案。

    足足思忖了有一个小时,直到她整个人全部都精神倦怠,她呆滞的用颤抖的指尖儿,拨了一个号码——

    “帮我订,最快一班飞往意大利的飞机!”

    ————————————————————————————————————————————————————

    邵昕然欲哭无泪的定下来回意大利的打算,睡不着觉,她开始将自己的衣服和必需品,都往旅行箱里装。

    她不想让她母亲知道她已经患了癌症的消息,为了可以让她母亲在国内静养,只能她走!

    差不多收拾好了东西,她拨了电话给年永明。

    “年叔叔,我要回意大利那边一段时间,参加一个舞动集训,可能要花费很长一段时日,这段时间,我请您帮我照看我的母亲,我集训结束,就会回来这边!”

    邵昕然不知道她自己口中的“集训”要多久,是要等到厉祁深和乔慕晚结婚,还是等到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出世,还是永远都回不来这边!

    想到自己就要这么不甘心的离开盐城,她心里自嘲的笑着。

    “嗯,我会替你照顾好你母亲的!昕然,你自己回了意大利那边,你要好好的照顾你自己!”

    “嗯!我会的!”

    挂断了给年永明的电话,想到这个时间自己的母亲可能已经睡下了,邵昕然没有选择给自己的母亲打电话。

    看了看墙壁上面的钟摆,见时间不早了,她恹恹不欢的准备休息。

    只是,不等她进被子里,被一阵短促的叩门声,叨扰到。

    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敲门,她去了玄关那里。

    通过猫眼儿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是梨花带雨的厉潇扬,邵昕然蹙眉。

    等到她把门打开,厉潇扬一把就把她给抱住了。

    “昕然,呜……我心好痛,真的好痛啊,啊啊啊啊!我想死,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想死!”

    从家里出来,厉潇扬一路都在哭,这会儿,就好像是断了气一样哭得气若游丝!

    “怎么了?”

    邵昕然今天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会儿有厉潇扬的一闹,她心情更是糟糕透顶!

    —————————————————————————————————————————————————————

    进了屋,厉潇扬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以后,把自己不是厉锦江亲生女儿的事情,告诉了邵昕然。

    “什么?”

    听完厉潇扬说辞的邵昕然,腾地一下子从沙发上起身,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无异于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样新闻的错愕神情看向厉潇扬。

    厉潇扬有些搞不清楚邵昕然的表情为什么会比自己还惊愕,她又郑重其事的把话,给邵昕然重复了一遍。

    等到厉潇扬再度中肯的把话说给邵昕然听,邵昕然当即反驳。

    “不可能,你不可能不是你爸妈亲生的!”

    其实不然,如果厉潇扬不是她父母亲生的孩子,那就等同于说她之前做的与厉潇扬的dna对比,是一份作废没有用的报告。

    如果这份报告,是一份没有用的检测报告,那么她和厉锦江之间原本被认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父女关系,现在有成了一团谜。

    “我也希望我是他们亲生的,可是……我真的就不是他们亲生的,因为我妈在外面乱-搞,有了我,被我爸发现,我爸他……他还甩了我妈一个耳光!”

    厉潇扬依旧哭着没完没了,想到自己的身世,她就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颤抖。

    “是搞错了,一定是他们搞错了,潇扬,你不能信他们的话,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你不是你父亲的亲生女儿,你就不要去听那些流言蜚语!”

    邵昕然双手把着厉潇扬的肩膀,语气激动。

    “你去做dna鉴定,如果说鉴定结果证实你们两个人没有父女关系,你才肯定这个答案,否则,任何人的任何话,你都不要信!”

    这一刻,邵昕然自欺欺人的认为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她不想再和厉祁深扯出来一星半点儿的血缘关系了。

    她输给乔慕晚,就足够让她不甘心的了,如果再闹出来她和厉祁深之间有血缘关系的存在,她会更加的不甘心。

    “我……真的还有做dna鉴定的必要吗?”

    厉潇扬不是邵昕然,她虽然跋扈,但是心思单纯。

    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母亲都已经这样了,自己哪里还有继续做dna鉴定的必要。

    指不定,这会让她更加的肯定那个可悲的答案,到头来,自己更伤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